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止茯苓

第六章 茯苓救美
“不要说丧气话,贬低我身边的人和我。不要把我当成书里的角色,我不是文字,是人。”茯苓说。
系统:“这不是才两条吗?第三条呢?”
茯苓:“第三条你提。”
系统:“作为原著党,我对你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你好好扮演恶毒女配,不要崩人设。”
茯苓:“不行,这条违反了前两条。第三条我替你想好了,茯苓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满足你的心愿,违反前两条的除外。”
系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心愿是需要茯苓帮他满足的,他是个系统不是人类,他的存在本身就被赋予了唯一一项的任务,就是帮助女主心儿走完剧情线,虽然这个任务目前出了一些差错。
但是茯苓既然提了这样三条要求,那它也没什么意见,虽然是个不按剧情来的刺头女配,但是这小丫头也不讨厌,答应她也无妨。
玄微赶在晨光绽放之前出了洞府来到了山顶打坐。
以往每日这个时间会出现在山顶的只有他一人。
他们凌烟峰的弟子是有每天早起到山顶打坐的传统的,但是这个传统也就是针对刚入门的弟子,玄微的三个弟子在筑基后就都再也没来过。
玄微习惯了每天早上都只有一个人打坐,今日刚盘膝坐下,骤然间发现不远处还有个小小的身影,感觉有些新奇。
九岁大的小姑娘穿着白色的门派服,头发全都扎了起来,露出圆溜溜的后脑勺,盘着腿坐得十分端正,但看在玄微眼里没半点庄重感,反倒十分有趣。
只是小徒弟时不时地脑袋点地,又在睡过去之前咬自己的手背,这看得玄微浑身不适,很想给她纠正一下这种不良习惯。
但是想到这是茯苓在为修炼做出努力,玄微又压下了去纠正的想法。
茯苓并不知道师父在不远处默默看着自己想了许多,她在某一瞬间突然有十分奇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灵光乍现,明明闭着眼,眼前的世界却突然亮了起来。
身上的筋脉如同被灌入了清泉,浑身舒畅。她已然忘了默念的口诀,但是口诀却仿佛自行在她的体内运转了起来。
待到她从这种玄乎的体会中清醒过来时,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早晨的太阳明媚又柔和,令她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格外清晰明亮。
“咦?你这是引气入体成功了?虽然你灵根差,但是运气不错啊。”系统惊讶道。
“这就是引气入体吗?应该是晨光的恩惠的功劳。大师兄没骗我,果然对修炼大有裨益。”一切水到渠成,茯苓只以为是理所当然,并未察觉古怪之处。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玄微挑了挑眉,问心路过后第二天,别的峰的弟子这会儿都还半死不活的没恢复过来,茯苓都引气入体了。
所以说元倧那种法修,懂什么剑修。就茯苓这修炼速度,比她异灵根的师兄都强。
打坐结束后,茯苓就拿着门派里发的铁剑开始了挥剑练习。
等她挥完了一千下,就已经接近巳时了,她就赶紧去了妙音峰的弟子堂。
赶到妙音峰的弟子堂时,里面正一片喧哗。
茯苓从门口探进一个脑袋,就看见一群弟子正围在一起,而被包围的正中心站着个熟人,就是心儿。
不愧是女主角啊,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亮点。
“是心儿的玉佩被抢的剧情啊。”系统在茯苓的耳边道。
茯苓仔细一看,就见心儿对面站着的一名高扬着下巴的少女手中果然拿了一块玉佩。
宋敏敏是十大修真世家之一的宋家的千金小姐,原本是因为仰慕妙音峰峰主才离开家拜入了紫霄峰。
可惜她只有双灵根资质,只堪堪进了妙音峰当个内门弟子,虽然有家里帮忙打点也没能成为妙音峰的亲传弟子。
她当不了亲传,妙音峰峰主也看不上其他新入门弟子的话,这事也就算了,可偏偏心儿入了妙音峰峰主的眼。
今天是妙音峰弟子堂开课的第一日,宋敏敏一进弟子堂就找到了心儿。
“这玉佩就是我的,你说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宋敏敏手里掂着抢来的玉佩,嘴角噙着一抹轻蔑的笑容。
心儿急坏了,小心翼翼地请求道:“宋小姐,那枚玉佩里装着我弟弟的魂魄,求你还给我吧,你要别的我都可以给你。”
“你弟弟的魂魄?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魂魄装进玉佩里,你就胡说吧。”
“真的!”心儿都要哭了,母亲失踪,父亲离世,她现在可就只有弟弟这一个亲人了。
“是真是假,我摔了这玉佩就知道里面有没有装东西了。”宋敏敏嘲笑道。
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的茯苓不由得问系统,“真的装了心儿弟弟的魂魄吗?”
