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止茯苓

第十一章 妙音峰首席
“肃静,开始上早课。”今日授课的师兄走进弟子堂。
心儿一看见来人,眼睛就亮了,她立即坐正,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来人。
围在茯苓周围的弟子们也一下就散了,各自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来的人是妙音峰的首席大弟子归阳真人,也是带心儿踏入修仙一途的人。
茯苓看着心儿那副眼睛亮得都能射出光来的模样,忍不住问系统,“难道归阳真人就是心儿的男主角?”
“又想骗我给你剧透,不说了不说了,上次告诉你妙音峰的师姐们要欺负心儿,你直接拿剑把那一伙人都挑了,还有之前的宋敏敏,人家好好一个大反派,都被你带歪成什么样了,一件反派该干的事都没干……”系统打开了话匣,喋喋不休地抱怨了起来。
茯苓挣扎了一下,“你告诉我男主角是谁,我保证不妨碍心儿和男主角的情缘。”
“我才不告诉你,万一男主角也被你带歪了,我上哪儿哭去。以前是我大意了,以为你一个炮灰,能安安静静地待在凌烟峰和你的师父师兄们一起当背景板。”
“系统你变了,以前你都主动告诉我剧情的,我不想听你还要说。”茯苓放弃打听。
“是,我承认以前我蠢!”
茯苓:“……”它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啥。
归阳真人在妙音峰人气不俗,弟子堂中至少有一半弟子在忙着偷看归阳真人,根本没在好好听课。
作为妙音峰的首席弟子,归阳真人的修为自然是同辈中最出类拔萃,听闻已是金丹后期,离元婴不过一步之遥。不过她的大师兄林清越已经元婴了。
归阳真人的外貌也是门派中数一数二的英俊,使用武器玉笛的时候更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不过她的大师兄长得更好看。
听闻归阳真人在修真界的其他几大门派和几大世家中也名声极响,想和他结为道侣的女修能从紫霄宗的妙音峰峰顶排到山脚下去。不过她的大师兄是天下闻名的流风剑剑主,虽然不知道想和大师兄结道侣的女子有多少,但是想和她大师兄一战的修士凑在一起也能绕紫霄宗一圈了。
而且归阳真人的为人也远不如他在门派里表现出的那么友好,当初在下界的时候,归阳真人对她的态度甚至可以说是恶劣。
茯苓在心下将归阳真人和自家大师兄做了比较之后得出了结论,大师兄比归阳真人好得多。
归阳真人的早课结束了,一群弟子上前去将归阳真人团团围住,这是之前来授课的师兄和师姐们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大师兄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心儿本也想去找归阳真人搭话,想告诉归阳真人自己已经练气中期了,没有辜负他当初把自己带回紫霄宗,可惜她挤不进人群。
“肯定记得的啊,你不仅是归阳真人故人的女儿,而且还是妙音峰峰主的亲传弟子。你是他的小师妹,怎么会连小师妹都不认得。”茯苓见心儿一副失落的模样,开口安慰道。
“师父门下弟子亲传弟子三十有余,我拜入妙音峰以来,只在收徒大典那天见过师父,之后就再也没见着过了,更不用说大师兄了。大师兄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心儿道。
经常在山顶见到师父,经常被大师兄指导剑术的茯苓感到惊讶,原来其他峰的情况和他们凌烟峰那么不一样。
在凌烟峰,二师兄下山历练去了,三师兄闭关有些日子了,茯苓倒也没见过这两位,但是和师父大师兄两个却是毫无距离感,只要她想见他们,随时都能见到。
哪里像心儿这样,上早课碰到自己的大师兄了,却连个招呼都打不上。
“你好惨啊。”茯苓由衷道。
早课结束了,茯苓就和心儿宋敏敏他们道了别,准备去比武场,她走出弟子堂没多远,就看到身后不远处归阳真人走了出来。
而在归阳真人身后还跟了个亦步亦趋的心儿,两人之间并没有交谈,走出没多远,归阳真人就抱着心儿凌空而起,不知道去了哪儿。
茯苓就知道,归阳真人果然还是记得心儿的,这还特地避开人群来找心儿了。
