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川颜舒

13
惊喜尼玛!
我挣脱开他的钳制,将手揣进兜里,不让他有机会再碰到。
「顾怀庭,你女朋友是袁安娜,别告诉我你被我打得精神错乱了?」
顾怀庭一步步靠近我,眼神中毫不掩饰对我的迷恋。
「颜舒,之前是我没有好好珍惜你,我们还可以回到过去的,就像我们一起度过的这四年一样。」
舔了他四年,我当然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我还是顺着他的话问道:「可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顾怀庭笑了一下,那张脸终于是找不出任何和纪云川相似的地方了。
「这根本不是问题。颜舒,你不是爱我吗,那你肯定可以接受我的一切。
「我爱她,可我也爱你啊。只要不被发现就好了。」
我都不知道顾怀庭是如何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如此让人恶心的话的。
于是我直接打破他的幻想:
「顾怀庭,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
顾怀庭踉跄了一下,像是无法接受我的说辞。
「怎么可能!从我还是籍籍无名的选秀选手到现在,这四年你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我!我不信你不爱我!
「你还拿那个纪云川当我的替身,你怎么可能不爱我!」
我笑了,凑近他耳边问他:「有没有可能,你才是那个替身呢?」
14
纪云川去国外后,我从选秀节目中发现了和纪云川有那么点相似的顾怀庭。
我带着目的接近顾怀庭,哄着他,拿资源捧他,甚至进入娱乐圈陪他。
他演男三时,我演女二;他演男二时,我演女三;他演男主时,我演路人甲。
几乎他出演的每一部剧,都有我的参与。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抱了顾怀庭的大腿,却不知道,这些都是我哄他的玩意。
顾怀庭从始至终都知道我「喜欢」他。
他也享受于我带给他的资源,虽然他并不知道我是用何种方法得到的。
不过这不要紧,毕竟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可利用的工具而已。
他想要用暧昧不清来维持这种关系,我也就顺着他。
但是这种只限于他并没有确认关系的女朋友,从他和袁安娜在一起的那刻,他也就丧失了属于纪云川替身的特权。
顾怀庭显然承受不了自己才是替身这个打击,眼神变得浑浊而黯淡,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可能。
我不理会他的发疯,独自去寻找纪云川。
但是对方却是打定了主意躲着我,压根找不见人。
就连节目录制,也是绕着走。
只要听见我的声音,必离开十米远那种。
这是继四年前他出国后我再次感觉要失去他了。
我不想承认我们之间越走越远了,但又不得不承认。
情绪带来的影响就是我做任务都变得不积极了。
在第三天的投票环节中,我被多数人投票成为了贡献值最少者。
顾怀庭没有悬念地并没有使用救我的权利。
我带着一台跟随相机,被送到了荒岛上。
15
说是岛,其实只有几百平。
节目组在上面搭了个简陋的集装箱屋,便算是我的营地。
我将在这里独自度过一晚上。
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海上天气的阴晴不定。
白天到的时候还是风和日丽,可到了晚上,却突然刮起了狂风。
我躺在木板床上时,可以清晰地听见海浪刮打礁石的声音。
强迫自己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后,我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集装箱好像有水渗了进来!
我飞速起身打开房门查看情况。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本来高出海面十米左右的荒岛此刻犹如埋在水中的宝石,只露出一点光滑的头顶。
而我现在站的位置,再往下走几步就可以踩到海水。
海面风浪一波接一波,让我有种下一秒就会被这些墨一般的海水吞没的错觉。
我用被海风吹到颤抖的手拿出手机。
信号显示直接被画了个大×,连紧急电话都打不出去。
我正盘算着趴在木板床上的存活概率会是零点几,就猛地听到了一阵快艇的发动机声。
节目组派人来救我了?!
透过层层夜色,我终于是看清了快艇上的人。
纪云川!
怎么会是他!
纪云川穿着黑色防风衣,驾着快艇窜到我面前几步远的海面上。
「上来!」
我不敢再犹豫,飞快爬上快艇,紧紧抓着船舷不敢松手。
可是海面上的风浪已经越来越大,我们的小艇被浪头打得频频打转,根本找不到方向。
16
继续这样下去,等待我们的只有燃料耗尽,然后被海浪卷进大海里,给底下的鱼儿们加点餐。
我望着身前浑身都被风浪打湿、依旧死死抓着方向盘寻找出路的纪云川,突然就有点想哭了。
我都没泡到他呢,就要和他双双殒命在此了。
真该死啊!
