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礼池柠

第一章想杀了我啊,秦云礼?
残阳如血。
大雨过后,潮湿的空气闷热得让人心烦。
陵墓园里,放眼望去,空荡寂寥,葬礼的人已经走完了。
少年跪在墓地前痛哭流涕着,双手攥紧自己的裤子,夕阳落在脸上,是一张清隽出尘的脸,眼泪止不住从眼角坠落,他丹凤眼眼尾通红,死死咬紧下唇。
他似一张沾水的白纸,仿佛抬手轻轻触碰,便会破碎不堪。
女人红色长裙勾勒身材,鲜艳的颜色与周围沉重的气氛格格不入,高跟鞋“哒哒哒”,不徐不疾地踏过湿气未去的青石板,来到少年面前,抬手即将落在少年头顶,却被少年抬头时的狠厉目光瞪得不由得愣住,手上转而拿开他身前墓碑上,一只正努力爬行的蜗牛,心中满是无味。
“喂,太阳快下山了,走了。”
“你滚!”少年歇斯底里地吼着,攥紧的双手颤抖着,指尖发白,浑身跟着发抖,“你也是杀人凶手!你给我滚!”
池柠恍若未闻,伸手扶起他的胳膊,蹙眉嫌弃道:“地上脏得要死,快点起来。”
少年终于突破了自己的冷静自持,倏忽站起身,携起一阵冷风,一只手猛地握住了女人纤细的脖子。
池柠微微仰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嗓音轻慢:“想杀了我啊,秦云礼?”
秦云礼眼睛通红,手上的力道突然收紧,整个人看上去也癫狂了几分。
池柠忽而扣住了他握住自己脖子的手腕,另一只手打在那手中段。
秦云礼没有反应过来时那只手突然麻了,他眼里闪过惊讶和愤恨。
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池柠眸子里漾开一抹冷意,唇畔的笑也带了狠色,将他松了力的手腕重重往下使力,腿上更是一扫,带过劲风。
下一秒,秦云礼整个重心不稳倒在地上,与泥水来了个亲密接触,气得整个人脸色铁青,“池柠!”
“秦云礼!”池柠同样大声吼他,半蹲下来握住他的下巴,轻轻抬起,“想报仇,就变得足够强大!不然你凭什么动我?找死吗!”
她冷哼着,松开他,抽出帕子轻轻地擦拭着双手,“你爸的墓前,别逼我扇你。”
池柠用完帕子扔在秦云礼身上,也是一点不惯着他,“十分钟,你不上车,我就离开,你要是有本事你就在你爸墓前睡一晚上,这里本就阴冷,下过雨又是潮湿,随便来个蜈蚣毒蛇的,你下个礼拜就能跟你爸合葬,你要是想这么丢脸的死法去见你爸,我没意见。”
说罢,她踩着高跟鞋优雅地离开。
秦云礼恨恨地盯住她的背影,看着她离开,手里握着那块深灰色的帕子脸色越来越白,手上越来越颤。
十分钟一到,池柠发动车辆也是毫不留情。
青春期的孩子,不吃点苦头根本不会知道服软。
她刚要开走,秦云礼敲了敲车窗。
池柠瞥了眼他狼狈的姿态,皱起眉头解开安全带从后座拿了块大毯子,然后开了车门锁,把毯子递给他。
秦云礼愣了一愣,接过来犹豫了几秒钟,正要披在身上,却见池柠脸上的嫌弃之色俞甚。

第二章不咬人膈应人
池柠不耐烦地说道:“垫车上的,别把我车上弄脏了。”
秦云礼的脸气得说不出话来,把毯子铺到车上坐了上去。
毯子长出来很长一段,安全带都有些不太好系。
秦云礼思考片刻,将毯子拎起卷在他身上,系好了安全带。
“去哪啊?”池柠漫不经心地开口,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的路。
秦云礼不傻,知道跟眼前这个女人来硬的只会适得其反,这下也冷静了不少,“去我二叔家,汇丰公寓十六栋。”
“哦。”池柠微微颔首,踩了脚油门。
汇丰公寓十六栋楼下,池柠注视着秦云礼上楼,车子就在下面等着。
她起身去买了瓶冰可乐,打开灌了一大口,畅快得长舒一口气,低头看见手机上十多分钟前收到的短信。
“下个月我订婚,妹妹你跟陈若若会来吗?”
