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湛许舟舟

6.

我眼睛一瞪,眼神像刀子般朝着他射去。

「不许乱叫!」

我满脸「凶神恶煞」。

徐湛被吓到了,小脸白了许多,愣了愣才红着眼眶说道:「别这样,我害怕。」

我心一软,想装凶也装不下去了。

「徐湛,你既然知道自己酒精过敏,为什么还天天喝酒呢?」

话一问出来,我就想到了答案:听说,徐湛的家庭情况有点特殊,他的成长环境并不幸福,会不会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只能借酒消愁?

一想到这里,我就对自己刚才的「禽兽」行径嗤之以鼻。

这么可爱,怎么能忍心凶他呢?

「抱抱。」

见我脸色缓和下来,他挪到我身边,脑袋在我肩膀上蹭啊蹭。

我有些无奈。

好吧,就这一次啊。

我轻轻抱住他,后者得到了回应,有点「蹬鼻子上脸」,一双大手直接把我拥入怀中。

「好了好了,该回家了。」

他抱着我看了半个小时的电视,看着外面越来越黑的夜晚,我把他推开。

他勾住我的脖子,我怎么也扯不开他的手。

「不要,老婆,不要赶我走!」

我死死抓住我的衣领,我拽了他的手半天,是一点儿没松动。

倒是手让我给弄红了。

我有点自责,

「老婆,疼,吹吹。」

他主动松开手,放在我面前,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给他吹了吹。

因我而起的嘛,可不是因为心疼!

最终,因为我的心软加上这一次没在他衣服口袋里找到他家的钥匙,他在我家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客厅看见他满脸懵的眼神,突然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我怎么会在你家?」

他皱起眉头,似乎在回忆。

可最终是没有想到任何东西。

我也没打算解释,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好吧,我这么一解释……万一他从此就改掉了酗酒这个「好」习惯了呢?

「昨天看你醉倒在家门口,又没你家的钥匙,就带你来我家住了一晚。」

「哦,谢谢。」

他没怀疑,我倒是松了口气。

许舟舟啊许舟舟,你明明才是一直被他骚扰的受害者,你心虚个什么劲儿啊!

下午。

我跟徐湛同时出现在领导办公室,看着他也将方案递交上去,我莫名有些难受。

二选一并不残酷。

可在我和徐湛中二选一,对我来说,太残酷了。

无论是谁留下来,我都不能心安理得。

领导只是看了几眼,就敲定了最后的结果:徐湛比我略胜一筹。

我拿过他的方案看了几眼。

好吧,我输得不冤。

他的方案的确比我多了不少细节和创新。

我「心服口服」。

7.

下了班,约上闺蜜,我俩在小酒馆里喝了个昏天暗地。

「你说,为什么啊,徐湛晚上的时候明明就那么乖巧,那么有温度的一个人,为什么一到白天,就变成了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

看在我给他吃了这么多顿饭的份上,也不该来抢我的饭碗!

我又开了一瓶,闺蜜接过去喝了一口,也是醉醺醺地说道:「哎呀,舟舟,再找个工作不就好了吗?虽然工作丢了,但是!有得必有失,你不是从小就很喜欢徐湛吗,趁着他天天醉倒在你家,你应该生米煮成熟饭!」

她总是给我出损招。

可我这次却觉得很有道理。

「那我第二天怎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是受害者,酗酒男子出现在你家,对你做了一些不可言喻的事情,你第二天应该质问他找他要说法才对!」

我莫名有了底气,点头道:「你真聪明!」

我给自己打气,这么多年没等到的机遇这几天出现了,我是该牢牢把握才是!

可是我看着徐湛再次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一点儿要生米煮成熟饭的欲望也没有。

我心里全是气。

「老婆,你回来啦。」

他好像等了很久,外面的风给他鼻子吹得红红的。

「徐湛!」

我呵斥他,满眼都是疏远,「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酒好吗!喝成这样半醉不醒的样子,谁会管你啊!」

我打开门,他愣在原地,手脚看起来都有些局促不安。

我一咬牙,关上了门。

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有那个义务要收留他吗?

