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曼邵宴东

第一章
“温曼,今年去英国做交换生的名额还剩一个,你这次要不要考虑一下?"

在去年的时候,辅导员也曾找她谈过交换生的事情。

但那时她因为邵晏东而拒绝了,现在......

“老师,我愿意去英国。"

温曼和邵晏东分手的第二天,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经开大学。

在一片乌泱泱的人群中心,她赫然看见林姝直接踮脚吻上了邵晏东!

人群中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起哄声!

林姝的话语张扬又直接:“晏东,我们复合吧!"

才分手第二天,邵晏东就这么迫不及待和林姝在一起吗?
另一边。
邵晏东靠在走廊上,点亮手机屏幕,看着温曼的聊天框。

他手指悬空片刻,还是选择了息屏。

舍友见他这般,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怎么,温曼还没联系你?"

邵晏东更加心烦意乱。

以前的温曼可从不敢晾他这么久。

舍友点了根烟,嘲笑:“当初人对你好你不珍惜,前女友回来了你也没分寸,现在知道过火了吧?"

“你再不主动,到时候温曼真打算分手了,有你后悔的。"

舍友还在喋喋不休,邵晏东的心却也渐渐明朗起来。

他终于忍不住给温曼发了微信,却只收到了红色感叹号提示。

邵晏东眉间一紧,心果徒然不安起来。
他没在听舍友的唠叨,转身夺门而出。

他一路跑到温曼宿舍,就见李禾抱着温曼留下的纸箱走了出来。

纸箱里的玩偶,首饰,摆件……一件一件,都是他送的。

看着这些,邵晏东越来越心慌:“温曼去哪儿了?"

李禾嗓音哽咽:“温曼已经去英国做交换生了。"

刹那间,邵晏东心一阵发空。

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心尖悄然溜走。

许久,他哑声再问:“她说什么时候回来,我等她。"

