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啾啾墨无渊

第6章 三把看不见的神剑
所有弟子都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鹿啾啾手里的剑。
洛岚手贱,直接伸手一捞,没想到什么都没摸到,指尖却一痛,出血了。
“掌门,这是怎么回事?”洛岚连忙缩了回去,这下不敢乱碰了,“你这真的有能隐身的剑?”
楚屿兮也觉得神奇,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
他们家掌门总是有各种奇妙的小东西,这看不见的剑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哼,你是大傻瓜,所以看不见。”鹿啾啾把自己的剑一把一把在地上摆好,“一、二、三、四、五,除了我平时用的这把,本掌门还有五把剑好咩!”
鹿啾啾指了指其中两把,和她手里拿着的天子剑一样的小破剑:“这两把是诸侯剑和庶人剑,然后这里……”
说着,她小小的身影吃力地抱起身前看不见的三把剑:“这是含光、宵练还有承影,跟大家打招呼哦。”
众人目瞪口呆之间,就听到鹿啾啾手里抱着的空气,真的发出了剑的嘶鸣声。
洛岚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竟然有如此玄机!”
鹿啾啾发愁地看着眼前这群“不成器”的弟子,一个个都这么不能打,她就算是给他们这三把剑都没办法认主。
而天子、诸侯和庶人这三把,代表的意义非凡,她不能随便给其他人。
“兮兮,可以帮我把朱砂和黄纸拿来咩?”
鹿啾啾回想着刚才看到合欢宗的惨状,决定先用符篆将整个宗门保护起来。
她灰溜溜地收起这五把剑,暂时只能先自己留着。
楚屿兮还没动作,宗门的人就争先恐后地跑去拿。
洛岚这家伙腿脚功夫最快,三两下就拿到,几乎是双手捧着送到鹿啾啾面前。
鹿啾啾眼睛笑成了两个小月牙,乖乖道:“谢谢岚岚。”
洛岚瞬间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
掌门她太!可!爱!了!
鹿啾啾趴在庭院里被李老头擦得干干净净的石台上,她小手握着一只大毛笔,在黄纸上一直不停地勾勾画画。
有一些是大家看不懂的星象符号,然后就是鹿啾啾那过于潦草的鸡爪字。
洛岚小声问道:“你们有谁看懂掌门写的什么字吗?”
众弟子摇摇头:“看不懂。”
楚屿兮凉凉道:“上面写,你必遭大难。”
众人:!!!
鹿啾啾画了好久,画得她额头都布满了细细的汗,她还在不停地画。
小黄鸡担心道:“小鹿,你现在灵力受损,昨天才发动了五雷令牌,今天就不要……”
鹿啾啾摇头拒绝,传音告诉它:【今天最好就得下山。】
等她终于画完,石台上已经堆满了黄符,那朱砂写的符文莫名让人心生敬畏。
鹿啾啾叫来李老头儿:“李爷爷,您附耳过来。”
李老头儿一看到鹿啾啾就满眼慈爱,把她当做自己的孙女一样。
鹿啾啾仔细地告诉李老头儿这些符要什么时候使用,然后把最重要的都交给他保存。
李老头儿郑重道:“好的,掌门放心。”
剩下的符篆鹿啾啾指挥着宗门弟子在门内的各个方位贴上。
一时间,合欢宗仿佛被一道无形的结界镇守着,安全感爆棚。
鹿啾啾站在石台上,小兔耳朵一样的小发包在风中颤了颤:“朱砂,顾名思义‘诛杀’,能驱邪避祸,黄符亦是如此。”
“本掌门今日下山,归期不定,徒儿们勿念。”
众弟子一看自家掌门如此严肃,都有些慌张,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多问几句,就见鹿啾啾的身影眨眼间消失了!
楚屿兮和洛岚猛地回头一看,完了,掌门的奶瓶都不见了,这次是真的下山了,跟之前嘴上说着玩闹完全不同。
整个合欢宗宗门仿佛失去了主心骨,慌乱了一阵。
李老头儿淡定道:“既然掌门这样安排,肯定有她的道理,你们姑且静候她归来便是。”
李老头儿是鹿啾啾离开时唯一嘱咐的人,众人自然是听他的话,尤其,这位老人家现在是宗门最强战力,大家都老实了。
然而楚屿兮和洛岚这两个日常照顾鹿啾啾的人却冷静不下来。
楚屿兮抓着头发,毫无优雅形象:“掌门她完全不能自理!谁每天给她梳头,给她穿衣服啊?”
洛岚也很是崩溃:“掌门难道以为牛奶是奶瓶自己续上的吗,都是咱们花钱买的!”
众弟子:“……她可能真的不知道。”
师弟们拍了拍楚屿兮和洛岚的肩头:“既然不放心掌门,你们就跟着她去吧,反正宗门有符咒护体,而且——我们也没掌门想象的那么弱。”
众人都表示赞同。
有一种弱,叫你家掌门觉得你弱。
然而合欢宗众人看似佛系,但又不完全佛系。
自家小掌门每天睡六七个时辰,他们又不是小奶娃了,自然没这么多睡眠的。
在鹿啾啾像小猪一样呼呼大睡期间,宗门弟子都在勤奋练剑。
昨日观察那群所谓的“名门正派”精英,不是合欢宗的社恐们张狂,确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得了大家的鼓励,楚屿兮和洛岚包袱都没来得及怎么收拾,立刻往山下狂奔而去。
洛岚想好了:“所幸下山的路只有一条,掌门走得慢,我们很快就能赶上。”
楚屿兮点点头,但是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两人都已经疾行一炷香的时间,怎么连掌门的影子都没见着?
