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北温希

第1章 隔壁许北
松江市三月傍晚的天空并不算阴暗,夕阳余晖染红了半边天。
温希抱着学习资料,通过长廊往三栋三楼走去。
她要把手上的学习资料送给她那异父异母的妹妹沈秋意,不曾想她去到她班却听到她同学说她跟人有约了。
怕沈秋意出什么事的她,也没来得及多问,连忙赶往现场。
陵江一带学生特别多,光是中学就有三所,分别是重点一中和普高、职高。
现在是放学时间,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和店铺都非常热闹。
沈秋意跟人约的地方距离学校倒是不远,就是有点偏,在学校的后面。
那边是快要拆了的老房子,所以平日里很少会有人去那,也成了不良少年的圣地。
大老远的,温希就听到有人在巷子里嚷嚷了。
“你谁啊?劳资的事情你管得着吗?别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不敢动你了!”
“我劝你赶紧走,不然后果自负。”
“就是啊,一个女的也敢来管我们祥哥的事儿,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是好几个男生的声音,尽管还没有见到人,温希就已经能想象到这些人有多轻浮了。
她手捏了捏衣角,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抬起脚走了过去。
“女的怎么了?瞧不起女生啊?”
闻言温希心里一惊,这是沈秋意的声音!
这丫头脾气冲,仗着自己学过几年武术,一般男生根本打不过她,在学校就天不怕地不怕的。
上个星期才刚因为跟隔壁学校的女生发生冲突被学校警告了,这次她要是再犯事被学校抓到,估计要处分送回去家庭教育。
温希加快了脚步,她到的时候,沈秋意的小弟跟对方已经吵起来了,战争一触即发。
她来不及想太多,连忙跑上去拉住沈秋意。
完全没有看到墙边还站着个人。
少年个子很高,略微有些偏瘦,懒洋洋的倚着墙,身子软得跟没骨头似的。
他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微微弯曲踩在墙上,姿态懒散却又透着几分优雅。
别人在吵架,他却在一旁玩手机,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直到女孩的出现,他才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视线落在突然出现的人儿身上。
看清是谁后,他眉心微微蹙起,眼底情绪不明。
这时突然被人拉住手的沈秋意张嘴就想骂人,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温希。
原本气势汹汹的她瞬间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姐?你怎么在这?”
以温希的性格为人,的确不像是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
她抿了抿唇,眼神警惕的扫了一眼那些人,其中有一个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温希收回视线落在沈秋意身上,声音软软的:“你跟我回去。”
要是放在平时,沈秋意肯定就乖乖的跟温希走了,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
她犹豫了两秒,用商量的语气说:“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这事情还没解决呢。”
“不行。”温希态度强硬,很明显是必须要带沈秋意走了。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对面的那些人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
约莫僵持了五六秒的样子,靠墙的许北动了动,给染着黄毛的邹乐阳递了个眼神。
邹乐阳立即会意,上前走了两步,跟沈秋意说:“要不你跟你姐先走吧,这有我们呢。”
“可是…”沈秋意还是有些犹豫。
可她话都还没说完,就听到温希说:“你要是不跟我走的话,事情闹到沈爸爸那里,我是不会再帮你打掩护的。”
沈秋意:“……”
真的是一言命中要害。
“行吧。”她只能乖乖跟着温希离开。
走的时候温希才留意到边上还站着个人。
少年生得非常好看,五官完美,是画家笔下最喜欢的样子。
但是他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凶,一副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她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刚好跟他对上,少年还冲着她人畜无害的笑了一下。
温希:“……”
这人虽然长得好看,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从巷子出来,温希就跟沈秋意说:“你以后离那些人远点,都高二下学期了还不好好学习,你是打算以后出去搬砖吗?”
女孩语速不快不慢,声音软软的非常好听,并不会让人觉得烦。
没等沈秋意反驳,她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接着又说:“哦不,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后估计都没有搬砖这个职业了。”
类似于这样子的话,沈秋意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了,开口说话的语气略微有些不耐烦:“姐,你怎么跟咱爸一样啰嗦?”
