霍战霆苏茶茶

第1章 巨额遗产
十月末的苏城,已经是寒意逼人,路上的行人更是脚步匆匆,可是城北的顾家却人潮涌动,哀乐和低啜声就没有停止过。
四扇大门全部被打开,一个又一个的花圈摆满了庭院,每个人胳膊上都绑着黑纱,胸前佩戴白花。
堂屋正中央是盖着国旗的棺木,棺木前方相框里是一位身穿军装佩戴无数勋章的老人,他一脸严肃,似乎在审视着每一位进来拜祭的宾客。
跪在最中间的男子是顾家的长孙,他一身孝衣,因为长时间的跪拜,人都开始发飘。
而在男子身后不远处同样一身孝衣的女子则是面无表情,眼睛虽然红肿,却没有落泪,似乎早已经哭干了。
女子已经记不得自己跪了多久,只记得老人家临终前还对她说对不起。
恍惚间,听见有人叫她,茫然的抬头就对上一双怨毒的眼神。
“苏茶茶,我看你以后还如何嚣张,爷爷已经走了,能够给你撑腰的人也走了!”
声音有些飘忽,苏茶茶不知道是自己产生的幻听,还是因为长时间的没有休息好,身体已经熬不住,她只是死死地攥住拳头,让自己不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
说话之人看苏茶茶根本就没有搭理自己,更是火冒三丈。
顾老爷子临终前,不是跟顾家人交代什么,而是单独见了她很长时间,甚至老爷子把名下的不少好东西都留给了苏茶茶。
身为顾家其他的孩子,没有一个喜欢苏茶茶,虽然她是顾家长孙的妻子,是顾家的孙长媳。
可那又如何?
顾南娇恨得牙痒痒,她还要羞辱两句苏茶茶,就被发现情况的母亲按住,“你爷爷还没有入土为安,你给我安分点。”
顾母的话,顾南娇不敢不听,她只能够狠狠地瞪了一眼苏茶茶转身离开。
顾母也不喜欢苏茶茶,语气冰冷至极,“我希望你明白你的身份,想要在顾家生活下去,就给我安分点。”
苏茶茶根本就不搭理她,这些顾家人看不上她,她也瞧不上顾家人。
她只是抬头看向老人的遗照,似乎在质问他:让她嫁入顾家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苏家虽然已经没有什么人,但是姑姑对她很照顾,她本身能力也不弱,返城后被安排进入税务局,工作稳定,不愁嫁人。
可是她如今被困在顾家这个大院里,被顾家的人冷嘲热讽,而她的丈夫,此时跪在灵堂前的男子,顾家的长孙——顾淮北,却心有所属,对她厌恶至极,绝对不会帮她一下。
在她的思绪快要飞出天际的时候,一道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男子一身黑色的风衣,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路过苏茶茶的身边时,他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后就继续往前走。
苏茶茶没有抬头,但是那股雪松的味道却在鼻间萦绕,久久不愿散去。
男子先是给老人献上一束白菊花,这才点燃三炷香,行礼后递给了旁边的顾淮北去上香。
“老爷子走的时候还念叨过你!”
顾淮北轻声说道,声音嘶哑。
男子嗯了一声:“是我的不对!”
他没有多解释,直接认下,顾淮北眼圈泛红,却又说道:“老爷子已经七十岁,不用内疚,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遗照。
“顾爷爷一直都很睿智,淮北,你节哀!”
顾淮北哽咽的厉害,他是真的很难接受爷爷的离开,但是也知道老人的离开是再所难免的。
“等会送爷爷下葬后,把你的车子借给我用一下。”
顾淮北轻声跟男子说道。
男子表示没有问题,反正他今天主要是来拜祭顾老爷子,已经请过假。
仪式还在继续,时辰到了就开始出殡。
顾家女子不能够进入墓地,都留在了家里收尾,而顾家男子都要扶灵上山,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等灵柩离开顾家,苏茶茶还没有坐下休息,就被人一巴掌抽在脸上。
“苏茶茶,你还有没有一点自尊心?爷爷已经走了,你能不能也滚?”
