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与娆檀深

第1章 檀深,抱
京都富饶区,谢家别墅。
江明辞从出租车上下来,他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阳光下的大男孩青春明朗,有些局促的望着奢华如宫殿的别墅。
“你好,是江同学吗?”女佣打开门。
“是。”
“请跟我来,大小姐已经在舞室等您了。”
江明辞点点头,跟在她身后。
他是京都体育大学国标舞专业的学生,专业能力第二,被天价请来陪谢家大小姐练舞。
谢家是京都有名财阀,世界三大药企之一,业务遍及全球,是当之无愧的京都首富。
他胡乱猜测着谢家大小姐的形象。
药企集团的大小姐,想必是白衣天使的类型。
温柔、纯净,高贵、典雅。
江明辞对这种类型的仙女一直抱有倾慕之心,忍不住红了红耳尖。
前方带路的女佣脚步微顿,恭敬行了个礼,“檀先生。”
“嗯。”
震颤的嗓音从头顶冷淡响起,声调低沉性感。
江明辞抬起头,看向来人。
男人生的俊美冷峻,西装勾勒修长的身线,五官凌厉,眸若寒星,气场带着上位者的十足压迫力。
冷冽的眼眸从他身上漫不经心扫过——
江明辞差点儿连自己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女佣介绍道:“这是给大小姐新请来的舞伴。”
檀深没什么情绪的应了一声,似乎对他没兴趣。
嗓音沉冷道:“她要吃荔枝。”
“荔枝?前厅厨房里有的,我现在就去拿……”
檀深打断她:“不用,我去。”
女佣微诧的看着他,“您……”
檀深已然迈开长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江明辞看着他的背影,绕是他在体育大学见多了身材优越的男生,包括他自己都是极为出色的,气场却远不及这男人。
他忍不住问:“这位是……”
“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保镖?”
江明辞有些不理解。只是一个保镖而已,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恭恭敬敬的。
女佣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只是笑着说了一句。
“大小姐喜欢。”
江明辞点点头,并没有把这句喜欢放在心上。
意义大概等同于喜欢ⓈⓌⓏⓁ一件漂亮首饰,一件好看的裙子罢了。
谢与娆的练舞室在别墅二楼。
偌大的窗台将室内照的宽敞明亮,她坐在飘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小腿。
听到开门的动静,谢与娆懒懒打了个哈欠。
“来了?”
江明辞怔了一瞬。
他望着谢家大小姐的模样,跟想象中的温柔典雅的白衣天使。
简直——
毫无半点关系。
美人一袭红裙懒懒倚在飘窗上,白皙软腻的小腿轻轻晃着,一双狐狸眼被困意浸的水雾朦胧,娇娇欲欲扬起来,像是带了小勾子。
不是天使,是妖精。
“你好,我是京都体育大学国标专业的……”
“校草。”谢与娆从窗台上跳下来,“我知道。”
江明辞:“??”
他似乎隐约知道了自己专业成绩第二,却为什么被请过来了。
谢与娆踩着高跟鞋朝着他走过来,神情微扬,嘴里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长得有点奶啊。”
“……?”
他可不是来……
谢与娆轻笑一声,慢悠悠继续道:“被踩一脚不会哭吧?”
“……不,不会。”
这男生看起来不太经逗,容易脸红,谢与娆对奶狗也没什么兴趣。
她喜欢野性的、荷尔蒙十足的、对她爱答不理的。
她伸了伸细长白腻的胳膊,活动了一下被檀深养娇的筋骨。
“最近没怎么练,可能会踩到你,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
“可以开始了。”
舞蹈室里,节奏型而富有鼓点的音乐响起。
谢与娆一袭妖艳异常的红裙,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伴随着音乐进入状态,颈线细长优雅的微抬,宛如天鹅般高贵。
漾起的裙摆宛如卷起的层层涟漪,长腿白腻紧致的晃眼,与生俱来的气场恰好契合了国标舞的特质。
高贵、张扬、肆意。
江明辞不是没搭档过女生。
但从来没这么紧张过。
他的手轻轻落在柔软的腰肢上,只是简单触碰一下,整个脑子都像是爆炸开一样红。
完了。
他好像突然就,不喜欢仙女了……
最后一曲结束。
谢与娆浑身香汗淋漓,轻轻喘着气,后退一步跟他拉开了距离。
她不太喜欢跳国标舞,太累,但家里对仪态要求高,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练习。
“抱歉,踩到你一次。”
江明辞垂眸望着她微红的脸颊,挂着盈盈点点的细密汗珠,长睫被沾染的濡湿漂亮。
“没……没事,不疼。”
看着面前的美人,他脑海中只有’人间尤物‘四个字。
仅一下午的练舞时间,感觉魂都要被勾走了。
江明辞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他有些紧张的攥了下手,“我能不能……”
谢与娆抬眸看他,被誉为校草的男生长像俊逸,此时紧张的模样还挺好看。
她对好看的人向来会多留意几眼。
“能不能什么?”
