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梨商淮舟

第一章
京北的天阴沉沉的,姜梨下飞机后,没给任何人打电话,独自打车回了姜家老宅。
此时她坐在出租车外看着外面的景色,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年了。
自从三年前跟商淮舟告白被拒后,她出国待了三年。
这次,如果不是父母和奶奶逼着她回国,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有勇气再次见到商淮舟。
车开到了小区门口,姜家老宅在一所高档别墅区内,出租车开不进去,姜梨只能下车,拖着行李走进去。
原本阴沉的天已经下起了小雨,她没带伞,只能淋着雨往里走。
这时,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布加迪,姜梨立刻站到边上去,正要擦肩而过,那辆布加迪却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一张熟悉的棱角分明的脸露出来。
她的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凝成水珠的细雨从她脸颊上滑过,无端感觉到浑身一阵发颤。
“小叔……”
矜贵的男人看到她拖着行李,还被雨淋了个半湿,皱眉道:“怎么不叫司机来接?”
三年前跟他告白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再次重逢,他怎么能如此平静?
姜梨想着,低声道:“不想麻烦。”
商淮舟俊眉拧得更深,“上车。”
走到家里大概还得要个七八分钟,雨已经越下越大,她咬了咬唇,很快放好行李上了车。
“怎么回国了?”
商淮舟看了她一眼,三年不见,她好像又长开了不少。
她有些闷闷不乐:“爸妈逼我回来的,家里给我安排了结婚对象……”
商淮舟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你也不小了,确实可以考虑了。”
姜梨呼吸一僵,咬着唇不再说话,没几分钟,车就开到了家门口。
车停下后,她没动手解安全带,而是忽然看向他,执拗地开口:“小叔,我不会顺从我爸妈的,我说过,我要等一个人到三十岁,等到他不再胆小,有勇气面对这份感情为止。”
“我会一直等着他。”
商淮舟握住方向盘的手忽然用力了些,薄唇抿成一条线,似是终于被她激起一些回忆,表情不算好看。
空气里一阵沉默。
此时,一道手机铃声打破了这阵沉默,商淮舟拿起手机接通,原本冷硬的脸部线条忽然变得柔和了起来。
那头传来清脆好听的女孩声音,因为车厢太过安静又离得近,姜梨听得清清楚楚。
“淮舟,你到哪儿了呀,我都等好久了。”
这样亲近自然的撒娇,听得姜梨背有些僵直。
身为商家继承人,他在外人面前向来是严肃古板的形象,从前,只有姜梨仗着两家是世交,他又宠着自己,才可以做那个唯一能亲近他的人,对他撒娇。
而此刻,这个电话里的陌生女孩儿,跟商淮舟说话的语气就像从前的自己一样。
而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温柔地回:“马上就来,再等等。”
她这才忽然想到,刚才遇见的时候他本就是要出去的,想必就是去接那个女孩,只不过遇到她,正好送回来罢了。
她心头发慌,商淮舟这样事业繁忙的人,居然也会特意去接一个女孩子?
“我还有点事,改天去拜访姜老太太。”
说罢,他便放她下了车,布加迪很快掉头往外面疾驰驶去,他似乎很急着离开。
姜梨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车辆疾驰扬起的灰尘,脑海里却只有三年前两人最后的对话。
“小叔,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七年了。”
商淮舟大她九岁,从小宠得她要星星便不摘月亮,而那次,是他唯一一次对她发火,声音冷得能淬冰。
“小孩子懂什么喜欢,把你这些胡话收回去!”
“那要什么时候,你才能不当我是个孩子?”她执拗得令人心惊,“小叔,你觉得我小没关系,不愿意正视我对你的这份感情也没关系,我愿意等,我会一直等你到三十岁,等到你愿意朝我迈出那一步的一天。”
第二章
回到家后,爸妈和奶奶轮番上阵跟她说结婚的事。
逼得姜梨烦的不行,心里又想着和商淮舟打电话那个陌生女孩,各种不好的情绪全部涌了上来。
在家才住两天,就跟父母吵了一架,然后干脆去了跟朋友合开的珠宝工作室。
她本就是个珠宝设计师,这次回国前,联系了以前的闺蜜糖糖,两人合开了一个珠宝工作室,糖糖负责销售,她负责设计。
现在工作室正在试营业。
呆在这儿,她总算清净了不少。
“一回来就遇上你小叔,说明你们俩缘分还是有的。”糖糖一边整理着柜台,一边帮她分析。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姜梨从高中就开始暗恋商淮舟这件事的人。
“如果真的有缘分,我在国外的这三年,他又怎么忍得住一天也不来看我。”
姜梨手里拿着一块非常精致的翡翠玉石,上面的花纹繁复又栩栩如生,一看就是珍品,这是姜梨曾经花了一年的时间亲自做好的,从设计图案到雕刻,全部亲自动手。
原本打算在表白的时候送给商淮舟,可惜还没送出去,她就已经被拒绝了。
糖糖看着她满脸失魂落魄,叹了口气:“姜梨,如果你小叔一直不肯面对你的心意,你打算怎么办啊?”
