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君南林遇卿

第一章 男主挂了
“JMG总裁陆君南,已于今晚二十三点三十八分在A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通告一出,震惊全网。
刹那间陆君南的死成为了全国民众的关注点,舆论铺天盖地,不断发酵。
“天哪,这陆君南也太惨了吧!全都是因为他那个老婆!给他戴绿帽也就算了,竟然最后还伙同前男友害死他!”
“不知道陆君南这么优秀的人,站在金字塔尖,眼光是怎么这么差的,但凡找个正常点的最后也不至于连命都没了!”
“可见娶老婆筛选的重要性!”
舆论不知道从谁开始,被导向了攻击林遇卿,所有的矛头和骂声都指向她。
林遇卿在医院门口,木讷地站着,倾盆大雨下她全身都被雨水打湿了。
可惜再也没人为她撑伞。
张特助打着伞从急救中心匆匆走出来,一路走到她面前,声音沙哑地开了口:“夫人,陆总,陆总他去世了……”
林遇卿整个人都在发抖,手里还攥着刚刚看到热搜消息的手机。
张特助哭得双眼通红,他知道林遇卿是不会理解他的难受,更不可能因陆君南的死而有一丝心痛。
她这样冷漠无情,恶毒自私的人,哪里配得上陆君南这样的人中龙凤为她付出一切,甚至最后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护她周全……
就在这时,他竟然,看到了一滴晶莹的眼泪从她漂亮的明眸中滑了出来。
他惊诧地揉揉眼睛,不肯相信,“这怎么可能?肯定是错觉!”
无论别人对她有多好,为她做什么,她都视若无睹,心里只有自己。
他不相信林遇卿这样的人会为别人流泪。
“我想去看他一眼。”
林遇卿浑身都麻木了,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只知道她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一样,那么痛,那么分崩离析。
张特助迟疑了十几秒,这是她第一次提出跟陆君南有关的要求。
被张特助带到了停尸间的门口,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已哭得撕心裂肺,哭声穿梭了整个走廊。
越走近,声音就越大。
“太太,先生,夫人她来了。”
伴随着张特助的打断,陆太太蹭地抬起头,她声泪俱下,狰狞着大骂:“贱人!你竟然还敢来?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怎么还不去死!你是怎么有脸出现在这儿的?”
她站起来冲着林遇卿跑过去,狠狠一耳光扇在了林遇卿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在凌晨一点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林遇卿如同和田玉般白嫩透亮的脸颊,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张特助傻眼了,他木讷了几秒钟,急忙上去拉住还准备再打的陆太太。
陆太太此时的心情已经完全崩溃,她不顾劝阻,使尽浑身解数想要朝林遇卿扑上去,眼睛都变成了红色,“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个扫把星!害死我儿子的贱人!”
就在此时,停尸间的门咔哒一声,开了。
车轱辘在地上滚动着,一个躺在运尸车上的人被推出来。
陆先生瞪大了双眼,他不顾形象,连滚带爬地过去,激动地掀开上面的白色遮布,难以置信地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脸,那是他儿子的脸。
林遇卿的心已经够痛了,但在亲眼看到了他灰白色,没了生气,冰冷的毫无血色的脸后,她的心脏连动着五脏六腑都剧痛无比,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他死了,真的死了。
在她倒在地上的前几秒,她下意识地用力往前走了几步,她希望可以离他近一点,哪怕那几步那么艰难和痛苦。
……
在一声巨响后,林遇卿睁开了双眼,她满头大汗地坐起身,剧烈地喘息着。
翻身看到床头柜上时间显示器上的时间,是一年前的5月20日,她嫁给陆君南的那一天。
她的头痛得发慌,这真实的感觉不像在做梦。
可是她不是死了吗?因为陆君南的死,她急火攻心,吐血而亡。
“你醒了?”
他冷静的的声音将还在懵逼中的林遇卿唤回来。
林遇卿抬眼望去,仿佛触电一般。
黑色高定西装的他,一身华服,高大挺拔,冷峻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双眸微眯,紧盯着她。
“等会儿把婚纱穿上,妆化一下。”
林遇卿猛地坐起身,她竟然穿越到了一年前!
