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昊谢北

13
刘姐是我妈的同乡,又曾经照顾过我妈,很有经验。
我特意把她找回来,成为我的贴身保姆。
我没有开车,而是雇了一辆私家车,奔赴那个小山村。
我妈在那,那儿才是我的家。
大舅给我找的这个农家小院十分僻静,环境清幽,是个养胎和养病的好地方,而且离我妈的墓也只有不到一公里。
[在我生下孩子之前,不要让沈昊知道我在这]
为了不遗忘,我让刘姐给我戴上胸牌和手环,上面有我的照片和个人信息。
我在房子各处贴满标签,以此来提示自己。
三天后,我透过二楼的窗户,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到处游走。
他很焦急的样子,我足足思考了五分钟,终于想起那是沈昊。
他来找我了,我逆着光向他招了招手,而他的背影越来越小……
大舅负责帮我采购物资,刘姐负责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我也给他们一人准备了一块胸牌,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戴上,避免重复自我介绍。
这个房子里,只允许出现我们三个人。
[舅舅,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不要让第四个人闯入我的世界]
因为我知道我以后的每一天都是不同的,像毫无逻辑的惊悚片,我只能人为地减少外界刺激。
当然,我偶尔也有清醒的时候,我会记起所有的人和事,但那也只是一瞬间。
我会变得暴躁多疑,甚至连话都说不清ⓈⓌⓏⓁ,并逐渐失去自理能力。
我的世界里不再有时间和顺序,所有东西都是一团乱麻。
我每天都会处在怀疑和惊恐中,直至死去。
山里的凉风风干了我眼角的泪,我无悲无喜、麻木不仁。
无论今天的我是怎样的态度和心境,也丝毫不影响未知的明天。
我做的最自私的一件事,就是留下肚子里这个孩子。
我知道,沈昊对我的愧疚和爱,都会加倍补偿给我们的孩子。
这个孩子将来可以拥有最好的一切,唯独缺失一份母爱。
趁还清醒的时候,我一遍一遍诉说我对ta的爱。
[对不起,妈妈爱你]
14
一个老女人在鼓捣着几个药瓶,她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她想干什么?
我不禁提高警惕,她却拿着药向我走来。
她与我对视了一眼,亮出胸口挂着的牌子:护工刘姐?
她示意我把药吃下去,我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摸向身后的柜子,想找个防身的武器。
怎么什么也没有?我放眼望去,整个屋子里除了家具,居然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柜角、桌角都包上了防撞条。
难道我被软禁起来了,还每天被这个可怕的女人喂药?!
[滚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她的表情一言难尽,轻轻把东西放在桌上,转身就要离开。
我抄起她端来的水杯,照她后脑勺砸去!
她却毫发无伤,只是被淋得满头满脸都是水。
我这才发现,手中的是个纸杯!
我害怕急了,下腹一热,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裤管流了下来,淅淅沥沥滴到地上!
我低头,发现肚子居然凸了起来;再抬头,那个女人却不见了!
为什么……好累好困……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我竖起耳朵,听到有人在说悄悄话,我偷偷睁开眼睛,朝声音的方向走去。
居然是我妈!
她在和一个陌生女人商量,怎样给我喂药!
前所未有的恐惧侵袭着我的大脑,我光着脚往楼下跑去!
她们发现了我,她们追我!
我被抓住了!我拼命挣扎也摆脱不了桎梏!我妈的力气好大!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害我?!]
我妈的脸突然变成了我大舅。
他居然长出了白头发和皱纹!他不是才三十多岁吗?!
[小北,你生病了,没有人要害你]
我生病了?我生了什么病?
我伸手摸向我那大得不正常的肚子,泪珠一颗一颗往下掉,我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
沈昊!沈昊救我!沈昊你在哪?!
可是,沈昊又是谁?

