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明棠谢玄辰

第一章
都城,昆曲大剧院后台。
慕明棠坐在椅子上,乌黑的头发盘起。
灯光微暖,镜子里的慕明棠即使妆容浓重,依旧能看出清丽的容颜。
身后,同剧组的人正在议论着。
“哇,你知道吗?今天是俞家和华家联姻的日子,好羡慕这样的世纪婚礼啊。”
“你们不知道,当年她没结婚的时候,那个不可一世的谢氏集团总裁追她追得轰轰烈烈。”
慕明棠面色一僵,转身问:“可以给我看看吗?”
同事递过手机。
慕明棠接过手机,一眼就看到屏幕上的男人,也就是谢氏集团的总裁,看着新郎和新娘时,在底下黯然神伤。
慕明棠紧盯着屏幕上的男人,不禁攥紧了手。
身后正在帮她拆妆发的化妆师瞥了一眼屏幕,忽然说:“明棠姐,你好像跟俞小姐有一点像呢。”
慕明棠盯着新娘,半晌面无表情反问:“是吗?”
晚上八点。
慕明棠回到家里。
她径直来到衣帽间,脱去了修身的旗袍,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十分清纯。
谢玄辰喜欢这种风格,自从认识他,她在他面前一直是这种风格。
忽然,外面传来“啪嗒”一声,她连忙走了出去。
只见身着一黑色风衣的谢玄辰走了进来。
他气质冷冽,五官深邃俊美,赫然是新闻里,那为别人结婚而黯然神伤的谢氏总裁!
慕明棠上前扶住了他,一股酒味扑面而来,她不由蹙了蹙眉:“你又去喝酒了吗?”
谢玄辰轻“嗯”一声,忽然抓住慕明棠的手,定定的看着她。
半晌,才启唇说:“别离开我……”
慕明棠对上他深情的眼,应声说:“我不会离开你。”
“先去洗漱吧,我帮你换衣服。”
慕明棠扶着他进浴室。
回到房间,慕明棠忽然一个趔趄,倒在了床上。
下一刻,谢玄辰高大的身躯也倒了下来,气氛瞬间暧昧起来。
慕明棠感觉他的大掌在腰间肆虐。
跟了他三年,她一下就明白他的意图,不由推拒:“玄辰,我今天很累……”
谢玄辰却完全不听她的话,一阵细密的吻落了下来,封住了她的唇。
欢愉间,慕明棠听到谢玄辰溢出一个名字:“俞嫣……”
慕明棠身体一僵。
次日。
慕明棠睁眼,看见谢玄辰正背对着她穿衣服,背影挺拔。
“玄辰。”慕明棠喊道。
谢玄辰就连头都没回,只冷声说:“张导那个电影的女主角,给你了。”
就像在吩咐工作一般。
说完,他再无多言,出了房间。
慕明棠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酸涩。
她和谢玄辰的关系像一场交易。
除了感情,谢玄辰可以满足她任何要求。
慕明棠起身进了浴室,冲凉后梳洗打扮了一番,便去了剧院。
其实她是唱昆曲的,只是这个年代,能欣赏昆曲的人越来越少。
所以她才会进演艺圈。
晚上八点。
既黎酒店。
慕明棠一袭红裙,坐在主演那一桌,正参加剧组的聚会。
她听着周围人八卦:“咱们这部剧的投资商是谢总,听说咱们剧组有一个女人和他关系匪浅,也不知道是为了哪个美人?”
慕明棠心一紧,难道自己和谢玄辰的关系被发现了?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慕明棠抬头看去,就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推门进来。
正是谢玄辰!
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俞嫣!

第二章
慕明棠浑身一僵,目光定定地看着两人。
她见谢玄辰替俞嫣拉开座椅,两人落座,可他的目光却从始至终没有投向过自己。
慕明棠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般,闷得喘不过气来,只是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
她和谢玄辰是见不得光的情人。
谢玄辰早就有言在先,他会给她资源,但绝不会在外面承认她。
她是他可有可无的存在,可她却不能没有他。
慕明棠抿了一口酒,竭力掩饰自己的异样。
这时,张导站了起来将酒杯举向俞嫣:“俞编辑,我先敬你一杯。”
俞嫣一怔,面上有了几分勉强,但还是喝下一杯。
接着,大家都来朝俞嫣敬酒。
俞嫣都回敬了,不一会,脸上挂起两片红晕,看起来已经不胜酒力。
慕明棠也上前敬酒:“俞编辑,我敬你。”
俞嫣正要喝时,却突然伸出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谢玄辰的声音响起:“你醉了,别喝了。”
慕明棠一愣,看向谢玄辰:“谢总要帮俞编辑挡酒吗?”