江明辞说:“能不能加你一个微……”
“叩叩——”
练舞室的门蓦地被推开,之前见过的冷峻男人出现在门口,高大的身姿几乎遮住了ⓈⓌⓏⓁ门外的视线。
冷眸没什么情绪的看向两人,视线落在谢与娆身上。
嗓音冷淡的命令,“出来,吃荔枝。”
江明辞:“??”
这保镖对谢家大小姐说话这么狂的吗?
虽然他不了解豪门生活,但保镖这态度,就不怕被辞退吗?
尤其谢家大小姐还是如此张扬高贵的性……
“檀深……”
谢与娆看向门口俊美冷酷的男人,轻轻歪着头,眨了眨水润勾人的狐狸眼。
“没力气了。”
檀深冷眸看着她,没动。
谢与娆习惯了他的淡漠疏离,于是伸出白软诱人的胳膊,尾调浅浅的勾起来。
像只软萌撒娇的小狐狸。
“抱~”
——˃ʍ˂——
来了,随便写写,大家看个愉快就好!
人设:明艳娇贵作精大小姐×Bking大魔王禁欲保镖
男主前期比较冷和嘴硬,但绝对宠,隐藏忠犬属性。
后期追妻火葬场,狼狗变忠犬。
欢迎收藏。

第2章 给全天下帅哥美人一个家
檀深视线平静落在红裙美人身上。
漂亮的小狐狸冲他轻轻歪着头,胳膊白嫩嫩,肌肤泛着一层细腻莹润的光。
眼眸湿软,音调酥人。
妖里妖气的模样,惹得那大学生看她一眼都是面红耳赤的。
檀深沉默几秒,最终提步向她走去。
谢与娆唇角的笑意吟吟翘起,懒懒抬起葱玉般的手,作势就要往他肩头搭。
“不抱。”
檀深轻而易举握住她的手,缓慢攥在掌心里。
细腻幼滑的肌肤磨在他粗糙掌心,让檀深微微皱眉,下意识的不太敢用力。
他轻拽着人,“走了。”
谢与娆顿时不满的轻轻鼓了下脸,“……”
无趣的狗男人。
她都撒娇了!
“我可以……”
体大校草平日里矜傲,如今却红着耳朵,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涩男孩。
谢与娆微顿,眨了下眼反问,“你可以什么?”
檀深的视线跟着落在他身上,长眸冷漠疏离,面上无波无澜,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却让江明辞联想到了某种危险野性的生物。
优雅蛰伏、伺机而动。
他的喉咙一哽,那句‘抱’就这么卡住说不出来了。
“可以……加一下微信吗?”
谢与娆说:“可以。”
随即她看向身侧的男人,吩咐道:“檀深,加一下。”
江明辞脸上的欣喜戛然而止,“?”
不是,谁要加他的微信啊!
“不……”拒绝的话就在嘴边,随后他便眼睁睁看着男人从长裤口袋里。
掏出了一只毛绒小狐狸的粉红色手机。
“?”
这猛男保镖这么有少女心的吗?
