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谢嫤

1
梁静作为汉子茶,非常有名。
和陈浩在一起之前,我就听说过他好友圈里有个女生叫梁静,是这帮人的「好兄弟」。
梁静是陈浩兄弟圈里的团宠,和他们打成一片,关系极好。
好些男生的女朋友,因为男朋友和梁静关系亲近都闹过矛盾,导致原本稳定甜蜜的爱情,变得飘摇不定。
所以,今天听到陈浩说要带我和他的兄弟们见个面,互相认识一下的时候,我打扮了很久,才出门。
一下楼,陈浩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小嫤,你今天也太好看了吧!」
我调皮地眨了眨眼,「我以前难道不好看吗?」
陈浩赶紧拉着我的手晃了晃,「当然没有,你每天都超级好看!」
我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好吧,我姑且就信了吧。」
然后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快下车的时候,我问他,「万一我和你的朋友们相处得不好,可怎么办?」
陈浩笑着开口,「我的女朋友这么好,怎么可能和我朋友相处不好。」
见我没有说话,又继续,「如果真相处不好,那我也肯定站在你这边。」
我笑眯了眼,「这可是你说的啊!」
说着我们就往包间走去。
门刚开,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
8个男生中,独独坐着一个穿着松垮运动服女生,格外抢眼。
平心而论,梁静这张脸,确实挺美,大眼睛樱桃嘴,瓜子脸,加上没有化妆,有种清水美人的感觉。
而我,长相更加偏向明媚大气,波浪卷、妥帖的妆容以及合身的及膝小裙子。
我和梁静就像两个极端,完全不具有可比性。
「来,看看我女朋友,谢嫤。」陈浩笑着介绍我。
「来啦,浩哥这女朋友,真是漂亮啊!」
「大美人啊!」
「快坐快坐!」
微笑着跟众人友好打招呼以后,正准备落座,梁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浩子,咱兄弟聚会你带什么女生啊?看这妆化的,你等很久了吧?快坐下歇歇吧。」
梁静又看向我,接着说,「美女,你别怪啊,我和他们男生待久了,糙惯了。」
「原来你就是小嫤啊,我叫梁静,大家都叫我小静,咱俩名字这么像,该不会是浩子故意找的相似的吧,喂,浩子,你真够兄弟啊。」
「哈哈哈,我们兄弟之间开个玩笑,谢嫤你别生气啊。」
一连串的夹枪带棒,还挑拨离间,茶味十足啊。
正当我在想,要用什么样的人设来面对如此汉子茶时,陈浩出手了。
他先是帮我把座椅拉开,引着我坐在梁静旁边,再到我旁边落座之后才开口,
「谢嫤的名字比你梁静好听多了。再说,我喜欢的也不是名字,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和她名字有什么关系?」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那就忍者吧,毕竟我也舍不得谈个恋爱还要委屈女朋友去换个名字。」
「或者,你要是真是不喜欢别人和你撞名字的音,你去改名吧。」
不管梁静有些发青的脸色,陈浩给我倒了杯水,又继续说,
「化妆不难等啊,我就爱等我女朋友安安心心化完妆,美美的样子。」
说完还真诚发问:「你难道都不化妆的吗?」
梁静做作地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可能搞那种娘们唧唧的玩意儿,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什么时候看我化过妆啊。」
陈浩夸张地张了张嘴巴,「啊?我从来就没注意过你脸啊。不是吧?你一个女的从来不化妆啊?难怪这么糙。怪不得你找不到男朋友。」
