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栾穆帝霆

第1章 穆少娇宠小娇妻
"穆帝霆,你混蛋!”
"我要跟你离婚!!!”
"宝贝,乖,听话!”
“有这精力不如研究一下怎么生猴子。”
人人都知道,权势滔天的帝国首富后院起火了…
家里的小娇妻,一哭二闹三上吊,整天闹离婚,甚至为达到目的,不惜三次将他告上法庭,告得他灰头土脸。
更要命的是,儿子还对他的小娇妻虎视眈眈,“老爸,你和叶小栾离婚后,我娶她。”
老婆这么作,儿子这么熊,他能怎么办?宠呗,宠他们上天!

叶小栾一觉醒来,感觉被雷劈了一下。
什么?她与权势滔天的帝国首富有个娃娃亲?
开什么朗朗青天国际玩乐。
她就是一个在贫民区里吃糠咽菜长大的穷姑娘,与首富大人隔着九重天,飞都飞不上去,居然平空冒出一段鬼什子婚约来。
呵,天雷滚滚啊。
坐在自家又小又暗的客厅里,看着身穿黑色精质西装,干练且优雅的年轻男士,叶小栾讪讪地笑笑,“这位……李特助,你确定没来错地方?”
李旦十分恭谨,面露温和笑意,“叶小姐,千真万确,当年是我家霆爷的祖父,也就是穆峻城老大将,和您的爷爷亲自定下的婚约。”
呵呵,呵呵,叶小栾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位曾经在帝国举足轻重的知名大人物,与一个贫民区里的老人,给他们的孙子和孙女订了一个娃娃亲,他俩搞基了是怎么的,居然有这么深厚的阶级友情!
咳咳,对不起爷爷,不是对您老人家的仙尊不敬,而是您活着的时候,怎么干了这么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
房门突然打开,叶成海忧心忡忡地闯进来,腰间还围着花布围裙,一身的平民鸡汤米粉气息,“先生,我家栾栾闯祸得罪您了?”
李旦怔愣无言,看来这位叶小姐,的确如资料中所说,经常惹事闯祸,瞧把她父亲吓得。
叶小栾翻了个白眼儿,她承认她叛逆,经常打架惹祸,但是父亲大人您用得着这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老实巴交的叶成海,小心翼翼地看着李旦,“先生,您来我家有什么事?”
李旦恭敬地拿出半块玉佩,“我是帝国首富穆帝霆先生的特助,今天是来提亲的。”
“提亲?”叶成海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上下打量了下李旦,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您、您是不是走错门了?”
叶成海的反应和叶小栾是一样的。
他家是平民区里最穷的人家,与首富大人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提亲?
呵呵,确定不是来说相声的?!
李旦却神情自若,“没有走错,叶先生,我是奉我家霆爷之命来提亲的,您的父亲大人曾经救过我家老爷子的命,为表达感谢,后来有了叶小姐就定下了这门亲事。”
说着,李旦双手奉上半块玉佩,“这是信物,叶先生您家里可有另外半块?”
叶成海似是想起了什么,飞奔回房间,一阵翻箱倒柜,翻出了半块玉佩,这个东西他从来没当回事,叶小栾小的时候经常拿来当玩具的。
真想不到这居然是与帝国首富的婚约信物。
两半块玉佩完美地对到了一起,叶成海和叶小栾不得不相信了,真是做梦都没想过,这是什么孽缘哟。
终于说服父女俩相信了,李旦松了口气,“既然没有疑问了,就请二位跟我去艾栾城堡,与我家霆爷商量一下婚事吧。”
“我不嫁!”叶小栾脱口而出。
是的,不嫁!
首富又怎样?权势滔天又怎样?
她才十九岁,恋爱都没谈过,凭什么嫁给一个二十八岁的老男人,给他五岁的儿子当后妈?
她喜欢花美男,小鲜肉!
……
开篇话:男主绝对身心干净,这个儿子不是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和孩子的妈妈是段假婚姻,没有婚礼,没有结婚证,没有夫妻之实,后续章节会揭晓具体原因,女主前期辣萌后期高能,祝入坑的小可爱们看文愉快!

第2章 不嫁,一百个确定
不嫁?
李旦瞠目结舌,这姑娘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倘若是别人家的姑娘,一听与帝国首富有婚约,还不笑晕过去,可是这位叶小姐她居然说不嫁。
帝国首富是什么概念?
