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晨阳沈青

“沈青,你跟了我几年了?”那天,周晨阳事后抽了根烟,烟雾缭绕中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周总,三年了。”我喜欢了他十年,跟了他三年。
“断了吧。”
不是分手,是断了。因为压根儿就是拿不到台面上的关系。
他有很多女人,能留三年的不多。
但我还算清醒,并不会因此觉得自己在他心里有什么不同而沾沾自喜。
“嗯,行。”我也没纠缠,也不敢纠缠。
他给了我一套房子,他还给了我不少的分手费。
说是分手费,我自己都觉得讽刺。
分什么手,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大概永远都攀附不上周晨阳这根大腿。
……
“姐,我赢了。”沈梦迪给我打了电话,很嚣张的炫耀。
说来也可笑,沈梦迪的妈妈是小三,从我妈妈手里抢走了爸爸,沈梦迪又从我手里抢走了周晨阳。
“姐姐,你可别怪我心狠,不毁了你,我害怕。”沈梦迪轻笑,再次开口:
“晨阳对我是认真地,我们是要恋爱结婚的,哪像你……见不得光。”
“你什么意思?”我警惕的握着手机,不知道沈梦迪想对我做什么。
“沈青,周总喊你去办公室。”
洗手间外,同事找我。
挂了电话,我有些心慌。
沈梦迪是个外表清纯内心恶毒的女人,我不知道她对周晨阳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
“沈青,今天晚上八点去夜色会所,穿的好看点,别迟到。”
周晨阳淡淡的说了一句,眉宇间透着浓郁的低沉。
我有些心慌,紧张的看着周晨阳。
“周总,我能不去吗?”
夜色会所是周晨阳个人名下会所,里面做的什么勾当,我很清楚。
我有些害怕了,心里没有底。
“你说呢?”周晨阳在威胁我,“如果你不去,这些照片,会寄到你爸爸的单位。”
周晨阳将一沓照片摔在了我的脸上,那是他和我在一起时,不知被谁偷拍的。
心里咯噔了一下,我知道……周晨阳误会我了。
第二章 我为什么帮你
夜色会所。
“沈青,这是恒远物流的张总,过来陪着。”
包间里,周晨阳在一众油头粉面的男人里,绝对是一股清流。
他就那么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我。
我站在门口,脚有些发麻。
恒远的张琦,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货色,变态,手段狠,玩儿的花。
我茫然的看着周晨阳,眼神透着恳求。
我从来没有求过他,但这次,我怕了,也绝望了。“周晨阳……别这么对我。”
“沈青,我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至少你聪明,没想到……你背后搞我。”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背后搞他?什么意思……
“照片是你发出去的吧?如果不是我让人弄下来,你是打算赖上我了?”周晨阳笑的很冷。
“不是我……”我解释的很无力。
但对于周晨阳来说,已经迟了。
他拍了拍我的脸,有些惋惜。“ˢᵚᶻˡ沈青,我还挺喜欢你,也听话,可惜……”
说完,他起身就走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绝望的哭求。
他对我,真狠。
……
我是第二天被会所的人送去医院的。
张琦应该比我严重,我用酒瓶在周晨阳的会所给他开了瓢。
给周晨阳惹了事儿,我知道他更加不会放过我了。
比送给别人玩儿更恐怖的地狱在等着我。
我要自救。
我在想这个城市还有谁能救我。
周晨阳是天之骄子,他无论家世背景都太强了。
这个时候,我能找谁,谁又敢为了我得罪周晨阳。
我知道周晨阳还有个弟弟叫陈哲远,周晨阳唯一忌惮的应该就只有他那个弟弟了。
手机一直在振动,周晨阳在发了疯的找我。
我知道我躲不了多久。
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去找陈哲远试试。
……
陈哲远是学霸,那所顶级大学也不是一般人能考进来的。
我穿的有些狼狈,来之前还刻意打扮了一下,涂了个口红,让脸色看起来没有那么苍白。
我找到陈哲远的同学,说我是他姐姐,家里有事。
同学都很热情,很快陈哲远就从阶梯教室出来了。
他的个子很高,比周晨阳还要高。
明明比周晨阳小了六岁,可少年老成,清冷感和气场比周晨阳还要足。
我有些局促,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我左右看了一眼,人挺多的,他居然能一眼知道是我找他,挺厉害的……
而且,小小年纪,让我有些喘不动气。
