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苡周璟池

第一章 下次别等我。
桐织巷里,风不急不缓地吹着,伴着微微小雨。太阳刚刚爬上山,缕缕阳光透过雕花的窗帘,照亮本就昏暗的房间。
陈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拿起窗边的闹钟,眯眼一看。幸好,只是六点。
楼下传来锅碗瓢盆的细响以及隔壁阿嬷的说话声,都在宣说着早晨的到来。
“一一,该起床吃早餐了。”
许秀娟轻轻推开陈苡的房门,柔声叫道。又看见陈苡已经睁开了眼睛,温柔地帮她掖开被子,“快,去洗漱下楼吃早餐,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嗯。”
陈苡睁着惺忪的睡眼弄好了一切,随后睡意朦胧地在餐桌前坐下。
陈明早已坐在餐桌边看报纸,看见陈苡,慈爱地说道:“早点吃完早饭,歇一会儿再去上课。”
看着面前这个女儿,陈明永远是放心且骄傲,女儿懂事听话,又长得漂亮,完全就是自己贴心的小棉袄。
陈苡迷糊拿起碗里的鸡蛋,敲开来吃。
许秀娟又从厨房端出一杯牛奶给陈苡,“弟弟还没起床?一一,你上去叫叫他。”
“嗯,好。”
陈苡点头,吃下最后一口上了楼。
木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陈苡在这途中缓了缓神,清醒了些。
房间里的人还在熟睡,陈苡没给他再能熟睡的机会,直接进去掀开他的被子,“陈初!起床!上学要迟到了!”
陈初嘟囔着翻了个身,“姐,你让我再睡一会儿。”
“再睡就要迟到了,快点!”
陈苡将陈初拉起,让他彻底清醒。
陈初直到在餐桌前坐下仍在向爸爸妈妈吐槽陈苡刚刚的行为,陈苡全程都没认真听他讲的是什么,而且看样子陈父陈母也没在听。
今天是周一,陈苡不敢迟到,于是连忙吃随手拿了两瓶豆奶就准备出门了。
“爸妈,我去上学了。”
“豆奶拿了没?”
“拿了拿了,我先走啦。”
陈苡拿上书包,匆匆出了家门。被抛在身后的陈初也赶紧吃完跟上姐姐的脚步去上学。
——
百名成绩大榜前,一群学生在围着寻找自己的排名。
这是南川一中的一个传统,每考一次月考都会在大榜公布前一百名的学生,以此来激励学生们更加勤奋地学习。因为在所有人的观念中,只要考上一中的全级前一百名,那便证明已经一脚踏进了一所好大学。
陈苡吸着一瓶豆奶,瞄见那边成绩大榜前挤着一堆学生,微微皱了下眉头。
“走嘛?去看看?”好闺蜜陆晓月挽住陈苡的手,提议说道。
陈苡摇了摇头:“那边那么晒,我就不去了。再说,结果已定。”
旁边路过的同学听到这句话都纷纷表示这人真洒脱,但等看清说这句话的人是谁时,瞬间觉得这句话毫无意义。
陈苡是谁,
一个常年位居一中全级第一的学神,几乎从没有掉出过全级前三的位置。
在普通学生的眼里,陈苡就是一中的一个传说。
陆晓月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凶的话:“一一你就陪我去看嘛,你要是不陪我去看,我下次就不请你喝豆奶了。”
陈苡咬了咬豆奶上的吸管,思索片刻。行吧,在最爱的豆奶面前,还是陪她去看吧。
众多名字跟前,陈苡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一样的水平,仍是第一。
身旁的陆晓月低头寻找,但也没找多久便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看起来发挥也挺不错的,全级前五十。
陆晓月心情激动,往后一拉陈苡的手,“一一你看到没!我进了前五十。”
本以为会听到陈苡的夸奖声,可奇怪的是,身后的人没有出声。
回头一看,震惊陆晓月下巴。
—怎么拉错人了!!
—而且还是校霸祁北!!
