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衍南乔瑜

第一章
早上6点,她早早起床为陆衍南挑选好当天穿的西装;
早上7点,她精心准备好他的早餐:黑咖啡+法式吐司;
上午10点,她细心打扫整个别墅的每一处;
上午11点,她着手准备午餐装进保温盒送去公司;
……
嫁给陆衍南三年来,乔瑜每一天都是如此,尽心尽力,从没有过一刻放松,但只要能讨喜欢的人开心,她愿意为此付出所有。
从陆氏集团回到别墅,乔瑜忽然又想起,陆衍南的书房还没有打扫。
他素来最爱干净,如果进去办公的时候发现没打扫干净一定会很生气,想到这儿,她没来得及休息便又马不停蹄的进了书房。
仔仔细细擦拭名贵的书桌,忽然一个不小心,碰倒了上面的一份项目书。
电影立项计划书?
看到电影两个字,她手顿了顿,下意识翻开了这份计划书。
“S+级电影计划,投资六亿,拟邀已退圈知名导演……云守月。”
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乔瑜眉心一跳,握着计划书的手缓缓收紧。
陆衍南……想要云守月复出拍戏?
下午六点,陆衍南回来的比平日都要早。
看着他清冷矜贵的俊容,乔瑜想到今天看到的那份计划书,终于决定向他坦白身份。
“衍南,我有话……”
“乔瑜,我们离婚吧。”
两人同时开口,乔瑜的话还没说完,却在听到他的话时愣在原地,浑身血液都变得冰凉。
“你说什么?”
“离婚,清柔醒了。”陆衍南说完,递过来一份离婚协议,“这三年你做得不错,我会给你对应的补偿,足够让你摆脱之前贫困的日子,从此生活无忧。”
犹如一道惊雷,轰然劈在乔瑜耳侧,一时间,她脑海里只有陆衍南说的那句话。
苏清柔醒了!
三年前,陆衍南的相恋了三年的女友苏清柔为了事业,选择拒绝他的求婚远走异国,可却去机场的路上遭遇一场车祸,成了久卧不醒的植物人。
偏偏陆氏正值上市,于集团而言,陆衍南需要一个明面上的陆太太。
既然娶不了心爱之人,娶谁又有什么关系?于是他派人在全城寻找没家世没背景的女人,乔乔沫,便是他最后选中的那个人。
农村出身,初中毕业,没有任何家世背景,为人软弱听话,将来离婚也不会对陆家财产造成任何损失,于当时的陆衍南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乔瑜看着离婚协议上那串冰冷的数字,强扯出唇角笑了笑,“可当时嫁给你的时候,我说过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嫁,你也答应了,说会试着忘记苏清柔,这么多年,你对我就没有过片刻动心吗?”
第一次看见乔瑜不是乖巧的服从他的命令,而是言语带刺的质问,陆衍南蹙了蹙眉。
的确,当年乔乔沫嫁给他,他当即就给她准备了三千万的报酬,谁知她当场拒绝,并说她嫁给他只有一个要求,希望能走进他的心里。
于妻子而言,她挑不出任何毛病,可若论感情,他喜欢的是独立自信,能与他势均力敌的女人,兴许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也难以忘掉苏清柔的原因,乔瑜这种软弱无能的家庭主妇,他着实喜欢不起来。
陆衍南看向她穿着围裙,明显一副刚打扫完卫生出来的样子,目光沉了沉,“你是以什么身份问我这个问题?农村出身,初中文化,还是一朵怯懦,卑微只能依靠男人的菟丝花?”
“是因为你当年需要这样的人做妻子,所以我才隐瞒我……”乔瑜刚要解释,可下一秒,陆衍南怀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清柔?怎么了?”
“你崴到脚了?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来!”
他立刻转身,乔瑜却伸手想要拉住他:“衍南,你等我说完,你的新电影我可以……”
陆衍南本就急着出门,平生更是厌恶纠缠的女人,以为她还想要哀求,便用了点力气拂开她的手,乔瑜一个不小心,朝着茶几摔了过去。
“啪嗒!”
