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靳云徽音

第1章 遇到帅哥哥1
一眼相视,情便萌生。
愿得一心,从此相伴。
-
七月,蓟城。
盛夏时节,透蓝无风的天空,一个火球似的太阳高悬着,给这城市的每一处都隐隐带着一分燥热。
此时正是学校放暑假的时间,街上、广场上都充斥着小孩子玩乐的欢笑声。
除了…
正在“努力学习”的云徽音小朋友,正撑着鼓鼓的腮帮子,紧闭着眼睛,弯弯的俏睫毛低垂着,扎着的两条小辫子也显得很安详。
在讲台上的补习老师也见怪不怪,时间一到,便道“下课时间到了,同学们再见,回家记得复习好26个字母哦!”
像是有某种预感一样,老师刚刚说完,云徽音瞬时睁开了葡萄大的眼睛。
虽然还带着一种昏昏欲睡的困意,但是嘴角是上扬的,眼睛闪着某种灵光,微笑道“老师再见。”
下一秒…
“耶!下课了!”
老师:“……”
课室外面早已挤满了接送的家长,这时候又除了云徽音小朋友。
云徽音已经习惯了妈妈不在身边了,妈妈工作忙,妈妈要工作,才能有钱钱养大小徽音,所以云徽音一点也不感到失落。
只是,时而心里会有点空空的。
“徽音下课了,跟阿姨回家吧。”所谓的阿姨,也就是云妈妈请的保姆,专门照顾云徽音的。
“好的。”云徽音背着自己的小书包,甩着两条小辫子走出课室。
……
“阿姨,今天爷爷家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云徽音趴在车窗上,看着一闪而过的四合院说道。
说罢,阿姨也循着她的目光往后看。
云徽音住的小区旁,就是几个四合院的住宅。
对于年小的云徽音来说,四合院就像是个后花园一样,比起她住的高高的住宅楼好玩多了。
秉着这好奇的小心思,云徽音就很自然地跟其中一户住在四合院的老爷爷熟络了。
老爷爷每天早上都去附近的花园做早操,小徽音借此也经常去花园跟老爷爷做早操。
而且老爷爷经常都是一个人的,今天他住的四合院就不同了,仅仅车子经过,都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人声。
“我待会要去找爷爷玩,阿姨做好饭饭,我再回家次!”云徽音蓦然地转头,瞳孔里闪烁的依旧是熟悉的灵光。
那是浓浓的好奇的光芒!
阿姨也见怪不怪了,车子一停,云徽音的小身子就溜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往后走。
小区离四合院就几步路,只不过小徽音要迈多几步而已。
或是兴奋,她的两条小辫子都被她甩得有些凌乱了。
……
四合院里。
“爸,我们这次留在这里住一个月左右,正好陪陪你老人家。”一个衣着打扮精致的女士站在屋内,噙着一抹淡笑,对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家说道。
老人家抿了口茶“好啊,我也好久没和我的小孙子玩了。”
老人家口中的小孙子,正笔直地坐在屋内,眉目有点淡,短小的头发衬出他五官的精致,高挺的鼻子,好看的眼里像是缀满星光似的。
他听到老人家的话,动容了一下,转即勾起一抹笑。

第2章 遇到帅哥哥2
老爷爷一直觉得自己的孙子跟同龄的孩子有些不一样,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云徽音,一个总挂着甜甜的笑,喊着他叫爷爷的小姑娘。
再看着自家的,好不容易笑了一下,那笑容就又消失了。
没有云徽音的活泼气质,倒觉得易靳长得跟个大人似的成熟,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屋内,易妈妈和易爸在跟老爷爷寒暄着,易靳便觉得有些无聊了,提出往外走走看看,他们也顺了他意让他出去。
四合院里,冬暖夏凉。
虽然在盛夏里仍有一丝燥热,但时而抚来的凉风还是不由得让人觉得很舒服。
温和的阳光斜斜地倾泻下来,院子里一半的地方都被阳光所覆盖了。
易靳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地看了一眼,便锁定了一处大树下的阴凉位置,那是外面的一棵大树的枝叶往里长。
不知多少岁月,竟遮盖住了院里的那么一块小天地,老爷爷也专门在那里放置了凉椅,想必从前他也在这里歇凉过。
只是,凉椅的旁边还有一张小椅子。
易靳对此并不想深究,抬步走了过去,坐在椅子上,果然拂去了不少热气。
轻轻闭目,脑子里平静得没有一丝想法,想着在这一片安静的地方休息上一个月,也是个不错的方法。
只是…易靳还未休息完,他的头上就传来了阵阵奇怪的声音。
他头上的枝叶还是凌乱地摇摆着,作势就好像要掉下来似的,又像是狂风作的,但现在炎热的天,风都没有一丝,更别提暴雨了。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枝叶的摇动,是人为的!
