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千朵顾淮舟

第1章 我们结婚吧
浴室的门被人推开,男人一把将沈千朵拽了进去。
做了他三年的地下情人,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他对她只有游戏,没有爱情。
男人翻来覆去把她折腾许久,眼见着外面天色渐明,前者终于停下动作,将气息奄奄的沈千朵丢在床上。
她趴在枕头上怔怔地看着男人穿戴好,相比较她的狼狈,他倒还是一身清爽。
明明是三十好几的人,可身上不见半点老态,依旧强健挺拔。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沈千朵终于忍不住出声:“顾老师,我们断了吧。”
“沈千朵,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良久,他沉寒着嗓音说。
沈千朵轻笑:“我没有开玩笑。年纪大了,想结婚,想有个家。"
她脚下有点虚浮,缓步走到他面前,如同寻常般替他打好领结,而后杨眉问他:“既然顾律师给不了,那我就只能去找别人了。”

……
第二天去律所上班的时候,沈千朵特地化了个稍浓的妆,遮住自己红肿的眼睛和可怖的黑眼圈,还穿了件高领的毛衣,盖住脖子上一圈青紫的吻痕。
来到律所,迎面碰上的就是行政主管刘美兰。
刘美兰今年三十有余,是律所合伙人之一王涛的老婆,因着这层缘故,前者在律所里没什么顾忌,脾气也不好,不高兴了随口就骂,底层的小律师和律助怕她怕的不行,沈千朵就是其中之一。
说起来沈千朵在律所里的位置有些尴尬,按照资历,她早两年就已经取得了执业资格,是个正经八百的律师了。
可这两年做的,却依旧是律师助理的工作。
说好听了是助理,说难听点,就是打杂的。
不过所里最不缺的就是有能力的律师,除了顾淮舟这样的“大状”,还有其他名校毕业的海归,硕士文凭一抓一大把,她没什么特殊的,就只能继续熬着。
刘美兰看到她,先是不屑地哼了声,似乎对她“浓妆艳抹”有些不满。
律所的“办公室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女员工不得化浓妆,违者不仅要扣奖金,还要像现在这样,被行政主管变着法儿地损。
“沈千朵啊,我理解你年纪大了着急找对象,可律所的规定,你也不能不听啊!”
沈千朵没什么辩解的,只能低着头挨训。
经过的几个同事见了纷纷表露出同情,可叫刘美兰一瞪,那些人跑的比谁都急。
“昨天你还请了假,是顾律师亲自批的假。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个打杂的律师,整天在顾律师那样的大忙人身边乱晃算怎么回事啊?该不会你看人家又帅又有钱,想倒贴吧!”
这些话要怎么难听有怎么难听,但沈千朵一概没反驳,只恹恹地低着头。
刘美兰不依不饶地又训了好久,而后突然一个激灵,看向沈千朵背后的方向。
“哟,顾律师来啦!”