说什么来什么。
发动机的轰鸣逐渐弱了下去。
纪云川索性关了发动机,节省一点动力,然后将我抱到身前坐着。
我被他亲密的动作弄得一愣。
继而才发觉他身上几乎毫无温度,冰冷得像是一尊铜像。
整张脸都是惨白的,没有血色。
我回身抱住他,努力想要给他一点温暖,可却似乎并没有多大作用。
「颜舒,我喜欢你。」
什、什么?
我以为我听错了。
但纪云川的声音却穿过海风,一字不漏地钻进我心里。
「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第一面就喜欢,就算你把我当姓顾的替身我也认了。
「至少,今天陪你死的人是我吧。」
虽然纪云川这样说,但是我心里却还是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第一面?那时候你才16吧。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跟别的女生出国!」
纪云川眼神里都是茫然。
「什么别的女生?」
很好,装傻。
生死关头,我直接卖了自己好闺蜜纪云川亲姐。
「你姐说你有个喜欢的女同学要出国,所以你才跟着去的,还是一去五年。」
五年,速度快点的,孩子都几岁了。
纪云川骂了句脏话。
17
我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女同学,都是我那好闺蜜信口胡诌的。
而纪云川突然想要出国留学的原因也是亏了我的好闺蜜。
因为他亲姐我闺蜜说我喜欢成熟有魅力、事业有成的男人,所以觉得自己不够优秀的他才想去国外深造几年。
我和纪云川同时骂了声草。
因为这糟心玩意,我俩就这样白白错过了四年!
大概是老天爷也看出我俩的不甘心,海面上的风浪逐渐小了下来。
节目组的救援船只也找到了我们。
获救后第一件事,我狠狠咬上了纪云川的喉结。
纪云川闷哼一声,抱着我任由我发泄。
过后却又垂下眉眼,黑眸中载着满船星河冲我指指喉间:
「姐姐,好疼。」
草,这谁能忍!
小奶狗和小狼狗的结合体也太勾人了吧!
我正准备大快朵颐,结果却发现纪云川没了动静。
抬头一看,纪云川一张脸通红,闭着眼,显然是发起高烧来了。
慌忙给人送进医院,办了住院手续,导演才姗姗来迟。
开口就说是纪云川自己非要去找我才出事的。
如果我乖乖在岛上等着根本不会有问题。
我没跟他多说,直接联系了律师。
从岛上的简陋设施来看,节目组根本没有考虑过安全问题。
而从我和纪云川在海上经历的风浪来算,我们还没遇到救援之前,那座荒岛就应该已经被完全淹没了。
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觉得我和纪云川都没什么背景,又不是大红大紫的人物,想要以大欺小把这件事盖过去。
「颜舒,你如果把事情闹大,对你们也没好处。
「你觉得以后还有哪个节目哪个剧组敢请你们?
「这样,我可以代表节目组承诺给你们每人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我冷笑一声,直接让人把导演轰了出去。
一百万买我和纪云川的命?怕不是做梦!
经历「荒岛求生」后,我和纪云川双双决定退出娱乐圈。
倒不是因为后怕,而是我们本来就志不在此。
我进娱乐圈是因为顾怀庭,
纪云川进歌坛是为了追我。
现在正主都回来抱怀里了,当然也没必要继续在里面待着了。
可是有些人却不想放过我们。
18
关于我和纪云川的各种黑料漫天飞,甚至一度霸占热搜头条。
查了下源头,发现竟然是顾怀庭。
我和纪云川还没发火,倒是两家的家长坐不住了。
先是龙头企业天川集团发布了一则通告,表示近期有关于其股东兼集团未来继承人「纪云川」的不实信息,严重影响了集团声誉,将追究不法分子的责任。
再来是华源娱乐发出声明,对网络上有关总经理「颜舒」的不实报道将采取法律措施。
我和纪云川的豪门身份,就这样被爆了出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网络舆论的风向立马就变了。
而我也送了顾怀庭一份大礼。
网络上出现了一份关于顾怀庭的音频。
正是他之前在麦田屋对我说的想要我和袁安娜两女侍一夫的言论。
国民男神塌房的速度比谁都快。
短短两天时间,顾怀庭的所有代言就被品牌方杀得一干二净。
而袁安娜也在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单方面的分手声明。
我能用众多资源把顾怀庭捧上影帝的宝座,自然也有本事将他拉下来。
至于那个把人命不当命的节目组?