没有!

我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努力将自己脑海中所有的情绪放空。

原以为在酒精的作用下能够安然睡去,可我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他喝醉了,一个人在外面,不会出事吧?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没办法,只能想着打开门看看。

我打开门。

突然,一道黑影窜了起来,一张帅脸出现在我面前。

徐湛在我脸颊蜻蜓点水,「我就知道,老婆不会放着我不管的!」

他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

无语了。

这人是属口香糖的吧,怎么也甩不掉。

夜里,他躺在我的床上,搂着我的腰,闭着眼睛,看样子很是安稳。

没错,他吵着闹着要跟我睡在一起。

这可是他主动要求的哦,不是我在耍流氓哦!

……

8.

我睁开眼,看着旁边惊讶又疑惑的一对眸子,我瞬间清醒。

我床上怎么会有第二个人!

昨晚的回忆涌入脑海,我缩了缩脖子,面对徐湛审视的眼神,有点心虚。

忍不住地心虚。

「许舟舟,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他抿唇,半靠在枕垫上,眯着眼睛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笑得有点尴尬,刚想解释,突然又想起了昨天闺蜜的一席话。

我深吸两口气,脸上浮升起一抹指责,挤出几滴好像根本挤不出来的泪水,「徐湛,你还好意思让我解释!」

徐湛一顿,微微皱眉,「我们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

潜台词就是,你装成这副被糟蹋了的样子,是要给我看的吗?

我衣衫整齐。

红着脸,挤出一抹微笑,我说道:「这,这不能怪我啊,是你喝醉了,在我家门口,晚上还吵着要跟我一起睡。」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

但我必须要说。

不然,我就从想象中那个「被酗酒男人欺负的无辜女孩」变成了「趁略有姿色男人酒醉强行占有的女流氓」。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疑惑的眼神逐渐清明。

「抱歉啊舟舟,最近的事情有点多,所以经常喝酒,打扰到你了,抱歉。」

这句话还算像个人。

我起身,「没事。」

他很快就离开了。

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发生,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还是有点落寞。

混蛋!

你可是我「睡过」的第一个男人啊,怎么能第二天直接走了呢!

果然,白天的徐湛不是个人。

其实,徐湛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没有一直冷冰冰。

我跟他是初中同学。

初中是三观还没有完全养成的年纪,班上的男生们跟女生一样,好像都对打扮自己比较感兴趣。

在一群穿着名牌球鞋的男孩当中,徐湛永远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他的衣服不贵,但是很干净很简单。

因为他的长相,再简单的白衣服黑裤子都能轻轻松松吸引我的眼球。

他阳光活泼,跟所有人都是一副和善好说话的样子。

我暗恋着他,那时候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远远看他一眼,然后守护着自己的小秘密。

有一天回家,我看见他在跟一群高年级的男生拉拉扯扯,在他们中间,还有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女生。

女生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是五官这么可爱的她,表情却跟现在的徐湛一样冰冷。

因为好奇,我悄悄来到他们的不远处。

「徐湛,原来这个是你妹妹啊!我说,你这妹妹也太不懂事了,竟然敢对我妹妹甩脸色!」

长得最高的那个男生满脸挑衅和鄙夷。

徐湛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替我妹妹道歉了。」

「道歉?」

高的男生嗤笑一声,挑眉道:「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我不知道徐湛还有一个妹妹。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是碰到高中部那群小混混了。

徐湛和他妹妹两个人面对四五个高年级的男生,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已经道过歉了。」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一向带着阳光一样温暖笑容的徐湛露出这种比冰窖还寒冷的眼神。

其实,从这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

「说过了,道歉没有用,要么,你就让你妹妹赔我妹妹精神损失费,要么,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回家了!」

