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曼锦沈洐之

第21章 亲爱的前夫
苏锦佑忍着想暴打沈洐之的冲动,看似惊讶的转过身。
隔着几米远,只见身穿黑色西装的沈洐之,那昂首阔步走来的强大气场,明明只有他一人,却给人千军万马突袭而来的压迫感。
“怎、怎么是他?”苏锦佑佯装害怕,迅速来到江一飞身后。
江一飞是真的有点怕。
不过,为了曼锦,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这位先生,请对我女朋友礼貌点,不然,一飞马场不欢迎你!”
“你女朋友?”沈洐之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点了支烟,一双幽深黑眸才越过江一飞,看向江一飞身后的“宋曼锦”。
四目相对,一个波澜不惊,一个佯装受到了惊吓。
“不行吗?”苏锦佑一个挺胸,似有了对战沈洐之的勇气,忽然从江一飞身后站出来,“我们离婚之后,我才和一飞在一起的。
在此之前,我一直恪守身为一个妻子的本职,守着你从来不会走进的别墅,从早上到天黑,日复一日的等着你。
可你一直在忙,唯一一次走进别墅却对我……一飞并不在意。
他也不介意我脸上的胎记,更不会让我过着寡妇一样的生活,所以我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在我们的隐婚期间,我没有背叛婚姻,更没有给你带上所谓的绿帽子。
相反,你却绯闻不断。
在医院遇见你的那天,我本是替徐妈配药的,没想到亲眼见到你和那个女人一起产检。
你和她连孩子都有了,我不提离婚,难道还要继续忍气吞声吗?
从别墅搬走后,我害怕你看到别墅里的遗像报复我,才让一飞找人抹掉所有的过往,准备和他重新开始。
今天你既然找过来了,我也不藏着了,那天打了你一巴掌,还拿一个亿讽刺你,以及别墅里的遗像。
你想怎么报复,我都一一奉陪,前提是,亲爱的前夫,你得赢过我才行,不然一切免谈!”
苏锦佑已经尽量卑微,尽量模仿着宋曼锦该有的嗓音,用幽怨也赌气的口吻把这些话说完。
也是实在憋不住心中怒意,一个矫健上马,牵着小王子飞奔起来。
一会沈洐之骑马过来,他绝对要给他一个颜色瞧瞧。
“告辞。”沈洐之却走的头也不回。
正准备给沈洐之牵马的江一飞:???
不远处,骑在小王子背上的苏锦佑,故意喊道,“老公,你过来跟人家比一比嘛,今晚谁输了谁在下面哦!”
江一飞哦了一声,跟着上了马。
苏锦佑牵着小王子跑了一圈,见沈洐之的车子真的走了,没有驶回来的迹象,这才下马。
“妹子,妹子,好消息!”苏锦佑给曼锦打电话报喜。
曼锦不怎么相信:“就搞定了?”
