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晚傅璟夜

第1章 傅爷,你的小孩来找你了,乖乖等我
“小孩,醒醒……不要睡……”
黑暗里,俊美的少年低磁温柔的嗓音落在晕迷的女孩耳边。
女孩想醒来可是身体很痛,浑身都是伤口,疼的没有力气。
眼皮也抬不起来。
她只能挪动干枯的唇瓣,虚弱说:“渴……”
她想喝水。
“小孩,这里没有水……”少年无奈地轻轻揉一下她干燥的唇,女孩唇上沾上他手指的微凉。
瞬间含住他手指,像婴儿含到了汁水,吮吸起来。
男人指尖一阵酥麻。
见她是真的口渴,加上伤势太重,如果不喝水恐怕熬不下去,他只能划开手指,让她喝他的血。
女孩舌尖吸到甘甜的血,大口喝起来……
少年嗤痛,黑色的眸在黑暗里如深渊,但也没挪开,由着她吸。
只是眉梢下的眸如夜色一样深。
“小孩,喝了我的血,要活下去……”
画面一转,混乱的记忆里,又来到了那个暴雨夜,一道银色闪电劈开漆黑的天幕。
陡峭的悬崖边。
穿着白裙的女孩被人死死掐着脖子,她的手脚被铁链锁住,动弹不得。
眼睛睁大,浑身苍白,宛如一具冰凉的沉尸。
“大小姐,你是怪物,夫人让你必须死。”
掐着女孩的男人隔着黑色面罩缓缓说完这句,举起手中的弯刀,寒光乍现中,狠狠刺入女孩身体。
血溅出来,女孩狠狠推入身后万丈山崖。
空中密集的雨丝砸向女孩坠落的单薄身体。
耳边只剩下一声山崖顶端,刺耳又兴奋地大笑——“盛晚,你这个怪物早该死了……以后盛家就是我们的了……”
“啊——不要。”
呼吸一阵急促。
躺在被窝的漂亮女孩在满头的汗水中惊醒过来。
落地窗外已经天光大亮。
天亮了,她又做了儿时的噩梦。
当然,与其说是噩梦,不如说是当年的遭遇。
当年,盛晚只有8岁,刚刚登堂入室的继母为了掐断她的生路,防止她继承盛家股权,直接安排人将她赶尽杀绝。
所幸她命不该绝,跌在山崖下的一片软草上。
也就是那一年,她遇到了同样不小心掉下来的傅璟夜。
她8岁,他17岁。
他喂了她,他的血,让她活了。
后来,又下了一场暴雨,把他们冲散了。
他被傅家找到带回去。
她则被人捡回了隐秘的神药谷,交给神药谷嬷嬷抚养长大,直到20岁这年,盛家需要联姻,把她找了回来。
这一次,她回来,不仅要联姻傅璟夜,宠他爱他,治好他的病。
更要把之前遭受的血债,让继母血偿。
盛晚拉回思绪,起身,赤着脚来的浴室洗漱。
泛着光的镜面内。
映出一张绝世出尘的娇美容颜。
浓密如海藻一般的黑色长发,雪白的皮肤,精致玲珑的五官。
长卷的睫毛,樱唇粉润。
活脱脱绝美小仙女。
盛晚掬起水慢慢洗脸,她的裙兜内噌地跳出一只通体火红色的巴掌大的小狐狸。
小狐是神药谷的生物。
也是盛晚成年礼时,嬷嬷送给她的驭兽。
神药谷的人都会驭兽和听懂兽语。
这是她们的技能。
盛晚不是神药谷土生土长的人,但她体质特殊,嬷嬷教她后,她一学就会。
小狐狸歪着脑袋看盛晚洗脸,趴在毛巾上用兽语说:“晚宝,你真的要嫁人了吗?”
“不挑挑吗?”
盛晚手指弹它一下鼻子:“嗯,这次嫁的是我喜欢的男人,我当然要嫁。”
“就是你在神药谷经常说的那个喂你血的人吗?”小狐歪着脑袋说。
她不是很理解。
晚宝这么漂亮,干嘛着急嫁人?