原来是为了钱。

我摇摇头,现在这群小混混抢钱的方式越来越别出心裁了啊。

「没有。」

徐湛垂下眼眸。

他当然没有,因为他从来不穿跟同学一样的名牌球鞋,他家境并不殷实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开了。

「徐湛,我知道你小子家庭条件挺困难的,但是我们今天既然遇见了你,那我们就不能空手而归!你们今天就别想回去了!」

长得高的男生给他的几个小弟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就要上前。

为了避免悲剧发生,我匆匆跑了过去,「不好啦!校长过来了!」

几个人纷纷回头看着我。

我当时有点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演戏,「听说这边有人欺负低年级的学生,校长今天一直没走,马上就要过来了!」

高年级的几个男生果然变了脸色,转头就跑了。

只留下徐湛和他妹妹。

事后,徐湛对我说了谢谢。

我笑着看着他,「没事,你们快回家吧,以后再遇到他们,直接去教务处举报就好了。」

「嗯。」

走的时候,他妹妹还是面无表情,明明一点儿感谢我的意思也没有,还是生硬地说道:「谢谢。」

9.

那之前,徐湛真的很温柔很阳光。

我听说,他的家庭特殊,只有母亲一个人,拉拉扯扯把他们兄妹二人养大。

他的成长路程并不顺利,可岁月和困难好像没有在这个男孩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只是我当时的想法。

像现在,徐湛不知道多久没有露出过笑脸,见谁都是一副万年冰山的样子。

我庆幸自己有幸见过最好的他。

回忆戛然而止。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固然重要,但是,好像对徐湛也同样重要。

他是靠实力打败了我赢得了属于他的东西。

我这么酸干嘛?

所以我决定,以后不会再因为白天的他战胜了我而虐待晚上的他了。

这天休息在家,看着厨房的一大堆垃圾,我收拾完毕,想要去楼下扔掉。

就在我打开门的时候,看见对门的房门也是大开着。

徐湛今天也休息。

开着门做什么?

我有点好奇,过去看了一眼。

这一眼,后悔一整天。

一个女孩正在他家的客厅,搭着梯子,背对着我在擦玻璃上的灰。

女孩动作娴熟,每个角落都擦得干干净净。

徐湛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她的一瞬间,神情变得慌张,「你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快下来!」

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徐湛这满脸的心疼和慌乱。

这个女孩子对他一定很重要吧?

不然,怎能让冰山融化呢?

我反正,是没有那个本事。

女孩回头,碰巧看到了我。

她面色很冷,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我,眼神像是在跟我宣示主权。

「她是谁?」

女孩指着我,低头问徐湛。

徐湛回头看我一眼,刚要解释,我自己已经开始解释。

「我,我是徐湛的邻居,那什么,我先回去了。」

我走的很快,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

躲避着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忍着心疼的感觉,我回到家里,沙发上,好像还残留着徐湛求抱抱的影子。

我有点烦。

徐湛,你这个妥妥大渣男,你都有女朋友了,干嘛还醉着来我家跟我睡觉啊!

突然,我觉得心里堵堵的,看着偌大的房间,是一刻也不想留下。

我收拾好东西,回到了学校。

10.

从宿舍出校去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同学张子季。

他看见我,有点惊讶,「舟舟,你不是去实习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说道:「没通过最后的考核,要被炒鱿鱼了。」

他满脸了然,安慰着我说道:「没关系,现在大公司的要求是严格了一点,我们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遇。」

「嗯。」

「你要去哪里?」

他问我。

「去吃饭。」

「一起吧。」

他邀请我一起吃饭,期间,他聊了很多关于未来的畅想。

可我根本就没心思听。

我的未来。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如何,因为我曾经偷偷地将徐湛也规划成为我未来的一部分。

现在我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人,我自然不能打扰。

哪怕是远远地看他一眼,我都觉得自己在犯罪。

当他提起自己想要在实习的公司旁租一间房子的时候,我说道:「正好,我实习结束,也不能留在公司,那间房子估计也不会住了,其实地理位置挺好的,很方便,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眼睛一亮,点头答应下来。

