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爱莲陆青野

第1章 你的领带系歪了
一室旖旎渐渐退去,已是凌晨零点。
陆青野下了床,没有开灯,径直走进浴室。
出来时是在十五分钟后,没有穿浴袍,仅是腰间随便系了条白色浴巾。
习惯性临窗而站,娴熟地点燃支烟,望着窗外深沉的夜,原本就深邃的眼眸显得愈发深邃。
修长素净的手时不时将烟灰弹落,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雕塑。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也没有人能琢磨透他的心思,哪怕是此刻在床上的女人。
罗爱莲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小脸潮红,别过脸看着站在窗前的陆青野。
从她这个角度望去,借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正好可以把他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健硕身躯一览无余。
整整齐齐排列的八块腹肌,极具诱惑力,就算是她也看得垂涎欲滴。
这个面孔精致,眼眸深邃的男人,是她的丈夫。
哦,不对,是她的姐夫才对。
只不过她代替双胞胎姐姐罗爱琴嫁给了他。
长达两年,没有人发现,她在心里渐渐把他姐夫的定位变成了丈夫罢。
“咳咳咳。”她被浓郁的烟味呛得忍不住轻咳了几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被子拉上。
心跳加速,很怕陆青野会接着和她来。
要知道,她就是装睡才使得他罢休的。
他的精力太旺盛了,她实在没有力气陪他。
陆青野微微侧过头,斜眼扫过来,目光仍是深邃无比。
嘴里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慢慢升腾而上,模糊了他的轮廓。
手里的烟已经抽了半,转眼就被他掐灭在矮几的烟灰缸里。
他没有上床睡觉,而是抽过沙发背上的黑色浴袍,离开了卧室。
罗爱莲听不见任何声音,以及感知旁边两边的床陷下去,慢慢拉开了被子,环顾了圈卧室。
没有人。
陆青野离开了?
出于不信,她打开床头灯。
一片敞亮的卧室里,空无一人。
他真的走了。
她咬着唇瓣,心底的疑惑蔓延开来。
这两年来,他都是在喝酒后才碰她的不说,每次结束还要进浴室洗上好久的澡。
然后是离开卧室,在书房的休息室里过夜。
她不明白,他这是为什么。
也不敢问。
-
晨光熹微。
罗爱莲很早就起来做早餐了。
打她代替姐姐嫁入陆家起,婆婆就解雇了家中的所有佣人,只留下了一个不用干活的管家,占地面积广大的私人庄园,里里外外的活全她包了。
因此她每天都很累,晚ⓈⓌⓏⓁ上还要伺候陆青野,她完全没什么心情。
-
七点半,陆家的人都醒来了。
罗爱莲已经起来好久了,餐厅里摆满了她准备好的美味早餐。
“罗爱琴,我叫你洗烫的礼服呢?”陆芊芊火急火燎地跑进餐厅问“罗爱琴”。
罗爱莲一边烂熟地把刀叉一一摆好一边说:“抱歉,芊芊,我昨晚太累了,想今天……”
“够了!偷懒就偷懒了,少拿累来骗我!”陆芊芊打断“罗爱琴”的话,并不相信,“罗爱琴,你是在外面搬砖了还是拉马车了?一个天天闲在家里的家庭主妇居然也还好意思说累?忘了昨天我和你说过什么么?那件礼服是我今天要去参加宴会穿的啊,你是不是故意的?就是想我去不成宴会。”
“芊芊,我没有,我真的是太累了。”罗爱莲摇头。
“今天傍晚,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给我把那件礼服洗好,晒干,烫好!不然,有你好看的!”陆芊芊瞪着“罗爱琴”把话说完就扭头走了。
罗爱莲垂下头,一脸的为难。
手里的刀叉慢慢攥紧。
现在是冬天,陆芊芊那件高定礼服又厚又大。
两天都未必干得了,还想一天就干?
这时,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神态端庄。
见她站在原地发呆,不悦地皱了皱眉:“早餐做好了就快去干活,都没看见花园里的雪堆积成什么样了吗?是不是要我提醒你三天没清扫,偷了三天的懒了?”