她呆愣地盯着陆君南,上上下下急迫地打量着他,仿佛X光一样不肯放过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太好了!
陆君南说完话就走了,只是他离开房间前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林遇卿好奇怪,对他说的话居然没有像往常那样第一时间做出最强烈的反抗。
而是盯着他看了半天,他无法辨别她眼神里的究竟是什么。
他只看到过她憎恨他,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但刚刚那种眼神他是从未在她眼中看到过的。
林遇卿强忍下泪水,久久不能平复下激动的心情。
见他出去了,便下床站在化妆镜前,看着自己脖子上还未褪去的红印。
昨晚陆君南喝了酒,突然闯进了他们的婚房,这房间自打她以未婚妻的身份住进来以后,她就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陆君南也一直都尊重她,没有进来过。
但是昨晚他不顾她的反抗,不但进来还对她用了强。
结束后她骂走他,然后偷吃了一瓶安眠药自杀。
可却没想到那瓶里的安眠药的药片,早就被他的人换成了维生素B,所以她并没有大碍,迷迷糊糊睡着了。
前世她醒后把婚房砸了,砸得乱七八糟。
然后用刀要割腕,被陆君南拦了下来,因此陆君南的手还被割伤,留了一条很长很深的疤痕。
但这一世,她不会再做那些蠢事了!
那些日子里,她亏欠他的太多了。
现在终于给了她可以重新弥补的机会。
她要珍惜!
马上就要结婚了,她赶紧去卧室自带的洗手间洗漱,刚洗完门就被敲响。
来了化妆师,化妆师手捧着的水晶盒里装着婚纱。

第二章 结婚
婚纱是他亲手设计的,上面镶嵌了尽千颗昂贵的钻石。
可见他对她的用心。
“林小姐,您准备好了没?我要为您化妆了。”
林遇卿正要开口,陆君南打开门进来。
林遇卿望了他一眼,乖乖走过去坐下来,对化妆师微笑着开口:“好的,你开始化吧。”
陆君南怔住,他知道林遇卿不可能会愿意的,肯定又会大闹特闹,就进来看看,可没想到的是她忽然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么乖巧。
化妆师放下婚纱,“我还是先为您穿上婚纱吧,”转而对陆君南礼貌地道:“要不先生您先出去,我先为夫人穿婚纱。”
林遇卿跟着附和,“是啊是啊,老公你先出去吧,等我穿上婚纱你再进来。”
陆君南冷若寒潭的眸子里对她除了狐疑更多是不耐,“你对齐原凯就那么执着吗?又准备耍花招去找他?”
她从来都没认真称呼过他什么。
一想到她心里只有齐原凯,他就不耐烦得要命,恨不得把她掐死,又舍不得动她一点。
“我……”
提起齐原凯,仿佛揭开了林遇卿的人生污点,她攥紧了手指。
前世齐原凯跟她相恋三年,绿了她把她甩了,可她像是被灌了迷魂药一般依然对他深情往往,这全凭齐原凯那张黑白颠倒花言巧语的嘴。
甚至在陆君南跟她有了婚约后她还不断地去找他,齐原凯纯纯就是一大渣男,把她甩了以后还跟她借了无数次钱,哄着她跟她卖惨,但是却不跟她复合。
后来她才知道他辞职了没有经济来源,就跟她借钱供他生活,也供他在外面养好几个女人,还跟一帮赌徒缠在一起。
她结婚后一年,齐原凯赌博欠了几百万,她不给他借钱,惹怒了他。
他情绪激动拿着刀要杀了她,结果还是陆君南突然出现为她挡刀,那一刀直戳他的心脏,她被吓晕了过去,醒来后就是只有他冰冷尸体的场景。
其实她当时是有几百万的,因为光是彩礼陆君南就给了她十亿。
只不过那时候起她看清了齐原凯的真实面目,也明白了陆君南对她的爱,所以她拒绝了齐原凯。
本来刚想着拒绝齐原凯以后跟陆君南好好过日子,却没想到他就那么死了。
那一刻她的世界崩塌了。
她刚想好好弥补那些她犯下的错,却没有机会,因为他死了。
如今陆君南对她任何的举动都会觉得她是为了耍他,去见齐原凯。
“没有,我不会再去见他了。”
既然时光倒流,那她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糊涂了。
上前几步,抱住他,“我想你了。”
陆君南原地僵住,他仿佛瞬间被石化了一样,浑身僵硬地杵在那儿久久未动。
直到怀里的林遇卿抬起头,眨眨眼对他说:“老公,我爱你。”
淡淡的呼吸喷涂在他下半边脸上,她眼睛清澈明亮,眼神真挚,并没有丝毫撒谎的迹象。
可是无论怎样陆君南都难以相信她在说实话。
林遇卿从他怀里出来,他身上有一股烟味,他以前从来不抽烟的,自从跟她在一起以后她闹来闹去,他烦闷得不行就有了这个习惯用来发泄。
但一点也不难闻,她嗅了嗅,“以后别抽烟啦,对身体不好,对了,你快出去吧,我要换婚纱了,等我收拾好了出来见你哦。”
陆君南这才回过神,他退后两步,审视地看着她。
仿佛在凝视深渊一般,不敢错过她眼里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
林遇卿摆摆手,“拜拜哦老公,待会儿见,木啊~”
陆君南是怎么走出婚房的他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他在婚房门口站了许久。
林遇卿并不会演戏,那她到底是怎么突然装得这么像的呢?