温希有些无语,但还是很有耐心地说着:“什么啰嗦,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以后都是机器搬砖了,哪还需要你,所以好好读书,OK?”
“我知道啦姐。”沈秋意靠在温希肩膀上撒娇。
温希很无奈,这丫头每次都这样。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许北站在巷口,看着两人走远了才返回去。
……
次日是周二,温希手里拿着伞,慢悠悠的往高二一班走去。
距离早读还有五分钟,教室里闹哄哄的。
温希虽已习惯,但还是微微蹙了蹙眉。
她不太喜欢吵闹。
把湿的雨伞放在教室后面,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同桌江满满正在兴致勃勃的跟其他同学聊天,见温希来了,她笑嘻嘻的道:“温宝,早啊。”
温希一边将课本作业从书包里掏出来,一边回:“早啊。”
见同学们聊得那么开心,她也随口问了句:“你们在聊什么呢?”
江满满一听,立马坐回位置上跟她一一道来:“我们班来了个插班生,听说是隔壁普高的一哥许北。”
闻言,温希第一时间想,都高二下学期了还转学校啊,不怕影响学习吗?
“你知道许北是谁吗?”
温希摇摇头,别说隔壁学校的了,她就连自己班上的同学都未必全部认识。
江满满一听温希不认识,就更有兴致了:“我跟你讲啊,许北他不单单是普高的大哥,而且在陵江一带没人敢招他!”
温希:“……”
原来是个小霸王啊。

第2章 只要哥哥长得帅,三观跟着五官跑
江满满的声音还在继续:“别看他长得挺可爱,跟个娃娃似的,实际上可凶了!”
温希哦了一声,很显然是对这位插班生不感兴趣。
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闪过了昨天在小巷子里冲她笑的那个男孩的脸。
他长得也挺可爱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江满满对这个插班生就非常的感兴趣,虽然说是个不学无术的校霸,但人家长得帅啊!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只要哥哥长得帅,三观跟着五官跑。
“我跟你讲,听说许北刚上高一那会,因为个子比较矮,长得还奶,学校里有不少男生喜欢撩他,后来那些男生都被他给打趴下了,他普高一哥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
“你是不知道,他在我们陵江名声有多响亮,就连我们学校的小霸王见着他都得叫声哥。”
“听说他还是个富二代,家里可有钱了,他那吊车尾的成绩要不是托关系怎么可能进我们学校。”
江满满小嘴叭叭说得十分起劲,温希虽然不感兴趣,但还是很配合的“哦~”了声。
“你知道职高的祥哥吗?昨晚被人套麻袋了,听说就是许北找人干的。”
听到这个温希抿了抿唇,她没说话,只是垂着眼睑若有所思。
江满满一直念叨到早读的铃声响起,要早读了她才停下来。
大家都知道班上要来个插班生,所以一早上都在讨论这位插班生的英雄事迹,温希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些。
班上的同学都是比较好奇许北的家世以及长相,还有不少女生因为班上要来一位大帅哥心里开心得不行,甚至还在想早知道打扮漂亮点了,说不定还能给许北留个好印象。
而这个许北在温希心目中的形象是这样的:成绩差人品更差,抽烟打架逃课上网…十足十的校园混混,是她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她对于这种与自己无关的事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听听就好了。
本来大家都以为上午能看到这位插班生,结果这位插班生下午才慢悠悠的出现在一中。
在高二一班班主任秦煊南的带领下走进教室。
原本闹哄哄的教室在秦煊南出现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规规矩矩坐好。
可想而知这位班主任在高二一班的威严有多大了。
秦煊南其实刚毕业没多少年,但是她的脾气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严厉,班上就没谁不怕她的。
看到跟在她身后的少年,不少人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了。
因为这位少年就是在一班盛传了一早上的插班生许北。