下次若有缘相见,我的生命里已不再有你。
15
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他对我笑,笑容干净而明亮。
我居然对他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我戳了戳自己大到不可思议的肚子,硬邦邦的。
[这里面有什么,会死掉吗]
男人盯着我的肚子,神色痛苦。
[有小宝宝,你们都会好好的]
他要来摸我的脸,我害羞地躲开。
[男生不可以随便摸ⓈⓌⓏⓁ女生]
他很温柔[好,我不碰你]
他又问我想干什么。
我扭过脸望向窗外纷飞的大雪,真美。
我忽然想起来了。
[我在等人,他说陪我一起去看雪]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两下,他似乎有些哽咽。
[他是谁]
他是谁?我忘了,但我就是记得有这么个人,他答应过我这件事。
我仍然满怀期待:[不知道,等等吧,说不定他会来]
我搬了条椅子坐在窗前,男人就站在窗边静静地陪着我。
我等了好久好久,屋子里前后也进来过两个人,可都不是我要等的那个人……
天渐渐暗下来,窗外的皑皑白雪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
我很失望,他终究没有来。
男人蹲下,温热的大掌包裹住我冰冷的双手,他眼里似乎有泪光。
[小北,对不起……]
我歪头瞅他:[你是谁]
他哑着嗓子道:[沈昊]
我怔愣半天,看着他的脸,嘴角牵起一丝笑意。
[你的名字真好听,你一定是个好人]
不知为何,他却拼命摇头,还流下了眼泪。
我手足无措,像哄小孩一样,拍着他的背。
[沈昊乖,沈昊不哭,我把零食和玩具都给你……]
我的安抚好像并不管用,他反而失声痛哭起来。
窗外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向我们渐渐逼近。
我吓得涩涩发抖,沈昊紧紧抱住我。
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挣开沈昊,张开双臂挡在窗前,我想保护他。
[沈昊快跑]
沈昊高大的身影挡住我的视线,他的声音很嘶哑。
[小北,那只是树的影子而已]
我仔细一看,原来真的是树影。
我木讷地点点头,想起来我该睡觉了,毕竟应该是晚上了吧。
[沈昊,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他欲言又止,眼里满是不舍,亲手帮我铺好床,又徘徊了一阵,终于走了。
我忍不住喊他:[沈昊]
他回头,我笑着挥挥手:[明天见]
他轻轻答了一个[好]字。
我知道,明天我们就见不着了,我的世界很魔幻,似乎每天都不一样。
也许,这世上并没有沈昊,他也只是一个幻觉。
16
我肚子好痛,里面有东西在动,我是不是快死了?!
一群陌生人把我抬上救护车,医院里熙熙攘攘都是人,我被送进了手术室。
一根长长的针管刺入我的脊椎,我的意识逐渐涣散,可我并没有昏过去。
医生把我绑在手术台上,头顶的灯光很刺眼,有人在拼命拉扯我的肚子,但我感觉不到痛。
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终于意识到我在干嘛。
[我生小宝宝了吗]
满身翠绿的医生体贴地帮我掖好被子。
[对,生了个白白胖胖的男孩]
我吓坏了!我还在上学!我怎么可以生孩子!我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会被爸妈打死的!
我放声大哭,整个身体也随之抑制不住地抖动。
我仿佛置身于一片小舟,不停地晃啊晃,这感觉一点都不好。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边围着几个陌生人。
一个英俊的男人冲我笑。
[小北,你醒了]
原来我叫小北,我大概是生病了,可能还失忆了,这些人是我的亲人吧?
[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男人温柔地帮我拢起额前的碎发。
[没事,以后再慢慢想]
我问他:[你是谁]
他摊开我的掌心,一边写一边念:[沈昊]
好熟悉的名字,仿佛在哪听过。
我不经意瞟到自己的手环:[谢北,29岁]
我茫然地看向沈昊:[我不是十三岁吗]
沈昊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你记错了]
我将信将疑,让人给拿来一面镜子,镜子里这个人明显已经二十多岁了!
[所以我实际是二十九岁]
我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
[难道我生孩子了]
所有人都露出一脸喜色:[对,你很棒,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17
小婴儿的身体是那么软糯,还散发着一股奶香味。
[他真可爱,叫什么名字]
沈昊抚摸着婴儿的小脑袋。
[沈忆,回忆的忆]
我看了看沈忆,又看了看沈昊,似乎有那么一点相像。
沈昊掏出一本结婚证,展示在我眼前。
[小北,你是我的妻子,沈忆是我们的儿子]
看来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体贴英俊的丈夫,现在又有了可爱的儿子。
沈昊把我们母子俩搂入怀中,我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滴在我发间。
我很容易疲倦,马上又躺了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只是闭目养神。
我听到那个中年男人跟沈昊说话。
[你证明给她看也没用,说不定她睡一觉起来就忘了]
[没关系,哪怕只有几分钟,我也愿意]
[她根本就没有想起你,她只是相信了你的话而已]
[是我对不起她,这是我应该承受的]
他们在说什么,莫非我得了精神性疾病,比如健忘症,而且是很严重的那一种。
我侧过脸,望着摇篮中的沈忆,心脏一点一点紧缩。
我睡一觉起来,连血脉相连的孩子都会忘记!
