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静夏蕾儿

第一章 茶水间的閒聊
台北总公司关係企业的改组,将国内外专案部门的专案经理,全数调回了总公司,统一管理。
管琪玲和林高生负责国外欧美路线的客户,沉敏则负责台湾区专案管理,夏蕾儿主要负责内地华中和华南区的专案经理。
沉敏负责的台湾区业务量渐萎缩转移内地中,故派沉敏作为夏蕾儿支援业务,就这样全部门的人调回了总公司,美其名是公司为了可以方便统一作业,实际是要监管专案经理们的业绩成果。
蕾儿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只要进公司放下包包及手提电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茶水间倒杯阴阳水外加泡杯黑咖啡。
法小姐是公司员老,也是公司的重要财务人员,喜欢帮人作媒,是公司的月老法姐,她自认眼光独到,没有配不成的佳偶,只有拆不散的怨偶。
法小姐说:妳是总公司的关係企业部门搬回来上班的专案经理对吧!夏蕾儿,我应该没有叫错妳的名字,妳主要是负责内地的电池专案,对吧!
蕾儿一边倒水一边示意的点了点头,笑意的看了法小姐,并弄了杯咖啡回說:是啊!我们部门那天进总公司时,全数人都是向妳报到的,所以妳记得,是吧!好记性哦!
法小姐说:当然记得,我可是过目不忘了呀!呵呵!尤其是妳,妳的外型记忆度太高了,所以我特别观察了妳,今天算一算有一个多月了吧,妳都很早到公司,常常又看到妳下午人就不见了,工作量是不是挺大吧!
蕾儿说:是啊!虽然我们都调回了总公司,仍常常要回工厂确认产品的生产进度及良率状况的,有时还得与厂商接洽零件问题呢!
“等我们再进公司时,大部份的人都下班了,和总公司的人碰面聊天的机会还真的不多呢!不过工作量目前来说,还能胜任不算大,只是花费公司工厂兩地的车程较佔时间,我想久了,习惯就好。”
法小姐在听蕾儿说话时,不断的上下打量著蕾儿,蕾儿笑著问法小姐:怎么了?是不是我话太多了?还是那里不符合公司的规定。
法小姐连忙说:哦!不会不会,我喜欢说话清楚又明白的女人,通常这样的女人比较没有什么心机,你们做专案的就是要与人沟通,话少怎么进行案子的推动呢?
“以我多年的经验,再看妳的工作态度,妳应该年轻时不少人追,可是在感情方面走的比較不顺心,不过不怕没人追,对吧!呵呵!”
“还有啊!妳别想太多,以妳的外型和谈吐,绝对符合这部门事业部的产品需求,这也是总公司想转型的一个重要部门。”
蕾儿笑著说:哇!莫非法小姐会看面相?哈哈,说的还挺准的,我年轻时可能爱玩吧,再加上一直都做与人沟通的工作,自然认识不少朋友。
“不过,现在我只想多赚点钱,照顾好儿子,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感情事先放一旁。”
法小姐听著听著便说:儿子多大了?自己一人照顾?前几天整理你们部门人员的转入资料,再做電腦登入时看到了妳的入职人事资料,妳应该挺辛苦……。
“哦哦!我没有别意思,也没有探人家隐私意思,真的纯粹是同事之间的关心,公司每一位新进人员的资料都会到我手上的,虽然你们不算新进人员。”
这时,平时爱迟到的琪玲走进茶水间,蕾儿看到琪玲,便搭著琪玲肩说:哎哟~今天高速公路上全没车了吧!还是一路上的车都被妳超车了,竟然这么早到?
法小姐好奇心被打断了,但仍配合著笑,琪玲笑著说:才不是呢!我二哥昨天带女朋友回家,吵的我一晚上没睡,一下开房门一下进厕所的,一下又关灯一下又开灯,真的很可恶,还都不小声点,(表情狰狞的样子)。
“我一定要快点交个男朋友,把他们给吵了回去,搞的我现在黑眼圈一路开到公司来,真是令人真受不了的两个人。(当下法小姐觉得内容很辛辣的跟著蕾儿一起笑)”
法小姐走到蕾儿旁说:有机会再找妳聊,妳们好姐妹先聊吧!和妳期待明天早上茶水间的女人话哦!
蕾儿点了点头,示意的笑,觉得法小姐人还不错,似乎真有些期待,明天更多的话题来了解公司的状况。
琪玲好奇的问:她是谁啊!怎么妳们好像很熟的样子?吔!好像看过她,是不是那天我们报到时的那位姓氏很特別的什麼,啊!法国的法对吧!
蕾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琪玲说:对,就是那位叫法小姐的那位,今天早上才算正式的认识她,她很好奇我都很早来公司,正好都在茶水间,就聊了两句。
“说不定是公司派来的间谍,知道妳爱迟到,还来不及问我话,妳就进来了,哎!真是的,我准备跟她打妳的小报告的。”
琪玲笑著说并和蕾儿一起走到办公座位上:最好是,她如果有问起我,妳要跟她强调,我还是守身如玉的好女孩,有不错的男人要介绍给我。
琪玲大学时谈了四年的恋爱,也是初恋,据说什么垒都上了,男方因嫌琪玲脾气太大,总是到了最后一垒就停住了,说是怕负责,这也是琪玲最懊脑的一件事,气的最后提分手,没想到男方一口就答应了分手,琪玲气的把他踼下床,从此再也没听说过第二段恋情的琪玲了。
沉敏进办公座位,正准备坐下时,看到琪玲这么早到公司便惊讶的说:妳昨天没回去哦!
相同和琪玲负责国外专案业务的林高生很认真的说:琪玲姐昨晚睡在车上呢!