……
云徽音很快地就走到了四合院外头,墙外有一棵高大的树木。
她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挽起了自己的小裙摆,便跳上了台阶上,顺着树干,哼着小曲往上爬。
这是小徽音每次进入四合院的方法,明明有大门不走,偏要翻墙,老爷爷对此也很无奈,因此她的小裙子总是灰溜溜的。
云妈每次看到,都觉得自家的女儿是去什么沙地玩耍了吗!
易靳坐在凉椅上,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只是偷偷开了一个缝,看外头的“小偷”打算做什么。
很快,墙头出现了两条奇怪的辫子,还伴随着大大的呼吸声。
易靳:“......”
转即一个头露了出来,细细的汗珠布满了她白皙的额头,鸡蛋嫩的脸蛋也升起了一片红晕,樱桃小嘴喘着气,眼珠子也往下望。
刚好,与他危险的眼眸子对上。
心,顿时一愣!
云徽音手还抓着一棵树枝,有点被易靳的出现吓到了,但更多的是欣喜。
这么好看的小哥哥,竟然被老爷爷藏起来了!
真的是不地道,也不给她介绍介绍!哼!生气了,要哄才会好的那种!
云徽音转即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闪着光“你是谁啊?”
这俨然是主人家的语气,仿佛她才是老爷爷的孙子一般,大大咧咧,毫无害羞!
易靳也是头一回看到这么个不害燥的女孩子,眼神淡淡的,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云徽音:“......”

第3章 哥哥名字不会读
云徽音头一回被人这么无视,还是被好看的小哥哥!对此,对易靳又多了一个评价,这是高冷的小哥哥!
她很快就顺着墙滑了下来,幸得墙不高。
易靳虽然是闭着眼睛的,可是听觉却是灵通的,从声音就能判断,刚刚还在树上的人儿,现在已经坐在了他的旁边。
他顿时就明白了,为何凉椅旁边会有一张小凉椅了。
忽然,一阵淡淡的奶香味传了过来,传入他的鼻翼里。
是独属于小女孩子的香味。
易靳从未被这么一个异性接近过,即便脸还是冷的,但耳朵却红了红,眼睛倏地睁开。
一睁开,便与她大大的双瞳碰了一遍。
易靳这才看清楚这不害燥的人儿的脸,细小的绒毛,还有点婴儿肥,鼓鼓的腮帮子却异常的可爱,还有她嘟嘟的唇。
愣了几秒,易靳便快速地移开了身子。
谁知,她的话又传来。“你怎么不答人话,妈妈说这是不礼貌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你是易爷爷的什么人。”
云徽音身子又迈前点,一副不打破砂锅不罢休的感觉!
易靳蹙了蹙眉,镇定了情绪,才转回来看向她“我是他的孙子。”
易靳也说不来,为什么要向一个从未认识的小屁孩解释这么多。
话落,云徽音一脸了得的样子,得意洋洋的。“我早就猜到啦哈哈,我叫云徽音,今年5岁,你呢?”
易靳再次被她的自来熟吓到,却不想再跟她说话了,身子倏地站了起来,拉开了与她的距离,作势要离开。
云徽音也不是省油的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帅哥哥,不容易!