陆晓月立马撒开手,笑意满满地说:“对不起,祁北哥,我不知道是你。”
祁北蹙眉,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侧身移开,示意让陆晓月快点离开。陆晓月见此机会,撒腿就跑。
—好险!差点就小命不保了。
反应回来,陆晓月想起“罪魁祸首”陈苡。
环顾下四周,陆晓月都没看到陈苡的身影。更是好奇,向着教室方向走了几步。
猛地,陆晓月看见走廊的一个小角落里,看见了陈苡的身影。
——
陈苡仍喝着那瓶豆奶,犯着花痴看着面前这个神色淡漠的男生。
阳光恰好照在男生的额发,照耀出淡淡褐色。白皙的皮肤侧托着淡淡红色的嘴唇,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的脸型,再加上一双淡褐色的眼瞳,勾人心魄。
只是男生此时正注视着远方,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
“阿池,你今天早上吃早餐了吗?”
男生没有理陈苡,只是微微低眸,目光不曾在陈苡身上停留过。
陈苡依旧没有离开:“我今天出门很早,路过你家的时候还特地等了你一会儿,可我还是和你错过了......”
男生这才将视线放到陈苡的脸上。
面前的女孩个子小巧,五官秀美,特别是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笑起来如同夜空上弯弯的明月,头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天真无邪,十分可爱。
但男生没有任何心动,仍然保持一副“冰山脸”说了一句“下次别等我。”,随后转身离开。
陈苡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男生远去的背影,仍然犯着花痴,还不禁感叹好帅。
“陈苡!”
陆晓月的声音传来,才将陈苡的思绪拉回。
“你跑哪去了!”
陈苡回头,看见陆晓月气喘吁吁地向她跑来。
陆晓月一边喘着气一边扶着腰问道:“你跑来这里干嘛?快上课了...我们走吧...”
陈苡点头:“没干嘛,我们回去上课吧。”
“你不对劲,”陆晓月紧盯着陈苡的脸,“你干嘛脸那么红?”
像是被拆穿心事的小女孩,陈苡的耳根子逐渐开始发烫。
“走啦,你不是说快上课了吗......”
陈苡扯拉着陆晓月往班级的方向走。
只是偶尔还会回头,看向刚刚男生离开的那个方向,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第二章 男神的诱惑。
班级里此时吵吵闹闹,一点都没有准备要上课的样子。
担任班长职位的陈苡怕老师过来看到此情景会发怒,于是快步走到讲台上,拿出气势喊道:“大家安静点,要上课了!”
班长的话没多少人听到,依旧闹哄哄的。正当陈苡准备再喊一次,后排的座位发出“砰”的一声,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祁北抬起满是睡意的脸,眸子低沉,语气中带着一丝微怒,
“吵什么吵,吵到老子睡觉了!”
校霸一出声,无人再敢说话,就连老师过来都在诧异今天班上氛围怎么那么好。
陈苡回了座位,陆晓月立刻八卦地用笔戳了戳陈苡的手肘,凑近小声说道:“一一,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校霸哥哥好像很听话诶?”
陈苡挑了挑眉:“何以见得?”
“你不觉得他今天格外帅吗?特别是刚刚,那一声好man!”
陈苡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此时眼神迷离的祁北,随后回头看着陆晓月摇了摇头。
—哪里帅了。
—还没有男神的万分之一呢。
陆晓月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老师像是注意到了她,眼睛甚至还瞟过来了好几次。陆晓月立马乖乖地闭嘴,认真听课。
一节课在大家的昏昏欲睡中终于结束,陆晓月伸了个懒腰,转头看了看陈苡。
这一看,立马就看出了差距。
只见陈苡的书上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甚至有些地方还用荧光笔标出了重点。再看看自己的书,空白地如同一张白纸。
原来这就是自己和学霸的不同嘛。
陈苡此时也做好了这节课的笔记,盖上了书本,转头就看见陆晓月脸上的表情,笑着说:“你在想啥?怎么表情那么好笑。”
陆晓月摇头,继而抬眼看了下黑板上的闹钟,发现还剩很快就放学了,于是便对陈苡提议道:“一一,我们等下放学去吃烤串?”