此时半空中,一道粉红色的肥硕身影飘过。
鹿啾啾优哉游哉地躺在她的坐骑——
一只粉红色的猪身上。
鹿啾啾打了呵欠:“猪猪,快到山下的时候,你记得变回来哦。”
闻獜不高兴地发出了“拱拱拱”的声音,想它曾经也是神兽一枚。
现在沦落到日常伪装成小黄鸟,现在还变成这傻不拉几的猪,被这小奶娃骑着。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阿嚏!”鹿啾啾突然鼻子痒,她扯住粉红猪的耳朵,“坏猪,你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
闻獜那黑豆大小的眼睛翻了翻:“我哪里敢,回头你又去九天娘娘那里告状。”
鹿啾啾嘿嘿一笑:“你知道就好,要保持小猪猪的形象哦。”
她现在还记得闻獜本体的样子,虽然也是猪猪的模样,但是威武雄壮的,吓死个人了!
闻獜又“拱拱”了两声,猪鼻子大写的不服气。
鹿啾啾只当做什么都没听到,闭上眼准备瞬间。
可是还没睡多久,闻獜就像是没油了一样,漏气似的。
闻獜牌坐骑紧急迫降,鹿啾啾跟坐飞机似的 ,吓得抓紧闻獜的大耳朵。
然而,只听“嘭——”的一声。
粉红猪在一阵烟雾中秒变小黄鸡。
小黄鸡:“……”
鹿啾啾:“……”
两个小不点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无语。
随即,一大一小“咻咻咻”地跌落树丛中。
轻盈的树叶根本拦不住小炮弹一样的鹿啾啾。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声响。
小黄鸡见鹿啾啾都快吓晕了,完全忘记自己的灵力能勉强御剑几分钟。
情急之下,小黄鸡呼扇着翅膀,咬着鹿啾啾的衣角。
鹿啾啾下降的速度终于减缓!
“谢谢猪猪,往左边挪一挪,谢谢谢谢!”鹿啾啾拍了拍小胸口,松了一口气,“旁边有水潭耶,本掌门不要变成落汤鸡QAQ!”
小黄鸡浑身颤抖着,直接变成了小红鸡,整只鸡都涨红了脸。
鹿啾啾这小肥肥,到底吃了多少!!!
小黄鸡颤巍巍地坚持了一分钟,突然道:“对不起,我坚持不住了。”
鹿啾啾:“哎……?!”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坏猪猪!!!”
鹿啾啾的话还没说完,小黄鸡松开嘴那一瞬,她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小河里。
鹿啾啾: (T^T) 呜呜呜!
落汤小鹿,在线哭唧唧。
小黄鸡站在岸边的枝头上,尖尖的鸟喙抽空理了理自己的毛。
被鹿啾啾用怨念的眼神盯着,它这才心虚了一下:“抱歉啊,我毕竟是一只弱弱的小鸟,你这几十斤的人了,心疼一下我叭!”
鹿啾啾噘着嘴,哼了一声,她刚准备狗刨似的游到岸边。
这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
小黄鸡站得高,一看瞬间炸毛了:“快快快!鹿鹿快上岸!!急流来了!!”
鹿啾啾一个激灵:“!!!”
她的小手刚要抓到岸边,没想到这急流一下子冲过来。
“啪——”的一声。
鹿啾啾就跟个小葫芦似的,浮浮沉沉,被水无情地冲走了!
“救、救救宝宝……咕嘟咕嘟咕嘟……”

第7章 金色瞳仁的雪白灵狐
鹿啾啾咕嘟咕嘟地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河水。
等她都快喝饱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响起:
“抓住!!!”
鹿啾啾迷迷糊糊举起小手一抓,竟然抓到了一只毛绒绒的尾巴。
“哗——”的一声。
鹿啾啾被一道惯性带了起来,她整个小小的身影直接从水中飞起来。
“哎呀……”
鹿啾啾被吓出小奶音,缩成一颗圆圆的球。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也没有摔个大屁股墩儿。
缭绕的烟雾散去后,刚才救了鹿啾啾的大尾巴变成了小尾巴。
鹿啾啾松开抱着小脑袋的手,睁眼一看。
满眼的毛绒绒。
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正睁着一双金色的瞳仁紧张地看着她。
鹿啾啾往前爬了两步,伸手就摸了摸小狐狸的尾巴。
啊,是这个触感。
“小狐狸,是你救了我吗?”鹿啾啾圆乎乎的杏眼亮晶晶的,“你好漂亮!”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毫无芥蒂地接近自己,白狐金色的瞳仁一闪即逝的惊慌失措。
随即,白狐那细细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奶乎乎的呜咽声。
“呜呜呜好可爱的小狐狸!”
鹿啾啾完全忘记了她家小黄鸡,伸手就想去抱住这只狐狸,却发现它身上都是血。
“小狐狸,你受伤了?”鹿啾啾这才发现小狐狸身后有一道蜿蜒而来的血迹,已经快干涸了,“别怕~我帮你看看哦~”
小白狐看出鹿啾啾的灵力很虚弱,再加上她刚才落水,此时应该很不舒服才是。
小白狐刚想拒绝,就被鹿啾啾摸了摸脑袋:“不要紧张哦~”
她的掌心带着温暖的力量,灵力已经注入白狐受伤的后背。
“好可怜的小狐狸。”鹿啾啾的手轻轻顺着白狐的脊柱往下抚摸,“怎么这么多伤呀?”
小白狐被她摸得极为舒服,一个激灵,差点抬起屁股。
察觉到自己这没出息的反应,小白狐瞬间板着一张小脸。
鹿啾啾等着皮开肉绽的小狐狸伤好得差不多了,她叹了叹气:“小狐狸,你要小心坏人哦,背上的毛毛暂时要秃着啦。”
小白狐瞪大了那双金灿灿的狐狸眼,不可置信地往后一看。
荒唐!它真的秃了!毛没了!