东西摔碎的声音。
原本摆放在茶几上的水晶城堡轰然坍塌,碎得七零八落,乔瑜看着,整个人也像完全失了力气一般,愣在原地。
那个是她花了三个月特意做好送给陆衍南的生日礼物。
送给他之后,陆衍南只是随手将它放在桌子上,从没有多看过一眼。
如今,也彻底碎了。
巨大的声响令陆衍南的脚步也顿了顿,只是看到这个碎了的城堡,他并不在意。
乔瑜眼睛发酸,再次叫住他,“陆衍南,最后一个问题,这三年,你当真没有爱过我?”
“从未。”
说罢绝情的转身离去,仿佛乔瑜并不值得他为她停留一秒。
乔瑜闭了闭眼。
够了,这一句话就够了。
是她一头热栽进来三年,自作多情,自讨苦吃。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拿起那份离婚协议:“好,我成全你。”
刚才那个卑微柔弱的女人仿佛一下子不见了,她眼睛里折射着清冷的光,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将协议上陆衍南划给她的财产和别墅全部一笔划掉。
签完离婚协议,她深深环视了一眼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冰冷的家,随后决然走出了别墅。
晚风习习,她的背影没入黄昏,脆弱又坚强。
离开别墅后,乔瑜打开手机,点进那个名为【云守月守护者联盟】群聊。
葱白手指迅速打字,一条消息发出去,瞬间引起惊涛骇浪。
“我离婚了。”
第二章
过了十秒后,原本安静的群聊瞬间十二个哥哥被一条又一条消息刷屏。
十二哥:小妹,你终于想通了!
十一哥:终于离了,不枉我日日佛前祷告!
七哥:敢欺负我们的宝贝小妹,找死吗?
六哥:谁?谁欺负我们的天才导演云守月?
五哥:小妹,在哪儿,哥哥来接你。
二哥:小妹,你现在在哪儿,别做傻事。
看着各位哥哥插科打诨的关心,乔瑜忍不住笑了,简单说了情况之后,果然引起了十二位哥哥的滔天愤怒,恨不得立刻出现她身边为她讨回公道。
这时,一直没发言的大哥发了话。
大哥:地址。
知道哥哥们是要来接自己,乔瑜想了想,发了地址过去。
半小时后,十二辆顶级豪车出动,在空旷的街道上奔驰而过,他们嚣张又肆意,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最后却纷纷停在乔瑜的身前。
十二个如同天神般的帅气男人从豪车里出来,看向她的目光满含着宠溺与纵容。
“小妹,欢迎回来。”
……
乔瑜被暂时带回了大哥的蔚海公馆,她本以为哥哥们一定会质问自己一晚上,可结果他们不仅没有,反而非常温柔的让她先休息。
看着数道关切的目光,乔瑜心中一阵暖流滑过,知道他们是怕戳到她的伤心处。
躺上舒适的大床休息时,她忍不住想起自己这任性的三年。
她本是影视圈赫赫有名的天才导演,师从导演大师徐岚,师父一生收了13个徒弟,唯一一个女孩,就是乔瑜,是师门里最小的,也是最有天赋的,集万千宠爱,十二个哥哥更是可以说把她捧在手心也不为过。
但为了嫁给陆衍南,乔瑜隐姓埋名装成普通人,为他尽心尽力付出三年,没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乔瑜闭上眼,忍住流泪的冲动。
还好,她清醒了,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犯傻了!
其他几位哥哥因为有戏要拍,都早早离开了公馆。
只有最近刚拿了柏林银奖,比较闲的五哥肖纵陪着她,等乔瑜醒来后,肖纵带着她去了附近的西餐厅吃饭。
“以后怎么打算?”
乔瑜一边切着牛排,轻声说:“我打算继续拍戏。”
一听到这话,肖纵立刻来了精神,乔瑜的导演天赋是他们所有人认可的,当年二十岁就拿下国外最佳导演,肖纵忽然想到什么,笑着说:“小妹,你就说巧不巧吧。”
乔瑜抬眸,“什么?”