沉敏惊讶表情说:真的假的,那也太拼了吧!太可怕了,好险琪玲不是我的竞争业务,不然我直接睡公司了。
全专案部门的人,都笑了,只有琪玲的表情很不以为然疲惫样,琪玲家住在郊外,车程都需要经过高速公路,早上出门时间遇到了尖峰时段,到公司时必定迟到,但琪玲也不会因此晚点下班,照样准时下班。
她的理论就是:我也是早早出门,路上塞可不是我的错啊!我住那么远公司愿意用我,表示我是有价值的人才。
------全部门的人,开始忙碌着一天工作------
蕾儿、琪玲和沉敏,是部门的三人行,除了国外业务高生和助理芸芸和后面才进公司的雯惠外,和其他部门人很少打交道。
蕾儿每到午餐休息时间,例行公事去电问夏母,一岁多的元一今天上午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吵闹…等等,通常蕾儿下班回去时,元一几乎已入睡,十次有八次都碰不到面,感觉母子二人很陌生。
所以在蕾儿心中总是个遗憾,决定做单亲妈妈时,就想着钱一定要赚多点,亲子关係也要顾,生活更要懂的享受,当初为了争这一口气,不就是想证明,自己是强者,前夫帮不了自己,只好自己帮自己了。
而琪玲很想找男朋友,很羡慕沉敏总有人关心,但看到蕾儿姐的辛苦,又会自我安慰,说单身也不错,至少自由自在,只是假日想去看书时没人陪,想去看电影时,一人买着爆米花饮料孤单落寞。
反而又羡慕起蕾儿姐对工作的衝劲,只有一心一意,目标清楚,而心里总是反反覆覆的安慰自己,宁缺勿滥。
隔日周五早,蕾儿并没有碰到法小姐,也无刻意去等待法小姐进茶水间,加上早上工厂端的大主管都会来公司开例会,蕾儿很自然的没放在心上。
蕾儿三人午餐后走到前台,另台电梯看到法小姐走出来,前台米小姐,便站起问起法小姐,妳家帅儿身体还好吧!法小姐脸显疲累勉强挤出笑容的说:还好,还好,就是气喘犯了,下午换我先生回家照顾了。
蕾儿三人跟在法小姐后面都听著对话,前台米小姐回:妳先生人真好,快点帮我物色一下啦!只要有妳先生一半好就好了。
琪玲边走著边学前台米小姐讲话的奶音,蕾儿和沉敏觉得琪玲不喜欢前台米小姐的假仙做作,常常会觉得琪玲学的很好笑。
法小姐回过头,喜滋滋的看著蕾儿说:排队,排队,到茶水间排队。手指著蕾儿说:让妳优先插队哦!如果妳没有男朋友的话,呵呵!
原来法小姐除了是公司财务员老外,也是管理部的大主管,对于员工的简历及人品都有过目了解过,所以,才会对蕾儿特别的上心,加上法小姐想帮儿子的乾爹介绍女朋友,好歹儿子的乾爹可是个离了婚没有孩子的黄金单身汉。
琪玲和沉敏两人看著蕾儿,蕾儿一付满头问号的表情,只见前台米小姐半撒娇的跺著脚喊:不公平,不公平啊!法姐偏心。
法小姐边说边走回了办公间,直喊著:上班喽!(手呜耳朵自言自语的说:真令人受不了!)
------隔了六日,大伙回到了自己的窝,各过各的假期------

第二章 公司秘密基地 顶楼花园
周一上班,永远都是最塞车时段,但对蕾儿而言,一样能提早到公司,有时前台都还空著米小姐还没来上班呢!
因为蕾儿不用起床整理元一的一切,说也奇怪,元一在七个月大就自动不包尿布了。
夏母总会以防万一的备几数份自己做的纱织尿布在家,元一爬也自己爬到厕所门口,夏母一看到就即刻行动脱元一裤子,把屎把尿一併来,一有疏失夏父马上飇骂夏母,爱孙不周。
毕竟元一跟著蕾儿姓夏,让夏父夏母重男轻女的心事乐在心头。
蕾儿,前一段婚姻是怀著元一一个多月签字离婚的,怀孕期间到元一出生后又遇到一般人离婚后不会碰到的难关与莫名的争夺问题。
所以,在蕾儿心中想的就是谈感情伤身又伤神!即然,听到法小姐的插队之说,蕾儿自己从家中带水来公司,多一事不如少事,就尽量不去茶水间。
但总躲不过法小姐的热心公益之举,蕾儿今天下午没去工厂,还有著华南区客户要电话连络,便小心翼翼的走进茶水间,公司给员工福利有全自动咖啡机来提振精神,喝上一口黑咖啡,似中毒般的品香,讓精神百倍。
正要转身离开,法小姐进来是准备进茶水间泡茶的,便跟蕾儿说:嗨!好久不见。
蕾儿笑著回:嗨!法小姐,中午好,妳也太幽默了吧,才几天没见而已。
法小姐说:我应该大妳个五岁左右吧!以后看到我就叫我法姐就好,叫法小姐好生疏,对吧!
蕾儿回:好哦!法姐,那你也叫跟他们一样叫我蕾儿就好,拜拜。说完准备要离开茶水间,法姐叫住了蕾儿。
法姐说:现在忙吗?想和妳简单聊聊,我應該夠資格以公司名義來關心员工在工作上的任何事情吧!
蕾儿说:好的,正好我今天下午不出门,晚些要和华南区业务通个电话,嗯!应该说是周一症候群,偷懒一下,法姐想了解什麽,就问吧!
法姐一边走著一边说:我们到顶楼阳台吧!有些私密的话,没必要在公司内部聊,我就是想单纯的想了解妳的一些生活状况,不要介意。
这时琪玲和沉敏好奇的伸长脖子看著发生什麽事,蕾儿作势耸肩表示也不知何事?