鹿啾啾心想着这是只自尊心很强的小狐狸,不能再刺激它。
“小鹿~我来了~”
小黄鸡挺着它的肥肚子飞了过来,本来想在鹿啾啾脸上嘬两口表示讨好,被鹿啾啾一秒识破,嫌弃地推开。
一看到小白狐,小黄鸡备受打击:“鹿啾啾!你怎么回事?我就一会儿不在,你就有别的狗了?”
鹿啾啾满头黑线:“这是小狐狸,还有你也不是狗狗,你是猪!”
小黄鸡:你才是猪!
“不过,是这只灵狐救了你吗?”小黄啾狐疑地看着这只小狐狸,总觉得不太对劲,“它看着,不像是普通的灵物。”
鹿啾啾也不是傻子,刚才救自己的时候,白狐的尾巴还很长很大的,再加上这后面一大滩血。
她不用猜都知道小白狐的原形是很大的,现在估计是元气大伤,没办法维持原形了。
鹿啾啾有些舍不得地抱了抱小白狐:“你好好藏起来养伤哦,如果有危险,可以找我,我叫鹿啾啾。”
【啾啾。】
鹿啾啾跟小白狐对视时,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清冽动听的声音。
她挠了挠头,转头到处看了看。
这声音怎么跟刚才救她时的差不多?可是这小狐狸也没跟小黄鸡一样说人话耶?
鹿啾啾也没多想,小狐狸救了她,她也给小狐狸疗伤了。
她抱着这只小白狐时,也没察觉到自己跟它的缘分,便没打算把它留在身边。
所以她弯腰把小白狐放在地上,拍了拍它的屁股:“去吧。”
小白狐蹲坐在地上,冲着鹿啾啾晃了晃毛绒绒的尾巴,像忠诚的小狗。
可是鹿啾啾却对它挥了挥手:“有缘再见哦,拜拜~”
小白狐那金色的瞳仁瞬间染上了一丝难过,眼眶雾蒙蒙的,像是要哭了一样。
鹿啾啾迟疑了一瞬,想到自己此行艰险,她还是犹犹豫豫转身了。
她却没发现,在她转身那一瞬。
小白狐原本纯良无辜的狐狸眼,蓦地染上一丝暗沉。
用影像石看着这一幕的黑袍男人们全都瑟瑟发抖,生怕这萌萌的白狐暴走。
小白狐体内的黑气开始压制不住,它的爪子陷入土地里,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这时,前面那小揪揪萌得人心肝颤的小团子突然折返回来。
她往回走了一步,那黑气就顷刻被净化消散了。
小白狐不可置信地抬着脖子仰望鹿啾啾,似乎是在问她怎么回来了。
最爱毛茸茸小动物的鹿啾啾捏了捏小白狐的耳朵:“我明天才能走下山,小狐狸要不要跟我多待一天呀?我帮你看看秃了的毛毛能不能擦药擦好~嘿嘿~”
小白狐什么都听不到了,它脑海里自动把鹿啾啾的话翻译成了“跟我一起走”。
它像乖狗狗一样猛地点头,一个跃起跳进了鹿啾啾的怀里。
小幼崽一般的呜咽声传来,还有舒服的咕噜声,小白狐的尾巴一卷,自动在鹿啾啾怀里缩成一小团。
鹿啾啾被戳中萌点,低头亲了亲小狐狸毛绒绒的小脑袋:“小狐狸,你好可爱呀。”
要是他们有缘分就好了,她肯定把它带在身边。
小白狐哼唧一声,像狗狗一样蹭了蹭鹿啾啾的下巴。
它的动作之间完全没有尊贵狐狸的形象,撒娇赖皮,怎么看怎么狗腿。
暗中观察的人生怕看多了知道得太多被灭口,赶紧撤掉了影像石。
鹿啾啾抱着怀里的小狐狸,哼着歌往前走。
一路上,云岫山的小松鼠、小鸟、小兔子都出来跟鹿啾啾打招呼。
鹿啾啾也全靠它们才没有迷路。
鹿啾啾:“小兔兔,下山的路走这边可以吗?”
小白兔:“不对,要往西边走!”
鹿啾啾:“谢谢小兔兔。”
小白兔:“ (╹▽╹)不客气~”
甚至还有小动物说鹿啾啾怀里的狐狸幼崽可爱。
鹿啾啾全程跟它们聊嗨了,没注意到刚才还萌死人的小白狐此时高冷得不行,被夸了也只是敷衍地摇摇尾巴。
小黄鸡不高兴极了,它好歹也是一只不常见的、会飞的小鸡,怎么就没人发现它的可爱呢?
察觉到一道凉凉的视线,小黄鸡豆子大的小眼睛就对上了那双又媚又冷的狐狸眼。
小黄鸡眨眨眼,再看时,这白狐眼神又恢复了单纯无辜的样子。
小黄鸡用翅膀挠了挠头,以为自己看错了。
夜幕降临。
鹿啾啾走了老半天,想骑着她的小猪坐骑都没办法,坐骑没油了。
最后,在山中小野兔的指引下,她找到了一处可以藏身的山洞。
刚走进去,森林里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嘈杂的雨水声让小黄鸡说话的声音都被掩盖住了。
鹿啾啾双耳失聪:“什么?你在说什么呀?听不到哎~~”
才追到半山腰的洛岚和楚屿兮直接被淋了个痛快,幸好这两人为了保持神秘不露面,身后都背着斗笠。
他俩连忙戴上,才不至于被淋得更惨。
只是这山中忽然蔓延起一层厚重的雾气,让洛岚和楚屿兮都分不清前行的方向。
这时,一阵狼嚎声传来,打破了这山中的平静。

第8章 三清铃一出,邪祟退散
原本在鹿啾啾怀里小憩的白狐蓦地睁开眼,后背的毛都竖了起来。
小黄鸡跳到鹿啾啾肩头:“小鹿!”
