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曼锦沈洐之

第11章 沈先生来了
曼宅。
华灯初上,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晚餐已经准备妥当,有鸡有鱼,各种海鲜,还有西餐,一一俱全。
“妹妹,你尝尝这个鱼汤,我特意给你炖的。”曼乐乐笑眯眯的把奶白色的鱼汤放到曼锦面前。
曼锦抬了抬眼,“不累么,一直这样试探。”
她回来的这两天,曼乐乐和曼长冬打着关心她的名义,各种试探她会不会孕吐。
不就是想确定,她的怀孕是真还是假么。
本来,曼锦还在琢磨,曼长冬到底是怎么知道她怀孕的,原来只是猜测。
从流言蜚语中猜测出来的。
“想知道什么,直接把脉吧。”曼锦没想隐瞒,也隐瞒不了,索性伸出胳膊,让曼乐乐把脉。
别看曼乐乐外表干练,像个女强人一样,实际是个爱哭鬼。
这不,又眼泪汪汪的。
坐在一旁的曼长冬,看不下去,“锦宝,乐乐只是关心你,她没有别的意思,再说了,她学的是西医,怎么把脉?这不是为难她么。”
瞧,这就是她的好父亲。
对她一口一个宝贝,心里全是曼乐乐。
她现在还没把曼乐乐怎么样,已经护成这样,要是她真的对曼乐乐做点什么,他不得誓死保护啊。
曼锦眼底闪过一抹悲痛,“福伯。”
福伯走上前。
曼锦道,“你来帮我把脉,告诉他们结果。”
福伯缓缓坐下。
的确是喜脉,是真的怀了沈洐之的孩子!
曼乐乐眼里全是震惊。
“胡闹!”曼长冬突然拍案而起,“锦宝,你这样让我怎么和陈家交待,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有未婚夫的人?”
闻言,曼锦被气笑了。
真的是怒极反笑。
“结了婚,都能离婚,何况我哪来的未婚夫?”曼锦没废话,直接滑开手机,点开一段录音。
是曼妈妈生前的遗言:【我的女儿,她以后想嫁谁,就嫁谁,哪怕她这辈子不结婚,一直单身,任何人都不许强迫她!!】
“所以,我那所谓的未婚夫,到底是谁定下的?该不会是你和外面的狐狸精商量好了,想卖了我数钱吧!”
“逆子,这样厚颜无耻的话也说得出来!”曼长冬气的面色涨红。
曼乐乐在这时出声,“妹妹,乌鸦反哺羊羔跪乳,爸爸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你先应下……”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我用你教训,你算什么东西!”曼锦一把抓住曼乐乐的领口,“既然如此,你先回报回报,我从小到大让着你的恩情吧,算起来,你替我嫁到陈家,一点也不亏!”
曼乐乐被勒着呼吸不畅。
“混账东西,给老子跪下!”曼长冬急了眼。
那见不得曼乐乐受委屈的样子,让曼锦心痛又想笑。
当着曼冬天的面,曼锦一个用力,便把较弱的曼乐乐推在地上,一双漂亮的眼眸里带着些许得意。
“啧,混账东西?我居然是东西,那您不就是老东西么。”论气人的本事,曼锦居第二。
没有人敢居第一。
气的曼长冬扬起手臂,“畜生,我看你今天就是欠收拾!”
“对,我是畜生!”
曼锦不怕,也不躲,就这样冷冷的看着曼长冬,“这么看来,您的确挺不是东西的,因为一个养女,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打亲生女儿,还骂亲生女儿是畜生,用词真棒。”
曼锦还比了个大拇指,实名表扬曼长冬。
“曼、锦!”曼长冬狠狠地甩手。
想打得曼锦哇哇大哭,让她知道知道这个家是谁做主,外头突然响起一声,“老爷,大小姐,沈先生来了。”
曼长冬:!!
曼锦眉头一挑:不是让他们周末来么,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
“是沈洐之?”