结果第二天到弟子堂上早课的时候,发现来上早课的弟子少了好多,其中也包括心儿。
“宋敏敏,你知道大家都去哪儿了吗?为什么今天都没来早课?”茯苓向宋敏敏打听。
宋敏敏的脸色不太好看,她压低声音对茯苓道:“我也是听有些弟子说的,听说我们妙音峰一夜之间突然失踪了好些弟子。但是这才到今天早上,说不定再过一会儿这些人就自己回来了呢。”

第十二章 素问峰的师弟
“不止是妙音峰,其他几峰也都有弟子失踪。”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茯苓和宋敏敏的身后响起。
茯苓和宋敏敏一块儿回头,就看见一身青衣的凌虚真人。
“真人好。”茯苓打了声招呼,凌虚算是对她有恩,如果不是凌虚心软带她来紫霄宗,她早就落魔修手里了。
茯苓这边还能淡定地打招呼,宋敏敏则是做贼心虚地不敢说话,凌虚真人是和归阳真人一个辈分的师兄,见到凌虚真人和见到师长是一个感觉。
“在弟子堂里议论这些,你也真是不怕被师长责罚。”凌虚真人本来是想吓吓茯苓,不过看起来这小丫头是半点也没被吓到。
“真人为什么来弟子堂?”茯苓问。
“当然是有正事。”凌虚真人说完,走到了弟子堂的最前面,说明了来意。
“应该已经有不少师弟师妹听说了,我们紫霄宗各峰均有弟子失踪,包括你们妙音峰的大师兄归阳真人。这几日弟子堂的功课暂停,各位师弟师妹尽量结伴同行不要落单,都保护好自己。”
“真人,我可以去找找失踪的弟子哪儿吗?”茯苓出声提问。
“练气中期境界以上的弟子可以自愿到太初峰报名加入找人的小队。”凌虚真人答。
茯苓想去找找心儿的下落,顺便历练一番,心儿昨日分明和归阳真人在一起,以归阳真人的境界都没法脱身,也不知道心儿怎么样了。
弟子堂里的弟子们解散后,茯苓就跑去了太初峰给自己报了名。
报完名后她就被太初峰的管事弟子安排进了一个下山探查的小队里。
除了她以外,小队里还有三个人,两个妙音峰的,一个素问峰的。
“茯苓师妹,我们又见面了!”陌彦见着茯苓,开开心心地打了招呼。
茯苓茫然地看着陌彦,不记得这人是谁,只能敷衍地应了一声:“好巧哦。”
陌彦:“……”
这么明显的敷衍他哪能看不出来,就算他给自己换了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但是他的存在感还没有低到这种程度吧!
“师妹你好,我是妙音峰的徐可,你叫我徐师姐就行。”背着一把琵琶的师姐冲茯苓打了招呼,说完后,她还踩了陌彦一句:“陌彦这小子见到一个师妹就套近乎,师妹你可别被他骗了。”
茯苓看向三人中的最后一个,素问峰来的这位师兄这会儿站在不远处,看起来很忙的样子,他被一群女弟子团团围住了。
“师弟,我近来食欲不振,你能帮我看看是什么原因吗?”
“零榆师弟,我头晕,你扶我一下。”
“零榆师兄,我扭到脚了,你帮我看一下吧。”
茯苓三人:“……”
真是好壮观的场面。
苏零榆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自己同队的三人,试图从人群里挤出来,但是被女弟子们埋得死死的,只能冲着三人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零榆师弟还是一如既往地受欢迎啊,素问峰的天才小弟子,三年前进紫霄宗的时候就治好了太初峰长老的顽疾一鸣惊人,茯苓师妹是今年刚入门的弟子,应该还不知道零榆师弟的事吧。”徐可凑到茯苓身边道。
茯苓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徐可说的了,她的心思却早就飘走了,什么时候才能下山去找失踪的弟子们啊,这个苏零榆看起来好麻烦,能不能丢下他。
等苏零榆好不容易从师姐师妹们的魔爪中逃离出来后,都已经到午时了。
“对不起我拖累大家了。”苏零榆细细地喘着气一副很累的模样。
徐可本想吐槽苏零榆几句,但是看着苏零榆这张乖巧漂亮的脸,这会儿又是一副虚弱的模样,就吐槽不出口了,毕竟是能引起那么多师姐师妹围观的脸,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我们赶紧走吧。”茯苓就更没心思安慰苏零榆了,一见小队人到齐,就转身迈步走了。
徐可也赶紧跟上了茯苓的步子,陌彦和苏零榆落在了后面。
苏零榆见茯苓转头就走,不由得有些沮丧,“我是不是被讨厌了啊?”