------顶楼阳台,两人各自拿著咖啡和茶,找了有亭子的位子坐了下来------
蕾儿说:哇!公司顶楼还有这秘密机地,我看我们部门大概没人知道呢!下回可以带上琪玲和沉敏一起来这吃午餐。
法姐逗趣笑著说:那你们三人可要赶在十二点前来佔位哦!这里可是热门观光景点呢!一位难求。
蕾儿笑说:法姐,妳个性一定很好相处,对人又亲切,我们部门转到这来,只有妳愿意和我们交流。
“其他同事好像有什么期待似的,眼神带著冷淡,感觉我們隨時會走人一样,都与我们保持距离,呵呵!是不是感觉多心了,误解同事了。”
法姐笑了笑说:是的,妳感觉对了一半,总公司主要成分都是元老级的多,各个明择保身,害怕自己那天位子不保,看著关係企业那边来人,总有些防备心。
“不过妳放心,只要妳们待的久,彼此有接触,就会发现他们都是好人的,本来嘛!同事朋友之间能不能聊的来是一种缘份,不必强求。”
蕾儿听著点头,说:明白了,以后见到他们就一直笑,笑到他们理我们,呵呵。
法姐言归正传的说:呵呵!妳还真可爱,对了,蕾儿,今天找妳,我就言归正传,直话直说了。
“我看过妳之前的工作经历,也查觉到妳是在生完孩子后,没多久从另一家不同行业的公司离职的,再看到妳的学经历都相当的完整及优秀,離婚,单親,资料上并没有前夫的任何记载。”
这时,蕾儿很紧张却很自信的说:法姐,谢谢妳的讚美,但我不会因为自己是单亲妈妈,来找许多藉口影响工作。
“我每天仍然到工作结束才回家,往往回到家,想到那里有欠缺的,我一样打开电脑完成使命,与客户之间的连繫都是愉快的。”
“先前在分企的主管会分派给我内地华中华南区业务,也是因为之前工作经历属性很适合与不同性格的人沟通,才会将这人人都想要的抢的大中华专案业务交给我。”
“但不否认这区块业绩量惊人,每一季奬金分配拿到手都会笑到手软,不可否认的是我分企主管对我的帮助与爱戴,因为这份机缘,让我更加努力积极。”
蕾儿又连著说:我想可能在面试时与我分企主管分享一段我的面试经验,让他感动的支持我。
法姐好奇的说:哦!什麽经验,说来听听。
蕾儿说:来此公司之前,去了一家和我们贵公司差不多规模公司去面试,面试官与我相谈甚欢,说很欣赏我的学经历及今天与我的面谈,他会请管理部跟我联系上班日。
“之后面试官的眼神往我履历重新扫了一下,看到我的身份是单亲带一子,立马态度转变,说他们公司不收单亲女性。”
“他觉得这样的女性工作上不能全心投入,认知在事业上无法冲刺與带给同事间正面性思想,更认为这样的女性自我性格一定有缺失才会离婚。”
法姐听了回说:什麽年代了,还有这样的人?妳离开之前,没有狠训他一顿?
蕾儿笑著说:教训是没有,不过我有跟他说,你的认为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希望你说这句话是最后一次,因为后面不知会有多少女性,可以接受你的说法。
“我自信我的工作能力,是其他公司不会因为我的状况而不用我,谢谢浪费你宝贵时间面试我,我不等他起身和回话,我自动转身,笑著走人了。”
法姐竖起大姆指说:赞,我果然没看错人,我一直都说我眼光好吧!
蕾儿说:这个社会离婚的又不全都是女性的问题,男人如果无法扛责任,错就在女性吗?那面试官让我对他简直是头上三条线。
法姐回说:嗯!有气势有道理。
蕾儿又忍不住接著说:法姐,我有一个很好的后盾,就是我父母,身体健康,头脑清楚,手脚灵活的帮我带著孩子元一,在那时我仍然感谢面试官,强忍著泪出了大门才落下来。
“然而我并没有气馁,因为决定生下这孩子之前,我心里一直对著自己说,再苦再难我都要撑下去,不向命运认输,人何谓十全十美?”
“直到我来到这间公司,遇到的分企主管,不仅尊重人,还给予我很多工作上的帮助。
所以只要工作上需要出差,我绝对是二话不说的就前往上海及深圳谈案子,没有因为孩子我有所顾忌,我和同事间相处融洽,我没有请过假。”
“我专案业绩月月达标之上,可能在别人觉得我好强,但我只是证明我自己,我没有认为我不完整……”
法姐点头示意认同我的说法:蕾儿,别紧张,公司对一个人的考核不会凭藉婚姻与否完整,那面试主管只是一个特殊例子,妳內心的勇敢,出了大门才掉眼泪,很令人佩服的。
“还有啊!妳讲话速度好快哦!但字字句句都很清楚,哈哈!我又多发现了妳的性格是那种会让人大快人心的快乐,一个字爽!真的,我真的这么觉得,太令人喜欢了。”
蕾儿说:法姐,對不起,是妳找我,怎么变成我一直再讲话……现在开始闭嘴,呵呵!
法姐笑著说:没关係,没关係,想多了解妳,才能更加确定自己能帮到妳多少忙,妳这样的态度是好的。
法姐自信迷人的说:我觉得我有一付好眼光,真的没看错人,妳给我太多惊喜了,妳知道是什麽吗?
蕾儿满头疑问说:当然不知道,但很好奇,说来听听喽!
话题正开始,和妳投缘相契合,那我就直接把主题带入我要说的重点了,如果这重点能给妳日后生活上的帮助,也算我功德一件。
------让自己成为优秀的人,不管处在什麽身份上------

第三章 说服爱的力量
法姐笑说:哈!没想到妳有可爱的一面,刚听妳说妳的故事时,一脸严肃样,我還怕妳性格一板一眼呢。
蕾儿说:因為我和法姐不熟,我只要疯狂起来,谁都挡不住呢!年轻就是要狂,狂到自己受伤害,也伤害到我父母,所以现在多多少少收敛一些了。
法姐笑说:哈哈哈!我相信,我相信,看的出來,妳以前应该也是身经百战型的,所以我也不跟妳拐弯抹角了,是想問妳,妳现在有男朋友或心仪的对象吗?