罗爱莲回过神,看了眼婆婆,慌乱地点点头就放下刀叉离开了餐厅。
她怕再在餐厅呆下去,婆婆会说些更难听的话。
她没有偷懒,为什么婆婆和小姑子就是不愿意相信她呢?
来到大厅,她撞上了刚从楼上下来的陆青野。
两个人四目相对,皆是无言。
这两年来,他一年和她说的话从不超过一百句。
甚至连五十句也没有。
盯着他那张仿佛上帝精心雕琢的脸庞,她不由想起五年前在横店和他初见时的场景。
那时正是他这张冷漠的脸,深邃的眼眸,让她一眼沦陷的。
“有事?”陆青野轻启薄唇。
罗爱莲动了动唇瓣,眼眸乍现惊讶。
陆青野居然破天荒地和她说话了?
不是她不主动搭话,他就沉默是金的吗?
要不就是惜字如金。
今天的他太反常了。
“嗯?”陆青野墨眸微眯。
罗爱莲不说话,而是慢慢走到陆青野的面前,伸出了双手。
陆青野见状,身子往后微倾。
无意识的举动。
罗爱莲没有在意,踮起脚尖,还是够不着陆青野的那系得有些歪的领带。
他太高了,足足一米八九。
她才一米六。
“你的领带系歪了。”她怪尴尬地提醒。
本来,她是想给他理正领带的啊。
结果,不够高。
悲剧。
陆青野皱了皱眉,垂眸一看,领带的确是歪了。
他抬手随便扯了下,就走进餐厅用早餐。
对“罗爱琴”没有一句谢谢之类的话语。
罗爱莲也没放心上,ⓈⓌⓏⓁ反而心情愉悦地出门去清扫花园里的雪。
现在是十一月份中旬,接近年关。
帝都的冬天,很冷,也经常刮风。
她刚出门,就冻红了脸。
好在身上穿了防寒服,不然她非冻得瑟瑟发抖。
搓了搓已长冻疮的双手,她哈了几口气就拿着雪铲去干活了。
-
陆青野披着一件貂皮大衣出门,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罗爱琴”在花园口费劲地铲雪,表情很吃力,小脸红得像个苹果,最后还一头栽进雪里。
明明那么滑稽可笑,他却是保持着一贯的冷漠。
不知过了多久,他意识到自己停留原地看了她好久,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奇怪,就转身大步前往车库。
薄唇紧抿,下巴显得有些紧绷。

第2章 谢谢漂亮姐姐
罗爱莲听见车子发动机的声音,下意识扭头望向车库。
莫约有五秒,一辆劳斯莱斯驶出。
她看不见里面的人,但她知道是谁在里面。
每天都是这样的,她干活的时间,便是陆青野上班的时间。
这一点,他们格外有默契。
-
罗爱莲把花园的雪清扫完就回主屋了。
她从厨房里端出一份无人吃过的早餐,来到花园深处。
这里的树都进入了冬眠的状态,放眼望去一片苍白。
唯一的木屋也被厚厚的雪覆盖住,显得荒芜萧索。
推开木屋的门,她看见一个男人缩在床头,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手里捧着架手机在玩游戏。
屋里不像以前她进来时这么冷,是偏暖的。
“逸轩,这几个电暖炉是你妈妈买的吗?”她扫了眼周围排列有序的五个电暖炉问。
“不是哦。”被叫逸轩的男人摇摇头。
“那是……”罗爱莲疑惑,除了男人的母亲管家,谁会给他买电暖炉?
