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湛许舟舟

1.

晚上九点半,我刚煮好泡面,一边吃一边看健身操。

虽然身体没动,但我的灵魂在跳跃。

忽然大门被人拍响,我看到是对门的男神。

我们是一个学校的,被学校推荐到一个单位实习。

于是我们机缘巧合住在了对门。

垂涎了三年的男神,现在和我一门之隔。

「徐湛,你有事?」我打开门,徐湛本来垂着头,现在忽然抬头看向我,冲着我一笑,「我饿。」

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我:「?」

徐湛素来冷峻话少,我们同学三年对门三个月,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就算路上碰到,他也绝不会多给我一个眼神。

「你、喝醉了?」我嗅了嗅了,有酒气。

徐湛趴在门上,委屈巴巴地道:「饿!」

这一声跌宕起伏,还配着这一张我想了三年的脸……

就问,谁能受得了?

「就泡面,凑合凑合。」我将他让进来,关门的时间,他已经坐在桌前,又是双手捧着脸的姿势。

我吐了一口国粹,忍住被他诱惑的心,坐对面盯着他。

「徐湛,你被鬼附体了吗?」

看他酒气不大,难道是酒精过敏?

「你喂我。」他冲着我,「啊……」

我:「!」

2.

我喂了。

可不是因为我的私心啊!

那是他自己要让我喂的!

我可以为自己作证!

「好吃。」

他咧开嘴,笑得甜甜的。

我有些无语,一口泡面就这么满足了吗?

我看了一眼包装袋,嗯,红烧牛肉味的,等会儿就去买一件放家里!

可怜我饿了大半天肚子,好不容易有一口熟的,还被徐湛吃了一大半。

我吃完仅剩的一口面条,喝两口汤,默念两遍:你饱了你饱了。

「你怎么还不走?」

洗完碗,我走出来,徐湛堂而皇之躺在我家沙发上,看着我的电视,还冲我一笑。

「你来啦!」

狭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眼里星星一样的光就这么一闪一闪。

我深吸两口气。

不能被美色所惑!

「该回家了。」

我第二遍提醒。

他满脸都是祈求,小眼神泪水汪汪地看着我。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我却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坏事。

好吧,再一再二不再三。

他不走,我不能三番五次赶人不是?

电视机上还播放着健身操视频,我的另一个灵魂翩翩起舞。

不管他了,爱怎样怎样吧,我的灵魂需要健身!

可是我的注意力无法集中——

他黑溜溜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这样直接又坦然的目光,让我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我僵硬地扭头看他,扯开一抹笑容,「徐湛,你有什么事情吗?老看着我。」

「你好看。」

徐湛歪了歪头,躺在我旁边。

白皙的脸上晕开一朵红云,嘴角的笑意干净又舒服。

这……也太可爱了吧!

一个邪恶的想法从我脑海中诞生了。

我伸出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

软软的,滑滑的,好舒服!

就在我担心他会不会因此清醒过来,臭骂我一句「女流氓」的时候,一个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的场景出现了。

他先是满脸享受的样子,随即直接拉着我的手放在他头上。

「摸摸头。」

我:!!!

我其实早就有这种想法——我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这么大个美男自己送上门来,岂有不占便宜的道理?

没想到,他连理由都给我找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

我心安理得地揉了揉他的脑袋,看着他像个小灰狼一样眯着眼,一个劲地蹭我的手……我放下心,尽情地「蹂躏」。

他似乎是觉得单纯被摸头不太过瘾,直接靠在我的肩膀上,咬唇喃喃道:「摸摸。」

我现在有确切且合理的理由怀疑,徐湛一定是被外星人给掉包了!

半夜,等他睡熟了,我才从他包里拿出钥匙,把这祖宗给送了回去。

3.

第二天,我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打开门,对面的徐湛跟我同时走了出来。

他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

不用怀疑,这徐湛本人无疑了。

我也瞥了他一眼,他脸上的冰霜跟以前一模一样。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我们一起走进电梯。

「昨晚……」

我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用一如既往的淡漠眼神盯着我,「昨晚怎么?」

我满脸不可思议,昨晚你可是主动来我家献身了!

