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菀戚越泽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咔哒——
高大的男人推开门,手上还拎着份被包装的极好的礼盒。
“回来了?外面在下雨,怎么不等雨小些再回来。”乔菀迎上去熟练地接过微润的的大衣,嗔怪地说了句。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手上的衣服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
“怕你等久了。”
男人抬起头,俊朗的眉眼在暖光下镀了层淡淡的光辉,连脸上的锋利都少了,满是让人脸红心跳的缱倦。
乔菀的目光在上面定格几秒,瞬间把其他念头抛在脑后,心不争气地咯噔下。
这是她的丈夫,戚越泽。
即便是已婚三年,她还是看不腻这张脸。
“三周年礼物。”包装盒举到她眼前。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周年送她礼物,以往只会在各大首饰牌子出新品时让秘书定给她。
一看就不走心。
但周年礼物不同。
即便这是她早上提醒才得来的,乔菀的嘴角还是按捺不住地上扬,接过礼盒矜持地说:“谢谢。先吃饭吧,都快凉了。”
戚越泽垂眸凝视着她藏不住欢喜的小脸,团在嘴里的话滚了几下,险些说不出口。
直到乔菀歪着头,满是疑惑地睁大眼睛,他才淡然又郑重的开口:“乔菀,我们离婚吧。”
嗯?
乔菀的欢喜凝固在脸上。
那一瞬间,她甚至以为外面的雨声太大,大到让她出现幻觉。
“我……”她颤抖着嘴唇,好半天,才问出苍白无力的话,“你今天让我等你,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她还以为、还以为他破天荒想要和她庆祝结婚三周年。
大手按在她的肩上,以往滚烫的温度能挑逗起两人情绪,此时却谁也没在意。
戚越泽定定地看着她,沉默半响,他缓缓说:“抱歉。要是你觉得无法接受的话,我会在分割财产的时候多给你一些补偿。”
他的眼眸一如过往的温柔,温柔到她几欲落泪。
但她不允许她在他面前那么失态。
“我先去下洗手间。”乔菀推开他的手,强行扯出个笑容,稳住步伐走向里侧。
快出大厅时,她又转过身低声说:“你胃不好,我给你炖了汤,你趁热先喝。”
她试图装作像以前那样淡定贤良,通红的眼睛却将她心底的彷徨尽数撕开。
心口的位置被扎了下,戚越泽垂在身侧的手蜷缩了下,却没动,而是看向眼前还冒着热气的汤蛊。
正如他所说,身为妻子,乔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时常他醒来就能看到已经搭配好的衣服等着他穿,桌上有准备好的早餐。
戚越泽有心理因素不能接受其他人在家这么私人的领域出现,她就拒了很好的offer,专心照顾他。
饶是请个保姆也做不到乔菀这么贴心。
戚越泽尝了一口,觉得今日汤里的当归比往日放的要多些。
洗手间里。
乔菀抬眼望着镜子里脸色惨白的人,再也忍不住,任由眼泪痛快地滑落。
她一直都知道戚越泽心头有人。
只是三年的婚姻,即便是只有礼节性的关心,也让她有了天真的幻想。
在今早收到他的短信时,她真的以为戚越泽下定决定要和她好好过。
没想到……
乔菀想要扯扯嘴角,却发现心中的酸涩让她连个简单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乔菀?”门口传来戚越泽担忧的敲门声。
“我没事。”乔菀连忙敛神回答。
早就注定了的事情,她不能让戚越泽觉得愧疚。
打开水龙头想洗把脸,抬手才意识到手里还抱着戚越泽的外套。
鬼使神差般的,乔菀低下头,深深地在外套上面嗅了嗅。
下一秒,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

第2章 这就开始避嫌了?
果然,有陌生的香味。
但戚越泽身边没有女秘书,即便是谈工作也不会和别人靠那么近把香水沾到衣服上。
只有在进门的时候近距离接触过才会留下这么持久的香。
会使用这么小众的独特香调的人,在记忆里,一抹身形一闪而过。
乔菀再也忍不住,她猛然拉开门,尽量维持着平静:“水今瑶回来了,对吗?”