见佣人点头,曼长冬脸上的怒意在迅速消退。
论起势力,曼家并不比沈家差,他也不怕和沈家鱼死网破,只是犯不上伤了和气。
“请他稍等。”
等佣人走远后,曼长冬脸上慢慢堆起笑意,“老了,不中用了,一个激动,差点伤到我的宝贝。”
曼锦笑笑,让他继续演。
“沈洐之是来提亲的?”
“我怎么知道!”曼锦语气很冲。
“看看把我的宝贝气的,多大点事,哪有跟自己的父母生气的,你还怀着孩子呢,千万不能动气……”曼长冬好言好语的哄着曼锦。
曼锦冷笑一声,“别啊,我还没下跪呢,动个气算什么?你刚才的那巴掌也还没打,要不要继续打?
反正我现在还不是沈太太,一会沈洐之过来,我可以告诉他,脸上是我自己不小心跌的,不是你打的。
对了,我还可以告诉他,不用提亲了,我还有个未婚夫得嫁!
也算找个男人替他养孩子吧。
想一想,他应该不会迁怒曼家,毕竟你是好心好意帮他省了一笔抚养费,说不定还会感谢你!”
曼锦说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第12章 再骚一点
“锦宝,宝宝,宝贝,爸爸错了,爸爸跟你认错行不行?”曼长冬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
两年不见,没想到对什么事都不怎么上心的女儿,学聪明了不说,还学会借力打力。
他也没想怎样,只是想吓唬吓唬曼锦,好让她拿出点什么,没想到沈洐之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行,让我原谅你也行!”曼锦停下脚步,望向四周。
她才离开两年,妈妈喜欢的蔷薇花被砍,大哥给她种下的草莓园被改成曼乐乐喜欢的牡丹。
还有她最喜欢的秋千,妈妈的遗物,全部都没了!
她等了两天,以为曼长冬多少会解释一句,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好像她的房间本该变成杂物间。
“五年前,我没了妈妈,这里是姥爷留给妈妈的房产,也是妈妈最眷恋的地方,我要重修这里。”
“锦宝,我知道你怪我把家里变成这样,我……”
见曼锦抬腿又要走,曼长冬急忙道,“行行行,爸爸答应你,都答应你还不行吗?”
不就是重修么,又不是索要这套价值十几亿的房产。
“那就签字吧。”曼锦像变魔法一样,拿出房屋转让合同,还细心的准备了笔和印章。
曼长冬:!!!
直接楞了,被曼锦杀了个猝不及防。
“你不是说重修么,为什么还要转让?”曼长冬说到后面,因为太过愤怒,声音尖锐的像乌鸦在叫。
曼锦脑袋一歪,还像从前一样想一出是一出的说,“你不想签字也行,我明天去公司看看哪里还能装修的,总得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你——”曼长冬按了按眉心,“你要是觉着在家里很闲,那就继续完成学业,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任性,说逃课就逃课。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考进首都医学院,是走后门找关系才进去的,而曼家真正靠实力考进去的只有你姐姐曼乐乐!”
至此,曼锦对曼长冬,彻底失望。
这些年,哪怕他对她稍微上心,都能打听到,她不止提前完成学业,还修了双学位。
当年之所以走后门,也是另有起因,并非她成绩不好。
看来,他心里真的只有曼乐乐这一个女儿。
也罢。
这样的亲情,不要也罢。
曼锦脸上的笑意,毫无温度,“就算这样,也不耽误我去公司。”
“行吧,行吧。”曼长冬不想节外生枝,十几个亿的曼宅,就这样供手给了曼锦,他心里很不爽。
“你最好别后悔!”曼长冬丢下一句警告,抬腿走人。
望着曼长冬走远的背影,曼锦喊道,“明天天黑前,记得搬走,不然伤到哪儿,不能怪我。”
把曼乐乐和曼长冬赶出曼宅,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夺回公司。
一番折腾,曼锦出了一身汗,让佣人告诉沈洐之稍等一下。
她借着回房换衣服的空,给远在米国的苏锦佑发信息:【小哥,老宅已到手,他气的不轻。】
苏锦佑:【气死最好,老宅本来就是妈妈的婚前财产,妈妈临终前把名下的一切都给了你,他凭什么找关系私下过户,要不是我们及时发现,老宅早已经转到曼乐乐名下,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曼锦:【帮我注意公司动向,有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苏锦佑:【必须的,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还有哥哥,出了任何事有哥哥给你兜着,放心大胆的去做!】
曼锦鼻腔一酸:【好的。】
她仰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没什么好难度的。
调整好情绪后,曼锦迈步下楼,意外听到客厅里笑呵呵的。
她站在二楼拐角,往楼下客厅一看。
好家伙,前后十分钟不到,曼长冬已经绕过她,把沈洐之请进门。
“我的女儿我最清楚,她呀,哎,被我们宠坏了,脾气大,还什么都不会,等你们结婚后多担待……”
曼长冬没注意曼锦已经下楼,还在说,“虽然有点冒昧,我还是想问问你,打算什么提亲。我这边随时都可以嫁女的,完全没有不同意你们在一起的意思。”
曼锦听到这里,眼底全是冷意。
曼长冬这是害怕她找沈洐之告状,才赶在她下楼前拉拢沈洐之么。
在沈洐之面前刻意抹黑她,又是几个意思?