“拘下魂魄装进玉佩里这种事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但是心儿的母亲曾经是分神期大能,这块玉又是传说中能温养神魂的上古玄玉,确实有可能做到。”系统答。
“那心儿能拿回那块玉佩吗?有没有男主角站出来帮心儿?”茯苓问。
“没有。这个摔玉佩的剧情很重要的,宋敏敏摔了玉佩,心儿向宋敏敏发起挑战,一怒之下引气入体直达练气中期,从此开启了修炼之路。”
“我觉得这枚玉佩比剧情更重要。有没有办法让玉佩不被摔碎呢?”茯苓问。
“你想都别想啊,剧情最重要,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默默围观就好了!”系统赶紧嚷嚷起来,茯苓这个刺头女配自己不走剧情线就算了,可别带偏女主啊!
心儿眼见着宋敏敏真要摔玉佩,便顾不得其他,冲上去想夺回玉佩。
可是宋敏敏身后站了个元婴修士,只一抬手就将她定在了原地令她动弹不得。
“小晋!”心儿看着宋敏敏松开手,那玉佩从她手中落了下去,心中的一根弦就断了,那可是她的亲弟弟啊。
“呼——”茯苓松了一口气,她趴在地上,手中捧着一块玉佩。
宋敏敏和心儿两人都愣了一愣,不知从哪里冒出这么个人来。
“茯苓你——”系统愁得头秃了,“真是要气死我,咱们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当个透明人吗,你掺和剧情干嘛啊。”
“茯苓小姐……”心儿喃喃道。

第七章 流风剑剑主
“你是那个四灵根废物?”宋敏敏认出了茯苓,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茯苓,道:“别多管闲事,把玉佩给我!”
茯苓没搭理宋敏敏,她从地上爬起来后,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就转头对心儿道:“你的玉佩,你保管好。”
“别给她!你要是敢把玉佩给洛心儿,我跟你没完!”宋敏敏见茯苓不仅无视自己,还向着心儿,生气地喊了起来。
“这块玉佩对心儿来说很重要,不能给你。”茯苓看向宋敏敏,平静地道。
“小姐,要不要——”宋敏敏身后的元婴侍卫走上前来要替宋敏敏出手。
“你别插手!”宋敏敏呵住侍卫。
元婴一出手,这个四灵根废物不死也要丢半条命,宋敏敏只打算对付心儿,没真想让茯苓吃苦头。
“四灵根,这样吧,我们两个上擂台比一比,你要是赢了我就不要那块玉佩看,但如果我赢了你就把玉佩给我。”宋敏敏指着茯苓道。
“茯苓小姐,宋敏敏从小就开始修炼,现在已经练气中期了,你打不过她的。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心儿充满歉意地对茯苓道。
茯苓摇摇头,她不担心这个。
“我不跟你打。”茯苓对宋敏敏说,她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大师兄给自己的传音玉。
“你要是不跟我打,我就让我的侍卫打你!”宋敏敏威胁道。
茯苓也不和宋敏敏多说,她拿着传音玉思索了一会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捏碎传音玉,只好往地上一扔。
“你做什么?”宋敏敏奇怪道。
茯苓还没回答宋敏敏,瞬间,林清越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茯苓和宋敏敏两个人之间。
林清越突然接到来自小师妹的求救,立即如临大敌,谁知顺着传音玉到了目的地,四下风平浪静,哪有半点危险的气氛。
“我搬救兵。”茯苓从林清越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来,对宋敏敏道。
“我又没真想让我的侍卫对你动手,你至于把凌烟峰大师兄召唤过来吗!我只是挑战你,你接受我的挑战打赢我不就好了,你一点骨气都没有吗!”
宋敏敏又气又恼,这个四灵根废柴在想什么啊,又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都用上传音玉了。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大师兄说有困难就用传音玉找他,我现在遇到困难了,就请大师兄来帮忙,总比我打输了只能把玉佩交给你好。”茯苓振振有词。
宋敏敏听着竟然还觉得有几分道理,她差点被这套歪理给绕进去。
“我不管,反正你必须把玉佩给我,你大师兄来了也一样打不过我的侍卫!”