苏锦佑沾沾自喜地的把经过说了说,“早说了,只要我出马,他立刻死心,本来他对你就没什么感情,怎么会过多纠缠。”
“我还是觉着太顺利了。”曼锦在电话那边皱眉,直觉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就算沈洐之对她没感情,也不至于这样容易欺骗。
苏锦佑坏坏一笑,“这个简单,明天我和一飞再出门转转,看看身后有没有尾巴,如果有的话,我给他一个确定的机会。”
他小顽劣调皮,不是学习的料。
曼锦为了给他写作业,硬生生模仿出他的笔迹,从初中到大学,没有一个老师能分辨出来。
翌日一早,苏锦佑还是以女装打扮,和江一飞手牵手的约会。
当然,为了掩盖身高的问题,除了在车上,其他时间,江一飞都是抱着、背着苏锦佑的。
两人像连体婴儿一样亲密,逛了不久,身后果然出现尾巴。
两人慢悠悠的像普通情侣一样,看电影,再吃饭,直到天黑,才进了一家高档首饰店。
还是江一飞把苏锦佑背进去的。
苏锦佑模仿的“宋曼锦”像个不会走路的丑八怪,挑完钻戒,大笔一挥,签下“宋曼锦”的名字,和江一飞一起甜蜜的开房去。
跟踪他们的尾巴,并不知道两人一进电梯,立刻分开。
他们费了好一番功夫,终于拿到签有“宋曼锦”名字的消费单据,用最快的速度送到白亦杨手上。
白亦杨拿给沈洐之看过之后,两人一起回到北城。
陈院长和助手又是一通忙碌。
终于在破晓时分,字迹鉴定结果出来了,的确和离婚协议上、支票以及花圈上的字迹是一样的。
“沈总,你快看,这个结果说明,和江一飞在一起的女人,就是如假包换的宋曼锦!”白亦杨把鉴定结果拿给沈洐之。
沈洐之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阮秘书在这时,匆忙赶来。
“沈总,有您的请帖。”
沈洐之抬了抬眼,示意阮秘书继续说。
阮秘书有点艰难的开口,“晚上七点,宋曼锦邀请您参加她和江一飞的订婚仪式,还、还说您要是不去,就是心里还有她,还对她这个前妻念念不忘……”
沈洐之轻笑一声,没说话。
白亦杨在一旁,“就她?呵,一个丑八怪,谁给她的脸!”从阮秘书手中抽走请帖,正准备扔到垃圾桶。
“等等。”沈洐之嗓音凉薄,“你亲自送到曼小姐手中。”
白亦杨:!!
高明,既参加了订婚仪式,又可以验证曼锦和宋曼锦的关系。

第22章 睡后都能行
连订婚仪式都弄出来了,规模还不小。
就在一飞马场举行。
曼锦得知这个劲爆消息后,第一时间联系苏锦佑,“小哥,你是不是玩的太大了?”
“不玩大的,怎么骗过那个姓沈的?”原本,苏锦佑没想弄什么订婚仪式的,这两天尾巴一直不断。
戏,既然开场,就得有始有终。
苏锦佑和江一飞一合计,索性演全套。
曼锦一时苦笑不得,“还全套,咋滴,你俩难不成还想举行婚礼?再顺便把孩子也一起生了?”
“也不是不可以哈哈哈,不跟你说了,化妆师来了,我要去化妆换美美的婚纱了,你安安心心在家里等着我的好消息。”
“……”
曼锦扶额狂汗,一想到订婚现场……画面太美,辣眼睛!
福伯敲门进来。
“大小姐,派出去的人还是没找到那个保安,他的入职资料也是假的,送药时刚好在监控盲区,怎么办?”
福伯连连叹气,找不到保安,就不能给沈洐之一个交待。
“我来处理。”曼锦想了想,“把前院铲了的牡丹花拿一些,我出去一趟。”
究竟是谁在陷害她,其实不难猜,叶浅语不懂医,也不敢贸然给沈言之下毒,剩下的怀疑对象只剩曼乐乐。
曼锦换了身白色套装,开车来到曼锦集团。
刚进大厅,被叫住。
“那个送花的,帮我们拎一下。”电梯旁,两位前台小姐姐似不认识曼锦,直接把手中的袋子塞给曼锦。
满满当当的两大袋下午茶。
“拎好了,这可是我们曼副总的咖啡!”短头发前台警告道。
她身旁的长头发前台,望着曼锦怀里的牡丹花,说,“不知道又是哪位爱洐者,咱们副总不仅人漂亮,还亲和有能力,比那位嚣张跋扈又难相处的曼小姐强多了。”
曼锦抬了抬眼:她嚣张?跋扈?难相处?
短头发前台:“那位大小姐给副总提鞋都不配,除了长的还行,一无事处,让她来管理公司她行吗?”