男人长指娴熟的解锁屏幕,调出微信二维码界面,递到他面前。
“扫。”
江明辞看着二维码头像上笑靥如花的美人,愣了一下,立马懂了。
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加了上去,“好,好了。”
檀深收回手机,把粉色小狐狸放回长裤口袋里。
谢与娆平时不爱跳舞,如今跳的腰肢酸软,干脆懒懒靠在檀深怀里。
对新舞伴闲散开口,“除了每周的固定练ⓈⓌⓏⓁ舞时间,最近还需要加练,时间会提前通知你,当然薪资也会双倍。”
江明辞忙道:“没关系……不用薪资也行。”
谢与娆眉梢轻扬,看向俊秀明朗的体大校草,翘起红唇轻笑。
“那你可就太不值钱了。”
“小校草~”
模样活像是一只千年狐狸在挑逗青涩的大学生。
狐狸天生属性渣。
想给全天下帅哥美人一个家。
江明辞顿时整张脸都红的滴血,“没,没有。”
檀深看了眼时间,垂眸看向靠在他怀里的人,声调淡漠提醒,“夫人还有半个小时到,确定还要继续玩吗?”
谢与娆一惊,“半个小时?”
谢夫人是极端精致主义,致力于培养她成为顶级名媛,跟她见面必须要全副武装。
谢与娆平时光是洗澡化妆都要一个小时起步,她此时哪还顾得上什么大学生,顿时催促檀深,“走了快点!”
檀深淡淡嗯了一声。
被她小手握着两根手指,檀深迈着长腿懒懒跟在她身后。
两人走后,江明辞还停在原地,他仍旧沉浸在怦然心动的晕乎乎的状态中。
缓缓抬手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耳朵。
“她,好会撒娇呀……”
倘若日后能追上她。
她是不是也会对自己这么撒娇的要抱抱啊……
……
“檀深,你骗我!”
谢与娆急匆匆的回到房间,却发现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结果檀深谎报时间害得她紧张一路。
“是吗?”
男人慢条斯理的剥开荔枝,把雪白的果肉递到她唇边,音调淡然,“记错了。”
面上毫无半分歉疚之意。
谢与娆眯了下狐狸眸,看向递到唇边的荔枝果肉。
她张开嘴,啊呜一口就咬在男人手指上。
雪白的小尖牙故意用了点力道,不过檀深皮糙肉厚的,也不觉得疼。
他声调低沉性感的笑了下,“大小姐,你吃荔枝还是吃我?”
谢与娆抬眸,“嗯?”
檀深说完便觉得这话有歧义,唇边笑意缓慢的敛下。
他眉梢微敛,抽回手,“自己拿着吃。”
谢与娆:“?”
红裙小狐狸坐在贵妃榻上,凌乱的发丝在头顶盘成小花苞,瞪他时眉眼有些张扬的凶,灵动又精致。
“荔枝都要我自己吃,我要你这个保镖有什么用?”
檀深:“……”
他差点就被气笑了。
保镖是为了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又不是来当保姆喂她吃荔枝的。
不过这话说也没用,谢家大小姐向来蛮横。
不讲道理。
檀深只能屈膝蹲在软榻前,一边剥荔枝一边重新喂她。
继而嗓音漫不经心的问了句,“为什么要选他?”
谢与娆愣了一下,没听懂,“什么?”
檀深没搭话,让她自己想。
谢与娆恍然反应过来,“新舞伴?”
她狡猾又聪明,顿时联想到了谎报时间,饶有兴趣的翘起狐狸眸。
弯腰凑近了他一点,笑吟吟的问:“檀深,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
檀深漠然的抬眸,正对她漂亮的锁骨,垂落的几ⓈⓌⓏⓁ根发丝摇摇晃晃扫过,凹度像是能盛酒。
他视线微滞,又平静的挪开。
“想多了。”
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冷酷,不带丝毫情绪,“他看起来很蠢。”
谢与娆有些失望,晃了晃细白的小腿。
若有所思道:“是有点儿,我不小心踩到他都不喊疼的,不过这也不算缺点,至少挺懂事的。”
“加上长的也还不错,先用着吧。”
专业能力第二的校草。
檀深不可置否的嗤笑一声,没再说话。
谢与娆看他不剥荔枝了,舔了舔唇瓣,指尖戳戳他的胳膊,“还要。”
檀深径直站起身来,拒绝了。
“别吃了,去洗澡,夫人快到了。”
“……”
谢与娆气的想踹他,凶巴巴的冲他说:“你再不听我的话,我迟早换了你!”
檀深垂眸看她一眼,“嗯。”
漠然置之的反应让谢与娆很气,吃剩的半颗直接丢到他怀里。
“别浪费……”
大小姐根本不听,气冲冲的就往浴室里走了。
檀深手里拿着半颗被她咬过的荔枝,垂眸看了眼垃圾桶。
最后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
有奖竞猜,吃了还是扔了?