“是帅气哥哥给我买的。”马逸轩说。
“是吗?”罗爱莲很是意外。
不,是根本就没想到。
马逸轩口中的帅气哥哥,是指陆青野。
他向来对马逸轩冷冰冰的,没想到还会给其送温暖。
还是偷偷摸摸的那种。
她还以为,这个家,只有自己会关心马逸轩。
没想到……
“漂亮姐姐,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呀?”马逸轩闻到香味了,扔掉手机就跳下床,跑过来。
“三明治和牛排。”罗爱莲把早餐放马逸轩手上。
“谢谢漂亮姐姐。”马逸轩端着早餐坐在床沿大快朵颐,毫无吃相。
罗爱莲露出欣慰的笑。
马逸轩大她四岁,今年二十八岁,和陆芊芊同年。
可是他的智商却只有五岁,相当于一个孩子。
他不是天生的智力低下,是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的。
这些,她还是以前听佣人说的。
马管家不喜欢他这个儿子,她婆婆也不喜欢他在主屋生活,所以只好把他安置在这里。
陆芊芊偶尔还会跑来逗他玩,傻子傻子地叫他。
她觉得自己和他有点相似,在陆家都不是很受人待见,所以这两年来对他照顾有加。
“妈妈,你来终于来看我了。”马逸ⓈⓌⓏⓁ轩突然眼前一亮,随即扔了手里快吃完的早餐,越过罗爱莲,傻兮兮地笑着跑向门口站着的马管家。
“妈妈?”罗爱莲转过身,着实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屋门口的马管家吓了一跳。
尤其是她那张阴暗的脸,看着很不友善,又给人一种欠她几百万的感觉。
“少夫人以后没事少来这里,有失您的身份。”马管家一把推开要拥抱自己的马逸轩,冷冷的望着“罗爱琴”,刻意把您字咬得很重。
罗爱莲动了动唇瓣,刚说了个“我”字就合上了。
马管家平时很少来看马逸轩,也很少给他带吃的。
她不来看他,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
“请少夫人回主屋去。”马管家面无表情。
罗爱莲咬了下唇瓣,目光在马逸轩身上轻轻掠过,什么也没说地离开了木屋。
对马管家,她是有些畏惧的。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好像是个危险人物一样。
“妈妈,妈妈,你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马逸轩瞄到马管家手里拎的面包了,伸手就要去拿。
“你个傻子,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吃死你!”马管家见“罗爱琴”走了,这才把憋了许久的气发作出来。
手里的面包砸向马逸轩不说,还用力打了下他的头,将他推倒在地。
“妈妈,呜呜呜,你不要打我,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吗?”马逸轩委屈地哭着问,慢慢挪到角落里。
这二十八年来,马管家对他非打即骂,他不怕她是假的。
可他也爱她,谁让她是他的生身母亲呢。
“你的出生就是惹到我了!”马管家呲牙咧嘴地瞪着马逸轩,大步过来,弯腰抓着他的头发,提起他的头说,“你给我记住,离少夫人远点!也不许跑到主屋去惹夫人心烦,更不许要别人的东西!不然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永远也见不到我。”
“不要妈妈,我不要离开你,我会乖乖的,很听话。”马逸轩摇摇头,很害怕地抱住马管家的大腿,脸上眼泪鼻涕横七竖八的。
马管家嘴角扬起满意的弧度,一脚踹开了马逸轩,离开前把陆青野给他买的手机缴了,再把门上了锁,这才离去。
“妈妈,不要锁着我。”马逸轩的声音隔着木门传出,伴随着捶门声。
马管家置若罔闻,加快行走速度。
花园深处离主屋很远,马逸轩的声音根本处于被隔离的状态,没有人会听见。
任由他叫得再大声,都是徒劳。
-
罗爱莲把陆芊芊的礼服洗干净,就用烘干机弄干了。
在烫的时候,她犯困了。
手里的熨斗,在礼服的袖子停留着,一直没有移开过。
随着愈发困,她意识有些模糊,直至眼睛闭上。
“罗爱琴,什么味道?啊!我的礼服!”
闻到一股烧焦味的陆芊芊过来洗衣间看见自己的礼服在冒烟,顿时大叫起来。
冲进来将刚进入梦乡的“罗爱琴”推开,拿开熨斗,礼服袖子被烫了个大洞。
“芊芊,怎ⓈⓌⓏⓁ么了?”撞到墙壁的罗爱莲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不明白陆芊芊突然闯入洗衣间做什么。
“怎么了你自己没眼看么?”陆芊芊的高分贝响起,把被烫坏的礼服扔“罗爱琴”身上。
罗爱莲把陆芊芊的礼服上下一一检查下,惊愕地发现,左袖子被烫出了个大洞:“这……”
她弄的吗?