晚上,我就带着张子季回了房间,想跟他介绍一下,没曾想到正好碰见徐湛和那个女孩迎面走来。

我开门,关门,动作很快。

「这是……徐湛?」

他也认识。

我点点头,没有想再延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张子季深看我一眼,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就住在你对面,你竟然肯将这间房子让给我?」

我觉得有点好笑,挑眉问他:「怎么不肯?」

「你喜欢徐湛啊,我们早就知道了,他都住在你对面,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吗,这房子,要不然你还是自己留着!」

我红着脸,写满了逞强。

「谁告诉你我喜欢徐湛的?!」

张子季坏笑着看着我,「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吗?」

有这么明显吗?

我瞳孔一缩,「还有多少人知道?」

他打趣着说道:「舟舟,你不会以为自己隐藏得天衣无缝吧?认识你的谁不知道你暗恋徐湛啊!」

也就是等于,哦,全世界都知道了!

我慌忙转移了话题。

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张子季还是同意了租下这间房子。

因为,他越是说我暗恋徐湛,我越是想要跟他证明自己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张子季要搬东西过来,我就守着屋子。

可是,徐湛没有再醉酒过,我也没有再看到过他。

我想,他之前醉酒,也许是因为跟那个女孩感情出现了问题,而现在,女孩都已经来到了他家,看起来两个人感情很好的样子,也就不需要再喝酒了吧?

不管怎么看,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能改变自己的「多余」。

原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么平平无奇地一直过下去,直到这天,公司的领导告诉我:留下来的是我。

我很是意外地询问原因。

他告诉我,徐湛已经回老家了,以后不在这里工作,所以,留下来的就是我。

也许我是个天生的恋爱脑,所以我第一时间并没有因为我工作失而复得而高兴,反倒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回老家。

晚上回家,张子季约好了今天来做最后的交接,可是因为他的一些私事耽误了,我到家了才知道是明天。

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还是看着熟悉的健身操,我的灵魂都舞动不起来了。

突然,我听见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猫眼看出去,是满脸醉醺醺的他。

「老婆,开门啊,老婆!」

11.

我原是不想开门的,他自己有老婆,来这里叫我干什么?

可是动静太大,我怕引起街坊四邻的不满,打开了门。

他突然将我抱住,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好看那么可爱。

「老婆,要亲亲。」

酒气很大,比前面几次要强烈得多。

我把他推开,「徐湛,你要不要脸,自己都有女朋友了,还老往人家家蹭!」

徐湛眼里飞速闪过一抹光华,可是时间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捕捉,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婆,我没有女朋友啊!」

他还否认!

我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为什么生气,好像没有任何的理由。

没有理由的生气我干嘛要把它说出口。

我只是冷笑一声,继续把他推开,皱眉说道:「我这里根本就不欢迎你,你自己回家吧!」

如果他女朋友知道他喝醉了就往我家跑……且不说会伤了三个人的心,我内心的负罪感也让我很不舒服。

「我真的没有女朋友,老婆,我喜欢的是你,怎么会有女朋友呢!」

他很认真地跟我解释,眼里的真诚是我无法忽视的。

可比起他的眼睛,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什么都知道了,徐湛,你走吧!」

他愣在原地。

片晌,他脸上的红晕消失了不少,语气变得严肃了很多,「可是,许舟舟,你不是也迅速找了个男朋友吗!你喜欢我这么多年,怎么可以在短短几天内就移情别恋!」

我:???

我仔细地看着他,看了很久,我才知道,他好像是醒酒了。

好像,不醉了。

我脸色一红,想都没想就反驳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了!」

他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你是没有说过,可是我就是知道,许舟舟,你喜欢了我很多年,是不是!」

我愣住。

我还没表白呢,怎么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想起前几天张子季的话,我开始懊恼。

许舟舟,你要是会演戏该多好。

也许,就不会被他发现了。

「所以呢?」我冷冷地看着他,半晌,笑得有些讽刺,「你都有女朋友了,你还来撩我是怎么回事,我喜欢你是不假,可是,我是不会当第三者的!」

他表情有点懵,问道:「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我笑意更冷。

到现在都不肯承认是吧!

