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川颜舒

06
该死的顾怀庭!坏人姻缘犹如杀人父母!
结果这厮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路过我身边时用鼻孔看我不说,还侮辱我的爱情!
「颜舒,你以为故意在我面前追求别的男人就能让我吃醋吗?
「过去我的某些行为或许让你对我有些误解,但是现在我已经和安娜确定关系了,希望你不要再做一些无谓的事。」
我连眼神都懒得给他了,拉着袁安娜的手替她不值:「姐妹,苦了你了。」
可惜的是袁安娜并不领我这份情,反倒是对我敌意满满。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理解怀庭的优秀会吸引不少女性,但是颜舒你值得更好的。」
很好,请直接锁死,谢谢。
我发自肺腑地给他们送上祝福,然后潇洒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麦田屋》有一项规则,那就是所有人都必须靠做任务获得贡献值。
而获得的贡献值会充进集体贡献卡里,里面的数值可以和导演组换取生活必需品等物品。
每三天进行一次投票,被认为是贡献价值最低的人将会被放逐到荒岛度过一个晚上。
而今天的晚饭就需要完成任务后才能获得。
导演组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任务抽签卡片。
我抽到的任务是捉鹅。
袁安娜在导演公布我任务的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头。
她温温柔柔地跟其他人打着商量:
「你们有谁可以和颜舒换一下吗?」
07
我当即摆手表示不用。
结果袁安娜却直接开始替我求人了:
「女孩子都最怕鹅了,你们就当是帮她一个忙,换一下吧。」
??
你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果然,她这一举动瞬间就引起了其他嘉宾的不适。
运动员出身的李大华第一个站出来表达对我的不屑:
「怕就得逼着别人和她换?什么都怕,来这录什么节目!」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骂我,顺带着捧一捧袁安娜。
「自己抽的任务自己做,不想做找导演组去,跟别人换算什么本事。」
「是啊,安娜姐还抽的是喂猪呢,这种脏活也没见她说一句,怎么就颜舒事多啊。」
我嘴角抽了抽,懒得搭理这帮人。
倒是一直沉默的纪云川开腔帮我说了一句,虽然那话更像是在嘲讽我。
「哔哔这么多,我看你们比她还事多。」
「纪云川,我们可都是你前辈,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纪云川瞥了说话的人一眼,嘴角往上勾起一个弧度嗤笑一声:
「吹彩虹屁的前辈?」
我目瞪狗呆地看着纪云川那张冷漠而帅气的脸。
四年不见,我的小奶狗变成小狼狗了?还是獠牙尖长尖长的那种?
最后还是顾怀庭出面将场面压了下来。
纪云川看见顾怀庭,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响,显然对顾怀庭这个屋长有着深深的不满。
我以为纪云川肯替我说话,自然是把我没有迎接他回国这页翻过去了,结果我刚准备好好哄哄他,这人就跑了,丝毫不给我机会。
我只好把这股怨气发泄到了后院扑腾着翅膀满院子遛弯的大白鹅身上。
08
我熟练地一只手提拉一只鹅脖子,一分钟不到就捉了两只半人高的大鹅出来时,
明显感觉摄像大哥都蒙了。
他为难地看了眼手里的摄像机,跟我打商量:
「颜老师,能再来一遍吗?我没录上……」
我挺喜欢摄像大哥耿直的性子。
当即给两只大鹅放生了。
然后确定好摄像大哥准备好了,又把这两扑着翅膀想啄我一口报仇的货给捏住了命运的咽喉。
路过猪圈的时候,正好看到袁安娜被猪撵着跑。
她红着眼眶,看到我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抓住我:
「颜舒,救我!我怕猪!」
显然,袁安娜是忘了关猪圈门,倒猪食的时候让猪跑了。
而她还不只把猪赶不进去,反倒被猪赶了。
眼看着有一只猪准备告别麦田屋,去追求更远的幸福。
我当机立断把两只大鹅往摄影大哥手里一塞,然后捡了个红色的袋子拦在猪面前,抖动出声音。
我没想到小时候在乡下和奶奶一起时学会的这些小技巧还有用武之地。
那三头百来斤重的二师兄没一会就被我聚在了一起,眼看着马上就能赶进猪圈里,就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唤,我可爱的二师兄们瞬间就惊了,开始哄哄乱叫。
而始作俑者顾怀庭则是将袁安娜护在身后,对我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颜舒,你有病吗,把这些猪都放出来吓安娜!」
09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放出来的?
