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清清云轻鸿

1.
我娘亲是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嫁给了天界赫赫有名的第一战神,次年就有了我。
我不光继承了我爹英气的脸蛋,还继承了我娘稀烂的修炼天赋。
于是我就成了天界知名的混混草包,绝招是打不过就叫爹,爹不在就叫叔。
由于我娘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她成了很多大佬爱而不得的白月光,于是我就有了二叔三叔四叔等很多叔叔靠山。
所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在三界是横着走的。
但我爹总担心我长大了没人敢娶,毕竟我那些叔叔一个两个的为了我娘都是万年老光棍,连个子嗣都没有。
但不是自己人他又不放心,所以我爹就盯上了他的扛把子兄弟,也就是现如今的天帝。
结果就是当时还尚未娶亲的天帝,在我爹一系列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他未来孩子的娃娃亲。
我当时还未成年,觉得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
逢人就说我要有个帅气的小老公了。
结果就是我都长到几千岁了,天帝那个憨批还没找到老婆。
当然了,憨批不是我说的,是我爹说的。
但对方毕竟是天帝,婚约又是经过众人公证的,所以我的亲事就一直这么耽搁了下来。
我倒是乐得自在,毕竟经过几千年的成长,我也知道情之一字,不是那么好参透的。
有多少情深不寿,就有多少厌恶背叛。
但在我三千岁生日的时候,天帝终于还是找到了他的真爱。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天帝就抛下了一切随爱人历劫转世去了。
这一去,就是整整两千年。
我爹一边骂骂咧咧地替他处理天界事务,一边期盼着他们能抱个崽回来,人都快魔怔了。
天后的原身是凶兽饕餮,以人间贪欲为食。
为了祛除她身上的凶气,天帝陪着她一次又一次地轮回转世,并以自身的神骨为皿,神血为引,生生替换了饕餮的一身凶兽血脉。
结果就是媳妇有了,天帝却因为太虚暂时不能人道了。
这一等,又是一千年。
而且因为我爹的大嘴巴,天帝硬生生把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都用来追杀我爹了。
但我跟天后的感情却越来越好。
天界多是一些扶风弱柳般的仙子,如天后这般豪迈英气之人基本上没有。
而且我娘是个笨蛋美人,照顾我的时候也很粗心,天后却温柔细致得多。
所以对于婚约,我也隐隐地开始期盼起来。
在我七千岁生日的时候,天帝的儿子终于出生了。
随了他父亲的原身,是一条帅气的龙,取名为苍梧。
我爹娘敲锣打鼓地就把我送到了天帝的住处,让我跟苍梧多培养培养感情。
但苍梧好像从长大之后就越来越不喜欢我了。
2.
苍梧的天资不算好,但他身为天帝的儿子,自然也不能太过懈怠。
我理解他的心情,毕竟我同样因为修炼天赋被很多人嘲笑过。
只不过我会自我开解,苍梧却把这一切归咎到我的身上。
他觉得一定是与我待的时间长了,所以才会影响到他。
我觉得这人可能是有点大病,并且开始思考起婚约的可行性。
苍梧本身就不喜欢我,甚至还会对我恶语相向,那我也没必要非得巴着他不放。
反正我也没多喜欢他。
只是心里多多少少的有点难受,毕竟苍梧还是个奶团子的时候是很喜欢黏着我的。
但人终究是会变的,从他因为外界的一些流言蜚语而下意识逃避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婚约最终还是会作废的。
跟爹娘交谈之后,我决定等苍梧从人间历劫归来之后就跟他正式解除婚约。
毕竟我爹娘也觉得苍梧不是良配,自然也不会放任我受委屈。
苍梧此次历劫归来之后,就会被正式授予上神之位,虽然历劫多多少少有点水分,但也算全了苍梧多年来的心愿。
本来苍梧的典礼我是不想去的,毕竟很快我们两个就没有关系了,他又对我厌恶,我也看见他就糟心。
但天后因为身体原因,很是闭关了一段时间,到典礼当日才堪堪出关。
我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最终还是去了。
毕竟在我的心里,就算她当不成我的婆婆,也几乎是我第二个娘了。
但我没想到,苍梧竟然在典礼当日带回来一个凡间女子,还信誓旦旦地要娶她为妻。
我差一点就要撸起袖子上去揍他了,但看着天后气得发抖的身体,我还是把火气压下去了。
苍梧要娶谁,我一点都不关心,就算他要娶十个八个老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但他不该在背负婚约的情况下放话说要娶别人,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不光是在打我的脸,也是在打我爹娘的脸。
而且在他下凡历劫之前,我已经明确跟他说过,等他回来之后就跟他解除婚约。
只是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还是要经过众人公证才行。
但凡他有点脑子,就不应该把人带上来。
哪怕他带回来之后小心地藏起来,等到婚约解除之后再公开,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苍梧跪在地上的时候还特意看了我一眼,带着些挑衅的意味。
这让我有些无语,我知道苍梧的心眼小,但我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小。
他故意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就是觉得与我的婚约让他被人非议嘲笑,所以才要特意表明他不满意的态度。
我突然就没了兴致,与这样的人争论,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蠢。
苍梧也不看看那些别有用心的都是什么人,无非就是嫉妒我罢了。
谁让她们没有一个牛逼的爹和一堆牛逼的叔叔呢。
可惜苍梧脑子不好使。
台上的天帝倒是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淡定。
「我也觉得你配不上清清。
「既然你这么坚定,那就跟这位姑娘先去历劫轮回个几百年吧。
「司命,给他们安排好命运线,越惨越好,免得突出不了他们两个的感情。
「啊对,别忘了带着记忆去。」
3.