顾南娇趁着父母哥哥都不在,直接对苏茶茶动手。
苏茶茶本来就因为身体很是虚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抽在脸上的这一巴掌让她整个人都很晕,好在撞在后槽牙上的腮帮子传来一阵剧痛,让她脑子清醒过来。
手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同样的一巴掌抽在了顾南娇的脸上。
顾南娇从来没有想过苏茶茶会反击,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边,还是旁边的堂妹惊呼一声,她才反应过来。
她尖叫一声,又要抽苏茶茶的脸,却听见她冰冷的说道:“你敢动手,我就敢让你去见阎王。”
冰冷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阴森恐怖,如同地狱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
一屋子的女性都不由得搓搓胳膊,实在是苏茶茶的样子太过渗人。
她双眼都是血丝,整个人憔悴的厉害,却依然无法掩饰她的美丽。
苏茶茶舌尖抵了抵后槽牙,突然嗤笑了一声:“顾南娇你搞错了一件事情,不是我不想走,是你们不敢让我走!”
她手里有顾老爷子分的巨额遗产,而顾家要是真的把她撵走,那么东西一点都不会给他们,这些人哪里会同意。
顾南娇不过是个蠢货。
苏茶茶掐着掌心,让自己脑子不至于太过昏沉,她目光扫视一圈,看着顾家的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的会算计,而她早就恶心透了这些人。
“有种你别要爷爷的遗产,你又不是顾家的人,凭什么拿着?”
顾南娇气死了,她尖叫着把心里话喊出来。
苏茶茶突然笑了,那笑容比黄泉边上的彼岸花还要魅惑艳丽,勾人的紧。
“凭他顾大川欠我们苏家九条人命。”

第2章 离婚
苏茶茶的话让顾南娇气得脸通红,却没有办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当年苏父跟顾父是好友,两个人也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可是在二十年前,苏茶茶刚满四岁那年,被人算计的顾父误导敌人找到苏父身上,导致苏家上下九口人除了苏茶茶全部死亡。
这件事情被顾老爷子知道后,他悔恨不已,暗中一直很照顾住在姑姑家的苏茶茶,她情况特殊,加上苏爷爷跟苏父还有苏母都是军人,她作为烈士子女优先安排工作。
在她工作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被强制分配了一个对象,还是顾家的长孙顾淮北,她当时感激顾老爷子这么多年的照顾,不忍心让老人家难受,只好同意婚事。
结婚后,苏茶茶发现顾淮北也很讨厌这门婚事,两个人彼此都无感,只有在老爷子跟前的时候才能够维持体面,一旦出了老宅,两个人连一句话都不想多交流。
可即便如此,家里的小姑子和婆婆还是对她厌恶至极,她极力的讨好,却依然没有任何的缓解,直到老爷子临终前告诉了她一切,还把大部分的遗产都送给了她,可她心中对顾家恶心至极,哪里会原谅这些人。
苏茶茶的爆发让顾家人都老实下来,一直维持到顾淮北他们回来。
顾淮北回来后直接跟苏茶茶说道:“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苏茶茶打开自己的手提包,一切就绪,这是两个人商量的,婚姻关系维持到老爷子离世。
如今老爷子刚刚入土,他一刻钟都不想忍受,立马要去民政局离婚。
苏茶茶也是受够了顾家人,她跟着顾淮北往外走,顾南娇却拦住他们。
“哥,你带这个女人去哪里?爷爷的遗嘱你真的不管了?”
顾淮北看着面前面容扭曲的妹妹,再看看苏茶茶,这一瞬间,他是有些难堪的,得知了当年的真相,他根本都没有脸提这个事情,爷爷送出去那么多遗产,也不过是想心安,而九条人命太过沉重,换做是他,也会如此做,但是这些不会告诉妹妹。
“闭嘴!她的事情你少管!”
顾淮北示意苏茶茶直接走,不要搭理顾南娇。
顾南娇狠狠地跺脚,很想上去动手,但是她却不敢,只能够看着顾淮北带着苏茶茶离开。
到了院门口,顾淮北指着一辆吉普车说道:“上车吧!”
苏茶茶看着车牌号,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但是当她上车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瞳孔有瞬间的紧缩,不过很快就低垂着眼帘把情绪掩饰的很好。
安静的坐在后面,顾淮北则是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阿霆,今天辛苦你了!”
驾驶座上的男人嗯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多说就启动车子。
等车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顾淮北跟他说道:“一会我们自己回去,你要是有事情忙,可以先去忙自己的。”
男子点点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到已经打开车门下去的苏茶茶,随后就启动车子消失在他们面前。
顾淮北看着苏茶茶问道:“你是要反悔?”