少年个子看起来不是特别高,估计也就一米八,肩上背着个书包,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一只手揪着书包带子,一手揣兜里,姿态慵懒却又透着几分优雅。
他的气质很好,随便往那一站都让人觉得很赏心愉目。
少年微微垂着头,让人看不太清他的脸,但是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个帅哥。
秦煊南放下课本就开始向大家介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许北你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
被点名的少年懒洋洋的抬了一下头,视线一一扫过班上所有人,薄唇轻启:“许北。”
就两个字,冷漠到不能再冷漠了。
秦煊南本来还指望着许北多说两句呢,结果这小子说完自己的名字就闭上嘴巴了,还一副懒得说话的姿态,让她十分无奈。
“以后许北就是我们班的一份子了,大家要多多关照他。”
秦煊南这话一出,底下的人纷纷说:“会的会的。”
见状,她欣慰的笑了笑。
看来这小子在班上还是挺受欢迎的,毕竟长着那么好看的一张脸。
“好了,班上没什么空位了,你就先在后面坐一下吧,过段时间我再安排。”说着秦煊南给许北指了个方向。
许北懒洋洋的顺着她说的方向看过去。
他先是看了一眼空位,随后视线落在前面的女孩身上。
班上所有人都抬着头在听班主任说话,只有她低着头手里握着笔不知道在写什么,对于班上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没说什么,迈着大长腿往空位走去。
江满满看到许北往自己这边走来,整个人激动得不行:“宝,许北真的好帅啊!你看那皮肤,白得发光,简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
正在写字突然被抓住右手,笔尖在书本上划出一道长痕的温希:“……”
她有些无奈,“满满,你打扰到我算题了。”
闻言江满满连忙松开手,一脸愧疚:“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就是刚太激动了。”
温希脾气很好,并没有生气:“没事。”
话落她也放下笔不算了,老师在上面讲话,她在下面做别的事情显得有些不尊重老师,于是女孩抬起了头。
视线刚好跟要从她身边经过的许北对上。
看到少年那张略微有些熟悉的脸,温希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心里有些惊讶。
他就是许北?
昨天在巷子里冲她笑的男孩。
随着温希的这个想法落下,许北又冲着她笑了下。
少年的长相其实是有点偏可爱型的,尤其是现在年纪小,看起来非常嫩。
他收起眼底的杀气,冲温希笑的时候真的很可爱。
这让温希不禁怀疑自己早上听到的那些传闻是否属实了。
他看起来就是一可爱的小屁孩,完全不像是大家说的小霸王。
不过俗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也许许北就是那种看长相人畜无害,实际上是个“恶魔”的那种人。
温希没多想,将视线从这位插班生身上收回来。
反正她跟这位插班生也不会有什么接触,别人怎么样与她无关。
小姑娘将数学书从抽屉里拿出来,准备认真听课。
因为班上来了个插班生不少人频频回头看,上课开小差在那讨论许北。
这位少年刚来还没有领书,秦煊南叫他跟同桌一起看,结果他一坐下把书包往抽屉里一塞就趴下了。
同桌:“……”

第3章 借个笔
在秦煊南的课堂上还从来没有谁敢公然趴下睡觉过,许北是第一个。
黎昭作为他的同桌,不忍心他刚来第一天就因为睡觉被班主任罚去扫厕所,于是在他趴下没两分钟就抬手戳了戳他的胳膊。
许北抬起头,视线落在戳他的人身上。
少年微微皱着眉头,眼底的不爽毫不掩饰。
他虽然没说话,但是黎昭却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句话:有事?
许北现在这样子看起来真的特别凶,跟他那长相完全不符。
黎昭害怕的吞了吞唾沫,说话磕磕巴巴的:“那个,不要睡觉,不然会被罚扫厕所的。”
许北:“……”
就因为这事?
他在博雅(普高)的时候可没少被罚。
许北完全不把同桌的话放在心上,随后又趴下了,只是没两分钟一颗粉笔头精准无疑的落在了他头上。
少年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来了,但当他抬起头对上秦煊南那凶狠的眼神后,气焰又下去了。
秦煊南严厉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再睡就给我到后面站着去!”
