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丞裴颜

和我网恋半年的男网友,在一个月前悄悄卖了账号。
然而,花八百块买账号的大冤种,居然是我暗恋的男生。
果然是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1
我网恋半年的男友,在一个月前以八百块的价格悄悄卖了账号。
也就是说……
最近一个月,我一直在和一个陌生人聊天。
救命,网恋还有世袭制?
面对对方格外诚恳的道歉,我虚心安慰了一番,然后——
转头便把账号给了楼下包子铺的姑娘。
交换条件是:两只奥尔良陷的鸡肉包。
不过,当晚姑娘便找了过来,「颜颜,他好像发现不对劲了。」
手机递过来,对方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会也把账号卖了吧?」
再往上翻了下聊天记录,我瞬间头皮发麻。
包子姑娘给对方发的消息,简单且粗暴:
「哥哥,你知道火锅有几种辣吗?微辣,中辣,重辣还有我想你辣。」
「听说你喜欢玩密室逃脱,今晚来我家,看哥哥能不能逃掉。」
……
看姑娘这架势,她哥哥可能是在劫难逃了。

把账号送给姑娘的第二天,她要来了对方的照片。
当她拿着对方的帅照来和我炫耀时,我几乎吐血。
这世上居然真有这么巧的事,那个花八百块买了账号的大冤种,居然是我暗恋已久的男神——
周丞。
真,见鬼了。
我软磨硬泡,想要把账号要回来。
然而,即便我开出一千块的价格,姑娘还是一脸坚毅的拒绝了。
「这么帅的男朋友,给我一万都不换!」
我欲哭无泪,被姑娘塞了两个肉包子打发走了。
完了,暗恋已久的男神换了两个肉包。
这波血亏。
2
不过……
短短两天,事情却又有了转机——
周丞要约她见面。
姑娘拒绝了很多次,但对方这次格外坚持,就要和她周末面基。
包子姑娘因为有些胖,担心自己会见光死,所以来找我帮忙。
帮她去奔现。
我毫不犹豫地应下,并趁势顺走两个肉包子,「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
然而,我似乎有点高兴得太早了。
姑娘给周丞吹嘘自己的「绝技」——
能一口气吃12只炸鸡腿。
所以,为了照顾姑娘,周丞把见面地点定在了本市一家网红炸鸡店。
我欲哭无泪,一口气吃12个炸鸡腿?
杀了我吧。
不过,为了能近距离地看周丞一眼,周六上午,我还是按着姑娘的要求,准时出现在了炸鸡店门口。
我望着玻璃门里自己的倒影——
伪素颜撩汉妆,一条白色小裙子,清纯又有小心机。
还算满意。
正欣赏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温润好听。
「肉肉。」
肉肉?
我愣了一下,然后蓦地反应过来,当初网恋时,我随口报的假名,顺嘴取了个「颜肉肉」的拗口名字。
现在真想死。
3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过身去。
站在我身后的男生果然是周丞,白色T恤一尘不染,风清月白的男孩子。
我瞬间有些紧张。
我们同校,同系,不同班。
我暗恋他很久了,可周丞却还不知道我是谁,这是我第一次正大光明地站在他面前。
周丞看着我,目光温润,没有那种不礼貌的上下打量,他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睛。
近距离看,他更帅了,笑起来真要命。
在我紧张得几乎心悸时,对方终于上前一步,替我拉开了玻璃门。
「饿了吧?我请你吃炸鸡。」
我暗暗扯着裙角,跟在他身后进了门。
选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周丞则起身去柜台点餐。
他离开后,我松了一口气,掏出包里的小镜子悄悄补妆。
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姑娘的消息:
「姐妹,千万别露馅,记住要按着我的人设走!吃不胖的可爱吃货美少女哦!」
「……好。」
为了这次考验,我早上都没吃饭。
我看着窗外出神时,周丞端着托盘过来了,我本想抬头朝他温柔地笑笑,然而,目光落在托盘上却倏地顿住。
好家伙,他还真买了一堆炸鸡。
真的是一堆,托盘上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太窒息了。
放下托盘,周丞把各类食品在我面前摆好,炸鸡,汉堡,薯条……
我悄悄数了一下,这人还真记得姑娘给他说的绝技,光炸鸡腿就买了12个。
贴心地插好吸管,周丞把可乐递给我,语气温和:
「趁热吃吧。」
我点点头,在男神温柔的注视下,捏起一只鸡腿,三两口啃完了。
周丞捏起一根薯条,慢条斯理地吃着,并适时地说道:
「你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和你自己描述的一样。」
在我紧张时,他又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挺可爱的。」
我:「……」
深吸一口气,为了应和我的人设,我又一口气吃了三只鸡腿。
这家炸鸡店真心实惠,一只炸鸡腿几乎有某劳两倍大。