苏茶茶抬头看着他,好半晌直接抬脚进了民政局的大门。
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两个人都很平静,调解员都看出来两个人一点感情都没有,也没有怎么废话,直接盖章,谁让最近两年离婚的事情太多,他们都麻木了。
拿着绿本本,苏茶茶站在民政局门口,抬头看看天,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大衣。
“走吧,还得回去跟他们说一声,再送你离开。”
顾淮北站在苏茶茶身侧,皱着眉头看着她。
她跟所有离婚的女人完全不一样,任何人离婚的时候或多或少的都有情绪波动,可是这个女人却没有,依然是冷漠的让人喜欢不起来,虽然她很漂亮。
因为没有顺风车,两个人是选择步行去旁边的车站坐车回去,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要不是走在一起,都以为是陌生的路人。
“当年父亲做的事情,他也受到了惩罚,爷爷的遗产你放心收着,我会处理好顾家这边。你应该满意了吧?”
走了五分钟后,顾淮北先开口说道。
苏茶茶嗤笑一声。
虽然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却在顾淮北的脑海中翻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茶茶是如此一个反应。
他站住看着苏茶茶。
“你那是什么态度?虽然我父亲做错了事情,但是他也确实付出了代价,我爷爷也对你照顾多年,你还要有什么不满足的?就连小娇一直想要的东西,爷爷都给了你!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茶茶看着顾淮北急赤白脸的样子,眼神里都是嘲讽。
“顾淮北,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个事情?如果不是你父亲,我苏家九口人不会丧命,我不会成为孤儿要你爷爷照顾,更不会被你爷爷算计嫁给你,我的人生被你们顾家毁了彻底,你跟我说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便宜给你如何?”
顾淮北喘着气,眼神很是恐怖,要不是顾念苏茶茶是个女人,他都要动手。
死死攥住的拳头,额角不断跳跃的青筋,无不在证明他此时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在他要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恶念说出更多话的时候,一道人影从远处冲了过来,抓住了有些虚弱的苏茶茶,而同时一把刀子抵在了她的脖颈处。
变故来的太过突然,顾淮北都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就是一群人围了过来,歹徒已经很是慌乱,抵在苏茶茶脖颈处的刀子已经划开了一刀伤口,血液顺着刀神慢慢地滑落。
不少人都惊恐的捂着嘴巴,顾淮北终于反应过来,再怎么讨厌苏茶茶,他也没有想过看着苏茶茶死在自己面前。
他要上前的脚刚抬起来,就被人按住。
“淮北,别冲动!”
男人的声音让顾淮北冷静下来,他急忙抓住男人的胳膊:“阿霆,你快想想办法,不能够让那个女人死在这里。”
男人看着歹徒手里的苏茶茶,即便是身处危险中,她竟然毫无情绪波动,如同木偶一般毫无生气。
歹徒看公安出现,眼瞅着跑不动,准备拉着苏茶茶一起陪葬,在他用力要割断苏茶茶脖颈的时候,歹徒的眉心被子弹打穿,炸响伴随着歹徒的烂西瓜脑袋冲击着所有人的神经。
苏茶茶因为惯性被冲击倒地,脑袋撞击到了地面,视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闪过。

第3章 老公,我头晕
耳边各种声音不断响起,扰人清梦,很是烦人。
苏茶茶终于扛不住烦躁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纯白的天花板,鼻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各种痛呼声还有安抚的声音让她神经开始一跳一跳的疼。
“大夫,大夫——我们家茶茶醒了!”
一道嘶哑的声音把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她刚要坐起来,就被后脑勺的钝痛给刺激的动不了,只能够抱着头蜷缩起来缓解。
苏茶茶最先看到的是一头灰白头发的中年妇女,对方看到她看过来,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可怜的茶茶哟,怎么就这么命苦?”
苏茶茶伸手握住中年妇女的手,“姑姑,我不可怜!”