许北:“……”
少年没说话,但也没再趴桌子。
秦煊南收起视线,继续讲课。
黎昭挪了挪屁股,将自己的书分给许北一半,“兄弟,我跟你讲,惹谁都好千万别惹咱南姐,她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严厉,就没有学生在她面前横得起来的。”
许北扫了一眼自个的同桌,没说话。
黎昭对这位大佬有所耳闻,知道他高冷,所以见他不说话后自己也不出声了,乖乖上课。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许北撑着脑袋钓了四十分钟的鱼,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声一响,他就一头栽桌面上了。
可见困得不轻。
秦煊南没有拖堂,只是吩咐了句:“温希,你带那个新来的同学领一下书。”
温希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一般来说这个活应该是班长做的,但是班长今天请假了没来教室。
于是就落到了她头上。
小姑娘声音乖巧的应了声:“好。”
等老师走出教室后,温希回头敲了敲新同学的桌面,声音软软的:“同学,我带你去领一下书吧?”
见过许北被叫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的黎昭十分担心温希会被凶。
连忙说:“要不,我跟你去拿吧?”
刚好这位插班生在睡觉,温希想着也好,可就在她准备跟黎昭去的时候,这位新来的突然抬起了头。
他额前的刘海因为趴桌子被压得有些变形,浑身透着股懒散劲。
“我自己去。”说着少年下意识想打哈欠,但是好像想到了什么,将到嘴边的哈欠硬生生给憋回去了。
闻言,温希问:“你知道在哪里领书吗?”
许北摇摇头,“不知道啊,老师不是让你带我去吗?”
温希:“……”
她愣了半秒才明白这位插班生的意思是,他跟她去拿,不需要黎昭帮忙。
她没说什么,带着许北去教务科领书。
两人一前一后,谁也没说话,偏偏这个课间楼梯走廊上都没什么人,气氛安静得诡异。
许北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女孩,倒是想跟她搭话,只是不知道能说什么。
好几次张了张嘴,却连个屁都没有憋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教务科,温希站在门口十分礼貌的敲了敲门。
办公室里就一个老师在,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
温希道明来意,拿了书之后就回教室了。
两人踩着上课预备铃进的教室。
老师还没有来,温希坐回自己位置上,从抽屉里拿出英语书。
见她回来了,原本在跟隔壁桌说话的江满满立马凑了过来,笑嘻嘻的问她:“怎么样?”
温希有些不解,“什么怎么样?”
“就许北啊,感觉他好相处吗?”
温希摇摇头,语气淡淡的不带情绪:“不知道。”
听到这个江满满很是惊讶:“不是吧,你刚带他去领书没有说话吗?”
温希又摇了摇头:“没有。”
哦不,应该是有的,她给书他的时候,他说了句谢谢。
江满满:“……好吧,看来他是真的高冷。”
温希没接话,一门心思都在课本上了。
上课正式铃声响起的时候,英语老师柯小麦踩着高跟鞋走进教室。
原本吵闹的教室安静了不少。
柯小麦老师刚毕业没几年,是一班那么多个科任老师当中最年轻的,也很幽默,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走进教室后,她一秒钟都没有浪费,直接进入正题开始讲课。
英语是温希的强项,每次上课都极其认真。
突然有点什么东西戳了戳她后背,她以为是后桌不小心碰到的,往前挪了挪没有理会。
约莫过了五六秒的样子,她的肩膀又被戳了戳,这下她可以肯定不是后桌不小心的了。
温希疑惑的回过头,虽然没说话,但那眼神无疑是在问:有事?
许北撑着脑袋瓜,书本都没打开。
他冲着温希笑了笑,说::“借个笔。”
温希:“……”
这位新同学的桌面十分干净,除了刚领的书本什么都没有。
也不知道他刚用什么戳的她。
没等温希考虑好借不借笔,知道许北要笔的黎昭立马递了一支新的过去:“许哥,你要笔直说啊,我这大把。”
黎昭桌面上放在一盒全新未开封过的黑色签字笔。
谁知许北扫了一眼说:“不要,太丑了。”
黎昭:“???”
