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嘉柳霏霏

我是全网黑的三线女星,顶着光头走红地毯,被骂上热搜。
影帝却跟着发了光头的自拍。
「我爱的女孩得癌症了,想陪她一起面对。」
一瞬间,我收获了全世界的同情。
可是,我剃头发只是为了治疗斑秃啊。
这下怎么搞?
1
我叫柳霏霏,是个全网黑的三线女星。
为啥被黑,大概因为我长了一张心机美艳的脸庞,经纪人说我看她一眼,她就感觉我在盘算抢她男朋友。
「可是你不是单身吗?」
我迷茫地看着经纪人陈璐,我唯一的好朋友。
她松口气,咬了一大口蛋糕。
「对哦,吓死了,差点以为我们友情要破裂。」
看吧,我就是这么让人喜欢不起来。每天被骂,超话里「柳霏霏惯三,滚出娱乐圈」常年挂在首页。
虽然我千万遍跟自己说不当回事,可是不可能啊,每天看见那么多侮辱人的话,还是会难过。
终于,压力太大导致我整晚整晚失眠,然后我得了斑秃。
你们见过斑秃吗?后脑勺上大片大片的头发脱落掉光,露出光洁的头皮。像是繁盛的草丛上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水坑,又丑又丧气。
我其他位置头发很浓密,每次上药麻烦,搞得一团乱。在医生建议之下,我就剃了光头,平常都戴着假发示人。
这天我一个人待在化妆室里,化妆师还没有来,我就先把假发摘了透气。我从包里掏出医院的诊断书放在桌上,盯着看了半天。
晦气啊,医生说病情还是没有好转的趋势,这药不知道得抹到啥时候。一股生姜大蒜的味道,每次闻到都很饿。
我叹口气,忽然听到房门转动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影帝陆嘉站在门口,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我尖叫一声,手忙脚乱捂住光头,把假发套上。
2
陆嘉和我完全相反,观众有多讨厌我,就有多喜欢陆嘉。
他是童星出道,十八岁那年就拿了最佳男主角,是金雀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有一次我和陆嘉同时走红毯,我被高跟鞋绊了一下,陆嘉伸手扶我一把,第二天我就被骂上头条。
从那天起,我对陆嘉一直敬而远之。
我坐在桌子上,医院的诊断书就压我屁股下面。
我一边把假发戴正,一边尴尬地对陆嘉扯了扯嘴角。
「隔壁有你的专属化妆室,你可能走错了。」
陆嘉不说话,只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
他穿了一身黑西装,个子很高,五官立体如雕刻,气质很清冷。偏偏他的嘴唇并不是现在流行的薄唇,而是厚度适中,嘴角弧度分明,勾着唇一笑,又纯又欲,难怪那么多粉丝为他疯狂。
陆嘉走过来,视线移到桌上。
「这是什么?」
我手忙脚乱地把诊断书塞进包里,美艳女明星得斑秃,真丢脸啊,可不能被他发现。
眼角扫到医院几个字,陆嘉的神色忽然变了。
他拧着眉,俯身过来握住我的手臂。
「柳霏霏,你这样多久了?」
嗓音里好像带了怒气,我有点茫然。
妈的顶流就是难相处,我顶个光头碍着你的眼,还得跟你道歉呗?
「我——」
我刚说了一个字,陆嘉忽然伸手抱住了我。
被一股清冷感的淡香包围,我整个人都傻了。
几个意思,影帝在化妆室非礼我?