说完,陈浩又转向我,「小嫤,还是你精致。还有什么化妆品要买?我现在就给你买!」
没等我回答,又自顾自地开口,「你肯定不好意思跟我说,我自己买!」
说着一边掏出手机,一边碎碎念,
「小嫤,你就像现在这样就很好,可别学梁静,女孩子家家的,那么糙。」
我忍不住勾了勾唇,而一旁的梁静脸色铁青。
这顿饭,我吃得很好,和大家相处都很愉快,除了梁静一个人不开心,这次聚会堪称完美。
2
周末,陈浩他们约了打球,喊我一起去玩。
我简单打理了一下自己,浅浅画了个眉,扎起了马尾,换上了休闲服就出门了。
球场上,一群短发阳光男孩中,混了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球场旁,几个漂亮姑娘拿着水,等在一旁。
看见我们过来,大家都停下来打招呼。
梁静走到我们面前,一撩长发,「等你们好久了,才来呢?」
好家伙,奔跑的球场,舞动的秀发,飘动的裙摆,精致的妆容,也不怕运动出汗花了妆。
一旁的其他小姐姐们,隐晦地翻了个白眼,没做声。
陈浩没开口,于是我看了看时间,认真回答,
「啊,不是约的八点吗?现在才七点五十,应该没迟到吧?」
「没有没有,是我们来的早了些。」一旁的小姐姐有人开口,我朝她们温和一笑。
梁静顿了顿,又向陈浩开口,「喂,浩子,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同?」
陈浩皱了皱眉,伸手牵住我的手捏了捏,看向我开口,「不知道。」
梁静却并不感到尴尬,继续开口,
「上次你说老子糙,今天老子可折腾了好久,第一次化了这么个妆,可累死我了,你不夸我两句?」
确实是很精致的妆容,这可不像不会化妆的人第一次上手化妆。
陈浩终于看向了她,「卧槽,梁静!你脑子没毛病吧,打球啊,化成这样也不怕花了妆像个鬼样啊。头发也不扎,你这样谁敢好好打,扯到你头发还算我们故意伤害,你害谁呢?而且,打球你穿个裙子?不怕漏光被猥琐男看见吗?」
梁静的笑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我实在没忍住,和旁的小姐姐们一起「扑哧」笑出了声。
梁静瞪了我们一眼,又委屈巴巴地向陈浩开口,「她们不也是这样吗?你干吗这么说我一个。」
陈浩翻了个白眼,「人家打扮得美,但也不上场啊。小嫤上场,可没像你这种打扮啊。」
见实在讨不到好处,梁静转移了话题。
「你要上场?」梁静眯了眯眼,看向我。
「嗯,是啊。」我扬起一抹笑。
「那来吧,我们球场上见真招,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勾得浩子尽为你说话。」梁静说完,转身往球场走去。
3
组队的时候,梁静也在整幺蛾子。
「咱兄弟几个可不兴搞内幕啊,大家猜拳组队吧!」梁静看向我,勾了勾唇,开口。
陈浩抢先开口,「不行!我的女朋友当然和我在一组。」
梁静抿了抿嘴,「谢嫤,我们应该选择更加公平一点的方式,不是吗?」
虽然我无所谓打个球和谁一队,但这茶言茶语都用到我头上了,我能让自己男朋友没面子吗?
当然不能!
于是我果断开口,「不是,我也觉得我应该和我男朋友在一组。」
梁静皱了皱眉,正要开口,我又继续说道,「当然,既然你想要公平,我也是尊重你的。」
「既然我和陈浩这队已经有了一个女生了,公平起见,平衡战力,那梁静你就自动归入另外一队了吧。」
「对,就是这样,一个队一个女生,正好平衡一下。」陈浩马上接口。
其他人也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梁静的话就这样被憋在了嘴里,开场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而我始终保持着微笑,谁能说一个总是礼貌笑着的人不好呢?