池柠唇角弯出一个冷笑,还没回复,林疏瑶就等不及地打了个电话过来,还是那句话:“下个月我订婚,妹妹你跟陈若若来不来啊?”
林疏瑶这个人,抢了别人男朋友还能堂而皇之地约人过去参加她的订婚宴。
真是癞蛤蟆趴人脚背,不咬人膈应人。
池柠勾唇回她:“当然要去啊,等我们哦。”
然后挂了电话。
手里一瓶冰可乐喝得差不多了,池柠再次发动车辆准备离开,大厅里却突然看见秦云礼跟另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
“池柠!”那个高大的男人叫住她,神色傲慢,“是你把这孩子带过来的?”
池柠觉得好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学着他傲慢的姿态,开口笑道:“不然呢,他从云山自己爬过来的吗?”
“我们养不起,要养你养,他爸那么多赔偿金跟财产都没落到我手上,我凭什么养他!”男人满脸不爽,“要不你给我钱,我也养!”
池柠气笑了:“关老娘屁事,真是老木板子刷绿漆,把自己当个菜了是吧?”
男人一噎,想起来池柠也确实是个不好惹的人,虽然是在池家不受宠的地位,但好歹也是池家的人,她性格一向烈,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池家再怎么不喜欢池柠也会为了面子给池柠讨个说法的。
惹不起池柠,他转而用力推了一把秦云礼,“你自己想办法吧,反正你还差一个月就成年了,等你告我的案子开庭,你早成年了。”
池柠闻言皱眉,拉开车门走了下来,“秦叔叔在世的时候你吃了不少好处吧?白眼狼?”
男人一副不要脸的无赖姿态,耸肩皱眉道:“所以呢,关我屁事,你报警呗。”
池柠从车上拿出手机,真按了110打算报警了。
秦云礼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声音微轻:“不想住在他家。”
池柠一愣,男人大喜。
“听听!听听!你还没有这小子懂事!人家不想住就别逼人家,你们女的不是最爱说违背妇女意愿了吗?违背小孩意愿就可以了吗?”男人得意着。
池柠一脚踢在他屁股上,红唇冷冷吐出两个字:“傻逼。”
把秦云礼扔到这种烂人手上,就真的是对不起他爸了。
她随即转身打开了车门,拎着秦云礼的后颈的领子把他扔进去,这才坐上驾驶座。
男人被踢了,想到池柠的背景,敢怒不敢言,捂着屁股步步踉跄地进了电梯,嘴里骂骂咧咧,好不窝囊。

第三章落水小狗
“还有什么亲戚没?”池柠不耐烦地问。
“没有了。”秦云礼不情愿地答。
“啊?”池柠语气诧异。
“没有了。”秦云礼低着头重复道,“我还有个姑姑,这次继承了我爸爸所有的财产,人一直在国外。”
“你爸的房子有没有?”池柠回头看了他一眼,正对上他无措的目光。
少年有些茫然下意识地挪开,摇头:“我不想回去。”
池柠“啧”了声,“你看着点,别坐到我放在边上的蜗牛,比你可爱多了。”
秦云礼闻言转头看向边上空荡荡的座位,还真有只小蜗牛,看起来像池柠之前拿在手上的那只。
果不其然,池柠下一秒道:“从你爹墓碑上薅下来那只,送你要不要,睹物思个人?”
秦云礼每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不!要!”
“不要就不要嘛,凶什么凶,”池柠撇嘴,“还没有一只蜗牛可爱。”
车子驶入车流,倾盆大雨模糊了暧昧的夜色,晕开灯光。
天色渐暗,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停好。
“你还在高三,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没记错的话你成绩一直不错?”池柠打开车门回头看他。
他不作声。
“我收留你?”池柠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色,“我家离你学校就五分钟的路,住我家得了,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反正你高中读完就去读大学了,我平时上班不在家,晚上回来得也晚,你不用看见我心烦,怎么样?”