鹿啾啾刚把小奶瓶里面的牛奶喝光光,她宝贝似的把小奶瓶收进九色乾坤袋里,又摸出一把桃木剑和手摇铃。
“应该够了吧?”鹿啾啾揉了揉眼睛,“好困。”
平时这个时间她都已经呼呼大睡了,现在徒儿们不在,她只能强忍着困倦起来营业。
小黄鸡看这小奶娃眼睛都要闭上了,动作也慢吞吞。
它赶紧钻进鹿啾啾的乾坤袋里,把她那迷你版本的小蓑衣给她叼了出来。
“谢谢猪猪。”鹿啾啾小奶音语速都变慢了,“我现、现在就去……”
她把小白狐放在山洞里,叮嘱道:“我去去就回哦。”
然而等鹿啾啾刚离开没多久,小白狐就在雨中追着她跑了过去。
周遭的妖气太重,它不放心。
此时狼嚎声四起,渐渐的往下靠近了村庄。
已经被狼群袭击过一次的村庄一片死寂。
每家每户都紧闭着房门,门内,女人捂着小孩的嘴不让哭闹。
而强壮的男人则手里拿着锄头和斧头,准备跟这凶恶的狼群拼了。
鹿啾啾腿脚慢,恢复过来的小黄鸡变成了猪猪坐骑,带着她在树林中迅速穿梭。
一人一猪竟是赶在狼群逼近村庄时,先一步在树林的出口堵住了它们。
鹿啾啾被狼群围住,百思不得其解。
云岫山的灵气向来稳定,怎么会让它们生出妖气,领头的狼已经近乎妖化了。
【哪来的人类小孩?】
【看着跟之前的人类不一样,不要掉以轻心。】
【人类都该死!一个都不要放过!】
一匹浑身是伤的灰狼绕到最前方,竟是挡在了鹿啾啾的面前。
灰狼左眼上是一道刀疤,深可见骨,它冲着狼群嚎叫一声:
【后退!离开这里!你们已经越过了界限!】
狼群中不少狼都不服:【凭什么?是人类先动的手,我们被杀死的小崽,命就不是命了?】
狼群嘶吼着,绿油油的眼睛盯着鹿啾啾,仿佛要拿她来祭奠狼族被残忍杀害的幼崽。
云岫山的灵物们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所有动物的活动范围仅限山中,它们以灵气和灵果为生,捕杀生灵反而会影响山中的灵性。
可是就在几天前,狼群新出生的幼崽被偷偷踏入禁地的人类乱刀砍死。
狼群维稳的头狼,也就是眼前这只眼睛受伤的灰狼,试图让狼群冷静下来,可是却被其中一只黑狼策反。
在黑狼的带领下,狼群对村庄发起了第一次进攻。
【你这个叛徒,你的眼睛都被人类捅瞎了,还想维护他们?】
【再不滚开,我们连你一起咬死!】
灰狼不想让狼群之前被云岫山滋养的灵气功亏一篑,因此想劝阻。
作为最早获得灵识的灰狼,它深知村民们是无辜的,杀死幼崽的人气息很奇怪。
带着一股不像是普通村民的阴湿气息。
眼见着灰狼跟狼群们发生了分歧和冲突,鹿啾啾拿出手摇铃晃了晃。
“叮铃——叮铃——”
清越的铃声响起,原本摇摆不定的狼群突然就愣住了。
众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了一阵黑烟从它们周围升起。
而原本那戾气最重的黑狼匍匐在地,仿佛被什么东西纠缠着一般。
鹿啾啾这一波操作直接把这群凶性尽显的狼群给震住了。
她的小短腿往前迈了一步,狼群就往后退,退,退。
鹿啾啾黑葡萄似的眼珠子转了转,见状,她一个跃起!
直接跳到了那匹带节奏干坏事的黑狼身前。
鹿啾啾高高举着小桃木剑,像是在拍西瓜一样——
“啪!啪!啪!”
鹿啾啾拿着桃木剑在黑狼脑袋上拍了好几下:
“坏蛋!你这个大坏蛋!赶紧从这蠢狼崽身体里出来!”
那黑色的烟雾最受不了驱邪的桃木,正想跑,然而却被鹿啾啾手中婉转的三清铃铃声困住。
一大团烟雾盘旋着,发出了恐怖的嘶吼声,挣扎着被吸入了三清铃之中。
鹿啾啾哼哧哼哧地摸出一张黄符贴上去。
众狼群就见这三清铃里面像是有一只硕大的虫子一样,被困在其中撞来撞去。
很快,“叮铃铃”的响声也趋于平静。
转瞬之间,黑狼的双腿匍匐在地面,根本就站不起来。
周围的狼群急红了眼,冲上去作势要撕咬鹿啾啾。
这时,一道通体雪白的身影飞速出现。
小白狐优雅落在鹿啾啾身边,仰头长啸之间,身体从小巧的雪团子开始变大。
一只足足有三匹狼高的白狐居高临下地藐视众狼。
鹿啾啾刚准备用小桃木剑教训教训这些小狼崽,就被“小”白狐给惊呆了。
“好高、好大……”
鹿啾啾小朋友被惊得直接变成了大舌头:“小福泥你肿么了?!”
白狐那毛茸茸的尾巴一扫,狼群便被迅速扫飞了。
它的动作看似矜贵轻松,可是对狼群来说,就像是被海浪猛地拍过来一般,面门被重重一击,整只狼都要被拍晕了!