云徽音也站起了身子,拉住了他的手,软糯糯的手拉着他的胳膊,让易靳觉得那块地方要烫死了,偏偏她还不放手。
“你就不能说完再走吗?”云徽音内心一阵委屈,被帅哥哥冷落这么多次,受伤极了。
此刻两人都站着,易靳还是比云徽音高出一个头的位置,他低头一望,看到她红润的唇此时不满地嘟着。
易靳觉得自己的心此刻软了一下。
“我叫易靳,6岁。”
“jin?是很近的近呢,还是进去的进?”他温凉的话传来,云徽音又像打满了鸡血一样。
她记得在幼儿园学过的这两个字,都读jin,所以…这帅哥哥是哪个jin呢?
要说上一秒易靳是一时脑抽回答她,现在他真的一点都不想跟…这个小白痴说话,他的靳才不是她口中的那两个。
易靳甩开了她的手,大步走入屋内。
而外头的小动静也惹起了屋内的注意“诶,那个女孩子…怎么进来的?”易妈看到一个穿着蓬蓬泡泡裙的小女孩站在原地,被自家的儿子甩走了。
对此只能,无言以对。
“那是住在附近的女孩子,平时都喜欢黏着我玩。”易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还是带笑的,看得出对云徽音是十足的疼爱。
易妈妈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马上往外走,走到呆愣的云徽音旁边。

第4章 心软陪她
易妈妈走到她身边,注意力自然就转移到她脏脏的手和裙子上,立马说道“手脏脏的,不干净对不对,阿姨带你去洗洗。”
云徽音眨了眨眼睛,看着易靳快速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这漂亮的阿姨,刚刚的委屈就一扫而空了。
“好啊,谢谢阿姨。”
易妈妈领着云徽音去洗手的时候,云徽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阿姨,刚刚那个帅哥哥和阿姨这么好就好了,哥哥都不喜欢和徽音说话。”
话落,云徽音还低了低头。
易妈妈一看,便知刚刚那混小子又把一个女孩子的心给伤到了!这样子,以后怎么给她找儿媳妇!!
一来是对云徽音这可爱的外表吸引了,便动了动心思,帮帮自家的坏小子。
“哥哥喜欢干净的女孩子,以后徽音要记得玩完洗干净小手哦,这样哥哥就不会不理人了。”
哗啦啦的水流下,云徽音看着自己变干净的手,心情一下子转晴。
“原来是这样,手手变干净,我要去找哥哥玩了!”
易妈妈看着云徽音活蹦乱跳的背影,默默为自家儿子加了个油!儿媳妇就在眼前了!
……
成功摆脱了云徽音之后,易靳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是四合院的偏房,鸟语花香。
被云徽音扰乱的心思又重新变得安定,他从包里拿出了刚刚买的《人类简史》,准备安静阅读。
门外猝不及防,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易靳拿着书的手抖了抖,没来得及锁门,门就被打开了。
随着门的开启,外头的阳光也漏了一些进来,洒在了一个娇小的身子上。
白白的裙子还在飘动,她的两条小辫子也重新打理好,一股灵气,笼罩着一层淡光,淡光却不及她脸上灿烂的笑颜。
她眸光闪闪地落在他的身上。
“哥哥,你看。我的小手变干净了。”云徽音炫耀一般,把她的手转了转。
平静的心湖再次被打断,易靳保持着冷静,又低下头看书。
只是这次云徽音没像刚刚那般喧闹,而是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不远处,摆弄着他桌上的玩意。
这等乖巧的模样,却叫人不适。
这也是云妈妈一直教导她的,在别人忙的时候,不能打扰,等别人忙完了,自然会与你玩耍。
所以…这是云徽音变了种方式,在等待着易靳看完书来陪她玩。
宁静的下午,屋内有着屋外喧闹的鸟叫声,有着某人翘着小腿玩弄的声音,更不安静的是…易靳此刻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心。
明明她什么都没说,为何他会如此着急。
他为何就舍不得看她一人玩耍的模样。
易靳悄然地盖上了书本,放下,转身,便对上了她灵动的眸光。
“哥哥,你看完书了?”
“嗯。”她说过,他总不回她的话。
“那哥哥,可以陪小徽音玩吗?”她眨着眼,带着某种期盼的语气说道。
软软的,叫人很难拒绝。
“好。”易靳回想起刚刚这一声答应,觉得自己肯定是中邪了!才会答应她天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