律师团队挺给力。
这辈子应该是不会再出现了。
19番外(纪云川视角)
颜舒比我大三岁,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姐和她的合照上。
她披散着齐腰长发,冲着镜头挥手笑。
眉眼弯弯,给人一种明媚又带点妖娆的味道。
纤细白嫩的手臂和露出一截的白皙腰肢让我立马就红了脸。
我姐看到我这样,立马就把照片藏起来了。
还给我洗脑:「我可爱的弟弟,你可千万不能被那个妖女染指了!姐姐我已经逃不脱了,你可不能再陷进去!」
妖女?恐怕是的吧。
不然怎么就能让我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呢。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我家。
那天天热,我流了鼻血,老师允许我提前回家休息。
开门后,就看到「妖女」躺在我家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她穿了件黑色吊带裙,睡姿不太好,大腿撩起一大片。
我赶紧把身上的校服外套给她脱下盖上。
刚松口气,鼻子却一热。
shift!
我保证,这真的只是天气热而已。
而此时沙发上的「妖女」缓缓张开眼眸,眼神还不太清醒,软软糯糯地冲我伸手讨抱。
「宝宝,你回来啦~」
我当然没自作多情地认为她是在叫我,因为我姐就叫纪宝宝,她喊的是我姐的名字。
但是这软绵的声音,直接击中了我的心防。
我随意扯了几张纸就往鼻腔塞。
一边塞一边往洗手间走。
可一双白皙滑嫩的手却抓住了我的衣角。
「妖女」冲我弯眼一笑:「你就是宝宝的弟弟吧,我是颜舒,你姐的同学。」
我慌张地点了点头:「嗯,我看过你和我姐的照片。」
猩红的血点透过白色餐巾纸往下落,我脸也红了个透。
颜舒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替我扯了几张纸,一边给我做示范。
「不要仰头,要低头。按住鼻翼,我去给你接点水来冷敷。」
她不知道是喷的什么香水,越过我身侧时有股香香甜甜的味道。
我姐回来时颜舒正把手搭在我后颈上给我擦冷敷后留下的水渍。
整个屋里就听见我姐哇啦乱叫:
「啊,颜舒你个坏女人,不要想染指我弟弟!他还是个孩子!」
十六岁的我和颜舒差不多高,她故意蹲低仰视我:
「小纪纪,你还是个孩子呀?那你要叫我姐姐呦~」
我涨红了脸,在她的逗弄下小声喊她:「颜舒姐姐。」
我姐和颜舒上了大学后,就不常回来了,我通常大半年才能见到一次颜舒。
但是梦里的她倒是经常见到。
十八岁那年,我终于意识到原来我是喜欢上了颜舒。
于是我也下定决心要考到她那所大学。
但是我姐告诉我,颜舒并不喜欢姐弟恋。
为了成为她理想中的男性,我决定出国深造。
刚出国几个月,我姐就告诉我,颜舒恋爱了。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没出门。
一遍遍告诉自己恋爱了也可能分手呢,我不是完全没机会。
可颜舒这场恋爱一谈就是四年。
我决定放弃了。
可当我看到河畔旁某个男人的身影时,我又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那是颜舒交往了四年的对象——顾怀庭。
他正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两人亲密相拥,在夕阳下接吻。
颜舒的男友背叛了她。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告诉她,依照她的性格肯定会分手,但是她会伤心。
不告诉她,我可能永远没有机会。
最后我选择了不告诉她,我情愿我永远没有机会,但不想她伤心。
我坚持不住回了国,期望哪怕她只是一会会需要我,也行。
为了更接近她,我参加了歌手选拔,没有悬念地赢了比赛。
可我又想错了。
整整三个月,颜舒都没有联系过我。
或许她早就把我忘了吧。
可人就是有劣根性。
当我知道有节目组要邀请颜舒参加真人秀时,我还是动用关系把自己的名字加到了嘉宾名单中。
后来的后来,我无比庆幸自己的这一明智决定。
原来,她等的一直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