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瑶宋斯齐

6
对于我跟宋斯齐认识这件事,主管表示非常高兴。
她拍着我的肩膀:「既如此,那帮宋经理找房子的事就顺便拜托你了。」
我扯了扯嘴角:「……我觉得不太顺便。」
主管把一个文件夹直接拍我怀里:「这是按照宋经理的需求筛选出的几处房子,你带他到处看看。」
我:「……」
我还能说什么呢?
半个小时后,我跟宋斯齐坐上了去看房的车。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十秒后,还是忍不住转过了头。
在他开口之前,我一个尔康手阻止了他。
「没二婚,没家暴,没流产,更没准备三婚。」
宋斯齐顿了顿,还是开了口:「那个……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安全带没有系。」
我面无表情拉上安全带:「谢谢您嘞。」
宋斯齐:「不用客气。」
虽然但是,很想打人。
…………
第一处房子我们还没下车,宋斯齐就pass了。
「那个小区大门实在太难看,会让我觉得很没面子。」
我握了握拳头,然后微笑:「那我们去下一个。」
下一处房子,宋大经理倒是愿意下车去看看了。
一切都非常合适,宋斯齐也时不时点头,看起来非常满意。
我:「没问题的话,咱们就选这……」
「等一下。」宋斯齐从窗台往下看了看,「太高了,pass。」
我忍。
第三处,宋斯齐摇头:「太低了,阳光不充足,pass。」
我忍。
第四处,宋斯齐接着摇头:「隔壁住户家有两个孩子,太吵了,pass。」
我再忍。
第五处,宋斯齐还没进去就啧了一声:「不行不行,风水不好,pass。」
他懂个屁的风水!
我现在很想一个文件夹拍在他的大脑门上。
我耐着性子翻来了文件夹最后一页。
…………
宋斯齐坐在车上看我:「怎么不走了?」
我合上文件夹,面不改色:「最后一处房子不太好,咱们不去看了。」
宋斯齐挑眉:「好不好的,我说了算,走吧,上车。」
我:「……」
7
看完最后一处房子,我非常认真地建议道:「这房子不好,我们再找几个看看吧。」
宋斯齐倚靠在门边,戏谑地看着我:「我觉得这个挺好。」
我站在门外跟他僵持着。
说话间,一个大妈带着一小孩从电梯里出来。
抬头看见我的时候,大妈可热情了:「小顾!今天下班挺早啊!」
小孩也很开心地跟我打招呼:「小顾阿姨好!」
我讪笑着点头:「你们好。」
我转过头,宋斯齐正盯着我。
我轻咳一声:「我就说这房子不好吧,你这隔壁住的就是我,风水实在不好。」
宋斯齐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我松了一口气。
他又说了一句:「那就订这套房吧,我天生命硬。」
……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就这样。
宋斯齐一夜之间,成了我的邻居。
8
晚上,小曼拎着食材在我家涮火锅。
「你是说,宋斯齐现在就住在你家隔壁?」
我点头:「那还能有假?」
小曼一边吃一边偷偷打量我。
我:「有屁就放。」
小曼:「那个,我早就想问了,你跟宋斯齐究竟是怎么闹掰的?我记得你们高中时关系还挺好的。」
我吃了口毛肚随口道:「也没啥事,我俩谈过。」

小曼:「……」
咳咳咳——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响起,我连忙站起来给她递水。
「至于吗?」
小曼缓了好久,眼睛都咳红了:「姐姐,你这是谈了个恋爱,不是放了个屁。」
「你说我至不至于?」
…………
我跟宋斯齐确实谈过。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最初确实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可高考之后,宋斯齐顶着炙热的阳光,狂奔到我家楼下,他抬头看我:「顾瑶,咱们试试吧?」
那一刻,我被他眼中的光闪晕了。
鬼使神差地,我俩在一块了。
因为高考分数相差太多,我跟宋斯齐去了不同的城市,上了不同的大学。
最初的甜蜜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无边无际的焦虑。
我开始介意他身边出现的女性朋友,开始无理取闹,开始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耿耿于怀好久。
直到某天,我恍然发觉,我变得不像我了。