戚越泽抬起想要给她擦掉眼泪的手,骤然僵在半空中。
水今瑶,戚越泽的前女友。
一个三年前在戚越泽出车祸成了残疾人后毅然离开的女人,是他们默契不提及的人。
“你知道的,即便没有她,我们的婚约也只有三年。”戚越泽低声道。
所有的愤怒难堪,都被终结在这句话里。
是啊。
他们是契约婚姻,在婚前是签过合同的。
只是嫁给戚越泽的喜悦让她选择性忘掉这件事。
“我当然记得。”乔菀按捺住心中的酸涩,若无其事的开口,“只是想提前和你对一下台词,别以后出去说的不一样,惹人误会。”
戚越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声道:“和瑶瑶没关系,不过是契约到期罢了。”
瑶瑶。
叫的多亲密啊。
他叫她分明都是连名带姓的叫。
“好。”乔菀坐在桌子面前,先前看着精致可口的饭菜此时却觉得寡淡无比,偏偏还要装的和以前一样,“那等我吃完饭就收拾东西搬出去。”
戚越泽似乎哽了一下。
他给乔菀添了一勺汤,看着她喝完,才回答:“不必那么急,且……你要是喜欢这里的话,别墅可以过到你名下。”
即便他没明说,但乔菀知道,这也是补偿之一。
若是她够硬气,就拒绝。
但乔菀偏偏咽不下那口气。
她住进这栋别墅时,这里还是样板房,冷冰冰的毫无人情味,现在却一进门就能让人感受到温馨。
每一件物品,都是她精心布置。
她凭什么要为水今瑶做嫁衣?
“好啊。”乔菀爽快应下。
两人安静享用最后一顿晚饭。
乔菀的手艺没话说,但是此时谁也没心情用心品尝。
乔菀干脆放下碗,起身道:“东西多,我先去收拾,你吃完把碗放进洗碗机就行。”
她的背影挺的很直,却在惨白的白炽灯下显得单薄又可怜。
一个小时后,乔菀拖着两个行李箱出现在门口。
她看着熟悉的大厅,还有大厅里熟悉的男人,心,空荡荡的。
温热的大手从她手背上覆过,一触及离,却成功拉回乔菀的思绪。
往日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乔菀,抱歉,把你困在我身边三年。”
困?
她全心全意盼了六年,守护了三年的婚姻,在他眼中竟是一场牢笼吗?
乔菀心中泛起浓浓的悲凉,却仍能对着他展开一抹得体的笑容:“那我就提前祝贺你得偿所愿了。”
被她霸占了三年的位置,终于能还给他想给的人了。
戚越泽皱了皱眉,没接这话,只道:“我让司机送你。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让他通知我。”
这就开始避嫌了?

第3章 那你一定更厉害了
乔菀觉得好笑,她又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不用。”说完,她直接柃着箱子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乔菀顺手把刚到手的房子挂在中介软件上售卖。
她不想把心血便宜给水今瑶,更不想留着房子睹物思人。
卖掉,是最好的选择。
……
“姐,你这是……和姐夫闹矛盾离家出走了?”
乔菀刚进门,她妹妹乔姝就端着个水杯从厨房出来,满脸震惊地看着她大包小包的模样。
“没。”沉默一瞬,乔菀选择隐瞒。
乔姝正在准备毕业答辩,又有抑郁症容易胡思乱想,她不想因为私事影响到她。
她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只是新找的工作离家近,就想着先搬回来住几天。”
“你终于决定出来找工作了!太好了姐,我就说你这么好的天赋不该被浪费掉!”
乔姝立马顾不得别的,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当全职太太有什么好的,外人只会把你当无用的菟丝花,谁能想到我姐当年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拿过国际大奖?”
乔菀只是笑笑,没反对也没附和她的话。
一直到乔姝累了回房休息,她才倦怠地倒在床上,怔怔看着天花板。
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出来。
戚越泽。
我爱了你九年,但也只会爱你九年。
戚先生,我决定放弃你了!
伴着疲惫和解脱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乔菀缓缓进入梦乡。
翌日一早,她重新拿出压在箱底的职业套装穿上,打车赶向工作的地方。
一个在A市名不经传的摄影工作室。
来接她的是工作室的老板,她大学不同专业的学姐林云雅。
一看到她,林云雅眼睛就是一亮,二话不说上前拽着她就往工作室里面走。
“我还以为你不来呢,赶紧的,客人等了好久,就差你救急呢!”
乔菀微讶:“你不是有固用摄影师吗?我还没面试呢。”
提起另一个人,林云雅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道:“有什么好面的,你的能力我还能不相信?”
无法,乔菀只好立马去准备。
还好学姐知道她的爱好,工作室的设备都有她惯用的牌子,倒是能很快上手。
她边检查边去室内布置场景。
一直被晾在一边的一男一女见着她的动作,脸色更加难看。
“都怪你!”女孩掐了一把男友,“就知道图便宜,场景稀巴烂就算了,连摄影师都是个小白,这样怎么拍得出来好照片啊!我朋友还等着我的成片呢,要是被她们看到我的丑照,还不得笑死我?”
