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让池朝朝

同学聚会上,前男友逼我喝酒。
「既然那么能喝,不如敬我一杯?」
「喝就喝。」
结果三杯酒下肚,我先发了疯。
我把他堵在车上搂搂抱抱,亲了他,一发不可收拾。
1
我被闺蜜拉去了同学聚会。
包厢的门打开,昔日大家都看不起,今日却高攀不起的男人,直直走到我身边。
大家起哄:「宋让,宋总,怎么坐到朝朝旁边了。」
大家七嘴八舌说,当年我对宋让做了那些事,嫌贫爱富,甩了宋让,还把人自尊踩到泥里。
今天我还是个小文员,宋让却已经直博毕业,开了大公司,科技企业增增日上。
我还平凡着,宋让却光芒万丈,绝对是老天对我这个前女友的报应。
「朝朝,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也来,他们明明说宋让回绝了,我才喊你一起的。」
「没事。」
我勉强扯出个笑容,「我去洗手间一下。」
我刚站起身,就倏地对上了宋让冷峻却带着情绪的眸子。他的眸光冷冷的、像毒蛇一样缠上我的心,又钻入我的心底。
我赶紧落荒而逃。
洗手间里,我拼命把水往脸上洒,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宋让出现在镜子里。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里面穿的衬衫布料很好,白色的斜织纹,包裹着他健硕的身躯,看着偏瘦,但绝对脱衣有肉,一身贵气。
我转身就想走,却忽然被他逼到角落里。
「宋、宋让……」
他挑了一下眉:「看来是还记得我?」
是了,我当初放那么多狠话,说他这种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孤儿,什么本事都没有的人,我连认识都不想认识他。
我不知道该回什么好:「对不……」
他打断我的话:「池同学,借让一下。」
我腿软了不敢动,他却低下头看我。
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怎么了,不想走,想留下来看吗?」
我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耳朵又很红,赶紧跑出去。
未料,我刚跑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了关门声。
一如他今晚看我的第一眼,那么果决,带着不知名的情绪。
2
我回到席上,墙上的钟指向八点,大家的酒已经喝过一轮。
见到我回来了,大家噤了声,目光带着打量。
「朝朝,宋让呢?」话里不怀好意。
「我没遇见他。」我心虚地坐了下来。
大家见状,顿时像蔫了的气球,没了八卦的兴致。
闺蜜愧疚地过来掐了掐我的手:「要不你先走吧?」
别人不知道我对宋让的感情,她最清楚了。分手是我提的,但我这几年也不好过,六年了……一直单身,送走了爸妈,一个人守着孤零零的家。
现在卧室里,还留着宋让当年送我的东西。
说我无情,其实我比谁都恋旧。
小腹隐隐作痛,我打开包拿药,突然看到今天取回的诊断报告。
「对了,朝朝,你今天去医院了?结果怎么样?」
「没事。」
我把诊断书往里推,塞到了看不见的地方:「就是一场乌龙。」
席间,大家玩开心了,一直说「喝喝喝」,我端起酒杯仰了一大口。
闺蜜:「我就说会没事的嘛!」
我却心里在想,我为什么会来今晚这个同学会呢?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眼前这些人见一面少一面吧。
喝到第三杯时,一只修长的手忽然摁住我的手腕。
我抬头,又对上了宋让的视线。
他从洗手间回来了。
「这么能喝?」他轻轻皱着眉头。
我心里囫囵一惊。
「既然那么能喝,不如敬我一杯?」
他言笑晏晏,着我的眸子里突然不见冰冷了。
如果说刚才上厕所前,他看我的目光带着芥蒂和厌恶,那么八点过后,从厕所回来的他,眼里有一种别后重逢的喜悦和懊悔。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不一样了。
席间的同学都抽了一口气。
「宋让……宋总。」
我在惊诧中回神,闺蜜赶紧打圆场:「别,宋让你别叫朝朝喝了,我们来陪你喝!」
宋让不理会,直接抽走了我手里的酒。
他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凝视我,然后眯眼,仰头把酒喝尽。
我盯着他滚动的喉结,心惊肉跳。
望着这双深邃的桃花眼,我酒意上头,忽地站起来:「喝就喝,我陪你喝。」
「宋总,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一杯见底,我又再喝一杯:「这杯呢,是怪我有眼不识泰山。」
「够了!」宋让制止了我。
他替自己倒满,酒入喉管,直接把我带出了酒席!
