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书航景桃

第一章 散场
“桃子,3号桌的客人要的冰美式,麻烦你了!”
“知道了柳姐,马上去!”
天景国际写字楼的楼下,有一家店面并不算特别大的咖啡店,招待的顾客一般都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沾了天景国际的光,来的客人都是些有素质的人。
她口中的柳姐,其实是她的大学舍友,毕业后得知柳佳茵要在市中心附近开一家咖啡店作为创业的开始之后,她便自然而然地被柳佳茵拉过来替她打打杂。
一千二的工资的话,还是照给,只不过每次这点工资发下来就会很快被她花完。
冰咖啡端到客人的桌上,景桃象征性地鞠了一下躬就准备回到前台继续去忙其他的事情,可没想到那位三号桌客人直接叫住了她。
“景小姐,景先生知道你跑到这里来到服务员吗?”
有点熟悉的声音呢,但她一时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
“不好意思,请问您……”
话还没说完,景桃一抬头,仔细看清了三号桌客人的脸之后,突然又说不出什么来了。
傅书航大白天的来这里喝咖啡?
“呃,傅先生,借一步说话吧,这是我闺蜜的店,被她看见……”
“嗯。”
似乎是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什么一样,傅书航直接接过了她有些犹豫的话。
如果被柳姐知道,眼前这个被新闻报道的万恶资本家跟她有些关系,一定会以为自己抱大腿了,甚至还会觉得她来店里打杂是在瞧不起她吧……
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何况,跟傅书航私下单独接触,还是要小心一点比较好。
一是要小心可能会有跟过来的记者,二是要小心傅家的人,三是要小心傅书航自己。
比起前两者,后者更不是个善茬呢。
来到了咖啡店的卫生间门口,景桃一时觉得有些尴尬,这里有点太安静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先开口说话。
但傅书航只是微微抿着嘴看着她,眼神是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似乎是在等她开口。
看他这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他今天或许是清闲了,但她还要帮柳姐做很多事呢……
“我爸不知道这回事,你也别跟他打小报告。”
事实上景先生是知道的,她只不过随口回应了一句罢了。
“为什么在这里工作?”
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把她说的话当回事啊。
果然是要自己先开口说话,他才好自顾自的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提问吧。
“无可奉告。”
“一个大小姐放着家产不管,跑到这里给别人打杂,你可真有闲情逸致。”
眼前的男人说出的话带上了明显的嘲讽意味,不动声色地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在这个狭小的卫生间门口,这个距离已然越界。
“彼此彼此,您文件快积压成山了吧?看来是天景国际一楼大堂的空调不好,傅总不去当皇帝批奏折,非跑到咖啡店来落脚。”
不就是阴阳怪气吗,那就看看谁的功力强咯。
“我为什么来,你不清楚?”傅书航说话的语气,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隐忍,但说出的内容却和语气大相径庭。
拜托,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说得好像是自己打电话喊他过来的一样。
“怎么?你要跟我复合?”景桃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说出了一个她认为并不太可能的原因。
毕竟当年还是她甩了眼前的贵公子,那会贵公子知道自己被甩之后还气得不行,扬言要把景家下面的产业全拿下呢。
傅书航心高气傲谁人不知,怎么可能低声下气来找她复合呢。
“嗯。”回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前面几句话一样理所应当的语气。
傅书航的手压住了她的手腕,把她逼到了洗手池边。