就算救过她,也不至于嘛。
“你不懂,反正他是我认定的男人,我必须嫁。”盛晚轻笑一声,不和它啰嗦,将它塞到裙兜吓唬它:“以后在大城市生活,你可别乱跑,这里不是神药谷。”
“你这样的稀罕物种,要是跑丢了,会被抓去动物园,被人天天观赏,到时候我可不救你。”
小狐一听动物园就瑟瑟发抖。
赶紧软唧唧捂住自己的耳朵,藏好。
好吧好吧,她不说话了。
晚宝喜欢嫁给谁就嫁给谁吧!
只要晚宝稀罕就好。
盛晚洗漱结束,换了一件藕粉的凤穿牡丹底的旗袍,慢悠悠下楼。
她只有20,但身段生得玲珑。
成熟女人该有的身段她一样不少。
所以穿上旗袍,除了脸相的清纯,周身更散发出一股子古典妖娆的妖精气质。
让人一眼难忘。
到了楼底。
她继妹正拉着她爸爸大吵大闹:“爸爸,我不嫁给傅璟夜那个病秧子,外面的人都说他生病后长得很丑,而且活不过今年,我要是嫁过去,不是要守活寡了吗?我还年轻啊,我不想当寡妇!”
“你们快点让盛晚代替我嫁过去!不然我死给你看。”
盛父疼爱她,赶紧安抚道:“暖暖,你着急什么?我们这不是把盛晚接回来了?”
“傅家指定要我们盛家大小姐嫁过去,让她去就好了。”
盛父偏心的理所当然。
盛晚在远处听着,没什么波动。
反正这份父爱,早就在12年前那场追杀里断送了。
“哎呀,暖暖,你姐姐下来了。”盛父看到盛晚了,赶紧假惺惺说:“晚晚过来,咱们谈谈你和傅家的婚事。”
盛晚冷嗤一声,走过来,眼神极度冰寒:“爸爸,我可以答应代替盛媛嫁给傅璟夜。”
“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盛父瞧向这个早就活死人一样存在的女儿。
眼底丝毫没有任何亲情。
“第一个条件:我要拿我妈妈的遗物,拿了,我会嫁。”
“第二个条件:我嫁过去后,不会再和盛家有任何关系,你们也别想找我。”
盛父一愣,这……遗物的事好说。
但是断绝关系?
以后还要靠到傅家呢?
“晚晚,断绝关系没必要吧?”
盛晚态度很坚决:“你要不答应,那就没商量。”
盛父皱眉,正考虑,继母纪婉晴穿着一身黑色长裙从后面款款走出来,她现在身居盛家集团高位,整个人气场比盛父还强大。
盛父反倒像被控制的药人一样,没什么气势了。
“晚晚只要你答应嫁,我们都答应。”纪婉晴一口答应。
这个早该死了的小怪物。
没想到活下来。
不过她就算活下来也没用,除了天生那双阴阳眼,让她曾经后怕,这么多年了,她现在有后盾,也不想再惧怕她。
盛晚,这个小东西掀不起风浪。
纪婉晴冷毒看着她,眼底一片桀色。
“好,那一言为定,哦……对了,我送了份回礼,半小时后拆开。”盛晚眸底冷冷,唇角却似笑非笑真像嗜血的小怪物。
以后,盛家亏欠她的,她会一样样拿回来。
现在给来点开胃小菜。
纪婉晴不知道她送什么回礼?冷冷看她一眼,没回声。
小怪物送的东西,她才不要。
*
上午10点,傅家派了一辆很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来盛家接人。
盛晚行李不多,一只手提箱一只装有她宝贝的小盒子。
外加妈妈的遗物。
就这么多家当。
简简单单坐上傅家的劳斯莱斯前往傅家。
等车门关上,盛晚低眸看向自己白皙青葱的手指,轻轻揉揉,随即,樱花色的粉唇微微勾出一抹温柔,低低喃语:“傅爷,你的小孩来找你了。”
“小孩会让你长命百岁!你乖乖等我……”
【PS:开新书啦,下个月签约后正式更新,今天先放一张。】

第2章 我都没和她正式照面,你一口一个小少奶奶?
null

第3章 这样娇气柔柔的小少奶奶真是让人喜欢的要命
宾利车缓缓从林荫道间驶来,开车的禾城一眼就看到前面的劳斯莱斯。
而劳斯莱斯边站着一个漂亮灵动的绝美古典韵味的女孩。
禾城看得一怔,差点分神。
这车是老爷子的。
用来接亲,而那个漂亮女孩应该就是他家爷的小媳妇了吧?