第2-3章真的很喜欢你
顾淮舟看到了刘美兰把沈千朵训得灰头土脸,可等走近之后,他连半句话都没多说,只跟刘美兰点头打了声招呼,接着目不斜视地去到了自己办公室。
后面刘美兰还哼笑道:“看到了吧,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你们这种小姑娘啊,别想着能一步登天,顾律师那样的大人物,就是用来瞻仰的……”……
因为一大早被劈头盖脸训了一顿的缘故,沈千朵一天下来情绪都不太高。
偏偏所里的杂事都是她负责的。
被叫去起草个文书,打印机里没墨了,外面送餐的来了,甚至有谁口渴了要杯咖啡,也都是她的事情。
就连几个年纪比她小的律师,使唤起她来也顺手的很。
有时候几个律师凑在一起,说到沈千朵,大家都评价说这是个好姑娘,可性子太软,太好欺负,就连在所里都这么没存在感,到了法庭上,还不得被法官和检察官吓哭。
话是玩笑话,可沈千朵自己也清楚,她这样的绝对成不了一个合格的律师。
而且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有那样一个人让她时时追寻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现在。
下班的时候,几个同事说要去聚餐,顺口问了句沈千朵去不去。
沈千朵摇摇头,说她晚上还有事。
晚上还能有什么事呢?
无非就是在那幢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等着一个人回来。
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刚结束,房门外也响起了一阵响动。
顾淮舟今晚又喝了不少酒,沈千朵扶他进来的时候,他脚下都有点虚浮,不过人倒还是清醒的。
沈千朵把他扶到床上,刚要起身,腰就被人拦住了。
“朵朵。”
顾淮舟这么叫她,沈千朵就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
她趴在他的胸口,轻声应道:“顾老师,我在。”顾淮舟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用指腹点了点她的眉头:“你喜欢我吧,就这么喜欢?”沈千朵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点点头:“嗯,真的很喜欢你。”顾淮舟听完却突然变了脸色,一把将她推开。
这样的对待沈千朵已经不陌生了,在顾淮舟身边,无论她怎么倾诉她的衷肠,得到的都是这样冰冷的回应。
她按部就班地帮他擦洗身体,伺候他入睡,自己却没有什么睡意。
去到厨房打算倒杯水喝的时候,远在几百里之外的母亲给她打了个电话。
沈妈妈在电话里唠叨了许多,除了让她照顾好自己,说的最多的就是让她赶紧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说女人条件再好也不能这么拖下去。
沈千朵静静地听着,杯子里的水却洒了满手。
她是真的想结婚,真的想有个家啊。
可爱上了顾淮舟那样的男人,她除了被动地等,还能有什么办法。
挂了沈妈妈的电话,沈千朵靠在橱柜上,静默地擦去脸上的眼泪。
三年多的时间,一千个日日夜夜,有多少这样暗自垂泪的日子,她已经数不清了。

第4章 活该受这样的委屈
第二天是周末,沈千朵早早地起床,像往常一样打扫屋子。
打扫到顾淮舟书房时,她看到桌子上有点乱,便走过去收拾。
桌子上有一本相册,开始的时候她还没在意,直到看清楚照片上的两个人,她才大吃一惊,恍然向后退了两步。
还没等她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听到门口传来寒凉的一声:“在干什么?”顾淮舟穿着深灰色的家居服,头发没像平日里那样用发胶固定住,刘海随意地垂在额前,平白多了几分书卷气。
可他的目光真冷啊,冷的让人心都在打颤。
沈千朵摇摇头,低声回答说:“没、没干什么……”顾淮舟走过去,看到沈千朵手边的相册,冷淡地笑了声:“就在看这个?”“顾老师……”沈千朵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怒气。
虽然,该生气的那个人好像是她。
照片上一男一女应该还处在学生时期,女孩亲昵着依偎着男孩,后者的目光则是掩不住的温柔爱恋。
那样的目光,他从来没对她展现过。
顾淮舟将相册收起来,接着看也不看沈千朵一眼,只沉寒地说道:“出去。”沈千朵狠狠掐住自己的手,脚下已经向门口走去。
就在她要跨过这个门的时候,她突然停下,对身后尚有怒意男人说:“她就是你一直爱着的女人吗?”早在沈千朵刚进律所的时候,就听闻了一个大八卦。
想当年顾淮舟还不是赫赫有名的“大状”,只是个初出茅庐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结果却跟省里一把手的千金谈上了恋爱。
门不当户不对,则情路坎坷。
千金倒是一门心思跟着心上人,不过顾淮舟在某次下庭之后遭遇到了意外,受了重伤,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躺了半个月。
有人说是遭到了恶意报复,也有人说,这不过是个警告。
警告他离着不该染指的人远一点。
后来有情人没能走到头,千金含泪出国,剩下他一步步走到现在,成了律界的一大传奇。
刚才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大概就是顾淮舟心里抹不去的朱砂痣。
沈千朵最终没能等来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冷冰冰的“滚”字,为她的好奇心做了终结。
……
周一去上班的时候,沈千朵依旧是人人使唤的小律助。
只不过她哪怕再认真,也总有出纰漏的时候。
一份呈交法庭的文书有一处明显的错误,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在委托人的眼里就成了不专业。
不仅影响了一个案子的合作,对律所的名声也有影响。
负责这个案子的是张超,刚独立接案没多久,正是急于表现的时候,他得到这个消息是急的一头汗,毕竟要是让顾淮舟知道,他非得把手头的案子都交出去不可。
就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人提醒他,沈千朵拟了那么多文书,就让她来背这个锅,反正也没人追究一个律助的责任。
张超心焦之下便照做,把责任都推给了沈千朵。
沈千朵接到突如其来的处分也是一脸懵,听说还是顾淮舟亲自批复的。
她在周围人各异的目光中去到顾淮舟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那份处分书。
“顾老师……”她反手关上门,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喃喃喊了声。
顾淮舟闻言抬起头,眼里不出意外有冰冷,还有不耐:“在所里,注意称呼。”沈千朵走过去,将手里的纸放在他面前。
“这份文书不是我拟的,跟我没关系……”
顾淮舟闻言扯了扯唇角:“不是你做的,那为什么别人这样说?”沈千朵咬住嘴唇,没应声。
顾淮舟便替她回答:“因为你最好说话,最好欺负,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你来律所是干什么的,打杂的?别人比你晚两年进来都能接案子,你还每天忙着买咖啡点外卖。这个处分你背的一点不冤枉,因为你在这样的位子,就活该受这样的委屈。”