身后是闺蜜的惊叫声,她想上来追我,有人呵斥她凑什么热闹,碍着我们解决私人恩怨。
3
晚风烈烈,宋让直接把我带到了他的车上。
一上车,还没等他有反应,我直接扑进他怀里。
他僵了一下,我趁他还来不及推开我,吻上他的唇。
他的唇瓣有点凉,我早已轻车熟路撬开他的齿关,钻了进去。
宋让微愣,酒气蔓延,他忽地大掌按上我的后脑勺,反客为主。
……
宋让的别墅里,我把他推倒在沙发上。
他双眸猩红地盯着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知道。」我的心跳很快。
「在想你。」
记忆是个好东西,哪怕久后重逢,依旧熟悉。
宋让目光迷离,他的视线太幽深,他的情绪太难懂。
最后我只知道,他的手掌掠过我的背,紧紧扣着我的肩胛,像生怕我死去似的。
「宋让……宋让……」
我用尽了此生的力气喊他,也哭了一夜。
次日一早。
干了坏事的我拔腿想跑,身边早已空了。
床头摆钟显示时间:八点零一分。
我上班的时间快迟到了,我急忙跑去客厅拿包。
我以为宋让家里没人,动静大了点,突然看见宋让从浴室出来。
他下身裹着浴巾,上身裸着,水滴正在从他的胸膛淌下来。
他看见我,忽地愣了一下,眼中掠过惊讶。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把我也问懵了。
这一刻,我像恬不知耻偷腥的贼……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我……」
宋让低头,看着自己胸膛上的红痕,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再抬起头,看着我的目光又像淬着毒一样,唇畔带笑:「池朝朝,你这一出,又是想干什么?」
羞耻心席卷了我:「宋让,我……」
我想说:明明昨晚到了最后,主动把我领回家的人是你,到了后面餍足不知停的人是你,可早上起来翻脸不认人的人,也是你……
这些话卡在喉间,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倔强与自尊让我强忍着眼眶中的泪,不肯落下来。
我笑着说:「宋总,我昨晚喝多了,对不住。」
我没有勇气再看他,拿起了包就跑。
算了,我在心中告诉自己,临死前有这一出,睡了功成名就后的宋让一晚,值了。
4
宋让没有追出来。
他不仅没追出来,还在我出门后,落下了别墅的监控锁。
我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朝朝,等下陪我去见一个合作方。」领导敲了敲我们办公室的门。
半个小时后,我跟着她出门。
直到再见到宋让时,我们俩面上的表情都不太自然。
领导笑着对宋让说:「宋总好难预约,我们提前预约了一周呢……听说你和我们朝朝是高中和大学同学?」
宋让冷冷抬眸看我,眼底情绪复杂,似乎还夹杂着失望。
他的眼神写满怀疑,几乎认定昨晚那一出……是我蓄谋已久。
「领导,我和宋总不熟。」
我用尽力气说出这句话,找了个借口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领导恼怒又不好意思陪笑声。
「呵。」宋让的冷笑声也从后面传来。
我站在楼梯间。
小腹突然疼得揪成一团,我双眼模糊,思绪也渐渐飘远,回到十年前的校园。
那一年,大家都在奋力备考,只有宋让家贫,连补习资料都买不起。
一次月考前,我提前去教室吃饭自习,却看到消瘦高挑的宋让,正坐在角落里吃馒头。
阳光清透,洒在他白净好看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违和。
那时大家都幼稚又锋锐,没人愿意搭理这样格格不入的宋让。
只有我,傻气又稀里糊涂……不惧青春期的流言蜚语,鬼使神差地端着饭盒坐到他身边。
「宋让,我爸妈饭菜做多了,我吃不完,一起吃吧?」
话音刚落,外头突然冲进来好多人。
「池朝朝,你恶不恶心啊,竟然让他一起和你吃饭。」
我看见宋让脸色有点不自然。
我嚯地和对方骂了起来:「宋让数学好,我想让他教我,不行啊?」
对方被我轰走,宋让失笑:「谢谢你,不过不用了……」
我没理会他,自顾自把大块肉夹给他:「君子健自强不息,想要考高分,吃饱点才行!」
最后他还是没吃我的饭,却给我留下了他的数学习题本。
5
后来,我慢慢和宋让熟悉起来。
他依然稳坐年级第一,却也帮我慢慢从中游冲进上游。
录取通知书寄到的那一天,家贫却傲的宋让突然站在我家门前。
「朝朝……养我长大的奶奶出事了。」
他说完沉默了很久,斟酌着开口:「你可以借我两千块吗?」
「我……身上只有四百块,都给你可、可以吗?」我看着这样的他,急红了脸。
宋让点了点头,匆匆拿着钱走了。
后来我和爸妈说了这事,拿到了些钱,我跑到医院时,只看到宋让红着眼睛站在医院的大白墙外。
他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走上前把我紧紧抱住。
「朝朝,我奶奶没了。」他低哑着声,一遍又一遍地说。
「以后,我没有家人了……」
那晚,从来没服输过的宋让,把头枕在我的肩上,任泪意打湿我的发。
后来我们在一起,大四分手,直到毕业后这么多年再也没见过。
我抽回思绪,用手捂住抽疼的腹部,慢慢睁开眼,突然看到宋让站在我面前。
「还赖在我的公司不走?」
他的身后,领导看我的表情极其愤怒。
她本来想利用我搭关系,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宋总,我这就走。」我抬头,看着这几年褪去少年气,越发挺拔出众的宋让。
离开他公司的那一刹那,我也想清楚了一些事。
宋让大约恨我,他不想再和我有任何的牵扯,昨晚的事已经是他最大限度能忍受的了。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晚上八点,我下班后却接到了宋让的电话。
电话那头,他清冷的声音传来,却温柔如风。
「朝朝,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