“没有的事,放心吧,茯苓师妹就这脾气,我当初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也不怎么理睬我。”陌彦拍了拍苏零榆的肩膀,安慰道。
苏零榆看了陌彦一眼,心想,那不是刚认识的缘故,茯苓师妹现在也不怎么理睬你啊。
“茯苓!”一行人刚行至山门,茯苓就被叫住了。
茯苓一回头,就见宋敏敏飞快地跑了过来。
“我也要一起去!”

第十三章 碧水天收弟子看脸
“你有去管事师兄那里报名吗?没报名的话不能擅自跟着去。”茯苓问宋敏敏。
“没报名,你就当我是下山去玩的,跟你们不是一个队里的就行了。再说了,我有元婴保护,我跟你们同行,你们也更安全。”宋敏敏答。
“那也不行,门派里的规矩要遵守,敏敏,你没报名就不能和我们一起下山。”茯苓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陌彦和徐可看得有点心焦,担心茯苓小师妹太不讲情面会得罪宋敏敏。
宋敏敏在他们妙音峰那也是个名人,作为阵法名门宋家家主的掌上明珠,又带了个元婴侍卫,大多数妙音峰弟子都得罪不起这位小祖宗。
“茯苓师妹,要不……”徐可刚想帮忙打个圆场,那边宋敏敏已经先开口说话了。
宋敏敏示意自己身后的元婴侍卫抱自己起来,一边对茯苓道:“那你走慢点,我马上去报个名回来!”
宋敏敏一说完,就被抱着飞回太初峰上去了。
茯苓对自己劝说同门成功很满意,还自我满足地点了点头,完了转头看向徐可,“师姐,你刚才好像有话要说?”
徐可:“……不,我没有。”
这位宋大小姐平日里可没这么好说话,听峰里的其他弟子说,这宋敏敏一言不合就翻脸,张口就能把女弟子骂哭,不顺心的时候把男弟子打趴的事也是有的。
她听说的宋敏敏和刚才那位是同一个人吗……
……
茯苓这支小队被安排前往探查的地点是钱来镇,是个依附于紫霄宗的小地方,离紫霄宗不过一日的距离。
作为紫霄宗庇佑下的小镇,钱来镇自然早就接到了紫霄宗的消息,向紫霄宗上报过本地并无失踪的紫霄宗弟子的事。
只有像茯苓这些实力并不怎么强的弟子才会被派来这种几乎没有危险的地方,修为更高一些的师兄和师姐们都去了更远的地方。
茯苓五人到钱来镇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大家先找了家客栈住下。
“一人一间?”宋敏敏站在掌柜门前,手里掂着钱袋,回头问茯苓几人。
反正不管其他人要不要合住,她宋敏敏是肯定要自己一间的。
“要不我和茯苓一间,陌彦和零榆一间?”徐可提议道。
“一人一间自在一点,不用两人一间那么节俭。”陌彦丢了一袋子钱给掌柜的,先给自己要了一间房。
徐可见陌彦反对,也就没再提了,她也不是节俭,她就是觉得两人住一间互相能有个照应,要真有要对付他们紫霄宗弟子的人潜进来,两人一起能安全一点。
茯苓挑了一间靠里的房间,打开窗户后,能看到远处有一片树林。
听客栈里的人说,这是片槐树林,早些年镇上的人把这片槐树林当做墓葬之地,许多槐树脚下都埋了人,后来埋不下了,才换了别的地方。