灰狼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同胞全都跪了。
它转身看向白狐,又看看鹿啾啾。
野兽的直觉告诉它,这白狐都是听从鹿啾啾指令的,所以,它只需要说服鹿啾啾就好。
灰狼怕其他同胞再次作死地招惹鹿啾啾,它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尝试着用兽语跟鹿啾啾对话。
【我很抱歉,我们狼族原本不是这样的,今日的变故闹得众狼不得安宁,才会有这样冒犯的举动。】
【我向您保证,我们没有杀死任何人类,之前对村庄的袭击,也被我及时制止,我替我的同族向人类道歉。】
鹿啾啾在众狼警惕的眼神中,抬起手,缓缓伸向了灰狼。
群狼这才变了脸色,甚至连白狐的威慑都仿佛看不到一般,要冲过来从鹿啾啾“魔爪”中救下它。
然而一阵温暖的白光过后,灰狼眼下那骇人的刀疤悉数消散,它瞪大了眼,模糊的视野也重新恢复了清明。
狼群看到这一幕,全都匍匐在地,再傻的动物都能明白,眼前这个人类小姑娘不简单,甚至还有狼跟狗狗一样,“呜呜呜”嘀咕了两句。
【她不会是云岫山的神明吧?】
【神女……是这个吗?昨晚那一拨拿着火把上山的人类说过。】
鹿啾啾心想她才不是,她只想当九天娘娘怀里的小鹿宝宝。
她正想着,那黑狼也清醒了过来,它像是喝醉了一样在原地转悠了两圈儿。
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戾气和凶性,像极了村里跑出来的蠢狗狗。
鹿啾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月牙一样的眼眸可爱至极,饶是这些对人类不感兴趣的狼都看愣住了。
它们竟然觉得这梳着两个小揪揪、跟小兔子一样的人类,跟它们的小狼幼崽一样可爱,让狼忍不住生出想用鼻尖碰碰她的手。
而狼群中一只还没成年的崽子已经这样做了。
额头有一簇白毛的灰狼先是用脑袋蹭了蹭鹿啾啾的手心,又用鼻子碰了碰示好,最后还舔了舔她。
白狐:“!!!”
小黄鸡:大胆!俺都没蹭过舔过!
鹿啾啾知道它们已经没有恶意了,她摸了摸小狼的脑袋,童稚的嗓音认真道:“之前袭击幼崽的不是人,是染上魔气、被吞噬的邪祟,这坏东西附着在小黑狼身上。”
“我们云岫山的动物都有灵气,他这样做是想夺取小黑狼本就有一定灵气基础的身体,再怂恿你们袭击村庄,而他能通过你们的杀孽将灵气转化成魔气,不沾一点杀孽获得大量魔气,最终开启魔修之道。”
黑狼:……
它哪里小了!
鹿啾啾以为它们没听懂,挠了挠头:“总之,这些坏东西不是人类,跟村庄的人类也没关系啦。”
狼群暂时安定了下来,但是小黄鸡和白狐的眼神却染上些许凝重。
在这个修士鲜少的大陆,魔修开始出现,这意味着整个大陆的平衡——
即将被打破。
鹿啾啾走到狼群中间,失去幼崽的母狼眼神依旧警惕。
她看到母狼,就想到当初妈妈为了保护她被害死的时候。
还没母狼高的鹿啾啾抬起小手,拍了拍母狼:“小狼崽在这里哦。”
母狼一愣,顺着鹿啾啾的视线看去,就见她在虚空中摸了摸。
随即,三只浑身透明的小狼崽在旁边“嘤嘤嘤”叫着。
发现妈妈终于看到它们了,它们扑棱着跳起来,要像之前还活着那样,爬到妈妈的背上。
母狼原本毫无反应的眼睛瞬间流淌下了热泪,它叼着狼宝宝,趴在地上,把它们圈在了怀里,像是生怕被人夺走一般,用大尾巴盖住了它们,想把它们藏起来。
鹿啾啾鼻子有些酸,因为完成了心愿的小狼崽——
日出之前就会永远地离开母狼。

第9章 护国神兽九色鹿
鹿啾啾扁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一抽鼻子,直接抽出了小喇叭的声音。
小黄鸡:“……”
它真的不是想在这时候笑,它真的很悲伤。
小白狐早已恢复迷你小狐狸的状态,它跳到鹿啾啾怀里,用毛绒绒的大尾巴拍了拍她的手背。
给,尾巴让你摸。
鹿啾啾的包子脸皱巴巴的,在摸到小白狐的尾巴后,总算是没那么难过了。
她靠近母狼,母狼看是她,愿意掀开尾巴给她看宝宝。
鹿啾啾拿着自己的迷你小拂尘,在狼宝宝们的头上轻轻一点:“很快你们就会再见面了,记得不要让妈妈担心,早点来找她。”
母狼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鹿啾啾郑重点头:“两月,两月你们就能再见面,我保证。”
她摸了摸母狼的头,安抚着它,随即她小手里拿着一张宝贝灵符,点燃后化作一道青色的火焰消失在空中。
狼群见鹿啾啾要往村庄走,纷纷跟着出来送鹿啾啾。
它们幽绿色的眼眸完全没有阴测测的感觉,像极了上乘的玉石。
母狼见状,带着狼宝宝起身追到了队伍最前方,呜咽着送鹿啾啾下山。
鹿啾啾冲着狼群挥挥手:“记得不要离开安全的地带,最近不太平,小灰狼和小黑狼身上都有我残留的灵力,坏人不敢随意接近狼群。”
灰狼&黑狼:……俺们到底小在哪里!
鹿啾啾收起小短手,装作严肃:“本宝宝可是云岫山合欢宗的掌门哦,我会早点回来哒!等着我!”
