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晴梁舟

我和梁舟是偷摸在一起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食髓知味,越来越不满足。
竟然当着我正牌男友的面追问我:「你到底要委屈我到什么时候?」
1
22岁生日聚会,将近尾声时,梁舟拽着我来到安全通道,染了醉意的眼眸定定落在我的唇上。
「徐若晴,我送你个生日礼物。」
说完,他便低头吻了过来。
浓重的酒气裹挟着淡淡的薄荷香袭来,我鬼使神差地闭上了眼睛。
许是对我的顺从感到意外,他停下动作,额头贴着我的额头,鼻尖抵着我的鼻尖:「很喜欢?」
我仰起头主动发起攻势。
他撑着楼梯护栏看着我笑。
「敢不敢跟我走?」
「那你女朋友呢?」我悄悄掐了掐掌心,试图让自己清醒。
梁舟属于野痞小狼狗,攻略性很强,又浪又狠又无情。
很早之前我就觉得,这种男人很危险。
不易靠近。
但危险,也意味着迷人。
梁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半眯着眼睛勾唇轻笑:「不是在你男朋友房间吗?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顿时一惊,但很快就藏好了表情。
我知道男朋友背叛我了,但不知道他这么没底线,找了自己好兄弟的女人。
梁舟转过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点燃,灰白色的烟雾从他鼻腔喷出,缭绕在空中,遮住了他的大半张面容。
猩红的火光明明灭灭,落进他漆黑的眼中,宛若苍穹尽头极亮的一颗星。
「要不要跟我走?」
一根烟抽完,他的嗓音比刚才低沉嘶哑了不少,混着夜色,钻进耳朵,有种蛊惑人心的意味。
我向前一步,对上他水光盈润的眼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抬手抚上我的脸:「知道啊,双赢不是吗?你就不想报复你男朋友?」
我男朋友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的好兄弟睡了他的女人,所以他找上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喜欢。
我搂住他的腰,重重掐了一把:「走。」
2
我怎么也没想到,梁舟会直接把我带回他家。
「就不能去酒店吗?」我拉着他的衣袖问道。
他在房间里左右看了一眼:「要不你勤快点,帮我换个床单?」
我们坐在客厅僵持了一个小时,梁舟突然烦躁地砸了桌子上的花瓶,低声咒骂了一句:
「没劲,老子不玩了,找你的李然去。」
李然就是我的男朋友。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高考结束后在一起的,大学不在一个学校,但在同一个城市。
那会儿,他对我很好,什么事情都依着我。
我好强,他就做那个退让的人。
大三下学期,他参加了个创业比赛,忙得昼夜颠倒,获得了不少称赞。
我心中对他欣赏不已,为了方便照顾他的生活,我同意了他住在一起的建议。
那段时间,稚嫩单纯的我们,有模有样地学着操持一个家,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淬炼我们的感情。
朋友们都说,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我也对此坚信不疑。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心尖泛起细密的疼痛,像有无数钢针扎着我的软肉,我走过去,蹲在他身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梁舟,如果我主动一点呢?」
这样是不是就好玩了?
第二天一早,我是在梁舟怀里醒来的。
我们没有睡床,而是两个人挤在一张狭小逼仄的沙发上,身体像两株依附生长的植物一般紧紧缠绕在一起。
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我像个贼一般,偷偷摸摸地伸出手,以指临摹他的轮廓,途经他的嘴唇时,格外仔细轻柔。
电话突兀响起,我匆忙收回手,欲盖弥彰地笑道:「醒了?」
梁舟没有完全睁开眼睛,淡淡地「嗯」了一声:「接电话吧。」
拿过手机一看,是李然那个小畜生。
昨晚他说公司有急事要赶回去处理,呵,也不知道处理到了哪家酒店。
他应该没有梁舟那么大的胆子,敢带回家吧?
「喂,怎么了?」
他和我说了几句关心的话,突然话锋一转,带着几分委屈:「你昨晚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怪我提前走了?」
我哑然失笑,他真的想我打电话打扰他吗?