“真是个不吉利的地方,埋人怎么不往山上埋,偏偏埋到树林里去,毁了好好的一片林子。”隔壁的徐可也开了窗户,注意到茯苓站在窗边,就同茯苓搭起了话。
“那也得有山能让他们埋才行啊。你也不想想,离这里最近的山就是紫霄宗,这些人敢把尸体埋到紫霄宗去吗?”茯苓的另一个隔壁,传来了宋敏敏的声音。
“那片树林看起来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三个姑娘的交谈里加入了一道男声,不远处的苏零榆也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了一个脑袋来。
“我们四个都住这一排啊,那只有陌彦那小子住对面了。要不然以他闹腾的性子,这会儿早就开窗出来了。”徐可是五个人里最了解陌彦的一个。
“徐师姐和陌彦师兄认识很久了吗?”茯苓问。
“也不是很久啦,我和他都是从南方的启明国过来的,半个月前在比武场认识的,一来二去也就混熟了。”
“启明国,应该离四大门派之一的碧水天很近吧,你们怎么千里迢迢地跑到西边的紫霄宗来了呢?”宋敏敏奇怪道,有能进紫霄宗的天赋,没道理碧水天不收。
“实不相瞒,碧水天收弟子要看脸,我就是长得不够好看所以落选了。”徐可毫不避讳地回答。
“我还以为碧水天收弟子看脸只是个谣言,没想到还是真的,难怪碧水天年年都在四大门派里垫底。”宋敏敏听闻此言倒也有些同情徐可,这姑娘确实相貌平平,那个陌彦也是长得毫不起眼。
“要是零榆师弟去碧水天的话,就算他是个三灵根,碧水天的长老们也肯定抢着要收他为徒。碧水天就是爱讲排面,他们每次出门派路过启明国的时候,都是又撒花瓣又骑白鹤的,引起大片的凡人围观。”徐可道。
茯苓听徐可这么说就心想,她这灵根就算是长了张天仙脸碧水天也不会收她,感谢紫霄宗感谢凌虚真人感谢师父收留她这个四灵根。
“好了,大家都早些睡吧,明日再去那槐树林探上一探。”徐可关了窗户回去睡了。
茯苓三人也都各自关了窗。
在茯苓房间的对面,有人却在此时打开了窗户跳了出去,离开了客栈。
……
小镇街道拐角的夜宵摊子上,一名戴着面纱的紫衣女子单手端着一盏茶,摊子周围都是高声议论的大汉,颇为嘈杂。
陌彦匆匆赶来,在紫衣女子的对面落座,他低声问道:“湘长老,有何吩咐?”
“和你同行的小姑娘里有个叫茯苓的吧?”
“是。”
“玄微的小徒弟?”
陌彦点头。
“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茶盏落在桌面上,面纱下,湘长老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第十四章 留下来等师兄
“这是芸香粉,气味和绿瞳蛇最喜欢的芸香果一样,你明天让茯苓那个小丫头带上。我会将槐树林里的绿瞳蛇都引出来。”湘长老抛了一个香囊给陌彦。
陌彦看着手里的香囊有些迟疑,问道:“湘长老是想要茯苓死?”