禾城调查她资料的时候,看过她照片。
果然有些人,照片很漂亮,但真人比照片更是美好几倍。
“傅爷,前面好像是盛晚小姐。”禾城踩了刹车,慢慢靠近劳斯莱斯。
正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抬起冷艳的眸看向车外站得旗袍古典小美人。
那双从来都是充斥着冷感和气压的眸子,瞬间闪过一抹异样。
这个女孩……怎么有种让他无法控制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很窒息。
傅璟夜凝起眸端详了一番,又淡淡收回眸色,他生命已经倒计时。
这样的小姑娘,看着还小,未来可期,不该被他困住。
“问问她怎么停车?”傅璟夜收回眸后,拿起身旁的iPad。
手指点开屏幕,开始查看公司邮件。
他想趁着还活着,多为老爷子分担点。
“是,爷。”禾城解开安全带,下车。
快步走到盛晚面前,恭敬又客气地问道:“小少奶奶,怎么下车了?”
“因为我脚疼,可能坐不惯哪辆车,请问,我可以和傅爷坐一辆车吗?”盛晚软糯糯又故意乖巧柔弱地说。
禾城低头看一眼盛晚细白的脚踝。
上面没有红肿?
小少奶奶这是为什么脚疼?
当然,他也不敢多问,点点头先回宾利车,敲敲后座的车窗。
傅璟夜降下车窗:“爷,盛小姐说脚疼,想坐你这辆车。”
傅璟夜闻言,抬抬好看的冷贵眸,又看向那个站在那边的女孩,淡淡说:“让她过来吧。”
正好,他先和她聊聊这个联姻的事。
禾城点头,快速走回盛晚那边:“小少奶奶,请。”
盛晚没动,小脸耸拉着,看起来有些娇气又柔弱,声音也是拿捏地恰到好处地甜和软乎乎:“我的脚真的很疼……可不可以让傅爷抱我?”
“可以吗……”
这么软乎乎的女孩子,没有男人能拒绝。
禾城是单身狗,根本没法抵御。
耳朵一红,先去问傅璟夜了。
傅璟夜听后,俊眉一挑,手指拨动一串很昂贵的紫檀佛珠,有些似笑非笑般地淡淡说:“这盛家找回来的小可怜,比我想象的娇气。”
还以为她是那种畏畏缩缩。
不怎么敢乖戾娇气的主。
没想到……
禾城也觉得。
但他这里没有贬义的意思。
他就觉得这样娇气柔柔的小少奶奶真是让人喜欢的要命。
他家爷真应该好好和她相处。
“傅爷,那要……”禾城问。
傅璟夜丢下手中的iPad,推开车门下车。
他一下车,周围的气场就变得异样。
傅璟夜虽然有严重的心疾,但只要不是在犯病的时间,他的气场和平时无异,很令人畏惧。
接近190的身高,俊美非凡的脸。
尤其他最近一年礼佛,身上沾染了很多佛气。
整个人像高高在上的高冷佛子。
让人有种想亵渎却不敢玷污的冲动。
这世界美男太多。
但只有佛子。
才是最令人想拉下神坛的主。
这是盛晚第一次面对面见傅璟夜,比她在照片上看得更让她心动。
当年在山崖底,她受伤严重,无法看清他的脸。
之后她去神药谷。
嬷嬷给她看了傅璟夜的资料。
上面有他的照片。
气质绝尘,俊美异常,每一处都似天匠雕琢。
那一刻,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也必须是她的。
“傅爷。”盛晚拉回思绪,仰起小脸。
声音软糯糯像裹着糖霜的草莓。
好听。
傅璟夜听了眸子顿时一眯。
这……小孩真是诱人。
“要抱吗?”傅璟夜开口,声音低磁如大提琴音滚到盛晚耳膜。
盛晚点点头:“要。”
“嗯?真不知羞?”傅璟夜被她迫不及待地一声嗯弄得眸子再度眯了一下。
他真是有些摸不准这个女孩的想法。
他们应该是第一次见?
