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锦默夏涵

第1章 失去一个肾
夜,深沉静谧,男人修长的手指身后拥着她的身子,狠狠的贯穿,夏涵疼得啊了一声。
“锦默!轻点!”
辰锦默没有丝毫停顿,一下接着一下的猛烈进攻,夏涵蹙着眉头,尽力的忍受着。
和辰锦默结婚三年,他对她一直都很好,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辰锦默有一个怪癖,那就是做那种事情从来都不肯开灯,而且他在床上从来都不温柔。
每次做那种事情,夏涵都像是死了一次一样。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夏涵紧紧的抓住床单,死死的咬着嘴唇,到最后她还是被折腾得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屋子里散发着淫靡的味道,辰锦默踪影全无。床头柜上放着每天服用的维生素,下面是老公辰锦默的留条,“老婆,记得把药吃了,乖!”
夏涵拿起字条花痴般的笑了好一会,老公对她真好啊!工作这么忙还惦记着她,每天都在提醒她吃药,这样的好老公怕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她起床穿好衣服吃了药,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涵涵,你和锦默还好吧?”
“好啊?怎么了?”
“是这样,我听李夫人说昨天看见他和一个女人……”
“妈,捕风捉影的事情别相信,锦默对我很好,真的很好!”
“那就好,对了你还没有消息吗?”夏母改变话题。
“没有,我前天去做了检查,今天去医院拿检查报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医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着夏涵的检查报告微微的蹙眉,“夏小姐,你的换肾手术是什么时候做的?”
“换肾手术?我没有做过换肾手术啊?”夏涵否认。
“没有做过换肾手术?这怎么可能?”医生指着检查报告单,“这报告上说你左肾没有啊?你看看这个片子,的确缺少一个肾啊?”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夏涵骇然的跳起来,无缘无故缺少一个肾任谁也不能淡定。
“还有你的身体,你确定是想要孩子?”
“是,我想要孩子!”
“想要孩子你吃什么避孕药?”医生指着报告上面的数据,“你看看这个数据,你这激素这么高,明显是吃避孕药造成的啊?”
“这不可能!我没有吃过避孕药啊?是不是搞错了?”她那么想要孩子,怎么可能会吃避孕药避孕?
被质疑专业水平医生有些火大,“我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做过换肾手术,但是这个手术并不影响怀孕,可是现在你身体内的激素非常高,血液里有避孕药药成分,这明显就是吃避孕药造成的。”
夏涵觉得医生是疯了,她不相信医生的话,开车又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在停车场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老公辰锦默。
他不是一个人,臂弯里还挽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那女人半个身子挂在他身上,辰锦默看她的目光宠溺深情。
目睹此景,夏涵脑子里嗡的一声,想也没有想就冲了过去。
第2章 他竟然在外面有女人
“锦默!”
突然出现的夏涵让辰锦默愣了一下,可是他脸上没有害怕和惊恐的神色,很平静的看着夏涵。
“你怎么在这里?”
“她是谁?”夏涵指着那个依偎在辰锦默怀里的女人身子在微微的颤抖。
“夏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吗?”女人把头从辰锦默怀里探出来,对着夏涵甜甜的笑。
“楚媚瑶?”夏涵下意识的吐出三个字。楚媚瑶,这个女人竟然是辰锦默的初恋楚媚瑶,可是不是说楚媚瑶已经死了么?这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楚媚瑶笑得春光明媚。
“这是怎么回事?”夏涵看着辰锦默,他搂着楚媚瑶的腰,小心翼翼的像是珍宝一样,“你先去车上,我马上过来!”
楚媚瑶听话的去了辰锦默的车上,夏涵看着辰锦默:“我想听你的解释!”
辰锦默表情很平静,“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了,我和媚瑶一直就没有分开,夏涵,我爱的人一直是她,我们离婚吧!”
辰锦默的声音很温和,一如平常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夏涵遍体生寒,她突然发现,她认为的辰锦默所谓的温柔其实并不是温柔,他就是这样一副样子,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一副样子。
“我不离婚!辰锦默,我绝不离婚!”她那么爱辰锦默,怎么可能会和他离婚!
“这可由不得你!”辰锦默语气一下子加重了。
“夏涵,现在离婚对你我都好,现在离婚我可以给你一笔赡养费,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赡养费?辰锦默,我是那种需要钱的女人吗?如果是为了钱我用得着嫁给你?”夏涵眼中蓄满泪水。
“也许从前你不需要钱,但是现在可不一定……”辰锦默意味深长的看着夏涵。“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因为这个插曲夏涵也没有心情检查了,她失魂落魄的开车回了家,刚到门口,电话响了,夏涵接通,
夏母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涵涵,你爸……你爸自杀了!”