沉默片刻,秦云礼终于还是“哦”了一声,跟在池柠身后进了电梯。
他讨厌池柠,但他更讨厌二叔一家。
他从池柠后面看才感觉到她并没有多高,也就到他下巴左右。
她人明明也只大了他三岁,却一副老成的样子。
池柠一直是个传奇人物,一路跳级十九岁就已经是研究生在读还有了自己可观的收入,基本上脱离了盛大的池家。
只是他不知道,池家如迷宫,哪又是说走就可以的走的。
众人见她风光,见她璀璨夺目,却未曾知道她在池家遭受的都是什么苦楚。
池柠打开门走进去,给秦云礼拿了一双粉色的拖鞋,“这是我闺蜜的。”
秦云礼看了眼,神色挣扎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穿了进去。
池柠把包放下,指了指书房边上的房间:“这个房间有独立的卫浴,我不喜欢做饭,一日三餐也不规律,你要是会做饭可以自己买菜做饭,我只留给你一格空的,冰箱里的东西随便吃,注意保质期。”
“哦。”秦云礼应着,还是有些无措,但被尽力掩盖。
只是少年的演技实在拙劣,也不知道是背负了什么,神色复杂,看起来像可怜兮兮的落水小狗。
池柠起身进了房间里,拿出来一台用过的手机,递给他:“有事可以打我电话,手机里绑定了亲属卡,自己看着花。”
秦云礼抿唇接过来,神色终于缓和了不少,静了片刻:“谢谢。”
池柠挑眉没说什么,把蜗牛放进自己的生态缸里。
秦云礼瞥去,里面不止一只蜗牛。
听过养猫养狗的,没听过养蜗牛的。

第四章恭候
翌日。
池柠早上带着秦云礼去收拾了一点行李,下午就不见了踪影。
后来的这两天,秦云礼恢复了上课,如池柠所言,他很少见到她。
池柠的研究生课程前段时间已经结业,最近在公安局实习,忙得有时候两三点才回家,有次秦云礼半夜起来喝水正好撞见一脸戾气回到家的池柠,两个人相顾无言,池柠神色恹恹地回了房间。
手上的工作终于缓和下来,大清早的,池柠今天终于有了空闲的时间,而且今天就是林疏瑶的订婚宴,她拨通陈若若的电话,将手机放在桌上,从沙发上爬起来,在抽屉里找了瓶指甲油,漫不经心地涂在脚趾头上。
“若若,去不去?”池柠问。
电话那头的陈若若沉默片刻:“还是算了吧,我不想再见到边作君了。”
“那行,”池柠吹了吹指甲油,眉眼里淡然随性,“那我一个人去。”
池柠是个火辣性子,上学的时候跳级早早去了高中部,最开始还被人欺负,没过多久又成了大姐大了,陈若若高中被人欺负的时候,池柠已经上了大学了,一听那事立马请假去了中学给她立威。
从那以后,陈若若整个学生时代再也没被人欺负过。
现在毕业了,边作君劈腿闪婚白富美,还是第一个把她欺负了的。
陈若若叹了口气:“池柠,你别冲动。”
“哦。”
“这件事情边作君是恶心了点,但是没必要过去恶心自己。”
“去不去?”
“……去。”她要是不去,池柠能把订婚宴掀翻天。
池柠涂好指甲油,等它干得差不多了,这才起身进了房间了开始挑选礼服。
柜子里都是她珍爱的战袍,思索片刻,她随便选了一件墨绿色绒面收身长裙换在身上打量了一下。
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秦云礼那小子。
今天是周五,学校放半天假。
池柠化了个淡妆,拿起手机给朋友阿黑打电话。
她漫不经心地吹着自己指尖的散粉,等到对面接通了这才开口:“阿黑,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姐,我是专业的我跟你说!”阿黑在那头信誓旦旦,语气里满是得意。
“成,你办事我放心——”池柠语气一顿,看见了门口扭捏探头的秦云礼。
这小子冷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她池柠欠他的,手上还不知道攥了个什么,显然是有求于人的样子,却没有有求于人的态度。
池柠对着电话说:“我一会儿就过去。”
说完,她挂了电话,双腿轻晃,抬头示意秦云礼,“喂,做什么啊?”