“虽然傅总属于钻石王老五的级别,但是……”
“我有正在交往的对象了。”
“希望傅总成人之美,也请傅总跟我保持距离。”
景桃看到傅书航脸上的表情慢慢黑了下来,大有以前吵架时他生气的样子。
不过现在他生气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
毕竟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气吧,他一生气就会发疯,一发疯就会像以前一样把她推倒,力度很大,也不在乎她摔到地上会不会磕着碰着。
这次应该也一样吧。
意料之外的是,傅书航这回并没有像曾经他们在一起吵架时那样一生气就像头疯牛,反而还……压住了她。
“呃,傅总这是干嘛……”
尽管现在是工作时间,店里并没有什么人,但公共场合这样还是不好吧,也不知道柳姐会不会突然到这边来……
“给我一次机会。”他的声音听起来低低的,像是在认错。
“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景桃一点一点推开了傅书航,没有用很大的力气,“既然都是过去的事了,那就让那些人和事都过去吧。”
以傅书航那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傲慢,应该也不是会执着于过去的一段错误恋情的人。
景桃和傅书航是大学同学,专业都学的金融,在大学时谈了四年恋爱,毕业后傅书航不打算依靠家里的资源,毅然选择在外创业,她决定支持他之后,也放弃了直接步入自家公司的想法,陪在他身边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没有资源,没有人脉,想要创业谈何容易。
景桃的父亲不忍心看着宝贝女儿在外面过得不好,暗地里给景桃转了一笔不小的钱,要她多多支持傅书航的事业,当然她也这么做了,只是……
傲慢的傅书航,觉得自己在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不依靠人脉,不凭借家境就能闯出一片天,于是便很快吃到了闭门羹。
理想和现实所对比带来的落差感,让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情绪飘忽不定,斗志低迷。
从前会每天都说爱她的人,开始抱怨她的不是。
以前就算再不开心也会照顾她的情绪的人,开始跟她大声吵架,并在情绪的主宰之下推过她。
尽管如此,她还没有想过分手。
她想,心高气傲的他只是经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挫折,现在有些情绪难以自控,可以理解。
最后是她违反了之前向家里发出的承诺,在他的公司最危难的时刻找家里借了钱,并答应盈利后一定会如数还清,傅书航的公司才得以继续运转。
在天景国际开始走上坡路的时候,傅书航开始整夜整夜地不回家,一开始还会给她发消息要她今晚早点睡,一个月后却没有半点声音。
后来,她又撞见了傅书航和女性合伙人单独吃饭的画面,知道了那个合伙人对傅书航抱有好感,而傅书航明知道这回事,却还和她继续保持着联系,并没有明确回绝的意思。
如果整夜整夜不回家是为了工作,她可以安慰自己他是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奋斗,但……
她也跟傅书航明确地提出过这件事,却得到他极度不耐烦的回应。
“你懂什么?”
“如果没有她,靠着那点钱,公司根本开不下去。”
“我跟她没有做别的什么。”
“她对公司来说很重要。”
“不会因为你不喜欢她我就跟她断绝往来。”
傅书航,你为了向所有人证明你的能力,你很辛苦,我知道。
但你被事业蒙蔽,忘了怎么爱我。
没有爱的关系,就应该散场。

第二章 最开始的原因
“话说完了就不要像个笨蛋一样做这种动作。”
他今天再怎么清闲也还是需要回公司的吧,就算他真这么闲,她还需要帮柳姐打打杂呢。
按理说,天景国际应该有她的股份才对。
事实上,傅书航决定要给,父亲也觉得她应该收下,不管怎么说这公司最开始是他们两个一同创立下来的,她也投资了很多,理应占有股份。
但她没要。
爱情里的投资,心甘情愿,她当初违反和家里的承诺像家里借钱,也仅仅只是为了支持他的发展,而不是图以后公司壮大了来分一份羹。
没有天景国际股份所带来的好处,她一样能混得很好。
“晚上七点,我来接你。”傅书航只是反应平平地看着她,然后缓缓地松开了手。
这种向下属下达命令的语气,真是大老板的位置坐久了……
想约别人一起吃晚饭,也要看看别人答不答应吧?