谢玄辰声音低沉:“之后的酒,我都替她喝了。”
慕明棠手一顿,喉中泛出几分苦涩:“您和俞编辑的关系可真好。”
谢玄辰看了她一眼,漆黑的眸子深沉,半晌才淡淡道:“嗯。”
慕明棠垂下眼帘,将酒一饮而尽。
大家喝得很开心,场面一下热闹起来。
突然有人朝慕明棠说了一句:“明棠,你跟俞编辑真的像,她要不是编剧,估计也能做女主角吧。”
慕明棠看向俞嫣,她穿着一身白裙,气质温柔,正是谢玄辰喜欢的风格。
酒席间,慕明棠不可抑制的一直默默注视着两人。
突然,她看见俞嫣凑到了谢玄辰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谢玄辰面上虽没什么表情,却时不时认真地点点头。
这副耐心的模样,是慕明棠从未见过的。
看到这一幕,慕明棠心里忽然难受了起来,她站起身来,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慕明棠路过谢玄辰身边时,看了他一眼,正好和他的视线对上。
慕明棠从洗手间出来后,就看见谢玄辰正依靠在走廊的墙上,手上夹着一根烟,正吞云吐雾。
薄雾升起,为他增添了一抹疏离感。
慕明棠走上前问:“你和俞编辑很熟吗?”
谢玄辰却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拉,将她拉进他的怀里。
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语气里藏着一丝戏谑:“怎么,吃醋了?”
慕明棠抿抿唇,语气闷闷的:“网上都说,你追过她,她结婚你还一副很伤神的样子,都是真的吗?”
谢玄辰勾着唇,可眼底却一片冰冷:“想管我的事?”
慕明棠脸色一白,怯生生地看着他问:“我和她长得像吗?”
谢玄辰盯着她看了半晌,薄唇轻启:“不像。”
两人对视良久,慕明棠捧着他的脸,舍不得移开视线:“我觉得有点像呢。”
灯光笼罩在两人的头顶,气氛一下僵住。
谢玄辰双眸一眯,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嗓音充满磁性:“别胡思乱想。”
他说完,就低下头去,要吻她。
可就在这时,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
“玄辰,你不是说你们只是朋友关系吗?”
慕明棠还没反应过来,腰间的手倏然松开。
转头,就见到俞嫣一脸惊讶的正站在不远处!

第三章
走廊上气氛一瞬间凝固。
慕明棠攥紧了手,不禁看向谢玄辰。
她想知道谢玄辰会怎么解释他们的关系。
可下一秒,就听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她喝醉了,我扶了一下。”
说着走到俞嫣面前:“我送你回去。”
慕明棠就这样看着两个转身离开,一个人愣在那里,如坠冰窖。
自从跟了谢玄辰,慕明棠就知道他不爱自己。
但她也以为像谢玄辰这样的男人不会爱任何人。
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他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慕明棠在原地站了好久,才动身回家。
回到家后,她坐在沙发上,黑暗和冷寂环绕着她。
整整一晚上,谢玄辰都没有回来。
剧组。
“卡!”
导演喊了一声。
慕明棠的戏份拍完,就到了一旁休息。
不一会,俞嫣就走了过来,她笑意盈盈地开口:“抱歉,昨天晚上他一定要送我的,你不会介意吧?”
慕明棠有些疑惑说:“你不用和我解释。”
“你们已经交往很久了吧?”
慕明棠一怔,一下抓住衣袖,十分胆小的模样:“你怎么知道的?”
俞嫣冲她一笑:“虽然他说你们是朋友,可那天我看到了,你们都快吻在一起了,我还能猜不出来吗?”