可能是她犯困时忘了关掉熨斗所致。
“现在知道怎么了吧?”陆芊芊恨不得给“罗爱琴”一巴掌。
“芊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罗爱莲道歉,希望陆芊芊原谅自己。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么?这件礼服可是我一百万定制的,还没穿就被你烫坏了……”陆芊芊左顾右盼不知找什么,随后抓过熨斗冲向“罗爱琴”,想将她的脸烫毁容,“我要你双倍赔偿!”
“不要——”罗爱莲惧怕出声,本能地抬起双手护住了脸。
烫得不行的熨斗落在了她的手背,痛得她阵阵哀嚎。

第3章 是不是想青野休了你?
“这是怎么了?”闻声而来的婆婆看到洗衣间里的一幕,赶紧冲进来拉开陆芊芊,“芊芊你这是干什么?”
罗爱莲跌坐在地,看着自己那颤抖的手背,通红的吓人。
皮都被烫掉了,血水溢流出来。
她的眼泪不停在眼眶打转,然后被憋回去。
她很想哭,可是不能哭!
“妈,罗爱琴把我那一百万的礼服烫坏了,袖子一个大洞,叫我怎么穿出去?”陆芊芊生气地说。
“什么?”婆婆一惊,下秒愤怒转身给了“罗爱琴”一巴掌,把刚从地上起来的她打回地上坐着,“罗爱琴,你嫁入陆家两年不会下个蛋就算了,如今连这么小的事都做不好,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青野休了你?”
“妈,我没有,我只是太累了。”罗爱莲解释。
她不想离开陆青野。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明明她和陆青野一直没有做过安全措施的。
他们更没有去医院检查过,看看是谁的身体出了问题。
“累?”婆婆觉得好笑,“罗爱琴,你知道我最近听你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么?”
罗爱莲疑惑地看着婆婆。
“累!”婆婆切齿。
“……”
可罗爱莲是真的累啊!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感觉比以往累,也有些嗜睡。
“罗爱琴,生不出孩子就算了,家务活若还干不好的话,你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婆婆撂下这句话就拉着陆芊芊离开了洗衣间。
帝都有多少富家千金挤破了脑袋想嫁给陆青野,可他居然全给否了,不愿休了“罗爱琴”。
这次,她不会放任他。
要是“罗爱琴”连活都干不了,那就滚!
罗爱莲的眼泪在婆婆和陆芊芊离开时,像掉了线的珠子,不受控制地往下落,砸在她的手背。
好痛。
可却痛不过她那颗心。
她已经够努力了,为什么换来的不是陆家人的满足,而是得寸进尺?
-
中午。
罗爱ⓈⓌⓏⓁ莲把煲好的汤盛给在大厅看电视的婆婆喝:“妈,这是您最爱喝的乌鸡汤。”
她把乌鸡汤放茶几上。
婆婆冷眼一瞥“罗爱琴”,端起冒着热气的乌鸡汤,舀了勺放嘴里,没有吹一下。
下秒,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她把这碗乌鸡汤泼往“罗爱琴”的身上。
“啊——”罗爱莲被乌鸡汤烫得大叫一声,不是来不及闪躲,而是没想到婆婆会有此举动。
“罗爱琴,你想烫死我么?那么烫的汤也不会放凉了再端给我?”婆婆骂道。
看到“罗爱琴”那被汤烫伤的胳膊,她心里别提有多满意了。
谁叫“罗爱琴”把陆芊芊的礼服烫坏的?
这就是惩罚!
“妈,您可以吹吹再喝。”罗爱莲忍着胳膊的痛说,眉心都拧成一团了。
婆婆不是最爱喝热气腾腾的汤吗?