长头发前台:“说不定可以谈业务,毕竟睡后都能行……”
滴一声,电梯到站。
两位前台又默契十足的把袋子拿回来,给了曼锦一个不许多嘴的眼神,走进曼乐乐的办公室。
里头正在开会。
“曼家和沈家即将结成亲家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相信不用几天,新上市的保健药品销量一定大增。”
“重点是一飞马场的老板和副总有渊源,只要副总出马,等药品在一飞马场推开,畅销全国指日可待。”
“一飞马场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型私有马场,要是能达成合作,不用等到畅销全国,副总也该变成总经理。”
“什么总经理,直接晋升总裁,我们一起找董事长提议。”
“谢谢大家的信任。”曼乐乐拿出一张请帖,“这是江一飞先生特意派人送来的,今晚我就找他谈谈合作事宜。”
音落,响起热烈掌声。
曼乐乐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一个抬眼,看到慵懒靠在门口的曼锦。
她不知道听到多少,也在啪啪鼓掌。
“恭喜姐姐即将成为曼氏集团总裁,诺,鲜花配总裁。”曼锦笑眯眯地把牡丹花递给曼乐乐。
只一眼,曼乐乐便认出是春柳牡丹。
她千辛万苦才淘来,又精心养育的,就这样被曼锦给铲了!
“妹妹,我这边正忙着,你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等我晚上忙完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
她语气卑微,嗓音哽咽,坐实曼锦的嚣张跋扈。
支持她的几位经理,当即站出来。
“曼大小姐,这里是公司,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曼董一把年纪都被你赶出曼宅,他宠着你惯着你,不和你一般见识,不代表着你能来公司撒野!”
几人在齐声驱赶曼锦,让她马上离开公司,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来。
曼锦咯咯笑,“瞧瞧你们,我只是过来送花,就吓成这样?还保证以后再也不来公司?”
曼锦笑着问曼乐乐,“该不会是姐姐的意思吧?”
“妹妹,你别误会,我没有……”曼乐乐眼眶通红,又要哭的节奏。
曼锦忽然一个起身。
啪!
啪!
给了早已经吓白脸的两位前台,一人一个大巴掌。
“你们刚才在电梯,不是说我嚣张跋扈又难相处么,我今天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这样的美誉。”
曼锦滑开手机,把刚才在电梯里的对话录音播放出来。
两前台直接吓哭。
“啧,睡后都能行?姐姐的手下好开放,这样的话说来就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姐教的呢。”曼锦还在笑。
笑得曼乐乐头皮发麻。
打狗也要看主人,曼锦这是故意打给她看的。
“楞着做什么?赶紧道歉,取得我妹妹谅解后,自己去人事部领工资,不然等传票吧!”曼乐乐不得不做出最狠的惩罚。
两前台哭唧唧地道歉。
曼锦漫不经心的抬脚,所踩的位置刚好是曼乐乐的座椅。
就差骑在她头上拉屎!
一忍再忍的曼乐乐,挥了挥手,让他们全部出去。
没人之后,她才道,“妹妹发这么大的火,是和沈先生吵架了?还是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不要你了?”
曼乐乐一改人前的委屈样,笑得特得意,好像曼锦已经被沈洐之甩了。
巧了。
曼锦的手机刚好响了。
她轻点接听。
“曼小姐,我是白亦杨,您今晚有空么,我们沈总想邀请您做女伴,出席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肯请赏脸。”
白亦杨的话,像无形的大巴掌,打在了曼乐乐脸上。
偏偏曼锦来了句,“没空。”
曼乐乐:!!!