“沈先生,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您尝尝看,我妹妹这会还在楼上换衣服,女孩子嘛喜欢打扮自己,再耐心等等。”
此时的曼乐乐,不再是职装打扮,换了身镶满水钻的米色长裙。
随着附身,白花花的胸口若隐若现。
曼锦总算明白曼长冬为什么抹黑她,原来曼乐乐对沈洐之有想法。
啪啪啪——
曼锦在二楼拍手,帮曼乐乐助威,“姐姐加油,再骚一点,说不定就成功了,妹妹看好你哟。”

第13章 她不行,你上
客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唯有曼锦迈步下楼的脚步声,哒哒哒,响声的肆意飞扬,一如身穿白色套装的她,冷艳又高贵。
反观低胸打扮的曼乐乐,一个字,俗。
“呜呜呜……”曼乐乐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捂着嘴,跑出去。
见曼长冬面色不好,曼锦挑眉,“哎呀,本来想给姐姐加油的,没想到把她弄哭了,老爸还不赶紧去哄哄?”
“锦宝!”曼长冬眼里带着警告,“原来沈先生来找你,只是给他弟弟看病的,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已经安排在后院了。”
贬低曼锦医术的同时,他也在警告曼锦,不要太过分。
曼锦翻了翻眼皮,从兜里摸出一块糖。
本打算剥完糖纸再反驳的。
沈洐之沉声道,“刚才没来得及说,我一直都想求娶曼小姐,只是曼小姐还在考虑,我尊重曼小姐的决定,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点头,我这边随时迎娶,风雨无阻。”
打脸曼长冬的警告,也在告诉曼长冬,他相信她。
曼锦:干的漂亮!
曼长冬:???早就听闻沈洐之一向护短,这就护上了?所以,他对曼锦是认真的?
门外,叶浅语想哭,刚走了个宋曼锦,怎么又来了个曼小姐,不知道还以为她和“曼”字犯冲。
曼宅后院。
见到沈言之的第一眼,曼锦心中微微一惊。
这个和沈洐之有着几分相像的男人,病恹恹的躺在床上,五官精致,肌肤白皙,乍一看妥妥的病美人。
因为病痛,他眉头紧拧,从咬烂的嘴角能看出,他一直在隐忍。
曼锦这两天没闲着,在反复研究沈言之的病例。
发现他的情况的确比较复杂。
多年求医,导致很多药物,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免疫,这次情绪上又受到重创,才至使头痛欲裂到无法入睡的地步。
“这样吧,先试试看能不能入睡。”
面对这样的病人,曼锦即使拥有出神入化的针灸之术,也不敢保证一定有效。
她沉思了会,随即取出尘封已久的金针。
灯光下,闪着亮光的金针,又粗又长,差不多有百来根。
站在角落的叶浅语,急忙上前,“曼小姐,你要把这些长针,全部都捅进言之的身体里?”
曼锦的注意力在沈言之的病情上,没怎么在意沈洐之带了多少人。
听到娇柔女声后,她扭头一看。
认出叶浅语的那一刻,曼锦眼底一片寒芒。
“出去!”