不至于爱上他?
傅璟夜琢磨着,盛晚软软开口:“我是爷的女人了呀?”说完,眼神下意识看向了傅璟夜身后以及四周。
小狐闻到的那些人在哪?
怎么看不到?
小狐的嗅觉不会有假的。
盛晚观察了几秒,打算往后看一看。
忽然一到95K的激光狙击枪在那片梧桐叶间一闪而过一到红线。
红线闪得快。
如果没有训练过,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但是盛晚训练过。
自然看到了。
所以也就在狙击枪开枪的一秒时间。
盛晚以最快的速度扑到了傅璟夜坚实的怀里。
柔软的娇躯瞬间迸发出最大的爆发力,将傅璟夜按倒在了宾利车前端的引擎盖上。
一瞬,她整个人呈保护姿态趴在傅璟夜身上,护着他。
随后,不过0.2秒时间。
‘砰’一声。
一颗尖头子弹从远处袭来。
嗖嗖嗖从他们面前穿过,直接射进了马路边的梧桐树干上。
“禾城,拿枪!”傅璟夜反应过来了。
眸色一冷,一个翻身,将娇小的盛晚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虽然他还没打算和这个小孩要白头偕老。
但显然,刚才她救他一命。
他是男人,字典里只有护着女人,没有被女人护着的法则。
禾城很快去拿了枪。
盛晚被傅璟夜按在他身下,男人虽然有心疾但依旧强壮的身体如巨石压着她的小身子,这感觉很微妙的。
盛晚眨着眸定定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身上有佛香还有好闻的墨汁清香,混合独属于他的浓烈的荷尔蒙。
让人骨子里有些蠢蠢欲动。
盛晚下意识轻轻呼口气,结果她小口里呼出的热气。
刚好落在他性感微凸的喉结。
男人喉结本能滚动了一下。
盛晚正好看到。
这喉结上面居然还有一颗很小很粉的小痣?
真的好看也性感!
想舔一口这个小痣是怎么回事?
盛晚心猿意马想着舔一口他的小痣的事。
完全忽视了周围的危险。
不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
傅璟夜的人已经控制住了那几个暗杀他们的人。
可惜,他们嘴里藏毒。
被抓到后,直接咬破毒药自杀了。
看起来是问不到这次暗杀的主谋了。
傅璟夜起身,手指顺带拉了一把躺在引擎盖上的女孩的手。
盛晚随他一块起身。
禾城收起枪,说:“傅爷,他们都死了。”
“看得出是谁派来的?”傅璟夜问。
禾城摇头:“看不出,他们都是平民装扮,但是他们的枪是米国智库那边新款95K的激光银弹枪,子弹穿透人肌肤后能马上让人化为血水。”
杀伤力比普通枪威力大,造价高,一支要1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大约70万一支枪。
所以智库那边是量产,全球共出售100支。
这次暗杀的三人居然拿了三支这样的枪,可见背后金主多有钱?
傅璟夜敛眉,忽然舌尖轻轻抵了抵下颚冷淡说:“我的新婚夜送我这个大礼,我大概知道是谁了。”顿了顿,低头看向乖巧站在自己身旁的女孩。
傅璟夜对她有点别样看法了,低声问:“刚才,是怎么知道有人要暗杀我?”

第4章 傅爷的意思,宠我吗?
“凭感觉呀!”盛晚扮乖,眨起眼眸,温柔回。
反正打死不能承认自己很厉害就是了。
除非被他抓个现行。
“你这感觉真准?嗯?”傅璟夜眸色紧紧:“不过,趁着这个事,我跟你聊聊。”
“聊什么?”盛晚洗耳恭听。
“我活不过今年年底,咱们婚约年底作废,你不用当真,知道吗?”傅璟夜缓缓说,眸色在阳光下显得暗涌异常。
就像在交待遗言了?
明明他是可以活很久的。
盛晚刚才被他抱着的时候,忘记给他把脉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得的心疾?