蕾儿说:男朋友没有,心仪对象倒是有两个,我现在全心全意对待的是儿子元一和工作,他们就是我心仪的目标,说穿了钱就是我心仪的对象。
法姐说:吓我一跳,想说和妳掰扯半天,结果浪费彼上时间,这一糟白来了呢!不过,是钱就好办事了,太好了,简直照我所想进行著。
于是,法姐的表情根本像个臭屁的盖仙少女的说:嗯!这么说好了,你们刚来还不清楚我在公司的另外一个身份,我啊,我就是公司的月老,越老越美的月老少女。
“前台米妹整天巴结我,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要我介绍男朋友,但我可不轻易帮人介绍的。”
蕾儿瞪大眼大笑看著法姐说:哦哦!所以法姐,妳要帮我作媒哦!我以为法姐是要审核我…
法姐自顾自的说:以为我要对员工身家调查?
“呵!我不管妳怎么想婚姻这事,但妳被我这个月老少女看上了,我身边正好有一位人选,我怎么看都觉你俩再适合不过了。”
“我己经跟秋先生提过妳好几次了,人家现在在等著妳呢!”
“而妳呢!妳现在可以拒绝婚姻,这我很能理解,但千万不要拒绝爱情,工作中再有多大挫折都能克服,但爱情这东西,来时逃不过,是妳的就是妳的,不是妳的妳强求都没用。”
“所以先见了面不适合再拒绝也不迟,公司上上下下单身男女被我配成不少对呢!”
“真的不是法姐我臭屁,现在不知有多少人都等著我给他们介绍,我还不一定答应呢!”
“我这人只做有把握的事,唉呀!我只记得一直吹捧自己,我们把话题拉回来,我只有一句话,不要放弃邱比特给妳的神来之箭,好吗?”
蕾儿想了想说:嗯~法姐,谢谢妳的好意,可是我目前真没去考虑这方面的事,我平时陪伴孩子的时间己经够少了,不可能再多个爱情在身旁绕,我怕我分身乏术,睡眠不足,呵呵。
法姐忙著说:我知道妳一定会拒绝我!
“天底下好男好女众多,永远走在平行线上,没有交集,如果没有交叉线来缠绕著,让工作与生活达到平衡与协调,人生怎会有七彩呢?”
“妳是做与人沟通的工作,正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婚姻比爱情经营起来难上好几倍,但如果是好的爱情让妳多个人帮妳照料与分担,所有难事都会迎刃而解的。”
“我与妳分享的就是这个好人,秋先生人相当好又优秀,离婚三年多了又没小孩,至于为何没小孩,等你们熟了,他自然会告诉妳的。”
“自己经营室内设计工作室,有房有车有钱没妻没子,性格稳重斯文不多话,多想想为妳也为孩子找个不一样的人生,何尝不可?单亲不是就一辈子单亲。”
法姐喝了口茶又接著说:拒绝我就等于拒绝妳人生可能错过的好缘份,妳这麽好,什麽都不缺就缺爱情不很可惜吗?
“法姐我啊!让你们自己去了解对方,事如果成我替你两开心,如事不成我也平常心,妳也不用对我感到不好意思,对吧,好姑娘,去试试看,不要先拒绝。”
蕾儿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了,并说:嗯,好吧!即然法姐都这麽说了,我也没必要反对,不过前提是,说好了,彼此自然点不成还可以做朋友的,我在这还是先谢谢法姐。
法姐握著蕾儿的手说:生命里,有爱的力量是很伟大的,爱可以克服一切不顺心,爱也可以打醒沮丧之人,爱更可以分担妳现在身上承重的担子。
“有了爱,就可以把曾经留下的伤疤渐渐癒合,把自己曾经拥有过而逝去的爱重新燃起。”
“相信我,一直把爱的信念守著,就像爱妳的家人,爱妳的儿子,爱妳的工作,不管将来走到那或遇到什麽事,妳也要这样说服自己,用有爱与人分享所有正能量的事。”
蕾儿似有感动的泪光对著法姐点点头说:谢谢妳,法姐,真的谢谢妳,我们虽然不熟,不过妳让我觉得好温暖。
琪玲和沉敏早在顶楼阳台口旁,偷偷听到重点对话了,琪玲小声对沉敏说:我没孩子,我不介意离婚男子,法姐怎么没想到要帮我介绍啊,我也不差怎么没看到我啊!那天明明我和蕾儿在茶水间的。
沉敏说:叹!听了我都想换男朋友了。说不定法姐有开婚姻介绍所,她先在公司铺路,看效果如何?
琪玲说:妳算了吧!我看妳根本离不开妳家那个”妳普通”先生吧!
沉敏回说:喂!是谱东不是普通,每次都故意发音不好。
琪玲回说:哈哈!好啦!好啦!妳普通的林谱东先生。
------一道阳光射入眼帘,蕾儿觉自己到那都好幸运,不管工作还是感情------
法姐往顶楼门口看了看,并笑著说:妳的好姐妹们,很关心妳哦!
蕾儿笑说:呵呵!是的,我们算是患难好姐妹,一路走来都互相帮忙著。
蕾儿之前经历的那段婚姻,那段令人心酸又难熬的日子,心里常出现负面能量,哀怨又烦闷,老是想著为何自己不是个幸运的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老天要这样的折磨我。
“还有多久才能退散楣运,之后决定生下元一时,告诉自己可以让工作来填满生活,人生要过的精彩些,再奋斗一次吧!”