她上次给婆婆放凉了再端出来,可是被婆婆骂得狗血淋头。
为什么这次说变就变了?
是婆婆故意的,还是她记错了?
“你给我吹啊?我才没空吹!”婆婆懒得搭理“罗爱琴”,关掉电视上楼去。
罗爱莲眼底一沉,唇瓣都快咬破了。
所以,婆婆是故意的,对吗?
“罗爱琴,给我上来打扫一下我的房间。”
二楼陆芊芊的声音刺耳传来。
罗爱莲回应了陆芊芊个“好”字,把地上的碗渣扫走,地拖好才上楼。
打扫完陆芊芊的房间,她抱着一筐衣服进了洗衣间。
就在不久前,陆芊芊对她说:“这一筐衣服全要手洗,不能机洗,不然会坏掉和穿不久。”
她还不明白吗?
不是这一筐衣服要手洗,是陆芊芊想折磨她那被烫伤的手。
可她还是照做了。
洗完这筐衣服,她的手被洗衣粉刺激得浮肿出脓血加脱皮,完全不像是一对正常的手。
就连陆芊芊那晾晒在阳台的衣服上,都沾了少数的血。
她只好用水冲刷干净,戴着一次性手套拧干多余的水分。
-
晚上。
罗爱莲结束了一天的被使唤来使唤去,终于能休息了。
她从衣帽间拿了睡衣,正要去浴室洗去一身的疲惫,床头柜上放了许久没碰过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走过来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她的父亲。
她按下接听键:“爸……”
“爱莲,你帮帮爸,叫青野给罗氏集团注资八千万吧?”罗父哀求的声音从听筒传出。
“爸,什么意思?家里的公司出什么问题了吗?”罗爱莲不明所以地问。
“是啊,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罗父说。
“这……好好的怎么会资金周转不周?”罗爱莲不解。
她记得两年前,罗家就是因为资金周转不周,所以才将罗爱琴嫁给陆青野,以得到一笔钱救急。
过去的两年里,罗父还曾多次向陆家要钱,加起来都有好几万了,居然会资金周转不周?
罗父:“爱莲,爸最近投资了个大项目,可我没想到那是一个骗局,钱就那样打了水漂,导致公司资金周转不周,濒ⓈⓌⓏⓁ临破产。”
“爸,您……”罗爱莲真的不知该说罗父些什么好了。
罗父被骗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就是不长记性?怎么总是谁都相信地乱投资?
罗父:“爱莲,爸真的没想到这是个骗局的,我有几个好朋友也投资了这个项目,都说稳赚不赔,可万万没想到,我那几个朋友和这个骗子是一伙的。”
“我知道了。”罗爱莲没有怪罗父的意思,毕竟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那爱莲,你是答应帮爸这个忙了吗?”罗父小心翼翼问,有点小激动。
“我……看看吧。”罗爱莲实在不好意思向陆青野要钱,还是那么的多。
“啊?这还看什么看啊?爱莲你跟青野说不就完了?”罗父的脸变得有些难看。
罗爱莲想说事情不是罗父想的那么简单的,她就听到了罗母的声音:“把手机给我。”
就这样,和她通话的罗父换成了泼辣的罗母:“罗爱莲,这几天为了支撑公司的现金流,你爸都把家里值钱的古董都卖了,要不是家里征信差负债高,被好几家银行拒了,会来找你帮忙?”
罗爱莲一声不吭。

第4章 你睡了吗?