“烤串?”陈苡摇了摇头,“太上火了,而且我怕我妈会闻到味,你也知道她最讨厌我吃这些油炸东西的了。”
“哎呀,”陆晓月边撒娇边挽住陈苡的手,“一一你就陪我去嘛,这样,明天你的早餐我包了。”
陈苡依旧摇头,拒绝了陆晓月。
“这样,再加两瓶豆奶,外加等下放学陪你去隔壁班看你的男神。”
“成交!”
陈苡果断握手,答应了陆晓月。
男神和豆奶的诱惑就是大。
烤串味道什么的,到时再说,最多就是挨顿骂而已,不亏。
——
放学铃声一响,陆晓月就迅速收拾好了东西,同时也在拼命催促着陈苡。陈苡因为笔记上有些缺漏,她翻看了下书本,于是动作就慢了些。
“快点快点!不然你的男神就回家了!”
“男神”这两个字如同一个催化剂,陈苡立刻加速了动作,挽住陆晓月的手走出了教室。
她们是5班,而陈苡男神的班级是8班,中间隔了两个班就隔了一层楼。
两人连忙下楼,下了一层楼之后就开始放慢脚步,慢悠悠在下课必经的楼道徘徊着,期待看到陈苡男神的身影。
但徘徊了许久,楼道里的人越来越少,陈苡的心也随着时间逐渐落空。
此时已接近黄昏,陆晓月偷偷看了一眼陈苡,只见她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失落。陆晓月刚想开口说,没想到陈苡挽住陆晓月的手,说道:“晓月,我们走吧。”
陆晓月看出陈苡是在佯装没事,“要不,我们再等等?”
陈苡知道陆晓月是在担心她,她摇了摇头,扬起一个笑容来掩盖现在的失落:“再不走,你的烤串就要没了。”
“啊?不行不行,”陆晓月瞬间急了,拉起陈苡的手边走边说,“快走,快走!不然待会儿真的没了!”
——
烤串摊前,一群群学生围着小摊老板点餐。
喧闹声、过往车辆的鸣笛声以及烧烤油炸声混在一起,陈苡和陆晓月站在人群外,不禁叹了一口气。
“真的好多人。”
“看我的!”
陆晓月扯住陈苡,拼命往前挤。稀里糊涂混进人群的陈苡紧紧拉住陆晓月,生怕被人挤了出去,终于好不容易她们挤到了老板面前。
陆晓月看着摊前的美食,心情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老板,我要两个鸡翅,两串鱼蛋,一串韭菜,还要五串炸年糕......”
陈苡见陆晓月还有继续点下去的欲望,便扯了扯她的书包,“晓月,别点太多,万一吃不完就浪费了。”
“好,”陆晓月点头,和老板说道:“就先给我来这些。”
“好嘞!”老板接单后迅速开始他的工作。
摊位以及桌椅什么的都在路边,正对学校门口,中间就隔了一条街。陆晓月拿着餐牌和陈苡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等待美食。
陈苡从包里拿出纸巾擦干净桌面,边擦边和陆晓月聊着学校里的八卦。
这时,学校门口又出来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因为声音的原因,陈苡和陆晓月便同时抬头看向校门。
“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原来是校霸哥哥出来了。”陆晓月托腮看着走在人群前面的祁北,瘪了瘪嘴。
陈苡调侃道:“这声势浩荡的,我还以为他要去打群架。”
陆晓月被陈苡的话逗笑了,接过梗:“难说,万一人家真的是要去打架呢。”
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
“烤串来了!”
老板端着烤串走过来,陈苡和陆晓月循着味道纷纷抬头注视着老板手上正冒着热气的美食,同时都噎了下口水。
“真的好香啊!”
“我的口水都要流了!”