你不知道吗!

可这种话我怎么说得出口?

我看了他许久,电梯从十八楼已经来到了一楼,都看不出他任何破绽——他好像……真的把昨天的事情给忘了?

好吧。

他都忘了,我也不好再提。

我才不要让他知道我昨天趁他喝醉了吃他豆腐的事情。

电梯门打开,我们先后走了出去。

他缓缓回头,俯视着我,「昨晚怎么?」

我轻咳两声,迅速将脸上的一抹绯红藏下,「没什么,昨晚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一瓶上次从M国带回来的红酒,我也不喜欢喝酒,送你要不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回答一定是:不。

「不。」

他不会接受我的东西,事实上,他不会接受任何人的东西。

他一向高冷孤傲,其他人的好意在他眼中没有任何温度。

我也没打算送他酒。

我问道:「为什么?」

他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我酒精过敏。」

酒精过敏?

怪不得呢。

如果不是酒精过敏,怎么会一点酒就醉成了主动献身的样子?

今天一天的工作,被我做得鸡飞狗跳。

不是忘记了帮上司煮咖啡,就是忘记了给报告单签字。

下班前,同事问我:「舟舟,你怎么一天都魂不守舍的?」

我淡定道:「没事。」

我能告诉别人,我一整天脑子都在想男人吗?

徐湛醉酒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

如果还能有下次,我一定录制下来!

「下次」很快就到了。

我买了菜,加上一整箱的泡面,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昨天那一幕上演了。

徐湛抬起红红的脸,乖巧地坐在那里,听见动静,他看着我,眼里惊喜又快乐。

「你回来啦!」

听他的语气……我感觉自己是辛苦忙碌了一天的丈夫,而他就是我的小娇妻。

可我不是。

「徐湛,你又喝酒了?」

靠近些,我才闻到他身上又有淡淡的酒气。

咱就是说,喝醉了,是不是也别老来别人家门口耍醉是吧?

这不是打扰人吗!

你知道吗,我要忍住自己的欲望是很难的啊喂!

「我饿了。」

徐湛睁着大眼睛,站起来靠在我肩上,「饿了,我想吃东西。」

好吧。

我打开门,把他安置在客厅。

4.

很快就做好了饭菜,这男人像是狗变的,上一秒还在沙发上休息,闻见味道,下一秒就跌跌撞撞朝着饭桌来了。

「你真好。」

他又对着我笑,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饭菜,一边竖起了大拇指,「长得漂亮就算了,做饭也这么好吃!」

我要收回我之前那句话。

他没有打扰我。

我忍着笑,给他多夹了点。

吃完饭,我收拾碗筷的时候,他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

我像往常一样看电视,他就趴在我旁边,托腮看着我。

我处理文件,他靠在我肩上,看着我。

这一切是这样自然……又那样诡异!

不行!

不能再这样了!

再这样下去,我要在虚幻的梦境中迷失自我了!

我合上电脑,转头,扯开一抹笑容,「徐湛,时间很晚了,回去了好不好?」

再留在这里,我可就暴露本性了哦!

「不好,」他奶绵绵地说道,「除非亲亲。」

亲亲?

我瞪大眼,忍了好久,才把想要冲上去把他脸撕开看看是不是人皮面具的冲动忍下。

「男女授受不亲。」

我轻轻把他推开,坚定摇头。

「就要亲亲。」

他嘟起嘴巴,泛着红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不行。」

我是很有底线的人!

前提是,我还能记得我的底线。

我态度很坚决,满脸的拒绝好像是伤透了他的心。

他眼睛红红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眶,「那我会伤心的。」

伤心就伤心吧。

我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转头看着电视。

突然,眼前一黑,下一秒,一个软软绵绵的东西贴在了我的嘴唇上。

热乎乎的,带着一点酒味。

「徐湛!」

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显然是把他给吓到了。

他退了退,脖子轻轻一缩,「姐姐别吓我好不好!」

我顿住。

我很吓人吗?

还有,姐姐?

徐湛你要不要脸啊,你比我还大六个月!