而李禾摇了摇头,一字字坚定道:“温曼说过……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南烟市,经开大学。
六月初,艳阳高照,阳光透过窗户洒落走廊,满地暖黄。
“小曼!”
闻声,温曼捧着怀中的书回头,却见好友李禾站在不远处,搭了另一个女生的肩膀。
她和那个女生四目相对,李禾一怔,随即抬眼看向温曼,这才反应过来。
“抱歉!你和我朋友长得太像了……”
李禾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女生,又看向了温曼。
温曼无奈地叹了口气,抬眸对上了那个陌生女孩的眼。
霎时,她怔愣在原地。
女孩穿着和她一样的白色连衣裙,脸上的笑意只深不浅,眉眼与温曼几乎是一模一样!
温曼心中莫名涌上不安,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女生施施然走近。
“你们好,我是新转来的医学系学生,林姝。”
林姝嘴角含笑,桃花眼上下打量了一番温曼:“看来我们品味一样,很有缘分呢。”
温曼不禁微微皱眉。
明明是第一次见,女生的言语却莫名让她觉得暗藏深意,话中有话。
但一时又分辨不清。
正想着,一道低沉男声在耳侧响起:“下课了怎么还不走?”
温曼双眸一亮,看男人的眼中全是藏不住的爱意。
眼前男人身姿挺拔,即使穿着最普通的浅灰衬衫也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眉眼间蕴着说不出的清新俊逸。
他是计算机系才子,却并不恃才自傲。是学校很多女生的暗恋对象。
而这样的风云人物,正是她恋爱两年的男朋友。
温曼亲昵地挽住邵晏东的手臂,笑眼弯弯:“你是来接我……”
话未说完,却被林姝打断。
她落落大方地伸出手,莞尔道:“初次见面,林姝。”
然而邵晏东看向她,却是眸色一暗。
他并未回握,连声音都比往常冷淡几分:“邵晏东。”
周遭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滞。
温曼看着林姝僵在空中的手,不禁感到纳闷。
邵晏东平时待人温和,为什么今天却有些反常?
不等想通,男人已经牵过她的手离开。
餐厅。
温曼兴致勃勃地看着菜单,抬眼却见邵晏东下颚紧绷,显然心情不佳。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晏东,你想吃什么?”
可邵晏东的视线一直凝在手机上,语气也敷衍:“随你。”
温曼的笑意霎时僵住。
忽然,邵晏东的手机振动了下。
他飞快地看了眼,随即就要起身:“老师那边有点事,我回去一趟。”
说完,也不等温曼回应,他直接抬步离开。
温曼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一句挽留也不敢说出口。
恋爱两年,邵晏东虽对她很好,但在相处中,他总是给她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好像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离开她一样。
温曼揪紧衣袖,莫名想起了白天林姝和邵晏东相见的一幕,下意识便抬脚跟上了他。
许是他太过匆忙,邵晏东并未注意到她。
只见邵晏东走进一道无人的小巷,而阳光下,另一道窈窕的身影正倚墙等着他——
是林姝!
温曼滞在原地。
他们不是不认识吗?为什么会约在这里见面?
邵晏东说要去见老师,为什么却变成了林姝?
她正胡思乱想,就见林姝上前一步,抬手轻轻贴上邵晏东的脸——
“许久不见,你就没有想我吗?前男友。”
第二章
闻言,温曼只觉得大脑运作滞留了一瞬。
林姝竟然是邵晏东的前女友?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邵晏东为什么要对她撒谎?
温曼脑中一团乱麻,林姝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这么多年不见,对我那么冷淡,是还在为当年我的不告而别生气吗?”
邵晏东扭头,声音听不出起伏:“你想多了。”
林姝再继续说:“我为了你千里迢迢从国外赶回来,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这话刺痛了温曼,她忍不住攥紧手,似有无数蚂蚁在啃噬心脏。
她害怕等到邵晏东的答案。
却没想到纠结间,邵晏东视线扫来,恰好看到了温曼。
“你怎么来了?”邵晏东拧紧眉,眼中一丝诧异划过。
“我……”温曼看着邵晏东和一脸挑衅的林姝,喉头一时发苦。
此时此刻,仿佛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
眼见气氛一时僵持不下。
邵晏东先行一步,上前拉着她的手离开了这里。
回宿舍的路上。
沉默延续。
温曼看看自己因邵晏东的大力而发红的手腕,疼痛仿佛传递到了心脏。
她也是第一次见,邵晏东有这样失态的时刻……
想此,温曼呐呐开口:“晏东,你和林姝……”
她话未完,邵晏东却已经明白她的疑惑。
他停下脚步解释:“前女友。”
温曼神色一暗:“为什么一开始你没有告诉我?”
明明前一秒,他们还装作陌生人,直到被她撞破后,两人关系才坦白。
“怕你多想。”
一句话结束,邵晏东将她送到寝室楼下,便转身离开。
男人颀长的背影落在眼底,勾起温曼万般情绪。
从前她也不是没有问过邵晏东以前的事,也像现在这样,不会跟她透露一句。
林姝,永远他心底的一根刺。
一晃几日过去。
邵晏东忙着考试,温曼也很少见到他。
但许久不见的思念终究压不住,温曼便点了些邵晏东爱吃的菜去了计算机系。
到了教室,见邵晏东一人坐在教室内。
“晏东。”温曼喊了他一声,提着饭盒来到男人身边:“一起吃饭吗?”
“嗯。”
邵晏东接过饭盒,二人便趁着吃饭的空隙闲聊起来。
期间,温曼像是想到什么,带着期待问:“晏东,这周六是我生日,你有空陪我吗?”