可恶,太气人了,想去的人没机会,有机会去的人却不珍惜,啊啊,这个曼锦一定是上天派下来折磨她的。
那么耀眼的沈洐之,怎么就看上了什么都不行的曼锦呢。
曼乐乐准备赶紧去一飞马场,只要拿下合约,她就是曼氏集团的总经理,以后再也不用看着曼锦的脸色行事。

第23章 按错了地方
曼乐乐特意找了个造型师,抹胸小礼服,下配恨天高,带着重礼前往一飞马场。
夜幕下,江一飞刚好在门口。
曼乐乐以为江一飞在特意等她,下车的动作优雅又性感,“提前恭喜江先生早生贵子,和爱人白头到老。”
“谢谢。”江一飞心不在焉的应声,心想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把请帖发给了这个姓曼的女人。
怎么办,想踹出去。
“江先生,借一步说话好么。”曼乐乐摆出自认为最性感的一面。
江一飞挑眉,“有事直说。”
曼乐乐微微一笑,“想谈谈合作的事情,上次……”
“今天我订婚!”江一飞忍着踹人的冲动,“要不然,你跟我兄弟broche具体聊一下细节?”
曼乐乐眼底一亮,江一飞这语气,约等于同意合作,至少曼氏集团总经理的宝座在向她招手!
“麻烦江先生引荐。”
“跟我来!”
江一飞走在前面带路。
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花门,来到后厅。
“她在尽头的玫瑰间,我跟她说一声,你直接进去就行。”江一飞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曼乐乐进门前,故意往下拉了拉领口。
是个淡蓝色的套间。
外面是客厅,还有一间卧室,洗手间隐约传出哗哗的水声。
曼乐乐咳嗽了声,“broche您好,江一飞让我找您,聊一下接下来的具体合作。”
正在清洗画笔的曼锦,眉头一挑,broche?江一飞倒没忘记她的英文名。
曼锦迈步走出去。
她站定的位置,刚好有阴影遮住肩膀以上,从曼乐乐所在的位置看去,只能隐约看到身穿白色西装的broche。
“这是我亲自拟定的合同,请过目。”曼乐乐递合同的时候,故意附身,再次露出白嫩的沟。
曼锦总算明白曼乐乐都是怎么谈合作了,靠沟啊。
曼锦沉着声,“派个副总,就想拿下合作?未免太不够诚意,还以为能见到曼家大小姐!”
曼乐乐没注意broche的嗓音有点耳熟,忙道,“我就是曼长冬的女儿,这是我的名片。”
下属们只知道,她和江一飞有渊源,并不知道是曼长冬托的关系,才和江一飞搭上线的。
为了证明自己和曼长冬的关系更亲近,曼乐乐又道,“对外,我虽然只是养女,其实我是曼长冬的长女。
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接班人。
当年曼夫人设计我妈妈,才使得他们分开,曼长冬亏欠我,才亲力亲为的栽培我,不然如今的曼氏集团怎么会没有曼大小姐的位置?
broche,请您相信,相比虚有其表的曼大小姐,我这个卖命苦干的长女更能保障咱们今后的合作。”
曼乐乐把合同放在一旁的桌上,等broche过来细聊。
在她看来,合同已经是板上钉钉。
却忽然一阵轻笑。
随着叫broche的走出来,曼乐乐看清对方的脸。
竟是曼锦!
她不是陪沈洐之出席重要活动了么,怎么在这?难道沈洐之出席的活动就是江一飞的订婚仪式?
看来曼锦偷听到她和江一飞谈话,提前藏到这里假扮broche。
目的就是套出她的身世。
曼乐乐迅速滑开手机,一边联系曼长冬一边说,“曼锦,你居然敢搅黄公司和一飞马场的合作,自己解释吧!”
随着通话接通,曼乐乐点开扬声器,抢先一步告状。
“曼锦——!”得知合作被曼锦搅黄了,曼长冬气的不行,“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个合作必须达成,达不成你就给我滚出曼家!”
通话结束。
曼乐乐看好戏的挑眉,“妹妹要是不想被赶出曼家,可以求我,我和江一飞还算有点交情。”
“求你?”曼锦冷笑一声,自桌上拿起水杯,猝不及防的浇在曼乐乐头上,“做梦!”
当啷一声,曼锦放下水杯,迈步走人。
身后传来曼乐乐气急败坏的声音,“曼锦,你会后悔的,我等着你跪下来求我,和马场的合作只有我能谈下来!”
如果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曼锦真想告诉曼乐乐“一飞马场真正的老板就是我”!