“你说什么?你居然让我出去?”叶浅语对这位曼家大小姐的印象差到极点。
“不止是你,全部都出去。”曼锦冷冷的目光,投向沈洐之,“包括你,也一样请离开这个房间!”
沈洐之:“?”
曼锦:“当然,我也可以出去,不过,你们就要另请高明了。”
“曼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叶浅语没说完,被候在门口的白亦杨拽出去。
一直没开口的沈言之,吃力的喊了声,“哥……”
“放心吧,我们在门口等着,曼小姐是陈院长亲自推荐的,来自百年中医世家的唯一传人,或许她能帮到你。”
沈洐之拍拍沈言之的脑袋,让他放轻松。
经过曼锦身旁时,沈洐之脚步微顿,“曼小姐,拜托了。”
“两小时内。”曼锦给出时限。
沈洐之迈步走出去。
今晚月光皎洁,把四周照得很亮。
一眼望去,假山,喷泉,花海,泳池,鱼池,还有挂在樱桃树下的鸟笼里,两只鹦鹉在咕噜咕噜的打呼。
是个环境静幽,景色宜人的好地方,不亏是曼城第一首富。
“沈总,曼小姐这么年轻,看着还是个学生,连她父亲都在质疑她的医术,她能行吗?万一……”
叶浅语很担心。
沈洐之坐到凉亭下,“她不行,你上。”
叶浅语:!!!

第14章 我打的就是她
两小时后。
厚重的房门终于打开,累到虚脱的曼锦,脚步都是漂浮的。
她张了张嘴,想喊保安送她回房间,却发现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体质,不就是怀个孕么,才施针两小时,居然累成这样。
“曼小姐。”沈洐之以为沈言之的情况有变,疾步走上前,“怎么样,我弟弟睡着了吗?”
曼锦有气无力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扶我一下。”她用眼神,示意沈洐之送她去凉亭那边休息。
刚好一阵夜风吹过,独属于女子身上的香气,就这样淡淡的传入沈洐之鼻腔。
沈洐之不由得想到,两次在清水畔别墅闻到的清香,和曼锦身上的香气有点相似。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个闪神间,在叶浅语看来,沈洐之也没有那么喜欢这个姓曼的,也许之前说要风雨无阻娶她的话,只是说说而已
叶浅语瞪了白亦杨一眼,让白亦杨赶紧过去帮忙,没想到,沈洐之忽然一个附身,直接把曼锦拦腰抱起。
叶浅语:!!!
白亦杨:!!!
曼锦:???
想反抗,想了想决索性放弃。
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崽不说,也是因为给他弟弟治病才累成这样的,别说抱一下,要求再过分点也合理。
曼锦顺手勾住沈洐之的脖子,凹凸有致的身段儿柔若无骨般的窝在沈洐之怀里。
沈洐之脑中嗡的一下。
“曼小姐,这里有温牛奶、果汁、咖啡和几个新出口味的蛋糕,都是沈总吩咐我专门去上岛咖啡厅买来的,您尝尝看。”白亦杨赶紧拉开椅子,好让沈洐之把人放下。
一眼看到草莓味的洐斯蛋糕,曼锦双眼一亮。
“谢了。”她忽然有劲了,从沈洐之怀里下来,立刻开吃。
那急切的架势,好像沈洐之这个优秀的男人的怀抱,完全没有一份蛋糕来得重要。
叶浅语气的直咬牙,这个欲擒故纵的小婊砸,等着!
她迈步,匆匆进了房间。
“沈总——!”叶浅语站在门口,一脸震惊,“言之睡着了,他真的睡着了?”
医疗团队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这个姓曼的女人却做到了?
叶浅语完全不敢相信。
沈洐之坐着没动,白亦杨进去看了看。
沈言之的确睡的很香,呼噜声很响,一旁的检测仪器也显示着,他已经进入深度睡眠。
白亦杨不禁竖起大拇指,“曼小姐太厉害了,快跟我们说说,你到底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法,才让言之少爷睡着的?”
“也许只是巧合。”曼锦回的漫不经心。
叶浅语哼了一声,“我猜也只是巧合让你捡漏,说吧,酬金多少,十万够不够?”