他这就是很普通的黑色签字笔,虽然没有多靓丽,但也不至于用丑来形容吧?!
别说黎昭,就连温希也震惊了一下。
不过黎昭同学那黑乎乎的签字笔颜值确实不咋滴。
她没说话,转身从自己笔筒里抽了一支笔递给许北,之后就继续认真听课去了。
拿到笔的许北嘴角微微上扬,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他冲黎昭晃了晃手上的笔,好像无形中在炫耀着什么,“你看人家的笔多漂亮。”
黎昭:“……”
温希的笔的确很好看,淡蓝色的外壳,虽然没什么太多的装饰,但这简约的设计却能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女孩子就是不一样,不仅人长得漂亮,就连日常使用的学习用品都是那么的精致。

第4章 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下午第三节是自习课,许北在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凳子一踢,早退了。
江满满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许北走出教室。
她收回视线,凑过去跟温希说:“许北早退了。”
正在写作业的温希抬了抬头,看了一眼。
许北位置上空荡荡的。
她哦了一声没说什么,收回视线继续写她的题。
纪律委员看到许北早退默默的给他记了个名字。
十分钟眨眼便过去,温希写完手上那道题才慢悠悠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从教学楼出来,温希就看到在外面等她的沈秋意了。
只是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男生以及早退的许北。
看到她,沈秋意立马跑过来挽着她的手,“姐,我们楼下是不是有个空的房子啊?”
温希从来不关注这些东西,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了吗?”
“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沈秋意不说,温希也懒得往下问。
姐妹俩一起回家去,走之前沈秋意还不忘跟许北他们说声再见。
等走远了之后,温希才问:“你跟他们很熟吗?”
沈秋意点点头,“对啊,我跟邹乐阳一个班的,你不是知道吗?”
“哦,我是说那个许北。”
她之前没见沈秋意跟这人接触过。
“哦,你说许北啊,还行,怎么了吗?”
许北跟邹乐阳是铁哥们,沈秋意也是通过邹乐阳认识的,关系谈不上好坏,只能说认识。
温希摇摇头,开口说话的语气软糯糯的:“没事,就是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远点不要被他带坏了。”
虽然沈秋意也不是那种乖乖女,但不至于坏到抽烟打架的地步。
沈秋意摆摆手:“放心啦,不会的。”
温希没再说什么,有些话说多了会烦。
过了会,沈秋意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哦对了,许北他是不是在你们班啊?”
温希点点头“嗯”了一声。
闻言沈秋意啧了一声:“没想到许北这吊车尾的成绩还能去一班啊。”
温希:“……”
学校距离家并不是很远,温希和沈秋意乘坐1207趟公交车回去。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回到家里了。
温希是重组家庭,她的亲生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妈妈陈轻茹带着她嫁给了沈秋意的爸爸沈沅润。
再后来生了个男孩,名叫沈俊,今年四岁。
这个点沈沅润还没有下班,陈轻茹正在厨房做饭,沈俊则是在客厅里玩玩具弄得到处都是。
见到两个姐姐回来了,沈俊立马丢掉手上的玩具跑过去,还一边跑一边喊:“姐姐回来啦!”
这愉悦的声音,欢快的小步伐,可想而知姐姐回来他有多高兴。
实际上他高兴是因为姐姐每次回来都会给他带一个小玩具或者零食。
但是今天温希和沈秋意都没有买。
见两位姐姐既没有零食也没有玩具,沈俊立马就撅着嘴巴走了。
这傲娇的模样,着实是让温希有些哭笑不得。
她从自己书包里拿出一颗糖果递给小家伙,“呐,给你,但是现在不能吃,因为待会要吃饭了,知道吗?”
“好。”沈俊嘴上应得很快,但是糖果拿到手,等温希回房间后他就立马自己拆开来吃了。
以至于后来温希从房间出来看到他嘴里的糖果都十分无奈。
她就不应该跟四岁的小朋友讲道理,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听你的。
沈秋意回到家里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就直奔厨房,嘴里还喊着:“陈妈妈。”
正在炒菜的陈轻茹应了声:“怎么了吗?”
