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艺颖商逊程

第六章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自从回国之后,不论有意无意,他总是会避开跟自己有关的一切,怎么会忽然关心她跟余缺的事呢?
她心里一沉,问道:“什么怎么样?”
“余家还算不错,余缺这个人虽然爱玩了些,也有自己的事业,我的意思是,他挺适合你的。”
适合……我?
姜艺颖睁着双眼直直看向他,鼻尖忽然一阵酸涩。
她低下头,悲凉一笑:“小叔,你是以长辈的身份跟我说这些,还是以被我告白过的人的身份呢?”
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再对他死缠烂打,所以才想急于撮合她和余缺吗?
果然,商逊程的脸色急剧一变,沉声道:“艺颖!”
这是她回国后,第一次直白的撕破两人维持的和谐假面。
这个他不想谈,她不敢谈的话题,终究还是被摆到了明面上。
知道他不会回答,她不再追问这个问题,而是又说出一句想问很久的话。
“小叔,你会跟宋襄在一起吗?”
商逊程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这些事不用你管。”
话毕,像是怕她又会问出什么问题,商逊程直接抬步往姜家老宅走去。
她便在他身后慢慢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但是他很快就进了姜父的书房,而姜艺颖低落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他们是什么时候谈完事情出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话题转到了她身上。
“对了,你那个珠宝工作室下周就正是开业了吧?”姜父问。
她抬起头,正好对上商逊程的目光,“是。”
“你这丫头,让你去公司不去,非要自己弄什么工作室。”
她学珠宝设计家里本来是不同意的,当年死缠烂打了很久,爸妈才终于答应。
她闷闷地道:“我喜欢嘛……”
其实……也不光是喜欢,她又想起一些过去的回忆,忍不住去看商逊程。
他还会记得她设计珠宝的初衷吗?
商逊程还有别的事,正准备离开。
她终究忍不住,喊住他:“小叔!我的工作室开业,你会来吗?”
商逊程脚步一顿,迟疑地说:“那天还有上午有客户要见。”
她脸上瞬间涌上失落,姜父过来劝她:“行了,你还以为你还小,什么都要缠着你小叔。”
姜艺颖不说话,只是失落的情绪任谁都看得出。
离开前,商逊程又道:“下午应该有时间,有空的话我会过去。”
她心里便好像又被点亮了一束小小的光。
回到房间,她从书桌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蓝色小礼盒。
打开后,里面是一条蓝色的小星球手链。
她十分小心翼翼的拿出那条手链,仿佛是什么绝世珍宝,看了许久,最终戴在自己的手上。
一周后,珠宝工作室正式开业。
由于之前试营业的时候,效果就非常好,姜艺颖的设计时尚优雅,又极具风格,非常受一些年轻人的喜爱,所以开业当天店内人潮涌动。
但她始终盯着门口,想要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直到下午两点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想见的人。
姜艺颖刚想走过去,却发现他旁边还有一个人,看到宋襄的那一刻,她愣在了原地。
第七章
心中那丝光亮瞬间灭掉。
而宋襄看到她后,反倒笑意吟吟的走过来:“艺颖,恭喜你们开业,逊程带我来给你们捧捧场。”
她扯了扯干哑的嗓子:“谢谢。”
商逊程也跟了上来,“恭喜工作室开张。”
姜艺颖挤出一抹笑,下意识将带着小星球手链的那只手背到身后:“谢谢了。”
宋襄忽然亲昵的挽住商逊程,“逊程,我看那边的几个项链好像不错诶,我们去看看。”
不知宋襄是不是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奇怪磁场,宣誓主权般拉着商逊程走到另一边,而他也温柔而宠溺的跟着。
糖糖走过来:“艺颖,要不你先进去休息会儿?”