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是苏茶茶的姑姑,也是苏茶茶唯一的亲人,更是收养了她多年的人。
此时姑姑急忙擦掉眼泪,破涕为笑,“对对对,我们家茶茶不是小可怜,是小可爱,姑姑就是一时间说错了话。”
苏茶茶很是认真的点头。
她也认为自己很可爱。
姑姑虽然有一瞬间的疑惑,但是看在苏茶茶的笑容后,都顾不得了,只要侄女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苏家就剩下这么点血脉,她可不能够让她真出意外。
眼神不由得看向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沉默的顾淮北身上,这个侄女婿真不够格,她越看越不顺眼。
可到底还是侄女婿,她拍拍苏茶茶的手臂,让她看看顾淮北,怎么说都是两口子,还是要给小两口说话的机会。
此时的姑姑还不知道两人已经离婚。
苏茶茶疑惑的看过去,视线落在顾淮北身上,看到男人紧皱的眉头,她也不由得皱起眉头,她明显的感觉出来对方的情绪,而她也很不喜欢对方。
顾淮北到底还顾忌苏茶茶之前经历的事情,张口要问她感觉如何,要不要叫大夫,结果苏茶茶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没有三秒钟就划过落到了自己身侧。
他也跟着视线转移过去,才想起来站在自己身侧的是阿霆。
原本阿霆在他们进入民政局就开车离开,只不过他在开车的途中看到了有暴徒当街行凶,阿霆本来就是退役军人,看到这种情况当然不会离开。
等他停好车,打听清楚怎么回事后,暴徒已经因为情绪激动伤害了好几个路人,但是因为他手里有刀子,没有人敢靠近。
那人也是个有点本事的,那么多人都没有制服他,警察过来后,他更是挟持人质,好不容易谈判稳定了暴徒的情绪,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什么,暴徒就开始逃跑,好在他还没有杀人,也不好开枪,后面追了不少人。
也算是巧合,恰好碰上了刚刚从民政局出来的苏茶茶跟顾淮北。
就发生了之前暴徒挟持苏茶茶当人质的一幕,在暴徒要动手杀了苏茶茶的时候,按住顾淮北的阿霆毫不犹豫的出手击毙了暴徒,救下苏茶茶。
因为苏茶茶受伤严重,不用顾淮北开口,阿霆就开车送他们来到医院,随后顾淮北打电话通知苏茶茶的姑姑,而守在急诊室外面的就是阿霆。
阿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陪着顾淮北留在这里,虽然他认识苏茶茶,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很不好,以前他们住在一个大院里,经常互相嫌弃,还经常吵架,自从苏茶茶跟顾淮北结婚后,他跟苏茶茶直接成了陌生人,根本不来往。
看到苏茶茶醒过来,他已经准备离开。
只不过在苏茶茶看向他的时候,脚不由自主的停下来。
而此时的苏茶茶看着阿霆,眼泪就冒了出来,表情特别的委屈。
男人心不由得紧张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他依然很讨厌苏茶茶的眼泪,总感觉她的眼泪实在是太让人心烦。
眉头蹙起,就要说两句讽刺的话,结果嘴巴还没有张开,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看到一向是看他就要讽刺两句的女人,从病床上坐起来对着他招手。
那一瞬间,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看懂了,还真的走了上去。
刚走到病床前,他就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急忙站定要后退,却被扑过来的人给吓到,立马站定不敢动。
“老公,我头晕,帮我揉揉!”
苏茶茶很是委屈的扑在男人的怀里,声音里都是哭腔,抱着男人就开始撒娇。
气氛瞬间凝滞。
顾淮北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揉揉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而同样震惊的还有姑姑。
她一拍大腿,侄女这是磕傻了吧?
自己的男人都能够认错。
好在这个时候一群穿白大褂的冲了进来,开始给苏茶茶做检查,好在苏茶茶只有开始的时候疼痛的厉害,后面大夫问她各种问题都能够回答上来。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等大夫交代完注意事项后,他们就离开了,把空间重新留给病人家属。
而苏茶茶的手一直抓着阿霆,阿霆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没有挣脱。
顾淮北实在是忍不住,对着苏茶茶抓着的男人质问道:“霍战霆,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霍战霆还没有开口,苏茶茶就对着顾淮北吼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老公为什么要给你解释?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在这里寻找什么存在感?”
顾淮北怀疑人生的瞪着苏茶茶,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苏茶茶,你看清楚我才是你老公!”
苏茶茶皱皱鼻子,“顾淮北,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老公是霍战霆,你就算是对我有想法,也不应该编这种瞎话,亏得阿战跟你还是兄弟呢,你就是这么惦记着自己的兄弟媳妇?你还是人吗?”