苍梧的典礼都没结束,就带着他的娇美人又滚回下界了。
苍梧心心念念地想要扬眉吐气,可到头来却成了众人眼里最大的笑话。
临走的时候,他怀里的姑娘不甘又怨恨地看了我一眼,看向苍梧的时候却又摆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姿态。
她拉着苍梧的手,在天帝跟天后面前跪下,柔弱又坚定地表示他们两个是真爱。
别说是几百年,就算是几千年,她都不会放弃苍梧的,也一定会让天帝跟天后承认他们的。
她说得哽咽,却倔强地仰着头不让眼泪流出来。
苍梧心疼得眼眶都红了。
但可惜的是,除了苍梧,在场的人没一个正眼瞧她。
甚至有不少人都偷偷笑出声来了。
都是千年的老妖精,搁这装什么清纯白莲花呢。
苍梧下凡之后,我没事就去找司命嗑瓜子喝茶,顺便收听了第一手的八卦。
苍月带上来的姑娘名为宋芮莹,在下界也算是一个修士,有修为,但不多。
我品了品这个名字,啧啧称奇。
芮莹芮莹,绿草莹莹。
咱就是说家人们,这个茶味一下子就有了。
苍梧在下界历劫时候的身份是大师兄,而宋芮莹就是门派里的小师妹。
司命专门去查过她的命书,发现此人的经历堪称传奇。
她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却用计抢了嫡女的未婚夫。
但终归是身份有别,只能用一顶小轿从偏门抬进去。
但她不甘心这样的命运,又听说附近有传说中的修士前来除妖,就义无反顾地逃了出去。
后面很俗套,无非就是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的故事。
而那个被她选中的倒霉蛋修士,正是脑子和眼睛都不太好使的苍梧。
但该说不说,宋芮莹的运气倒是不错,苍梧人虽然不咋的,但身份还是尊贵的。
围观了几天苍梧的「变形计」之后,我不禁感叹,天帝就是天帝,不愧是历劫过两千年的狠人。
几百年对于神仙来说很短暂,但是对于凡人来说却无比漫长,更何况是一对过得很惨的凡人。
我也终于理解天帝为什么要让他们带着记忆去历劫了,这种落差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苍梧和宋芮莹之前在下界虽然不算特别威风,但也是凡间高高在上的修道之人。
这回好了,一个挑大粪,一个刷恭桶,属实是气味相投了。
忍着恶心看了几天之后,我决定去找天后洗一下眼睛。
还没进门呢,就听见天后对着天帝一顿骂:
「你那个混蛋儿子别的没继承,就继承了你那不好使的脑子。
「真是丢老娘的脸。」
天帝跪在地上唯唯诺诺,不住地附和:
「对对对,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本来血脉都有些反噬了。」
天后继续骂他:
「一个两个的糟心玩意儿。
「我跟你说,儿子我可以不要,但清清必须是我的媳妇。」
我在门口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同时心里有些发酸,我知道天后对我好,但没想到我在她心里的分量有这么重。
但是我跟苍梧的婚约是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我跟天后的婆媳缘分终究还是浅了点。
她总不能凭空再变出一个儿子不是。
4.
我本来想给自己一段时间放松一下,但没想到我只不过出去游历了几十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天后抱着一颗闪着金光的蛋坐在我的床上。
或许是抱得累了,天后把那颗蛋当做脚凳踩了上去,一边用脚滚来滚去一边碎碎念。
应该是在做嗯……蛋教?