宋敏敏对紫霄宗其他几峰的情况是不怎么清楚的,但是妙音峰的情况她了如指掌,他们妙音峰的大师兄归阳真人也不过金丹后期,绝对不是她这位元婴侍卫的对手。
他们宋家世世代代都是阵法师,族人鲜少外出,这次她要独自一人来紫霄宗,父亲担心她的安危,特地请动了这位战斗经验丰富的元婴真人跟随她。
林清越闻言,微微笑了笑,他拔出了腰间的剑,道:“林清越不才,区区元婴期剑修而已。师妹遇麻烦,我这个大师兄当然要替师妹摆平。”
“林清越?”那元婴侍卫一听,神色一变,“你是流风剑剑主!”
“什么流风剑剑主?”宋敏敏问。
茯苓和宋敏敏一样是初次耳闻,但是同样都是元婴期,剑修的大师兄一定不会输给宋敏敏的侍卫。
何止是不会输。
“小姐,我是阵法师,虽然仗着修为和计谋,同修的法修音修都不是我的对手,但是对上剑修……他们的剑刺过来,我根本来不及施展阵法。”元婴侍卫低声对宋敏敏道。
宋敏敏虽然没听说过林清越的名号,但是对剑修单挑阵法师跟切菜一样容易这事还是有所耳闻的。
“今天这玉佩就给你,但我迟早会抢回来的!”宋敏敏只好课也不上了,带着自己的侍卫气鼓鼓地走了。
“茯苓有没有哪里受伤?”林清越收好剑,转身问茯苓,顺便伸手摸了摸师妹软软的头发。
“没受伤,他们还没有动手,我就把传音玉摔碎了。大师兄,传音玉昂贵吗,我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你是不是做得不对?”茯苓问林清越。
“我要是你大师兄,肯定得被你气死,传音玉怎么能这么用呢?昂贵的不是传音玉,是这东西本来是你危急关头自救的宝贝,就这么一个,你说用就用了,也太浪费了!”系统怒其不争的声音在茯苓的耳边响起。
茯苓没有理会系统,她等着林清越的回答。
她只是觉得今天这事请大师兄来帮忙是最好最快的解决办法,但如果大师兄不喜欢这样,那她以后就不这样做了。
“不贵,等会儿回凌烟峰,师兄再给你做几十个你带着。”林清越微微眯着眼笑得一脸温和,哪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
系统:“……”怎么地,这个炮灰居然打他的脸?被这么随便的用传音玉召唤过来,怎么能不生气呢!
按照书里的剧情,心儿三次用传音玉召唤男主,都是在差点咽气的情况下,对比之下茯苓这个败家子……
林清越似乎还是担心茯苓多想,又补上一句:“你今天做得很好,有困难就找师兄。不要因为怕麻烦师兄,就随别人欺负。你有三个师兄,师兄解决不了的人,就找师父。”
系统:“……”这是助纣为虐啊,茯苓该被娇惯成什么样了。
“谢谢大师兄。”
茯苓道完谢,转头看向心儿,她把心儿的玉佩还给了心儿。
“以我们在凡间的身份,你大概也不太喜欢我。替你抢回玉佩只是因为同情你,你不用感谢我。”茯苓对心儿道。
她只是不忍心玉佩不摔碎,心儿的弟弟失去最后生还的希望。将心比心,她也希望兄长能有奇遇逃出生天。
心儿拿回玉佩,紧紧攒在手里,低声向着玉佩道歉:“小晋对不起,姐姐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该上课了,师兄先走了。小茯苓如果再遇到麻烦就找师兄。”林清越不好在弟子堂里多留,拍了拍茯苓的脑袋后就离开了。
茯苓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上课,其他同学也陆陆续续落座。
但是茯苓这个四灵根似乎遭到了嫌弃,大家都有意避开了她,她的前后左右都空了出来。
“茯苓小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心儿站在茯苓左侧的位置上,她已经整理好仪容没有方才的狼狈,此时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茯苓本以为心儿很讨厌自己,毕竟按照系统的说法,在心儿的眼里她就是杀父仇人的妹妹,所以方才还玉佩的时候还让心儿别谢自己。
没想到心儿还会主动走过来。
“你坐吧。”茯苓没什么意见。
心儿开开心心地坐下了,趁着授课的真人还没来,她小声对茯苓说:“茯苓小姐是小晋的救命恩人,就是心儿的救命恩人,谢谢茯苓小姐。”
茯苓还没来得及开口劝心儿打消把她当救命恩人的念头,就发现四下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原来是宋敏敏去而复返。
宋敏敏环顾了一圈四周,看见茯苓边上还空了好些座位,就快步走到茯苓的右手边坐下了。
耳边还有系统的絮絮叨叨:“左边是女主角心儿,右边是反派宋敏敏,你就夹在这中间,早让你别插手管闲事了……”
茯苓本人淡定地坐端正等着授课真人来,女主角也好反派也好,都是小问题,反正她有超能打的师父和三个师兄。
……
妙音峰的新弟子们全都聚集在弟子堂听课的时候,妙音峰的几个师兄从弟子堂偷看完回来,聚集在宿舍里议论新来的师妹们哪个生得最好看。
妙音峰不比凌烟峰,光是这一届新入峰的内门弟子就有百余人,自然没有和茯苓一样一人一屋那么好的居住条件,五六个人住一间屋子里,不过也因此格外热闹。
“最好看的当然是宋敏敏啊,背景最强大的也是她。我听说她是宋家家主的独生女,咱们峰里除了峰主谁能压得住她。”
“宋敏敏太傲了啦,我觉得心儿长得更好看,而且心儿还是变异木灵根,峰主的亲传弟子。心儿真是又漂亮又有天赋人还温柔,道侣的最佳人选了。”
“宋敏敏和心儿都很好看,我没法做出选择啊,能两个都要吗?”