第3章 谢与娆,你害不害臊?
谢与娆快速的洗完澡以后,化妆、换裙子、戴首饰。
明明深夜以至,却一副像是要去参加晚宴的架势。
檀深懒懒的倚在一侧,看着她打扮。
小狐狸一头湿漉漉的海藻卷发,穿着黑色抹胸裙,精致漂亮的跟个洋娃娃似的。
就是冷着脸,不理他。
“别穿高跟鞋了。”檀深突然说道。
他垂眸扫了眼她赤着的白嫩小脚,许是跳了一下午的舞,如今脚跟磨的一片微红。
谢与娆:“不能不穿。”
秦韵在仪态方面管的严,财阀千金要时刻保持典雅、高贵。
“不对,谁要跟你说话!”
“……”
檀深看她不想弯腰,小脚丫把高跟鞋踢来踢去的穿不上。
最终无奈的俯下身,折腰半蹲在她面前。
小狐狸作势就要蹬他,结果被男人轻而易举握住脚,抵在了的膝盖上。
“别闹。”
他动作轻柔,给她穿上高跟鞋。
谢与娆垂眸看着他,男人一身挺拔禁欲的西装,面容硬朗俊逸,有种野性难驯的致命吸引力。
长得太帅。
突然就没那么气了。
顿了顿,谢与娆突然低眸冲他嗅了嗅,“檀深,你嘴里怎么一股荔枝味儿?”
檀深动作一顿。
他回答,“没有,你闻错了。”
“是吗?”
谢与娆其实也不太确定。
她伸手捏住男人下巴,骄矜的命令,“张嘴,我再闻闻。”
檀深:“?”
他实实在在愣了一下,随即反笑,“谢与娆,你害不害臊?”
哪有女孩子张口就要闻别人嘴的。
谢与娆狐狸眸瞪圆了一瞬,凶巴巴冲他道:“谁准你叫我全名了?”
檀深换了个叫法,无奈道:“大小姐。”
这时,门外传来女佣的敲门声,“大小姐,夫人已经到了,正在楼下等您。”
“来了。”
谢与娆飞快应声,然后立马从ⓈⓌⓏⓁ椅子上起来,她拎着裙摆冲檀深说道:“等会儿再收拾你!”
“……”
楼下。
“娆娆呢?”
美妇人面色不悦坐在沙发上,风情的狐狸眸带着锐利质问。
女佣们向来怕谢夫人,战战兢兢低头站成一排。
“妈咪~”
楼上传来一道娇音,随即拎着裙摆的美人从楼梯上袅袅婷婷的走下来。
“别生气嘛,我练舞结束又收拾一会才来晚了。”
美人嗓音娇甜,尾音懒懒的。
檀深跟在她身后,听着这撒娇的音调,头皮都跟着麻了一瞬。
“……”真嗲。
秦韵即便向来严厉,也终究是宠爱女儿的,看她收拾的精致,脸色缓和了一些。
“娆娆,过来。”
谢与娆在她身边坐下,疑惑问:“妈咪,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秦韵没否认,淡声道:“你二哥明天回国。”
谢与娆一怔,“谢景川?”
所谓二哥,不过是她爸跟初恋生的私生子罢了。
谢与娆听秦韵讲过,是一个极为俗套的故事。
初恋身份卑微,不告而别带球跑,却又在谢宗跟秦韵婚后几年,因为病重无法抚养儿子,把谢景川送回了谢家。
谢宗自然心疼的要死。
所以即使冒着被老爷子打死的危险,也要把私生子接回来认祖归宗。
“谢景川这时候回国……”
谢与娆缓慢的眯了下狐眸,轻笑出声:“看来是嗅到风声,迫不及待的回来抢家产啊。”
谢宗近几年身体渐渐不好,有意退位培养财阀继承人。
多亏谢宗有一颗圣父心,家里如今一共有三个小辈。
谢洛闻、谢景川、谢与娆。
一是战友遗孤,被谢宗过继当亲生儿子养。
二是私生子,宠归宠但身份低微,老爷子那边第一个不同意。
三虽是正统嫡出大小姐,但毕竟女儿身,多少撑不起庞大家业。
谢宗如今也举棋不定,犹豫着究竟该扶持谁,坐上财阀继承人的位置。
秦韵点头,“那是自然。”
她冷着脸说:“你爸如今刚起这个心思,他们两个就都按耐不住了,巴不得你爸赶紧退位。”
刚说完,她就看到女儿一脸好奇的凑过来,眨着眼眸问她。
“妈咪,你浅浅透露一下,我爸还能活几年?”