自然是柘兰帝国最有钱的男人,手握帝国经济命脉,经济网遍布全球,财富堆积成山,他轻轻地跺跺脚,整个帝国都能抖三抖。
“叶小姐,您确定?”
“确定,确定,一百个确定!”
叶小栾的反应与他预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李旦艰难地抿了抿唇,“叶小姐,理由?”
想嫁穆帝霆不需要理由,因为女人谁不想嫁上帝为他开了全景天窗的男人,可不嫁却真的需要理由,傻子才不嫁。
叶小栾冷笑一声,“他们穆家根本就不靠谱,如果穆老爷子想感谢我爷爷的救命之恩,给一笔巨款就好了,却要给他九岁的孙子订下一个刚出生的媳妇,脑回路明显短之又短。”
李旦无言了,老大将一生叱咤风云,为帝国安危鞠躬尽瘁,如果听到叶小姐如此评价他,会不会气得一枪毙了她?
然而叶小栾还在口若悬河,“如果穆家守信,穆帝霆怎么还会有前妻和一个五岁的儿子?分明就是死了前妻续不上弦才想起了我,我们家虽穷,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叶成海也跟着重重点了下头,“对,我们不卖女儿。”
李旦啼笑皆非,这父女俩的脑回路,呵呵哒……
居然怀疑他家霆爷是续不上弦才来找她,放眼整个柘兰帝国,想嫁他家霆爷的女人,能从京都城南排到京都城北好么?
但是叶小栾显然不这么想,漂亮的脸蛋绽出一抹英气,道,“李特助,请回吧,告诉你家霆爷,忘了这件事。”
李旦无功而返,回到穆帝霆居住的标志着柘兰帝国最高财富的艾栾城堡,汇报了整个过程。
英俊逼人的男人,坐在书房宽大的办公椅里,手指一下一下非常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表情似笑非笑的,“呵,有意思。”
说着,他优雅起身,“李旦,备车。”
李旦望望窗外的夕阳山外山,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过问,赶紧命人备车。
……
夜幕开始降临,城市燃起华灯,但是叶家的小米粉店还很忙碌。
今天是周日,不用上学,叶小栾全天都在店里帮父亲做事,已经把李旦来过的事忘了。
本来就像一场梦,何必还记得。
可是一转身,赫然发现李旦又出现在视线里,一身精剪合身的黑色西装,与这个寒酸的平民小店格格不入。
叶小栾左右一顾,快步上前,压低了声音质问,“你怎么又来了,难道穆帝霆想死皮赖脸,生磨硬泡?”
李旦狠狠地抽了下眼角,想像着若是他家霆爷听到这句话,会是怎样出离愤怒,“叶小姐,我家霆爷在车上,请您过去说几句话。”
叶小栾觉得李旦一个小特助的确做不了主,她不如直接去跟穆帝霆说清楚,于是没有犹豫,跟着李旦出了米粉店,来到一辆全球限量版顶级豪华轿车边。
未见穆帝霆其人,便感觉到浓浓的威压自车体向外扩散。
……

第3章 小妖见了天神
穆帝霆是个传奇人物。
二十三岁以前,在部队时是位少将级的兵王,嗜血残戾,手段狠绝,在穆场上被称为不死之神,二十三岁后他退伍从商,居然用短短五年时间就成了帝国首富。
面对这样一个不似凡人的传奇大人物,叶小栾开始有些小怕。
李旦上前恭敬地拉开了车门,“叶小姐,请上车。”
叶小栾转头看向坐在后排座上的男人,顿觉得一股冷意扑面而来。
车里的男人冰冷萧肃,纯黑色大牌手工西装,黑曜石钮扣,一双如鹰隼般的锐眸,在昏暗的光线里绽放着精芒。
他身材魁伟挺拔,每一处线条都似米开朗基罗出手的大卫,棱角分明,如刻如雕,英姿飒飒,威如穆神。
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没架打的叶小栾,在这个男人面前,自觉地敛了一身芒刺,小妖见了天神,不由自主就矮了下去。
“霆、霆爷。”人人都尊称穆帝霆一声霆爷,叶小栾也不敢造次。
虽然恭敬地唤了人,不过她还是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下,擦,这男人是逆生长么,二十八岁的老菜帮了,居然长了一张仿似二十出头小鲜肉的俊脸。
“嗯。”穆帝霆淡淡地应了一声,幽狭的凤目若有似无地划过女孩的脸蛋,然后就目视前方不再看她,冷淡非常。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转眸的一瞬间,他掩饰掉了眸底的笑意。
呵,小野猫,他还以为她会披挂一身毛刺与他抗婚呢,结果一见他她自动就成了伪装小绵羊。
眼角的余光始终锁着女孩娇纤的模样,禁欲了二十八年的身体开始微微发热。
女孩有一张绝美的脸蛋,窈窕的身段,一头墨发挽了一个利落的丸子头,露出可爱小巧的耳垂,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仿若空谷幽兰。
他对她很满意。
一百分的小妖精。
空间僵寂了那么一会儿,倏尔,穆帝霆转头看她,恍如泰山压顶,“上车!”