“不就是八千万吗?对陆家来说是九牛一毛不是?你是不是也要学你姐姐那个白眼狼,对家里的死活不管不顾?看着家里破产,我们吃糠咽菜,你弟弟没钱上学很开心是么?”罗母喋喋不休。
“妈,我没有这么说。”罗爱莲摇头,手攥紧了手机。
被罗母这样误解,她的心里不好受。
像是被人拿刀剜着。
“没有就找陆青野要八千万!”罗母赶鸭子上架。
罗爱莲沉默不语。
“喂,喂?罗爱莲你在么?”罗母不悦,差点没把罗父的手机砸了。
“我知道了。”罗爱莲无奈地先答应下来。
“哼。”罗母把手机还给罗父了。
“爱莲,谢谢你。”罗父说。
“爸,这是应该的。”罗爱莲强颜欢笑,眼泪从脸上蜿蜒而下。
就像您们生下我,把我养大一样,我应该报答您们。
可也仅是如此而已。
罗父罗母说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是她总感觉他们跟个陌生人一样,从未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丝亲切感。
这两年,他们从来没有问过她在陆家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欺负。
说起陆家,开口闭口全都是钱。
“嗯。”罗父挂了电话,等罗爱莲的好消息。
罗爱莲拿下耳边的手机,进了浴室。
没有泡澡,随便洗了个澡就躺床上。
床头灯一关,她就沉沉睡去。
其实她是想等陆青野回来再睡的,可是她好困。
只好先睡了。
-
夤夜。
睡梦中的罗爱莲隐约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概持续了十秒,见声音没有消失,睡眼惺忪的她把手伸出被窝,打开了床头灯。
亮堂堂的温馨卧室,除了她,还多了个男人。
“你回……”她的话没说完,唇瓣就被满身酒味的陆青野堵上,“唔……”
接着,他冰凉的手触碰上她ⓈⓌⓏⓁ的肌肤,她登时打了个激灵。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想尝试着拒绝他一次。
奈何他完全不给她机会,钳制住她的双手。
她“嘶”了声,只因他抓疼了她的手。
陆青野动作一顿,目光锁定“罗爱琴”的双手,眉一点一点蹙紧了。
罗爱莲还在疑惑陆青野怎么停下来了,睁开眼睛,看见他正盯着自己的手。
目光平静似湖面,看不出有任何紧张和心疼的那种。
“手……怎么弄的?”陆青野清冷地问。
“是……”罗爱莲想实话实说的,可为了让陆青野和婆婆陆芊芊保持和睦,她撒谎了,“我自己不小心烫伤的。”
就算他知道是婆婆陆芊芊弄的,也不会替她去声讨她们不是?
陆青野见“罗爱琴”回避自己的视线,平静的眼眸划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随后,他从她身上起来,下床进了浴室。
罗爱莲松了口气。
她还以为陆青野会不相信的。
陆青野洗完澡,穿着一件黑色浴袍,衣领半敞开来,露出健壮的胸肌。
他往罗爱莲的旁边躺了下来,呼吸均匀绵长。
好像睡着了。
罗爱莲那在黑夜里骨碌碌转动着的眼睛散发着光芒,定格在陆青野身上。
咬紧的唇瓣,许久才蠕动:“你睡了吗?”
“没。”陆青野清淡地甩来一个字。
“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罗爱莲说出这句话时,手心手背都是汗。
明明卧室的暖气,没有热到大汗淋漓的程度。
“说。”陆青野的声音就好像一条太平线。
“我爸投资被骗,导致公司资金周转不开,需要八千万救急,不然会破产,你可以……”罗爱莲说到最后不敢再说了,怕陆青野生气,不愿帮助。
“嗯。”陆青野闷哼一声。
罗爱莲疑惑地猛眨了好几下眼睛。
陆青野这句话,什么意思?
答应了?
“你是……答应了吗?”她神经紧绷着。
陆青野:“嗯。”
“谢谢。”罗爱莲欣喜若狂,在被窝里手舞足蹈的,完全忘了陆青野在身边了。
她还以为他会拒绝的,没想到答应了!
还那么地爽快。
陆青野一个翻身把“罗爱琴”压在身下,带着几分突然的暧昧晕染开来。
她对上他那双恍如星辰大海的眸子,眨了下眼,没有拒绝。
也许,这是她唯一可以感谢他的方式吧。
-
第二天。
“叮铃铃。”
罗爱莲是被床头柜上的闹钟吵醒的。
她醒来的第一时间是抓过闹钟,快速按下按键。
她怕吵到一旁的陆青野休息。
起身的时候,手下意识摸向他睡的位置。
一片凉感爬上指尖,她缩回了手。
别过头一看,他睡的位置空荡荡的。
他什么时候走的?