没有一丝表演的痕迹……
“陆总,齐原凯来了。”
他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听到张特助的话。
陆君南的眸子里迅速染上了警惕和恨意,“他怎么会来?”
“不知道,他拿着邀请函就直接进了宴会厅,我用不用让保安赶他出去?”
张特助问,能够来参加婚礼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到时候闹得很难看,怕是要丢很大的人。
陆君南抬眸,“不用了。”
林遇卿肯定是又动了什么跟齐原凯私奔的歪心思,所以才会突然间变得那么温柔懂事。
否则也太反常了。
他本以为她并不擅长演戏,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她。
既然齐原凯来了,他倒要看看他们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拳头越攥越紧,握得骨骼咯吱响。
林遇卿从婚房出来的那一刹那,惊艳了过道里来迎接她的人。
包括陆君南,他知道她生得美,但没想到她穿上婚纱时,可以美得如此多娇。
竟然能让万花丛中过的他都看傻了眼。
“老公,我漂亮吗?”
她认真地摆了摆陆君南的胳膊,当着众人的面依偎在他肩头上,撒娇地问。
楼道里的人都惊呆了,谁都知道林遇卿跟陆君南闹得很僵,这早就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可没想到今天笑话成了佳话。
“漂亮。”
陆君南刚说完,林遇卿就抬起脚尖亲了他一下,“木啊。”
湿润的唇浅浅地落在他的唇瓣上,轻轻碰了一下他就起开了。
现场一阵起哄声,林遇卿牵起他的手往楼下走。
一队人跟着他们,陆君南虽然跟着她走,但眼里的审视和狐疑却从未褪去。
他知道她在演戏,没想到她能演得如此逼真。
逼真到,他甚至有点相信了。
婚礼现场。
媒体记者已经把门口围堵得水泄不通了。
他们的婚礼举行得很隆重,也因为社会地位很高,所以在一早前就被传出去了。
看到婚车过来,记者蜂拥而上。
“著名画家林遇卿与JMG总裁,华国首富独子的婚礼开始举行,但我们也知道两人此前发生过无数次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据悉,林遇卿一直没有走出上一段恋爱的阴影,他们为何又如此之快地举行了婚礼呢?由清悦娱乐为您报道!”

第三章 婚礼的插曲
在一众逼问即将来临之际,幸好陆君南早有准备,来护送的保镖都是世界顶尖保镖公司的,所以哪怕现场很混乱,他们依然被毫发无损且没有被骚扰地送进了宴会厅。
林遇卿先被带去了化妆间,因为天太热她出了一些汗,化妆师想为她补妆。
打开化妆间的门,林遇卿看到里面的人,立马顿住。
是她的父母,准确来说是养父母。
他们无法生育,所以领养了她。
“遇卿,你跟陆总说了家里急缺资金的事了没?”