邵晏东想也没想:“那天学生会要开会。”
温曼眸色一暗:“好,没关系……”
虽然想到了邵晏东会拒绝,却没想到会这么干脆。
邵晏东看到她微微瘪嘴,片刻后沉吟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把晚上空出来。”
温曼强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这样的求全是好还是坏。
气氛一沉下来,忽听教室外传来呼喊:“晏东,老师叫你快把资料给他!”
邵晏东闻言立即起身,拿起包走了出去,却见一个黑丝绒盒意外从包中掉了出来。
盒子因撞击而打开,露出一条十分精致的项链。
温曼从地上捡起,是之前和邵晏东出去她看中的那条。
这是邵晏东要送给自己的礼物吗?
所以他一直都没忘记自己的生日?
想到这,温曼情不自禁轻弯嘴角,连空气中都如掺了蜜一般。
她爱不释手的拿起项链,却发现在项链背面刻着两个小字。
温曼凑近一看,赫然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林姝。
第三章
霎时,温曼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起来。
手中的项链更像是烙铁般,烫得她心口阵阵钝痛。
这时,教室外渐渐传来脚步声。
是邵晏东回来了。
温曼呼吸急促,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
她很想当面质问他,但她害怕邵晏东会因愤怒而说出分手。
邵晏东这两年的态度,让她没有底气。
脚步声越来越近,温曼情急之下,只能将项链塞入口袋里!
邵晏东走进来,看到她面色有些苍白,明显心神不宁。
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对上男人深邃的眼,温曼不由得攥紧了口袋里的项链。
细微的刺痛感让她回神,这一刻,她再待不下去:“李禾下午还约我去逛街,我先走了。”
随便扯了个谎,温曼几乎是逃似地离开了。
……
这一周,因为那条项链,温曼过得浑浑噩噩。
她郁郁寡欢,上课也经常走神。
周五晚上。
李禾提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从外面逛街回来。
温曼见状,不禁多问了一句:“你去哪儿了?”
这些天,她一直很想跟李禾谈谈自己和邵晏东的事情。
可是最近,李禾很少来找她。
放下满档的礼品袋,李禾眉飞色舞道:“林姝叫我出去一起逛街,我买了好多东西。”
又是林姝?
温曼因睡眠不足而苍白的脸看起来更加难看。
林姝是邵晏东的前女友,她很难不介意李禾和她亲近。
尤其是现在,她更不知该如何对李禾开口说出她的心事。
想到这些,温曼满心的复杂。
这时,李禾却将一件崭新的连衣裙递到她面前。
“生日快乐小曼!今天我特意给你买的。”
“谢谢。”
温曼接过裙子,勉强扯起一抹笑容。
李禾又趁机八卦道:“小曼,明天你生日,想好怎么和邵晏东来一段甜蜜约会了吗?”
明明是调侃的话,落在温曼耳中,却让她心中一痛。
这两年,邵晏东就连一个吻,都不曾给她。
她不曾问过缘由,只当是邵晏东尊重她。
如今看来……连她也不明白了。
面对李禾的话,她只能苦笑。
终于到了周六。
温曼特意早起,盛装打扮去见了邵晏东。
可这一天,平淡地就和往常一样,毫无波澜。
饭后,二人行走在林荫大道上,蝉鸣声不绝于耳,而温曼始终没有说话。
盛夏邵分,雨总是说下就下。
他们来不及躲避,邵晏东只能拉着她到附近的屋檐下避雨。
雨淅淅沥沥,连成一片雨幕。
二人在树下,距离一时变得极近,呼吸纠缠,空气中都带着暧昧。
看着这张总在梦中出现的脸,温曼的心动压抑不住。
连想到李禾的那番调侃,她不由得开口:“晏东,你还没有送我生日礼物。”
邵晏东垂眸,正对上她的眼,喉咙不免有些发紧。
“你想要什么?”
温曼的眼灿若繁星,她掂起脚,让唇离他的更近些。
一切不晏而喻。
邵晏东明白了她想要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像是默许了她的行为。
就在两唇即将相贴之际,温曼却敏锐地察觉到他身体一僵,视线落在了别处。
下一刻,她被狠狠推开!
温曼猝不及防踉跄了一步,抬眼往他的视线看去。
就见雨幕下的不远处,林姝撑着伞,目光直直向他们看来!
第四章
——轰!
天空一声惊雷,炸在了温曼脑中!
闪电划过,让她的脸看起来惨白万分。
温曼收回视线对上邵晏东的眼,颤声问:“你推开我,是因为她吗?”
邵晏东竟一时语噎。
他就这么不想让林姝看见与自己的亲密吗?
竟然当着林姝的面推开她?
一番强烈的羞辱涌上心头,温曼甚至连看向林姝的勇气都没有,狼狈跑进了雨幕中。
雨还在下,落在她身上,是刺骨的寒。
那日后,温曼发烧请了病假,一连几天都卧在宿舍。
想到那天夜里邵晏东的态度,如一张网将她束缚,让她喘不过气。
温曼的病情越来越重。
不得不出门去买药。
她昏昏沉沉的走在上路,路过一家甜品店,想起自己看见网上说这里的巧克力蛋糕好吃。
上次说过要跟邵晏东一起来吃的,结果因为那次吵架,也没能过来。
她鬼使神差的走进去,点了一份招牌后坐下。
愣怔间,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温曼!”
温曼温声抬眼,就见林姝带着温婉的笑,在她对面坐下:“你一个人吗?”
“我听晏东说这里的巧克力蛋糕很好吃,所以今天和他一起过来了。”
话落,林姝转头朝着不远处的招手:“这儿!”
温曼顺着她看过去,就见邵晏东颀长的身影落入眼帘。
霎时,温曼瞳孔一缩。
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邵晏东和自己约好的事情,现在见面,却是他带着林姝一起过来!
这一幕,就像是在温曼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在她的视线中,邵晏东自然在林姝身边落座,对她就像是陌生人一般,视而不见。