她昨晚被他折腾得困到睡了过去,他还不愿放过她,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在床上发了一会的呆,她掀开被子下床,穿好衣服就下楼去做早餐了。
路过书房,她停了下来。
凝望紧闭的书房门许久,推门而ⓈⓌⓏⓁ入。
视线在里面扫了圈,看见靠在办公椅上睡过去的陆青野。
松开门把手,她走过来。
书桌上的电脑没有关,亮着光。
屏幕上显示着一份她看不懂的金融分析报告。
看来,他昨晚完事后都在忙工作上的事。
真是个工作狂。
她嘴角洋溢着一抹温柔的笑,眼底的爱慕愈发强烈。
书房没开暖气,怕他着凉,她便去卧室拿来一条毛毯替他盖上。
欣赏他那绝美的睡颜片刻,她才满足地下去做早餐。
-
陆青野醒来的时候,看到身上盖着的毛毯,微微皱动了下眉。
随后掀开毛毯回了卧室,一番收拾便下楼去。
那条毛毯不用猜,他都知道是谁给自己盖上的。
只是在他看来有点多此一举了。
走进餐厅,他看见在忙活的“罗爱琴”了,还有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马管家则在他母亲身旁站着。
“青野,醒了?快过来吃早餐。”陆母说。
“嗯。”陆青野轻点了下头,过来拉开餐椅坐下。
罗爱莲听见陆青野来了,回过头瞥了眼坐在陆芊芊对面的他,眼底喜意蔓延。
把早餐一一端上桌,她就要离开餐厅去打扫卫生了。
陆青野却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很迷惑,他这是干什么?
“坐下。”陆青野命令的口吻。

第5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罗爱莲欲言又止。
陆青野是想叫她坐下一起吃早餐吗?
可她已经吃过了。
“我有事要和你说。”陆青野嗓音平和。
罗爱莲“哦”了声,视线在婆婆和陆芊芊身上掠过,然后乖乖坐在陆青野身边。
要知道,婆婆和陆芊芊不喜欢和她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吃饭是,吃早餐是,唠家常更是。
婆婆和陆芊芊面面相觑。
陆青野有事要和“罗爱琴”说?
“你要和我说什么事?”罗爱莲问。
她不想在餐厅呆太久,怕婆婆和陆芊芊不满,秋后算账。
“待会打电话给你父母,叫他们去国际饭店。”陆青野言简意赅。
“叫我爸妈去国际饭店?”罗爱莲瞳孔缩了缩。
“嗯。”陆青野优雅地切着牛排。
“为什么?”罗爱莲眨了眨迷惑的眼睛。
陆青野皱眉,目光移到“罗爱琴”身上,怀疑她有健忘症:“你爸公司不是需要八千万?”
“嗯。”罗爱莲呆若木鸡地点头。
是这样不错。
可是和去国际饭店有什么联系吗?
“青野,你刚说什么?罗爱琴她家又找你要钱了?还是八千万?”婆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她听错了。
陆青野:“嗯。”
“青野,你这个傻孩子,八千万啊!你不能给!罗爱琴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两年来还不知道吗?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掏穷的!”婆婆说着恶狠狠瞪着“罗爱琴”。
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没有叫陆青野休了她都算好的了,居然还敢伸手要钱?
罗爱莲耷拉着脑袋,面带歉意。
婆婆那如刀子般剜来ⓈⓌⓏⓁ的眼神,她不敢多看一秒。
她也是没有办法,那可是她的亲生父母啊。
“注资签约仪式在国际饭店举行。”陆青野用餐巾擦拭了下嘴角,没有回答母亲的话,给“罗爱琴”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青野,你给妈站住!”婆婆急了,一脚踹开餐椅起身,欲要追上去,“青野——”
看着头也不回一下走出餐厅的陆青野,她的肺简直要气炸。
“罗爱琴,你可真行,蛋都不会下一个的人,居然能把我哥收拾得服服帖帖,说说吧,是不是你在伺候别人上有两手?”陆芊芊冷嘲热讽,“呵,你也就这点存在价值,浪货!”