一听鹿啾啾要回来,所有狼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当真像是忠诚的大狗狗。
树枝上的小松鼠和小鸟也忍不住探出头。
这一幕美好得像是神话故事里一般,所有动物都环绕着鹿啾啾。
而当鹿啾啾往下走,就看到村庄门口有一道身影迅速往后逃跑,满眼都是警惕。
“妖女!!云岫山出现了妖女!!!”
“狼和狐狸都听从她的指令!!她要杀了我们村庄所有的人!!”
继“淫贼”后,鹿啾啾喜提“妖女”称呼,她挠了挠头问小黄鸡:“山下的人为什么都这么爱骂人呀?”
她一看就是个善良的小宝宝好啵,干嘛老这样!
鹿啾啾插着腰,小奶肚子挺了起来,气得她脑袋上的小发包都晃悠了。
小白狐眯了眯眼,金色的瞳仁一闪即逝危险。
小黄鸡则是第一时间藏进了鹿啾啾的口袋里,一副“打她可以,打我这个小鸡不行”的怂样子。
鹿啾啾:……简直不敢相信这家伙是神兽闻獜。
鹿啾啾原本只是路过这个山庄,不打算进去,毕竟也没什么邪祟之气。
可是她小脑袋转过去,定睛一看!
这村口脖子断了的石雕,竟然是一只小鹿!
代入感太强,鹿啾啾的脖子都跟着痛了。
最荒唐的是,这下面写着的字。
抚平村,祥兽九色鹿。
鹿啾啾脑袋上飞过一长串的“……”,她第一次见这么丑的九色鹿。
那龇着的小龅牙还有看着就不聪明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小白狐用尾巴挡住眼睛,显然也是不忍直视。
只有小黄鸡这神经大条的二傻子叽叽喳喳地笑了:“哈哈哈哪来的傻狍子!竟然还能当镇守村庄的神兽了!”
鹿·傻狍子·啾啾:“……”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不是傻狍子,而是九色鹿呢?”
小黄鸡这才闭上鸡嘴,不能再说了,鹿啾啾小朋友已经举起硬硬的小拳头了。
一人两兽驻足间,村里的人见狼群走了,又被方才那人带歪了风向。
大家一时间拿着锄头和棍棒,还握着火把,一齐冲了出来:
“妖女!滚出我们抚平村!”
“我们可是有驱邪石墩守护的村子!!”
“对!滚出去!!”
连续两天被人当怕火的妖怪,鹿啾啾小脸满是无语。
小黄鸡在鹿啾啾口袋里偷乐:“傻子吧!真遇到妖怪拿着火都没用!就只有吓唬吓唬云岫山这些老实的狼了!”
鹿啾啾叹气:“退一万步说,这石墩就算是有驱邪作用,这傻狍、咳咳小鹿的脖子都断了,还驱个什么呀!”
说话间,有几个脸上脏兮兮的小孩拿着石头就要扔向鹿啾啾!
鹿啾啾这矮墩子一样的小身子格外灵活。
她在地上踮起脚蹦跶了好几下,稳稳落地。
鹿啾啾在这群熊孩子惊呆的眼神中,抬了抬小下巴:“哼!”
她可是练习过凌波微步,踩着梅花桩来去自如的机智宝宝,这宗门的老大不是白当的。
苍老的村长咳嗽一声:“这小姑娘好像年画里抱着鱼的小娃娃,不像是坏人啊。”
鹿啾啾赶紧点头,对呀对呀。
年画里胖胖的金童玉女她老熟老熟啦,观音娘娘座下的善财和龙女呀!
鹿啾啾撸了撸袖子,很想炫耀下自己的人脉,又想起自己现在身份和当初不一样。
她只是个被扔下来渡劫的小废物,灵力都没剩多少。
善财和龙女这两个胖墩墩估计又要笑她啦。
鹿啾啾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她揉了揉小肚肚,想去找点果子吃。
她还不忘记说:“狼群不会再来袭击村民了,村民也尽量不要往深山走,打扰到云岫山的灵物,后果很严重哦。”
身体壮硕的王二狗第一个不服气:“什么后果?云岫山既然在这里,就是让我们捕猎的,你一个小毛孩,还会威胁人了?”
鹿啾啾理了理自己额头上的小刘海,完全把王二狗的话当空气。
宝宝才不跟野蛮人说话。
王二狗一挥锄头本来想吓唬鹿啾啾,结果身后一道呼声传来——
“爹!爹你怎么了?二狗!快来扶着咱爹!”
王二狗的媳妇王二嫂惊慌失措地扶着王二狗他亲爹,周围的人一看,王老头的额头都开始发青了。
生怕有什么恶疾,众人赶紧离开,最近村子里倒霉的怪事太多了,让大家不得不多想。
王二狗这才扔了锄头,赶紧扶着他爹往屋里走。
才刚安定好王老头,王二狗跑出院子想找村里大夫看看,谁知道他一脚踩在刚才作势要拿来威胁鹿啾啾的锄头上。
那锄头直接飞起来“咔”的一声,将王二狗的脚筋给挑断了。
“嘶……”
鹿啾啾看着都疼,但是她现在肚子饿,什么都顾不上。
再说她只是个小小鹿,又不是圣母,坏人就算是腿断了都跟她没关系。
小白狐用尾巴拍了拍鹿啾啾,比灵石还漂亮的狐狸眼一眨不眨看着她。
“小狐狸,你是说要帮我找吃的吗?”鹿啾啾忍不住亲了亲小白狐的脑门儿,“谢谢你,不用啦,本掌门自己能找吃的哦。”
小白狐傻愣愣地看着鹿啾啾,显然是还没从刚才被她亲亲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小黄鸡是第一个发现这傻狐狸脸上泛起红晕的。
它撇撇嘴,毛茸茸的翅膀抠了抠屁股。
哪来的色狐狸,一看就是个公的!