等会找个机会给他瞧瞧。
“傅爷,我想当真怎么办?”盛晚根本不觉得他会活不了。
主动靠近一步傅璟夜,伸手突然握住他的手,小手揉揉抓紧他的大手,大胆热烈地表白,声音娇滴滴又酥酥:“爷,我喜欢你。”
盛晚来找他就是为了宠他爱他。
她不会在意那种矜持。
只是,她摸着傅璟夜的手时,只感觉一股钻心的凉。
这种凉不是普通人受凉的凉。
而是类似冰融化时产生的那种薄冰凉度。
这……是他心疾的原因吗?
皮肤那么凉。
盛晚心疼地一紧,柔软的小手瞬间握紧他的手。
一股怜惜从心底钻出来,好想疼他是怎么回事?
盛晚心真的好疼。
傅璟夜到底是受了什么罪?
而且他手背的脉相有些紊乱。
这种紊乱,太杂乱,仿佛他体内有很多气流在乱窜,盛晚头疼,一时,她竟然无法诊断出是什么病因?
就在盛晚认真握着他的手探脉的时候。
傅璟夜垂下眼眸,看着蹭在自己怀里,握紧自己手的女孩。
原本无欲无求的冰冷身体在碰到女孩柔软如棉花糖一样馨香的身子。
傅璟夜本能又滚了下性感的喉结。
真是个不乖又勾人的小孩。
明明看着不大,却有种让他想抱紧她然后吸一口的错觉。
这种错觉产生的时候,傅璟夜被这种认知微微怔住了。
下一秒,果断轻轻推开她说:“小家伙,都没见过我,就喜欢我?”
“我不跟你开玩笑,我活不了今年年底,知道吗?”
盛晚不管,眨眨眼眸,眼底温柔如水在涌动:“傅爷的名号,不用见也知道。”
“我在外面的时候,就听说过你,所以一直仰慕你。”
“傅爷可以拒绝我,但我不会拒绝自己追求你。”盛晚说到最后一句,根本不管周围保镖和助理禾城这几个电灯泡。
乖乖巧巧,踮起脚丫。
伸出细细的胳膊,主动圈住傅璟夜的脖颈,温柔亲了他的脸颊。
樱唇柔柔,轻轻说:“傅爷,你可是长命百岁的人。”
不会死,也不可能死。
傅璟夜再度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看着这个主动大胆的小姑娘。
她眼底的光芒热烈的不像假的。
傅璟夜的心口像被什么点燃,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他会长命百岁。
有一撮小小的火苗在燃起来。
这个小家伙……嘴巴真甜,可惜……她说得再好听。
他依旧活不了很久。
傅璟夜敛回眸,恢复之前的佛性高冷,说:“小家伙,今天的事,我不多问。”
“不过,念在你嘴巴甜,这一年到我死之前,你是我傅璟夜的妻子,我会给你庇护。”
“其余……你不用对我有过多的肖想,知道吗?”
盛晚认真听着,松开手臂,忽然甜甜又可人的莞尔一笑:“傅爷的意思,以后会宠我吗?”
“这个宠,和你想的不一样。”傅璟夜正色,理一下自己的衬衫,朝着车门走去:“先上车。”
盛晚没泄气。
亮晶晶的眸子瞧一眼他高大的背影,天生的阴阳眼忽然就从他后背间看到一抹黑气。
这团黑气萦绕在他宽阔的后背。
若隐若现。
看起来像是某种咒术的影子?
倒不是像被鬼魂附体。
如果是鬼魂,她好办。
直接抓了就是。
就怕这种神秘的咒术。
需要找到解咒的方子才能救人。
盛晚皱着眉细细的弯眉看着。
难怪刚才她摸他脉象感觉不出什么?原来他后背有东西?
盛晚了然了。
提步乖乖跟他上他的宾利车。
上车,车门关上。
傅璟夜靠在后座看傅氏的公务,盛晚靠在他身旁,想探探他后背。
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那双软绵绵的手,伸出去又收回来。
倒腾半天,最终也没找到机会。
最后只能作罢。
等有机会,她要扒掉傅爷身上这件禁欲衬衫……一探究竟。
*
盛家别墅。
盛晚离开半小时内,纪婉晴就感觉自己身体不对劲了。
仿佛皮肤有什么东西在咬她?