她抚摸玉石的动作一顿。
喜欢商淮舟,是她从高中就认定的事。
第一次见面,她六岁,抱着他的腿含糊不清的喊哥哥,却被他笑着纠正“姜梨,要叫小叔”;
第一次依赖他,她十岁,被学校的小混混骚扰,商淮舟知道后每天亲自接送她放学;
第一次察觉喜欢他,她十五岁,少女的初潮来的尴尬而急促,是那双温暖的手为她抚走所有惊慌,告诉她不要怕,小叔在;
第一次告白,她二十一岁,想和商淮舟永远在一起,结果却是远走异国三年……
过了很久,姜梨才把玉石放回中心展示位上,声音干哑道:“我会等的……”
下午,工作室走进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姜梨没想到自己在这儿能看到商淮舟,他不是独自来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笑得温婉动人。
显然,他也不知道这是姜梨的工作室,因为与她对视时,眼里写满了意外。
“姜梨?”
两人都愣了一瞬,宋襄有些警觉地看向姜梨,“淮舟,你认识?”
姜梨一怔,目光瞬间看向她。
就是这个声音,那天打电话的人,就是她。
商淮舟语气平淡:“嗯,世交家的小孩。”
宋襄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姜梨,又展开笑颜:“那正好,我也是听朋友说这里的珠宝很漂亮才来的,既然都认识,那我们就在这儿买吧?”
“嗯。”商淮舟没拒绝,又介绍道:“这是宋襄,我朋友,来给她父亲挑生日礼物。”
姜梨的心缓缓下沉,低声回了句:“好,你们自己看吧。”
什么样的朋友,才能叫得动商淮舟来陪自己呢?
她心里有些酸涩,故意不去注意他们挑选的动静。
但是宋襄在展柜看了半天,却都找不出合适的,糖糖正想建议她去别处看看,正好别留在这儿刺激姜梨。
话还没说出口,宋襄就指着中心展柜的那块翡翠,惊喜地说:“这块不错!”
糖糖一惊,她自然知道那块玉的故事,立刻道:“那个是非卖品。”
宋襄有些生气,好不容易看中一个还是非卖品?但顾及着商淮舟在,她并没有发脾气,而是纠缠道:“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们开门做生意,怎么会有不卖的呢?”
这时姜梨也看了过来,“抱歉,这个真的不卖。”
说完,她小心翼翼的去看商淮舟的反应,他会认出这块翡翠吗?
当初,她曾亲手把这块翡翠递到他面前,怎么也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吧?
然而,商淮舟的目光只瞥了那翡翠一眼,淡淡道:“你开个价,随便多少都行。”
就像是对待任何一块有点珍贵的翡翠。
可以用价格来衡量它的价值。
她的心好像忽然被揪住了一样,痛的喘不过气来,原来他根本不记得。
糖糖刚想发火,姜梨却忽然拦住她,怔怔道:“算了,卖给她。”
说完,她转身走进里面的房间。
如果不能送给他,那给谁又有什么区别。
第三章
没多久,她就在里面的房间听到了宋襄心满意足的笑声,很快,两人离开了店里。
糖糖关了门,也走进来。
“姜梨,那块翡翠你不眠不休雕了多少个晚上才雕出来准备送给你小叔的,你为什么要答应卖给他们?你……”
姜梨轻声打断,反问道:“糖糖,你觉得他们俩像什么关系?”