“当宋家的入赘女婿多好啊,能少奋斗几百年!”
大家议论得正开心时,有个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其实我觉得,凌烟峰的茯苓才是最好看的。”
然后声音的主人遭到了一波围殴。
“最好看的当然是自己峰的师妹,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打死你个叛徒!”

第八章 小迷妹+2
陌彦被一群舍友扔了出来,他站在门外嘀咕了几句。
一群毛头小子就是没眼光,那个叫茯苓的小姑娘一看就是个潜力股,现在才九岁还看不出她和其他人的差距来,等着小丫头长开了这妙音峰至少一半的毛头小子都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到时候谁还记得自己是哪些峰的弟子。
他一边松了松自己的肩膀,一边朝着宗内的比武场走去。
为了潜入紫霄宗,他用秘法把自己的身体变成这副十五六的模样,修为也压到了练气后期,然后他就爱上了在比武场擂台上欺负小朋友的滋味。
他只用了区区六天就在练气期擂台打到了前十,再挑战几场就能当练气期第一了。
虽然紫霄宗内天才弟子众多,但是这些小萝卜头大多心思单纯,和他这个假练气真筑基自然是没法比的,他打这些小萝卜头真就跟切菜一样容易。
“丙六场,茯苓胜!”陌彦正在比武场寻找对战的对手时,忽然听到一个耳熟的名字,循声看过去就见擂台之上气喘吁吁的小姑娘,不过没能看到正脸,应该不是他知道的那个茯苓吧。
丙字场地是练气期弟子比武的地方,还没引气入体的弟子都在丁场,茯苓才刚入门,就算来了比武场,也该去丁场才对。
丙六场刚赢完一局的小姑娘从擂台上跳下来,正好朝着陌彦这边走了过来,小小的个子,稚嫩可爱的小脸,不是茯苓是谁。
“师兄,你也是丙字场的?我叫茯苓,要不要和我比一场?”茯苓见不远处有个模样不怎么起眼的少年一直盯着自己看,就以为他是想和自己比试,就主动走上前问道。
“你打不过我的,我都练气后期了。”陌彦赶紧摆摆手拒绝,他的声音有些磕巴,莫名有种被抓包的窘迫。
“茯苓很厉害的,她刚刚还打赢了练气中期的师兄。”背着一把琵琶的小姑娘从茯苓的身后冒了出来。
陌彦定睛一看,这不是被他那几个舍友推举为最佳道侣之一的洛心儿吗。
“茯苓小姐,我刚刚在丁字场也赢了,我厉不厉害?”心儿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茯苓。
茯苓仿佛能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三个字“快夸我”。
“心儿最厉害。”茯苓满足了心儿的心愿。
“嗤——不就是在丁字场赢一场吗,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可是在丙字场赢的!”宋敏敏刚打完一场过来,就看见心儿缠着茯苓炫耀,冷哼了一声,走到了茯苓和心儿中间将两人隔开。
又来一个?陌彦再定睛一看,这不是舍友们口中的另一个女神吗!