中场休息的时候,陈浩特意给我买了瓶我喜欢的橘子汽水。
刚打开,梁静就伸手抢了过去,大大地喝了一口,「浩子,够兄弟啊,还记得我爱喝什么呢。」
陈浩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这么顿在原地,然后深深地皱起了眉,「八块。」
「什么?」梁静一脸蒙圈地看向陈浩。
陈浩不耐烦地开口,「汽水七块,跑腿费一块,一共八块钱,现金、微信还是支付宝?」
说着陈浩点开了微信收款码,设置了收费金额八元。
梁静尴尬地笑笑,「浩子,你开什么玩笑呢?咱兄弟间,还说这个啊。」
陈浩晃了晃手机,不耐烦逐渐加深,「你才干什么呢?」
「谁记得你爱喝什么啊,这是给小嫤买的。」
梁静捏着瓶子晃了晃,「啊,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你给我买的呢。」
说着将手上的瓶子一递,「谢嫤,还给你吧。」
我看着被她喝过的汽水,本能地一皱眉。
陈浩感觉拉着我退了一步,「你怎么这么无赖啊,喝了别人的饮料,不想给钱,就耍泼是吧?」
梁静慌张地摆摆手,「我不是啊。」
「不是?不是无赖那你就是脏,自己喝过的口水也好意思给别人。」陈浩接口。
「怎么了?」听见这边有了争执,大家开始往这边看来。
「没事!没事!」梁静朝大家大声开口。
然后不甘心地掏出手机,扫码付了款。
「现在行了吧,谢嫤你可别误会。」梁静还想挑拨。
我笑得无辜,「没事啊,我不误会,陈浩多走几步路,就给我赚到了一个棒棒糖的钱呢,挺好的。」
4
梁静球打得还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能在男生堆里打成一片,应该下过苦功夫。
我会打,但和男生比起来,确实差很多,也比不上梁静。
但是陈浩却是其中翘首,为了让我更有参与感,我们队友会经常给我传球,两边的比分拉的很近。
不过大概是女生比较好拦女生,所以基本是梁静来防我。
当我再次运球的时候,梁静依旧过来拦我。
在我绕开她冲刺的时候,突然斜伸出一只脚,而躲开已经来不及。
于是我在摔出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狠狠地一脚踩在了那个脚上。
「啊!」两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
「小嫤!」
「谢嫤!」
陈浩跑过来准备扶我,「小嫤,你没事吧!」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卧槽,真的疼!膝盖都秃噜皮了,疼的眼泪直打转。
稍稍平复了一下,我才低垂着头轻声开口,「你让我缓缓,我还起不来,疼。」
「啊,好,好。」陈浩蹲在我身前。
顿了几秒,我才开口,「你拉我一下吧。」
陈浩赶紧掺住我,把我半拉半抱的扶起来。
「啊,好严重啊!」
「都流血了,赶紧去医院看看!」
我的膝盖和手掌擦在地上,破了好大一片,血渗出来,看起来挺吓人的。
「我没事,别担心。」我低头看了伤口一眼,然后抬头向大家笑笑,示意大家别担心,只是因为疼痛,眼睛泪汪汪的。
「快快!赶紧去看看,都痛哭了。」
「我马上带你去处理一下。」陈浩心疼地蹲在我面前,「来,上来,我背你去。」
上背之前,我目光关切地看向被大家忽视了,捂住脚蹲在地上的女生,
「梁静,你没事吧?刚刚摔下去的时候,来不及避开,踩到你了,你怎么样?」
没错,之前此起彼伏的尖叫就是我们两个的,但我因为是徒然摔倒,声音喊的还没她大,毕竟我那一脚是高高抬起落下的,可不轻啊。
大家像是才注意到,看向她,「梁静,你怎么了?」
梁静疼得脸都扭曲了,声音都微弱了,「我脚痛。」
「你要不要也去医院看看?」周围男生开口。
「去。」梁静果断地开口。
在周围女朋友射向男生的杀人的眼光中,梁静是被他们的女朋友扶去医院的。
5
其实我的伤在表皮,看起来恐怖,其实也还好,不算重。
而梁静,她的脚伤在肉里,她脚肿了。
我在陈浩的陪同下,处理好了伤口,手掌和膝盖都包上了白纱布。
看起来有了点伤者那种调调。
走到梁静检查的骨科那边,陈浩兄弟的几个女朋友围上来,「谢嫤,你没事吧?我看你那伤口我都头皮发麻。」
我看着她们真诚担忧的眼神,真实地笑了,「我没事。」
「我们扶着你吧。」说着几个女生就伸手过来准备接我。
陈浩扶住我往后退了一步,「喂喂!我这么个大活人,你们视而不见的吗?我家女朋友我保管照顾得妥妥贴贴。」