林姝看着二人之间僵硬的氛围,玩味一笑:“你们吵架了?”
温曼喉咙如同赛了棉花一眼说不出来话。
林姝却在这时起身:“那我先去点单,你们好好聊聊。”
转眼间,座位上只剩下她和邵晏东。
气氛一时压抑。
温曼攥着裙边的手微微收紧,忽听邵晏东先一步开口:“你打算闹多久?”
闹?
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她这样却变成了闹?
温曼含着苦涩问:“我那天问你的问题你有答案了吗?”
邵晏东再一次沉默。
温曼眼眶在升温,交往两年,她现在发觉自己一点也不了解眼前这个人。
就在她情绪快要决堤的下一刻,温曼先行起身:“没关系,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聊。”
“你们吃吧,我不打扰了。”
说完,她逼回眼底的泪,快步走了出去。
她不明白,自己温曼的男朋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路途上,风声簌簌。
温曼一身落寞,准备要离开,却发觉手上刚买的药却没有带出来。
无奈下,她只能折返。
再次进店邵,温曼正好看见林姝和背对着她的邵晏东。
恰逢此时,林姝抬眼对上了温曼的视线。
随即她嘴角扯出一个算计的笑,温声开口:“晏东,如果没有温曼,你会和我复合吗?”
闻言,温曼脸色煞白。
她想知道邵晏东的答案,却害怕知道。
她现在竟然想不到相恋两年的男朋友,会给出一个怎样的答案。
温曼身体僵在原地,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
下一秒,她听到了邵晏东的回答:“我会。”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温曼世界轰然坍塌!
她红着眼眶,径直来到邵晏东跟前:“既然如此,邵晏东,我们分手吧。”
第五章
一句冲动的话结束,下一秒,温曼就已经后悔了。
恋爱这两年,她从来没有对邵晏东说过一句重话,更没想到自己会提出分手。
可话说出口,覆水难收。
她害怕再听到邵晏东的回答,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甜品店。
而此时,餐厅里。
林姝看着这些,嘴角的笑容刚要浮起。
随即,却听邵晏东冰冷的落向她,再度开口:“可惜,没如果。”
林姝脸色一白,再想挽留,然而男人已然起身离开了餐厅。
那一周末。
温曼过得失魂落魄,她许久没有给邵晏东发消息。
对方也像是从未发现她的反常,一直。
渐渐地,温曼意识到,好像在这段感情里,她永远都是主动的那一方。
而邵晏东来说,自己在与不在他身边,都没有差别。
寝室里。
温曼怔怔看着邵晏东的微信页面,息屏了就点亮,点亮了却不知道说什么。
屡次重复下来,一旁的李禾先看不下去了,上前道:“你今天必须得跟我出去!”
温曼原想拒绝,却还是被李禾生拉硬拽,一起去了KTV。
昏暗包厢内坐满了人,彩灯闪闪烁烁。
温曼开门走入,一眼就见到了人群中许久不见的邵晏东和他身边的林姝。
她脚步立邵僵住。
看着两人坐的极近,乍眼望去,林姝的头如靠在他肩上一般,亲密无比。
温曼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她每日在宿舍的黯然神伤,到底算什么?
这时有人注意到她,扬声道:“温曼你终于来了?”
邵晏东也闻声朝她看来,下意识拉开了与林姝之间的距离。
那一瞬,就像是心虚。
温曼再待不下去,抛下一句“我去个洗手间”,就匆匆出了KTV。
即使是盛夏,傍晚的风也总是带了几分凉意。
温曼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门外,望着繁华的街道,好像哪儿也去不了。
忽然,她感觉肩上一沉。
是邵晏东外套。
温曼顿住侧眸,对上了男人深邃的视线。
“上次餐厅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找我要解释。”
听着男人的一句质问,温曼眼神闪烁:“我……最近忙着做课题。”
她很少能在邵晏东面前藏住心事。
是以,她感受到他落在她身上略带探究的眼神,只能沉默。
街头又是一股冷风刮过,刺得她眼角发红。
沉默良久,邵晏东沉声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温曼回想到了他对林姝的回答,她望进他如海般深邃的眼,忍不住问:“邵晏东,你跟我在一起,后悔过吗?”
邵晏东难得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温曼撇头,怕被他看出她的难堪:“没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几乎要让温曼窒息。
她的心,在一寸寸下沉。
两人走在大街上,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直到邵晏东送温曼到楼下,二人脚步停住。
邵晏东偏头看她:“以后不要随便提分手。”
说完,他低头无意间看见温曼散开的鞋带,主动蹲下身去。
这短暂的温情,让温曼刚刚还下沉的心,渐渐停了下来。
忽然,电话震动声响起。
温曼下意识帮邵晏东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名字:“你朋友的,我帮你接了。”
说完,她直接划开了屏幕,按下了免提。
那边很快传来朋友的声音:“怎么样?女朋友哄好了吗?”
温曼刚要说话,又听朋友戏谑的话语传出:“温曼也是真够倒霉,遇到你这种男朋友,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只是林姝的替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