想借着这个合作,坐上总经理的位置,没门。
订婚现场。
“沈总,曼小姐来了!”白亦杨找了一个晚上,总算找到曼锦,赶紧小跑过去迎接。
看到曼锦不像其他女伴一样盛装打扮,只是穿了身白色西装,脸上清清爽爽的,单手抄兜的姿态又美又飒。
他微微一怔,“曼小姐,让我好找。”
白亦杨侧了侧身,指向坐在嘉宾席的沈洐之,说道,“我们沈总等您很久了。”
曼锦抬了抬眼,没看沈洐之,而是看向被玫瑰花海包围的台上。
她的小哥苏锦佑,化妆成宋曼锦的样子,穿着露背款白色婚纱,头戴唯美头纱,正一脸娇羞的站在聚光灯下。
江一飞侧是单膝跪地,正在上演求婚的戏码。
很好,她这会刚好不怎么痛快,沈洐之是自己送上门找骂。
曼锦扯出一个灿烂笑容,迈步来到沈洐之,刚要落座,身后不知道谁推了她一把。
一个踉跄后,她是成功落座,匆忙一伸的右手,却按错了地方,按在了沈洐之的腿间……

第24章 这男人笑得阴险又狡诈
什么叫社死,就是现在!
原本,曼锦想打着宋曼锦好友的身份,狠狠地骂一骂沈洐之这个负心汉,现在出了这个状况,还怎么骂?
“抱歉,手误!”她看上去一脸淡定,心跳噗通噗通的无法冷静。
曼锦取了一杯带冰的饮品,紧紧握在手中。
一分钟后,掌心里的温度才降下来。
却是耳畔一热,身旁清冷矜贵的男人,附耳问,“曼小姐,还满意吗?”
“???”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曼锦不敢相信的扭头,望着仍是面无表情的沈洐之,真心觉着,刚才的心软,不该有!!
“也好意思问?”曼锦想也不想的反击。
沈洐之突然握住她的手。
“是吗?”说着,带着她的手。
曼锦瞪大眼睛。
这、这个欠收拾的老流氓!
“看,你快看,看看台上的准新娘!”曼锦赶紧抽回自己的手,气鼓鼓的说,“多好的一个女人,她的前夫却把她当成空气。
你说这样的男人是不是有病?既然不喜欢人家,就别结婚,结了婚不管不问,离婚之后又跑来参加人家的订婚仪式。
想再续前缘么,谁给他的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样死缠烂打的男人真讨厌,你呢,讨厌死缠烂打的女人吗?”
一旁的黄色灯光,刚好打在曼锦脸上,照得她绝美的五官,明艳又生动,一张喋喋不休的小嘴,骂完之后扯出一抹灿烂笑容。
看向沈洐之的黑亮眼眸里,也带着得意。
“……”沈洐之眸色幽幽地开口,“爽、了、没?”
曼锦脑袋里嗡的一声。
清水畔的那晚,在她浮浮沉沉的时候,他也这样问过,许是她的沉默,激起他的征服欲,迎接她的是比之前更狠的暴风雨……
现在,他又这样问,是巧合,还是已经查到她头上,怀疑她就是宋曼锦?
曼锦赶紧找补,“沈先生生气了?我又没骂你,你生的什么气,难不成你就是宋曼锦的前夫?”
“看来你认识她。”沈洐之眼中的探究越发明显。
曼锦心里紧张,翻了个白眼,掩饰情绪后,才道,“当然,这也是你找我合作,我不想和你合作的原因。
我和宋曼锦认识很多年了,她去北城嫁给你的时候,我劝过她,她不听,天真的以为能捂热你的心。
两年之后,还不是离婚收场,还好现在幡然醒悟,终于看到江一飞这些年对她的付出。”
“原来如此。”沈洐之挥了挥手,候在不远处的白亦杨疾步上前。
递给曼锦一份报纸。
曼城早报,财经版面,赫然写着曼氏集团和沈氏集团即将联姻。
“解释解释吧,曼大小姐。”
“!”很好,又记恨曼乐乐一记,曼锦笑笑,“如果我说,和我无关,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你信不信?”
