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川颜舒

当了影帝四年舔狗后,他和白月光官宣了。
好吧,我不装了!本顶流回来了!
谁让我的小狼狗终于长大了呢。
01
听到影帝和他的白月光官宣这个消息的时候,
我正在厨房给他做情人节的巧克力。
黏糊糊的巧克力液撒了一桌子。
经纪人一边肉疼地替我擦桌子,一边骂我:
「人家那边粉丝都祝福上了,你还有功夫给他做这个?」
我将好不容易倒进模具的那部分巧克力晃荡匀,
等冷却过程中抽空给她回了个话:
「1300块一斤的黑巧,不做完对得起我的钱包吗?」
经纪人的脸色有点怪:
「你男朋友的官宣就值一千块?!」
当然不是!
我立马纠正她语言中的错误:
「第一,他不是我男朋友。第二,他没一千块值钱。」
经纪人给我竖了个大拇指:「您牛X!」
我把巧克力放进冰箱,然后登录某博从热搜页面进去给顾怀庭那条官宣点了个赞。
为了蹭热度,还顺道发了条祝福艾特了两位主角。
结果还真蹭到了!
经纪人挂电话后神情已经从怪异变成了怜悯。
「有档群居真人秀节目邀请你。」
我点头同意,这两年真人秀综艺很受欢迎,能上的话绝对是个好资源。
「你先看看给我发的嘉宾名单吧。」
我看完眼神都发光了:「接!不接我跟你急!」
02
我的兴奋让经纪人一度以为我被刺激到精神失常了。
她苦口婆心地劝我:
「圈里圈外都知道你和顾怀庭的关系,这节目组摆明了拿你当流量密码,真上了,你不得被骂死。」
没错,这节目还邀请了顾怀庭和他的白月光——影后袁安娜。
我只得使出必杀技,跟经纪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才终于把她感化了!
去录第一期节目当天,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要多妖娆有多妖娆。
用经纪人的话说,那架势不像是去录节目,倒像是去抢亲的。
我给她点了个赞,可算是猜对了一次我的心思。
作为一档群居社交生活类真人秀,《麦田屋》邀请了十位嘉宾。
从演员、歌手、模特、艺术家到运动员,赚足了眼球。
开局,节目组就把流量密码玩得明明白白。
我和袁安娜被一起安排到了顾怀庭的车上。
我到的时候顾怀庭正在帮袁安娜放行李。
看到我,两人显然都有点惊讶。
不过不愧是影帝影后组合,立马就调整好了状态。
袁安娜温柔地征求我的意见:「颜舒你想坐哪里?副驾驶行吗?」
因为三个人的行李后备厢放不下,所以后座上也放了一些。
这样一来,就势必要有一个人坐在副驾驶。
我看了眼前面已经开走的车,二话不说点头:「行!」
顾怀庭立马就露出不悦,不顾还有摄像头在拍,冲我道:
「我的副驾驶只坐女友和老婆。」
03
我目光扫向袁安娜。
刚刚明明是她提出来让我坐副驾驶的,现在却是一脸委屈,还真不愧影后的名头。
一个字,我就成了恶人了。
她是会玩的,节目组不给她多加一份顾问的工资真是屈才。
可惜我现在没功夫陪他们拔高演技,直接将顾怀庭推进后座,然后拉着袁安娜塞进副驾驶。
「你干什么!」顾怀庭挣扎着想将袁安娜护进怀里。
我快速坐进驾驶座,打火,上锁。
把门焊死!
一个都别想跑!
「抱歉,我副驾驶也不坐除了我男人以外的雄性生物。」
说完,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
成功给顾怀庭猛地一下差点摔挡风玻璃上。
「颜、舒!你如果是试图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
我瞪大了眼,深刻怀疑顾怀庭是霸总演多了入戏太深拔不出来了。
「顾影帝,就是说,多虑了哈。」
顾怀庭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不好看,白白瞎了那张我喜欢的脸。
到达目的地后,我解开安全带的速度连我自己都觉得佩服。
越过一众或陌生或熟悉的脸孔,我直接拦在了戴鸭舌帽的男孩面前,故作无意地撩起耳边的长发。
「小纪纪,好巧呀。」
04
我记忆中的男孩已经比我还要高一个头,
难道是国外的压强比较低,要不然怎么上个大学,还能蹿个子呢?
他脖子上挂着耳机,对于我的打招呼只是抬了抬眼皮,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我就绕开我走了。
我禁不住摸了摸脸,我也没动刀子啊,怎么四年就把我给忘了?
「啧啧啧,这是看着顾影帝官宣了,就赶紧来找下家了?
「人家纪云川可是歌坛的新星,看不上你这种老女人,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身后传来一句嘲讽,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谁。
自从三年前我和她竞争最佳女配赢了她之后,董妮就一直和我不对付。
「谁吃臭豆腐了?嘴巴这么臭?
「我记得你还比我大一岁呢,老女人在骂谁?」
之前为了哄顾怀庭扮了四年小白花,姐姐这食人花的技能都差点生疏了。
技能释放完毕,我赶紧追上纪云川。
走在前面的纪云川突然停住,我避让不及,直接一头撞在他后背上。
嘶,长大了,骨头也变硬了。
「颜舒姐姐,逗我好玩吗?」
05
嗯……怎么不好玩呢……
以前我最爱的就是故意撩拨他,看他脸红红的样子。
可惜现在长大了,连脾气也跟着大了。
竟然对我摆臭脸了。
不过没关系,哄人嘛,我最拿手了。
要不然顾怀庭也不会心里有白月光还和我暧昧了四年。
我揉了把被撞痛的鼻梁,笑盈盈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盒包装好的生巧递过去:
「迎接你回国的礼物。」
纪云川扫了那盒生巧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用一种晦涩难懂的眼神看向我:
「我回国三个月了,颜舒姐姐现在才迎接我是不是有点晚了。」
我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尖:
「不是说要在国外待五年嘛,也没人跟我说你提早回国呀。」
要不是在嘉宾名单上看到他的名字,我恐怕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没办法,这几个月陪着顾怀庭跑了两个剧组,才闲下来。
况且我混演员这边的,歌坛的动向我是真没注意过。
纪云川闻言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扫向门口,嘴角往上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是不知道,还是你忙着和男人谈情说爱呢?」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顾怀庭和袁安娜相携走了进来。
我羞涩地挽着耳边的碎发。
「原来小纪纪是吃醋了呀,你放心……」
我还想表表忠心,纪云川却听也不听,直接转身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