“小姑娘,你娘亲呢?一个人要往哪里去?”一位穿着粗麻布衣衫的女人弯下腰来跟鹿啾啾说话,“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在我家暂住一晚?等你的家人来了再一起离开?”
鹿啾啾这才发现这位妇人怀孕了,挺着大肚子还跟她视线平视说话,言语中并没有因为她人小而轻视她。
“谢谢大娘。”鹿啾啾看这妇人伸出手,她抬起小手回握着她的,“我家人就住在这附近。”
听鹿啾啾这么说,妇人只当她是淘气,正好路过这附近:“方才很是危险,所幸你没被狼群袭击。”
鹿啾啾甜甜一笑:“因为我没有伤害它们,它们自然不会攻击我。”
妇人摇摇头,带着鹿啾啾往家中走去。
鹿啾啾静静地看着这妇人,她长相娴静,但眉毛低陷,很难有福气,然而好在她的颧骨虽然高却不尖,是有肉的。
这样的面相挂得住肉,多了几分坚韧,反倒是将她眉眼的低迷冲淡了,能让她从艰难的环境中挺过来,避免了不少的祸端。
小黄鸡在鹿啾啾耳边叽叽喳喳:“小小鹿,你是不是饿疯了?”
“咱没有牛奶喝,吃点果子就好了,你要修身养性,不能吃大鱼大肉的。”
鹿啾啾被小黄鸡吵得小鼻子都皱起来了,她一把将这聒噪鸡仔塞进了乾坤袋里。
这时,靠近井水那边的村民们纷纷跪倒在地:
“一定是神女显灵!今天这口井竟然出水了!”
“神女何时现世?如今这乱世,快让人活不下去了。”
鹿啾啾看妇人也跟着他们,朝着那坏掉的石雕像倾了倾身,满脸都是虔诚。
这位善心的妇人是抚平村屠夫的女儿,谢兰英,刚出嫁不久丈夫便被招兵招走,她现在挺着个大肚子住在娘家。
谢兰英越看越鹿啾啾越是心生喜欢:“小姑娘,你不知道神女吗?今日我们村的人去往城镇,回来都听说城里传得沸沸扬扬。”
“我们南国的护国神兽是象征着祥瑞的九色鹿,你只要去城镇上随处可见九色鹿的画像和雕像,而日前国师大人,建元真人幸得窥探天际,神女降世,八国即将统一。”

第10章 墨发玄衣,岁晏公子
神女降世,整个大陆统一?
鹿啾啾那圆溜溜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的嘴都变成了“O”型,她怀里的小黄鸡也没好到哪里去。
最淡定的反而是小白狐,它耳朵动了动,漂亮的狐狸眼没有任何表示。
谢兰英被鹿啾啾这可爱的小模样逗笑了:“真的呀,这是你第一次听说吗?”
鹿啾啾点点头,当然了,她这辈子还没听过如此荒谬的话。
这位建元真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会算就不要误导大众呀。
谢兰英倒了一碗水给鹿啾啾喝:“小姑娘,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鹿啾啾。”
鹿啾啾说自己名字时,小嘴撅着,让人想亲亲她。
“啾啾啊。”谢兰英笑了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名字。”
一看就是在父母爱意中长大的小孩,谢兰英刚才就有注意到,鹿啾啾的打扮不像是寻常人家。
这发髻还有上面的小发饰,都是她们这些穷人家买不起的。
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谢兰英洗了个大白萝卜,鹿啾啾也不挑,抱着就啃了起来。
“咔嚓咔嚓”的,她啃得格外清脆欢快,跟小兔子似的。
硬生生把谢兰英都给看饿了,她满脸都是慈爱,根本忍不住笑:“啾啾,你慢点吃,真是好养活。”
鹿啾啾腮帮子都鼓起来了,点点头又继续啃。
小白狐有些狐疑地看着她,一时都以为这萝卜是什么珍馐美味。
“你要吃吗?”鹿啾啾掰了一小块凑到小白狐嘴边,“啊~~~”
小白狐被鹿啾啾这可爱小脸突然凑近搞得有些晃神,一个不注意就张开狐狸嘴咬了一口。
呕……
哪里好吃了!
小白狐瞬间看到那小黄鸡窃喜的鸡贼模样,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它吐也不是嚼也不是,只能囫囵吞下,整个狐狸都抑郁了。
鹿啾啾哼哧哼哧啃完大萝卜,谢兰英爱怜地用热毛巾给她擦擦脸和小手:“要是我的孩子能跟你一样可爱就好了。”
鹿啾啾看着谢兰英额间一闪即逝的黑气。
她仿佛看见了谢兰英即将临盆的时候,被王二狗调戏,因着逃跑时动了胎气,孩子是拼命保住了,可是谢兰英这个当娘亲的,去掉了半条命。
鹿啾啾小手按在谢兰英的额前:“大娘,王二狗如今腿好不了了,今后也会倒大霉,你安心养胎,宝宝会白白胖胖、可可爱爱哒。”
黑气从窗外逃出,迅速钻进了王家那破屋子里。
谢兰英莫名觉得心中一暖,她握着鹿啾啾的手:“谢谢啾啾,借你吉言。”
谢兰英的爹娘身体不好,早已歇息,她带着鹿啾啾睡她自己那小房间。
鹿啾啾这小奶团子躺在床榻上,很快就呼呼大睡、不省人事。
谢兰英嗅着她身上奶香奶甜的味道,当晚就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来到了河边,圆月倒影在河面上,美得像是仙境一般。
而此时一只周身散发着莹白光芒的小鹿从森林里走了出来。
它所到之处,花开鸟鸣,河里的莲花都争相开放。
谢兰英捂着嘴,定睛一看,这漂亮的小鹿雪白的身体上,有九道纹路。
“九色鹿……”
“这就是我们南国的祥兽九色鹿?”