“玄微驻守藏剑阁,几乎从不离开凌烟峰,我们的人不是玄微的对手,只能将他引开。他这个人一向没有弱点,他的前几个徒弟也都本领不小,只有新收的这个没什么本事。”
“绿瞳蛇是二阶灵兽,修为等同于人类的筑基修士,被绿瞳蛇围攻的话,茯苓只怕是凶多吉少吧?既然是想要用茯苓威胁玄微,那活捉更好,不如湘长老将这事交给我,我可以活捉茯苓。”陌彦提议道。
“杀了茯苓,再骗玄微他小徒弟在我们手里岂不是更稳妥,留她活口她要是逃了我们可就功亏一篑了。还是说,你对那个茯苓动了恻隐之心?”湘长老讥笑道,“可别忘了你姐姐还在我那里。”
“湘长老,我只是觉得,杀了茯苓激怒了玄微对我们也没好处……”
“玄微还没胆子为了一个新收的弟子和我们整个门派为敌,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一点。去吧,你出来久了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湘夫人不欲与陌彦多言,她眼光向来毒辣,岂会看不出陌彦几次出言是想保那个小丫头。
她要真松了口留茯苓一命,接下来这个优柔寡断的小子不知道还要为了那个茯苓做出什么破坏他们计划的事来。
陌彦只得作罢,收下了香囊回了客栈。
……
第二天一早,茯苓习惯了日出前早起打坐,等她结束了打坐开始练剑时,同行的几个伙伴才陆续从各自的屋子里出来。
“茯苓,你也太勤奋了吧,我们都出门派了,你还练剑。”陌彦站在边上,冲了茯苓招了招手。
茯苓收了剑朝着陌彦走了过去,一边道:“陌师兄,其他人都起了吗?大家都起来了的话,我们就各自出发寻找失踪弟子的下落吧。”
“苏零榆大概是起了,宋大小姐和徐师姐应该还在各自的屋里。”陌彦答。
“茯苓,一会儿去槐树林的时候,你戴上这个香囊吧,林中蚊虫蛇鼠多,这个香囊能驱赶蚊虫蛇鼠。”
茯苓接过香囊,拿在手里看了两眼,也不知道这香囊里装的是什么香草,气味虽然很香,但是她闻着并不怎么舒服。
“陌彦啊,只有茯苓师妹有香囊,那我们的份呢?”不远处徐可走了过来,看到陌彦送茯苓香囊的一幕,开口调侃道。
陌彦笑了笑,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三个香囊,道:“大家都有,我哪能把你们给忘了。”
徐可拿了一个,后头赶来的宋敏敏和苏零榆也都拿到了香囊。
徐可将香囊别在了自己的腰间,又看了看茯苓手里的香囊,若有所思。
“这是百灵草,槐树林中的虫类和蛇鼠类不喜百灵草的味道,陌彦师兄真是有心了,我这个医修反倒没想到这些。”苏零榆一闻味道就知道这香囊里装的是什么。
“零榆师弟,陌彦师弟的用心和你的用心稍微有那么点不一样。”徐可拍了拍苏零榆的肩膀。
苏零榆茫然,怎么就不一样了?
考虑到槐树林是整个钱来镇最可疑的地方,茯苓一行五人带上个宋敏敏的元婴侍卫一起先去了槐树林。
这片槐树林走近了看竟是绿意逼人,枝丫间还藏着朵朵槐花,光看模样,和镇上人口中的埋尸之地是真的不像。
凡人走进这里只怕是真的一无所察,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这地方缭绕着的气息令人十分不适。
“好重的尸气。”踏入槐树林后,宋敏敏一路用手帕捂着鼻子,十分嫌弃。
“这地方忒邪门,我有很不好的预感。不过我们之中有个元婴,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徐可道。
“徐师姐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对了,茯苓师妹有带你大师兄给你的传音符吗?”陌彦的目光扫过茯苓的储物袋,问道。
“带了,师兄让我随身携带,千万别丢。”茯苓答道。
“还有流风剑剑主这个后盾,就更不用怕了。”陌彦笑眯眯地道。
“茯苓,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影?”宋敏敏指着不远处一棵槐树底下的方向,问茯苓。
茯苓顺着宋敏敏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有个老头模样的身影。
“过去问问看,没准能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徐可先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等走近了,就看到树底下的不是个老头,而是个形容狼狈的年轻人。