秦韵:“……”这个俨然也按耐不住了。
真是个个都是大孝子。
秦韵无奈,“瞎想什么,早着呢。”
话是这么说,但秦韵自然也希望女儿最终能继承家产。
否则当了半辈子的谢夫人,最后家产却要拱手让人,这换谁不得疯掉。
谢与娆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放心吧,家产最后落到谁手里还不一定呢。”
她向来爱秦韵,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秦韵虽遗憾没有儿子,但女儿乖巧,也算弥补了她的不平。
“檀深,你过来一下。”
听到秦韵的召唤,檀深走过来,“夫人。”
秦韵不放心的叮嘱道:“谢景川这次回国注意点,免得他对娆娆动什么手脚。”
谢家个个老狐狸,阴招多,不得不防。
“ⓈⓌⓏⓁ夫人放心。”
秦韵点点头,她对檀深是百分百的放心。
毕竟当初娆娆有危险,檀深为了把她救出来,自己几乎没了半条命。
谢与娆却突然说:“不要他。”
檀深抬眸看她一眼,没说话。
秦韵眉头微颦,连忙问:“怎么了?”
莫非是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谢与娆气哼哼的说:“他今天不给我剥荔枝就算了,还自己偷偷吃。”
秦韵:“……”
檀深眉心都在突突跳,“……”
以后再吃谢与娆剩下的东西,他就不是檀深!
这下连女佣们都忍不住捂嘴想笑。
明明上一秒还凶凶的扬言要抢家产,结果下一秒倒是因为几颗荔枝赌上气了。
大小姐有时候真是幼稚的可爱。
秦韵向来端庄典雅,如今唇角一抽也觉得无语,她抬手点点谢与娆的眉心。
“那就少吃,太甜。”
谢与娆:“??”
“我回去了。”
秦韵也就是路过,并不打算久留。
“对了,明晚记得回一趟家,你二哥的接风宴。”
谢与娆还沉浸在她妈咪竟然向着檀深,不向着自己中。
闷闷不乐的,“哦。”
她鼓着脸实在太可爱,秦韵忍不住捏捏,“平时少跟檀深置气,也就他脾气好惯着你。”
女儿有多娇纵她也知道。
檀深这种身手顶尖,不起歪心思,又拿命护她的保镖,可不好找。
谢与娆像是听到什么笑话,“檀深脾气好??”
这狗男人明明拽的要死。
有时把他惹恼了还凶她,以下犯上的叫她全名。
总之一点保镖的样子都没有!
檀深:“夫人,我送您。”
“嗯。”
檀深送秦韵离开了别墅,折身回来就看到在沙发上仍然生闷气的大小姐。
长腿停在她面前,垂眸。
“要我抱你上楼吗?”
谢与娆反问:“你不是不抱?还当着新舞伴的面拒绝我,当我不要面子的——”
檀深轻叹一声,懒得多废话,干脆弯腰把她从沙发上抱进了怀里。
“……吗?”
男人身高一米九,谢与娆落在他怀里,娇娇小小的一团。
她嚣张的气焰愣住,呆呆的看着他。
檀深迈着长腿往楼上走,怀里的小狐狸半天不说话。
他疑惑的垂眸。
谢与娆突然把小脑袋往他怀里一埋。
细白手指揪住他胸前的扣子,小声又傲娇,“哼,勉强原谅你了。”

第4章 娆娆小妹,好久不见
次日,谢家接风宴。
华灯璀璨,筹光交错,上流社会能叫上名号的豪门几乎全都在场。
谢与娆一进场,就听到门口的宾客们在热闹讨论。
“在场都是大佬啊,谢家二少好排面。”
“那是自然,虽然是私生子,但财阀继承人中,二少是胜率最大的一个了。”
谢与娆脚步一顿,原本欲路过的脚步停住。
她果断靠在圆柱上,开始正大光明的听墙角,还不忘拽着檀深一起。
檀深:“……”
有人八卦的问:“怎么说?”