叶小栾麻溜地上车坐好。
这男人浑然释放出震慑一切的威压,跋扈惯了的小妖精也不敢不从,不但乖乖上车,还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淑女,腰板挺得比直线还要直,嫣美的唇僵硬地挽出微笑的弧度。
一边伪装,叶小栾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怕丫的什么?
李旦忍着笑意,关好车门,坐进驾驶座,驱车离开。
车子行驶了一会,叶小栾才醒悟过来,自己是来与他讲明白,取消这段婚约的。
于是,她小小地清了清嗓子,“霆、霆爷,老大将与我爷爷订这桩婚事的时候,我才出生,而您也才九岁,从人权角度来说,对你我都不公平,所以……所以这婚约不能作数。”
说完,叶小栾小心翼翼地斜睨过去,乞求这位威名赫赫的首富大人不要恼羞成怒,既而像碾死蚂蚁一样捏死她。
静了那么几秒,穆帝霆淡淡地点了下头,“有道理。”
叶小栾狠狠地松了口气,看来这位爷还挺懂道理的嘛,不过,“霆爷,我们这是要去哪?”
霆爷冷若冰霜,“我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

第4章 坑蒙拐骗,强娶豪夺
叶小栾被噎得哑口无言。
擦,您首富大人要去哪里的确不需要向我汇报,我也不敢要您汇报,更与我没有毛线球关系,可是,我在您车上首富大人!
然而,她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嘀咕,车内强大的威压,让她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车里的空气都似冰封着,叶小栾觉得严重缺氧,一路盯着自己的膝盖不敢乱瞟。
倏尔,车子戛然停靠在路边,她刚要转头看向车外,突然的,全城停电了。
天上乌云不作美,一丝月光皆无,全世界陷入一片夜的黑。
叶小栾紧张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如此夜黑风高的,又阴森,又恐怖……
穆帝霆到底要干什么?!
杀人,越货,强【奸】,五马分尸……
不不不,霆爷可是正面人物来的,不会这么做……的吧?
正胡思乱想着,只听到耳边一声清越的命令,“下车!”
霆爷威令,莫敢不从,叶小栾乖乖地推门下车,全世界都是黑魆魆的,站在车边茫然无措。
倏尔,被一只大手拉住了手腕,清凛干净的男性气息从头顶落下来,她确定,他离她只有零点零一毫米。
叶小栾的心跳更快了。
她被他拉着,浑浑噩噩地走向未知的领域,转来转去,也不知走到了哪里,突然一束光从头顶斜照下来,叶小栾被刺得眯起了眼睛。
只觉得腰间被一只大手扣住,她被他揽着坐在了椅子上,终于适应了光线,睁开眼睛,耳边又传来清冷的命令,“笑!”
霆爷的命令就像魔咒,叶小栾都未经大脑思考,就机械地笑了,还听到了相机扣动快门的声音。
还来不及看清此地是何地,室内的灯又灭了,视野再次陷入漆黑。
然后她又被他拉着走走走,左拐右拐,进入了另一个房间,还被他按着坐在了椅子上。
“啪”的一声,一束细小的手电光照亮了桌子上的一张纸,光点正落在签名的位置。
“签字!”又是冰冷无温的命令。
这一次,叶小栾稍稍恢复了些思考力,“霆、霆爷,我们……在做什么?”