陈浩话一出口,气氛一下就松快了。
「谢嫤,你这一脚真不轻啊,我都走不了路了。」梁静拄着拐杖出来。
我轻轻推来陈浩,一瘸一拐地慢慢悠悠挪到她身边,道歉道,「对不起啊,梁静,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摔下去那会,你刚好脚在那里,我躲避不及时,踩到了你,害你受了伤,太对不起了。」
哼,那脚突然在我迈步的时候伸出来,我难道不知道你是故意的吗?咱俩互相受伤,谁比谁无辜似的。
大概世人大多还是会倾向同情弱者。
于是在我认错开口后,赶紧有男生打圆场,「诶呀,打球受伤是常有的事,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嘛。」
「大家都是兄弟,也不是故意的,就各自好好养养吧。」
在我乖巧点头的同时,梁静嗤笑一声,「我可不跟女的是兄弟。」
那些女生瞬间就怒了,「梁静,你可别忘了你自己也到处称兄道弟。」
梁静烦躁地一甩头发,「看吧,我就说吧,女的就是麻烦。」
陈浩接嘴,「说的好像你是变性人似的。」
「浩哥,你,你怎么这么说小静,小静可是我们的兄弟。」一个男生开口。
我知道他——李风,因为梁静,他和自己的女朋友闹得挺凶的。
「小嫤还是我女朋友勒。」陈浩哼道。
「那怎么能一样。」李风皱眉强调。
「恩……」陈浩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不一样。」
梁静和李风脸色放晴起来。
陈浩继续说,「小嫤当然才是最重要的,梁静算什么啊。」
「浩哥,你……」李风还想说什么,被陈浩的眼神止住,他的女朋友也冷冷地盯着他。
大家各自回家时,梁静怎么回家成了一个问题。
「浩子,咱兄弟一场,现在我因为你女朋友受伤,你该送我回去吧。」梁静倚在我们车前,伸手拉开副驾驶的门。
陈浩伸手卡在车门上,「不对,你们两个是互相因为对方受伤。而且我们不顺路。」
「浩子,你不能这么见色忘义吧?」梁静抬头,盯着陈浩的眼睛。
陈浩毫不退缩。
「我们确实不顺路,要不梁静你打车吧。」我微笑开口。
「打车?打什么车?」李风凑过来,疑惑道。
梁静像是突然找到了主心骨,大大咧咧地摊手道,
「人家浩子,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我受伤了,他和女朋友都不愿意送我回去,让我自己去打车呢。」
李风皱着眉开口,「浩哥,你这就过分了啊。还有嫂子,这事你不能这么干吧。小静是我们的兄弟,平时送她回去都是应该的,现在她因为你受伤了,你还不让浩哥送她回去。」
好家伙,到头来,都是我的错了?这是什么两个脑残的世界啊。
我偷偷翻了个白眼,开口,「啊,可是我们一南一北,是真的不顺路啊。」
然后又疑惑地开口,「这种两端跑来跑去,陈浩开车也累啊。」
李风气急,「你们不送,我送行了吧。」
说完,拉着梁静就准备走。
李风的女朋友在旁边开口,「我住的那边也和梁静完全相反,你还送我吗?」
李风回答,「我送完小静,再送你回家。」
李风的女朋友闭了闭眼,「行吧,那你送她,我就自己回去吧。」说完,就转身走了。
而李风在后面伸了伸手,像是企图抓住女朋友,没抓住,然后跺了跺脚,「真是和小静说的一模一样,女人就是麻烦。」
抱怨完,就不管自己女朋友了,拉着梁静就上了自己车。
「小姐姐,我们送你回去吧。」我和陈浩开车跟上那姑娘,然后给她送回了家。
6
过了几天,快要凌晨的时候,陈浩接到一个电话,而我在电脑的视频画面里,看到了电话的全程。
「喂,谁啊?」陈浩开口。
「浩子,是我,不是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连个兄弟的电话号码都不存。」外放的电话那头传来梁静的声音。
陈浩皱了皱眉,「哦,原来是你啊,有什么事?」
「我脚好痛好痛,我感觉骨头好像碎掉了似的,你能不能来看看?」梁静说道。
「有事找医生,我不懂看病。」陈浩回答。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医生。这大晚上的,我一个人出去还是有点怕。」梁静再开口。
「嗯?汉子晚上出门也会怕吗?我就不怕,不过既然都是汉子,你怕的话,我当然也会怕的啊,万一噶我腰子怎么办。」陈浩回答。
「浩子,你别开玩笑了,我真的顶不住了。」梁静的声音弱下来。
「你真的不行了?」陈浩询问。
「真的。」
「你真的想去医院吗?」陈浩又问。
「是。」