这些个小女神居然组团来比武场了。
“丙字场我的名次在前十,你们三个加起来都打不过我。”不是陌彦说大话,三个新入门的豆芽菜的实力在他面前是真不够看的。
宋敏敏一听陌彦这话就上火,恨不得上去给陌彦一拳,瞧把这小子给得意的。
心儿听了也不高兴地抿起了嘴。
茯苓却不觉得有什么,跟谁比试都是一种修炼,大家都是同门,是输是赢有什么重要的。
“师兄,我不怕输,要不我们比比?”茯苓对陌彦道。
“跟你比一比也不是不可以,要是输了可不要生气噢。”陌彦走上旁边的擂台。
“茯苓小姐加油,不要输给这个自大的师兄!”心儿给茯苓加油鼓气。
“别给我们丢脸。”宋敏敏也在一旁嘀咕道。
“嗯。”茯苓点了点头。
爬上擂台后,茯苓拔出自己的武器,一把有些年头的铁剑,这是比武场旁边放着供弟子临时使用的普通铁剑,现在的茯苓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剑。
“师妹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还没从上一场比试里恢复吧,我不欺负你,你先休息会儿我们再打。”
陌彦可不想被茯苓讨厌,虽然他一招就能结束比试,但是待会儿他一定要让着点茯苓,不能让茯苓太没面子。
“我不累,直接开始吧。”茯苓拿着剑冲向陌彦。
陌彦见茯苓先动手了,只好应战,他没有急着出招,只左右躲避茯苓刺过来的剑。
茯苓今天是第一次拿剑,以前她擅长的是琴棋书画,连菜刀都没碰过。
对于九岁的她来说,比武场提供的这把铁剑很重,她光是拿起来就已经很费力了,更不用说还要用剑攻击对手。
陌彦也看出了这一点,这不就和刚学走路的孩子一样吗,一推就倒,太弱了。
“这小姑娘就是凌烟峰新收的剑修弟子?剑用得也太烂了吧,还不如我呢。”
“我听说玄微真人是同情她四灵根,才把她捡回凌烟峰洗剑的。”
“真给凌烟峰丢人,她这样怎么可能赢得过前十的陌彦呢。”
慢慢地,擂台旁聚集起了很多人,茯苓的身份在比武场之中传开,连甲字场和乙字场那边的观众都过来了。
大家都想看看传说中凌烟峰新弟子的擂台战,看这位只有好运没有实力的四灵根小姑娘怎么出丑。
陌彦也注意到了擂台底下的状况,虽然他作为一个卧底,来紫霄宗没久,但是他对紫霄宗的情报也算了如指掌,知道以四灵根天赋拜入玄微门下的茯苓必定会成为一些弟子的眼中钉。
他很纠结,小姑娘在这种状况下输给他那不是很丢人?等下了擂台指不定被人讽刺到哭。
但是他都已经打到练气期前十了,这会儿输给小姑娘的话,名次得直接掉回五十名开外去,也太不划算了。
要不还是让茯苓这一局?他大不了再打个六天,照样回前十。
陌彦刚做出决定,就又听到底下有两个小姑娘扯着嗓子和大家对喷。
“茯苓小姐才刚入门,她第一次用剑用得不好有什么奇怪的!”心儿实在听不下去,向来不爱和人起争执的她没忍住大声道。
宋敏敏瞥了心儿一眼,觉得自己之前欺负心儿的行径莫不是和现在这些叫嚣茯苓没用的人一样。
这些人嫉妒到用言语攻击人的样子真是难看,还不如这个没脑子的心儿顺眼。
“八九岁的孩子用不好剑怎么了?你们八九岁的时候全都能提剑杀狼了不成?茯苓刚入门两天就引气入体了,你们有几个比茯苓引气入体还早的,倒是站出来给我看看?”宋敏敏讽刺道。
一个是变异木灵根的天才少女,天赋秒杀在场的所有人。
一个是十大修真家族之一宋家的千金,身份秒杀在场的所有人。
这两人都觉得茯苓作为玄微的弟子没什么问题,其他人谁能比这两人更有资格置喙?
议论的声音小了下去一些。
“我们也不是说她没天赋,但是她才引气入体,剑都拿不稳就来挑战陌彦,是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一点?”有人辩解道。
“正是因为这位师兄比我强,我才要和这位师兄打。我以打赢师兄为目的,如果这场比试我赢了,我就进步了。难道你们来比武场,只是为了和比自己弱的人比试吗?”