肖纵从手机点出两份文档:“半个月前,就有两家行业巨头找到我,想让我劝你复出拍电影。”
想到之前在陆衍南书桌看到的那份文件,乔瑜并不意外,“有一家是陆氏集团吧?”
嚯!肖纵睁大眼睛,这她都知道?
“这个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另外一家是谁。”
“谁?”
“陆氏的死对头,天谊,他们少东家刚从国外回来,一回来就瞄上你了。”
乔瑜的手顿了顿,她知道天谊,嫁给陆衍南这三年,在他口中听到最多的公司就是天谊,它是陆氏几十年的老对手,两家公司一向势如水火。
但从去年开始,陆氏连续出品了四五部现象级大爆电影,公司股票也大涨,而自此之后天谊股票一路暴跌。
可以说,陆氏如今已经有了要碾压天谊的势头,只差一点点机会,因此陆衍南才会想要挖云守月复出。
本来,乔瑜也的确想帮他的,可如今……
看到乔瑜走神的表情,肖纵立马道:“没关系,这两个你要是都不想拍,就算了……”
“我拍。”很快,她就坚定的回答。
肖纵有些意外:“给谁拍?”
乔瑜轻轻一笑,双眸带着冷艳与凌厉。
“当然是,给我前夫……死对头拍。”
第三章
很快,天才导演云守月复出的消息遍布整个圈子。
随之而来的,就是云守月复出的首个作品没有选择风头正盛的陆氏,反而选了被频频打压的天谊。
天谊集团总裁室,莫言川看着眼前这个从头发丝儿都透着精致的女人,眼神探究。
乔瑜一改这三年的素面朝天,重新变回美艳无双的美女导演,看到莫言川时她有些惊讶,想不到他居然也这么年轻英俊。
“云导,恕我冒昧,其实我知道陆氏也给你投了橄榄枝,你为什么会选择天谊?”莫言川开门见山。
乔瑜微微一笑:“我记得,三年前天谊如日中天的时候,唯一做过的一笔赔本买卖,就是拍了《走向你》这部电影。”
莫言川挑眉,没想她会知道这部当时亏了六千万的小众文艺向电影。
乔瑜继续说:“这是国内第一部讲述偏远山区的一群孩子追逐导演梦的电影,我当时看了很感动,我想,有这样情怀的公司,才能拍出更好的作品。”
她语气动容,连莫言川也被她真挚的眼神打动。
他盯着乔瑜看了几秒,才伸出手郑重道:“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就这样,乔瑜迅速投入到了电影的前期准备工作中去。
而此时,陆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陆衍南的脸色并不好看。
几个中高层站在他面前,都低着头瑟瑟发抖,谁都不敢先开口。
“云守月复出的消息?你们都不知道?”
市场部经理嗫嚅着回答:“总裁,云守月复出的消息和她……和她加盟天谊的消息是一起出来的,我们实在是……”
“噢?那这么说,这件事不怪你们?”
“不不不,是我们的疏忽!”
陆衍南连头都没抬,修长的手指在面前的键盘上敲打着:“知道疏忽,就别在这儿站着了,两个小时后,我要看到新电影方案的planB。”
几个中高层如蒙大赦,纷纷点头退了出去。
办公室安静了一会儿,助理看着陆衍南的动作忽然停下来。
“云守月跟天谊有交情?”