“不能一直停留在那痛苦婚姻和官司里走不出来,于是订给自己一个座右铭的每天告诉自己说:”走出来~走出来~我夏蕾儿一定可以的”
幸好遇到了这群好姐妹们和贵人主管,抬头望著天双手举高高的呐喊说:”我出运了“。
法姐说的对,人生未必要有爱情才算完美,但如果多了爱情的甜度,生活才会更加分的。
------蕾儿努力转念,人生何其幸运,只因世界仍旧是多采的------

第四章 挡箭牌的爱情~一切重新出发
沉敏半开著玩笑说:琪玲啊!妳要加油了,人家蕾儿带著儿子元一都有人抢著要,妳守身如玉这麽多年,妳的Mr. Right在那呢?
琪玲气愤的说:哼!我是宁缺勿滥,有的人是宁滥勿缺。
“只要下次让我碰到一位好男人,我一定不再浪费四年时间去谈一场恋爱的,抓了试完婚之后,只要对方体力好,二话不说直接抓去公证。”
沉敏笑著说:哈哈哈,我大学也浪费了四年,要不是最后知道我只是他的挡箭牌,我绝不会傻傻付出。
“叹!四年别说亲吻了,连个牵手都没有,以为他对我是君子风度,最后才发现他爱的人是我大学闺蜜的男朋友。”
“幸好我闺密结婚了,也算是帮我报了一剑毁我青春年华之仇。”
琪玲也笑著说:哈哈!每次只要听到妳讲到这四年和妳同床不同梦的男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我想想我比妳强多了。
“我现在只不过是不小心输在起跑点上,很快我会追上妳有男朋友的脚步了。”
沉敏说:追吧,让妳追,不过我是很想嫁给林谱东,他对我真的没话说。
“但有时又觉得他像个恐怖情人,盯的紧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一冷战可以在我家楼下,站到我愿意和解。”
“再不然就拿美工刀割腕吓我,将来结婚了还要和他母亲及未婚的姐姐生活在一起,想到我就头痛。”
琪玲幸灾乐祸的说:那明天就跟林谱东说分手,都说吓妳了,还来真的?
“我就不信,顺便可以考验他的真爱到底割的有多深就有多爱,哈哈。”
两人聊著聊著,蕾儿从会议室走出来,因下午突然厂商来提供产品材料零件,一副疲惫不堪走回座位,也没力气听两人的对话。
蕾儿自顾自的说:下周我可能要出差到深圳一周,妳们不要太想我啊!
琪玲兴奋的说:那妳明天晚上的相亲还参不参加啊!我可以代替妳去哦,帮妳去鉴定鉴定那位秋先生是什么样的人啊!
沉敏听到急忙接著说:妳省省吧!人家蕾儿答应法姐的事,不会因为下周要出差,就放秋先生鸽子的。
“再加上,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妳打什么主意,谁不知啊!”
高生在旁帮腔说:沉敏妳这就说错了,以蕾儿姐的条件怎么可能被琪玲姐捷足先登呢!
“琪玲姐去只会惨遭滑铁卢的,妳想多了,我们蕾儿姐一定一举成功拿下叫什么的…什么先生来著?”
沉敏说:秋天的秋,秋先生。
琪玲气的回说:叹!林高生,就你嘴臭,我是有多差啦!公司怎么安排我和你同组?
蕾儿圆场两人爱斗嘴的场面,四两拨千金便说:说真的,今天中午真的被法姐说服了,没想到做专案业务的竟被一位财务人员说服。
“法姐讲话方式很厉害,根本没法反驳,最主要的是我两个姐姐及我爸妈也都希望我能找到一位真正的好人来照顾我及元一,分担生活重担和老来后有人陪伴。
“今天法姐讲到重点说到我家人的心坎里去了,所以我才会愿意去尝试看看,见个面又不吃亏,对吧!”
沉敏马上接著说:妳看吧!这样想就对了,如果见了面妳不能接受,我和琪玲做妳的后盾,帮妳挡掉烂桃花,以后我们负责作妳的筛选员,一定给元一找个好爸爸,如何?
蕾儿开心又感动,主动环抱沉敏,并对沉敏笑著说:妳真好啊!
琪玲在旁频频点头,表示支持,并急著说:喂!还有我,别把我给忘了。
“不过,说真的,妳是我碰过单亲妈妈最有行情的,妳看连我们搬到这里来。”
“就这么巧,妳都能在公司楼下碰到妳大学的学长。”
“所以啊!妳们是不是也要帮帮我,快点找到我的真命天子,例如像妳学长,问问看现在是否单身?”
林高生见缝插针的说:蕾儿姐虽然生了孩子,反倒更加风韵十足,我如果再大蕾儿姐几岁,我也会追的。
“而琪玲姐怎麽讲讲老是讲到自己。”
琪玲生气的对高生说:到底关你啥事啊!一直插嘴进来。
其旁的助理芸芸,怕高生和琪玲两人又吵起来,抢著并频频点头的说:高生哥给蕾儿姐这个评价我接受。
“不过琪玲姐个性特别有自己的风格,做事有魄力。”
“沉敏姐则人好又有耐心,三人加起来就十全十美了。”
蕾儿竖起大拇指回说:还是我们家芸芸懂事会说话,谁也不得罪。
琪玲对高生不以为然的说:真的,还是芸芸可爱多了,了解我是有个性有风格的女人,我不和一般高的人计较。
高生一本正经的说:我没别的意思啊!从小我爸就教导我要尊重女性。
“而且女人本来就要有女人味,不打扮也不稍作修饰,男人啊!嘴虽说喜欢素颜美女,但也没到素颜又不保养的女人也爱的。”
“我说真的,琪玲姐妳成天白衬衫加牛仔裤要不就是蓝衬杉加牛仔裤,搞的自己像老夫子一样,没变化,男人看了不会喜欢的。”
“还是学学蕾儿姐的千变万化吧!热带风情又知性的女强人。”
蕾儿回頭笑高生說的回:哇呜!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评价哦!