沈洐之嘴角微扬,“信。”
曼锦:???
莫名觉着,这男人笑得阴险又狡诈。
果不然!
随着沈洐之一个反手,把一部黑色手机递向曼锦时,她的右眼皮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无缘无故的给我手机做什么?”曼锦准备还给他。
沈洐之修长手指,指指手机屏幕。
曼锦低头,入眼看到沈老爷子发来的信息:【啊洐,你又要娶曼小姐?胡闹!不想我死的话,马上带宋曼锦来见我!】
曼锦:???
糟糕,沈老爷子终于要见宋曼锦!
天黑的时候,苏锦佑扮演的宋曼锦,还能侥幸骗骗人,要是陪沈洐之去见沈老爷子肯定不行。
不去的话,报纸上的绯闻,又因她而起。
“说吧,你想怎样?”曼锦一脸郁闷。
沈洐之嘴角微扬,“我之前为了帮你,喜当爹不说,还干了三大碗白酒,我们沈家不会拿白酒灌你,但是需要你假扮她。”
“什么?”曼锦一脸震惊。
让她假扮自己?这叫什么事!
苏锦佑牺牲这么大,为的就是转移沈洐之的注意力,好让沈洐之相信曼家大小姐,不是宋曼锦。
这出戏,眼看就要成功,沈洐之却让她假扮宋曼锦!
“不行!”曼锦拒绝的干脆,“别忘了,我还是你的金主,你弟弟的病还需要我。”
沈洐之勾唇一笑,“你在提醒我,欠我一个解释?”
宋曼锦:!!
“行!”她咬咬牙,“我可以陪你去,但是,你弟弟被下毒的事也得翻篇,你不能再追究了!”
沈洐之嗯了声,那语气好像还有点吃亏。
心里卧槽卧槽的曼锦,一时找不到甜食可以缓解情绪,拿起一旁的高脚杯一口气喝光。
还好是果酒。
曼锦呼了口气,望着台上的“宋曼锦”,故意说,“宋曼锦啊宋曼锦,为了你,姐妹这次牺牲太大了!!”
曼锦余光打量着身旁的男人,心想,这下,他总该相信她不是宋曼锦了吧。

第25章 亲爱的老公
“准新娘”苏锦佑,一直有关注曼锦那边的动向。
见仪式进行的差不多了,便挽着江一飞的胳膊,开始感谢“嘉宾们”的到来。
轮到沈洐之这桌时,苏锦佑扯了扯头发,一副要盖住脸上的胎记又没盖住的姿态,自罚三杯。
“沈先生,感谢你能来,过往纠纷就此一笔勾销了吧?”顶着“宋曼锦”的样子,苏锦佑把姿态放得很低。
沈洐之一脸高冷,“祝幸福。”
随即,搂上曼锦的肩。
走了!
“???”苏锦佑吸气呼气,要不是还得扮演“宋曼锦”,真想上去暴揍沈洐之一顿,“你说说,他拽的什么拽?”
“还有,曼锦怎么回事?跟个乖宝宝一样,人家搂她,她就跟人家走?不知道那男人不安好心吗?”
望着曼锦随沈洐之走近的背影,苏锦佑气的叉腰又咬牙。
江一飞在一旁,“那会,手下说是马场东侧多了架直升机,和我名下的那架一模一样。
我当时还在纳闷,以为请的群演里头有隐藏大佬。
现在看来,那架直升机是沈洐之的。
我之前去北城接老大回来的时候,开的就是直升机,沈洐之这次过来,是巧合开同样的直升机,还是故意试探老大的?”
闻言,苏锦佑皱眉,“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回去,看看有什么遗漏或者疏忽的地方,曼锦这会和沈洐之在一起,太危险!”