越想,女孩越是委屈,在一旁抹着泪。
男孩心疼的不行,给她擦干泪就冲着乔菀吼:“喂,你们到底行不行?要是不成的话,小心我雇人给你们店刷差评。”
工作室是林云雅花了所有积蓄开起来的,这年头哪个行业都卷,摄影工作室数不胜数
差评多于一个新工作室而言,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她脸色更加难看,却不得不耐着性子道:“两位只管放心,我姐妹可是得过‘成色’新人奖的人,这个价格约到她,简直是白菜价淘到金子啊!”
稍微了解点摄影知识的,都知道“成色”在国际上的分量。
恰好女孩是个业余爱好者,闻言,一脸狐疑地看了乔菀几眼,不太信:“你别不是在唬我们吧?”
“来都来了,你试试就知道我们是靠实力说话。”林云雅自信地道。
恰好乔菀布置好场景过来叫他们:“可以换衣服了。”
女孩顺势看去,就见乔菀左手提着的衣服是她刚才准备穿的那套。
但又多了些装饰品,看起来更加梦幻,她眼睛不由一亮。
但道具只是加成,成片行不行,还是得看摄影师的技术。
两人换好衣服,依照乔菀的指示坐到地上,弯着腰调整角度,顺便指挥他们改换姿势。
“小姐姐,你的脸稍稍侧,埋在你男朋友肩膀上。”
“腰搂得再紧一些,亲密一点,诶!对!好了我要拍了。”
她的声音清冷,徐徐有致,悄无声息地抚平人心中的躁动。
等她拍完,那对情侣早就忘了生气,女孩子还主动找上乔菀聊天,从她嘴里听到曾经去参赛的经历,不停哇哇直叫。
“那你沉淀了这些年,一定更厉害了。”女孩真心实意地道。
乔菀却骤然怔住,那一瞬间,心疼的厉害。

第4章 专属位置
她沉淀了吗?没有。
在这三年,因为不想用戚越泽的钱,她还是会偶尔接一些单子补贴家用,但却再也没多分一份精力在她曾经最爱的镜头上。
情侣没注意到她的反常,他们的注意力都被林云雅递过来的照片吸引。
“这也太好看了!”女孩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看着照片上如同和光圈融为在一体的人,恍若见到了仙女,她喃喃出声:“真的是我吗?”
仿佛把她所有的神韵都拍了出来。
两人的合照更是惊艳,明明只是普通的动作,但是呈现在照片上的,却是满满的爱意。
光看一眼就能浑身冒粉红气泡。
……
“欢迎下次光临啊。”林云雅送走给了五星好评的两人,美滋滋地回来,就看到乔菀还坐在原地发呆。
她不由皱眉:“傻了?还是在想戚越泽?我给你说,你可别犯傻啊,好女人都是不吃回头草的。”
“没。”乔菀哭笑不得地回神,“我只是在想接下来的工作而已。”
“你最好是。”林云雅瞪了她一眼,随后起身,“我先去收拾一下,等下带你去吃饭,你可是我的大功臣,以后工作室的得力干将,我可要好好犒劳你一番。”
乔菀知道她的性格,倒也没拒绝。
正想着去帮忙,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戚爷爷的来电。
乔菀只看到备注,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这么快,戚越泽就把他们离婚的事情告诉爷爷奶奶了吗?
还真是迫不及待想把水今瑶娶回家啊!
忍着心头的酸涩,乔菀佯装淡定接起电话。
出乎意料的是,戚爷爷并没有提戚越泽,只是让她回去吃饭。
刚挂断,戚越泽的电话紧接着就进来了,乔菀皱眉接起:“喂?”
“你在哪儿?”戚越泽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凝,“爷爷让我接你回去。”
“不用……”既然决定要离婚,那就别用这些暧昧的手段来撩拨她。
然而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戚越泽不容置喙的语调响起:“地址。”
他看着温柔,但骨子里的强势却是遮掩不住的,无奈,乔菀只好把地址告诉他。
左右也是最后一次,她再纵容他一回吧。
告别林云雅,她拎着包在路边等了没一会儿,熟悉的黑色迈巴赫便停在面前。
乔菀熟练地拉开副驾座的门,倏地,僵在原地。
“水小姐。”片刻后,她才淡淡地开口。
“菀菀。”水今瑶一脸歉意地看着她,开口就是亲密称呼,宛如她们是老朋友一般,“我腿受伤了,不方便挪位置,可以请你坐后面吗?”