「你确定需要人来接?」陈浩再问。
「对。」
「你的具体住址说一下。」陈浩说。
「环市路南街118号。」梁静回答。
「等下来敲门,你能听见开门的吧?」陈浩问道。
「可以,我一直等着。」
「好,等着。」陈浩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嫤,你等等哈,我先帮梁静给120打个电话。」陈浩看向我,解释道。
「好啊。」我理解地点点头。
然后陈浩就给120打电话了,说环市路南街118号有个女生,在家疼得不行,求助他帮忙打电话,需要救护车带她去医院看看,然后把梁静的电话给了医院。
打完电话,陈浩看向我,「小嫤,我只是打个电话,你应该不生气吧?毕竟电话打给我求助,万一真出了什么问题,我也麻烦。」
我笑起来,「当然不会啊,你这样做得对,在力所能及下,提供人道主义帮助嘛。」
就是不知道,梁静看到是救护车上门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了。
当然我也很快就知道了,因为梁静又打了电话来。
「浩子,你打了120?」梁静的语气透着不可思议。
「对啊,你大晚上想去医院,又自己去不了,120可以很好的解决你这个问题。」陈浩回答。
「可我……」
「啊,我这是给你科普一下,不用谢,以后你想看病去不了,就自己打。」陈浩说完,就挂了电话。
后来我听说,梁静那晚扭捏地给其他男生打了电话,说是看病需要借钱。
我笑了,救护车需要自己付费,比打车去医院可贵多了。
梁静的经济状况,看样子似乎并不怎么样。
这就有意思了,陈浩他们的兄弟圈,平时聚餐的花费可并不算低,至少不会是付个救护车的钱都没有。
好奇,我就问了,「陈浩,梁静救护车的钱都是借的,怎么出得起你们平时聚会的费用的啊?」
陈浩嗤笑一声,「出什么钱啊。她也就最开始的时候出了一次钱,然后每次带些甜点什么的。」
「我那群兄弟,就说梁静很细心,作为兄弟圈里唯一的女生,就再也不让她出一分钱了。」
我挑了挑眉,原来如此,下一次本钱,再加点小恩小惠,倒是混得如鱼得水,还挺厉害。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容易暴躁,段位低了不少。
看了看视频里陈浩的脸,我又悟了。
大概是因为之前梁静始终在圈子里被维护着,所以,她才能把其他女生给挤走。
可我的出现,让陈浩成为了意外,他不愿意再默不作声,所以在维护我的时候,打破了这个平衡。
梁静在圈子里面战胜了太多人,骄傲的不行,所以容不得自己失去这些。
于是在陈浩出现偏差的时候,她拼命想要拉回她认为的正轨,所以出了漏洞,段位显得低了起来。
所以,高段位的不是梁静,而是那些所谓兄弟的自愿维护。
7
再次聚会时,陈浩去了洗手间,于是我先进了包间。
梁静正将手机递给那些兄弟们看。
嘴上还在说,「这也不知道是什么野鸡学校,居然这么破。」
我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径直坐下。
梁静却突然像是和我关系很好的样子,对我开口,「谢嫤,你看,这学校好破啊。」
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递过来,示意我看看。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手机里的那张图,一个老校区,很有历史的痕迹,一看就觉得很有文化底蕴。
我笑起来,「这是我的母校啊。」
梁静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声音高起来,「啊?什么?谢嫤这是你读的学校啊?」
我不明白她又想耍什么幺蛾子,但我问心无愧地点头,「是啊,这是我们大学学校。」
梁静哈哈大笑起来,「啊,没想到啊,你读的是这种学校啊。」
又自顾自的开口,「啊,不是,我没有说你学校不好的意思,你别见怪啊。」
她刚说完,陈浩就推门进来了,看到我安静坐着,他才开口,「在说什么呢?」
梁静急忙接口,顺手递过手机,
「我们在看一个学校的图片,好破啊,我还以为是什么落后的野鸡学校。」
说着隐晦的看了我一眼,「但是没想到啊,这居然是谢嫤读的大学。怪不得她把精力都花在化妆打扮上呢。」
陈浩皱了皱眉,「我看看。」
然后接过一看,就笑了,看向我开口,
「小嫤,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吗?那时候匆匆忙忙我俩不小心撞到一起。」