一开始说着不吃的陈苡此时无比“真香”,嚼着炸年糕赞不绝口。
“我都说啦,这家店超好吃。”陆晓月放下烤串,“等着,我给你去买瓶豆奶。”
“好!”
陈苡点头,坐在位置上吃着美食等陆晓月的回来。
吃完一串正准备去拿下一串,耳边却听到一声:“璟池!”
这个名字促使陈苡下意识回头,果不其然,真的看见了他的身影。

第三章 不跟着你不可以。
只见他背着书包独自走在马路的一侧,听到有人叫他,他回头,和同学说了两句话,又继续低头走着。
陈苡的心刹那间像是漏了一拍。
每次看见他,都不禁沉迷于他的颜,仿佛目光所见之处只剩他一人。
手中的串立马就不香了,刚好这个时候陆晓月也拿着豆奶回来了,陈苡拿过豆奶,和陆晓月说:“晓月,今天谢谢你了,我先走啦。”
说完陈苡就转身跑了。
“啊?”站在原地的陆晓月一脸懵逼,待她看清楚陈苡跑向谁的时候,立刻秒懂。
果然啊,又是一次见色忘友!
——
陈苡快步走到男生的身后,高兴地喊了一声:“周璟池!”
周璟池听到声音,蹙了蹙眉,转过头看向身后。待看见身后人是陈苡时,没说话,接着走自己的路。
陈苡没有被他的冷漠打击到,继续跟着他。
“阿池,今天老师留的作业好多啊,你们呢?”
“你们理科是不是特别难学啊?”
“要不要今晚来我家吃饭?”.......
陈苡就这样絮絮叨叨了一路,终于,周璟池被她吵得烦,站定转身满脸冷漠地说:“你能不能安静点,还有,别再跟着我了。”
陈苡赌气嘟起嘴,喃喃说了一句:“安静点可以,但不跟着你不可以。”
“随便你,只要给我安静点就行。”
陈苡忽略了后面那句,只听见“随便你”这三个字,便依旧我行我素,像个小尾巴一般,跟在周璟池的身后。
也不知走了多久,离桐织巷越来越近,陈苡似乎也闻到了路过的家家户户传出的饭菜香。
忽然,某个巷子的小角落里传来争吵的声音,好奇心促使着陈苡,她偏头看过去。仅一眼,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巷子里的一群人吐着烟圈,嬉笑般看着面前蹲着的男孩子,偶尔吐出口水用极其侮辱人的脏话说骂,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戾气。
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但那么近距离地看到,陈苡好奇极了,甚至还站定脚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走得离陈苡有点远了的周璟池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有点疑惑,回头一看陈苡居然在看热闹。
同时,祁北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陈苡,将手中的烟掐灭,舌尖顶了顶下颚,低头坏笑朝她走去。陈苡看见祁北发现了她,顿感不妙,转身准备迈步就跑。
但陈苡的速度没有祁北快,祁北一下就抓住了她的书包带,“怎么在这碰到你,班长?”
陈苡无处可逃,只能扯起笑容,友好地对祁北说:“祁北同学,真的好巧。”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陈苡想撒腿就跑,可祁北依然不肯松开手。
陈苡急了,瞪着眼睛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祁北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女生,突然很想继续逗她。
就在两人还在僵持的时候,周璟池默默走了过来,用平淡又亲昵的语气说:“陈苡,回家了。”
“诶?”陈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周璟池又重复了一遍:“回家。”
陈苡像是听到了什么天籁之音,立马点头如捣蒜:“嗯嗯!”
周璟池冷漠地走过去,拍掉祁北的手,然后自己拉上那条书包带,带走了陈苡。
祁北转了两下手腕,看着两人愈走愈远的身影,笑了下:
“有趣。”
——
陈苡现在的心情如同跌进了蜜罐,一直在暗暗回味那句“陈苡,回家了。”。
阿池的声音怎么可以那么好听!