慕明棠失落的垂下眼帘:“我们没有在交往。”
她只是他包养的情人。
俞嫣对她说:“我能看出来他对你是不一样的,希望你能好好对他,重新打开他的心扉。”
慕明棠苦笑。
谢玄辰要是喜欢她早就喜欢她了。
而这边,俞嫣却自顾自的回忆起来:“以前,我最喜欢吃希尔曼家的糖果,他追我的时候,总是会给我带,去年圣诞节他还特意给我买了,但我没要。”
慕明棠想起圣诞节那天,是谢玄辰唯一给她带了礼物的一次。
没想到是俞嫣剩下不要的。
察觉到慕明棠脸上的异样,俞嫣一脸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慕明棠摇摇头:“没怎么。”
俞嫣看了她一会,盯住她的眼睛:“你跟我真的很像,尤其是眼睛。”
她的话一落,慕明棠忽然一僵。
她不由想起每次情事时,谢玄辰最喜欢看她的眼睛,情动时还会忍不住吻下去。
想到这,慕明棠脸色惨白。
难道谢玄辰只是把她当做俞嫣的替身吗?
俞嫣还想再说什么,就听见有人叫:“明棠,下一场是你的戏,准备一下。”
慕明棠这才落荒而逃,投入工作。
一天的拍摄结束,慕明棠收拾东西正准备回家时,一个场务哭着从编辑室里跑了出来。
这个插曲,慕明棠也没太在意,拿起包走了。
晚上,慕明棠刚洗完澡,就收到了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不好了,明棠,你看看这是不是你?”
慕明棠有些疑惑,点开链接,只见屏幕上的新闻标题赫然是:“《万程》剧组女星耍大牌!”

第四章
标题底下附着一张动图: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女人扇了场务一巴掌。
图片并不清晰,看不清女人的轮廓,如果不仔细辨认,就会把这个女人认成她。
慕明棠翻看底下的评论:“女星?!这看起来有点像慕明棠啊。”
“没想到看着挺温柔,私底下原来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我觉得是俞嫣啊,慕明棠压根没什么人气,怎么耍大牌?”
慕明棠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这不是我。”
这件事情肯快发酵,大家都认定照片里的人是俞嫣。
另一边,俞嫣正和自己的丈夫华夜辰参加慈善晚会。
记者突然围了上来。
“请问您是否就是动图里那个扇人巴掌的女人?”
“您承认自己耍大牌吗?”
“您丈夫知道你平时私底下是这种性格吗?”
俞嫣脸色顿时有些维持不住,但还是很快恢复原样,笑着说:“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却不料一旁的华夜辰当场就冷了脸色,甩下俞嫣离开。
俞嫣连忙跟记者赔笑,然后跟了上去。
跟到停车场,见华夜辰站在那里,扬起一抹笑上前:“夜辰……”
只是话才刚说,就被华夜辰不满地说:“自己闯的祸自己处理好!”
说完就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独留俞嫣在那里,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她也上了自己的车,面无表情地说:“去谢氏。”
一小时后,谢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因为谢玄辰公司的人都认识俞嫣,所以她一路长驱直入。
推开门,俞嫣一进去便看见了正在工作的谢玄辰。
她抿着唇,一言不发地坐在谢玄辰对面的沙发上。
谢玄辰抬眼看向俞嫣,问了一句:“怎么了?”
俞嫣抬头看他,泪眼婆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起了今天的事。
“我上热搜了,外界都以为那个动图里打人的女星是我,夜辰也扔下我不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玄辰闻言,蹙眉看着她:“他丢下你不管?”
俞嫣抹去眼泪,可泪水还是不断的冒出来,她哽咽无助:“只有你能帮我了。”
谢玄辰眉头紧拧在一起,保证说:“别担心,我会帮你解决。”
晚上。
慕明棠一个人在家,她将头发简单扎起,换上了宽松的运动服,正躺在沙发上。
没想到“啪嗒”一声传来。
慕明棠的心猛地一提,抬头看去,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开了门。
谢玄辰走了进来。
慕明棠愣了愣,没想到他会突然来。
随即便露出欣喜的表情:“玄辰,你怎么来了?”
谢玄辰并不住在这里,每周只会来这里一两次。
这次他竟然破例了。
谢玄辰瞥了一眼她,脸色微沉:“你怎么这么穿?”