短暂的亲吻很快结束,可脑子里一团乱麻,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把他送回家的。

一直到我躺在床上,满脑袋都还是刚才软软绵绵的感觉。

徐湛啊徐湛,看不出来啊!

平时多高冷的一个人啊!

喝醉酒了就变成了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奶狗了!

第二天早上。

不出我所料,徐湛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还是用同样冷冰冰的眼神看着我。

我也假装无事发生。

反正,你是究极大帅哥,一个亲亲,我不吃亏。

我跟徐湛住在同一层楼,也在同一个公司上班。

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食堂偶尔也会遇见。

比如现在,他站在我前面,看着他高挺的身影,清冷的背影……他要是回忆起来了这些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会不会羞红了脸?

「你吃什么?」

他排队,站在我前面。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正在想入非非的我慌了神,我忙镇定下来,随手指了指茄汁烩丸子,「这个。」

他替我付了账。

我有些惊讶,因为饭菜都在他的菜板上,只能跟着他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今天刮什么风,他竟然请我吃饭?

一顿饭吃得我是战战兢兢,因为他吃相太好看,动作太优雅,我总觉得自己有些粗鲁,不敢动作太大。

「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他好像看出我的拘谨,瞥我一眼,淡淡道:「下午有个会议,估计要费不少体力,多吃一点。」

会议?

费什么体力?

我满脑子问号。

可能是心思早就不在吃饭上了,一个失手打翻了饭菜,茄子汁顺着桌子一路流到了他咖色大衣上。

「对不起。」

我连忙起身,拿着纸巾在他身上擦拭。

「抱歉抱歉,这样吧,你把衣裳给我,我一定给你洗得干干净净!」

我只是客套一句。

没想到他真的脱下大衣,递给我,说道:「好,三天后给我。」

我:???

我们好歹也是认识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吗?

我收下大衣,看着周围同事窃笑的眼神……

丢脸丢到家了。

5.

下午,我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请我吃饭了。

领导告诉我们,作为刚毕业的实习生,我们将面临最后一道考核,我们当中有一个人能够留下,另一个将被淘汰。

而考核的内容是针对本年度公司前景做一份市场调整方案。

他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搞得我心里有点发虚。

下班回家。

我拎着他的大衣,他坐在我的门口,乖乖地叫了一声,「你终于回来啦!」

这一次,我没有再赶他走。

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打开门,等他一屁股坐在我沙发上求抱抱的时候,我伸出一只手将他拦住。

「徐湛啊,你怎么白天是人,晚上是狗呢!」

说着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实话,为了这个工作,我做了很多的努力,最终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公司。

有一天,徐湛也莫名其妙来到了公司,成为了我的同事。

如果这次审核不通过,我花费了几年的努力可能就付诸东流。

「我不是狗,」他摇摇头,拳头攥得很紧,放在脸颊旁边,「我是一匹大灰狼!嗷呜~」

原本,我是想公报私仇好好欺负欺负他来着。

可是现在,我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么可爱,我怎么能欺负他呢!

「好,你不是狗,说吧,今天想吃什么?」

我这个超级无敌大冤种撸起袖子,准备去厨房,给我的竞争对手准备一顿好吃的。

他是真不客气,点点头,「都想吃!」

吃你个星号星号币!

我忍着气,去厨房做好饭。

「抱抱。」

炒菜的时候,身后突然多出了两只手,挽着我的腰际,一路向前,最终双手紧扣。

自从昨天亲亲了过后,我对这样的亲密接触已经不再感到抗拒。

但是,实在是有些影响行动!

「徐湛,你先过去等一会儿,一会儿再抱抱,可以吗?」

他摇摇头,「我一个人,无聊死了,姐姐,要抱抱!」

好吧,于是,他几乎是「挂」在我身体上的,我拖着他完成了所有的饭菜。

徐湛,要不然,我给你别在我裤腰带上?到哪都揣着?

吃完饭,我俩又是在熟悉的地方——沙发。

我看电视,他看我。

这一次,我不想理他。

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满脸委屈道:「姐姐,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面色冷淡,「别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

「好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