不顾别人感受这一点倒是和以前一点没变。
“我拒绝。”
“你们店里,主要顾客都是天景国际的员工,想继续开下去的话……”
“行吧。”
以他的手段,如果真的想让柳姐这家小小的咖啡店倒闭,根本不是问题。
何况他说的也没错,柳姐的咖啡店主要针对的就是附近的上班族,最大的客源就是天景国际里面的员工。
傅书航一句话,估计那些看人脸色的员工就不会冒险来这里点单,以后外卖也不会叫这一家店的咖啡。
顾及到柳姐的面子,景桃稍微动摇了一下想法。
再说了,只是吃个饭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还能做什么。
送走傅书航之后,景桃继续帮柳姐处理了一些日常事务,然后提前下班,离开了咖啡馆。
她来到了父亲公司所在的地方。
刷卡进入大楼之后,景桃直接刷脸乘坐了专用电梯,来到了父亲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爸,我跟傅书航见面了。”
“我就知道那小子会回来找你。”像是意料之中的事,景先生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找你复合?你不是和……”
“嗯,所以我准备回公司了。”
“不继续当你闺蜜的服务员了?你这是为了避开她吗,不过也好,你愿意回公司,做父亲的自然支持你,但是……”景先生话没说完,在关键的地方顿了顿,“你去天景国际附近当服务员,不只是为了体验生活吧?”
“这您就不用多问了。”
当父亲的,多少还是能猜到她的一些小心思。
最开始去柳姐的咖啡店当服务员,除了出于友情帮帮柳姐,还有一点就是……
想看看刚分手的傅书航过得怎么样。
如果他过得很好,自己就不会去打扰他,也不会任由舍不得的情绪疯长。
最开始的话,是这样的。
但她在那家咖啡店里工作了那么久,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他本人。
不知道为什么,傅书航在此之前从没来过这家店,甚至他们连在店外碰面都没有过。
明明他的公司和这家咖啡馆这么近……
景桃觉得有些奇怪,总感觉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过时间久了,最开始她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来这家咖啡馆的都不重要了。
经常有天景国际的员工在咖啡店里一下单就是三四十杯,知道他的公司运转得很好,她也已经放下过去,开始了新的生活,就没必要和故人纠缠。
几年来,原本以为在这家小小的咖啡店不会再见到他,没想到他居然为了复合而出现。
太戏剧化了不是吗?
“书航当年对你不好,但他本质上还是……”
“爸,得了,你这话让左岩怎么想啊。”

第三章 餐馆
和父亲简单商量了几句之后,景桃离开了公司大楼。
其实……还挺好笑的。
最开始是为了等他才来咖啡店打工,到了现在却是因为不想接近他而离开咖啡店。
时间真的很奇妙吧,最开始想要的东西迟迟不出现,等到你已经释然并接受了下一样事物的时候,它又重新出现,并叫嚣着要打乱你安稳平淡的新生活。
七点钟,景桃准时来到了天景国际大厦的楼下。
一开始的天景国际,还是他们在爱情的作用下共同奋斗的产物,现在已经变成了她高不可攀的地方。
当初放弃他的时候明明那么难舍难分,却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平淡。
她看到傅书航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身边跟着的是一个浓妆艳抹并且抱着一摞资料的女人。
不知道傅书航跟她说了什么,女人对他笑了笑之后,停下了跟着他的脚步。
“在等我?”傅书航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微微弯下腰看着她说道,声音是不显任何疲惫的低沉。
“天景国际的空气比较好闻。”礼貌的微笑,很自然地挂在了景桃的脸上。
他到底哪来的自信呢。
“上车吧。”听不出来他的声音有什么情绪波动,但景桃能看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笑吗,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坐上傅书航的车的副驾驶,景桃并没有选择开口说话。
刚刚上车她就注意到了,副驾驶位置的把手那里,有一副粉色外壳的蓝牙耳机。
这个颜色,总不可能是傅书航自己的。
傅书航自己的车,也几乎很少会让司机来开,更不会专门接送其他人。
所以上一次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只能是他的某个……情人。
景桃只是动作幅度不大地瞥了一眼,没多想,就打算当做没看到。
但傅书航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却像是想解释什么一样开了口。
“那是艾依的。”
那个女性合伙人啊……
原来他们还保持着联系。
不过如果是她的话,坐上傅书航的车这件事也不奇怪了。
“你应该帮她好好保管的,摆在这里容易弄丢。”景桃的语气淡淡的,像是随口说出一句轻飘飘的话。
“嗯,我找时间让人给她送过去。”
他的语气极淡。
看来他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明明傅书航都来找她复合了,却也不忌讳在她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艾依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喜欢用粉色的东西,虽然看着一副小女孩的样子,但工作能力却意外地强。
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应该会磨合得很好。
毕竟遇到最差劲的那个时期的傅书航的人,是她啊。
“下车吧。”
景桃自己给自己开了车门,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餐馆的名字。
这里……是左岩工作的那家餐馆啊。
以他通达的情报网,不可能不知道这回事……那这么看来身边的男人,是故意为之呢。
既然他想玩这一套,那她就将计就计好了。
不会让你如愿搅合了我原有的生活的,傅书航。
刚推开餐馆的大门,就听到前台小姐笑眯眯地望着她。
“景小姐,来找经理吗?您和左经理果然是恩爱的一对呢。”前台小姐认识她,也知道她和左岩的事,自然说话也比较大方,“您身边的这位,是您的朋友吗?”