周璟池知道某人又在花痴了,默默松开自己的手,和陈苡又隔开了一段距离。
桐织巷门口此时坐着很多阿嬷在聊天,见到陈苡和周璟池回来了,热情地说道:“一一、阿池回来啦!”
陈苡笑着回答说:“是呀,阿嬷您吃饭了没?”
“吃啦,你们快回家吃饭。”
“好,阿嬷明天见!”
陈苡和阿嬷们聊得火热,相反周璟池,他一个人默默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陈苡察觉到周璟池的沉默,她便没再多和阿嬷们唠。
还有几步就到家了,陈苡似乎都能听到陈初闹哄哄的声音。
转过身问一直在身后的周璟池:“要不,今晚就在我家吃饭吧?”
陈苡问完话有点害怕,因为她看见了周璟池的眼神,就这样冷漠地盯着她。
良久,周璟池才开口:“不了,我先回家了。”
周璟池抬眼看向不远处,抿了抿唇,准备回家。
忽然,一个男孩冲了出来,路过不小心撞到了周璟池。周璟池踉跄了几步,吃疼皱眉。
陈苡也没料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去伸手欲想扶起周璟池。
“阿池哥!”
听到喊声,周璟池抬头。
陈初站在他们面前,一脸开心地说:“姐,阿池哥!你们放学啦?正好,今晚一起吃饭。”
这个时候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阵阵饭菜香,很恰时宜,周璟池竟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推开家门,锅碗瓢盆的声音夹杂着炒菜声混在一起,陈苡放下书包喊了一声:“妈。”
在厨房的许秀娟听到女儿的声音,连忙走了出来,“一一回来啦?”
定睛一看发现周璟池也在时,更是惊喜:“阿池也来了!?今晚就在这吃饭了啊。”
“好。”
陈家的饭桌上永远是热热闹闹的,气氛十分和睦。似乎每次来到陈家,周璟池的心里才会升起一丝温暖。
曾经的他也是这般幸福,每天都有父母的陪伴和宠爱。
“阿池,你吃这个!”
陈苡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周璟池的碗里,周璟池思绪被断,抬眼看着她。
陈苡的脸上挂满笑容,眉眼弯弯。
许秀娟轻拍了拍陈苡:“叫什么阿池,你要叫表哥,没大没小的。”
“什么嘛,”陈苡用筷子捅了捅碗里的饭,小声嘟囔着,“又不是大姨亲生的……”
幸得许秀娟没有听见。
陈苡端着碗进去盛饭,路过许秀娟时,许秀娟像是闻到了什么,叫住了她。
“一一,你今晚吃什么了?”
陈苡顿住,被妈妈的问话吓得心跳加快,回过头连忙对陈初打暗示。
陈初秒懂,刚想说话帮姐姐辩解,一旁的周璟池却先开了口:“小姨,今晚回来的路上饿了我便吃了炸串,可能是那个味道也传到了表妹身上。”
“原来是这样啊。”
陈苡听见周璟池的话,心仿佛跳得更快了。
他这是在——帮她!

第四章 你这个克星。
在陈苡家吃完了饭,周璟池慢慢散步回到自己家。
外面万家灯火亮起,可他的家却是漆黑一片,仿佛没有人住,丝毫没有给他残留一丝温暖。
他也像是习惯了这种日子,叹了口气,按开灯回到自己的房间。
也不知道时针转了几圈,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钥匙声。周璟池下意识后脊背挺直,竖起耳朵仔细听房门外的情况。
渐渐地,门“咯吱”一声被推开,有人趿拉着拖鞋走了进来。
周璟池拉开一半房门往外看,只见许林娟提着酒瓶,晕晕乎乎地瘫在沙发上。
“妈。”
周璟池走过去想帮她拿开酒瓶,刚碰到许林娟的手,却没想到下一秒就被她甩开,
“别碰我!”