我笑起来,「当然记得。」
梁静不甘心的插嘴,「这种破烂野鸡学校,浩子,你怎么会去那?」
陈浩皱紧了眉,「你在说什么?这是我和谢嫤的母校,我们是校友,你说我怎么会在这。」
梁静张了张嘴巴,惊呼出声,「怎么会!你明明读的是国内顶尖高校啊!」
陈浩哼笑出声,「怎么?你以为所有的学校都应该和你的脸一样,是全新的吗?」
我笑眯眯的接话,「名校嘛,哪个没有一些老校区和旧教学楼啊,这都是文化底蕴嘛。」
「不过如果你只看到过全新的学校,应该是不太能理解的这种底蕴的,大家也会理解的。」
我俩话说完,梁静脸色煞白,嗫嚅着开口,「浩子,你……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是你好兄弟啊。」
陈浩哼了一声,「怎么?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你阴阳怪气地说小嫤打扮,你不爱打扮?你不爱美你整什么容呢?你以为你只是微调,我们就眼瞎看不出来吗?」
「还是你想吹什么妈生皮,天生丽质?拜托,我又不是没看到过你以前的照片和样子。」
「或者你想说什么女大十八变?那更不可能了,人家都说了是十八岁的时候变,可不是二十四五了才开始变,单眼皮变双眼皮,鼻子变挺,脸型都变了,好吗?」
「浩子……」梁静抬头,眼泪汪汪的,配合那张无辜脸,确实很击人心,女人看了都心软。
我正要开口让她别这种姿态看着别人的男朋友。
陈浩却像是被踩了脚一样躲到我身后来,「卧槽,你勾引我干什么?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梁静一懵,要掉不掉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委屈道,「我没有。」
陈浩夸张地拍了拍胸口,「没有就好,可别这么看着有对象的男生,这次是我女朋友脾气好。不然,哪天被别的男生的女朋友看见你这么委屈,对着她们男朋友的样子,扇你一顿算轻了。」
陈浩还没说完,梁静就哭着跑了出去。
8
有两个好兄弟看到梁静跑出去后,忍不住开口,「浩哥,你是不是话说太重了?小静毕竟是个女孩子。」
陈浩张大了嘴,「啊?她是女孩子吗?她天天说大家是兄弟兄弟的,我还以为她只是一个喜欢打扮成女人的男人呢?」
说完,陈浩感觉无趣似的,眼神冷下来,「怎么,原来你们也知道梁静是个女生啊?那怎么一个二个因为梁静,女朋友生气吃醋的时候,左一个只是兄弟,右一个只是兄弟的?」
几个男生脸红耳赤起来,陈浩却话不停。
「兄弟?」陈浩嗤笑一声,「兄弟可不仅仅只在混吃混喝、勾肩搭背的时候才是兄弟。有本事你们一起去男人澡堂子搓澡啊,再要不一起去男厕所比比谁尿的高啊。」
有人开口,「那和女的就不能做好朋友、好兄弟了吗?」
陈浩回道,「当然也可以,但至少分寸感要有的吧?梁静的分寸感,你看她有吗?」
「我是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为了梁静和自己的女朋友闹矛盾,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搞的一团糟。」
有人弱弱的开口,「兄弟如手足嘛……」
陈浩翻了个白眼,「你是要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你脑子秀逗了吗?在座的这些哥们,哪个不是你兄弟,又有哪个会像梁静一样,让你因为兄弟和自己女人闹矛盾?」
陈浩笑了一声,「当然,如果你们自己想要享受所谓兄弟的暧昧,还要怪自己女朋友敏感多疑,那就当我啥也没说。」
「自己有那龌蹉心思就藏着掖着吧,还非要拿出来炫耀自己的伟大。真是无语。」
说完,陈浩拉起我就走。
走到大门外的时候,发现梁静居然没有走,人倒是已经没有在哭了。
她看到我们,还主动打招呼,「浩子,谢嫤,不好意思啊,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那个图片,说了两句而已,没别的意思。」
看着她那副样子,我突然感觉挺烦的,懒的和她伪装。
于是我毫不客气地开口,「我是故意的。」
梁静哽了哽,然后勉强地笑着开口,「谢嫤,你是不是误会我和浩子了啊,我和他就是兄弟,我们什么都没有的,要我俩真有什么,也不会有你什么事的啊。」
这话说的,真是茶香四溢啊!