「怕你忙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回不来,还得加班呢,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我歪头看向梁舟,几秒后,笑了笑:「嗯,放心,你忙吧。」
挂断电话之后,梁舟从沙发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昨晚太辛苦了,我俩一起吃个饭补一补?」
我翻看了下计划表,有些无奈道:「白天要开会,很忙,晚上十点之后或许有空。」
「呵……怪不得你男朋友会出轨。」梁舟盯着我,讥讽道。
我不甘示弱:「你又好到哪里去?你女朋友不也找了别人吗?」
出门前,梁舟从身后轻轻拥住我,隔着薄薄衣料,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胸腔跳动的频率。
「打算什么时候分手,怎么分手?」
我目光落在虚空处,发了会儿呆,「我没说过要分手啊。」
3
回家洗了澡后,我才开车去公司。
好死不死地,我在路上撞见了李然和梁舟的女朋友。
他俩刚从酒店出来,正在路边依依不舍地吻别。
恶心。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我的车,李然猛地推开怀中的女人,往旁边躲去。
我没停留,正常往前行驶。
没一会儿,李然的电话打了过来。
那头,他的语气很紧张,但又带着刻意隐藏的意味:「宝贝呀,你吃早饭没有?」
「没呢,在开车,怎么了?要和我一起吃早饭吗?我绕路去你公司找你啊。」我一边开车,一边应付。
他似乎放松了下来:「那你专心开车,别过来了,太辛苦,我点了外卖送到你公司,你记得吃。」
「你真好。」
「当然了,我可是你老公啊。」
yue。
我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晚上九点五十,我整理完计划表,伸了伸懒腰,才得空查看手机上的消息。
李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微信发了三条不咸不淡的问候。
可回可不回。
梁舟给我发了六条消息。
「中午一起吃饭?」
「忙完没?」
「晚上一起吃饭?」
「???」
「你这么忙偷什么情啊?」
最后一条是三分钟前发的:「我在你公司楼下,忙完直接下来。」
想了好一会儿,我才打下一个「好」字。
4
和梁舟在车里刚温存完,李然给我弹了个视频过来。
吓得我差点一屁股把梁舟的腿坐折了。
整理好衣服后,我才下车点了接通。
「宝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生病了吧?」李然担忧道。
我摸了摸脸:「可能是风吹的,没事。」
李然蹙起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心一惊,还以为自己漏出破绽了。
下一秒,李然说道:「可能是感冒了,你嗓子都哑了。」
哦,真聪明。
李然告诉我他提前结束工作赶回家陪我了,让我也早点回去。
我上车把这消息告诉梁舟后,他靠在座椅上似笑非笑:「你就不能加个班?」
我摇头:「不能。」
我到家的时候,李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精神状态看着饱满。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婆,你辛苦了。」听到动静,李然殷勤地冲过来接我的包,靠近我的一瞬,整个人愣了一愣,「怎么身上那么重的烟味啊?」
你兄弟抽的事后烟啊。
我在心里回完后,轻声开口:「压力大,你要不喜欢我就不抽了。」
李然心疼地抱住我:「老婆,你辞职吧,我养你。」
我僵硬在他怀中,一动不敢动,心里泛起阵阵恶心。
见我不说话,李然环住我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老婆,是我能力还不够对吗?」
我死死掐着掌心,努力用温柔体贴的声音回他:「我不想你那么辛苦,李然,我好累,想先去洗澡休息了。」
洗完澡,又处理了会儿工作,李然突然从背后抱住我。
我下意识推开他。
他不解地看着我:「老婆,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淡?」
他怎么会觉得突然?
我们之前不也是这样的吗?他玩他的手机,我做我的事,共处一室可以一整晚不说一句话,就算强行说两句,也会因为找不到共同话题而不了了之。
「你脖子上怎么会有红点点?」李然突然撩开我的头发,指着我右侧脖子处,问道。
几乎是一瞬间,我脑海中就浮现出了梁舟埋在我脖间的画面,还有他那沉重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湿气重,出痧了。」我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平静回道。
李然没多怀疑,只是又问了我一次,要不要做点什么。
我拒绝后,他心安理得地躺到床上玩起了手机。
看着他那副嘴脸,我突然醒悟过来,他是因为愧疚,所以才想要弥补我。
呵,我早就用你兄弟弥补好我自己了。
5
梁舟的酒吧举办三周年庆典,我和李然受邀参加。
到地方时,梁舟还在忙,是他女朋友许瑶接待的我们。
也就是李然的出轨对象。
看面相真不敢相信,这么甜美软糯的女孩子,会有胆子给梁舟戴绿帽子。
「若晴姐,好久没见了,你化妆技术越来越好了。」许瑶亲热地挽住我的手,然后偷偷冲李然眨了眨眼。
我看到了,却装没看到:「你的伪素颜也化得不错,睫毛贴得真自然。」
许瑶抿了抿唇,笑得愈发娇俏:「我的睫毛本身就很长呢。」
哦,是吗?
你说你不长腿毛我都信,可以了吧。
绕过卡座,进入包厢后,李然和许瑶跟着其他朋友一起玩骰子,我则安安静静地坐在李然旁边看着。
没一会儿,梁舟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限量款LV包包,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在感慨许瑶真幸福的时候,梁舟停在我前面,把包递给了我。
「李然,你托我买的限量款包包我给你买到了,是送若晴的吧?」
李然错愕了一瞬,随即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点了点头:「当然了,不送我老婆,还能送谁?」
在众人的起哄中,我伸手接过了包。
心下了然,拼演技的时候到了。
我转过身擦了擦莫须有的眼泪,再转回来,深情款款地看着李然:「李然,我生日那天你提前走了,我确实很失落,但我也知道你是为了事业,为了我们的以后,所以我不怪你。没想到你今天又送这个礼物弥补我,我真的特别感动,你是有把我放在心上宠着的,我知道,谢谢你,老公。」
李然脸上浮现出几分羞愧和动容,他摇了摇头:「我对你还不够好,以后还要更好才是。」
许瑶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她凑上前,伸手摸了摸我怀中的包,夸张地惊叹道:「哇,我好羡慕姐姐啊。」
梁舟一把拉开她,冷冷道:「行了,我听得见。」
许瑶撇了撇嘴:「那你倒是给我买啊。」
梁舟打量了她片刻,勾唇一笑:「看我心情。」
中途我出去上洗手间,却没想到被梁舟尾随了。
他将我堵在洗手间里,反锁门:「你是不是也应该谢谢我这个老公?」
「别闹,你这样像变态。」我推了推他,推不动。
他眯着眼睛轻笑,手把玩着我的头发:「我知道你想干吗,想玩我奉陪。」
我抿着唇没说话。
玩分很多种,同归于尽是一种。
他走他的独木桥,我走我的无敌加宽明亮平坦阳光道,也是一种。
「我算明白了,我是工具人,免费还好用。」梁舟揉了揉我的头发,自嘲道。
好用?
他倒是对自己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