糖糖也有些迟疑,说是情侣,又不太像是,但说是普通朋友,商淮舟也对她太好了,刚才她开口50W,他眼都没眨就刷卡了。
虽然这点钱对他本就是九牛一毛,可这也太大方了。
但她当然不能说实话:“应该就是朋友吧。”
姜梨苦笑,没再说话。
晚上回到姜宅,父母又说起让她跟结婚对象见面的事,这次还换了迂回战术。
只说商家投资的一个童话主题乐园开园了,明天让商淮舟带他们去玩玩儿。
姜梨张口就拒绝的话瞬间咽了回去,她以前就一直想跟他去游乐园玩,是抱着其他的小心思的,因为她觉得那是情侣会一起去的地方。
她想去,想和商淮舟一起去。
于是第二天,姜梨还是坐上了他那辆布加迪。
她有些意外,原以为商淮舟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答应去游乐园这种幼稚地方的。
“小叔,你也喜欢游乐园吗?”
商淮舟正在专心开车,淡淡道:“不算喜欢。”
不算喜欢,那还去?
直到下了车,看到在游乐园门口站着的宋襄,姜梨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看到宋襄高兴的朝商淮舟跑过来,她应该比姜梨大几岁,为了贴近游乐园的气氛穿的格外可爱。
“你们终于来了,姜梨,你好。”
她高兴地打着招呼,下意识跟商淮舟站在一起。
姜梨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所以,他是为了宋襄才来的?
她竭力忍住心里的酸胀感,挤出一个笑容:“你好,我们走吧。”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冲天的油门声,一个穿着黑色机车服的男生开着摩托停在游乐园门口。
余缺放下头盔,引起一阵女孩的尖叫。
他嘴里叼着根棒棒糖,迈着大长腿朝姜梨走来。
“别走啊,怎么不等等你结婚对象?”
姜梨脸一白,没想到爸妈选的结婚对象竟然是这个风格,而且这人还越看越眼熟,余缺看她盯着自己,笑道:“姜梨,还没认出我?”
听到这个称呼,姜梨才惊呼:“余缺?”
爸妈给她选的结婚对象竟然是他!
余缺点头,一只手熟稔地搭上她的肩,朝商淮舟和宋襄抬了抬下巴就算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她小学同学兼同桌。”
商淮舟打量了余缺几眼,只点头以作回应。
倒是宋襄笑道:“姜梨,看来你们很有缘分啊。”
姜梨尴尬道:“我们进去吧。”
进去后,她倒是没想到虽然很多年没见,余缺倒是一点儿也不生疏,拉着她玩了很多项目。
只是她还是有点闷闷不乐,盯着走在前面商淮舟和宋襄的背影。
他们俩好像自有结界,哪怕在这么繁闹的游乐园,也没人能打扰到他们。
接着,余缺又拉着她去玩了一个高空惊险项目。
他玩一遍还不够,还想多来几遍,姜梨玩了一遍就快吐了,连忙摆手说出去等他。
可出去后,发现一直等在外面的商淮舟和宋襄却不见了。
大概是两人觉得无聊先离开了吧,她这样想着。
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便去前面的便利店买水喝。
便利店在游乐园最大的摩天轮前面不远,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她买完水忍不住停下来欣赏与夕阳交相辉映的摩天轮。
忽然想起,在偶像剧和各种言情小说里,摩天轮总是一个不错的约会圣地。
姜梨笑了笑,正打算离开,却猛然看到了摩天轮下两个拥抱在一起的熟悉身影。
两瓶水滚落在地上,她眼睛怔怔的盯着前方。
她看到宋襄抬头,踮起脚亲在了商淮舟的脸颊左侧!
第四章
几乎是落荒而逃。
但转身跑走的最后一刹那,那个痛苦的念头还是强势的插进她的心里。
他没有推开宋襄。
他没有像三年前推开自己一样,推开宋襄。
他接受了宋襄的亲近。
这个认知让姜梨的心碎成了无数个碎片,背影狼狈不堪的疯狂往外跑。
遇到余缺时,她也没有过多停留,强忍哽咽道:“抱歉,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还不等余缺说送她,就已经风一样的离开。
余缺站在原地,高大的身影盯着她想,她刚刚眼睛是红了吗?