“你想啊,大少虽然能力出众,但毕竟不是亲生的,谁会放心把家产ⓈⓌⓏⓁ交给外人。”
“二少虽然身份低微,但他毕竟是亲生骨肉啊。”
众宾客都认同的点点头。
确实是这个理,养的再亲,也终究比不过亲生的。
“谢家大小姐呢?”谢与娆在一旁慢悠悠的问。
她样貌姣好,生的瞩目,看到她的人一眼便认得出来。
众宾客没想到吃瓜吃到人家头上去了,直接吓得大惊失色。
只有一本正经分析的那位没发现,正不屑的说道。
“一介女流,怎么可能轮得到她。”
“……”
场面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中。
好友拍拍他的肩,“兄弟,走好。”
“?”
“你这波,死的不冤。”
“??”
男人一转头,直直对上一张精致貌美的容颜,一双狐狸眸笑吟吟的望着他。
谢与娆笑的温柔,“是吗?那你说能不能轮得到你呀?”
男人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原地撅过去。
磕磕巴巴的道歉,“大、大小姐,对不起!”
谢与娆没应,她转眸看向檀深。
委屈的眨了下眸,“檀深,他瞧不起我。”
檀深迈着长腿上前一步。
冷冽长眸落在男人身上,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口,嗓音没什么情绪,开口。
“选吧。”
“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丢出去?”
垂落的小臂流畅紧致,浮着筋骨脉络,张力十足。
男人只看了眼,顿时怂的腿一软。
嗓音磕磕巴巴道,“不、不用麻烦。”
“我可以自己滚,我自己滚。”
男人自认倒霉,只好灰溜溜的往外走,结果恰好撞上宴会厅门前的男人。
“二、二少?”
听到声音,众宾客顿时齐刷刷的看过去。
纵然谢二少几年未归,所有人也依旧能一眼认出他。
毕竟他的形象……实在太过瞩目。
俊美妖孽的男人站在宴会厅入口,一头放荡不羁的银发,衬衫领口半敞,松松垮垮露出半截锁骨。
眼尾上挑,浑身散发着颓懒、荡漾的气息。
“两个继承人撞上了撞上了!”
在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没想到刚见面就是一个修罗场。
家产面前无亲情,更何况是一个嫡系一个庶子。
撕!
直接开撕!
“谢家大小姐向来嚣张跋扈,刚刚都那么生气,更别提现在当面——”
话音未落,一道娇软带笑的酥音蓦地响起。
“嗨,我亲爱的二哥~”
谢与娆笑吟吟的抬手,冲着银发男人挥了挥,狐狸眸弯弯翘翘格外可人。
“……”
谢景川一双上挑带笑的眸,缓缓的,落在她脸上。
“娆娆小妹,好久不见。”
他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笑意懒散,“想哥哥吗?”
“当然。”谢与娆毫不犹豫的回答。
她稍稍歪了下脑袋,一字一句的回,“想死了呢~”
“嚯——”
竟然是意料之外的和谐。
看热闹的众人,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那个热闹。
谢景川笑着点头,宠溺道:“既然如此,倒不枉哥哥这次回来,特地给你准备了见面礼。”
他抬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两名服务生ⓈⓌⓏⓁ抬着一块蒙着黑布的礼物走上来,将其放置在谢家大小姐面前。
谢景川微抬下巴示意,“揭开看看?”
“好啊。”
檀深先一步走上前,东西未知,他不想让她碰。
结果被谢与娆拦住,“我来。”
她漫不经心扫了眼二楼的方向,檀深循着看过去,看到了谢宗和秦韵的身影。
当着谢宗的面,谢景川不敢作死。
他放下心来,这才没再动。
谢与娆走上前,直接利落的撩开黑布,一盆色泽艳丽的深海红珊瑚出现在视线中。
现场一片惊艳的哗然。
“这种质地的深海红珊瑚,可是收藏珍品啊。”
“是啊,没想到谢家二少对妹妹这么好。”
“果然谣言不可信,这兄妹情谊真深,一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众宾客附和的点点头。
谢景川随手从托盘里拿起两杯香槟,走到谢与娆面前,递给她一杯。
“喜欢吗?”