茯苓知道陌彦一直小瞧自己根本没对自己出手,也就停了下来,她这话既是说给底下的人听的,也是说给陌彦听的。
“师兄,我不怕输,但是我是怀着赢你的想法来和你比试的。我上一场比试的对手,那位师兄也觉得我赢不了他,可是他输给了我。所以请师兄你也认真对待这场比试。”
底下听到茯苓此话的心儿和宋敏敏都笑了,可不是吗,上一场的那位练气中期的师兄输掉的时候羞愧得恨不得钻地洞里去,谁知道这位练气后期的师兄会不会一样栽在茯苓手里呢。

第九章 素问峰超抠门
陌彦听得差点给茯苓鼓掌,小师妹真有出息啊,不仅长得好看,头脑也很清醒。
可惜了是玄微那个疯子的徒弟,要是换做普通的内门弟子,等他走的时候把这丫头拐走多好。
“那我可就认真动手了,师妹接招!”陌彦手持一支长箫,放到唇边,便随着乐声响起,攻击便从四面八方袭向了茯苓。
这便是音修强大的地方,也是妙音峰能在紫霄宗之中最繁盛的原因。
乐声能到之处皆是攻击,就和空气一样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
修为低微的音修乐声的攻击威力不强倒还好,可修为高深的音修,一曲屠一城也不在话下。
茯苓作为一个没什么战斗经验的菜鸟剑修,对音修的了解更是少得可怜,只感觉到陌彦的箫声一起,她浑身上下就跟被刀割了一样的疼。
她掀开衣袖一看,就见自己手臂上的皮肤已经青紫了一片,身上疼并不是她的幻觉。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躲才能躲开陌彦的攻击,就什么也不多想,拿着剑径直冲向陌彦。
“茯苓,哎呀,离箫声越近的地方攻击越强,不能冲上去啊!”宋敏敏在擂台底下看得干着急,她是音修她了解音修的攻击是怎样的。
茯苓和陌彦本来修为就差得极多,茯苓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住箫声持续不断的攻击的,这时候该和陌彦拉开距离,站得远了乐声轻了攻击的威力也就小了,等陌彦的法力消耗完了再和他打才对。
“别担心,茯苓小姐连问心路都能闯过来,宋小姐是二灵根,应该比我更明白问心路的威力吧?”心儿却很淡定地开口。
宋敏敏一听,是这么个道理。问心路对他们这些天赋不够出众的弟子实在是太不厚道了,她要不是靠着对妙音峰峰主满满的爱意,绝对撑不到上山。
“哼,你是异灵根了不起啊,看不起我是二灵根是不是!”宋敏敏和心儿没和平相处一会儿,就立即翻了脸。
陌彦见茯苓向自己冲过来,就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他对自己的乐声的攻击力很有信心,茯苓的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下一秒,茯苓的剑刺到了陌彦脖子的近前,停留了一瞬后,转而挑了陌彦手中的箫。
“砰——”玉箫落地的清脆的声响在乐声戛然而止过后响起,显得格外清晰。
陌彦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居然真的输了!
“赢了赢了!茯苓赢了!”宋敏敏下意识地喊出了声。
心儿也抿着嘴笑,“这下看谁还看不起茯苓小姐,刚入门就能打赢练气后期的师兄,玄微真人的亲传弟子茯苓小姐自然当得起。”
“刚刚那些说茯苓没资格的,倒是上去和这位练气后期的师兄打一场啊?你们能跟茯苓一样赢了这位师兄再来说这话。”
宋敏敏吊着眼环视了一圈周围围观的弟子们,这些弟子们就吓得赶紧溜了。
“师妹,你有没有受伤?”陌彦反应过来后,比起后悔自己输给茯苓,他最先想到的是茯苓伤得重不重。
擂台比试而已,茯苓也太拼了,竟然顶着他的攻击直接冲过来,简直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他箫声的攻击力要杀掉一个练气前期的弟子是完全有可能的。
茯苓摇了摇头,答:“师兄不必担心,只受了些皮外伤。”
陌彦不信,他非要茯苓伸出手来给自己看看。
茯苓卷起一小截衣袖,露出布满青紫的手腕和手背,看起来有些吓人。
“这也能叫皮外伤?”陌彦突然仿佛能理解玄微为什么要把这个四灵根小丫头收为徒弟了。
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也不当回事,这作风确实很符合剑修。
“师兄,真的没事,我在问心路里伤得比这重,也很快就好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瓶印着素问峰字样的丹药,倒出一颗来吃了下去。
“茯苓,你这吃的什么丹药啊?”宋敏敏跳上了擂台走过来问道,她身后还有个心儿。
“补元丹啊。”茯苓答。
“几百中品灵石一颗的补元丹?你上素问峰领的?”宋敏敏夸张地叫了起来。
宋敏敏自己不是没有补元丹,这东西是治疗外伤最好的丹药,出门的时候她爹硬给她塞了一瓶,但是问题在于她分明看到茯苓手里那个装丹药的瓶子印着素问峰的字样。
“是啊。”茯苓点头,她又翻了翻自己的储物袋拿出一堆瓶瓶罐罐,问道:“补元丹这么贵吗?除了补元丹,我还领到了一些别的丹药。”
看着茯苓掏出一堆有价无市的丹药仿佛是在掏糖豆,宋敏敏、陌彦、心儿三人都一时语塞。
“这真是那个抠门的素问峰发给你的?我前几天去,她们就给了我三颗回元丹,那东西只值十颗下品灵石。”陌彦这个卧底都知道素问峰那帮娘们有多抠了。
“我比师兄好上一点,我领到六颗回元丹。”心儿道。
“我从问心路出来只剩半条命,她们一颗回元丹就把我给打发了!”宋敏敏气得七窍生烟,这素问峰分明就是在歧视她!