那我岂不是无法爱他,不止是他,还有沈昊,甚至所有人,我没办法对任何人付出感情。
母亲、妻子、女儿……我将缺席人生中所有的角色,那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有人用手轻轻擦拭我脸上的泪水:[小北,你怎么了]
是沈昊,这么好的丈夫,我马上就快忘记他了……
我呜咽道:[沈昊,我找不到我存在的意义]
沈昊坐到床头,把我揽入他的怀中。
[小北,如果没有你,我和沈忆的爱何处安放]
我伸手描摹着他的轮廓:[沈昊,你是爱我的吧]
沈昊眼底一片绯红,他吻着我的发,像个复读机一样喋喋不休:
[小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
这一刻我很满足,很幸福。
18
【男主视觉】
我曾经以为,我把谢北取回来,当一个摆设好吃好喝供着,一辈子相安无事。
可我错了,我太小觑这个女人了。ⓈⓌⓏⓁ
她把我的爱,像剥丝抽茧般,从谢南那儿一点一点夺了过来。
她对男人果然很有一套,就像当初趁我醉酒爬上我的床。
我一直都知道她喜欢我,但我爱的是谢南。
现在倒好,她极尽手段,不但得到了我的人,还得到了我的心!
我居然无可救药地爱上谢北这种女人,我好恨这样的自己!
谢北,她不配得到我的爱!
所以我让她一次又一次打掉腹中的胎儿!
其实我也痛心,但我相信她比我更痛,这就够了!
我经常故意羞辱她、冷落她,为了谢南丢下她。
她也提出过离婚,但我是不会答应的。
她已经渗透到我生命中的点点滴滴,深入骨髓。
我,离不开她。
我也想好好对她,我给过她无数次机会,但她拒不承认自己做过的错事。
慢慢的,我不再奢求,那就这样吧。
我很少跟她同床,因为我忍不住,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想到她对我的好,我会忍不住把她抱入怀中。
我无法面对这样一个让我自相矛盾的女人,所以我选择逃避。
她跟我解释,她没有做那些事,还说是谢南做的。
怎么可能?谢南那么爱我,怎么会把我拱手让给她人。
我跟谢北结婚之后,谢南经常痛苦得通宵买醉,她珍藏着我送她的所有东西,乃至于我们一起采的小小枫叶。
所以,一定是谢北在撒谎。
19
【男主视觉】
谢北最近变得神神叨叨,对我若即若离。
她似乎想从我这得到印证--我是爱她的。
我又怎么会让她如愿以偿呢!
在她最难过的一天,我丢下她,去参加谢南的生日宴。
但我心不在焉,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她。
晚上九点,她终于回来了。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她还是对我那么好,好到我产生错觉,以为她是一个好女人。
我刻意不关注不思考,我不想越陷越深。
连着几天,她晚上都在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她还跟我说她没有时间了,可却不告诉我为什么。
呵呵,故弄玄虚,我又何必舔着脸去问呢!
那天,谢北让我早点回家吃晚饭。
但是很不凑巧,谢南病了,她更需要我。
一顿饭而已,什么时候吃都行。
我选择了陪谢南,错过了那顿晚餐。
我深夜回到家,谢北却不在,餐桌上满满当当一桌原封不动的佳肴,都是我爱吃的。
电饭锅里热着我爱喝的汤。
我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四处游走,发现家里的一切井井有条,每一个常用物品旁边都有一张便笺。
我送给谢北的所有首饰、包包等,都整整齐齐的收在柜子里。
唯独不见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我拨打谢北的电话,铃声却从抽屉里传来。
我打开抽屉,里面竟躺着两纸检测报告。
谢北怀孕了!谢北得了阿尔茨海默症!