“咱们家楼下是不是有户人家搬走了啊?”沈秋意趴在门边,看着正在炒菜的陈轻茹问道。
“对啊,前几天刚搬走的。”
沈秋意哦哦了两声,没再说什么。
陈轻茹刚想问沈秋意问这个干嘛来着,结果回头就发现人早跑了。
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炒她的菜。
从厨房出来,沈秋意立马就拿手机给邹乐阳发消息。

另一边。
许北和邹乐阳他们此时此刻正在校园里打篮球。
跟沈秋意聊完微信的他问许北:“你真要从家里搬出来啊?”
许北头都没回一下,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从他的语气上可以判断出这事没得商量了。
但邹乐阳还是想劝一下,“虽然这次你爸有点过分了,但也不至于吧,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了你好。”
闻言傅言策说:“可乐,你说这话不怕许哥一球把你砸场子上?”
因为邹乐阳名字里有个乐字,加上很喜欢喝可乐,所以关系好的人都喜欢叫他可乐。
作为兄弟不站许北这边也就算了,居然还说什么都是为你好这类的话,这不是在刺激许北吗?
有时候道理谁都懂,只是心里过不去而已。
邹乐阳:“……”
糟糕,忘了北哥最讨厌这类话了。
不过许北好像没什么反应,要不是距离近,他都要怀疑许北是不是没听见了。
别的不说,但传闻许北脾气不好是真的。
甚至有些暴躁,一言不合能动手的那种程度。
怕惹许北不快,邹乐阳就没再提他爸,而是说:“房子找到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话落,许北将手中的篮球一抛,稳稳的落入框中。
其他人纷纷鼓掌,“许哥牛逼,这都能进!”
许北走到旁边,捞起椅子上的外套和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去看看吧。”
一行人齐刷刷的跟着他离开篮球场,那排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去干架呢!
邹乐阳小跑走到许北旁边,“许哥,我跟你讲这次的房子你保证满意!”
许北嗯了一声,语调漫不经心的:“要是不满意你就把头拧下来给我当球踢。”
邹乐阳:“……”
哪有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开玩笑的?
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闻言傅言策占着身高优势拍了拍邹乐阳的脑袋,“希望一个小时后,它还能长在你的脖子上。”
邹乐阳又是一阵无语,这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特么一个比一个损!
原本信心满满的他都变得有些不自信了,好害怕一不小心脑袋就要搬家。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珍惜生命,远离许北。

第5章 我不配拥有姓名吗

晚饭过后,温希带着弟弟沈俊到小区公园里散步活动一下。
等她带着小子活动完回去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家里就陈轻茹一个人在。
沈秋意不知道去哪了,温希将沈俊交给妈妈,就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高二的作业是真的多,各种各样的卷子,还有作文要写,等温希将所有的作业都写完已经很晚了。
她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点。
刚好这时陈轻茹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见温希桌面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卷子,她问:“还没有写完啊?”
温希回:“刚写完。”
陈轻茹嗯了一声,将牛奶放在她桌面上,“时间不早了,写完了就赶紧洗澡睡觉吧。”
“学习固然重要,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别老是那么晚才睡。”
好几次她晚上起来上厕所看到温希房间还开着灯的。
温希点点头,十分乖巧:“知道了。”
陈轻茹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温希将桌面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才拿衣服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时间还有些早,她并没有睡觉的打算,坐在书桌前准备背会英语单词。
这时沈秋意敲了敲她的门,探了个脑袋进来,“姐,我肚子饿了,出去吃夜宵呗?”
温希刚打开英语课本,听到这话她又将书本给盖了回去,“嗯”了声,拿手机跟沈秋意出门去。
这个点爸妈应该都睡着了,所以并不知道两姐妹出门的事。
温希并不饿,只是单纯的陪沈秋意。
小区对面就有不少吃的,尤其是晚上什么烧烤店啊,贼热闹。
温希不喜欢太吵的地方,所以对烧烤店很抵触,但还是被沈秋意给拽了过去。
烧烤店人特别多,大老远的就能听到那些人在嚷嚷。
这嗓门大得对面马路都能听见。
温希原本以为沈秋意是因为肚子饿所以才出来的,没想到她是跟人有约。
刚进烧烤店,就有人冲沈秋意招了招手:“秋意,这里!”