秦法安迫不及待地问她,不顾忌林遇卿旁边的化妆师也在。
林遇卿摇摇头,“不好意思,那件事跟我没关系,所以要说你们去跟他说吧。”
以抚养她长大为由,他们逼迫她嫁给陆君南,她抵抗不过,跟他有了婚约,但因她并不情愿,所以一直闹腾。
“你还是人吗?我们抚养你长大所费的辛苦,你丝毫不以为然吗?就算是养宠物,它长大了也会感恩它主人的吧?”
秦法安又打起了感情牌,话里话外无外乎是在隐喻林遇卿畜生不如。
林遇卿正欲再说,忽然一只温热的大手拦在她腰间,“你们需要钱找我就是了,为难她干什么?”
林遇卿眼瞳一缩,他怎么可以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呢?
这会促使秦法安这对夫妇把他当提款机的!
“老公,你有权拒绝,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但你没有义务为我父母的不合理要求买单。”
林遇卿的眼里对他充满了担心,他知道他对她好,但不希望他被利用。
“遇卿,你是怎么说话的?我们是你的父亲和母亲,你就算再狠的心也不至于对我们如此残忍吧?我们现在遇到了困难,你不但作为女儿见死不救,你还不让其他人救,你凭什么阻止别人来帮我们?”
金芬兰歇斯底里地控诉,穿透着整个走廊。
“凭我是陆君南的妻子,凭他的钱也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
不少人都听到了声音,来围观。
参加婚礼的多是些有头有脸的人,有些跟陆家甚至是世交。
现在这样无疑对陆家影响不好。
小声的议论已经不绝于耳了。
“你看,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这才刚开始就已经闹成这样了,以后还能好得了吗?”
“我们家老陈来的路上还跟我说,这陆家公子娶了个美女画家,可有才了,没想到有这样的家人,怎么好意思跟刚成婚的姑爷要钱的,搞得好像他们女儿结婚是为了……”
“肯定为了钱啊,那么多钱怎么可能不为?只不过这家人暴露得太早罢了,要说陆大少爷要是娶了他之前那个,也不至于因为钱的事儿有矛盾吧。”
“是啊是啊,可惜了!”
人群里挤着一个人,她自始至终都待着差不多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嘴角挂着洞察一切的微笑。
陆君南依旧面色不改,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对夫妇俩开口,“二老先出去吧,我老婆要补妆了。”
秦法安欲言又止,他本来想跟金芬兰闹的,但是他这女婿身上气场太强了,那种震慑力让他不敢作妖。
最重要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敢让大名鼎鼎的陆君南出丑。
最后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
临走前还嗔怪林遇卿:“我们算是白养你了!”
陆君南给了张特助一个眼神,他立马疏散围观的人,“婚礼马上要开始了,大家快去宴会厅等候吧。”
化妆间和走廊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林遇卿陆君南和三个化妆师,林遇卿准备说什么,但陆君南已经转过身走了。
“两个世界的人,强行在一起的结果,终究是弱的那一方拖累强的那一方,到最后只能两败俱伤。”
林遇卿向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似乎在哪见过的背影。
婚礼开始。
现场被数万支碎冰蓝玫瑰装扮,座无虚席。
昂贵的水晶吊灯和星空顶彰显梦幻与奢华。
秦法安牵起林遇卿的手,在一众目光中走向舞台正中央的陆君南。
一步,两步,第三步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氛围。
“林遇卿,你真的要嫁给他了吗?你对我的承诺,和我对你的爱,难道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
是齐原凯!
现场的来宾都有些诧异,已经开启了八卦的议论声。
林遇卿是画家,她在网络平台很有名,粉丝过千万,名声更是大到经常有知名导演来找她拍电影。
她能爆火并不只是因为画画的好,更是因为她惊艳的长相。
不过谁都知道,她刚火的那一段时间,她画画的视频里经常会有一个男人的出现。
这个男人就是齐原凯。
每次林遇卿画画他都在旁边为她拍照记录,打下手,端茶倒水。
加上他也生得一副好容貌,很快就被林遇卿的粉丝公认为她的好男友,很多人磕他们cp的。
齐原凯穿着一身运动装,不知道哪来的话筒,攥在手里,“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一起去登山,我穿着这身衣服,你说很好看。”
林遇卿一脸迷惑,她从司仪的手里拿起话筒,“你是不是出门脑子被驴踢了,怎么还有脸来闹我婚礼?”