“我姐?家里出事?”他蹙眉,沉声开口。
他的声音很冷,比周晨阳那种带着讽刺和居高临下的冷不一样,就是那种单纯的清冷。
“不是……”我有些慌,急的眼眶泛红,低头沉默了很久。“我得罪了你哥,你能不能帮帮我,他会弄死我。”
陈哲远仔细的打量我,很久才出声。“你跟了我哥三年。”
我惊讶的看着陈哲远,他居然还记得我。
“我……我们断了,有点误会,我在他的会所打了人……他正在让人找我,我会死的……”我的声音发抖,无力的低头。
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上赶着来找人羞辱自己。
“我为什么要帮你?”陈哲远冷声问了一句。
第三章 你要逼死我?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
这个男孩太耀眼了,比周晨阳还耀眼。
他长得和周晨阳有七分相似,但比周晨阳更好看,娱乐圈的明星也不过如此了。
“我……”我很局促,急的快哭了。
我没有什么筹码。
“换个说法,你能给我什么?”陈哲远再次开口。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陈哲远,有些茫然。
“你和我哥断干净了吗?”陈哲远蹙眉。
我点了点头。“他已经把我送给别人了……”
陈哲远脸色不是很好。
“好,那你跟我。”
陈哲远说完就走了。
我震惊在原地,很久才反应过来跟在他身后,害怕的心脏狂跳。
我跟他可以……但他如果不保我,我会死的比之前更ˢᵚᶻˡ惨。
……
跟着陈哲远走了很久,我的脑袋都是空白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干净清冷的学生,带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开房。
果然,和周晨阳是亲兄弟。
我有些讽刺的笑了一声,觉得有些可笑。
“嗯,我知道了,今晚回去。”
“嗯。”
陈哲远在窗边打电话,我已经把衣服脱了。
陈哲远挂了电话,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更难看了。
但他的眼神并不避讳,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伤,谁弄的?”
我这才想起来,我昨晚死里逃生,从医院逃出来的。
以为陈哲远厌恶这一身伤,我赶紧解释。“就是淤血,被打的……很快就好了。”
“我问你谁弄的。”陈哲远蹙眉问了一句。
“张……张琦。”我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局促,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孩看的不知所措。
“你暂时住在这里,我哥找不到这。”
事实证明,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陈哲远对我没有欲望,我看得出来。
他扔给我一张卡,让我有事刷他的卡,小额没有密码这样不会被他哥找到。
我不知道陈哲远为什么帮我,我猜测了很多个理由,但都猜错了。
我在陈哲远开的酒店房间昏沉沉的睡了三天,饿了有人送饭,渴了有人送水。
夜里我会哭,歇斯底里的哭。
中间,我的手机开机过一次,全是未接电话,有我爸的,有同事的,有沈梦迪的,但更多是周晨阳打的。
他是疯了吧,是多想弄死我,才会这么疯狂的找我。
“嗡!”手机震动了一下,吓得我当即扔了出去。
就开机那一会儿,周晨阳就打来了。
“喂。”我鼓起勇气接听,想要解释。
“沈青,给我滚回来。”周晨阳的声音低沉,像是咬着牙。
我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周晨阳!我跟了你三年,你一定要逼死我吗?”
电话那边,周晨阳沉默了,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低气压。
“沈青,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你在我的地方打了人,你得给我一个交代。”周晨阳在抽烟,声音很低沉。
我慢慢蜷缩起双腿,不知道他说的交代是什么。
“张琦伤的不重,他说让你陪他一星期,这件事就两清了,之后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周晨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就好像他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
第四章 他会后悔吗?