耷拉着额发,周璟池的脸上闪过许多情绪,他执意想要拿开许林娟手中的酒瓶。
“你喝醉了,妈。”周璟池打算转身进厨房,“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
“你少假惺惺的。”
冰冰冷冷的一句话,让周璟池的脚步顿了顿。
“妈,你真的喝醉了。”周璟池再次重复这句话,像是在给自己洗脑。
灶台上的水在沸腾,周璟池的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许林娟的声音细细小小地传来,无一不都是在哭诉自己有多命苦。
半个小时左右,周璟池端着醒酒汤走出厨房,只见许林娟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双眼迷离恍惚,而嘴里依旧念念有词地说着一些气话,还不停灌着酒。
“妈,”周璟池端着汤,欲想将许林娟扶起来,“别喝了,先喝点醒酒汤暖暖胃。”
许林娟半昏迷状态,听到周璟池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睛,斜眼望去,眼里满是嫌弃。
周璟池了然于心,可出于养育之恩,周璟池没有办法不管她。他一手端着汤,一手扶住许林娟的肩。
也就是这个举动,激怒了许林娟。她猛地一推周璟池端汤的手,没有防备的周璟池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惊了一跳,同时也被碗里的热汤溅到了手背,滚烫的刺疼感随即爬满全身,他当即倒吸了一口气。
“你这个克星!克死了你的父母,又来克我们。”
“要不是你,这个家就不会散。”
“你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句句难听诛心,周璟池敛下了眼眸。他没有再说话,乖乖听许林娟的话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苦笑般将烫到的手伸到水龙头下,水缓缓流下,周璟池的心绪不知飘到了何处。
是,他是克星。
从他在孤儿院的那一刻起,这个词仿佛就和他画上了对等号。
他生来就是一个不详之人。
可当年周临峰和许林娟从孤儿院的那么多小孩子中将他带回家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可以幸福的。如他所愿,上天的确给了他好几年的幸福时光。那时候的周临峰和许林娟都是那么爱他。
只是从三年前周临峰因病去世了之后,这个家似乎一夜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许林娟变了,变得厌世,也爱酗酒,对周璟池的态度也开始急剧转变,尤其是喝醉酒后。
“砰——”
一声巨响,将周璟池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收起眼角的泪,走出客厅。
许林娟已经睡着,也许是不小心碰到了桌边的空酒瓶,掉在地上才发出声响。
满地的碎玻璃,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周璟池蹲下,一片又一片将其捡起用报纸包好。有小块玻璃碎片划破了周璟池的指尖,鲜血冒出,但他像是毫无感觉,自顾自暇地收拾着。
收拾好后就拿着垃圾下了楼。
昏黄的路灯投射着锈迹斑斑的墙皮,树叶无力地耸拉着,周璟池的心情如同下过雨的天空,烦闷难受。随手将垃圾一扔投进垃圾箱,周璟池抬眸看见关上的楼道门,伸手进兜里找钥匙,但却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竟大意忘了拿。
这下,连家门都进不去了。
——
陈苡提着夜宵盒哼着小曲儿走在小巷里,偶尔抬头看看头上的星星,心情美得很。
本来她是不饿的,但陈初非要挑逗她,说巷尾新开了一家炒面很好吃,但又不肯出来买。没办法,已经被勾出馋虫的陈苡只能自己出来买。
天空中的繁星一闪一闪,温柔的月光为陈苡微微照亮了前方的路。
隐隐约约中,陈苡仿佛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人影。
独自走在小巷里的陈苡第一反应就是感到害怕,她谨慎地看了好几眼那个人影,可越看越发觉熟悉。待来人渐渐走进,她心里的某个预感也越来越强。
快步跑到那个人面前:“阿池!”
少女明亮的声音传入耳朵,周璟池当即身体一顿,下意识收起自己受伤的手,转身想离开。
陈苡像是料到,特地绕了个圈走到周璟池面前,“阿池,你怎么那么晚还出来散步?”