我正想骂他,却看见缩在他身后哭得一抖一抖的袁安娜。
好吧,不用解释了。
这年头,还是小白花吃香啊。
特别是遇上一个有脑子还不舍得用的霸总。
而我们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袁安娜一句话不用说,单靠她那委屈的表情就直接把其他人脑子带偏了。
「亏得刚才安娜还替她说话,结果转头就捅刀子。」
董妮也是懂造谣的,接着话头就给我扣帽子。
「我看她是嫉妒安娜姐和顾影帝在一起了,就故意给安娜使绊子。
「毕竟她可是死缠烂打了顾影帝四年,这是圈里都知道的。」
其他人顿时用一种恍然大悟的眼神看向我,目光除了鄙夷就是鄙夷。
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摄影大哥,还是个场外人员,禁止作弊。
毕竟导演组可爱这种撕X剧情了。
剪辑再给点力,直接热搜预定。
我笑了,按照袁安娜的设定,我此刻应该是据理力争,然后却没一个人相信我。
于是我愤怒离开,更加坐实我的「罪名」。
这姐们,演女一的剧挺多啊,怎么这么喜欢女二的剧本。
不过抱歉,要让你失望了。
10
我给就差临门一脚的二师兄门关进猪圈,然后端着那一大盆散发着难闻气味的猪食递给袁安娜。
「来吧,安娜姐,完成你的任务去吧。
「我的鹅可是都已经抓好了呢,你喂猪这么简单的事应该是不需要别人帮的吧。」
「这点小事我当然可以自己做。」
袁安娜还得立人设呢,所以虽然从我的角度可以看见她明显的嫌弃,但是却还是从我手上接了过去。
我从摄像大哥手里接过我可爱的大白鹅,准备看好戏。
袁安娜确实如她所说怕猪,从她踏进猪圈就忍不住干呕加颤抖身体的频率就可以看出来。
她颤颤巍巍端着猪食往食盆走,结果走到一半就顿住了。
仔细一看,是有只二师兄蹭了过来。
疯狂用鼻子拱着袁安娜的小腿。
袁安娜穿了条红色小短裙,估计就是这颜色给吸引过来的。
只听得一声尖叫,袁安娜直接摔了猪食,打开猪圈门就狂奔出来。
她脚上还带着黏糊糊的猪食,扑到顾怀庭怀里时,我亲眼看见顾怀庭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三只二师兄没了猪圈门的束缚,加上袁安娜那惨绝人寰的叫声,直接就从猪圈里晃晃荡荡撞了出来。
二师兄们也不怕人,反倒是哪里有人就往哪里冲,董妮和另一个女生的尖叫就没停过。
男生们手忙脚乱地拿东西抽打猪背想要把猪赶回去,却只是适得其反。
我看着这一出闹剧,舒心了。
提着大白鹅准备走,导演却在旁边小声叫我。
11
「颜老师,帮帮忙吧。」
看在导演的面子上,我重新把猪赶进了猪圈。
关上猪圈们回身的时候,看到一片红成猪肝的脸。
显然,他们的脑子终于转动了下,想清楚了刚才真实情况是什么。
「颜舒,对不起。」
对我意见最大的李大华第一个张嘴道歉。
「哦。」谁规定了道歉就一定要说没关系呢,我接受他的道歉,但是不代表我原谅了他的行为。
都是成年人了,特别是这些人所在的圈子,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是真的看不出来袁安娜的心思吗?不过是为了各种说得出口又或者说不出口的原因而选择站在袁安娜那一方而已。
晚餐过后节目组也是没放过霍霍我们,让组织活动。
只要能达到导演组的满意度,就能获得额外的贡献值。
于是我们的饭后活动被迫改成了才艺展示。
纪云川第一个上场,虽然表现得不太情愿,但是还是自弹自唱了一首原创歌曲。
听得我心都要醉了。
恨不得嘶吼着给他疯狂打call。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从这个角度看,纪弟弟和顾影帝有点像呀?」
正陶醉间,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这都能被你发现?
我看过去,却正好和顾怀庭的目光撞在一起。
12
我赶紧别过脸,夭寿,我竟然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丝柔情??
「颜舒,你也是唱歌吗?」导演开麦问我。
那必须不是。
我冲纪云川眨巴下眼,扭着腰走到中央。
跟随着音乐,来了曲火辣的桑巴。
每一个扭腰摆胯,都是冲着纪云川去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我的意图。
别的人我没注意,但是纪云川眼神的波动,我抓到了。
我看着纪云川的目光从平静变得隐忍,从隐忍再变得炙热,几乎要黏在我身上。
一曲跳完,纪云川的目光却始终没从我身上下去。
我知道,我成功了。
纪云川喉结滚动了一下,我当然清楚这代表什么。
可惜现在被摄像机怼着,不然我绝对能亲爆他的喉结!
终于等到活动结束,摄像机一收工,我就赶紧往纪云川身边凑。
我都要摸到纪云川小手了,顾怀庭又阴魂不散地出现了。
他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我做的那盒生巧,冲纪云川发号施令:
「纪弟弟,我和颜舒想单独聊聊,你应该懂的。」
纪云川牙齿摩擦的声音像是一口咬在我骨头上:
「原来连送我的礼物都是假的,颜舒,你真行!」
我追上去想解释,却被顾怀庭一把拉住:
「你只是拿他当我的替身而已,颜舒,我都知道了。」
纪云川脚步一顿,随即迈开步子,几个眨眼间就看不见背影了。
我气得转头就是一巴掌。
「顾怀庭你有病是不是!」
顾怀庭却没有恼,反而声音越发温柔:
「颜舒,我后悔我之前没有发现你的好,原来你藏着这么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