她立刻伸出手,果然原本白皙的手臂很快就出了一块块红色的疹子。
是荨麻疹!
纪婉晴当即痛痒地尖叫一声:“该死的盛晚。”
这就是她的回礼吗?
真是可恶。
这个小怪物,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以为那场血的教训,会让她知难而退学乖。
没想到她居然敢反击她了?
纪婉晴瞬间气得肝脏冒火,开始狠狠抓皮肤的疹子。
这些疹子太痒了。
简直要她的命。
她有过敏体质。
一旦接触海鲜类的都会触发荨麻疹。
刚才她只顾着让盛晚答应替嫁,都没在意她动手脚了。
真是该死。
纪婉晴边抓边低头闻闻自己的衣服,果然,上面有一股浓烈的海鲜粉的味道。
很好,很好,盛晚,你回来第一天就给我这么大的礼。
她收下了。
那就别怪她以后不客气。
等傅璟夜死了。
她会这个小怪物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
12年前被她逃过一劫,这次绝对不会。
纪婉晴抓挠了一会,赶紧让管家送她去医院就诊。
管家备车的时候,女儿盛暖走过来:“妈,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盛晚这个死丫头对我动手脚,我荨麻疹犯了。”纪婉晴磨磨牙,愤怒地说:“暖暖,盛晚嫁到傅家后,应该也会去京华大学就读,你到时候想办法给她点颜色。”
傅家那个病秧子家主,护不了多久盛晚的。
早晚,她还是要弄死她。
盛暖本来就对盛晚不喜欢,哪怕替她嫁给傅璟夜,她也没有任何感激之情,只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她居然这样欺负妈妈?
盛暖马上气得点点头:“妈妈你放心,我会让她下跪给咱们求饶!”

第5章 傅璟夜眸子眯了下,啧……小家伙又给他放电
吉时10点一到。
傅璟夜和盛晚的车准时出现在盛家的古堡。
此刻古堡的客厅,热热闹闹坐着傅家所有直系亲属。
老爷子,二房,三房。
全部整齐坐着等傅璟夜和盛晚。
但这些人里除了老爷子和三房是真心盼着傅璟夜平安健康,二房简直恨不得傅璟夜不存在。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惦记着傅璟夜挂了的事。
毕竟,他活不过今年。
还不如早点死了,给他们让位。
庞大的傅氏集团,就算没有他,二房觉得他们也有能力接管。
可惜,老爷子太偏心。
总觉得只有傅璟夜才能治理好傅家。
他们都不行?
所以,这两年,他们心里对傅璟夜独占傅氏集团高位的怨言早就积累如火山爆发前。
恨不得,他马上去世。
当然,为了让他早点去世,二房特意送了一份厚礼。
三房一家比较马大哈。
不争不抢。
他们是真心盼着璟夜娶妻生子,这样也能告慰大哥大嫂在天之灵。
客厅,壁钟滴滴答答走着。
二房看一下时间,估摸他们应该被堵在路上毙命了,忍不住先开口了:“爸,这结婚的吉时已经过了,璟夜还没到?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如果真有意外……”
后面的话,没说完,老爷子立马沉下脸,重重拍了下桌子,怒视向二房,直接生气训道:“成栋,你是璟夜的二叔,今天是他下山和娶妻之日,怎么竟说些不吉利的话?”
“现在才几点?耽误一分钟怎么就有意外?你不会说话就给我少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这二房就不能盼着璟夜好一点?
真让他生气。
老爷子骂完,傅成栋脸色一黑。
气得不得不闭嘴。
但眼底那抹对傅璟夜的恨意并不会削减。
“爸,成栋不会说话,您别生气。”二房太太江燕立马掐一把自己男人的胳膊,谄媚地赔笑。
话落,三房的人忍不住暗嗤。
傅璟夜还没死呢,他们二房就盼着他出事。
难怪老爷子一直看不上二房,果然是有道理。
做什么事都太笨。
根本提不上台面。
“以后你们少给我去说璟夜,要不是他出手,你们二房在公司捣出了那么大一笔破账,差点给傅氏捅出大窟窿。”老爷子怒气狠狠地继续训。
二房脸色瞬间更难看了。
三房一向是偏向大房傅璟夜这边,没多说。
就在氛围变得凝固时,二房之子傅辛柏为了维护自己爸爸,立刻讨好老爷子说:“爷爷,我爸爸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我们都知道大哥身体不好,所以我特意安排了助理去接他,但是我的助理刚刚汇报给我,他们在半路出事了。”
傅辛柏说完,老爷子瞬间站起来,一脸凝重担心:“你说什么?”