助理迅速摇头:“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没有。”
云守月的信息十分难查,她十分低调,没退圈拍电影的时候总带着墨镜和口罩,派头比明星还足。
想着,助理又忍不住开口:“陆总,云守月虽然年轻,但太有天赋,这次天谊能请到她导戏,对我们来说,不是好消息。”
这点陆衍南当然清楚。
他拿起桌上一支名贵的意大利钢笔慢慢把玩,语调漫不经心:“既然不是好消息,那就让他们这电影,拍不成。”
没过几天,这句“拍不成”的预言就成真了。
原本新电影已经拉好的投资商,一夜之间全部撤资了,并且是无理由撤资。
肖纵十分有经验:“一般这种情况,就说明你背后被人搞了,而且那个人还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这话就只差把陆衍南三个字说出来。
乔瑜想到那个已经很久没见到的男人,杏眸微暗。
这时,莫言川的电话打了过来。
他简洁明了:“投资商的事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
乔瑜笑笑:“我本来就不担心。”
莫言川:“虽然天谊只是出品方,但我会跟董事们商议,以另外的名义赞助,只是……投资可能会少点。”
“不用,我有别的办法。”乔瑜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挂断电话后,她翻出通讯录里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当初离家时说着不再回家的话语还在耳畔,她叹了口气,点击拨通。
而看到乔瑜备注上的那三个字,肖纵不由得微微瞪大了眼睛。
乔青山!
不会吧,这是他想的那个人吗,那个全球首富,乔青山?!
小妹和他是什么关系?
不对,小妹姓乔,全球首富也姓乔,而且早就听说,全球首富乔青山有个宠到不行的孙女,那也是他旗下唯一继承人!
难不成……
乔瑜却像是没有看到肖纵瞳孔中的震惊,神色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清冷,直到接通后,那边传来一道苍老又威严的声音。
“瑜瑜?”
“是我,爷爷,您能帮我个忙吗?”
第四章
仅仅过了一天,这场突如其来的资金危机就解决了。
一向不涉及娱乐圈的乔氏财团出手就是八个亿,直接以最大赞助商的名义投资了云守月的电影,令整个京北资本圈震惊!
那可是乔氏!
乔氏掌权人乔长山年逾七十,纵横商界半生,是赫赫有名的京北城首富,自从早些年因为身体原因半退隐之后,早就不怎么出现了。
现在居然为了个云守月出头?
乔家庄园。
乔瑜跪在乔长山身前,看着爷爷比三年前更加苍老的面容,心中愧疚更甚。
“爷爷,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
她是乔家唯一的继承人,以前为了追逐电影梦跟家里闹掰,很多年不肯回家,可如今经历这么多,她愈发觉得从前的自己脾气太冲,总是无意间伤害那些真正爱自己的人。
乔老心疼孙女,本还想板着脸教训几句,可看乔瑜红着眼眶的样子又瞬间心软,叹了口气。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着,管家才扶着乔瑜起来。
乔老又说:“但这次你不能任性了,我帮你的条件别忘了,你得回家继承家业,以我现在的身体,我老头子还能撑几年?乔氏迟早是你的,你现在不接手,难不成等我死了才肯接手?”
乔瑜不想惹爷爷动怒,自然也不会驳他,只是道:“爷爷,可不可以等我拍完这部电影再回家,我已经答应天谊了。”
“那你要先拿出你的诚意。”
“什么诚意?”
“乔氏最近在跟一个美国集团谈合作,你要能在一周内把这个合作谈下来,我就可以让你拍完这部收山之作。”
一周的时间其实有点少,但乔瑜却并不觉得为难,她本就是双修导演学和工商管理的双料硕士,自然对她算不得难事。
“好,成交!”
就这样,她暂时挂上乔氏副总的身份,开始接手这次的合作案。
结果在了解资料时才发现,盯上这个美国CJ集团的,不仅有乔氏。
还有,陆衍南的陆氏集团。
乔瑜合上手中的资料,目光充满了漠然。
“又是陆衍南?”
现在,她不仅要帮前夫的死对头拍电影,还要抢前夫的合作?
虽然离婚后,乔瑜已经不想在跟陆衍南扯上任何关系了,但既然避免不了,乔瑜也不打算退缩。
这次cj派来谈合作的负责人叫劳拉,是个美籍华裔,其实乔氏和陆氏都符合cj的合作要求,而最终这个合作究竟花落谁家,其实就看这个劳拉如何抉择。
陆衍南自然也深谙此道,他下手向来稳准狠,劳拉一下飞机,立刻就安排了助理邀约劳拉小姐吃饭,想要先下手为强。
结果乔瑜的速度也并不慢,她很快也以乔氏副总的身份邀请劳拉吃饭。
两份饭局的邀约同时摆在劳拉面前,看似只是一顿饭,实际上就是在让她选择由谁先抢占这个先机。
乔瑜这次还拉来了帮手莫言川。
“听说你母亲是苏州人,那你应该对淮扬菜很熟悉吧?”