3
我跟陆嘉接触的次数很少。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比我高一届,进学校的时候已经有好几部代表作了。去哪里都是人群中最闪耀的星,我就差不多是个灰尘。
我混在人堆当中悄悄看他,听女生们在寝室里谈论陆嘉有多帅。
「柳霏霏,你喜欢陆嘉吗?」
我摇摇头,「不喜欢。」
喜欢他的人太多了啊,我才不要凑这种热闹。
后来这话不知怎么传到陆嘉耳朵里,他在走廊上拦住我。
「柳霏霏,你不喜欢我?」
七月,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地叫。
初夏的晚风带着栀子花的香味,吹起我的裙摆。
我咬着冰棍,傻乎乎地看着陆嘉,冰棍融化,汁液顺着我的手指流淌,黏滋滋的,好像融化了一整个夏天。
我终于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红了眼眶。
「对不起,学长,我乱说的,你的作品都很好看,我喜欢的。」
陆嘉是最年轻的影帝啊,作品被同学否认,应该很打击他的自尊心吧。
陆嘉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算了,不喜欢也没事。」
他越过我朝另一边走去,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他头发最顶端几撮竖着,被风吹得一荡一荡,看起来神气极了,但是背影却很落寞。
我有点内疚。
「柳霏霏,等下我陪你去医院,我有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
陆嘉低哑的声音在我头顶闷闷地响起。
我一惊,猛地推开他朝外跑去,连包都忘了拿。
啊,要死了,陆嘉要带我去治斑秃,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4
我跑了,连后面的试镜都没管。
陈璐叉着腰对我大骂。
「这么好的机会都错过,柳霏霏,摊上你这个不思进取的二货我真是倒霉!」
第二天,我被安排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晚宴要走红毯,陈璐特意给我借了深V的高定服装。
「霏霏,你这身材真是没话说,黑红也是红,明天的热搜你拿定了。」
我看了眼领口,叹口气。
算了,没作品,在服装上我的自主权就很少,公司给什么穿什么,也不能反抗。
公司同期艺人江燕嫉妒地看着我的胸口。
「柳霏霏,靠这个出位,可真有你的。」
我淡淡地看她一眼。
「对啊,不像你,没的靠,就没有这种烦恼。」
我和江燕同时被签约,两个人类型又有点像,公司的资源只能向一个人倾斜,两人之间就势必有竞争。江燕平常各种小动作,讥讽嘲笑阴阳怪气就更是家常便饭了。
两个人拌嘴几句,我排在江燕面前出场。
两旁镁光灯纷纷闪过,我提起裙摆,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旁边的江燕忽然「哎哟」一声,装作脚被扭到的样子,朝我倒过来,一只手直直伸着,看样子要扯下我的衣领。
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江燕的手刚好够到我价值六千八的大波浪假发发尾,往下一扯。
我头皮顿时一凉。
完了。
所有人都惊叫起来,镁光灯疯狂闪烁。
「柳霏霏,你什么时候剃的光头?」
江燕极力压着唇角,比看我被扯下衣服更加兴奋。
「呜呜对不起霏霏,我不是故意的。」
陈璐脸色惨白地冲过来,给我戴了顶帽子,然后拉着我朝后台跑。
第二天,女明星柳霏霏特立独行剃光头的新闻就上了热搜。
5
「她真的好恶心啊,又是露胸又是光头,想出名想疯了吧?」
「对啊,让人倒胃口,博出位也太厉害了。这心机,放一点到演戏上不好吗?」
「有一说一,身材是真好。」
「楼上猥琐男,呸,没眼光!柳霏霏滚出娱乐圈!」
评论以每秒钟几百条的速度增长,这条新闻很快从「热」变成了「爆」。
我看着那些花样百出骂人的字眼,伸手按住太阳穴,头更疼了,唉。
「陈璐,也许我真的不适合娱乐圈,等把手头的工作忙完,不要给我接新的合约了。」
陈璐长长地叹口气,同情地看我一眼。
「你也接不到新合约了。」
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了瓶啤酒,顺便打开电视机。
镜头上,出现了陆嘉的脸。
陆嘉在参加一场电影的发布会,还是现场直播。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肩宽腿长,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好像天生就会发光。
说完电影内容,他忽然伸手拍了拍话筒。
「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我喜欢一个女孩,七年五个月零三天。」
陈璐倒吸一口冷气,手中的啤酒罐掉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淡黄色的酒水淌了一地。
弹幕瞬间爆炸,经纪人变了脸色,想上来拉陆嘉下去,陆嘉却坚定地摆了摆手。
我靠,这么劲爆,我也顾不得悲春伤秋了,一个箭步冲到电视机面前吃瓜。
「我一直没来得及跟她说,总以为时间还很多。」
陆嘉嗓音忽然哽咽,狭长的眼尾微微发红。
他闭上眼睛,顿了片刻,然后放下话筒,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剪头发的推刀。
「癌症不可怕,柳霏霏,不管后面有多难,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
陆嘉抬起手,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头发推成了光头。
视频中,剃刀发出「嗡嗡」的响声,台下是无数尖叫。
陆嘉的黑发从头顶大片大片掉落,他神色清冷,漆黑的眉眼一派冷静从容。
那一瞬间,虔诚得仿佛为神明剃度的出家人。
我整个人都傻了。
发布会现场一片混乱,陈璐像只猴子一样在沙发上跳来跳去,发出一连串怪叫,还踩到遥控器,把电视机也给关了。
过一会,我的手机铃声响起。
我颤抖着接起电话,里头传来陆嘉清哑低沉的嗓音。
「柳霏霏,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