看见我回来,天后兴奋得一脚踹开那颗蛋,拉着我的手就开始嘘寒问暖。
那颗蛋咕噜噜地滚了老远,碰到墙壁后左右摇摆了好久才停下,看上去有些凄惨。
我有些犹疑地开口:
「这是……新得的兽宠?」
天后摆摆手,一脸随意。
「嗐,是我前段时间刚生的蛋,是我小儿子。」
我看着那颗蛋欲言又止,这真的是亲生的么。
「放心,这小子继承了我的饕餮血脉,皮实得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婚约又可以继续啦~
「反正当时也没说明婚约是给哪个儿子的。」
天后兴奋地抱起那颗蛋,在我面前拍得啪啪作响,我都能感觉到地面的微微震动。
我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下,看来这颗蛋还真挺抗造的,不愧是凶兽饕餮的血脉。
接下来天后向我全方位展示了这颗蛋,并信誓旦旦地表明饕餮一族一生只认一人,绝不会跟某些蠢龙一样脑子眼睛都不好使。
见我面露难色,天后直接把那颗蛋塞到我的怀里,一脸正气地表示如果老二还不争气,她就接着生,直到我满意为止。
我急忙打断了她这惊世骇俗的话,表示生这一个就可以了,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主要之前经历过这么一遭,我暂时不想谈情说爱了。
我还在犹豫要怎么委婉地拒绝呢,天后突然就脸色一白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我还没来得及伸手,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天帝就一把接过她,并表示天后最近不光血脉反噬,还损耗了不少元气。
可能得修养个几百年,一千年也说不定。
所以他们现在要闭关去了,没事最好不要打扰他们。
我话都没说一句,他们就消失了,只剩我抱着蛋一脸懵逼。
我带着蛋溜达了一圈,发现一个靠得上的人都没有。
可恶,我爹娘又自己偷着出去玩不带我。
我对着怀里的蛋一脸愁容,这蛋抱着倒是挺舒服的,温温热热的,但是我也没有养孩子的经验啊。
我放下怀里的蛋,打算给爹娘传个消息。
但是那颗蛋竟然自己骨碌碌地滚到了我的身边,轻轻地碰了一下我的手指。
手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我的心里一软。
我掐断了传音,轻轻摸了摸蛋顶。
或许试着养两天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5.
小二很听话,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我贴贴。
相处得久了,我也逐渐摸清了他的心情。
高兴的时候会在地上滚来滚去,特别高兴的时候甚至还会在空中翻几个跟斗。
不高兴的时候就在原地一动不动,像个呆瓜蛋。
不过皮实也是真皮实,做糕点擀个饼啊,累了当个凳子啊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甚至拿他打个水漂都能嗖嗖嗖连点几十个。
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蛋。
不过我一直养了他两百年,他也没有破壳的迹象,只是蛋身变大了许多,身上的金光也可以收放自如了。
我无聊的时候,就在他的蛋壳上写写画画;嘴馋的时候,就让他控制自身的金光强度给我烤个肉。
不过自从我随口提了一句我跟苍梧之间的事情之后,小二就开始每天缠着我去司命那里看他历劫。
一边看还一边左右摇摆,我摸了摸下巴,觉得这应该是他在嘲笑苍梧。
苍梧在人间历劫已经快三百年,但天帝、天后不发话,也没人敢把他放上来。
在三百年中,他跟宋芮莹已经度过了十几世,平均每一世都只活了二十几岁。
人生百苦,千灾万难,不是那么好受的。
他们如果没有记忆还好,只会认为自己是芸芸众生中注定受尽苦楚的那一类。
随着死亡上一世的苦难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但苍梧他们不同,他们每一世的记忆都清清楚楚,这就相当于三百年来他们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我想宋芮莹估计也没有当初的气魄了,不是所有人都跟天帝一样对自己那么狠的,这些基本都是他玩剩下的。
但苍梧的身份还摆在那,宋芮莹想要脱身,就必须牢牢地把握住苍梧。
所以在下界的生活中,宋芮莹也努力装出一副坚强关心的样子,牢牢地把握住了苍梧的心。
但命镜不会骗人,宋芮莹背着苍梧偷偷做的那些事,都被事无巨细地记录了下来。
一看到宋芮莹自己背地里偷偷吃肉,却端着一碗野菜汤要跟苍梧同甘同苦的样子我就想笑。
看了几天后,我就没兴致了,就把蛋留在了司命那里,打算多做点灵气液让小二泡泡,以帮助他快速破壳。
我一边搅着桶里的灵草一边感叹,我对自己都没这么大方过。
苍梧一直以为我天赋不好修为却能跟上的原因是我私下里努力修炼了,还因为天后给我的几株灵植跟我生过气。
但他不知道,论修炼资源,没人比我更富有,甚至天帝也不行。
我的一身修为全是硬生生用资源堆上去的,我基本没有努力修炼过。
毕竟我爹和我几个叔叔的私人宝库全留给我了,就算苍梧是天界太子,我想让他入赘也是有底气的。
但凡苍梧有眼色一点,我也不介意帮他一把。
可惜他脑子不好使,喂他我还不如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