“我倒觉自己是外强中乾,中看不中用。”
“琪玲算是才女型的,才女不需要点缀打扮,而且你差不多可以闭嘴了,不然有人要翻脸了。”
高生又追著琪玲说:要不妳吃胖点,向沉敏姐看齐,(高生眼神往琪玲身材看去)不过我想应该是来不及了!
琪玲瞪著高生说:Shut up!你可以再长高一点,长的像秦先生,但我不会和你成为好朋友,我真懒的理你。
芸芸很好奇的问说:谁是秦先生?长的帅吗?高生哥不是己经很高了吗?快告诉我谁是秦先生?我也想认识。
沉敏笑说:很有名的老夫子漫画啊!
四人齐笑并说:老夫子的好朋友。
芸芸一脸矇回說:还是不知道,没看过,不过看来应该是你们那年代的漫画啊!怪不得我跟不上老哥哥老姐姐们的节奏。
高生抗议说:喂!我虽然知道老夫子漫画,并不表示我和他们是老的一代人,那是和我差四岁的姐在看的,好吗?
------又回到工作外的亢奋,整个下午都疯狂------
法姐约了辰静在餐厅碰面,辰静仍旧是注重外表打扮的老骚货,有品味绝不乱搭,标准大眼高挺鼻子帅气的走向法姐。
唯一最大缺点就是喜欢手上叼根烟的走在路上,這坏习惯永不改。
法姐招手辰静进了餐厅走过来,并用手语动作,指著手上的烟作手势打叉,手指向标语”室内禁烟”,辰静这时才把烟熄了。
法姐摇头抱怨又关心的说:你这毛病不改,抽烟会影响孩子的生长环境,你不能不去在意,大家现在都拒绝抽二手烟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有以你身体的状况能戒就戒了吧!”
辰静点了头点说:尽量,尽量,常常要思考,又晚睡,很多情况都是迫不得己的,已经让自己减量抽了。
“更何况我的身体状况早十年前就没问题,又有定期追踪,別跟她提,没事的。”
法姐仍摇头说:懒的说你了,每次讲到烟,你就有一堆理由。
“总之啊!今天约你出来是说正事的,我法文妤办事你放心,我可是帮你寻寻觅觅好久,要不是你帮我家房子装潢的那麽妥妥的,你怎会和我们一家人成为好朋友呢!”
“所以啊!我物色到一位绝色美女给你,就是上回一直跟你提的那位单亲美辣妈带著一岁多的儿子,他叫夏蕾儿,身高1米67,身材可均匀了,绝对是你喜欢的型。”
“雖然你喜欢女孩,但这沒有百分之百配合你的要求的,你将来自己要垫垫看看怎麽与小男孩相处了。”
“反正我觉得嘛!夏小姐她儿子才一岁多,你就当像爸爸的方式与她儿子相处,至于怎么像爸爸呢,你就自己研究研究,琢磨琢磨,自然而然就没什么困难的。”
“还是一句老话,烟戒了,戒了。”
辰静笑著回答:说的好像事已经成了似的。
又准备拿烟的动作,被法姐指向标语警告,辰静才笑笑收回烟,說:我应该也很好相处吧!
“男孩女孩都没关係,孩子只要好好教导,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重点不在孩子,在夏小姐吧!”
“妳是要介绍夏小姐给我认识,不是吗?讲的好像我要跟她儿子相认一样,哈哈!不过妳放心,我也是个有爱的男人。”
法姐也笑著回說:是是是,你离婚也三年多了,是该找个伴的。
“你哥哥嫂嫂也没为你家生个孙子给伯父伯母抱抱,你也无法…,叹!总不能孤单一辈子吧!”
“至于,你身体的那部份,我觉得呢,并不影响往后在一起的生活,你又不是不能给对方幸福,我一直在公司观察觉得夏小姐是最佳人选。”
“依我对她的个性,应该是没打算再生就全心全意照顾好她儿子别的不多想,以你的条件只要能全心全意对待蕾儿和她兒子元一,我想是没多大问题的。”
辰静说:谢谢法姐,我乾儿子的妈,我了解妳用心良苦,那麽喜欢当人的心灵导师和帮人作媒。
“我呢!是绝对相信法姐的眼光,事成一定请妳这位大媒人吃饭。”
法姐翻白眼笑说:也是哦!我倒是促成了不少对,有的结婚了,有的分手了,总之我不包生孩子的,月老越美少女不是乱喊的。
辰静反倒变的正经说:我是这么想的,我不想骗人的,如果要交往,我会向她坦白我的过去婚姻状况,最重要包括身体这部份。
“我相信她也不想离了婚后又找了一位不可靠的男人吧!”
法姐说:对吔,我倒没问过她离婚的真正原因,不过她倒蛮特殊的,怀孕一个月时离的婚。
“只听说中间过程中吃了不少苦,不管怎么说,这样听起来都是个乐观积极的好女人。”
不然怎会活的这么有活力,每天看到她都是精神奕奕,几乎都是他们部门最早到公司的。”
“工作认真绝对是个负责任的好女人,想想真的很难得,我家宽宽气喘一犯,可以把我和秉生搞的一団乱,可想而知,她要怎么一人顾孩子,不过听说她爸妈帮忙不少。”
辰静笑笑回說:好,妳把她说的简直完美极了,对她的好奇心越來越多,我会安排一下工作,尽快与她联络见面的。
“还是要跟妳说声谢谢,我全力以赴一定成功,来答谢妳的厚爱。”
“还有,辛苦了我乾儿子宽宽气喘,真要好好彻底控制住才行,改天我过去看看宽宽。”
法姐回:你看吧!日後有了兒子別忘了你的乾兒子喔!