茯苓:“呃……”茯苓也不知该说啥。
“师妹,你快将这些丹药藏起来,这些丹药值不少钱,要是被有心人看到了,可能会对你不利。”陌彦提醒道。
陌彦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一个卧底他还有心思关心人家门派的师妹会不会遇到危险,真是把他给闲的。
茯苓乖乖把丹药都给收了回去,她对修真界的物价并不了解,但是既然大家都说很贵,那看来婵月真人给她的这些丹药是真的很贵重了。
见茯苓这副自己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样子,陌彦都忍不住替茯苓担忧,这小姑娘看起来不怎么精明的样子,他要是个坏的,这小姑娘一准得上当,真是让人发愁啊。
“但是茯苓小姐,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想晕倒什么的?”心儿担忧道。
“完全没事啊,这点伤很快就能好了,你们看。”茯苓再将手上的伤给大家的看,此时手上那些青紫的疤痕颜色居然很明显地比先前淡了很多。
见到这一幕的陌彦三人都嫉妒不已,偏心的素问峰!给茯苓的补元丹也太好用了吧,就这伤口恢复的速度,简直就是神了。
茯苓在比武场泡了一下午,从比武场离开回到自己凌烟峰的小屋的时候已经是夕阳漫天的时候了。
“小鱼儿,我今天大概是交到朋友了。紫霄宗是个很不错的地方,要是兄长也能成为紫霄宗的弟子就好了。”茯苓在屋门口的小池塘旁蹲了一会儿。
绯红的霞光将整片天空都染成了橙红色,将一池碧水也染成了漂亮温暖的橘色,将池塘里那尾金色的锦鲤照得更加金光闪闪。
“你傻不傻,和条鱼说话,它又听不懂你说什么,那还不如和我说话呢。”系统嘲笑茯苓。
“它听得懂。”茯苓刚说完,金色的小锦鲤就开始在水面原地打圈,回应着茯苓的话。
系统:“……”连条鱼都能打他的脸!

第十章 假的四灵根
大三千界的最东方是连绵不断的群山,每日晨曦初绽之际,便会有悠远绵长的钟声在这片群山之中回响。
钟声来自山中的佛修门派三清寺,寺里的佛修们听到钟声后便都起身了,一起到佛陀殿礼佛,礼佛结束后一起用了素斋。
随即便各自散了,修炼的去修炼,洒扫的去洒扫。
山门前洒扫的弟子停下来休息时,偶然瞥见头顶飞过一个人影,那人踩在一根禅杖之上,飞得左摇右晃的,看起来颇为危险。
玄满法师今年已有三千岁高寿,放眼整个修真界也算得上是位大前辈,他常年驻守在三清寺的观星台,与日月星辰为伴。
这一日,他也像往常一样给自己泡好了一杯淡茶,抬头看向了天空,却见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一个黑点。
然后黑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没过多久,他面前的小桌子就被砸了个稀巴烂,茶杯也碎成了渣渣。
玄满法师扶着额头神色不悦,他不爽地啧了一声之后,一弹手指将砸坏了自己桌子的不明黑色物体给弹了出去。
“师父!您太过分了吧!”不明黑色物体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摘下了自己的黑帽,露出了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玄满法师只收了一个徒弟,他给取的法号叫戒顽,上个月戒顽结了金丹,就和以往寺里的金丹僧人们一样下山进行入红尘的修行去了。
这入红尘的修行,是要看遍大三千界的人生百态万事万物,少说也要花个十几年走遍大三千界才完成得了,哪有一个月就回来的。
“阿弥陀佛,为师方才只见天降顽石,还以为是什么魔物所化。”玄满法师道。
“师父你是在诓我吧,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呢!”