秦云礼耳尖泛红,脸色却是发白的,浓密的睫毛频繁扇动,他拿出一张责任意向书说:“签字。”
池柠起身走过去接过来,是一张关于高考的责任书,她摇头:“这个我没办法帮你签,这个得要你的法定监护人。”
那就是他姑姑。
秦云礼沉默不语,从她手上拿走责任书,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池柠拿起手机跟蓝牙耳机,喷了点香水,给陈若若发了条语音:“二十分钟后我到你楼下,别放我鸽子。”
陈若若也是秒回:“恭候公主大驾。”
池柠走到门口换灰蓝色的高跟鞋,突然听见秦云礼开口问:“你要出门吗?”

第五章这个绿茶
“要。”池柠不多说什么。
“去干嘛?”秦云礼又问。
池柠突然觉得好笑,想调侃两句的,思及这孩子快要高考了,把刚到嘴边的歇后语咽了回去,耐心地回答:“去报仇的,小孩子不要多问。”
秦云礼就真的不多问了,就这么看着她,迟疑了片刻又匆忙开口:“我下周五有家长会,你可以——”
“看情况吧。”池柠也没办法给准话,毕竟她是个法医,会不会加班完全没办法琢磨。
秦云礼低下头没再问了,手上拿着一张试卷在写。
池柠看了无比乖巧的秦云礼一眼,忍不住提醒道:“最近有个变态到处伤人,你最好不要到处乱跑,吃外卖选择无接触配送,给你的那台手机紧急联系人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出什么事直接连续摁电源键。”
她说了一大段,难得耐心的样子。
秦云礼淡淡应着:“知道了。”
池柠这才放心地出门去。
她开车去接了陈若若,车子疾驰朝着林疏瑶的订婚宴场地前去。
另一头的林疏瑶正甜蜜地享受着边作君的拥抱,跟大家巧笑倩兮地聊天,丝毫没想到池柠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池柠跟陈若若并没有请柬,林疏瑶没有给,却邀请了她们。
可她还是进去了,靠刷脸进去的。
池柠这个人在池家如雷贯耳,即使不知道她的事迹,但只要见她一眼,日后都不会忘记。
而这位大小姐通常也都是刷脸进出各个场合的。
刚进去,池柠就拉着陈若若在离食物近的地方坐了下来,摸了摸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阿黑,准备得怎么样了?”
“OK了姐,等着看戏就行。”阿黑在那头语气得意。
池柠笑:“辛苦了。”
她这边刚挂了电话,林疏瑶挽着边作君就朝这边款款走来,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抬手就要碰杯。
池柠随手拿起一杯酒,酒杯正要碰上去,林疏瑶的手却突然轻轻一歪,酒撒在了池柠身上。
“啊——”池柠尖叫一声,酒杯脱手砸在地上,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林疏瑶。
周围的目光聚过来,见池柠脸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身上的裙子还被打湿了,眼神不由得意味深长起来。
外人不了解池柠,林疏瑶却是清楚得很。
池柠就是在装,这个绿茶!
林疏瑶气得发抖,却还是没有办法当众发作,只能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这条裙子我赔给你!”
池柠吸吸鼻子,从手机里找出收款码,“你扫吧。”
林疏瑶神色僵住,转头对边作君笑:“老公,你帮我把手机拿来可以吗?”
“嗯。”边作君扫了眼陈若若,转身去拿来了林疏瑶的手机。
林疏瑶扫了池柠的收款码,系统提示去了五万块钱,她到底是忍不住了,皱起眉头:“五万?”
“啊,”池柠抹着眼角的眼泪,收起手机,“sweet家新出的礼服,要看收据吗,我还给你免了六毛钱呢。”
林疏瑶握紧拳头,什么也没说,也没心思继续给她敬酒了,攥着手机拉住边作君的手,大步流星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