夏涵赶到医院的时候夏母守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眼睛红肿,人憔悴得不成样子。
“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爸为什么要自杀?”
“涵涵,我们家破产了!”
“破产?好好的怎么会破产?”
“为什么……为什么……”夏母呆滞的念了两个为什么,突然跳起来一个巴掌扇在夏涵脸上。“为了你啊!我和老夏怎么会养了你这样一个白眼狼?”
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夏涵身上,夏涵嘴角冒血,整张脸都肿了起来,夏母放声大哭,“你爸完了,我们家完了,都是辰锦默!他好毒的心思啊!”
夏涵不相信辰锦默会这样绝情的对自己父亲,她是辰锦默的妻子,辰锦默有什么理由让夏家家破人亡?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夏涵急切的需要找到辰锦默问过明白。
电话打出去却一直是无法接通的提示音,夏涵焦躁倒极致,她发现自己神经有些不正常了。
父亲还在ICU抢救,可是她却竟然满脑子的都是想要搞清楚真相的念头,她迫切的需要听到辰锦默斩钉截铁的告诉她,这一切不是真的!夏家的事情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电话一直都打不通,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出来面无表情的告诉她们,夏父情况不是太好,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夏母在低声的啜泣,夏涵有些茫然的去一楼收费处缴纳费用。
站在窗口等候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一声软软的“夏小姐”,她转过头,看见了楚媚瑶。
第3章 她的老公取走了她的肾
相比夏涵蓬头垢面被夏母打得满脸青紫的样子,楚媚瑶简直像是天仙一样美貌。
她看着夏涵笑得那个美:“夏涵,听说你家破产了!”
楚媚瑶的声音带着戏谑,讽刺意味浓重,夏涵冷冷的看着她,“叶小姐好像很幸灾乐祸?”
“是啊,能不高兴吗?夏家倒了,你和锦默之间也没有可能了。”楚媚瑶笑得那个阳光灿烂,“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冷夫人了!”
“你做梦吧!”
“夏涵,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吗?你知道锦默为什么和你结婚吗?可不是因为爱你,他娶你只是为了你的肾!”
“肾?”
“三年前我被检查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而你的肾源和我匹配,为了救我,锦默只好和你结婚,记得你结婚第二天做的阑尾手术吗?那不是割除阑尾是换肾手术!”
“什么?”夏涵惊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医生说的竟然是真的,她竟然真的缺了一个肾,而且这个肾还是辰锦默让人摘除的?
“对了,你知道你为什么嫁给锦默三年都不能怀孕吗?”
“是他在给我下药?”夏涵想起医生的话下意识的出口。
“对,你也不算笨嘛!锦默怕你怀孕,每次做过后都会给你吃避孕药,借口是维生素,你这一吃就是三年啊!”
楚媚瑶的话让夏涵从头凉到脚,看着夏涵震惊的样子,楚媚瑶格格的笑着,“对了,你家破产也是锦默的功劳,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楚媚瑶把手机递给夏涵,她在手机的屏幕上面看到了一条消息:“辰锦默收购了夏氏所有股票,夏氏破产!”
心一下子坠落到谷底,还有什么好说的?
换她的肾,给她吃避孕药,还用尽心思的搞垮夏家,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楚媚瑶?
楚家和夏家一直都是商业竞争对手,三年前楚家破产,楚媚瑶不知所踪有传言说她过世了,夏涵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活着,而且还是用自己的肾活着。
“是你?是你让他这么做的?你怎么这么歹毒?”
“歹毒么?夏涵,楚家家破人亡的时候你可曾可怜过我半分?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今天的夏家就是从前的楚家。”楚媚瑶冷笑。
“当年我父母双双去世,我在生死关头徘徊,好在有锦默帮我,锦默为了帮我报仇故意和你在一起,这三年来可苦了他了,每天对着一个不爱的女人演戏,对了,你知道锦默他是怎么和我形容你的吗?贱人一个,比妓女还要贱,每次和你上床的时候他都很恶心,所以他和你做爱从来不开灯,因为看着你的容貌,他会想吐!”
楚媚瑶的话像是刀子一样戳进夏涵的心窝,她和辰锦默做了那么多次,的确辰锦默的唯一习惯就是关着灯做。
她之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愤怒让夏涵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扬手抽像楚媚瑶,啪的一声,楚媚瑶的脸被她打得往旁边一偏,身后传来一声怒吼,“你在干什么?”