跟张琦七天。
“周晨阳,你比我了解张琦,跟他七天,你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我会死。
“听话。”周晨阳像是有些没了耐心。“张琦有分寸,不会闹出人命。”
“周晨阳……”我捂着嘴,颤抖的开口。“我爱了你十年……”
“晨阳,我没拿衣服,你把你的衬衣给我拿一件。”
“嗯,放床上了。”
我的话哽在了嗓子里,全身都在哆嗦。
周晨阳虽然不是严重洁癖,但他从来不允许女人碰他的东西。
当初她跟着周晨阳,全身被雨淋ˢᵚᶻˡ透快要冻死,周晨阳都不肯将外套脱给她。
可电话里那个声音,分明是沈梦迪。
哈,原来,他的所有底线都是可以被打破的。
陪张琦七天,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听起来,很诱惑。
我只需要忍七天的非人折磨,就结束了。
这样的风险,比起让周晨阳找到我,发现我和陈哲远有什么,要小了太多。
陈哲远应该也是不想管我的,不然这么多天了,他一次都没有来过。
……
我决定结束这一切,所以去找了周晨阳。
“姐姐?你去哪了?我听说张总一直都在找你,你们是在谈恋爱吗?”沈梦迪在周晨阳那,穿着他的衬衣,装无辜的炫耀着。
我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周晨阳身前,声音沙哑。“你发誓……我跟张琦七天,你放过我。”
周晨阳脸色很不好,可能是怪我找到这里。
“你去会所,张琦在那。”周晨阳淡淡的说着,没有任何感情。
我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心真的死了。
我不爱了。
不爱这个男人了。
“沈青。”
我走出门的时候,周晨阳喊了我一声。
但我已经关上门了。
我不知道他喊我做什么。
他会后悔吗?不会。
……
我去了会所。
张琦确实在房间等我了。
但等我,不止张琦一个男人。
进了房间,我就慌了。
我转身想跑,但被张琦的人摁在了墙上。
“张总……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的,周总说……让我来给你赔不是。”我在害怕,声音发抖。
我的双腿发软,紧张的看着张琦还有一屋子的男人。“张总……我真的知道错了。”
张琦就是个变态,他的手段更变态。
我哆嗦着想要逃,但根本逃不出去。
他们人太多了。
会所在三楼,张琦的房间很好,外面是会所的景观区,有个露天泳池。
我推开碰我的男人冲了出去,从三楼跳了下去。
跳的时候,我的脑袋是空白的。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可能是想死吧。
那一刻,我觉得,死了就是解脱。
……
冰冷的水把我淹没,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我感觉有很多人在看我,在议论。
突然,有人跳下水,把我从泳池里拖了出来。
我咳嗽了很久,呛的难受。
“你疯了……我不是让你在酒店等我?我说了我来处理!”
那个声音透着焦急,好像很关心我。
他在吼我,可却又好像……怕我死。
“陈哲远……”我喊了他的名字。
第五章 你勾引我弟弟?
我好像想起来了。
三年前,我在周晨阳的公寓里,招惹过陈哲远。
那时候我刚住进周晨阳的公寓,大概不知道陈哲远以前住在那里过。
那天我喝了酒,我把他……当周晨阳了。
那天,是我的第一次。
怪不得,周晨阳一直对我不愠不火,觉得我不干净。
因为我和他睡得时候……确实不是第一次了。
突然有些想笑,我觉得自己疯了。
周晨阳也挺可笑的,算计了那么久才把我搞到手,居然……到嘴ˢᵚᶻˡ边的鸭子,让他弟弟啃了。
不愧是一家人。
……
“别怕。”陈哲远将自己的衣服裹在我身上。
很奇怪,我居然觉得他很温柔。
我们在一起的第一次,可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那时候的陈哲远才二十出头,应该没有谈过恋爱就被我……
那天晚上我喝得晕乎乎的,一直以为是周晨阳。
他掐着我的腰折腾了整整一夜,比周晨阳可狠多了。
温柔这个词,我觉得从他们家人身上是看不到的。
……
“操,这女人是个疯子吧?”
“妈的,赶紧拖走。”
张琦的人追了下来,骂骂咧咧的要把我拖走。
我无力的抓住陈哲远的手指,像是抓住救命稻草。“陈哲远……救我。”
我看不透陈哲远,明明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沉稳的吓人。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起身捡起一旁的凳子,发了疯的打在张琦身上。
他下手狠辣,身手又好,张琦身边四五个男人,居然都占不了他一点便宜。
他打的狠,会所的人一看是陈哲远更不敢动手。
这会所虽然是周晨阳个人名下的,但有明眼人还是知道,陈哲远才是周家未来的掌权人。
我躺在泳池边,就那么怔怔的看着陈哲远。
很复杂……
我之所以喜欢上周晨阳,是因为十年前我上学那会儿,有人欺负我,周晨阳一脚把欺负我那个小混混踹开了。
其实那天周晨阳是单纯的心情不好,并不是为了我打架,可我还是像是缺爱的孤儿,爱他爱的要死。
“沈青!”