“嗯,他来这里应聘厨师,准备找左岩面谈工资的事呢。”景桃很自然地接过了前台小姐的话。

第四章 玩笑
不用扭头看也知道,傅书航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想跟她单独吃晚饭,然后假装不知道碰见左岩,故意让她不好解释,结果现在自己被当成厨子……
一个有钱有势的大男人,想要什么得不到,还玩什么心眼。
“好的,左经理在二楼203包间,今天客人比较多,我就不给景小姐带路了。”
“好,你忙你的就行了。”
结束了和前台小姐的对话,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傅书航才出声喊住了她。
“景桃。”
“怎么了,傅大厨?”景桃回头看了他一眼,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呆呆地问他,“不要紧张,我家左经理对待新人可是很……”
傅书航迈了一大步上前,推着她的肩膀把她压到了墙上。
在他快要吻上来的时候,景桃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
“这里可没有吻手礼。”景桃望着傅书航越来越黑的脸色轻轻地笑了一声,“公共场合,希望厨师不要调戏经理夫人。”
“好。”
啊?
绷着一张要打雷的脸,最后憋出了一个轻飘飘的“好”字?
眼前的人,该不会是傅书航替身吧。
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算了,懒得管他……
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景桃正准备笑嘻嘻地跟左岩介绍这个来应聘厨师的人,没想到正坐在椅子上的左岩先站起来开了口。
“傅总?您今天来视察,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给您泡点茶,招待不周了啊。”
这回,轮到景桃傻眼了。
怎么回事……左岩和傅书航认识?而且听左岩的话,好像傅书航还是他的上司?
前台小姐不认识幕后大老板很正常,但左岩这么说的话……
“景小姐没有事先跟你说吗,我是来应聘厨师的。”傅书航很自然地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景桃,话里净是调侃的意味。
“景桃,你是在跟傅总开玩笑吧?你不可能不知道傅总的身份,怎么能拿厨师羞辱傅总呢?”左岩的语气里,净是责怪的意味,包括他的表情,也全是不满,“桃子,你先跟傅总说声对不起,然后在前台等我一下……”
“道歉的话,我看不必了。”傅书航在一旁淡淡地开了口,“景小姐未来会成为傅太太,她乐意的话,开什么玩笑都可以,不必向我道歉。”
等一下,傅书航这是什么横刀夺爱发言?
虽然在绝对的地位和权势的差距面前,左岩显得有些不靠谱,但是相比之下傅书航才是最大问题所在吧。
什么叫她以后会成为傅太太?她本人同意了吗?
和她同样傻眼的,还有站在她旁边的左经理。
“我有点没听明白傅总的意思,傅太太的意思是……您是说……您要娶景桃?”