“今天这顿你请,不對,事成了,后面餐餐都你请,而且我还会叫秉生及宽宽一起让你请,媒人钱分批付。”
辰静直摇头笑著,喝了口茶說:呵呵呵!说的自己不像媒人,像做媒介贩卖人的集团似的。
法姐也跟著笑说:好啦!多喝点茶,少抽点烟,要不直接戒了吧!真拿你没办法,看什麽样伟大的女性能让你为她戒掉,叹,对你真无语。
辰静笑笑说:无语妳还说了那么多话。
法姐说:我再讲最后一次,你哦!全身上下穿的英挺又好看,车子也开的不差,但全身都是烟味,人未到烟先到。
“下回来我家看宽宽,来之前你最好不要烟,不然不要来,免得宽宽又不舒服了,到时秉生又要唸我了,听到没,秋大少爷。”
辰静这时听到有点不好意思,但仍点点头不语。
------辰静离开餐厅,走向停车场,进车前又抽了根烟------
和法姐各自解散后,辰静一边抽烟一边思索走向停车场,准备开车时心里想著说:毕竟自己三十六岁了,是应该要想想未来了。
怎么安排约夏蕾儿见面吃饭,于是熄了烟,离开了停车场,走去百货商场买几件有型的衣服顺便去梳理头发整修一翻,想要更体面的去见夏蕾儿小姐,对,让自己重新出发吧!
------不管什么年纪,爱永远都会让人心动,一切就重新的开始吧!------

第五章 婚礼快乐 别来无恙
蕾儿他们刚调回总公司任职时,午间和琪玲、沉敏外出吃饭,意外的在公司楼下门口碰到大学时期的学长。
总公司大楼建於一九五六年的大楼,外观为典型欧式巴洛克风格,圆形石柱及石板墙结构结合,建筑物的四周整排种满了小叶橄仁树,树与树之间有著空间感
所以是很多新人最爱來此拍婚纱取景,就是在蕾儿公司大楼一楼外,免费场地又离婚纱街很近,预算有限的新人,几乎是必照之点。
蕾儿大声又意外的喊:学长,你怎么在这?
学长手持著摄影机,忙著帮新人拍照,学长田念祖转头看到蕾儿说:吔!妳怎么也在这?
示意请新人等一下,叫助理协助换个动作。
蕾儿兴奋又开心还有点小跳起的说:我在这里上班啊!真的好久不见了,我回來台北工作了,我在这栋大楼上班,那你呢?
学长手指一付要敲敲蕾儿头的说:我在这帮新人拍婚纱啊!一样每天风吹日晒的,那妳回來是定居还是工作?
琪玲和沉敏陪在旁,都未发言,蕾儿又开学长玩笑说:定居也工作,学长不错哦!以前拍水果静物,现在拍活人嘍!
学长笑著说:不要乱说哦,被新人听到了以为我不专业。
“人总要进步嘛!自从拍了妳之后,我就开始接到不少案子,拍活人了,妳让我活起来了,哈!”
“还是要感谢妳那时当我的免费模特儿,让我练习。”
蕾儿也开心回说:哇!讲起来,有十多年的事了,以前太笨没跟你收钱,现在想想真不划算。
“哦!对了,这是我同事管琪玲和沉敏两位美女,未婚哦!只顾著和你说话,忘了介绍了。”
然后蕾儿又转向两人说:这是我大学时的花心帅哥学长田念祖先生,这么多年了。
学长点点示意笑著跟两位说:妳们好,我是她坏事才找我,好事不分享的可怜学长田念祖,和妳们一样未婚。
蕾儿看了看学长又转向琪玲和沉敏说:学长还是独身吗?
“我学长他父亲希望他不要忘了根从那来,所以给他取名叫念祖,所以他名字相当好记,呵呵。”
这时沉敏推了推琪玲,琪玲反到害羞不敢说话,於是被蕾儿发现,便说:学长,那我下回请你喝咖啡啊!你請我吃飯,如何啊!
学长说:那有什么问题,我电话没变,等妳电话了,我们也好久没有聊聊近况了!
“一定要打给我,一定要,知道吗?不不不,我们还是互换一张名片好了。”
这时两人抽出名片互换,蕾儿说:好吔,我早就没学长的电话了,有了名片,就不怕找不到对方了。
学长看著蕾儿说:是妳搞失踨,我这两年都在原地拍新人。
这时助理看著念祖在催促,念祖便说:我呢!晚上回去还要整理照片,助理催了,那我先忙了,不要再失踨了哦!
蕾儿手势再见的说:不会再失踨了,学长你先忙!拜拜嘍!
学长看著琪玲和沉敏笑著说:妳们听到嘍!她说不会再失踪了,两位美女,后会有期。
三人和学长挥手,就离开公司楼下去用餐了。
------学长想问蕾儿别来无恙?蕾儿想问学长有女朋友吗?------
于是三人走到常去的餐厅用餐,琪玲和沉敏对蕾儿的学长很好奇的,一直想追问,也从来没听过蕾儿大学的故事,说的多数都是没出息的帅哥前夫。
琪玲好奇先开口问,沉敏在旁,听了也跟著点头笑,琪玲说:妳那个学长,怎么回事,快说一下,可以透露一些讯息吗?。
蕾儿说:田念祖学长以前在学校,算是不务正业,他一直喜欢摄影,但所学和摄影无关,他唸的是化工系。
“他不是我直属学长,是一次因缘际会巧合认识的。”
琪玲很好奇的问说:妳还做过他的模特儿?那他有追过妳吗?感觉他话中有话,好像以前很喜欢妳,对不对?