混乱中,我听到了周晨阳的声音。
他没有管那些人的死活,跑过来抱住我。
我觉得很可笑,居然能在他眼睛里看到担心?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别碰她!”陈哲远像是发了疯,一拳打在周晨阳脸上。“她再不济,你也不该把她扔给这群个王八蛋!你想让她死?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她跟了你三年!”
周晨阳震惊的看着弟弟陈哲远,感觉很陌生。
沈青,什么时候和陈哲远勾搭上的?
“她跟了你三年,每天早上起来给你做早饭,每天晚上坐在沙发上等你回家,你有什么不满足的?”陈哲远讽刺的看着周晨阳。
周晨阳蹙眉。“你怎么知道,她告诉你的?”
“你让她住的那套公寓我住过。”陈哲远推开周晨阳,把我抱在怀里。
很暖。
我知道陈哲远没有把话说全。
我早上早起,晚上苦苦等一晚,没有人知道,除非……家里有摄像头。
看来……周家的人,真的都是疯子。
“你们两个早就有一腿?”周晨阳像是疯了,冲我吼。“沈青你他妈勾引我弟弟?”
第六章 你是什么货色?
我往陈哲远怀里躲了一下,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活命,只能抱紧这个小疯子的大腿了。
“周晨阳,这小子是谁,他敢打我?”张琦怒了,想问陈哲远的身份。
可周晨阳反手就给了张琦一拳,下手很狠。
张ˢᵚᶻˡ琦当场就晕了。
周晨阳看着张琦带来的那些人吼。“你他妈可没说叫这么多人。”
那些人都不敢招惹周晨阳,一个个都吓得面如死灰,赶紧走了。
我也有些害怕,知道周晨阳是发了狠了,这是气到了极致。
“别怕。”可能是感受到我在发抖,陈哲远小声安抚。
很奇怪,陈哲远居然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陈哲远,把她给我。”周晨阳跟陈哲远要我。
我害怕的看着陈哲远,不要把我交给他,不要……
“她不属于你了。”陈哲远抱着我的手越发收紧,沉声警告。“别做的太过,外公那边,我替你瞒不住。”
周晨阳知道,陈哲远在威胁他。
陈哲远是跟着外公长大的,随外公的姓,外公也更偏心陈哲远。
所以,周晨阳忌惮自己的弟弟,也不敢轻易招惹他。
何况,周晨阳了解陈哲远,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疯子。
“陈哲远!她跟了我三年,这种货色你也要?”周晨阳一直觉得陈哲远自命清高,从来不碰女人不乱交,呵……真是他看走了眼。
我靠在陈哲远的胸膛上,讽刺的闭上双眼。
这就是我在周晨阳心中的位置。
“那你是什么货色?”陈哲远冷眸看着周晨阳。“你们已经断干净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以后不要招惹她,我只说一次。”
陈哲远比周晨阳小了好几岁,可却能在气场上镇住周晨阳。
周晨阳发了疯的摔打会所的东西。
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气沈青勾搭陈哲远,还是气沈青彻底属于别人了。
“晨阳……”沈梦迪是跟着一起来的。
周晨阳突然发疯的往会所跑,她担心沈青又用什么手段。
她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得到了周晨阳。
“滚!”
周晨阳突然觉得烦躁,到手了,就开始厌倦。
比起沈青,沈梦迪并不和他的胃口。
沈梦迪太乖了,装的太厉害,不像沈青,她在床上很真实。
而且,沈梦迪和沈青明明是亲姐妹,可沈梦迪五指不沾阳春水,连厨房都不肯进。
以前沈青在的时候,会给他做饭,会给他煮粥。
他会在厨房欺负她,听她哭着求饶。
可现在……
第七章 能养你多久?
沈梦迪惊愕的看着周晨阳,这几天周晨阳一直哄着她,几乎百依百顺。
“晨阳。”
周晨阳正在气头上,烦躁的很。
“对了。”陈哲远抱着我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回头看着周晨阳。“你不是气那些照片是谁发出去让外公看到的?”