“军事机密。”
“……哦。”虽然只是个普通小百姓,但也懂得军事机密不能随便窥探,只是,首富大人您早就不是军人许多年,还与军事机密有毛线关系啊?
这时,听到对面有人问她,“叶小姐,请问您是自愿的吗?”
“……是,是!”叶小栾机械地点头,然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爱国,很爱国,为军事机密奉献,当然是自愿的。
签完字稍等了一会,终于来电了,光明重返人间。
叶小栾活生生地看到李旦手捧着两个红本本,恭敬地递给了穆帝霆,并汇报,“霆爷,一切完毕。”
穆帝霆眉宇微动,依旧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接过红本,拉起叶小栾的手起身便走。
叶小栾越发晕里晕外,直到穆帝霆带着她走出大楼,看到街上的繁华夜景,才后知后觉地转身看向身后的建筑。
民政局?!
今天是周日,又是深夜,民政局不上班的呀。
小脑袋已经转不过来了,这时,穆帝霆将其中一个红色的本本丢给了她,“收好,给你一天时间准备,明晚搬进艾栾城堡。”

第5章 老子的人生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叶小栾怔了两秒,这才茫然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红本,擦,结婚证!
他大爷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的军事机密,而是特么的她嫁给了穆帝霆!
坑蒙拐骗,强娶豪夺,流氓无赖,地痞恶霸……
一连串的词汇划过叶小栾的脑海,小宇宙瞬间愤怒,燃烧,喷薄,“穆帝霆,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小爷咬死你!”
他特么续不上第二根弦,是有多焦急思虑,才用这种手段来骗娶她这个纯白美少女!
正准备上车的霆爷,闻言倏尔顿住,好笑极了。
瞧,有了名分气势就是不一样了,都敢直呼他名字了,已经初步具有他穆帝霆的女人最基本的飒英气概了,不错,可造之材。
然而霆爷很傲娇,他才不会告诉她,他等着娶她,都从一个十四岁的美少年,熬成一个二十八岁的大叔了。
他和所谓的前妻楚雅洁不过是一段名义上的假婚姻,没有婚礼,甚至连结婚证都是假的,儿子自然也非他亲生。
楚雅洁早已牺牲,葬在西郊烈士陵园,他为报救命之恩替穆友抚养遗孤。
这段假婚姻为的是给这个孩子一个干净的身份。
只见他剑眉皱起,冰冷的视线划过女孩明媚的俏脸,“如果不是祖父军令压人,你以为老子愿意娶你这个笨女人?”
莫名其妙被嫁人,还被刚刚娶了她的男人骂笨,叶小栾就快风中零乱了,“既然你不愿意娶,我也不愿意嫁,干嘛要领这个证,这是错误……错误!是错误就要改正,马上离婚!”
就算马上离婚,她也很焦虑,好好一个黄花美少女,转眼变二婚,特么的,她想报复社会。
霆爷却是老神在在,声线缓而又淡,“错就错,没办法更改。”
“为什么?”
“老子的人生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擦,叶小栾真想咬死他。
……
自古就有语云:穷不与富斗。
为何?
因为斗不过啊。
一个贫民区里长大的十九岁少女,如何斗得过权势滔天的帝国首富,叶少女转眼变成叶少妇,反抗无效。
回家的路上,叶小栾简直咬碎了一口的小白牙。
穆家人果然不靠谱!
擦,为富不仁,恶霸!
回到家,一张明艳的小脸无精打彩被抽干了元气似的。
叶成海正急得团团转,见到女儿立刻上前询问,“栾栾,出什么事了?刚才穆帝霆的人来,把你的户口本拿走了。”
叶小栾冷冷一笑,将结婚证递给了叶成海。
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叶成海几乎要石化了,“栾栾,你这就成了……首富夫人了?我就是首富大人的……老丈人了?”
叶小栾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要去死一会,小事招魂,大事挖坟,若是不小心偶遇,纯属诈尸,莫惊慌啊父亲大人。”
看着女儿的背影,叶成海茫然地搓了搓脸。
这一夜,叶家客厅诈了N次尸,叶成海眼巴巴地看着女儿,一次次从房间里走出来,把冰箱里所有的冰淇淋都搬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有那么几次,他悄悄走到她房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缝向里观瞧,发现女儿怀抱着一桶冰淇淋,一边吃,一边把穆帝霆的祖宗十八代都拉出来骂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