议论声四起。
“这不是林遇卿那前男友吗?我以为她都跟陆总结婚了,肯定是跟他断干净了,现在闹着一出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这林遇卿当了渣女,为了陆总渣了她前男友吧?”
“啧啧,我就知道这长得漂亮的,没几个正经女的。”
齐原凯重重叹了一口气,“遇卿,说话不要这么难听,你前天还跟我说你一定不会嫁给陆君南的,因为你说你爱我。”
林遇卿翻了个白眼,确实,前天她还哭着喊着说爱他……
想到那时候的自己,她就想扇自己嘴巴子。
“现在是我的婚礼,希望你不要打扰。”
林遇卿说。
“可是你这样真的对得起我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齐原凯大声嘶吼着质问她。

第四章 不能让他们圆房
一旁的陆君南,早已骨节攥得咯咯响了。
他咬紧了牙关,脸色黑得不能看。
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齐原凯,我跟你在一起三年,这三年我赚的每一笔钱都打到了你的卡上,你没有为我花过一分钱,你劈腿了别人绿了我,还跟我卖惨,分手后跟我借了十几次钱,拿我的钱混吃等死,在背地里养了一堆女人。你好意思跟我提良心?”
林遇卿的声音振地有声,立马打了那些说她对不起齐原凯的人的脸。
她知道今天连着两件事已经不单单是巧合了,一定是有人为特意策划的。
尤其是在化妆间门口看到的那个背影,让她更确信,一定有一个幕后黑手,暗中操作着这一切。
否则秦法安不会那么快就要钱,齐原凯也没这胆量来婚礼闹。
“你的那些证据,我可是都有的,你借着当我助理的名义,圈了不少粉,要是这些爆出来,你就再也立不住你的好人人设了。”
林遇卿三两句话就直戳要害,齐原凯立马就像被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
他在自己的社交平台经常推广一些产品,有些还是三无产品,只不过过去很久没人调查,要是被查出来他跟三无产品供货商背地里勾结……
他吞咽了口口水,后退一步。
他的举动明显就是心虚。
林遇卿:“保安呢?把他带走。”
齐原凯慌了神,他大喊大叫地推搡着来拉他的保安,现场一片混乱。
全程林遇卿旁边的人都没说一句话,他只是在静静地观望。
本以为即将观望到的是一出“婚礼现场新娘欲跟前男友私奔”的闹剧,没想到结果出乎他意料。
齐原凯被保安推搡着出了门,他站在门口急得跺脚。
他知道林遇卿愚蠢,所以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防过她,没想到她竟然还有拿证据威胁他的这一天。
“喂,我失败了,没有破坏婚礼也没有带走林遇卿,反倒是出了大丑,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对着他面前的人说了一堆。
不过他面前的人倒是显得很平静,“有没有可能是她在为了跟你偷跑,先故意让你出丑迷惑陆君南,等到陆君南相信她,她再找机会从他身边跑走?毕竟陆君南对她可是重兵防守啊……”
这人的话点醒了齐原凯,对啊,之前林遇卿为了逃脱陆君南,也是耍了不少花招呢。
更何况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改变?
“你说得有道理。”
那人抱起了胳膊,开始了新一轮的策划。
“今天晚上我会把你安排进陆宅,你在后院躲着,我想办法让林遇卿去见你,然后被陆君南抓个正着。”
齐原凯皱紧眉头,他有点胆怯,要知道那可是跺跺脚京城的商圈就得抖三抖的陆君南啊!
他声名显赫,他哪里敢惹得起他?
之前好几次都被他警告或惩罚过,要不是次次林遇卿为他求情,以陆君南对他的态度,他早就不知道死几回了。
“为什么非得是今天晚上啊?不能是明天早上吗?等陆君南早上去上班,岂不是更方便我见林遇卿?”
“蠢货!要是明天早上,那他们今晚不就能圆房了吗?”
那人本来平静的声音突然一下子尖锐起来。
齐原凯被吓了一跳,“你你你,怎么回事啊?你怕他们圆房干什么?”
那人朝他逼近过来,声音也变得极有怒意,“要是他们圆了房,你那五百万也别想要了,你就等着被打死吧!”