“你们是紫霄宗的弟子?”年轻人看见茯苓几人身上的服饰,欣喜道。
“我们是,莫非你也是?”陌彦问。
“太初峰弟子秦相,各位师弟师妹是门派里派来找我们的吧。我好不容易才从魔修们手里逃出来。”秦相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腰部,艰难地自己的情况向茯苓几人交代完。
原来这位秦相师兄前日下山后,在山脚下就被魔修给掳到了这里,除了他以外,槐树林深处的地下通道里还关了不少和他一样的紫霄宗弟子。
“零榆先在这里给师兄治伤,我们其他人先去师兄说的地下通道看看吧。”陌彦提议道。
宋敏敏和徐可都没有意见,她们二人点了点头,却听茯苓道:“零榆师兄才练气中期吧,而且还是个医修,万一遇到危险零榆师兄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
“对啊,零榆师兄虽然是师兄,但是修为还不如茯苓。”宋敏敏道。
苏零榆捂脸,宋师妹这句话也不用特意说出来吧。
“我留下来等零榆师兄,你们其他人先走吧。”茯苓倒并不是想说苏零榆修为不够,这句话才是她想说的。
“茯苓也只有练气后期,真要留一个人下来等零榆的话,我觉得还是让徐师姐留下来吧。”陌彦道。
“徐师姐筑基修为,确实更稳妥一些。”宋敏敏心里是更想和茯苓同行,自然希望留下来等苏零榆的是徐可而不是茯苓。

第十五章 我这里有两颗毒药
茯苓摇了摇头,道:“敏敏身边有元婴保护,你们其他人和敏敏一起走。我有传音符可以找大师兄,会比徐师姐留下来安全。”
“这位小师妹说得是,而且我虽然受了伤,如果有魔修追过来,我也能抵挡一二,保护师弟师妹的。”秦相开口插了一句话。
“好吧。”陌彦垂了垂眸子,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陌彦四人就出发去了槐树林深处,大树底下只留下茯苓和苏零榆秦相三人。
茯苓好奇地看着苏零榆给秦相治疗。
秦相腰间的伤口,在被苏零榆抚过后就止住了血,她也明显看到秦相松了眉头似乎疼意减轻了很多。
之前她在比武场擂台赛后,吃了素问峰的丹药后身上的伤减退了很多,陌彦他们就大呼神奇,这会儿看苏零榆动动手也能给人止血,素问峰果然很厉害啊。
“秦师兄是什么灵根?还是说天生剑体?”苏零榆突然问秦相。
“秦师兄要是天生剑体的话,该来我们凌烟峰吧。我师父也是天生剑体。”茯苓道。
“变异灵根的师兄师姐不出二十数,在门派里都很有名,秦师兄应该也不是变异灵根吧。”苏零榆从伤口上移开了目光,抬头笃定地看向了秦相。
秦相顿了一瞬,然后笑了,“是啊,我既不是天生剑体也不是变异灵根,不过我听说零榆师弟是变异水灵根,真是令人羡慕啊。”
“咦?零榆是变异水灵根?”茯苓意外。
“虽然修为还没师妹高,但我的确是变异水灵根。”苏零榆无奈道,他都被师妹小瞧成什么样了。
“所以零榆的意思是,秦师兄这伤不是真的吧。”茯苓也看向了秦相,从苏零榆开口问秦相的灵根,茯苓就已经听懂了。
大师兄告诉过她的,凌烟峰上,天生剑体的师父和变异灵根的大师兄三师兄伤口愈合得快,不吃药也无妨,三灵根的二师兄每次受伤都要躺上好久。
茯苓的话音刚落,秦相就变了脸色,他身上忽然光芒大涨,从一个邋遢的年轻男子变成了一个蒙着面纱的妙曼女人,身上的修为也从筑基暴涨至元婴。
“小丫头,有些话也不用非要说出来,本来还能让你再多活一会儿。”湘长老猛地袭向茯苓。
茯苓赶紧去拿储物袋,元婴修士绝对不是她能对付得了的,赶紧找师兄,结果低头一看,腰间的储物袋已经不见了。
“真可怜,自以为有自保的手段还特意留下来,现在你唯一的依仗也没了。”湘长老将茯苓一掌拍飞后,旋身坐在了身后的树枝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茯苓。
茯苓抬头,就看见湘长老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储物袋。
“茯苓师妹!”苏零榆赶紧跑过来,一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湘长老和茯苓之间,一边飞快地检查了一下茯苓的伤势。
茯苓却撑着自己的剑站了起来,“我没事,零榆你不要挡在我面前,她是元婴,你承受不了她的攻击。”