周晨阳蹙眉,看陈哲远的目光很不友善。
“我查了寄件人地址,废了不少力气才抓到一个人,他说……是你身边这位沈什么女士让他偷拍的。”陈哲远蹙眉,想不起无关紧要人的名字。
我愣愣的看着陈哲远,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好帅。
爱了周晨阳那个人渣十年,死心以后居然会觉得一个年下弟弟好帅……
真的没救了。
“晨阳……不是我,不是…ˢᵚᶻˡ…”沈梦迪慌了。“晨阳,我姐污蔑我。”
周晨阳看沈梦迪的眼神变得晦暗冰冷。
他不是傻子,陈哲远有办法查到,自然不会骗他。
沈梦迪惊恐的后退,她知道周晨阳对沈青的手段。
要是用在她身上……
沈梦迪害怕的哭了,转身来求我。“姐姐,你帮我说说话,真的不是我。”
我冷漠的看着沈梦迪一眼。“你没给我留活路啊……”
陈哲远有些不悦。“别当圣母。”
我有些想笑,靠在陈哲远怀里。
陈哲远把我抱走了,上了一辆车。
我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怎样,也不知道周晨阳会怎么对沈梦迪。
我不是圣母,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是她罪有应得。
“那你是什么?”车上,我小声问了一句。
“嗯?”陈哲远低头看着我。
“我不要当圣母,那你呢?为什么救我,还和周晨阳打架……”我不知道陈哲远为什么帮我。
我也不会傻到再相信什么爱情。
因为很可笑。
“三年,我哥给了你多少。”陈哲远问了一句。
“一套房子,还有三百万的分手费。”我回答的很诚实。
周晨阳确实给了我这些。
“国内名下房产有三套,F国有一个庄园,三套别墅。理财风投不说,公司股份大多在我手里,估值……几百个亿。”
陈哲远声音很好听。
我愣愣的看着陈哲远,不知道他干嘛突然炫富,为了让我自卑吗?
“这些都给你,能养你多久?”陈哲远沉声问着。
这些,够养一辈子了吗?
脑袋有些嗡鸣,我感觉很不真实。
大概是刚才跳泳池摔坏了脑子。
……
陈哲远没有等到我的答案,我就已经昏死过去了。
这些年的种种,就像是一场梦。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医院了。
脑震荡。
被陈哲远摁在医院强行住了七天院。
出院那天,他带我去了他的房子。
我知道,我的金主从周晨阳换成了陈哲远。
我暂时不能离开陈哲远,因为我怕周晨阳报复。
“陈哲远,你要吗?”我在陈哲远的房子住了半个月,陈哲远碰都没有碰我一下。
只是单纯的抱着我睡觉。
第八章 姐姐,做饭给我吃
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我再一次主动在陈哲远面前脱下所有衣服。
身上的淤青和痕迹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我有些无措的站着。
陈哲远的卧室有一面很大的镜子,刚住进来的时候我还觉得这弟弟很会玩儿啊。
可陈哲远清心寡欲的很。
我觉得有些奇怪,他年纪轻轻该不会是不行吧?
靠在门口,陈哲远无奈的笑了一声。“伤好了?”
他长得很好看,在阳光下鼻翼隐隐折射着光,眼睛里的视线很温柔,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冰冷。
我感觉自己有些被蛊惑了,踮起脚尖主动吻他。
他是我的金主,我要尽可能让他满意。
“你这个女人……到底记不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陈哲远呼吸灼热,反手捏住我的腰,像是在质问。
“在周ˢᵚᶻˡ晨阳的公寓……”
“啊!”他咬了我。
显然在惩罚我回答错了。
我茫然的回头看着他,不是吗?
“那天……我喝了酒,是你对不对?”我小声问着,主动抱紧陈哲远。
陈哲远突然将我抱了起来,扔在了床上。
“沈青,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有多……”陈哲远压低声音,好听的要死。“多欠。”
我主动回应陈哲远的吻,让金主满意,是我的生存法则。“意外,那是个意外。”
“意外?”陈哲远挑眉。“姐姐……那是我的第一次,你为什么睡了不负责。”
我的身体僵硬在原地,耳根红透了。
那天,也是我的第一次好不好。
他又没吃什么亏。
干嘛说的这么无辜。
……
陈哲远用事实证明了体力好这三个字。
缓了一整天都没缓过神来。
这年下小狼狗,太粘人了。
“陈哲远,你该去学校了!”我求饶的看着他。
陈哲远穿着居家服,笑着把我扑到。“姐姐,我实习了。”
“陈哲远!”