“抱歉,我没想到爷爷会突然叫我们回去。”驾驶座上的戚越泽也同样看着她,皱着眉,难掩懊恼。
那你就可以把我的专属位置让给别的女人坐了?分明,分明已经空了三年。
质问的话哽在喉咙里,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她已经没有立场再去责问戚越泽。
她也不想回忆这个“专属位置”是她通过怎样的撒娇卖乖才得来的承诺。
太难堪。
乔菀勾起一个得体的笑容,关上门:“没事。”
她坐在后面,恍惚间能闻到水今瑶身上熟悉的栀子花香味,心中,更是一片冷然。
“菀菀。”前面传来甜美的女声。
乔菀一抬眼,便对上水今瑶担忧的神情。她顿了顿,问:“有事?”
“你是在怪我吗?”水今瑶的表情立马变得泫然欲泣,“是我刚回国没有其他可信任的朋友,才让越泽来接我,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见他就好了。”
乔菀懵了,她说什么了吗?这么一大口锅就甩在她身上?
她下意识看向戚越泽,就见他眉宇间的褶皱更深,身上的冷气都重了几分。

第5章 别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果然,还是心上人的分量更重啊,连一句稍稍委屈的话,都能让他变了脸色。
乔菀,你该清醒了!
“跟我无关。”她用力闭了闭眼,随后语调清冷地道,“水小姐,戚越泽是个成年人,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
这话落在水今瑶的耳朵里就跟赌气似的,她表情更加的愧疚:“那等我腿好了后,我做顿饭宴请你们,菀菀你一定要来啊!”
乔菀拧起眉,下意识拒绝:“不必……”
“你是担心我做的不好吃查毒你的味蕾吗?”水今瑶急切的打断她,很是真诚地道,“我以前可是上过专业厨师培训班的,做菜手艺堪称专业,不信你可以问越泽啊!”
乔菀还没应话,就听到沉默了一路的戚越泽淡声开口:“到了。”
水今瑶的脸微不可察地一僵,随后又一脸笑容地道:“那我就先走了,菀菀,咱们下次再聊!”
下次,下次怕不是在她和戚越泽的婚礼上聊吧?
乔菀撇开脸。
前方的戚越泽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的神情,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去送送她。”
然后不等乔菀回话,就快步下车,跟上那个一蹦一跳的身影,大手揽住水今瑶的肩膀。
从后方看,就像是把她整个人都拥入怀中一般。
男人高挑俊朗,女人纤细姣美,谁看了不说一声璧人?
乔菀冷眼看着他们亲密的动作,奇迹般的,心,似乎没那么疼了。
看来想要忘记一个深爱的人,也不是很难啊。乔菀自嘲地一笑。
二十分钟后,戚越泽重新回到车上,又看了后视镜一眼,见乔菀闭目养神的模样,他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
两人一路沉默到戚家老宅。
乔菀率先下去,戚越泽紧跟其后,抬手拉住她纤细的手腕:“我……”
才出声,就被乔菀温声打断:“先进去吧,爷爷奶奶还在等着我们。”
瞬间把戚越泽一肚子的话都堵了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大厅,一见到乔菀,戚奶奶便一脸心疼地迎了上来:“我的菀菀哟,这是多久没回来看奶奶了,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那臭小子欺负你了?你告诉奶奶,奶奶给你做主!”
说完,还狠狠瞪了戚越泽一眼。
每次回家都会上演的一幕,戚越泽早就习惯了,无视她的威胁,抬步去了戚爷爷身边。
但乔菀却觉得呼吸一窒,父母去世之后,戚爷爷和戚奶奶给她的宠爱是实打实的。
两人年轻时是叱咤风云商人,但上了年纪后,也不过是普通的老人,只单纯的想要儿孙承欢膝下,天天想着待弄孙子。
只是两位老人怕给她造成压力,能催孙子都只敢隐晦地来。
现在她和戚越泽离了婚,她就连唯一能回报的东西都不能给。
她沉默地跟着戚奶奶上了饭桌,一看桌上的菜,眼泪差点掉下来。
桌子全是她爱吃的菜。
在家里,她一心挂念戚越泽,差点连自我怎么活都忘了,只有戚爷爷和戚奶奶把她的喜好记得明白。
只是她和戚越泽心里都装着事,再好的饭菜也味同嚼蜡。
两个老人尝试几次活跃气氛都无果后,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沉重。
“爷爷奶奶,我和菀菀有事要跟你们说。”终于,放下碗筷,戚越泽一脸郑重地开口。
戚爷爷沉默一瞬,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意:“我不想听!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你和菀菀和和美美,好好过日子。”
“您知道的,这不可能。”戚越泽不亢不卑地道,“我和她已经准备……”
“戚越泽!”
“砰”的一声,最先爆发的却是一向好脾气的戚奶奶,她拍着桌子,眼眸沉沉地盯着心爱的孙子:“你别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