空气很安静。
顾淮北都要疯了,他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
实在看不下去的姑姑刚要说明真相,就看到苏茶茶抱着霍战霆的胳膊,“老公,你看看,顾淮北这个狗东西简直就是一肚子坏水,他竟然惦记你媳妇,我被恶心到了,要亲亲才能够平复下来。”

第4章 威武霸气好闺蜜
安静的气氛让苏茶茶意识到不对劲,她抱着霍战霆的胳膊,慢慢地抬头看上去,就对上霍战霆那双如同深渊一般的眼眸,因为太过漆黑,竟然能够看到她此时的样貌,有些狼狈!
顾淮北在旁边喘着粗气,手指捏紧,额角的青筋直蹦跶。
他死死地咬住后槽牙,看着面前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笑了,“霍战霆,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
他不问苏茶茶,而是盯着霍战霆。
霍战霆并不比顾淮北好到哪里去,可是他倒是不反感,只是看着苏茶茶都要哭了的表情,僵硬的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
苏茶茶当即就感觉世界崩塌,她认为是顾淮北要欺负霍战霆,当即情绪汹涌的喷发。
“老公,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混蛋玩意,要丢下我吗?”
霍战霆那要刚刚抽出来的胳膊瞬间不知道是应该收回来,还是应该重新放回去让苏茶茶抱着,他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有些后悔跟着过来的。
苏茶茶看他不说话,很是委屈的抓住他的小手指,眼泪要掉不掉的就算了,关键是她还轻声叫了一声:“老公~~”
霍战霆放弃了,把抽回去的胳膊放下,由着苏茶茶再次抱住。
他也不想的的,实在是苏茶茶的样子太过可怜,他心肠硬不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顾淮北气极反笑,手指点着霍战霆又点点苏茶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终于反应过来的姑姑急忙上前把苏茶茶拉回来,重新按回病床躺好。
“茶茶,你这是怎么了?淮北才是你丈夫呀!你怎么能够认错人?”
姑姑握住苏茶茶的胳膊,小声提醒一句。
苏茶茶本来是躺好的,可是听见姑姑的话,当即就惊吓过度的坐起来。
“姑姑,你别吓唬我,我就算是再脑抽也不会嫁给顾淮北呀,这家伙一家都不是好人,我可不想下去被我爹娘打死。”
苏茶茶一口气说完,姑姑那个表情也是相当的精彩。
虽然她也认为当初苏茶茶跟顾淮北结婚不妥,可是形势逼人,当年侄女不得不嫁给顾淮北,这两年看孩子过得还成,她也试图放弃恩怨,当年的事情怨不得孩子身上,可是她心中还是有疙瘩。
此时姑姑看到顾淮北那青了黑,黑了青的表情,不知道怎么的,就莫名的爽。
她轻咳一声,压制住快要涌出来的笑意说道:“茶茶,好好说话,你再生气,也不能够如此说,顾淮北确实跟你结婚了。”
苏茶茶感觉整个三观被颠覆,直接摇头,不知道怎么的就抱着头惨叫起来。
恰好这个时候大夫过来,看到苏茶茶的情况急忙给她检查,等他们检查完,苏茶茶也昏睡了过去。
门口等着的顾淮北站在霍战霆面前:“说说看,你跟苏茶茶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霍战霆捏着眉心,一脸的不耐烦,“注意措辞!”
顾淮北冷笑:“你竟然还让我注意措辞,我跟苏茶茶结婚两年,她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老公不说,更是从来没有如此跟我撒娇过,你敢说你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
霍战霆睁开眼睛看着他,看着此时一脸愤怒快要失去理智的好友,心累到不想说话。
他要是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会如此。
张口要说点什么,就听见了姑姑跟大夫的对话,他示意顾淮北一起过去听听。
“大夫,我侄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认不清自己的对象?”
大夫也知道了苏茶茶认错人的事情,刚刚也问询过,此时听到姑姑的问题后,只能够说道:“苏同志脑袋被撞击过,而且她颅内是有淤血,这可能导致了她出现记忆混乱的缘故,你们也知道大脑内部的问题很是复杂,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姑姑焦急的询问:“那茶茶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大夫给出答案很模糊,等同于废话。
脑子里的事情,谁说得准?
姑姑头疼,这要是苏茶茶一直都不恢复,岂不是没有办法跟顾淮北好好的过日子?