“你若无事,为师送你回红尘。”玄满法师说着就要抬手将自个儿徒弟扫出去。
“等等等——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我在紫霄宗的地盘上遇到事了!”戒顽赶紧开口,师父说要送他回红尘,那是真能把他从大三千界的最东方弹到大三千界的中央地界上去,这糟老头子修为可怕得很。
“大惊小怪,出去历练的哪个弟子没遇到过一点事儿。”玄满法师对自己的徒弟颇为嫌弃。
“是魔物的气息,相当浓郁,如果不是上古级的强大魔物,那就是有数量相当庞大的魔物盘踞在那里。师父你知道的,我鼻子最灵了。”戒顽解释道。
“上古级的魔物都被封印在这片大山的深处,近期并无异动。寻常魔物即便数量庞大,以紫霄宗的本事,应当也是不惧的。”
“师父不是和紫霄宗的掌门有几分交情吗,不如送信去提醒几分。”
“本就是无根无据之事,光凭你的鼻子灵就说紫霄宗的地界上有大量魔物,紫霄宗能相信吗?此事就交由紫霄宗自行处理吧。”
“要是佛子大人没闭关就好了,佛子大人去一趟紫霄宗就能知道那些魔物藏在哪儿了。”
戒顽对师父的应对方式感到颇为不满,但是他也知道,随意说其他门派的地界上有大量魔物是不行的,门派中的修炼之人姑且不论,麻烦的是会引起山下的那些凡人们的骚乱,凡人们大量搬迁离开紫霄宗的地界都是极有可能的。
真有大量魔物也就罢了,如果没有,紫霄宗可是要跟他们算这笔账的。
……
茯苓的修炼日子每天都大致相同,虽然显得无聊,但是半个月下来,她的修为和剑术都取得了明显的进步。
妙音峰的弟子堂里,早课还没开始,弟子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而在茯苓这个小团体里,大家正在聊各自的修炼进度。
“修炼真的好难啊,我都快要怀疑自己这个单灵根是不是假的了,这都半个月了都还没引气入体。”
“这有什么奇怪的,单灵根引气入体的平均水平是一个月,你现在着急还早呢。”
“是我们天赋还不够啊,看看人家异灵根,三天就引气入体了,现在可都练气中期了。”
大家的目光齐齐地集中在了心儿身上。
心儿赶紧摆手道:“没有,我也只是运气好,突然悟了。茯苓和宋小姐也都早就引气入体了。”
宋敏敏不屑地道:“不就是练气中期吗,不巧,我昨天也练气中期了。”
“宋小姐是从三岁就开始修炼了吧,不愧是阵法名门宋家的千金啊。”
“说起来,茯苓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茯苓入门第二天就成功引气入体了吧。”
大家有一起看向一旁看起来像是在发呆其实是在问系统男主是谁的茯苓。
茯苓还在好奇半个月都没出过一次场的男主到底是谁,突然发现周围安静了下来,才反应过来。
“就是入门第二天早上打坐的时候,突然引气入体了。修炼的话,大概算是从那天早上的打坐开始的。”茯苓也没注意听大家前面说了些什么,答道。
答完之后发现周围还是一片寂静,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在半个月都没引气入体的单灵根和三天才引气入体的异灵根的衬托下,茯苓这个一早上都没用的四灵根显得相当诡异。
“骗人的吧……”这话谁敢信。
“茯苓小姐说的我可以作证都是真的,我和茯苓小姐本来都是下界的凡人,连修真界是什么都不知道。”最清楚这一点的心儿开口解释道。
“那茯苓现在还是练气前期吗?”
“练气后期。”茯苓随手用了一个练气后期才能用的降雨术,雨水细细绵绵的,打湿了大家的衣服,她又补上了一个清净术。
这回连天天和茯苓待在一起的心儿和宋敏敏都惊呆了,虽然平时看茯苓在比武场的表现也猜到茯苓修为又精进了,但没想到竟然离筑基已经那么近了。
如果接下来半个月茯苓能筑基,一月筑基这样的恐怖速度都够茯苓的名声传播到其他门派去了。
“假的!茯苓的四灵根绝对是假的!”
“其实我才是四灵根吧!”
“照这速度,茯苓过不了几天就能筑基了吧,羡慕啊。”
茯苓之前只管努力修炼其他的都没注意,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再修炼下去的话,下一个境界就是筑基了。
系统说过四灵根会止步于练气,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