齐原凯肉眼可见地腿软了,他步伐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扶着旁边围栏的手都在发抖,“别啊,千万别啊!”
看到他被吓成这样,那人嗤笑,“那就给我好好听话,但凡有那么一丁点让我觉得不够满意的地方,后果你知道的。”
齐原凯用力摇头,眼圈都红了,“不不不,不会的,我肯定不会让你不满意,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义不容辞!”
婚礼在结束了齐原凯这一意外的插曲以后,接下来就举办得很顺利。
陆君南从礼仪小姐手里拿过戒指,单膝下跪,跪在林遇卿面前,“你愿意嫁给我吗?”
林遇卿有些出神,前世齐原凯来闹以后她就非要跟着齐原凯走,陆君南不愿意,所以她就大闹特闹砸了婚礼现场。
当时惊呆了所有在场的人,这件事也在热搜上挂了整整三天。
所以前世她没有机会看到他单膝下跪,更没有机会戴上他给她设计定做的婚戒。
“请问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司仪见她好半天都没反应,就在旁边开口提醒道。
陆君南看着面前他深爱的人,他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嫁给他,但其实,他也知道,她不愿意。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他仿佛在进行一场赌博,赌那万分之一她会答应他的概率。
没想到……
“我愿意,我很愿意。”
林遇卿眼眶有些湿润,急忙将手伸出去。
他赌赢了。
原来概率那么低,甚至说没有概率的事情,也会有实现的时候。
他怕这一刻是梦,怕很快她就不愿意了,所以为她戴戒指的时候,他速度很快。
林遇卿等他戴好戒指站起来的时候,抬手挽住他的脖子,朝他的唇上印了上去。
现场一片惊呼声。
仿佛前面的插曲不复存在。
陆君南整个人都是懵的。

婚礼结束。
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圆满。
出了大厅,陆君南的母亲来到了林遇卿身旁,他父亲也跟在他母亲身后。
现在是送客的时候,有很多跟陆家交情深的人都送上祝福。
在一声声祝福中,林遇卿喜笑颜开。
陆君南就像是玫瑰旁边衬托的绿叶,很安静地注视着她。
她现在的模样让他有些熟悉,但更多是陌生。
在订婚后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从来没见她在他身旁的时候笑过。
客人终于送完了,司机开车过来。
陆母白春玉瞥着林遇卿,对这个儿媳没有一处是满意的。

第五章 冰糖雪梨
“等你回去了,给你老公熬一锅冰糖雪梨。”
白春玉的吩咐让林遇卿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白春玉作为一个修养很好的富太太,哪怕对她再不满意,也不能对她说什么重话,她只能耐着性子地说:“你老公嗓子痛,你不知道吗?看来你对他是真半点关心都没有。”
听到她这话,陆父陆耀华叹了一口气。
他们夫妻俩也都不知道,他们从小用心培养出来的骄傲,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娶个这样的媳妇回家。
“好了,君南,你们回去吧,现在结了婚,希望你们能好好过日子。”
陆耀华知道他说的不现实,指不定这闹腾的儿媳妇,过不了几天就要闹离婚了。
陆君南点头,牵起林遇卿的手,上了车。
他以前是跟父母住在老宅的,后来跟林遇卿订了婚,就安置了属于他们的家。
车里,张特助在副驾驶上,眼睛盯着后视镜一刻也不停歇,他简直惊呆了。
这夫人是怎么回事?!!!
温热的大手包裹住了有些凉的小手,林遇卿发现他们俩对比一下,手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毕竟陆君南185,她165,二十厘米的差距。
不过她亲他的时候,倒也没有那么费劲,踮起脚尖就可以亲到了。
一想到这儿,她的脸唰地红了。
亲的时候没想太多,现在回想一下,她可真是太勇敢了。
“你在笑什么?”
好听又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这才发现自己嘴角不知不觉扬起了。
立马收回来。
“我就是想到一些事情。”
陆君南今天心情不错,虽然帅气的脸上依然还是冷冰冰没什么表情,但却饶有兴趣地问了她一句:“想什么?”