我正要白眼翻上天,陈浩再次抢先开口,「打住!你说的不对。」
陈浩的话,让梁静升起一股隐秘的开心,嘴角都悄悄翘了起来。
「只有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这句话是对的。」
「我和你之间之所以什么事都没有,那是因为我压根就看不上你,就算没有谢嫤,也会有别人。但首先,我的对象绝对不会是你,我和你之间从来都不可能有什么事。这点认知错误请你改正,谢谢。」
「另外,我们就一普通朋友,平时你老掺合在我们兄弟圈里,说是我们兄弟兄弟的,他们和你玩的好,愿意带些你玩,我也不好打击你,惹得我兄弟们不开心。」
「不是,浩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连兄弟都不要了吗?」梁静皱着眉开口。
陈浩果断道,「你听不懂吗?你从来都只是搭着我兄弟的面子上,才在一个场面里见面,而已。」
「但你自己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你属实有点厚脸皮了。」
「你看我爱搭理你吗?以前或者现在,我搭理过你几次?」
「还有,麻烦不要每次都像显得自己和别人很不一样,和我多亲近似的,浩子浩子的叫我,我叫陈浩,我们真的不熟,好吗?」
陈浩拉紧了我的手,再度向梁静开口,「最后,如果我说的这么清楚了,你都还不懂,那我合理怀疑你智障或者脑残。我自己是没有和这类人沟通的能力,所以离我远点,谢谢。」
陈浩拉着我就走,而我回头看时,梁静的笑就这么僵在了嘴角,整个人也僵在了路边。
9
后来我还是通过陈浩的那些兄弟,断断续续知道着梁静的信息。
她说,「陈浩为了一个女人,连兄弟都抛弃了。」
她还说,「谢嫤就是个绿茶,在大家面前装的白莲花,实际上心机深的很。陈浩变了,就是谢嫤拾掇的。」
她还说,「陈浩和谢嫤迟早要掰,就谢嫤那善妒的模样,和谁都不可能过得好。」
听说她还放了话,说她没有陈浩这样重色轻友的兄弟。说有她没陈浩,有陈浩没她。
反正,后来只要我和陈浩去的局,没有再看到过梁静,而我和陈浩的兄弟们也处成了兄弟。
如果我不在陈浩身边,他们会帮我看着不让别的女生接近他,也会帮我催促他每天早点回家。
当然,我茶不茶,心机重不重似乎也并不重要了。
因为我正和陈浩那些兄弟的女朋友们也处成了姐妹,经常约着逛街、吃饭,听她们给我分享八卦。
再后来,突然有一天听说他们兄弟圈里最不喜欢我的叫李风的男生,真的和女朋友分手了。
因为某天梁静和他通宵喝酒之后,两人睡到一起去了,被女朋友当场抓到。
当时,场面一度极其混乱。
而我只能搂着李风的女朋友轻声安慰,让她找个更好的、脑子清醒的男朋友。
经过这件事,陈浩的兄弟们终于和梁静断了来往,和那个因为梁静犯错的李风,关系也慢慢疏远了。
后来,我听说,李风和梁静在一起了,可是梁静还是以兄弟的身份,和不同的男生勾肩搭背的。
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李风终于忍不住了。
听说两人大打出手,好一顿撕,两人都没讨到好,说是梁静的脸花了,对女孩子来说算是有些毁容了。
李风也被打骨折了,在医院养了好久,等他再出院,钱全没了,被梁静以医疗赔偿损失费等名头,全拿去整容了。
太过狗血唏嘘,我们也就不关心了,毕竟被梁静破坏分手的女孩子已经找到了新的男朋友,一个全身心都放在她身上,眼神干净澄澈的男孩子。
再后来我和陈浩的婚礼,这些兄弟姐妹们都来了。
我问陈浩,「未来还会一直做个鉴茶达人吗?」
陈浩回答,「我只是作为一个脑子清醒的男人而已,未来,我也会一直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