好!

我说道:「那天我在你家不是已经看见了吗,你女朋友帮你擦玻璃,你那么温柔,叫她小心一点。」

说着说着,我竟然有点委屈,不听话的泪花都打湿了眼眶。

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

「那是我妹妹!」

徐湛轻轻将我的眼泪抹去,满脸心疼,「不许哭,我不知道你是因为这个生气,那天在我家的女孩是我的妹妹,她也上大学了,就在这个城市,所以一般都住在我家。」

妹妹?

我的思绪飘回了那年初中,我努力将记忆中那个女孩的面容跟她重叠。

好在,能够重叠在一起。

我的脸一阵烫。

本来,我跟徐湛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因为他吃醋已经够离谱了。

偏偏还打错了醋坛子。

那是人家亲妹妹啊,我生什么气!

「那,那你妹妹怎么那样看着我,像是在宣示主权。」

我有点尴尬,可我想要让自己的生气显得合理化一点,就问了这么一句。

他也很耐心地跟我解释,「我们家一直都有一种遗传疾病,容易莫名面瘫,一面瘫起来,就冷冷的,什么表情也没有。」

他妹妹显然就是那样。

「那你呢,一直冷冰冰的,也是因为面瘫吗?」

他摇摇头,轻叹了声,「我没有遗传到这种疾病,随着我妹妹的年纪越来越大,因为她的疾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嘲笑她,为了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特殊的那一个,我也装作有病的样子,这么多年,我一直瞒着她,让她以为很多人都会这样,这是很正常的,这不是病。」

一装就装了这么多年?

我又是难受,又是感动。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那你呢?」

他审视的眼神又出现了,「那你为什么要跟张子季在一起?」

我笑了笑,「你也误会了,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我以为我不能留在公司,就准备换个工作,想把这个房子继续租给了张子季,他那天只是过来看房子,碰巧被你给遇见了。」

我能够很明显地看见他松了口气。

我心里有些窃喜。

他也是吃醋了?

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

我好自恋,人家长得这么帅,怎么会喜欢我!

「原来是这样,」多年前我曾见过的阳光笑容再一次出现在他脸上,「那,许舟舟,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我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他。

徐湛一定是被鬼给附身了!

一定是!

我慌忙躲回房间,听着他跟了过来,在门口说道:「老婆,开门。」

我红着脸,「叫姐姐。」

「姐姐开门啊!」

12.

真正跟徐湛在一起过后,我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究极大暖男。

每天都对我的所有事情照顾得十分周到,一日三餐没有一顿不是我喜欢吃得。

看着面前一堆自己喜欢的菜肴,我问他:「你怎么这么清楚我喜欢吃什么?」

徐湛满脸得意,「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我疑惑道:「什么话?」

他笑嘻嘻的,十分骄傲,「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我喜欢你可要比你喜欢我早多了!」

是吗?

我抿唇问他:「你是在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初中,你可能忘了吧,有一次我跟我妹被几个不良学生抓住,是你替我们解了围。」

「原来,」我坏笑着说道,「你是被我美救英雄的魅力折服了啊!」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你很善良,在那时候,谁会因为一个没什么关系的人得罪高年级的不良学生呢?」

得罪?

其实也算不上。

大概是上天眷顾我吧,在我跟那几个小混混们撒谎过后,他们真的遇到了校长。

从那之后,他们对我还算照顾,也没有欺负过我。

「舟舟,以前是你保护了我,从今天开始,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他深邃的眼眸凝视着我,从里面我只能看见自己一个人的身影。

我冷哼一声,歪着头看他:「既然想好了要保护我,为什么还来抢我工作?」

他解释道:「我没有打算抢你工作,我已经被一家外企录用,今年年底就去上班,我打听到你在这边实习,我想在上班之前跟你表明心意。」

表明心意?