我真的怕了,不被周晨阳弄死,也得死在陈哲远床上。
“姐姐……做饭给我吃。”
我突然想起来,陈哲远好像知道我在周晨阳公寓的一举一动。
“你……为什么知道我会做饭,还等周晨阳?”我小声问了一句。
“那套公寓我住过,养过一只猫,不放心我就装了监控,谁知道后来你住进去了……”陈哲远伸手把我捞在怀里。
就好像……他很珍惜我。
可我,不能沦陷了,也不能信。
年轻男孩的话,比周晨阳更不可信。
……
当天晚上,沈梦迪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
我没接。
爸爸给我打了。
“青青,梦迪出事了,你能不能来看看她,她哭着说想见你。”
我愣了一下,知道周晨阳是把她抛弃了。
“青青,算爸爸求你了。”
沈梦迪知道我的软肋,我爸虽然不是个东西,当年抛弃了我妈,可我不能不管他。
“好……”
我同意了。
当天晚上,我还是把我要去见沈梦迪的事告诉了陈哲远。
“我陪你。”他说他陪我。
我害怕的摇头。“别去……我自去。”
我怕了,怕让我的男人见到沈梦迪。
我太了解沈梦迪了,周晨阳那里讨不到好处,她会立马转移目标。
陈哲远……比周晨阳更让人心动。
第九章 是你的不会被抢走
“沈青,是你的,永远都不会被人抢走,能被抢走的,说明从始至终都不属于你。”
陈哲远还是陪着我去了,说想见见我爸爸。
我的心思很复杂,曾经周晨阳不屑于给我的,陈哲远都给我了。
他会让我穿他的衣服,他只对外人有洁癖。
他对我……绝对的偏爱与纵容。
他会跟我去见我爸爸。
可越是这样,陈哲远就越是危险。
我知道,他比周晨阳更危险。
周晨阳让我陷进去十年,我走出来了。
可陈哲远的深渊一旦陷进去,就爬不出来了。
……
“姐姐,你帮帮我,周晨阳要把我送人,我求求你ˢᵚᶻˡ了,我不想跟着那个死变态。”
沈梦迪在家哭的梨花带雨,她身上全是伤,不知道怎么弄得。
我也不感兴趣。
我对于她的下场和结果,很平静。
她害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好好想想自己也有今天。
“我帮不了你。”我拒绝了。
“姐……你现在跟着的,不是周晨阳的弟弟吗?我知道他,周家的天才。”
我知道沈梦迪打陈哲远的主意了。
我的眼眸沉了下来,冷声警告。“别打他的主意,他是我的。”
沈梦迪却笑了。“姐,你怕了?”
她好像很自信,每次都能抢走我的男人。
……
我没有理会沈梦迪,走出卧室发现陈哲远毫无架子的在厨房帮我爸做饭,场面很温馨。
“青青,对哲远好一点,人家比你小,你不能总欺负人家。”我爸爸笑着苛责,满脸幸福。
好像再说我找了一个好男朋友。
我的手指有些麻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和陈哲远的关系。
“听见了吗姐姐……”陈哲远在我耳畔开口,声音蛊惑。“你要疼我,对我好。”
我笑了一下,歪了歪脑袋。“好的金主。”
陈哲远蹙了蹙眉,很不喜欢这个称呼。
他可以玩儿恋爱游戏,我不能入戏。
……
“哲远,你对我有印象吗?我们一个学校的,我其实……关注你很久了。”
我去了个洗手间,沈梦迪就开始勾搭陈哲远了。
我躲在洗手间,突然有些无力。
“不记得。”陈哲远冷漠的回答。
好像只有在我面前才是暖的。
“我……我知道你的,你很厉害。”沈梦迪拿起手机。“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很崇拜你。”
陈哲远看了沈梦迪一眼,眼神冰冷。“不需要。”
“哲远,我偷偷跟你说,我姐姐……没有那么善良的,她其实嫉妒心很重。”
“你这么说你姐姐坏话,你又是什么好东西?”陈哲远脸色很不好看,饭也不想吃了。“叔叔,很抱歉,我一会儿要和青青走了,我脾气很好的,但我受不了别人说轻青青坏话,既然这个家是她的,她不欢迎青青,那我们走。”
“……”沈梦迪震惊了,她没有说过这些话。
厨房出来,我爸的脸都黑了。
他其实也知道小女儿一直排斥我。
“爸,我没有……”
洗手间,我走了出来,有些想笑。
第一次见到……有比沈梦迪演技还好的。
“叔叔抱歉,以后我会对青青很好,我会给她一个家,既然这个家容不下她,那以后我来疼她。”
陈哲远把我拉到怀里,说的很霸气。
第十章 嫁给我,不许再跑
一直回到住处,我的脑袋都是空白的。
陈哲远,这个男人太容易让人沦陷了。
这样真的太危险了。
……
“沈青,我们领证吧。”
在一起半年,他突然说要和我领证,真的吓到我了。
我可以为他做一切,像是当初对周晨阳那样给他做饭,乖乖在家等他回来。
可我唯独……不能嫁给他。