林遇卿很少见他讲话,不过现在仔细看起来,他声音好听也就算了,讲起话来那两瓣好看的唇一张一合……
咽了口口水。
“在想我亲你的事。”
她没有拐弯子,老老实实地说。
陆君南一顿。
他并不相信林遇卿是真的放下齐原凯了,哪怕方才她都跟他撕破脸,他也在怀疑是不是他们演给他看的。
毕竟跟林遇卿订婚以来,她就没少耍把戏。
有可能只是这次她耍的把戏更进一步了。
前方吃瓜的张特助,嘴巴已呈“O”型,他都快觉得自己在做梦了!
卧槽,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吃到他老总的狗粮!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严重怀疑林遇卿被什么鬼东西附体了,要么就是穿越了!
不然也太不科学了!
回到了家,林遇卿进了婚房就疲惫地坐下来,她身上还穿着敬酒服。
陆君南径直进了浴室,很快就响起了冲水声。
今天他们都累了。
陆君南洗完澡在洗漱台前准备吹头发,忽然的手机铃声打破房间里的安静。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了接听。
“陆总,家里有人进来了。”
陆君南眉头紧锁,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放下吹风机走出浴室,看着空荡荡的婚房,他的拳头砸在墙上。
看来他猜得没错。
齐原凯被家里的保镖按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他嘶吼着让他们放开他。
但他们就像工具人一样丝毫不听除了他们老板以外的任何人的指使。
齐原凯的脸都破了。
忽然,一双精致的意大利黑皮鞋映入眼帘,他努力抬眼,才看清楚来人是谁。
“陆君南,你快让你的人把我放开,不然待会儿遇卿又要自残,你可别怪我!”
他说完,背部被人狠狠一脚,踢得他咳出了血。
这样的力道,他哪里受得了,瞬间就脸色惨白。
陆君南蹲下,他扯开衬衣的前两颗扣子。
“你有脸提自残的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每次都是你暗示她那样做的。”
齐原凯哽住,“要不是她不爱你,她也不会听我的,还不都是因为你禁锢了她的自由!”
陆君南冷嗤,他抬起齐原凯的下巴,因为用力过度,齐原凯痛得大喊大叫。
“啊啊啊啊啊!你要把我的下巴掐碎吗?快点放开我啊!”
陆君南此时的眼睛里染上了杀意,他的眼神可怕得瘆人。
就好像是即将要宰物的屠夫,身上杀气腾腾。
“我从来没有禁锢她自由的意思,如果不是我,你早就害死了她,你之前跟她的聊天记录,引导她自杀……”
他话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这才松开齐原凯的下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林遇卿:“你怎么不在房间里啊?”
陆君南一愣,如果是他们俩约好了,那这时候林遇卿应该在这附近,说不定是躲起来了,再说不定是在暗中看着他。
他给了保镖一个眼神,三四个保镖立马搜查周围,然后过来汇报:“老板,这里没有其他人。”
陆君南的手机在此时又震动了一下。
林遇卿:“我给你熬的冰糖雪梨好了,你快来喝吧,不然都凉了。”
骨节突然收紧,他攥紧了手机。
猛地转身,离开了后院。
以至于院子里的几个保镖都傻眼了。
“老板怎么走了?”
“这男的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按着呗,老板没说放我们就不能放。”
另一个保镖感慨,“这次夫人怕是要惨了……”
齐原凯痛得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碎了,那一脚给他带来的痛感越来越剧烈。
林遇卿坐在床边,对话框还停留在陆君南的那一页上。
她始终没有翻走,想着他这么会儿时间到底去了哪?
想着他为什么不回她消息?
忽然间门口有响动,她抬头看过去。
陆君南走进来。
林遇卿觉得他有点奇怪,明明刚洗的澡,头发还没干呢,穿的竟然是西装和皮鞋,而不是浴袍。
而且他的眼神,变幻莫测,脸色阴沉。
“你怎么了?”
林遇卿端起床头柜上的那碗冰糖雪梨。
这时,保姆走进来,她是来送牛奶的,正好看到陆君南,就多了一嘴:“先生,这碗冰糖雪梨可是夫人亲自下厨为您做的,做了好半天呢,只不过夫人应该是第一次做,水倒少了,她没得喝,所以我就帮她热了杯牛奶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