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灵语林申

1

快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老爷子电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爽爽,今天晚上回来吃饭,林申也回来。」

我的心又咯噔一下。

三年了,他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

谈不上兴奋,也没有多少期待,反倒是挺失落的,我美好自由的单身生活就要结束了,好舍不得。

下班后,我去买了些老爷子喜欢的点心,开车去了林家老宅。

这三年里,凡是节日我都会过来陪他吃饭。

老爷子以前是圈内名号响当当的人物,现在年纪大了,退居二线,每天就是种种花养养鱼,顺便说说他孙子的好话。

我跟林申结婚三年,见过一次面,就是领结婚证那天,我对他的所有了解,可以说全是通过老爷子那张嘴。

老爷子一共有两个孙子,全部派在外面开疆扩土,我只知道大孙子负责国内的生意,林申排行老二,主要负责海外。

他之所以会被弄去海外,也是有原因的。

至于什么原因,老爷子从来没有开口提起过。

但我是知道一些的。

林氏集团的茶水间,可是八卦的中转站。

我一直在集团工作,没人知道我跟林家的关系。

老爷子当初会选择我做林家的孙媳妇儿,除了我工作能力出众,人品好,样貌佳之外,可能还是因为离得近。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家老宅建在市区,古香古色的,听说之前是某位大人物的府邸,被林家祖辈看中不惜高价买下,从此,林家换了风水般崛起,一直繁荣到现在。

大隐于市,就是说的这种吧。

到了林家之后,我轻车熟路的停好车,拎着礼物进了主屋。

老爷子还在房间,客厅里只有一个男人,西装革履的,长相也很出众。

我一进来,他就对我点头微笑。

人家都这么主动了,咱也不能示弱。

我是重度脸盲症患者,跟林申就见过一面,还在三年前,别说长相了,连点渣渣都想不起来。

老爷子说了林申也回来,他应该就是林申本申没错了。

我大大方方上面打招呼。

「好久不见,老公。」

男人一愣。

一旁有个男人笑了。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还藏了个人。

那男人穿的很随意,居家休闲装,样貌同我认下的「老公」有五六分像,他的五官更立体精致,肤色深一些。

「好久不见,我是林申,你老公,刚才你搭讪的是我哥。」

「……」

我的脑子嗡了一下,感觉血液集中冲进了脑子里。

好丢脸,我竟然认错了老公。

哪里有地缝,我钻进去吧。

2

一直到饭桌上,我就没好意思抬头,这个举动却惹笑了老爷子,说我这是娇羞。

我无力反驳,娇羞就娇羞吧,总比认错老公显得正常点儿。

两个孙子都在身边,老爷子高兴得很。

我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老爷子大费周章把两个孙子弄回来,不是享受家庭幸福时光这么简单吧。

果不其然,越不想什么越来什么,酒过三巡后,老爷子发招了。

「林申,爽爽,你们结婚也有三年了,该考虑要个孩子了。」

我差点一口汤喷出来。

这就开始催生了,可我俩条件不允许啊,这才第二次见面好吧。

「好。」林申乖乖答应。

我更懵逼,这人是不是有点高效过头了?

吃完饭,我跟着林申回到房间。

这里我住过几次,有时候过来陪老爷子吃饭遇上刮风下雨的天气,就会留宿一晚。

可今天,正主回来了,我的留宿就变了性质。

林申坐在床上,别有深意的看着我。

「那个,我先去下洗手间。」他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脚底抹油赶紧走,先想想对策再说。

突然,一只温热的大手抓住我的腕子,下一秒我就跌进了床上。

明明挺软的大床,却跌的我差点背过气去。

林申慢慢凑过来,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带着一种清爽干净的气味,很痒,弄得我只想笑。

但现在哪里是笑的时候,我这都快自身难保了。

「你要干什么?」明明是明知故问,我却找不到更合适的话。

林申是好看的,身材紧实有型,这么一个男人跟我滚在床上,我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我其实不必紧张的,结婚三年,他欠我的。

「要个孩子,你看怎么样?」他开口问道,嘴角噙着玩味的笑意。

不怎么样!