她摇摇头:“不用了,你忙不过来。”
“那你去招呼那边的客人吧。”糖糖指了指离商逊程最远的一个区域,姜艺颖点点头,又忘了那两人的背影一眼,转身离开了。
虽然店不算大,但客人也挺多的,她没空为感情的事难过多久,便认真忙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商逊程忽然走到她身边,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宋襄不见了。
“宋襄家里有事,先走了。”
姜艺颖点点头,知道这话就是他也打算要走了。
他倒是没有马上说要走,只是展柜里的珠宝道:“你设计天赋的确很不错,这些珠宝都设计得很漂亮。”
姜艺颖心中一动,手上的小星球手链晃动着。
“小叔,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做珠宝设计吗?”她眼中盛满希望地看向他,却又好像在透过现在他,看向那个年少时的商逊程。
那时,她才十一岁,商逊程也不过刚刚大学毕业。
比起接手家业,他其实更喜欢做一个设计师,那条小星球手链,就是他当年设计的第一个作品,成品出来后,是他亲手为她戴上。
只是可惜,他终究还是商家唯一的继承人,有些人,生来就没有自由选择人生的权利。
商逊程很快就放弃了珠宝设计,所有人都觉得他根本没那么喜欢做设计师。
只有姜艺颖见过他在深夜喝醉的模样。
见过他虔诚地吻上那颗小星球的模样。
十一岁的姜艺颖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沉睡的模样:“小叔,你放心,将来我帮你实现梦想,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知道,他很喜欢这个职业,很喜欢很喜欢,但他做不了了。
所以那个时候开始,就在姜艺颖心里埋下了一颗做珠宝设计师的种子。
她会替他,实现这个梦想。
哪怕十多年过去,商逊程早就没有再提起过当年的梦想,好像早就已经忘了。
但姜艺颖没有忘,从来没有忘。
她也觉得,商逊程没有忘,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他不会忘。
所以她饱含希冀的看着他,那句“你看,我真的帮你实现梦想了”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可回答她的,却是他十分平静的回答:“不管因为什么,既然做了,就好好做。”
姜艺颖不死心的抓住他的手:“小叔,你真的忘了吗?你22岁的时候,有天晚上,你喝醉了,我答应过……”
她没说完,糖糖忽然拿着一个眼镜盒走了过来,“商先生,这个太阳眼镜好像是宋小姐落下的。”
商逊程看了一眼,接过道:“没错,是她的。”
话题兀然被打断,商逊程似乎并不在乎她说的那些,起身就准备去找宋襄,“我先走了。”
姜艺颖僵在原地,看着他离开,一行泪水从眼角滑下。
第八章
晚上,她无精打采的回到家,父母正在准备三天后参加商老太太寿宴的衣服。
“艺颖,你记得也挑一件合适的裙子。”
“知道了。”
姜艺颖有气无力的答着,上楼回到房间。
她摘下手链,整个人好似行尸走肉一般空洞。
之后好几天,她连门都不想出,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元气。
直到商家的寿宴,才勉强被父母拉着去了商家给商奶奶道贺。
商家在京北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这次寿宴来了不少圈子里人祝贺,十分热闹。
姜艺颖一进去,就看到人群中最为显眼的那个存在,他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低调沉稳,英俊挺拔,而他身边,还是站着宋襄。
姜艺颖一滞,这样的场合,他竟然也将宋襄带在身边?
显然,其他人也有这样的疑问,很快就有其他的长辈调侃两人,“逊程,商老太太的寿宴,你父母不出来接客,怎么倒是你和这位宋小姐啊?”
宋襄害羞的看了商逊程一眼,只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笑。
商逊程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竟然也有笑意,往常,这种玩笑话他是不会理会的。
可这次,他却换上一副正经语气,用宴会厅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既然叔伯问起,晚辈正好想宣布一件事,宋襄,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说罢,他牵起宋襄的左手,众人这才看到,宋襄纤细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而那钻戒造型十分别致,是一颗小星球样式的。
姜艺颖看到的刹那,全身瞬间僵住,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枚钻戒。
未婚妻三个字点燃了现场,众人震惊过后,很快响起各种鼓掌、祝贺和起哄声。
宋襄一时成为了所有人的目光中心,这可是商家,能成为商家的孙媳妇,是京北多少名媛求也求不来的福气。
在一片喧闹氛围中,唯有姜艺颖一动不动,像被隔离在外。
水雾很快聚集在她大大的眼眶里。
未婚妻。
他有未婚妻了?
明明是震惊的,却又觉得不该意外,难怪,那么疏离冷淡的人,对宋襄却那么纵容,她早该猜到两人的关系的。
就连那颗小星球,也都已经不是她的专属。
很快,她被父母拉着前去祝贺,姜母赞赏的看着两人:“逊程,恭喜啊,你们家老太太的一桩心愿总算是了了。”
说完,姜母拉了拉姜艺颖:“艺颖,你最喜欢的小叔要订婚了,怎么不说话?”
她压下所有苦涩,哑声道:“恭喜……小叔。”
这世间最残忍的刑罚莫过于此。
商逊程听到,却只是眼神疏离的点了点头以作回应。
他和宋襄还要去招呼别的客人,没再和她交流,两人相配的样子,刺目极了,但她却还是有一点不甘心。
想找他问清楚,有些问题,还没有答案。
过了会儿,终于找到一个他身边没人的机会,姜艺颖冲上去站在商逊程面前。
“为什么是她?”她不顾一切地问。
商逊程转了转自己右手上的男戒,直接道:“因为,我喜欢她。”
心好像被割开了一样难受,她拼死忍住通红眼眶的泪水,不让它们当着商逊程的面落下。
“那我呢?你以前,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你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商逊程的双眸平静的让人发寒,说出的话也如冰刀:“我早就说过,我从不喜欢你,一直把你当成小孩子。”