我吃得太腻,便端起可乐喝了两口,结果碳酸饮料的气泡堵在胸口。
更恶心了。
本想示弱说今天身体不舒服,然而,抬头时看见周丞那双含笑的眼,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我瞬间认命,算了,吃吧。
强忍着恶心,我正伸手再去拿鸡腿时,手腕忽然被人攥住。
4
手指修长,指节圆润。
再往上,是周丞含笑的眼。
「我薯条吃多了有点难受,陪我散散步吧?」
我松了一口气。
再吃就真当场吐了。
但是,想起包子姑娘聊天中说的「爱食如命」的我,咬咬牙,我违心地拒绝:
「不好吧?还剩这么多,太浪费的。」
周丞松开手,指尖抵在他下颌处,「可以打包……」
「好!」
我几乎是吼着抢答,然后主动跑去柜台要了打包袋。
谢天谢地,幸好他薯条吃多了。
我本以为熬过吃炸鸡这关,便可以顺利地跟在周丞身边犯花痴了,然而——
过了一关,还有一险。
真是山路十八弯。
散步路过附近广场,烈日当头,竟还有一群大爷大妈在跳广场舞。
问题就出在广场舞上。
姑娘明明平日里连路都懒得走,偏要说她最爱跳广场舞。
还说她是我们附近公园的广场舞领舞,天天带着一群老大娘挥洒汗水。
想起那些没眼看的聊天记录,我心头一跳。
果然,该来的还是逃不过。
只见周丞低头看我,眼底的笑意几乎能将我溺毙。
「你不是喜欢跳广场舞吗?」
我咽咽口水,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张脸,「我……吃太多了,跳不动了。」
周丞眼底笑意加深:「你才吃了三个啊。」
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说着,我怕自己再露馅,连忙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准备告辞。
然而——
周丞攥住了我的手腕。
他手一攥,将我手腕完全掐合,掌心温热。
「见面前,你不是说……要去我家看看吗?」
我脑中一片空白,机械地问道:「看什么?」
周丞笑了。
我舔了舔唇,便听见他微微俯身过来时压低了的嗓音:「身材。」
……
太要命了。
我擦了擦并不存在的鼻血,在心里将包子姑娘问候了一百八十遍。
她平日里究竟都和周丞聊了些什么啊。
见周丞似乎并没有收回目光的打算,我讪笑一声,
「就是单纯的口嗨……其实我很容易害羞的。」
周丞瞥了一眼我耳根处,唇角微弯。
「嗯,看出来了。」
我正拼命想着理由结束这场短暂的约会时,却意外地在广场遇见了一个人——
包子姑娘。
5
她手里握着一个冰淇淋,正满心欢喜地吃着。
而旁边那位给她拎着包,端着冷饮并同时闪着扇子的胖小伙,是她的热烈追求者。
我不太清楚他的名字,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小胖丁」。
在我出神的几秒钟里,姑娘也看见了我们。
手里的冰淇淋掉在地上,黏腻一片。
周丞看着我,我看着姑娘,而姑娘则看着周丞。
半晌,姑娘满脸笑意地飞扑过来,插在了我和周丞中间。
她亲密地挽住我手臂,故意问道:「颜颜,这位帅哥是谁啊?」
周丞适时地挑眉,「颜颜?」
糟糕,姑娘一时说漏了嘴。
我惊慌失措地解释:「那个,肉肉其实是我小名。」
「那你的名字是……」
「裴颜。」
我心跳加速了几分,从未想过,第一次在暗恋的男生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竟是在这种情景下。
周丞点点头,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客套,他轻声说道:「很好听的名字。」
被他夸得我脸发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个人一阵沉默时,周丞先开了口。
他将目光扫过我们几人,「我在校外租的房子,时间还早,咱们可以过去坐一会。」
这个「咱们」,自然是包括了包子姑娘二人的。
我正想找个理由拒绝,周丞却忽然抬起手,动作自然地搭在了我肩上。
拒绝的话被我硬生生憋了回去。
就这样,我们一行四人去了周丞租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寓里。
房间干净整洁,一开门,我便闻到了淡淡的香薰味,和周丞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周丞家里还养了一只小奶猫,奶呼呼的特可爱。
不过……
它似乎不太喜欢我,我刚将它抱起来贴了贴,它便尿了我一身……
周丞连忙将猫咪抱走了,「抱歉啊,昨天才抱它回来,还没养规矩。」
他快步走进卧室,翻翻找找后,递给我一套衣裤,「这是我新买的,你先换一下吧。」
说着,周丞将我带去了卧室,离开时替我关好了房门。
换好了裤子,刚刚掀开衣角,我的目光便顿在了一处。
「啊啊!!」
我的尖叫声响彻公寓。
房门倏地被打开,周丞快步走了进来,「你……」
他话音一顿,随即偏开了头。
我飞快地扯下衣服,软着脚步跑到了周丞身边,指着衣柜旁的透明箱子,惊魂未定:
「你怎么还养这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