我在心里呐喊,他之所以要这么做,绝对不是我长得秀色可餐,或者是来了感觉对我一见钟情。

是老爷子施压了,他交代任务罢了。

我从公司茶水间听到最多的绯闻,就是他这个林家二公子的。

传闻他有个白月光,请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个人爱的死去活来,却没能得到老爷子的认可。

白月光远走他乡,林申跟家里对抗,执意要出国接手海外的生意。

老爷子拗不过,只能妥协,条件就是找个女人结了婚再走。

后来找的那个女人就是我。

那个时候我刚失恋,老爷子的秘书找上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但只过了短短几秒我就想明白了,既然感情不靠谱,那我就要钱,好多好多钱。

还有一个原因,是用来恶心前男友,让他后悔终身。

显然,得到的一切都在暗地里标注好了价码。

我得到了想要的,还享受了三年的自由生活,就该成为林家的生育工具,跟这个没有感情的男人繁衍后代。

想明白了,就觉得委屈。

3

可能是表现得太委屈,林申从我身上起来,「开玩笑的,今晚我去隔壁睡。」

他开门离开,听到关门声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鼻尖还有留着他的气味,心里翻江倒海,以后的日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夜未眠,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下楼的时候正巧碰见林申,他西装革履的打扮妥当,见我下楼笑着问道,「要不要一起去公司?」

我不知如何作答,尴尬到结巴,「我有车。」

他就笑笑,没再说话。

我在慌乱中结束了早餐,我跟林申的车一前一后出了林家老宅,在我惊慌万分下一起去了公司。

在我们乘坐同一部电梯的时候,我才知道林申被调到公司上班,变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这是老爷子的阴谋,假公济私给我俩创造机会培养感情。

三年内,我从来都没有跟任何透露过自己跟林家的关系。

不过事到如今……

兵来将挡,夫来妻挡,走一步算一步吧。

……

公司里本就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林申的归来大家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

可八卦之魂存在于每个职场人的心中,例行的介绍会一结束,我就被团团围住。

作为接下来跟林申「接触最多」的人,我简直成了所有好奇人士的信息攫取站。

「唐主管,这次林二少回国是不是要有大动作啊?」

公式化的一笑,脑海里浮现起一个场景。

要说林申目前为止最大的动作,应该就是昨晚——差点把我推倒。

「按理说国内的事务都是大少爷在管,二少爷空降一定是不简单!」

「还有哦,听说林少早就结婚了,这次回国是不是因为太太啊?」

「胡说,那个林太太比神秘博士还神秘,简直就是薛定谔的猫,你们哪个真的见过啊?」

新换的咖啡机上,倒映出我的无奈和大家的兴致勃勃。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对林申做着各种不靠谱的猜测。

费劲脑筋找了个借口,我这才成功「逃了出去」。

午饭的时候我刻意买了三明治,躲在了公司附近的便利店里。

微信界面时不时亮上一下,我知道那是公司的闲聊小群在互动呢。

沉浸在旋涡核心里的我,根本没有大家的那股子热情。

今天一上午的相处,让我对我这个「一面之缘」的老公有了全新的认识。

虽说不知道他在国外的具体办事能力,可那一板一眼的架势还是挺能唬人的。

才两个例会而已,他就已经暗自记下了部门的诸多问题。

尤其是半个小时前在电梯里,他竟然当着另一位大领导的面问我关于业务上的敏感问题,吓得我冷汗都快流下来了。

这才是第一天啊,我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4

咬着三明治,我简直味如爵蜡。

「这三明治很好吃吗,咬这么一大口……」

肩膀被轻拍了一下,才回过头,身边的空座就被男人占了。

林申空着手,显示根本不是来买东西的。

堂堂大总裁居然追下属到便利店,当真是不想叫我活了。

「林总。」

公式化的点了个头,目光立刻秒回眼前的玻璃门。

林申倒也不急,直接拿起了我还没开封的饮料,径自撕开了吸管的包装纸。

当真是不想让我吃个饱饭了,连着几块钱的水都不放过。

吸管刺破了封口的锡箔纸,饮料也被推回到了我的面前。

「跟着我会很辛苦的,这点东西可不够你补充体力。」

林申笑了笑,随即就离开了座位。

手指腹轻触碰到饮料盒,我的目光随着他远去的背影越发的迷惑。

他是在关心我吗?