我配不上ˢᵚᶻˡ陈哲远,更配不上他的好。
所以,我想逃了。
……
我准备好了机票,准备出去躲一段时间。
陈哲远和周晨阳不同,他太粘人了。
离开家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失落,不知道以后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嫁给陈哲远这样的男孩。
他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大男孩的形象,可他,也是第一个真真正正为了我打架的男孩。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执念,不爱周晨阳了,又爱上了……另一个自己不能爱的人。
陈哲远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他的人生不能有污点。
我就是他的污点。
我这个人自认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自知之明。
和陈哲远在一起的半年,他几乎抚平了我十年的伤疤。
可也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感觉,自己刚从一个深渊爬出来,突然又掉进了另一个深渊。
……
“沈青。”
机场,我遇见了熟人。
周晨阳。
半年不见,他依旧如同从前。
“去哪?”他沉声问了一句。
我没有告诉他。
“陈哲远不要你了?”他蹙眉看着我。
我听以前的同事说,周晨阳突然转了性,半年都没有找过别的女人。
这些,我其实已经不感兴趣。
再次见面,我对周晨阳那种炙热的悸动,早就已经归于平静了,没有任何波澜。
“沈青……重新跟着我吧。”他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好像很疲惫。
他说,让我重新跟着他。
以前,我做梦都想着周晨阳能回头再找我。
现在……
只觉得可笑。
“沈青,我们交往吧。”周晨阳深吸了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离开以后,我才知道你为什么能在我身边留三年那么久……”
我抬头看了周晨阳一眼,笑着开口。“你会娶我吗?”
周晨阳愣了一下,大概是觉得我疯了。
我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抹不掉的污点。
他怎么可能会娶我。
我笑了,笑的很释然。
转身拉着行李箱走了。
周晨阳不会娶我,但陈哲远会。
这样就够了。
至于以后,我没有想那么多。
至少我爱过一个比我爱他更爱我的男人。
……
一年后。
马尔代夫。
我坐在酒店的泳池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周晨阳订婚了,和一个富家女,门当户对。
我没什么感觉,只是喝了一口椰子水。
陈哲远毕业后就接手了公司,一年的时间做的风生水起,成功登上了各种头条。
他本来就帅,这一下更帅了。
我跑出来这么久,陈哲远并没有找我,慢慢我也就释怀了。
直到我点开一个采访视频。
记者问:“陈总,您有女朋友吗?”
“嗯,她不太有安全感,担心跟我在一起会影响我,所以跑了。”
记者震惊的看着陈哲远。“跑了?那您去追吗?”
“嗯,追到要好好教训一下。”
我吓得赶紧关上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后背发凉。
“姐姐……这一年,玩儿的开心吗?”
突然,身后有人抱住我,声音哑哑的。
我ˢᵚᶻˡ的身体一僵,突然就没出息的哭了。
“你以为你哭我就会放过你?”陈哲远报复性的咬着我的耳朵。
“为什么还来找我……”我只是不能理解。
“因为我爱你。”
陈哲远的爱炙热而疯狂,我从他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说,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爱上我……
结果我主动送上门了。
原来,他第一次见我,不是在小公寓的那天晚上。
他早就见过我。
心机深沉的等了那么多年。
他说:“沈青,你是我的。”
我哭着点头,说:“嗯,你要养我一辈子吗?”
“嫁给我,不许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