她又想到今天是顾老爷子出殡的日子,就问旁边的顾淮北:“你爷爷今天出殡,你们为什么会在大街上?”
这可真的是个好问题。
顾淮北张张嘴,最终还是选择坦白,迟早都要说的事情。
“我跟茶茶已经离婚了!”
顾淮北说完这句话,姑姑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她还要抽第二下的时候就被赶过来的一名女子给抱住。
“姑姑,这是咋了?出什么事情?”
女子急切的问道,她刚刚得到消息,急匆匆的过来,还没有时间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苏茶茶的姑姑动手,打的还是顾淮北,虽然她也不喜欢顾淮北,但是也不能够看着姑姑在这里动手,顾家的疯女人太多。
姑姑看到抱住自己的女子,眼泪就掉了下来。
“静丫头,这个畜生竟然跟茶茶离婚了,他竟然敢跟茶茶离婚,我要打死他!”
姑姑哽咽的厉害,她一想到现如今对离婚的女人多么的苛责,就心疼的无以复加。
她一辈子不敢结婚,就想着抚养大苏茶茶,就是怕结婚后,夫家对苏茶茶嫌弃,她当成宝贝一样的侄女,竟然被人给离婚了,那种心情,估计没有人能够理解。
被姑姑叫做静丫头的女人,猛地抬头看着顾淮北,看到他嘴角冒出来的血丝,当即就红了眼,她松开抱着的姑姑,冲到顾淮北跟前,抬脚就对着顾淮北的下三路踹过去。
那一脚要是被踹实了,估计顾淮北这辈子都可以当太监了。
顾淮北本来就很紧张,这会看到女人的动作,下意识的躲避,可惜速度不够快,还是被女子脚上的皮鞋踹到了大腿内侧,疼痛瞬间上脑,疼的他一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
“侯静静,你特娘的疯了?”
侯静静一双猩红的双眸死死地盯着顾淮北,也不回答他,脱下鞋子再次冲过去,直接踹翻他坐在他的后背上,抓着他头发开始憋着气捶人。
谁见过这么疯狂的女人?
整个走廊里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都看傻了,还是顾淮北的尖叫让大家行动起来。
“我要杀了这个女人,你个疯子!!!”

第5章 老公,你凶我?
苏茶茶被外面吵闹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地从病床上下来,扶着墙走到门口,就看到了发疯的侯静静还有姑姑,她感觉整个人有些转悠,下意识的伸手去阻止。
恰好这个时候霍战霆抬头看过来,眼瞅着苏茶茶要摔倒,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伸手勾住苏茶茶的细腰把人带到自己怀里。
苏茶茶瞬间就红了眼。
“老公,你帮帮静静,她会吃亏的。”
苏茶茶顺势抱住霍战霆的腰,声音软得一塌糊涂,却分外地焦急。
霍战霆看着苏茶茶特别自然对着自己叫老公的样子,就感到很离谱,她是真的记忆混乱,还是装的?
可是这个女人不是对顾淮北也没有如此亲近过吗?
他想从苏茶茶的脸上找到答案,可惜除了全然的信任,什么都没有。
而这一幕被侯静静还有顾淮北看到。
“侯静静你个疯女人,你看清楚,苏茶茶现在这个样子,你有什么立场来对我动手?”
顾淮北也是被捶得火气很大,不得不自救。
侯静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苏茶茶窝在霍战霆的怀里,非但不生气,还抓着顾淮北的头发大笑三声,“哈哈哈……顾淮北你也有今天,我姐妹就是厉害,前脚踹了你这么一个混球,转头就有人追求,怎么了?你这是眼红还是嫉妒?不管是什么,本姑娘给你说,你都是该下地狱!”
苏茶茶松开了抱住霍战霆腰的手,走到了侯静静跟前,伸手把人拉起来。
“静静……”
自己最好的朋友,苏茶茶绝对不会认错。
侯静静抱住她,眼泪都掉了下来:“你说你是不是傻?离婚为什么不跟我说?我肯定收拾的那个混蛋去给你爹娘赔罪。”
苏茶茶破涕为笑。
“你胡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离婚?我跟霍战霆好着呢!”
侯静静愣住,她抓住苏茶茶的肩膀认真地打量着她,这话是不是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又结婚了?这个混蛋不是说你们今天才离婚吗?”