莫言川点点头,有些莫名其妙,他还刚从云守月就是首富孙女的震惊中没出来。
乔瑜满意地一笑:“那太好了!明天我跟劳拉吃饭,请陆总陪我一起去!”
莫言川看她志在必得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你怎么就确定劳拉一定会选跟你吃饭?”
乔瑜双手抱胸看着手机,仿佛在等待什么消息。
“你很快就知道了。”
第五章
果然,一分钟后,她接到了劳拉助理的电话。
莫言川简直有些佩服她:“你好像早就料到了?”
乔瑜红唇一勾,“这个劳拉是美籍华裔,八岁跟随妈妈定居美国,在此之前居住在江苏,从小是吃淮扬菜长大的,而且我打听到她在美国请了个中餐厨师,可见对中餐很有情怀,我告诉她,我特地从扬州请了两个大厨,请她吃正宗的苏菜,她当然不会拒绝。”
莫言川眼眸中流露出赞赏,心想怪不得乔老愿意把偌大的家业交给她。
乔瑜继续道:“陆衍南刚愎自用,只会从利益角度出发劝说劳拉,他不懂投其所好,请她在最贵最精致的西餐厅吃饭有什么用?”
而她再邀请上对苏杭文化和淮扬菜都十分精通的莫言川,就不信打动不了这个劳拉。
果然,第二天,有了这样精心准备的饭局,又在莫言川的活跃下,劳拉的思乡之情被完全勾起,对乔瑜的印象更是非常不错。
劳拉来国内这几天,一直跟乔瑜在一起,陆氏的人连她的面都见不到,更遑论谈合作了。
陆衍南从未被竞争对手这么压下去过。
在办公室听到助理说合作现在基本已经被乔氏锁定之后,他漆黑的双眸沉了下来。
“乔老的孙女怎么忽然冒出来了?”
助理回答:“据说之前在国外留学,最近才回国,以后估计会慢慢接手乔氏了。”
陆衍南目光深邃,看来这个乔大小姐来者不善啊。
这时,秘书办另一个秘书敲门走了进来。
“陆总,乔氏大小姐派人托话给我们,说这个项目他们拿定了,让我们别费心了,还有……”
秘书的嗓音都有些发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挑衅陆氏。
陆衍南蹙眉,“还有什么?”
“还有……”秘书欲言又止,从身后拿出一本苏菜菜谱,“她说,原来大名鼎鼎的陆总,也不过如此……这本菜谱送给您,下次用……”
秘书说完后,就战战兢兢的等待着陆衍南发火。
可预料中的发火却并未出现,陆衍南不仅没有发怒,反而颇有兴味的盯着那本充满讽刺意味的菜谱。
“有意思。”
劳拉只能在国内待一周,在她离开的前一天,果然跟乔氏签下了合同。
乔瑜拿到了跟爷爷谈判的筹码,也终于得到了拍完新电影的机会。
很快,她就重新投入到了新电影的准备工作当中。
目前资金到位,其他工作也已经有序展开,只等选完角就可以开拍了。
而这次莫言川帮了乔瑜一个大忙,正巧没过多久,有一个晚宴需要一个女伴陪同,他就也找上了乔瑜。
“你刚复出,正好以云守月的身份跟我一起参加。”
乔瑜很快拒绝,“抱歉,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对于她的脾气,莫言川也知道,毕竟早年云守月没退圈的时候就鲜少露面。
他笑笑:“放心吧,这舞会没那么正式,你要是不喜欢见人,可以戴着面具入场。”
乔瑜这才答应:“那就当还你个人情,我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