两人立刻离开订婚现场,开始查漏补缺。
直升机上。
摆放在沈洐之面前的笔记中,正在显示曼锦的个人资料。
白亦杨刚刚拿给他的。
根据资料显示,曼锦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分别在军部担任要职,和宋曼锦是小学同学。
从附带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宋曼锦脸上的胎记从小就有,而曼锦的精致五官,也是从小就绝美惊艳。
两人走在一起,就是丑小鸭和白天鹅,居然成了朋友。
沈洐之匪夷所思的看向曼锦。
曼锦指指手机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就算直升机再快,抵达北城也得十点,还好去打扰长辈?”
曼锦没想到今晚就要见沈老爷子,闷着声,“而且,我身上的衣服也不合适拜见以长辈。”
沈洐之不动声色的合上笔记本。
“阮秘书。”
“在!”在后面的阮秘书,赶紧拿着高定礼服,还有化妆包,来到曼锦面前。
“曼小姐,衣报您挑一下,之后我再给您化个妆。”
“……”曼锦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既然要假扮宋曼锦,就得在脸上画上宋曼锦才有的胎记。
沈洐之或许想象不到,没了胎记的宋曼锦是什么样,但是,画上胎记的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宋曼锦。
“我的脸,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曼锦看上去很生气,冷眼望着沈洐之,“我只是答应陪你回去,没答应你要在自己脸上画什么。
奉劝一句,最好不要把我惹毛了,惹毛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曼锦打定主意,如果沈洐之的态度还是强硬的,她不介意撕破脸。
这样强硬的语气吓得阮秘书直哆嗦。
“曼小姐是不是反应有点过激了?”沈洐之神色淡淡的挥挥手,让阮秘书把衣服留下。
望着被狼追着一样的阮秘书,跑到了最后面才坐下,曼锦哼了一声,看似闭眼休息,实际在调整情绪。
那会在婚仪式上的“爽了没”,还有这会的同款同色直升机,就算是巧合,之后也得小心行事。
这个男人太狡猾,一个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
一小时后。
直升机落在北城私人医院天台。
吹着七月末的清凉夜风,望着远处的璀璨灯火,曼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来北城。
转眼间,却顶着宋曼锦的身份,陪沈洐之回来演戏。
荒谬至极!
“咳,你爷爷生病了?”隐婚的两年里,曼锦没见过沈洐之的任何家人,这会要去见沈老爷子,稍微有些紧张。
沈洐之似看出她的紧张,走进电梯后,沉声道,“胃癌,老头偏执的很,不愿意做手术,视线也不太好。”
曼锦噢了声,“难怪我不用在脸上画胎记了呢。”
“你一会收敛点,宋曼锦比较安静。”沈洐之指指自己的胳膊,示意曼锦挽上来。
曼锦这会换了条淡蓝色长裙。
不高不低的领口,中规中矩的收腰款式,沉默不语的样子,妥妥的大家闺秀,唯独一双黑亮眼眸透着狡黠。
“打个商量呗。”
“说。”沈洐之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曼锦潋滟眸子微微一眯,“如果我有办法,哄得老爷子答应动手术,你就要和他说清楚,你已经和宋曼锦离婚了,你们再也瓜葛了。”
她可不想频繁扮演宋曼锦。
“允了。”沈洐之开了金口。
曼锦尾指一伸,“拉钩,盖章,一百年不许变!”
沈洐之:??
没想到,这女人也有如此天真的一面。
不怎么情愿的伸出尾指。
当女人的小尾指缠上来的时候,沈洐之的感官得到了刷新,除了肌肤白皙,就是细滑娇嫩,像上好的白玉,惹人流连忘返。
又是一阵清香袭来,是曼锦挽上他的臂弯,语气轻快的说,“亲爱的老公,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爷爷。”
她笑意明媚,唇红齿白的看着他。
地上,他们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像一对正在亲热的男女,紧紧纠缠在一起。
看的沈洐之呼吸微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