“别再拿这番话来敷衍我了,你明明……”姜艺颖终于忍不住,眼眶红透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就像是从牙齿里挤出来,“你明明,偷亲过我的。”
第九章
空气,开始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商逊程的声音才无波无澜的传来,“什么时候?从来没有过。”
姜艺颖犹如五雷轰顶的看着他。
十八岁成人礼那年,他从外地出差,匆匆赶来,因为把礼物落在了机舱里,害的她闷闷不乐了一整天,就连酒也喝了不少。
后来,是他抱着晕晕乎乎的她回了房间,那时候,其实她并没有睡着,但她太贪恋小叔的怀抱,所以才会一直装睡。刚要醒来吓一吓他,可下一秒,无比柔软的触感落在了她唇角。
他压抑而又克制的声音沉沉传来,“艺颖,生日快乐,这是小叔最想给你的成人礼物。”
她无数次想跟他摊牌这件事,也想过无数次说了之后他的反应,但万万没想到,他会否认,他居然,否认了。
姜艺颖声音颤抖,还想再说详细点,“是在我十八……”
可下一秒,商逊程打断了她,“艺颖,你长大了,不该把梦境当成现实。我不会喜欢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够了,这句话就够了。
姜艺颖认命地闭上双眼,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
他从来不肯向前走一步,只有她,固执的站在原地等着,在他的感情里,扮演一个不讨喜的配角。
在泪水落下的前一秒,她终于转身离开。
但哽咽的声音还是暴露了狼狈:“我知道了。”
她像疯了一样跑出去,离开商家别墅后,终于任眼泪汹涌地落下。
她没有回家,随便选了条小路边走边哭,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
余缺匆忙赶来,跑得气喘吁吁,看到她满是泪痕的脸,叹了口气,又拿出手帕为她擦拭。
“艺颖,别乱跑。”
看到他,姜艺颖有些无措,但心里巨大的难过让她无暇去管这些,泪水丝毫不听她管束的流下,仿佛永远也流不尽。
他为她擦干眼泪,又兀自抱紧了浑身颤抖的她,用身体的温度给予她温暖。
“你喜欢商逊程是吗?”他忽然问。
姜艺颖没有回答,但所有眼泪都是她的答案。
余缺叹了口气,又道:“别喜欢他了,商逊程不适合你,别这么难过了,好不好?”
“他都订婚了,你该往前看了。”
“都说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下一段恋情,艺颖,看看我好不好?”
……
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不停的流泪,大脑被痛苦席卷,好像连思考都不会了。
余缺最后送她回了家,他只在最开始说了几句话,后来便一直安静的陪着她哭。
商家的宴会即将结束,他也要离开了,走前看着她说:“我刚刚说的,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嗯?”
姜艺颖通红的眼眶盯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她没睡,躺在床上想了一整晚。
想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不用想了。
她喜欢的那个人,遥不可及的那个人,她不顾世俗的眼光,抛下所有的尊严,鼓足所有的勇气,朝他走了999步,可他为什么连朝她走一步,也不愿意?
天色蒙亮时,她看着那条小星球手链,再次把它收进那个尘封的礼盒里,接着给余缺打了电话。
“我考虑好了。”
……
第十章
三天后,姜家父母宴请商家一家人过来吃饭。
两家一向关系好,互相宴请是常有的事,商逊程也以为跟平常一样,下班后,直接开车进了姜家别墅。
进了客厅,才发现不仅两家的父母和两家的老太太在,余缺竟然也在。
余缺自然地向他打了个招呼,商逊程脚步顿住,听到楼上父亲和姜父喊自己后,才回过神来过去。
几人谈完事情,商逊程走出书房,发现姜艺颖靠在二楼栏杆前,见他出来转过了身。
“有事吗?”
“小叔,你来我房间一下吧,我有事跟你说。”说完,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径直往房间走过去,商逊程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过她的房间了,进去看着这些熟悉的摆设,有她从小到大都舍不得的那些娃娃,有她以前乱七八糟设计的项链,只觉得熟悉极了。
姜艺颖背对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
转过身,表情平静的递给他:“小叔,这个还给你。”
商逊程下意识接过来,“什么?”
打开后,看到那条小星球手链,他的手有一瞬间僵硬。
“为什么还给我?”
姜艺颖不再看他,迈步往门口走去,两人擦肩而过时,淡淡道:“我不想要了。”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把手链还给他之后,两人没再说一句话,她跟余缺坐在客厅里陪着姜老太太聊天。
余缺这样性格的男生,最讨老人喜欢,没一会儿就把姜老太太逗的开怀大笑。
而商逊程则在会客区跟姜父聊着工作。
他面上还是毫无破绽,只是思绪总是容易跳到口袋里的那条手链上。
然后想起她那句“我不想要了”,心绪怎么也静不下来,甚至有种不顾众人在场拉着她想让她把这句话说清楚的念头。
很快,佣人做好了饭,两家人加上余缺都坐了过来。
从前每次吃饭时,她都喜欢粘着跟商逊程坐在一起,这次却跟余缺坐在了一起,而商逊程坐在她对面。
她的目光,也没有一刻在他身上停留。
一向沉稳而对任何事游刃有余的商逊程,心里竟然隐隐生出几分不安。
他刚要开口,姜老太太却看向艺颖,慈祥的笑道:“艺颖,你不是说有什么两件大事要宣布吗,正好现在大家都在,你说吧。”
商逊程就坐在她的对面,看到女孩儿的双眸盛满了很久不见的星光,他的心像被揪了一下,下一秒,就听到女孩的缓慢而又坚定的声音响起。
“第一件事,是我决定不做珠宝设计了。”
商逊程心头一震,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姜艺颖目光却越过他,偏头看向一旁的余缺,两人相视一笑。
“第二件事,是我决定,下个月就和余缺去领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