慕明棠看见他冷下去的脸色,攥着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问:“我突然想换一种风格,不好看吗?”
谢玄辰收回视线,淡淡道:“你不适合这种风格。”
慕明棠垂下头,转身就要走:“那好,我去换。”
可她才刚转身,就被谢玄辰拽住手腕,轻轻一拉,就落入了他的怀中。
一股清冽的古龙香水窜入鼻尖。
慕明棠棠棠地笑着问:“怎么了?”
谢玄辰一贯冷沉磁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会让你进京都昆剧团。”
慕明棠惊喜:“真的吗?”
京都昆剧团是唯一一个冲出国际的剧团,并且有很多有实力的旦角。
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谢玄辰看着她欣喜的模样,面无表情启唇:“前提是你替俞嫣承认,耍大牌的是你!”

第五章
话音落下,室内寂静了几秒。
慕明棠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在你心里,我就只是她的替身吗?”
谢玄辰蹙眉:“你没资格问问题。”
慕明棠怔怔的看着他,他也在看着自己。
可她却感觉到他在透过自己看别人。
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时利用和抛弃的替身。
慕明棠掐紧了手,泪水萦绕眼眶:“玄辰,你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谢玄辰冷冷地说:“我只喜欢听话的女人。”
一句话让慕明棠浑身冰冷。
谢玄辰不再看她,起身准备离开。
慕明棠见他要走,心底生出一股慌乱,一把抱住谢玄辰:“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别离开我。”
谢玄辰身子一顿。
慕明棠立刻松开他,为表明自己愿意,拿出手机,当着谢玄辰的面发文:“对不起,是我没有控制好脾气,俞编辑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慕明棠的道歉声明一出,底下评论像炸开了锅。
“我就说不是俞姐姐吧,她那么温柔,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个慕明棠真恶心,存心想栽赃我女神的吧。”
“慕明棠滚出娱乐圈。”
慕明棠并不在意这些评论,放下手机,仰头看着他:“我发了,这样你不会再离开了吧?”
看着她眼含希冀的样子,谢玄辰脸上一沉,一言不发地走了。
“玄辰……”
慕明棠刚想叫住他,谢玄辰却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诺大的屋子里,又只剩她一个人。
第二天,谢玄辰履行了承诺,如愿让她进入了剧院。
接下来的几天,慕明棠都没有见到他。
她收拾好情绪,专心投入了《万程》的拍摄。
这天,慕明棠在拍摄休息的时候,听到了剧组的人议论。
“听说俞嫣好像和她丈夫不合,两人正闹离婚呢。”
“听说之前谢总就是为了她投资《万程》,这次俞嫣闹离婚,谢总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陪着。”
“谢总真是好深情啊。”
慕明棠控制不住一股酸涩从胸腔里蔓延开来。
晚上,慕明棠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给谢玄辰。
那边很快接通了,谢玄辰冷漠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慕明棠听着他冷漠的声音,攥着手机的手一紧,柔声说:“我做了你最喜欢的法式奶油蘑菇汤,今晚过来吗?”
“不了。”谢玄辰冷冷回答。
可下一秒,听筒那头却传来一个女声传来:“玄辰,饭好了。”
慕明棠听出来是俞嫣的声音,心一寸寸往下沉。
“挂了。”说完,谢玄辰迅速挂断了电话。
慕明棠放下手机。
谢玄辰没空就是忙着陪俞嫣吧。
也是,有正主在身边,她这个替身也就没什么用了吧。
没想到第二天,慕明棠意外收到谢玄辰发来的一条信息:“晚上八点,星涯餐厅。”
谢玄辰突然约她见面,她很高兴,特意回去打扮了一番。
她穿上一身雪白的针织长裙,将长长的头发披下,尽显温柔。
满心欢喜地来到餐厅时,却看到座位上空无一人。
她愣了愣,坐下等着。
一个小时过去,谢玄辰才走进餐厅。
慕明棠凑上去,挽住他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玄辰,你好久没来看我,我好想你。”
谢玄辰坐下,从怀里拿出一张支票扔在桌上。
慕明棠一愣:“这是?”
谢玄辰将她拂开,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漠:“这是一千万,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