蕾儿搖頭说:喜欢我?扯那去了。
“嗯呐!应该说我是他实验品,他拍的都是静物多,是我大学男朋友推荐我给他的。
“话又要说从头,妳们老提自己那四年纯真的爱情故事,想想,我才是真正的身经百战、伤疤累累才是。”
“大学到出社会,同样一个人谈了六年多,最后处的像老夫老妻,人家一个转念,觉得不值得,也不敢和我提分手,是我警觉性高主动提分手的,扳回一面。”
蕾儿接著说:学长呢!读书时期,一直是拍水果蔬菜静物居多。
“人总要往上爬,所以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跟他学弟聊他想改变,他学弟就是我大学男友提及拍人的方案。”
“想参加校园摄影比赛,自订主题:单车,但要有人骑著和牵著才有主题拍,意思就是单车是主角。”
“学长接受了建议,我大学男友拉著我去试镜,结果一拍即合,这摄影比赛也成功得了优选作品,好像有奖金但我没分到。”
“之后才与念祖学长成为好朋友的关系。”
沉敏好奇问说:吔,这还第一次听妳说呢!结果有人找妳签约做模特儿吗?
“下回带照片来给我们看看吧!看妳大学时有多美。”
琪玲也跃跃欲试想知道结果。
蕾儿无奈又丧气的说:唉哟!单车,说了单车是主角,好吗?我只是个配角。
“至於单车有没有被签去做模特儿,我就不知道了,照片呢!叹!好像有一张,不是很确定,我经过几次搬家,这到要找找看單车把我的照片骑到那去了。”
说完三人都大笑了。
沉敏婉惜的说:那好可惜,不管怎样至少要留作纪念,等元一大了给他看他妈咪年轻多美啊!
蕾儿又接著说:不过念祖学长呢!应该有留照片,改天问问。
“学长大学时很花心,来者不拒的,也很有学妹主动追求学长。”
“后来听说,学长真正爱过一位他在做摄影助理时期的一位同行女孩,那女的出国深照之后就没再联络过了,”
“再之后呢!我与学长就失联了,所有的事,都只留下听说了。”
“不过,今天再度看到学长,帅气仍在但沧桑了不少,叹!岁月是把杀猪的刀,真不留情。”
琪玲终于说话了:不会吔,我是没看过妳学长以前的样子,现在这款样子还挺有型的。
“不过妳学长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妳,妳没有感觉吗?”
沉敏亏笑着说:妳很介意吗?
“原来我们琪玲喜欢这一型的,浪子型的哦。”
蕾儿笑著回:没吧!我和学长从来没有聊到这方面的问题,加上当时我有男朋友,别忘了是他的学弟吔!
“而且学长身边一直都是心花朵朵开的状态。”
“怎么?妳有兴趣啊!”
琪玲又说:会不会是障眼法?
沉敏看出了琪玲的小心思,故意亏琪玲接著说:是不是障眼法,等蕾儿介绍妳两认识了,不就知道了吗?
蕾儿认真的说:只要学长不再花心,倒是可以考虑介绍给琪玲认识。
“为了琪玲的终身大事,我一定担其重责快点去进行的,除非妳没有这个意思,那我就不忙了。”
琪玲开心的笑说:介绍,介绍啦!要先打听清楚妳学长是不是现在没有女朋友,不然很丢人的。
沉敏笑著说:看吧!一眼就被我看穿了,蕾儿帮琪玲一下吧!
蕾儿说:那我得套套学长的话看看。
现今社会单身男女,除了工作、家里,要认识另一半的机会,真的太不容易了,实际上,介绍是最安全、最快速的一种方式,没什么不好。
------如果事成,看到姐妹们有归宿,比自己先有归宿,还来的开心吧------
夏母驚訝的说:学长?怎么从来没听妳说过这人?
蕾儿说:就是那隻大熊的学长,很久以前曾经找我去做过模特儿的那位摄影学长啊!太久了,妳可能不记得了吧!
夏母想了半天回说:我记得妳那前前男朋友熊,结婚有两个孩子了,对吧!
“妳在他身上花太多年时间了,所有的青春都给他了,恋爱不要谈太久,像我跟妳那讨人厌的老爸,一个月就下聘结婚了,根本不懂什么叫爱,还不是恩恩怨怨、欢欢喜喜凑合走一辈子。”
“那妳那学长呢?应该也结婚了吧!”
蕾儿说:听起来应该是单身,我准备把学长介绍给琪玲,琪玲看到学长很喜欢,希望学长现在没女朋友。
夏母有点反对的说:妳会不会管太宽啊!自己都没有男朋友,还帮人介绍,先考虑一下自己吧!
蕾儿脑筋动的很快回说:哎哟!妈~人家都会对我有条件限制的,不是我想要就有。
“再说了,少一位单身女子,不就等於我自己多一位单身男子的机会吗?”
“虽然我不考虑单身男子,因为人家会先考虑我,哈哈哈!”
夏母想了想说:有道理,那快点介绍,妳们公司那位法国小姐说要帮妳介绍男朋友,妳可不要拒绝啊!
“帮元一找个好爸爸,是妳的责任,懂吗?”
蕾儿笑著回说:好,是法小姐,不是法国小姐,我总不能催吧!法姐自有安排的,搞的太猴急,会以為我真没人要呢。
夏母正经说:猴急怎么啦?是急啊,妳爸急,妳那个姐姐也替妳急,我更急,反正妳都生过孩子了,怕什么,怎么样都不会吃亏的。
这时夏父从厕所出来说:刚刚是真的急,现在不急了。
“但妳慢慢找,妳老爸不急,眼睛这次要放亮点,找个好的,我不信我女儿找不到好男人,现在离婚率这么高,想找第二春的人大有人在呢!”
蕾儿和夏母笑著夏父从厕所出来说的话,蕾儿并说:呵呵,老爸最可爱了,妈,不要急,还是只能等,不要催。
“好啦,好啦!累了,要去休息了。”
蕾儿心里想著:就算有消息,也不先跟妈说,太有压力了。
------夏母的心情,是天下父母心的心情,而真爱来时,不用催,挡都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