夏涵转过头,辰锦默已经到了面前,楚媚瑶捂住脸,一张粉嫩的脸上五个清晰的指印,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脸上换了一副可怜的表情,眼中泪光闪动。“锦默……”
吐出这两个字她人就往后一倒,辰锦默伸手扶住她弱不禁风的身子:“媚瑶,你没有事情吧?”
“我头晕!”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辰锦默扬手一个嘴巴扇在夏涵脸上。
辰锦默这一巴掌太重,夏涵被扇得一下子摔倒在地,身上被擦破了钻心的疼,她顾不得疼痛,只是急切的看着辰锦默:“你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我的肾?只是为了搞垮我们家?”
“对!”辰锦默漠然的回答。
第4章 走投无路
他亲口承认了!他竟然亲口承认了!
夏涵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她失控的对着辰锦默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你竟然如此歹毒……不但偷偷拿走了我的肾还害我家破人亡,辰锦默,你怎么这么歹毒?”
面对夏涵的控诉,辰锦默的表情很漠然,“夏涵,要怪只怪你是夏明梁的女儿!”
“辰锦默你不是人!我爸对你那么好,他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啊?你怎么这么狠心?”
“狠心?比起夏明梁做的那些龌龊事我这算是轻的了,夏涵,我让你衣食无忧三年,不过是取走你一个肾而已,比起失去生命失去一个肾算什么?”
“你不是人!”辰锦默的绝情让夏涵跳起来起来一个巴掌抽在辰锦默脸上。
辰锦默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动手,脸上结结实实挨了夏涵一个耳光,楚媚瑶心疼极了:“锦默,你还好吧?”
又转头怒视着夏涵:“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还好意思说你爱锦默,你这样的女人也配说爱?”
“爱?辰锦默,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是瞎眼了才会爱上你!”夏涵想着急救室里生死未卜的父亲,想到自己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竟然被他算计取了肾,不由得悲从心起,“你们两个贱人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辰锦默眼中闪过狠戾,笑容有些渗入:“夏涵,你是在找死!”
“是!我是在找死,我不活了!”自己父亲生死未卜,公司破产,这一切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的手笔,夏涵绝望到极致,也恨到极致!
“辰锦默,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你让我爸变成这样,我和你拼了!”她跳起来扑过去,辰锦默用手一推,夏涵又跌在地上。
辰锦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目光像是看着一个癞皮狗:“夏涵,这只是一个开始,我本来还打算放你一码的,既然你这样不知道死活,那就不要怪我!”
“辰锦默,你没有心,我真后悔爱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我恨你!”
“是吗?那就好好恨着吧,游戏才刚刚开始呢!”扔下这句绝情的话辰锦默扶着楚媚瑶离开了。
辰锦默果然绝情到极致,只是短短一天,所有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夏涵不过是回家帮父亲取点东西。
结果到家时候发现家里有好多人,法院的,警察局的……
家里被查封了,所有东西都被打上封条,银行卡被冻结。
夏涵被毫不留情的赶了出来,连代步的车也被没收,夏涵赶回医院,空荡荡的走廊上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她四处寻找,拼命的打电话,后来过来一个护士告诉她,夏母跳楼了!
夏母在ICU抢救,看惯生死的护士抱着本子站在目光呆滞的夏涵面前:“请交一下费用!”
夏涵恍然醒过来,银行卡已经全部被冻结,她拿什么交钱?