我吐槽着说道:「住过来这么久,你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怎么表明心意?」

这表白方法,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女孩明白他的心思。

他不好意思地说道:「难道,我每天晚上也是冷冰冰的吗?」

我一顿。

「你假醉啊!」

见我这么惊讶,他越发得意了,「我当然没有假醉,我是酒精过敏,可只是一点点而已,没有那么离谱。」

我瘪了瘪嘴,说道:「是挺离谱的,亲亲抱抱举高高,谁能想到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呢?」

「嘿嘿。」

他越笑,我就越想打他。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黑夜中的猎人,享受着禁忌的快感。

没想到,我一直都是那个猎物。

跟他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张子季从对门走出来。

他飞速地看了我俩一眼,眼冒金光。

「舟舟,我就说你怎么愿意拱手将这么好的房间送给我啊!原来,你是直接搬到对面去住了啊!」

我满脸通红。

「去你的!」

13.

我跟徐湛的感情生活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原本就是相互暗恋,很熟悉对方的生活习惯,在生活小细节上,我们也会尽量为对方考虑。

所以,在面对他妹妹的时候,我也是一副冰山模样。

「妹妹你好,我是许舟舟。」

我冷着脸,让自己看起来有多不好相处,就有多不好相处。

没办法,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入乡随俗嘛。

他妹妹也是同样严肃,一双眼睛里没有温度。

「你好,嫂子,谢谢你在初中的时候帮助了我和我哥哥,但是,我没想到你就是住在对门的姐姐啊。」

「嗯,那天见面有点仓促,所以不好意思,没能好好介绍自己,作为补偿,今天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妹妹摇摇头,「嫂子,你不用装得这么冰冷,我知道,我跟其他人有很大的差异,我不能通过面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你不用跟我哥一样刻意迎合我。」

我一愣,转头看着她哥。

她哥也同样看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徐湛不是说,她不知道这是病吗!

她挣扎了很久,才做出笑的样子。

尽管这笑不好看,但还是很治愈。

「我早就知道这是一种遗传病,我哥不想让我难过,所以也装了这么多年的面瘫,我其实很想让他不用这样装下去,可是……可是他告诉我喜欢上了初中救我们的姐姐,我就想,也许他冷冰冰的没什么不好,至少,其他女孩就不会轻易靠近了。」

他哥抿唇,看着他妹,「你为什么不早说?」

他妹妹轻轻说道:「因为姐姐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我希望你能摈弃一切桃花,跟姐姐修成正果!」

现实情况是,他哥做到了。

14.

现在,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妈妈,亲亲!」

大宝挥舞着小手张开怀抱。

我抱了起来吧唧一口。

二宝顿时就不乐意了,满脸「妈妈不可以偏心」的表情。

我连忙将他也抱了起来,也亲了一口。

两个孩子长得很像徐湛,可爱又帅气。

最关键的是,跟他们爸爸醉酒的样子一样粘人。

只不过,他们爸爸那个究极大帅逼总是在家冷着脸,搞得两个宝宝根本就不敢靠近他。

我有点好奇,那天半夜,我悄悄问他:「你总是这样生人勿进的模样,你就不怕两个宝宝讨厌你疏远你吗?」

他有点无奈,叹了声气,「我没办法啊,万一有天发现,他们也得了病,我只能在他们很小的年纪就尽量安慰,他们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怎么会不想亲近。」

「不会的。」

我从抽屉里拿出检测报告,「今天我带两个孩子去了医院,医生说,他们并没有遗传。」

「太好了!」

他蹦着从床上起来,一个劲儿地往我怀里蹭。

「老婆亲亲。」

我推开他,「老夫老妻了,这招已经没用了!」

他眼眶一红,满脸委屈,「可是我就想亲亲嘛。」

我有点无奈,「好吧,就亲一下。」

软绵绵的东西贴在我的唇上,就像第一次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