“我…”周璟池随便找了个借口,“我睡不着出来逛逛。”
话音一落,周璟池掉头就走。
“诶!”陈苡加快了脚步,可能途中是意欲乱了心智,竟不知觉将手伸上前一把握住周璟池的手腕。
好巧不巧,刚好就触碰到周璟池烫伤的伤口处。
周璟池当即就被疼得眉头一皱,小声地“嘶”了一下。
因靠得近,陈苡听到了这声小小的疼呼,她瞬间心一紧,“怎么了?”
周璟池语气淡漠道:“没事。”
“我不信。”陈苡握住周璟池的手腕,抬起,借着月光将烫伤的伤口尽收眼底,好几个小地方都起了水泡。
陈苡惊讶至极,眼里全是痛惜。
陈苡靠得很近,周璟池低头,看到了她头顶的几根呆毛,隐隐约约还能闻到她发间的清香。
“这叫没事?”陈苡将东西塞进周璟池的怀里,“你在这等我一会儿。”
说完陈苡的身影就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
怀里的东西似乎还有点热度,周璟池的眸子暗了几分,他转头,看见了旁边不远处的长椅,敛下眼眸,将目光移回到怀里的东西。
十几分钟后,陈苡跑回到巷子里,可巷子里那个让她担心的人已不见了踪影,旁边的长椅放着她今晚刚买回的夜宵,上面好似还残留他的温度。
陈苡拿着药的手泄气般垂下。
原来,他连一会儿,都不舍得等她。

第五章 跟我走。
次日早晨,陈苡昏昏沉沉地醒来,半梦半醒地下楼吃了个早餐,整个人一副完全没睡醒的样子。
“一一,还不赶紧去上学?不然待会儿要迟到啦。”
“知道了,妈。”
陈苡眯着眼睛,拿起放在书桌上的书包。许是没有看到旁边的东西,提起书包里不小心碰到了,“哗啦”一声全都摔在了地上。
陈苡瞬间睡意全无,低头朝声源处望去。
哦,是昨晚的药。
像是瞬间,昨晚月光下周璟池的身影一下子占据了陈苡整个脑海,扰乱了她的心智。
认命般,陈苡蹲下,一点一点将药装好,她实在是心疼周璟池。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涂了药。
将药塞进书包,陈苡背上书包和爸妈打了声招呼就去上学。
今日的天空灰蒙蒙,似有大雨会倾盆而下。陈苡拉了拉书包的带,走快了几步。
路过周璟池家时,脚步竟下意识放慢了。本来还在担心会下雨的陈苡在这一刻却是像有了魔咒一样停在了周璟池家的楼道门前。
来回踱步,陈苡偶尔抬头看看楼道门有没有被人拉开。
“一一,怎么还不去上课?”
声音传来,陈苡抬眸,只见不远处站着邻居阿嬷,正热情地对陈苡打着招呼。
陈苡礼貌地笑了笑:“早啊,阿嬷,我正准备要去上学呢。”
阿嬷提着菜,笑眯眯地看着陈苡:“快赶不上咯。”
陈苡笑着点头,正打算和阿嬷告别,无意间听到楼道里传出脚步声。陈苡心下一喜,眼神带着光望过去,心里开始期待下楼的人就是周璟池。
门应声推开,熟悉的声音让陈苡浑身一抖。
“一一,你在这干嘛!”
“大姨……”陈苡语气蔫了,从小她就害怕大姨。
许林娟眼神犀利,直奔主题说:“你不去上课在这里晃悠什么。”
“大姨我……”
陈苡的眼睛不敢直视许林娟,已经完全被许林娟的气场震慑到。
陈苡抬手胡乱摸了摸自己的额发,害怕和许林娟有更多的谈话,连忙道:“大姨我去上课了!”
许林娟“嗯”了一声,陈苡如蒙大赦,转头就跑,依稀听见身后的阿嬷对许林娟说:
“林娟妹子你们家阿池呢?”