在深思熟虑了一个礼拜之后,我向宋斯齐提出了分手。
…………
我朝小曼耸耸肩:「就是这样,没有狗血桥段,也没有狗屁爱情故事。」
小曼想了想:「所以你们是,由恨生爱再生恨?」
我点头:「差不多。」
小曼没再说话,只默默朝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9
宋斯齐来到公司后,每天就优哉游哉地坐在办公室里。
我在外面忙得热火朝天时,他在里面喝咖啡。
我在各个部门到处跑时,他在里面喝咖啡。
我在夜半时分加班时,他在家里喝咖啡。
呜呜呜,人比人,气死人啊。
一个星期后,我收拾好东西正要下班,主管走到我们跟前。
「今天晚上部门聚餐,顺便正式欢迎宋经理来到咱们公司。」
我收拾东西的手没停。
聚个屁的餐,老娘只想回去睡觉。
「顾瑶,你这是……有事吗?」
宋斯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他这么一说,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我身上。
我讪笑道:「我就不去了。」
我指着我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我实在不太舒服,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主管皱了皱眉,正要说话。
宋斯齐却先她一步开了口:「让她回去休息吧。」
「还有其他人想回去吗?」
…………
当然没有。
她们巴不得跟这个新来的经理处好关系。
我拎着包,直接溜之大吉。
但在我安详地躺在床上不过半个小时,手机响了——
我耐着性子接通了电话:「喂?」
是同事小林:「顾瑶,你跟宋经理家住在一块吧?」
我皱了皱眉:「怎么了?」
小林:「是这样的,宋经理喝醉了,我们现在在你们小区门口,但不知道他到底住哪……」
我:「……」
宋斯齐,你可真能给人惹麻烦啊!
我骂骂咧咧地起床穿衣服,顺便对着手机喊了一句:「等我一会儿,我现在过来了。」
…………
那头。
小林挂了电话:「顾瑶说她现在过来了。」
几个同事面面相觑:「那我们现在……走?」
小林:「不太好吧。」
宋斯齐在一旁摆了摆手:「走吧走吧,有人来接我。」
几人对视一眼:「宋经理,这是您的包,您拿好。」
「宋经理再见!」
…………
所以等我下去的时候,只看见宋斯齐一个人孤零零地靠在路灯下。
他穿着衬衫,扣子被解开了好几颗,脸有些红。
橘黄的路灯洒在他身上。
看起来……有些落寞。
我啧了一声,抬腿往那边走去。
有个拾废品的大爷路过,看着宋斯齐手中的矿泉水瓶问:「小伙子,这瓶子还要不要了?」
宋斯齐愣了一下,慢吞吞地把瓶子递给了他。
「大爷,你把我也收走吧,我也没人要了。」
我:「……」
原先还怀疑他在装醉,可眼下看来,怕是醉得不轻。
我几步走上前,一把将他扯了起来:「回家。」
宋斯齐眯着眼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转头就跟那大爷说:「大爷,不要我的人又把我捡回去了。」
10
幸好宋斯齐家的门是指纹解锁,进去倒也不费劲。
我把宋斯齐扔在床上,整个人也瘫在地上,彻底没了力气。
看着皱着眉的宋斯齐,我踉跄着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脸:「明天再找你算账。」
说罢,我转身就要走,可手却被宋斯齐一把拉住了。
他虽然醉了,力气倒是大,一个使劲我就整个人摔在了床上。
他顺势把我抱在怀里,像是抱玩偶一般,把头搭在了我的肩膀处。
「你又要走。」
我怔愣住了,他温热的呼吸洒在我的颈窝,让我整个人如同火烧。
「宋斯齐,你放手。」
宋斯齐抱得更紧了点:「不放。」
我挣扎了一下,根本无济于事,这人跟个树袋熊一样缠在我身上根本挣脱不开。
累了,真的。
我脑子一片混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当初分手时宋斯齐说的话。
他说:「顾瑶,你今天要是真把电话挂了,咱们就真完了。」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你。」
可现在呢?
这算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宋斯齐,你放手。」
他额头抵在我的肩膀,声音有些哑:「顾瑶,我反悔了。」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