“左岩,你别听他乱说。”
景桃和左岩几乎是同时开了口。
她能感觉到,左岩看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和他们刚进来时不一样的情绪。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一样,傅书航没有理会他们两个刚刚说了什么,而是自顾自地提出了问题。
就想白天在咖啡馆对她那样。
景桃不想回答。
她有点担心左岩会怎么想。
毕竟她还是单独跟傅书航来的这个地方,他如果想歪了,也很正常吧……
“半年。”和景桃的不做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左岩很干脆地回答了他。
“左经理,你应该知道景桃是什么家庭吧?”傅书航的话,很明显意有所指。

第五章 抉择
傅书航绝对是提前做了准备的……
他不是想带她来这里碰见左岩然后让她无地自容,他今天就是奔着和左岩面对面才来的这里。
他应该已经调查过左岩的背景了,知道他只是个没有背景的普通餐馆经理,收入并不高,名下也没有不动产,所以他才挑财力和家庭背景入手,想通过这种鲜明的对比来刺激左岩。
“我知道的,傅总。”
“就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得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量力而行吧。”
她看到左岩脸上明显出现了自卑的表情,而坐着的傅书航脸上却只有风轻云淡,甚至还有一丝只能在上位者脸上出现的傲慢。
她得说些什么。
“爱情又不是建立在物质之上,傅总不清楚这个道理吗?”景桃走到了傅书航面前,语气很重,“傅总说出口的话,倒是比街坊邻里的闲言碎语还难听。”
“如果你是在街坊邻里长大的话,根本就不会拒绝我。”
锋利的视线定在了她的脸上,似乎是一种炫耀。
他这句话,硬要说如果她真的是市井里的普通姑娘,确实……应该是没办法拒绝傅书航这种条件的男人的吧。
这么来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说得还挺对的。
但事实上她偏偏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三天,把你们之间的事解决了。”还没等景桃和左岩说些什么,傅书航又接了下一句话。
“傅总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独断了?就算我能同意,您问过桃子的感受吗?像您这样追求女人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从左岩的声音里,明显能听出愤怒的意味,“傅总,您这有点太欺负人了。”
“能给你三天,只不过是看在景桃的面子上而已。”傅书航保持着一开始的面无表情,说出的话高高在上,“注意你的态度,需要我提醒你,是谁在给你发工资吗?”
景桃看到身边的左岩明明已经握紧了拳头,却一言不发。
敢怒不敢言,就是他现在的状态吧,毕竟,这份工作往大了说,就是他安身立业之本。
“你可以开条件,结合你的态度,我可以考虑一下。”
傅书航很显然已经看出了左岩在隐忍,但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依然不变,将上位者的盛气凌人发挥到淋漓尽致。
尽管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傅书航的想法,但她还是准备表达一下自己对他这种做法的不满。
可正当她准备开口的时候,左岩却抢先一步,说出的话,没有任何犹豫。
“可以开调教是吧?行,给我三百万,我就答应你。”
“等等……左岩,你在说什么?”
“交易愉快。”
景桃还没来得及阻止些什么,就看到傅书航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轻笑。
傲慢之下,还有一丝得意。
她尽量无视傅书航身上那目中无人的气势,她只是在想……左岩这是……为了三百万,就在傅书航面前要跟她分手。
虽然客观来说,在傅书航面前,左岩确实做不到跟他平起平坐,但为什么,他连守护自己的爱情的勇气都没有?
她并不会因为傅书航很有钱,名声望,家境好就去片面地否定他啊,可是为什么先被否定的人反了过来呢。
长达半年的感情,就因为傅书航对左岩说了一句可以开条件,最后被他以三百万断绝。
惊讶只是一瞬间的感情,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望。
“左岩,区区三百万而已,你就这么放弃我们之间的……”
“景桃!”
眼前的男人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将憋在心里的话喊了出来。
“你家境优越,对你来说三百万不算什么,你当然会选择这份感情,但我呢?”
“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市民,就像你们刚刚说的,我是在街坊邻里长大的人,三百万,足够让我少奋斗几十年!”
“你不懂吧?我每天辛辛苦苦在这里工作,就算我再干几十年也不一定能赚到三百万……”
“你应该值得更好的不是吗,跟着我也是委屈了你,好聚好散,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