第5章 我们分手吧

第5章我们分手吧
顾淮舟的话说的一点不留情面,也直接戳到了沈千朵的痛处。
她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而在某一个瞬间,她突然抬起头,对着一脸寒意的男人说道:“因为你从来不给我机会!我也想当个真正的律师,我也想站在法庭上口若悬河的辩护,是你从来不给我机会!”顾淮舟闻言笑了声,笑意讽刺:“给你的机会从来抓不住,你能怪谁。”沈千朵咬着牙,像是豁出去了所有,声音也提高了不少:“那你呢?我跟了你三年,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希望?!我是喜欢你,可你也不能把我的心放在地上踩!我也是人,我的心也会痛!”好在顾淮舟的办公室隔音够好,外面的人听不清楚两人的谈话。
不过顾淮舟的脸色已经阴沉的不像话。
他用手指点了点桌面,越是盛怒的时候,他的语气越轻缓:“我从来没勉强过你,是你自愿的。”“对,我自愿的,我自找的。”沈千朵擦去脸上的眼泪,笑了两下,但笑声很难听,“我这么贱,活该被你轻视,被你瞧不起。但顾老师,我不想再这么下去了,我不想再这么活了。以后我不会再出现你的面前,你也不用再觉得为难。我祝你早日找回心上人,开开心心生活下去……”沈千朵哭着跑出来的时候,一大堆的人都围在顾淮舟的办公室附近。
虽然里面的人说话听不清楚,但能分得出是在争吵。
沈千朵居然在跟顾大状吵架,放在很多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过等沈千朵一出来,却没人敢上前去说话阻拦。
而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张超,也在人群后面懊恼地揪头发。
……
沈千朵一路跑出了律所,来到了空旷的大街上。
工作日的下午街上几乎没什么人,沈千朵平复下心情之后,茫然地在街头走了会儿。
到一个红绿灯前,她看着灯上的红色的小人儿变成了绿色,过了会儿又变成了红色。
这样反复几次,她始终没能走过去。
南城这么大,这么繁华,怎么就没有她能去的地方呢?
她回想了一下,大学毕业之后进了律所,跟了顾淮舟,浑浑噩噩地过了三年,好像再没有值得叙说的地方。
周围的人都在朝着人生的目标奋斗着,只有她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唯一想追寻着的那个人,也永远不会回头看她一眼。
她都做了些什么,她还能做些什么啊?
……
夜晚的南城依旧繁华,沈千朵茫然地走在街头,兜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但她没拿出来看。
走到一处面馆前,她走不动了,便进去点了碗阳春面。
一口一口吞着面,沈千朵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碗里。
邻桌有个上了年纪的大姐见了,好心地劝她说,妹子,什么难事都会过去的。
沈千朵闻言笑了笑,眼里还闪动着泪花:“嗯,我会挺过去的。”吃完面,结账的时候,沈千朵拿出手机,不出意外看到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事打来的。
另外,还有一条短信,两分钟前送达。
“朵朵,回家吧。”
沈千朵看着看着,便又笑出了泪。
这是那个人说过最示弱的话了吧,可是怎么办,她都已经决定不要爱他了。
沈千朵吸了吸鼻子,紧紧握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我们分手吧,顾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