“我承受不住,茯苓师妹不也一样?我是师兄,哪有躲在师妹身后的道理。”
苏零榆握住了茯苓的一只手腕,双指搭在她的手腕内侧。茯苓能感觉到涓涓灵气流入了她的体内,是苏零榆在消耗自己的修为治疗他。
明知自己不是湘长老的对手,苏零榆并不打算做任何抵抗,如果湘长老出手,就让她的招式落在他的身上好了,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治疗茯苓的伤而已。
茯苓看了苏零榆一会儿,这位师兄还真是有些古怪,在门派里看到他被那些师姐师妹们包围的时候,明明是个有喜怒哀乐的常人,这会儿却不像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元婴修士的一掌就过来了,自己可能就此丧命,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眉头都不皱一下呢。
茯苓看到苏零榆的眸子里只有毫无波澜的平静,就和她手中冰冷的铁剑一样,似乎对周围的危险无知无觉。
“零榆,既然我们两个现在处境这么危险,临死之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茯苓忽然开口道。
苏零榆对上茯苓的目光。
“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茯苓继续道。
“我没有妹妹,茯苓师妹。”苏零榆面不改色地接道。
“零榆为什么这么肯定,万一你不知道呢,你的父母瞒着没告诉你。”
“我也没有父母。谁都可能有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但我一定是没有的。”
茯苓本想逗一逗苏零榆,没想到这位师兄一点都不配合,果然很奇怪。
“我的这个秘密是假的,但是零榆一定有很多秘密。等我们平安离开了槐树林,我再继续问零榆吧。”茯苓绕到了苏零榆的前面,手中的剑指向了湘长老。
“茯苓师妹你是认真的吗?我们绝对不是元婴修士的对手。”见茯苓举起了剑,苏零榆才有所动容。
“师兄觉得不可能吗?不瞒师兄,我伤口愈合的速度好像比常人快上很多,身上也穿着师父给的防御法衣,就算是在元婴修士手里应该能撑上一会儿吧,师兄趁机去找敏敏回来救我。”
“你以为你的那几个同门逃得掉吗?我可没说过要留下来亲自对付你们,陌彦已经把那几人的位置告诉我了,我随时可以去把他们都杀了,包括那个元婴。至于你们两个,倒是看一下周围。”湘长老讥笑道。
陌彦原来是卧底吗?茯苓不由得有些失望,明明是个挺好的师兄。
“茯苓师妹,是绿瞳蛇,而且……相当多。”苏零榆看到了周围密密麻麻的绿瞳,饶是他对生死没什么执念,但是死在蛇群之中这样的死法还真是令人厌恶。
“绿瞳蛇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呢?你做了什么?”茯苓抬头看向湘长老。
“你自己猜?”湘长老从树枝上站了起来:“我也该走了。二阶绿瞳蛇每一条都有筑基修为,这么多绿瞳蛇围在一起,就算是我这个元婴也吃不消啊,你们在这里慢慢享受吧。”
湘长老飞快地从槐树林中消失,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绿瞳蛇们已经近在眼前了,它们各自吐着猩红的幸子,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游走在地面上,全都用绿瞳盯着他们二人,随时都可能飞起来咬住他们。
“零榆知不知道绿瞳蛇有什么弱点?”茯苓问。
“应该会怕雄黄酒吧?”
“还有吗?”
“抱歉茯苓师妹,我只知道绿瞳蛇毒性极强,要解绿瞳蛇的毒需要银雪草、白苏子……”
“我知道了,只能暴力取胜对吧。”茯苓打断了苏零榆的话,手中的剑挥起,挡下了刚刚扑过来的一条蛇。
“茯苓师妹,我们都是练气,哪怕只遇到一条绿瞳蛇也打不过,更不用说这么多了。我这里有两颗毒药,服下就能立刻断气,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
“噗呲——”茯苓的剑刚捅穿一条蛇,被蛇血溅了一脸,她回过头来,看向苏零榆道:“师兄,我自愿留下来保护你,就不会退缩。你就在后面看着吧,面对这些蛇我能坚持到哪个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