罗爱莲牙都快咬碎了。
但仔细想想,陆芊芊说得不是句句属实吗?
她在陆青野身边的存在价值,就是满足他那方面的需求而已。
他不爱她,是她一厢情愿爱着他罢了。
“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婆婆怒气恒生,胡乱地抓过刀叉就扔“罗爱琴”身上。
尖锐的叉子,划伤了罗爱莲的脸,鲜血溢了出来。
尽管再疼,她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是默默地离开了餐厅。
没事,她都习以为常了。
无论是婆婆的厌恶,还是陆芊芊的讽刺。
上了楼,她给罗父打了个电话,叫他和罗母去签约现场。
然后就去干活了。
-
国际饭店。
罗父和罗母一前一后地从一辆大众上下来。
一个身穿西装,神采奕奕。
一个身穿旗袍,雍容华贵。
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是此刻饭店外最吸睛的。
罗父打接到罗爱莲的电话起,就和罗母匆忙收拾出门了。
他们都没想到她的办事效率这么高的,一下子就说动陆青野今天给罗氏注资。
还以为要等好几天的。
他们两个人刚走进饭店,就有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面带微笑迎了过来:“请问是罗先生和罗夫人吗?”
“是的。”罗父点头。
“请随我来。”旗袍女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往前走,为罗父罗母带路。
罗父和罗母相顾无言,默契十足地跟着旗袍女人走。
心里纷纷想着,这个旗袍女人估计是陆青野叫来迎接他们的吧。
-
签约现场布置在二楼。
罗父罗母来到这里,看到了许多新闻媒体记者,一个个长枪短炮的。
看来,陆青野是想让帝都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给罗氏注资的事啊。
他这么做,对他们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一来可以帮他们宣扬公司,二来可以让整个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知道陆罗两家的关系。
相信今天过后,罗氏集团的生意会蒸蒸日上,许多人争着抢着合作的。
“入座吧。”陆青野走过来指着前方的位置对罗父沉声说。
“诶好好好。”罗父一脸谄媚的笑,拉着罗母走了过去。
陆青野面色平静,深邃的眼眸眨了下。
随后他有了动作,迈动从容的步伐走向自己的位置,与罗父一同落座。
他轻点下头,一旁站着的助理即会意地通知ⓈⓌⓏⓁ司仪签约仪式开始。
“陆氏集团和罗氏集团的签约仪式开始。”司仪甜美的声音在签约仪式现场落落大方响起。
然后,有两位身穿清一色旗袍的礼仪小姐各端着一份合同过来。
一份给陆青野,一份给罗父。
罗父拿到合同,就跟得到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打开。
“还看什么看啊?赶紧签字吧。”罗母着急地说着,抓过一边的钢笔给罗父。
那样子,好像怕陆青野下秒反悔一样。
“哦对对对。”罗父俨然醍醐灌顶,拔开钢笔盖,眼睛快速找到签名处,签下自己的名字。
陆青野是他的女婿,还能坑他不成?
合同完全没有看的必要。
陆青野眼尾余光瞥了眼急着去投胎似的罗父,慢条斯理地翻开了合同,每一行字都不漏地扫过。
很快,娴熟暴露了他的工作能力与每天的工作量。
“青野,我已经签好了。”罗父喜气洋洋地对旁边的陆青野说。
“嗯。”陆青野闷哼一声,没有看一下罗父。
拿过助理递来的精致钢笔,在签名处留下自己那龙飞凤舞的字体。
随后,两个人交换合同签。
这次罗父还是那么着急,看都不看一眼,以最快的速度在签名处签字。
陆青野面无表情,盯着合同上罗父那潦草的字体须臾才落签。
“签约仪式成功!”司仪声音嘹亮地宣布。
罗父见陆青野将合同放下,按耐不住开口:“青野……那八千万什么时候到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