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霖苏贝贝

我看着老板,吐了。
没错,孕吐!
老板板着一张面瘫脸问:「谁的?」
我:「前男友的。」
说完才反应过来,我说漏嘴了。
老板就是我前男友。
1
我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急速往前跑。
还差20秒!
10秒!
5秒!
1秒!
嘀——
「打卡成功!」
我松了一口气,拖着我90斤的肥肉坐到公司楼下的椅子上。
打卡了,不算迟到了,先歇一会儿。
前阵子刚租了新房子,位置离公司比较远。
我昨天难得睡了个好觉,以至于今天,起晚了。
还好没迟到。
没吃早饭,头还有点晕。
我扶着额头闭目养神。
再睁眼,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眼前。
我抬头,傻了。
迟到被老板抓到怎么办?
凉拌!
我挺了挺平坦的胸膛,一股正气!
「我没迟到!」
「我打卡了!」
话落,周围一片寂静。
我一阵尴尬。
刚刚心虚得过头,话是吼出来的。
我低头,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上。
大老板开金口了:「你跟我上去。」
「……哦。」
我看着在我面前走着的陆霖。
这腿真直,还细!
再看看我的腿,我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裙子。
哎?两条腿,黑的。
咋又三条了?
四条?
我眼皮似有千斤重。
在我意识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我们公司擦得锃亮的地板。
……保洁阿姨,你辛苦了。
2
等我再醒来,就是在陆霖的办公室。
我噌地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
这是在公司啊!
要是被别人看见我在老板办公室睡觉,可就完了!
我正打算偷摸溜出去。
某人开口了:「过来。」
我其实并不想过去。
但他是我的老板。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到他办公桌前,先声夺人,「陆老板,我真没迟到!」
「不信你去查!」
「我卡着最后一秒打的卡!」
我抬着骄傲的头颅,拒不认错!
陆老板终于不看他的文件了,「我说你迟到了?」
我一哽,「……没说。」
又补一句:「但你就是那个意思。」
我撇嘴,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
陆霖敲敲桌子,我看到了桌子上的小笼包和鸡蛋。
「吃点早饭。」
一瞬间,委屈涌上心头。
小笼包和包子是我最喜欢的早餐。
之前还没和陆霖分手的时候,他每天都买给我吃。
因为他知道我懒,也知道我一般早上不吃早餐。
呵,都分手了,给我买什么早餐!还不买我喜欢吃的茶叶蛋!
渣男!
我大声拒绝,「不吃!」
「谁稀罕你的东西!」
陆霖皱眉看我,眼中满是无奈,「苏苏,你别闹。」
「不吃早饭怎么能行?」
我心中冷笑,昨天还叫我苏贝贝,今天又叫我苏苏。
渣男!
我直接扭头走了,懒得跟他说。
3
上午九点。
公司开会。
我刚坐到座位上,旁边递来一个杯子。
此时会议室里的人基本都到齐了。
我看着眼前的陆霖。
老板对下属释放善意?
你有这么好心?
陆霖把杯子又往前送了送,「感冒灵颗粒,喝了就好了。」
我看着他人模狗样,面无表情地把杯子接过来。
旁边都是同事,拒绝倒显得欲盖弥彰了。
我把杯子放在一旁,准备再看一下等下要发言的内容。
同时,会议还有两分钟开始。
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视线转向陆霖给的那个杯子,端近闻了闻。
……红糖水。
可下一秒,胃里一阵翻涌。
我没忍住,「呕」了一声,直接在全会议室的目睹下,跑向了洗手间。
我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打工人,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我在洗手间吐了十分钟,再回到会议室时,脸色一片苍白。
我以为陆霖已经开始了会议,没想到,会议直接解散了。
此时的会议室只有陆霖一个人。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进不进去。
陆霖看到我站在门口,直接把我拽了进去,还锁了会议室的门。
他站在我面前,一脸严肃,「谁的?」
我笑,「什么谁的?」
「陆大老板,我们两个月前就分手了,你想什么呢?」
「苏贝贝,你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我看着陆霖的样子,突然就不想置气了。
我一脸烦躁,「前男友的。」
陆霖傻了。
那张帅气的面瘫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你前男友难道不是我?」

4
我头摇得像拨浪鼓,「怎么可能?」
「陆总,你不会以为我跟你分手之后一直不谈恋爱吧?」
我摊手,「那您未免也太自恋了。」
陆霖一言不发地盯着我,似是观察我是否撒谎。
我强装镇定,反正我脸皮厚,你要是能看出来就怪了。
我面无表情地回视他。
陆霖似是已经有了他心中的答案。
我看着他的眼睛从明亮到暗淡。
他摆摆手,眉头紧皱,「你先出去。」
出去就出去,你是老板你了不起噢。
我昂首挺胸,大步往前走。
切,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怀的是你的娃儿。
姐姐以后要做单身辣妈!
「李助,帮我查一下苏贝贝这两个月的行踪,必须要非常仔细,不能有一点差错。」
我脚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给他关上门。
再然后,我直接踩着高跟鞋「噔噔噔」飞奔回工位。
要死了,要死了!
李助,李凡南,从陆霖创业起就待在他身边的人,怎么可能是好糊弄的?!
李凡南要调查我,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嬛嬛呀,贝贝要emo啦!
5
第二天,我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来上班。
那一瞬间我觉得,天王老子来了我都不怕!
「苏小姐,陆总让你过去一趟。」
熟悉的声音,是李凡南。
……好吧,刚做好的心理建设碎了个稀巴烂。
拉几拉倒吧。
我深吸一口气,打开陆霖办公室的门,摆出一个无比温柔的假笑,「老板,你找我有事?」
「过来坐。」
我在对面坐下,陆面瘫开口了:「孩子不是我的?」
我点头如捣蒜,「嗯嗯嗯,肯定不是你的。」
「那是谁的?」
我装傻,「不造啊!」
「反正不是你的。」
「你这么关心我干吗?」
「喜欢我?」
「对!」
我没想到陆霖直接承认了。
他之前谈恋爱的时候可从来不说喜欢我。
我愣了一瞬,撑着笑容温柔开口:「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陆总,这个道理你应该知道吧?」
「所以,你现在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苏苏,之前是我不好……」
「打住,没有用昂,别说那些废话了。」
「苏苏,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不不不,陆总,我不爱你了,早就不爱了。」
「苏苏,你别激动,我知道,你之前很爱我……」
我实在听不得他的废话,
「陆总,我现在真不爱你了,至于之前爱不爱,现在又来说有什么用呢?」
「而且,如果你真的觉得我还非常爱你,那我只能说……」
我拿出经典语录,「你要真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
陆霖的面瘫脸,肉眼可见地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