侯静静指着顾淮北问苏茶茶,苏茶茶皱皱鼻子。
“我为什么跟他离婚?刚刚姑姑也说我对象是顾淮北这个混蛋,怎么你也这么说?我眼光再差也不会想着嫁给他吧?我又不是眼瞎!”
顾淮北:……
侯静静:……
姑姑扶额!
就连霍战霆也有头大。
他意识到问题有些复杂,准备离开,至少给苏茶茶时间梳理一下,结果他身体还没有转过去,就听见苏茶茶哭唧唧的对着他喊道:“难道说霍战霆你嫌弃我了?要跟我离婚?”
霍战霆那脚是怎么也抬不起来,只能够无奈的站住,眼神复杂的看着苏茶茶。
侯静静也是搓搓脸,说实话,她也有些懵圈。
好在姑姑反应速度,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明白了,侯静静听完后,则是玩味地看着苏茶茶跟霍战霆。
“我跟你说,这事情没完,侯静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顾淮北从地上爬起来,脸都成了猪头,红红紫紫的很是好看。
侯静静戳戳苏茶茶,两个人看到顾淮北的脸,都没有忍住笑了出来,随后又捂嘴别过头,实在是那个样子太过解气。
“静静,为什么顾淮北会过来?你跟我说实话,他到底是谁?难道真的跟我结过婚?”
苏茶茶不得不问好姐妹。
侯静静则是戳戳她的腰,小声说道:“这不是废话,你不是跟霍战霆最不对付的吗?怎么会对着他叫老公?你脑抽了?”
苏茶茶拍了她一下,“你好好说话,我哪里脑抽了?我什么时候跟霍战霆不对付了?我们两个的感情好着呢。”
侯静静:……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只要是熟悉这俩人的都清楚,他们两个的情况,不能够说是水火不容吧,那也是两看生厌的程度。
结果苏茶茶被撞了脑子后,现在就认定霍战霆是她男人,这就很离谱。
侯静静不管发疯的顾淮北,而是走到霍战霆跟前:“我说,你倒是说句话,真的想占我们家茶茶的便宜?”
霍战霆冷着脸,他对侯静静也没有多少好感,毕竟侯静静跟苏茶茶从小玩到大,以前也是一起讨厌霍战霆的。
此时,霍战霆冷声说道:“我说什么管用吗?”
侯静静被噎住,她也知道此时情况混乱,可是也不能够不管吧?
突然苏茶茶抱着脑袋尖叫一声,侯静静还没有冲过去扶助苏茶茶就看到霍战霆已经抱起人进了病房。
门口的三人都傻了眼。
姑姑一脸纠结的跟侯静静小声说道:“他们俩到底有没有情况?”
要是以前,侯静静肯定说没有,但是现在也不知道如何说得好。
刚刚霍战霆那个反应速度,要是说这个男人对苏茶茶一点感觉都没有,鬼都不信。
就连顾淮北也是脸色五彩斑斓的黑,可见他也不是蠢货。
“我不管她苏茶茶是装的,还是真的,这事情绝对没完,还有侯静静你,咱们的账后面算。”
顾淮北指着侯静静咬牙切齿,可惜侯静静不在乎,还去旁边穿好自己的皮鞋,回头对着顾淮北挥拳头。
“那本姑娘就等着,你们顾家趁人之危娶了茶茶,前脚老爷子刚入土,你就急着跟茶茶离婚,你对你的白月光可真的是用心良苦呀!就是不知道你的白月光是不是能够理解你,麻溜的滚!”
侯静静扶着姑姑直接进了病房,根本不看身后跟着的顾淮北。
顾淮北丢人丢大发了,可是他偏不走,就要跟着进了病房。
结果他进病房就看到苏茶茶窝在霍战霆的怀里叫老公,心塞到极致。
明明是自己的前妻,从来没有对他叫过一次老公,却对着自己的兄弟一直叫老公。
换做是谁估计都感觉头顶上绿油油的。
而被他死死盯着的霍战霆也很无奈,他要松手,苏茶茶就眼泪汪汪地对着他软软的说疼,他要起身,她就哭着叫老公。
一向是对着自己炸毛的女人,此时梨花带雨地对着自己撒娇,霍战霆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大夫过来了,松手!”
他拧眉看着苏茶茶握住他衣服的手,语气很是冷硬。
苏茶茶瘪嘴眼泪顺着脸颊掉下来。
“老公,你竟然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