两人齐齐抬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然后就看到染着黄头发的邹乐阳在不停的挥手,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沈秋意拉着温希走过去。
除了邹乐阳,还有两个男生,一个是许北还有一个温希不认识。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沈秋意按在位置上了。
温希:“……”
许北刚好就坐在她对面,她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少年手里捧着台手机,正在打王者。
别问她怎么知道的,问就是她听到“我拿buff”这类的音效了。
温希的视线在许北身上停留了两秒,刚准备收回来就看到一直盯着手机的少年突然抬起了头,和初次见面一样冲着她笑了笑。
她:“……”
不是说许北很高冷吗,为什么他每次都冲她笑?
虽然少年的笑容很甜,但温希还是觉得有点瘆得慌。
你想想啊,一个你不认识人见人怕的校园小霸王,一见面就冲你笑,能不吓人?
要不是一直以来她都很乖从不惹事,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人了。
沈秋意一坐下就跟邹乐阳聊了起来,并没有注意到温希这边的情况。
“怎么样,房子还满意吗?”
邹乐阳点点头:“挺好的。”
要是不满意他这脑袋早就搬家了。
主要是那房子就在温希楼下,许北怎么可能不满意。
而且还是当场就跟房东签了个半年的合同。
温希完全不知道沈秋意在跟邹乐阳聊什么,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有问。
对面坐着三个男生,都是她不熟悉的,对于她来说,这气氛有些尴尬。
她只好拿出手机来点开一个刷题软件打发时间。
许北他们很早就在烧烤店这坐着了,但是一直没点东西,就是在等温希和沈秋意。
现在人到齐了,开始点吃的。
几个人点了不少东西,服务员一一记下,然后问他们要不要辣。
邹乐阳跟傅言策都是下意识想说要辣,吃烧烤没有辣哪里有灵魂啊。
但是话到嘴边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许北抢先了:“不要辣,谢谢。”
大哥都发话不要辣了,另外两个哪敢吭声啊。
不过邹乐阳还是有点好奇:“北哥,你平时不是无辣不欢的吗?今个儿怎么不要辣了?”
在场的所有人绝对没谁能比许北更能吃辣。
许北就是那种,别人都辣疯了,他还面不改色没有感觉的人。
有时候邹乐阳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丧失味觉了。
许北还在打游戏,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语调懒洋洋的:“我今天不想吃辣,你有意见?”
邹乐阳:“……”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其实在场的五个人,只有温希一个吃不了辣。
她是那种吃个方便面都觉得辣的人。
不过她也不会自作多情的觉得,许北不要辣是因为自己。
跟邹乐阳聊了好一会天的沈秋意才想起自己忘记跟温希介绍对面坐着的三位了。
“对了姐,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叫邹乐阳你知道的,然后这位也是我们学校的叫傅言策。”沈秋意自动忽略了跟温希同班的许北。
两人都跟温希打了一下招呼,算是认识了。
结束一把游戏的许北抬了抬头,视线一一扫过在座的各位,问:“我不配拥有姓名吗?”
言下之意就是在问沈秋意为什么不介绍他了。
沈秋意被许北这话搞得一愣,“你们不是认识吗?”
许北:“……”
他视线落在温希身上,小姑娘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那表情单纯又无辜,可爱死了。
温希眨巴了两下眼睛,不太确定的道:“算是…认识吧。”
许北:“……”
认识就认识,不认识就不认识,算是是什么意思?
他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于是认真又严肃的自我介绍了一下:“你好我叫许北,跟你一个班,就坐在你后面,今天下午你还带我去领了书,后来又借了我一支笔。”
认识许北许多年的邹乐阳跟傅言策听见许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整个人都惊呆了。
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沉默如金的许北居然会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就跟怕人家想不起来他是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