按理说,我们是夫妻,这种话听着应该并不别扭才是。

可现在在别人的眼里,他只是我领导,还是未来的老板,这种话就有点擦边的暧昧了。

潜意识里有个声音越来越大。

接下来的日子,估计会很有趣了。

……

林申似乎真是为了应了大家的「宫斗猜测」,角色投入之快,居然第一天来就开始加班。

老板不走,舍命我也得陪着干。

无奈七点一过,我的胃酸就开始对我「自相残杀」了。

中午那份三明治和果蔬汁早就消化殆尽了,不适感越发强烈。

但是命运偏偏就是恨我,我这边饿的要命,还逼迫着我面对食物的诱惑。

接过秘书处蔡玉婷的保温杯,听着她的夹子音,求着我一定要将那碗鸡汤亲自送给林申。

转头放在空桌上,扫一眼桌面,那里简直都能开个家常菜馆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传闻,说林申因为长居国外,特别喜欢吃家常菜。

尤其是那种亲手制作做的「爱心便当」「浓情骨汤」什么的,深得其心。

呸!

哪里来的那么不合格的八卦狗仔,根本就是鬼话连篇。

从没听说林申有什么口腹之欲,你要非说他爱吃什么,那也不是家常菜,而是西餐和日料。

至于为什么我会如此觉得,那是因为我们之间仅有的两顿饭,一次是昨天的家庭式西餐,一次就是登记那天的日料。

面对着眼前的瓶瓶罐罐,对我真是一种莫名的伤害。

「您好,这里有林申先生的及时送,麻烦签收一下。」

5

穿着「及时送」制服的小哥露着一口的大白牙,抱着他的保温箱敲了办公室的门。

因为今天的工作保密性极高,所以整个部门有资格「加班」的只剩我和林申了。

作为「下属」,接快递这种杂活儿理应我来干。

签了单子,小哥儿开始尽心尽责地把那些东西掏出来。

林申似乎也听见了声音,走了出来。

他极其自然的去搭了把手,一点也没有公子哥的架势。

包装袋一层层的解开,精致的餐盒露了出来。

「谢谢。」

林申的感谢不是客套话,而是直接当着小哥的面做了电子打赏。

「坐。」

餐具被递了过来,林申的动作自然极了。

一整天下来,总让我有种错觉。

林申这家伙绝对是个社牛。

每当我不自觉流露客气的尴尬,他都能迅速打破瓶颈。

男人挽了袖子,替我一一打开餐盒。

温柔的语调中,带着丝丝歉意。

「不好意思,我真的以为你已经吃过了。」

原来,这餐是为了我点的。

莫名的暖意伴随着饭菜的香味袭来,我开始默默吃了起来。

饭吃了大半,林申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身边花花绿绿的包装。

显然,他也是才发现那堆东西的存在。

「那些东西是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我差点呛到。

哎,真是糟蹋食物了。

明明有菜有汤又有饭,还浪费钱定外卖。

「都是公司的女员工们给你做的,各种类型的家常美食…….」

听了我的答案,林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微微蹙眉。

神经大条的我还以为是他没听懂,我便认真地开始解释了一遍。

职业病附体的我甚至当即站起身来,逐一开始介绍起来。

「这是销售部的何经理做的,纯正的延边小豆饭,这是市场部最漂亮的candy做的,超有料的广式双皮奶,还有这个三黄鸡汤,蔡秘书刚刚送来的,特地嘱咐是新杀的农家鸡,你看还热乎着呢!」

听着我的「花式夸奖」,林申的脸色越来越差。

手还没拧开鸡汤的盖子,我的行动就被林申约束了。

他像是个特种兵一样,迅速抢过了我手中的保温杯,将我锁在了墙角和桌角那窄窄的距离。

「唐主管,你是不是太友好了?帮着别人给自己老公献殷勤,老婆这么大度,我可受不了。」

「……」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因为林申那黑掉的脸色,越发显出一股狠厉。

咽了咽口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失态了。

舒缓的话语还没说出口,林申倒是做了更过份的事。

他将我拥在怀里,嘴唇贴在的耳畔,一言一语的呼吸正好吹到我别在而后的发丝之上。

「唐爽,不管在哪里,都别忘了你是我林申的妻子。」

似乎是警告,又像是叮嘱。

林申迅速地分开了我,但是我的耳朵直到回家还红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