“真出事了?”
傅辛柏点点头,准备在老爷子面前好好表现。
傅璟夜带着盛晚进来了。
“二弟,谁说我出事了?”傅璟夜大步走进来,手上拿着那把最先进的95K激光枪。
整个人看起来虽然没有病死那种虚弱感,但他的皮肤太过苍白,一看就知道身体不好。
刚才还自信飞扬的傅辛柏瞬间僵住脸,有些惊愕地看着好好回来的傅璟夜。
他的助理不是说傅璟夜必死无疑了吗?
怎么会……
就在傅辛柏琢磨这件事的时候。
傅璟夜直接将手中的95K枪扔在了傅辛柏脚边。
傅辛柏一吓,但他也不是吃素。
瞬间装出惊讶说:“大哥,这枪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傅璟夜冷睨他,带着盛晚在老爷子旁边的沙发落座。
傅辛柏挑眉,突然虚伪一笑:“大哥,我哪知道?”
顿了顿,看向乖巧坐在傅璟夜的古典旗袍小美人。
瓜子脸,大眼,皮肤如雪脂。
极品!
明明才20,这身段看着要男人命的。
傅辛柏眼底顿时闪过一抹惊艳和不解。
外头都在窗,盛家接回来的大女儿,是个土包子,而且脑子有问题。
怎么看着不像呢?
这小女人看起来这么漂亮?
像古典画上的女孩。
“大哥,这位就是你的冲喜新娘?”傅辛柏转移话题问。
傅璟夜冷冷看着他:“刚才的事,还没说清楚。”
“什么事?这枪我真不知道,你要不信,你去查。”傅辛柏不会承认,而且他知道他活不了几个月。
他怕个屁?
等他一死,老爷子还不是要家产都交给他?
“我当然会查,要是查出来,到时候可别哭着求饶。”傅璟夜虽然身子带病。
可气势真是遗传了老爷子当年的风范。
天生的一股王者。
所以说一不二。
真查了,傅辛柏知道自己肯定会被他整。
但她不怕,这事,他都隔绝了后患。
所以唇角一扯,无所畏惧地冷笑一声:“大哥可真是,自己大喜之日还说点什么恐吓的话,大煞风景,你家小娇妻也要被吓到了。”
“是吧,盛小姐。”傅辛柏故意看向她。
用眼神挑逗了一下,准备示好盛晚了。
这个土包子看起来不错,要是能收到他手下,可以提前让傅璟夜毙命。
不过傅辛柏如意算盘打得不行。
盛晚眼光高,除了傅璟夜,她就看不上任何一个男人。
就傅辛柏那挑逗的眼神。
在她眼里就像只苍蝇。
盛晚柔软一笑,伸手挽住傅璟夜的胳膊,娇滴滴说:“没有呀?有傅爷在,我不怕的。”
傅辛柏:……
这土包子什么意思?
傅璟夜倒是没想到这小家伙会帮自己。
低眸看了她一眼。
盛晚瞥到他在看,马上仰起小脸蛋,朝他甜美一笑。
那双大大的玻璃瞳眸弯弯的,被睫羽盖住的瞳孔带着细碎的柔光。
配着她的小脸蛋。
傅璟夜眸子眯了下,啧……小家伙又给他放电。
可惜他将死之人。
没办法给她什么。
傅璟夜收回眸,一旁的老爷子开口:“阿夜,你路上遇袭的事,尽管去查,但今天是你新婚夜,可别亏待了盛家大小姐。”
“咱们一事归一事,不能让你的新婚妻子看笑话。”
老爷子说着就温柔看向盛晚。
这盛家大小姐从她进门那一刻起,老爷子就喜欢。
看着乖巧,也懂得站在他家阿夜身边。
如果真的能帮他家阿夜逆天改命。
老爷子愿意给她跪下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