另一头,在姜梨离开后,商淮舟很快推开了宋襄,也许是性格使然,他眼中并没有一般男人被女人亲过后的意动,反而有些过于平静。
宋襄脸有些微红:“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日礼物。”
商淮舟“嗯”了一声,目光却看向便利店的方向,眼神幽深。
姜梨匆匆回到家之后,立刻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
回到熟悉的环境,眼泪才控制不住般的落下,回国之后,一直在忍耐的那些情绪终于爆发。
但她的性格向来温和,即使是难过至顶,也仍然是安静的。
一串串泪水无声落下,她蜷缩在床畔一角,被灭顶的痛苦侵袭,又好似四肢百骸都在发冷,令她浑身颤抖不止。
原来三年,足以让他把所有的宠溺都给另一个女孩。
甚至对这样暧昧行为的默许,连她都是不曾拥有过的。
好痛,太痛了。
甚至痛到姜梨开始后悔,三年前她是不是不该向他表白。
如果她愿意维持原貌,不那么冲动的去表明心迹,也许他们就还像从前一样,他还是那个全世界最宠她的人。
她的思绪在痛苦中纠结挣扎,直到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看到商淮舟的名字,她呼吸一滞,随后接通了电话。
“小叔。”
商淮舟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嗓音传过来:“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身体不舒服应该要我送你回去。”
听到他的关心,她反而更加难过。
“我没事,只是有点难受……小叔,你和宋襄……”
是什么关系。
还没问完,那边宋襄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淮舟,这个冰激凌我好想吃啊。”
商淮舟立刻道:“你身体不好,别吃太凉的。”
十足关心的强势语气。
他回答完了宋襄,才想起来电话里的姜梨,“那你好好休息,实在不舒服要告诉你爸妈,送你去医院。”
说完,电话挂断了。
姜梨接电话的姿势还没变,已经暗掉的手机还附在耳畔,随之一起暗掉的是她的心。
再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让她更清楚的意识到。
她的小叔,好像真的不属于自己了。
第五章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天已经十点,才终于出来。
姜父姜母还在客厅没有休息,看到女儿这异常的反应,还以为她是不满意余缺,又在和家里闹脾气。
“姜梨,余缺怎么样?听说之前也一直在国外上学,肯定跟你有共同话题。”
姜梨早把什么结婚联姻抛之脑后,听到妈妈提起才想起来,大哭一场之后,她内心平静了很多。
“他挺好的。”
看到她终于没有再态度激烈的反对,姜母大喜过望,没几天又安排了两人见面。
西餐厅,余缺这次换了一身白色夹克,整个人看着格外潇洒帅气。
姜梨想起那天突然离开的事,略带抱歉的说:“对不起啊,我那天身体不太舒服。”
余缺非常nice的表示没关系,他似乎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表面上看着放荡不羁,其实却是一个特别细心体贴的人,哪怕是这样尴尬的相亲饭局,也没有让她觉得不舒服。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画面居然还挺和谐。
到最后,姜梨忍不住问了。
“你到底为什么会同意跟我结婚啊?”
余缺看着实在不像是会接受这种“包办婚约”的人啊。
他伸手给她倒了杯柠檬水,直截了当:“因为我喜欢你啊。”
“什么?”
余缺看着她眼睛,认真道:“我真的喜欢你,你在美国三年参加过的所有设计大赛我都去过,你毕业后设计的第一条项链捐给了学校的做慈善义卖,卖了十二万,还记得吗?”
姜梨不敢置信的问:“你买的?”
余缺点头,“我看你应该也不讨厌我,要不跟我试试?”
他的直白让姜梨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你……”她向来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场面,最后只能说:“对不起。”
好像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商淮舟以外的男人。
余缺竟然也不意外,甚至还安慰她:“不用内疚,咱俩有的是时间,我也没想逼你现在就做决定。”
看他如此洒脱的模样,她竟然还有些羡慕,原来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她一样困在爱而不得的痛苦里。
吃完饭,即使表白被拒绝,余缺还是非常有风度的送她回家,而姜梨也体验了一把机车后座风驰电掣的感受。
下车时,两只腿都在发抖,余缺看她小脸吓得惨白,忍不住捏捏她脸上的肉。
“姜梨,再见了。”
“轰!”
机车飞速离开,姜梨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脸一边转身,却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商淮舟。
他大概是正好从家里出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姜梨站在原地,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回忆起那天他和宋襄相拥的画面,情绪有些低落。
他却已经朝她走了过来,眸色微深。
“跟余缺出去了?”
她点点头,发现他好像也是准备去她家,手里还拿一封邀请函。
“这是什么?”
“奶奶八十寿宴的邀请函,我找你爸有点事,正好来送这个。”
原来这样。
两人又陷入沉默,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人,竟然有一天也会无话可说。
最后,是商淮舟先开口。
“姜梨,你觉得余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