她刻意扬起下巴,努力保持着高贵的姿态,很想把曼小姐比下去。
更想让沈洐之明白,这位曼家大小姐只不过是有点运气,靠着坑蒙拐骗给人看病才能维持生计,这样的家庭,哪怕再有钱也配不上他。
“十万?”曼锦气笑了。
叶浅语神情高傲,“不然二十万,你只是让言之睡着了,他……”
“白亦杨!”
沈洐之打断叶浅语的话,示意白亦杨,送叶浅语去酒店休息。
叶浅语不傻,她要是走了,长夜漫漫,这两人要是聊着聊着,说不定就滚到床上了。
“沈总,我有权知道言之的后续治疗,让我留下听听吧。”叶浅语撒着娇,不着痕迹的坐到沈洐之身旁。
随着侧身,在沈洐之看不见的角度,她脸上全是挑衅。
一个乡野医生,也敢跟她抢沈洐之。
谁给她的脸。
“没有后续治疗了。”曼锦优雅的擦擦嘴,缓缓起身,“天亮后,请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要来了。”
叶浅语一楞,还没意识到自己惹了什么祸事,“曼小姐,你要是对酬金不满,可以开个价,无论多少钱,我们沈家都给得起。”
后面这句,彻底惹怒曼锦!
望着叶浅语精致的五官,曼锦想到隐婚的这两年,总有陌生号码发信息骂她是丑八怪,不要脸的小三之类的。
还把叶浅语和沈洐之的暧昧图片发给她,让她识趣的赶紧滚出“我们沈家”。
原来是她在捣鬼!
曼锦没怎么控制自己,啪!一巴掌打在叶浅语脸上,打得叶浅语的右脸当即浮出一道红红的印记。
打完之后,她的注意力都在身后方,不知道沈洐之接下来,会作何反应。
已是深夜时分。
沈洐之让白亦杨拿了外套,递给叶浅语。
“曼小姐,我以为我们已经是合作关系了。”沈洐之眼眸深深,望向曼锦的目光带着戾气。
曼锦撇了叶浅语一眼,一副娇娇柔柔的模样,没哭,只是捂着脸站到沈洐之身后。
“合作关系?”曼锦嘴角的笑意毫无温度,“那天在咖啡厅,你当时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够出诊。
我现在不但出诊,还帮忙治疗,算起来,你帮了我两次,我也有出诊、治疗,我们之间扯平了。
可你在明知道我不缺钱的前提下,还让这个女人拿十万二十万的打发我,你们沈家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想知道。
她敢出言不逊,我打的就是她。
试问,你要是深更半夜不睡,在这里忙碌半天,换来的就是她人的傲慢无礼,这样的合作你还想继续?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和渣男贱女合作,是我的规矩!”
曼锦直接迈步走人。
叶浅语上前两步,“曼小姐,你侮辱我可以,不能侮辱沈总,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是这样说,叶浅语却眼泪汪汪的望着沈洐之。
她和他的关系,在她出道的时候已经定下,合同中清楚写明,五年之内不会对外公布。
沈洐之一向说话算话,她又是沈氏娱乐的一姐,于公于私,他都会站在她这边的。
想到这里,叶浅语扬了扬头,“曼小姐,刚才在言语方面,如果有得罪之处,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你不该动手打我这个孕妇的!”
不提孕妇还好,一提孕妇,曼锦觉着一巴掌打的太轻。
这个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
一个扬手,曼锦准备再赏叶浅语一巴掌,沈洐之却在这时公布了叶浅语的真实身份……

第15章 来自沈先生的誓言
“她是我弟弟沈言之的妻子,我的弟媳。”沈洐之的话,像一把无情的长刀,划破叶浅语的所有骄傲。
从这一刻起,她和他的关系不再扑朔迷离,她在外人眼前,再不能成为沈洐之的暧昧对象。
曼锦也是狠狠一怔,叶浅语居然是沈言之的妻子。
是她误会他们了?
可网上的流言蜚语越传越真,沈洐之从来没解释过,而且,沈言之的情况,能不能同房先不说,那啥的质量肯定不行。
叶浅语在这种情况下,是怎么怀孕的,又为什么频繁挑衅她?