九色鹿似乎没有看到谢兰英,它低头在河边喝水,又嬉戏玩耍了一番。
等谢兰英回过神来时,九色鹿已经不见了。
她一下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扶着大肚子就坐起身。
“我这是在梦里见到九色鹿了?”
谢兰英正疑惑着九色鹿神女为什么不是人形,就被身边那软软的小身影贴了过来。
鹿啾啾整个小奶团呈“大字型”摊在塌上,像是一个融化了的糯米糕似的。
她睡得老香老香了,小鼻子还吹了个泡泡。
“唔……宝宝的……小奶瓶……”
鹿啾啾吧唧吧唧嘴,小手挠了挠小屁屁,一个翻身又睡着了。
谢兰英一大早被萌得心肝颤,连神女的事情都被她忘在脑后。
怕鹿啾啾一起来就饿了,谢兰英轻手轻脚起身去准备早饭。
小黄鸡掀起困倦的眼皮子,看了看这幸运的女人。
别说是跟鹿啾啾握握手,就能蹭上福气,她还跟她睡了一晚!
小黄鸡骚气地扭着身子,作霸道王爷状:女人,你的福气在后头呢。
迷迷糊糊中,鹿啾啾梦到自己喝了好几瓶奶。
她都要喝不下了,可是那奶牛实在是太热情了,她推拒了半天,还是接过了香喷喷的牛奶。
“嘿嘿……使不得……使不得呀!”
鹿啾啾馋得流口水,刚要一口闷。
这时,外面一阵吵闹声把她从睡梦中吓醒了。
“神、什莫事情……?”
鹿啾啾顶着鸡窝头坐了起来,眼睛都还没睁开,只虚着一条小缝。
早已清醒的小白狐跳到了窗户上,看了一眼就炸毛了。
鹿啾啾一个激灵:“小狐狸,你怎么啦?”
她从榻上跳了下来,穿上小布鞋过去抱着小白狐。
门外的谩骂声传来:“这哪里是护国神兽,分明就是妖孽!”
鹿啾啾走出去就看到那群村民围在“九色鹿”的石墩旁,用锄头猛地砸过去。
那“鹿”身登时就裂开一道口子,四分五裂。
鹿啾啾: ( ゚O゚)
代入感太强,她整个宝宝裂开。
一位裹着黑袍的老人走了过来:“昨日的井水里有瘴气,常人服下便是重病不治身亡,所幸老朽及时发现,让其服下这符水,暂且保住性命。”
话音刚落,这群村民像是看到神仙一样,纷纷冲着这黑袍老人跪拜,就连村长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老人从兜里又掏出一张符:“老朽这符,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村民们看着他手中的符,像在看宝物一般,纷纷想让老人赐符一枚。
小黄鸡都被这老头子说的话给玄乎住了:“小鹿,他那符,你看清没有。”
鹿啾啾摇摇头:“本掌门又没有千里眼,隔着这么远也看不到上面的字呀。”
她看了小黄鸡一眼,她该怎么向它解释,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掌门。
老人自称弘和天师,他看这些村民排外的已经全权信任他,作为外来者的他靠着一身“本事”,暂且能在这抚平村安身。
谢兰英有些心疼地上的小鹿石墩,虽然村民们说九色鹿不好,但是她梦境里那只小鹿天真善良的眸子,她现在还深刻记得。
鹿啾啾蹲在地上,捡了一根木棍画来画去,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八卦阵草图。
她又摸出一枚铜钱往天上扔。
铜钱在空中翻腾了好几圈之后,落在了八卦阵的生门上。
“呼~”鹿啾啾松了一口气,“晏晏果然和岚岚不一样哎,不是大笨蛋,暂时没有危险。”
小白狐听鹿啾啾一口一个“晏晏”、“岚岚”的,耳朵动了动。
小黄鸡一肚子坏水,站在鹿啾啾肩头,阴阳怪气道:“岁晏可是你最疼爱的大~弟~子~自然是不同的。”
“……?”鹿啾啾奶乎乎的小脸上露出了迷惑的表情,“坏猪,你的语气好恶心哦。”
小白狐:“噗。”
小黄鸡:……?
它哪里恶心了QAQ!
可恶,小鹿砸是不是变心了,它还是不是她最爱的鸡了?!
同一时间,一身玄色长衫的冷峻男子正身处幻境入口,他一头墨发高束,薄唇轻抿,察觉到一丝异样后,他握着佩剑,凌然转身。
“岁晏公子。”
眼前的两位是剑宗女弟子,见岁晏孤身一人,便上前来想与他商讨事宜。
只是她们那盯着岁晏脸不放的视线,看样子心思并不在正事上。
岁晏微微倾身,与她们擦肩而过,他身上的檀香和在风中摇曳的深红发带瞬间勾走了她们的理智。
岁晏足尖轻点,站在云杉树的枝头,正好能眺望到云岫山的方向。
【晏晏!】
脑海中回响起自家掌门奶声奶气的声音,岁晏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浮现出些许笑容。
他抱着本命剑,剑身上挂着一枚九色小锦囊,里面是鹿啾啾给他的护身符。
岁晏微微闭上眼,等这次任务结束,他就能拿灵石买好多好多鹿啾啾爱吃的东西回去宗门。
想到自家小奶团掌门憨憨的表情,岁晏甚至能想到她一手拿着小奶瓶,另一只手拿着桂花糕往嘴里塞的样子。
别人家小孩子有的,他们家小奶(掌)团(门)也要有。
然而他没料想到,后面的发展,却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