她机械的拿起手机开始拨打手机里的朋友熟人电话,全无例外的都是无法接通。
墙倒众人推,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今年的平安夜特别的冷,夏涵从来没有觉得这样冷过。
她早上出门时候只是随便穿了一件大衣就开车从辰锦默的别墅往外跑,后来回家车被收了,她只带走一个随身的包和一个手机孤零零的回了医院。
母亲跳楼了,她浑身颤抖的四处打电话凑钱交费。
没有任何人理睬她,墙倒众人推,在几个小时之前她是风光无限的夏家大小姐冷夫人,几个小时后她就成为了灾难。
所有人对她避之不及,万般无奈之下夏涵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耳环,这对耳环是辰锦默结婚时候为她定制的。
当时一同定制的还有项链和订婚戒指,项链和订婚戒指在一个礼拜前的晚上遭遇劫匪被抢走了。
现在她浑身上下就这对耳环值钱了,她记得辰锦默为她定制的这套首饰价值上千万,想来这对耳环也能值点钱。
要是能把这个耳环当了,她能挨过一段时间。
天已经微微亮了,夏涵没有在医院停留,一天一夜没有睡觉,她竟然感觉不到累,她必须先把父母ICU病房的钱凑到才能喘口气。
夏涵马不停蹄的去了海市的各大典当行,一路下来找了几家,最后把耳环以二十万块的价格当了出去。
抱着那叠从前她看不上眼的二十万块,夏涵急匆匆的赶往医院。
她赶到医院时候正好是医院上班高峰期,夏涵挤进电梯又满头是汗挤出来。
冲到缴费处才发现身上的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了一条口子,里面的二十万块不翼而飞。
夏涵当时就傻了,找保安,调监控,被白眼了好多次,终究是什么用也没有。
她站在冰冷冷的大厅里茫然的四顾,那一刻她突然体会到了母亲的心情。
她当时站在医院窗户往下纵身一跃就是这样绝望和无助。
夏涵迈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医院的顶楼。
雪花飘落在她肩上,寒风肆虐,她抖抖索索的走到顶楼边缘。
第5章 卖身
只往下看了一眼,强烈的恐高让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她终究还是胆小,还是没有母亲的勇气。
说到底她害怕自己被摔得血肉模糊,她害怕自己会落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当然她更放心不下ICU病房里的父亲和母亲,如果她死了,他们怎么办?
夏涵幽魂般的又回到了ICU病房门口,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了好长时间,她拿起手机给辰锦默打了过去。
“我答应你离婚,你给我钱……”
“给你钱?你在做梦吧?我答应给你钱的有效期已经过了,现在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辰锦默的声音冷漠到极致。
“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辰锦默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
“歹毒吗?比起你父亲夏明梁我这算小巫见大巫了!”辰锦默冷笑着挂了电话。
夏涵握住手机茫然的站在病房门口,她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会,而且就算她会,一时半会又到哪里去凑高额的医药费?
她握住手机游魂般的穿过医院走廊,迎面看到了楚媚瑶,她抱着手站在一间病房门口看着夏涵笑,“夏涵,你知道吗?我怀孕了!刚刚检查出来的!”
楚媚瑶摆明是在炫耀,夏涵哪里有力气去管她,她移过林媚瑶就走,林媚瑶在冷笑,“现在走投无路了吧?夏涵,你也有今天啊?”
夏涵没有说话移过楚媚瑶走向电梯方向,楚媚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其实你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你还留着一条命啊?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去伺候男人……”
夏涵没有回头,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医院。
山穷水尽,她现在的确也只有唯一的这条路了。
她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从医院走到了海市皇廷夜总会的大门口。
过去她是皇廷的常客,经常在这里夜夜笙歌,今天她却是下定决心让别人来消费自己的。
夏涵找到了皇廷的经理,经理的绿豆眼从镜片后面仔细的打量她。
“冷夫人想要多少钱?”
“是夏小姐。”夏涵纠正,“我要一百万!”
“一百万是皇廷头牌的价格,而且是初夜……”经理的意思是她不是头牌也不是初夜没有资格要这么多钱。
夏涵笑了一下,她觉得自己能够笑得出真的是够奇迹的:“不是一个晚上,如果有人肯包……”
那个养字夏涵没有说出口,但是经理懂了:“我知道了,我会留意的。”
“我现在就要钱,最好今天晚上就达成交易!”
“今天晚上,这么急?”经理又用绿豆眼看了她一眼,“不挑?”
“不挑,只要有人出钱就行!”
经理点了下头,“正好我这里有一个客人……如果你不挑可以去试试。”
夏涵被人领着去了客人所在的包厢,推开包厢门,见包厢里坐了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淫邪的目光在夏涵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会,“脸长得不错,不过一百万,好像贵了些!”
“不是一夜,是一辈子,只要您给我钱,做什么都可以。”
“这样啊?”男人眼睛一亮,“先脱了让我看看值不值这个价钱。”
夏涵没有迟疑的开始脱衣服,很快她就脱下了外衣和裤子,露出穿着紧身衣的姣好身材,夏涵不只是脸蛋漂亮,身材也是一流,男人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咽了下口水。
“会做全套不?”
“会!”夏涵咬牙。
“那就看你表现了。”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面,“让我满意,这里面的钱都是你的!”
夏涵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金卡,开始脱自己的紧身衣。
很快紧身衣被她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内衣内裤。
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前凸后翘的身子,男人咽了下口水,夏涵没有停留的伸手去接内衣的扣子,刚解开一个扣子,门被从外面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