谢与娆接过香槟,“喜欢。”
她玉白的指尖落在红珊瑚上,触手质地莹润,确实是珍品。
“这么珍贵啊,该摆在哪里好呢?”
谢景川:“喜光。”
谢与娆轻轻歪着头,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嗓音,笑吟吟的对他说。
“正好,我地下室的仓库里,缺个位置。”
闻言,谢景川银发下的长眸,闪过微不可见的一抹幽深冷郁。
随即被他掩饰的极好,又展颜笑了。
“娆娆小妹开心就好。”
两人相视而笑,酒杯发出一声浅浅的碰撞音。
……
家宴上。
谢宗目睹了楼下的相亲相爱场合,对他们的和睦相处很满意。
秦韵用公筷给谢与娆夹菜,“你爸爸平日里最忌讳的,便是兄妹关系不和睦。”
接着又给谢景川夹,笑容知性欣慰。
“好在,你们一个比一个乖巧懂事。”
谢与娆:“哥哥很帅。”
谢景川:“妹妹很乖。”
全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只有谢宗信了。
他连笑着满意的说了两声好,“原本还以为你们两个会像小时候那样吵闹,没想到啊,是我多虑了。”
听到这话,两人齐齐一顿。
似乎勾起了记忆中不愉快的角落。
他们互相抬起眸。
给了对方一个笑里藏刀的眼神。
秦韵只当没看到,笑着道:“孩子们如今都长大了,哪能跟小时候一样顽皮啊。”
谢宗点头,感叹,“是啊,要是都跟洛闻一样,我就省心了。”
话落,这次连带着秦韵都诡异的沉默了。
没到场谢洛闻,面上确实清绝斯文,风度翩翩。
但他才是让人最胆寒生畏的一个。
一面笑的儒雅,一面扭断人的脖子。
-
一家人一共2399个心眼。
一人800,谢宗-1

第5章 谢二少,你吓到她了
宴会结束。
谢宗在临走时,突然想起什么,“娆娆。”
“我听你妈妈说,你最近在练国标?”
谢与娆一愣。
谢宗向来日理万机,这还是极少数关心她练什么舞。
看来秦韵说的没错,他果然偏爱国标。
“ⓈⓌⓏⓁ对。”谢与娆乖巧回答,“我打算在月底维纳斯国际庆典上,跳国标演出。”
话落,谢景川视线蓦地抬起。
连他一个圈外人都知道。
维纳斯庆典,是艺术生心目中的殿堂级舞台。
谢与娆能在受邀嘉宾中,还是靠着秦韵当年国民女神的造诣,以及她从小苦练到大的古典舞卓越天赋。
没想到为了讨好谢宗,竟然要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选择跳国标。
他懒懒扯唇,无声讥笑了下。
妇人之仁。
然而,谢宗的下一句话,顿时让他笑不出来了。
“好,那等庆典结束后,爸爸给你一个奖励。”
谢宗视线难得温和,格外大方对女儿说道,“到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
谢景川:“?”
谢与娆的眼眸顿时一亮。
竟然还有这好事?
秦韵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谢与娆,俨然意料之中。
唇角带笑提醒,“还不快谢谢你爸爸。”
谢与娆乖巧脆声,“谢谢爸爸。”
谢宗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随即便跟秦韵相携离开了。
待人走后,谢与娆已经乐的开始考虑要什么了。
直接继承家产显然不切实际,不过一部分的资产还是可以的。
比如集团子公司、旗下私立医院、未开发的矿山……
“呵——”
一道低懒的嗤笑,打断了她的思绪。
谢与娆抬眸,恰好对上谢景川那张俊美妖孽的脸。
如今宾客散尽,谢景川也懒得再装,长腿微曲,闲散斜靠在礼桌上。
谢家的基因逆天,谢景川又是两国混血,一头天生纯粹的银发。
光看脸的确赏心悦目。
偏偏他一开口,语气格外阴阳,“娆娆小妹果然惯会讨人欢心。”
谢景川从小就深有体会。
谢与娆总有这样的本领,让所有人都众星拱月的捧她,宠她。
很多时候,他需要费尽心思才能得来的东西。
谢与娆只需要撒撒娇的功夫。
“咦,哪里来的味道?”