我脑中一片轰鸣,抖着手去翻谢北的手机。
里面是铺天盖地的备忘录,大多是关于我的,还有两段录ⓈⓌⓏⓁ音和几个视频……
[姐姐,你太不懂男人了!到时候你邋里邋遢、丑态毕现,甚至大小便失禁拉一裤子,又或者把屋子给点了……]
原来谢南早就知道谢北得了这种病,她不但瞒着我,还用这么恶毒的语言刺激谢北!
第二段是谢北特意录给我的。
[沈昊,我多想就这样一直爱你,可我做不到了;我也好想听你亲口承认说你爱我,我也等不到了。
沈昊,原谅我私自做主留下这个孩子,我只是想在这个世上留下一点我们之间爱的见证,我给ta取名叫沈忆,回忆的忆。
对不起,我走了,从今往后我或许会忘了这世上有一个你,所以请你替我好好照顾你自己]
原来我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谢北她或许真的没有做那些事,她只是没有证据证明,而我却揪着苦苦不放!
那几段视频,都是她偷拍我的,每一段都配上了温馨的音乐,充满爱意。
而我从来不愿意跟她一起拍照拍视频。
我又打开电脑,果然搜索到她写的一篇文章,发表在社交平台上,是关于我跟她的故事。
我真的冤枉了她,而她却那么爱我。
我像个疯子一样,开着车满世界寻找谢北,我打遍所有的电话,寻遍每一个熟悉的角落,可谢北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20
【男主视觉】
我来到谢北母亲的家乡,却被告知她没来过这里。
不,她一定在这里,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就在这里。
我终于用一笔钱撬开了谢北她舅舅的嘴。
我被带到那个院落前面,我看到她就坐在窗前。
她想在这里生活,这是她最后的愿望,我没有打破这宁静安祥的一幕,转身离开。
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打点好公司的一切,拖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再次来到这个小乡村。
小北,我回来了!
可是,对于谢北而言,我只是个陌生人。
我每天都要重复告诉她我是谁,为了不刺激她,根据她的变化,扮演不同的角色。
她很瘦很瘦,我时常盯着她形容枯槁的面容,一坐就是一晚上。
我好恨我自己!
在她最痛苦需要我的时候,还往她心上捅刀子!
等她失感的时候才来补偿。
可是为时已晚,我对她再好,再爱她,她都已经感受不到了……
直到有一天,她用瘦小的身体把我护在身后,她拍着我的背安慰我,她把所有的好东西给我……
我才明白,记忆是可以抹去的,但爱的本能却深入骨髓。
谢北的情况越来越糟,上一秒的事情下一秒就忘记。
吵闹、不肯吃药、抑郁、大小便失禁等等,成了家常便饭。
因为她吃的都是安胎药,为了不影响孩子,抑制病情的药一颗都没有吃。
这个孩子或许会要了谢北的命,我一度想打掉这个孩子。
却想起谢北清醒时写下的一遍又一遍的文字。
[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谢北给我生下一个儿子,我遵从她的意思,给孩子取名沈忆。
产后两天,谢北似乎格外清醒,我告诉她我是她的丈夫沈昊。
她那么信任我,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我不断在她耳边重复:
[小北,我爱你、爱你、爱你……]
这是她之前最想听到的话。
我看到她微扬的嘴角,我知道这一瞬间她是幸福而满足的。
我带着谢北踏遍三山四野,把以前答应她的每件事都一一实现。
她从每一场睡梦中醒来,我都会轻轻告诉她我是沈昊。
她有时候会笑我傻,她说她知道我是沈昊。
又是一年寒冬,厚厚的白雪覆盖了美丽的小山村。
像之前的每个冬天一样,谢北躺在我的怀里,我俩依偎在窗前欣赏着外面的银装素裹。
谢北虚弱地开口:[我又忘了你叫什么]
一滴泪从我的眼角滑落至她的眼角:[沈昊]
谢北伸出枯瘦的手帮我擦脸。
[哭什么]
我说:[怕你忘了我]
她淡淡一笑:[这么美的景……这么好的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努力抑制住自己,微笑着点了点头。
谢北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我的影子,仿佛要把我刻进心里。
[小北,我知道你累了,睡吧,我一直在……]
一语未毕,我泪如雨下。
她这才缓缓合上眼睛,嘴角含笑,就像睡着了一般,我紧紧握住那只冰凉的手……
从此,温软不再,只余满怀霜雪,今生我注定负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