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瑶宋斯齐

1
我愣了几秒,然后淡定开口:
「排队吧,三婚的时候找你。」
这年头的骚扰电话越来越多,花样也是五花八门。
还二婚?
笑死。
我挂断了电话,然后眼睛一闭又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我那磨磨唧唧的闺蜜才姗姗来迟。
「顾瑶,你看群里了没?」
她直奔我屋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
我有些迷糊:「啊?」
闺蜜直接把手机递到我面前,界面是高中班级群的聊天记录。
一大串,密密麻麻。
通篇围绕着两个字眼:「顾瑶,二婚。」
我直接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
什么玩意?
闺蜜小曼说:「你什么时候二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直接翻到聊天记录最顶层,点开了我那条语音。
听完后,我有些怀疑人生。
「我说的是饿昏了!不是二婚!」
「老娘一花季少女,男朋友都没有,呜呜呜。」
…………
一句话总结,我被造谣了。
造谣者,是我自己。
2
群里的谣言愈演愈烈,已经开始有人说我被家暴还流产。
我在群里说的话根本没人信。
他们觉得我在顾及面子。
不得不说,高中同学还是很有正义感的。
从事相关职业的同学还说要给我提供法律援助。
小曼:「感动吗?」
我:「不敢动,不敢动。」
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只能联系群主把群暂时禁言了……
真是,兵荒马乱的一晚。
小曼陪我吃完饭,我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翻到了通信记录。
小曼伸头过来看了一眼,惊讶道:「美国打来的电话?」
「这是谁啊?」
我回想起之前接电话时听见的声音,整个人虎躯一震。
我认识的人,只有一个人在美国。
宋斯齐。
我认识了二十年的青梅竹马。
3
我跟宋斯齐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的。
因为家住在一条街,父母投缘关系好,所以我俩一路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都在一块。
宋斯齐成绩比我好,他是班上尖子生,我是班里吊车尾。
我跟他,势如水火。
本以为到了高中我就能彻底摆脱他,可没想到……
他考差了,我超常发挥,再一次上了同一个高中。
就这样,我十八岁之前的回忆里,处处都有他。
后来,我俩上了不同的大学,大学毕业后我回了老家,他出了国,便再也没有见过。
所以,对于他知道我的联系方式还特意给我打了这么一通电话,我是非常惊讶的。
见我拿着手机发呆,小曼忍不住推了我一下。
「怎么了?」
我回过神,看着通话记录最上面那一排号码,讷讷道:「这是宋斯齐。」
小曼愣了一下:「他找你干什么?」
我说:「他问我一婚二婚为什么不找他。」
小曼:「……」
4
高中班级群里自从被禁言几天之后,安静了很多。
那天晚上,群里刚解除禁言没多久便又活跃起来了。
我看了那99+的消息,不由扶额。
还能不能消停了。
群里早已盖起了万丈高楼,我直接划到了最上面。
「听说了吗?宋斯齐要回国了。」
「听说他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怎么突然要回来了?」
…………
我看着他们的讨论,脑子里一片空白。
叮铃铃——
手机突然振动响铃,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慌张之下连是谁都没有看便急急忙忙按了接听。
「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才说:「是我,宋斯齐。」
我没说话,那头轻咳了几声。
「你离婚吧。」
我:「……你有病?」
他:「不是你说的,三婚找我。」
我哑然片刻,然后问他:「你真回国了?」
宋斯齐:「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真怂啊,顾瑶。
5
事实证明,我不仅怂,还倒霉。
当天晚上,我在浴室洗澡,外面手机突然响了,我急着出去接电话,光脚踩在地上,然后——
摔了。
我几乎爬着去接通了电话。
是我的闺蜜小曼。
我咬牙切齿:「你最好有事。」
小曼愣了一下:「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明天想吃火锅还是烤肉。」
我:「……」
想骂人。
…………
第二天,我是一瘸一拐去上的班。
「小顾啊,你赶紧准备一下,待会跟我去接一个人。」
主管风风火火地从办公室出来喊了我一声。
我连忙答应,一边收拾一边问同事:
「怎么回事?」
同事压低了声音:「听说从国外派过来一个经理对我们眼下正在做的项目进行技术指导。」
我愣了一下,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
主管带着我匆匆忙忙赶到机场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经理正从里面出来。
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宋经理,欢迎来到C城。」
主管热络地走上前跟宋斯齐握手。
宋斯齐不动声色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主管,脸上的笑虚假无比:「你好。」
看我还在发愣,主管喊了我一声:「小顾,别愣着啊,快把宋经理的行李接过来。」
我连忙回神:「哦。」
我撸起袖子去拿他的行李。
卷起的袖子下是我昨晚摔出来的瘀青。
行李还没接过来,手腕却被人一把握住。
宋斯齐声音很沉:「他真家暴你?」
我:「……」
我小声快速回答:「没有!你先放手!」
主管惊疑不定地看着我们。
「你们……认识?」
宋斯齐:「认识。」
我:「不认识。」
主管:「……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