谢与娆抬起小手,摸摸精致的鼻尖,语气比他更会阴阳。
娇懒尾音拖的绵长。
“好酸呐~”
“……”
谢景川看她的视线薄凉,冷笑一声。
谢与娆睁着无辜的狐狸眸,对谢景川友好建议,“实在不行,二哥也去学学国标怎么跳?”
“说不准爸爸心情好,也能送你一个奖励。”
模样漂亮的小狐狸,笑的动人,却一肚子坏水。
谢景川长眸妖异,翘唇讥笑。
“这种取悦人的手段,二哥不需要。”
‘取悦’两个字被他刻意加重,带着几分嘲弄意味。
檀深垂眸看了眼小狐狸。
舞蹈是她的热爱也是信仰。
谢景川踩到雷了。
果不其然,谢与娆脸色立马冷了下去,转而想到什么,她又弯着眼眸一笑。
“不需要啊……”
她一边玩着细白手指,一边对谢景川懒懒开口。
“听说二哥回国以后,就盯上了南岛的医学研究院。”
谢景川一顿,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随后便听谢与娆语气随意道:“那我到时,就问爸爸要这ⓈⓌⓏⓁ个吧。”
“……”
谢景川直接脸色一变,“你想要研究院?”
檀深没忍翘起一点唇。
是只睚眦必报的小狐狸。
虽然生了一身娇娇软软的骨头,脾气倒大的很。
谢景川银发下的浮上明显怒意,危险的眯了眯。
他阴阴沉沉的看着谢与娆,“你会医学研究吗?张口就敢要研究院?”
术业有专攻,乱吃东西,也不怕撑死她。
“不会啊。”
谢与娆回答的很干脆。
她眨眨眼,笑意懒懒,“但我可以雇医学院的人来研究啊。”
“……”
你说你惹她干嘛?
谢景川向来运筹帷幄,惯于面不改色,如今却被她气的只想爆粗口。
“谢、与、娆!”
“谢二少。”
檀深打断他,长眸落在他身上,眸中淡漠无绪。
即使他一个身份低微的保镖,面对天之骄子,也没有半分怯弱。
“请控制一下说话的音量。”
男人面不改色,嗓音冷淡。
“你吓到她了。”
“……”
谢景川:“?”
吓到谁?
你要不要自己听听,你在说什么东西?
结果檀深面上一本正经,似乎他家大小姐就是娇软可人的矜贵小公主。
他视线冰冷反问,有问题吗?
谢与娆也觉得没问题。
细白指尖揪住檀深笔挺的西装,用小手慢吞吞的抓皱它。
嘴里嘟囔的附和,“就是,他好凶哦……”
“……”
谢景川实在是没忍住,气的嗤笑一声。
挺会装。
不是她踏着小马驹用马腿踢他的时候了。
当初他刚到谢家的时候,只有十二岁,身形纤瘦的可怜,然后就被刚从马场回来的娇矜小少女。
踏着小马驹,将他一下踢倒在地。
佣人们全在看笑话,没有一个人来扶他。
“就是你害得我妈咪不开心?”
她坐在棕红色的小马驹上,垂着两条白嫩的细腿,稚嫩的狐狸眸上翘,视线冷冷的俯视着他。
“你最好自己滚出我家。”
“否则。”
“你会被我玩死的。”
张扬,恶劣,又漂亮,又坏。
是谢景川对她的第一印象。
他抓着地上的泥土,感受到了屈辱,深深掐进自己的掌心。
“是吗?那就试试看。”
母亲病重,需要谢家来支付高昂医药费,而代价就是把他送回谢家。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在谢家,生存下去。
他寄人篱下,谢与娆在家里又众星拱月,平日里没少欺负他,就连佣人都看她脸色,给他吃剩饭。
当然,谢景川也不是善茬。
他知道谢与娆对橙子过敏,就在她的饮料里挤了橙子汁。
当晚。
娇贵的大小姐胳膊上满是红点点,又痒又疼,哭的梨花带雨,可怜极了。
谢家上下都在围着这个宝贝疙瘩转。
他就靠在一旁,像看着闹剧笑。
-
谢景川看向躲在檀深身后的明艳少女,纵然如今长大了,还是跟当初一样啊。
男人妖孽般的神色,带着几分笑意慵懒的危险。
“那二哥就提前预祝娆娆小妹。”
“演出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