“鬼知道他,每天都看不见他人影,不声不响的。”
“你啊,就是对阿池关心太少了”……
——
快到学校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在校门处排队进去等主任检查胸前的校牌。
陈苡低头叹气,鼻子突然嗅到美食的味道,果断转身走向早餐店。
“妹子快来,要什么咧?”
陈苡看着热气腾腾的包子,不自觉咽了下口水,对老板说:“老板,帮我拿两个包子。对了,顺便还要一瓶豆奶。”
“好嘞!”老板收拾着桌面,“妹子你等会儿,我进去拿给你。”
“嗯嗯。”
陈苡点头,乖乖等在摊前,偶尔回头看看校门还多不多人。
——
校门口旁边的角落里,一个个奇装异服、眼神不屑的男生叼着烟蹲在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哥,你说我们今天要抢哪个?”
带头的黄毛男子将烟熄灭,眼眸一抬,将不远处的学生们大略环视了一遍,目光瞟到站在早餐摊前干干净净的陈苡,嘴角染起一抹笑意,扔掉手中的烟,向陈苡走去。
陈苡握住书包的带子,左顾右盼,看见老板已经帮她打包好了早餐,伸手进兜里拿钱。
钱刚拿出几秒,刹那间陈苡便感觉到手上一空。
她惊愕回头,目光撞上身后的黄毛男子的眼睛,不禁往后一缩。移下目光,看见了黄毛男子手中正握住自己的钱。
“把钱还我。”
陈苡的脾气也倔,当即就板着眼和黄毛男子吼了一句。
黄毛男子顿感兴趣,他拈了拈手中的钱,坏笑着看着陈苡,“哟呵,这小妹妹还挺呛。”
身后的手下们纷纷应和,人多势众,陈苡心底发凉。此时校门的人也越来越少,陈苡更怕会引起主任的注意,便只好自认倒霉。
陈苡转身打算进学校,可黄毛男子开始不依不饶,提住陈苡的书包,用力气禁锢着不让她走。
陈苡怒了,她拼命想挣脱开,但无济于事。
围观的人群渐渐变多,陈苡的脸开始通红。
也不是没有被围观过,但以前都是因为成绩好,可今天却是因为在和混混们争执被人围观。
正在陈苡脑子飞速运转该如何逃脱时,身后传来“砰”一声,黄毛男子应声倒地,陈苡尚未有任何反应,就听见耳边响起:
“跟我走。”
从小就羡慕的英雄救美情节突然发生,陈苡一时间像是被冲昏了头脑,恍惚中竟将眼前人看成了周璟池。待她回过神,才逐渐看清。
可这时惊讶已经完全覆盖了她。
因为,眼前人居然是
——祁北。
陈苡立即选择停下脚步,她猛地甩开祁北的手,欲想开口问他“这是在干什么”。
祁北也可能预知到,他下意识抓紧陈苡的手,将她拉进了巷子里,低声说:“别出声,他们还在后面。”
陈苡内心惶恐,心里满是不情愿。他们两人此时挨得很近,近得都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陈苡的脸飞速涨红,想推开祁北但也害怕自己发出的声响会招惹混混们。
思绪乱成一团,也不知过了多久,祁北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班长,请问你还要赖着我多久呢?”
恍如从梦中醒来,陈苡猛地一推:“不要脸!”
陈苡跑得很快,像是害羞了,从祁北身边跑过的时候似乎还残留了丝丝发间的香味。
祁北望向陈苡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
——
陈苡的心此时跳得厉害。
但她已经来不及回想刚刚发生过的事,因为早课的预备铃已响起。
加快速度奔去教室,可不料老师早就来到了教室。
“报告。”
陈苡低下头向老师认错。
念陈苡是好学生,老师没有多说,轻飘飘说了一句“进来吧”就让陈苡免受迟到的惩罚。
尽管老师没有惩罚陈苡,但陈苡的心无比忐忑。她心情紧张地走快了几步,想快点回到座位。
就在这时,某个让陈苡内心一颤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报告……”
听起来慵懒至极。
陈苡回头,果不其然对上了祁北那双带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