吵闹声把鸟笼里的八哥吵醒一只。
像在提醒曼锦,“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锦宝,不要相信男人。”
对!绝对不能信,曼长冬还不是背叛了妈妈。
曼锦冷冷一笑,“即便如此,也请你们离开曼宅,马上!”
随即叫来保安,开始送客。
把沈洐之气的面色铁青。
徐妈误会他就算了,这个女人也误会他,他到底做了什么,被这么多人定义为渣男?
“曼小姐说话要讲证据,不然小心官司缠身!”沈洐之更怀疑这女人和宋曼锦是不是有关系。
曼锦轻呵一声,“无风不起浪,我如果没说中你的心思,你现在又为什么这么生气?”
“就算天底下只剩叶浅语一个女人,我也不可能对她有想法,如果违背这个誓言,让我不得好死!”
沈洐之深吸一口气。
他现在深信,这女人的前夫真是被她气死的,瞧瞧,一向冷静的他也被气到发毒誓的地步。
“这么说,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曼锦问沈洐之的同时,也挑衅地看向叶浅语。
后者面色惨白,右脸却是红肿的,模样别提多么滑稽。
“当然!”沈洐之回的干脆。
再次受到暴击的叶浅语,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一直以为,沈洐之是喜欢她的,只是因为沈言之对她的喜欢,沈洐之才隐藏心中爱意,找了个丑八怪急急隐婚。
此时此刻,听到沈洐之的毒誓,叶浅语悲愤万分。
“你、你们太过分了……”叶浅语还是不死心,想试试在沈洐之心里,她这个人真的没有一点地位么。
她扔掉外套,穿着白色长裙,突然跳到石桌上。
下面是几米深的鱼池。
叶浅语闭上眼,起跳的一瞬,右脚脚踝被人握住。
“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叶浅语泪汪汪的回头,本想投入沈洐之的怀里,发现拽住她的人是曼家大小姐。
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啊,依旧维持着单手抄兜的姿势。
叶浅语脸上的欣喜变成愤怒,这个姓曼的,怎么处处有她,沈洐之该不会真想娶她吧。
“啊——”叶浅语突然一声惨叫,护着肚子往石桌下面滚去。
吃了这么大的亏,她不甘心,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最大的武器,她要用孩子诬陷这个该死的女人。
只是,叶浅语刚滚到一半。
只见曼锦左脚,一勾,一踢,放在一旁的躺椅,像长了眼睛一样稳稳当当的接住叶浅语。
望着叶浅语脸上的憎恨,曼锦唇边带笑,“哎呀,叶小姐,听到沈先生说不喜欢你,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我……”
“你真对沈先生有想法?”
“胡说八道,我有老公,你少污蔑我,我和沈总是清白的!”叶浅语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恨不得找人弄死她。
“既然如此。”曼锦拍了拍手,美眸流转,看向沈洐之,“谈谈接下来的合同吧。”
“想怎么合作!!”沈洐之语气不太好,为了沈言之的病,他这个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只差卖身了。
曼锦想了想,“你弟弟的病,我不敢保证能治愈,让他好转的把握还是有的,作为交换条件,你得做我的私人助理。”
沈洐之面色一黑:瞧,卖身契来了!
他还没表态。
叶浅语第一个拒绝,“不行,绝对不可以,沈总日理万机,公司的事情还忙不完,给你做私人助理?痴人说梦!”
“叶小姐是不是傻,我答应救的人是你丈夫,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付出代价的却是沈先生。
你这个妻子自始至终都不必付出什么,也没有必要再过来,曼家不欢迎你这样的家属,听懂了没?
噢,以你的智商应该听不懂,不过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傻缺,脑子天生有坑!”
有的人就是找骂。
曼锦更想扒开叶浅语的脑袋,看看里头装的都是什么。
“你、你——”叶浅语想撕了她。
被白亦杨强行拉走。
望着叶浅语抓狂离去的背影,曼锦红唇一张,“叶小姐,好走不送,再过来烦我,腿,打断!”
不经意间,对上沈洐之探究的黑眸,曼锦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