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奕扬琳琳

第一章 不小心撞到
“你说过的话呢?这可是你安奕扬亲口对我说的,难道说你忘记了?”安爸爸满脸不悦地对着安奕扬说。尽管安爸爸的语气有些可怕,可安奕扬依旧是看着手机,一点都不为之所动的样子。对此,安爸爸又是是接着说:“你不回答我可以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就不信你还能不能所动,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等到了时间,你媳妇的肚子若是再没有动静的话,那么,你就不要怪我这个当父亲不留余地,撤掉你总经理的职务。”说完,安爸爸就甩手离开了。
安妈妈站到一旁,看着安爸爸真的离开了。才悄悄的来到了安奕扬的身边坐下,苦口婆心地说:“奕扬,你怎么就不能要个孩子呢?你都结婚这么久了,怎么就……”
“妈,你就不要说了,回家就是孩子的事,真的事烦死了。”安奕扬多一个字都不想听,直接就离开了客厅。
本来心情就是不好,于是,安少在离开家中,开车就准备离开,心中有气,车速过快,迅速就驶向了马路,因为快要迟到地缘故,琳琳骑着电动车的速度也是很快,于是,当看到了安少的车子都来不及躲闪,瞬间就闭上了眼睛,大声地呼喊着。“啊!救命呀!”
最后,电动车竟然硬生生得撞到了安少的名贵跑车,自己也被撞出了几米远外,无力地抬起头看了眼自己撞上的车子,就算自己没有那么多地见识,可是,车子值钱不值钱心里还是有数地,不由得说了一句。“这么贵地车……”
而安少也是突然间意识到出事了,迅速地就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看到琳琳已经晕倒了过去,开了这么多年地车,安少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自己家的门口撞到人。心中有许许多多得无奈。“你怎么了?你醒醒呀!你倒是醒醒呀!”
当安少冷静下来了才想起来了要叫救护车。直到救护车赶来地时候,安少就一直坐在马路上抱着琳琳,心里不知道有有多么得害怕。”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终于,救护车来了,安少毫不犹豫就一同赶去医院,当医生在车上对琳琳进行了简单地抢救之后,就转生问起安少。“请问,这位帅哥,您同这位姑娘是什么关系?”
似乎对医生的问题比较反感,安少不情愿得抬起头看了医生,不屑地说:“没关系。”
“没关系?帅哥,你不是跟我在开玩笑吧?既然你说没关系,那么我刚刚看到的现场,你应该是肇事者吧?你撞到了这位姑娘。”医生毫不掩饰地就说。
这已经明显地招惹到了安少,安少地语气也变得糟糕。“你就看你的病人就得了,怎么就那么多的废话呢?”
“你……”医生竟然无言以对。
到了医院,琳琳就被推到了手术室,这个时候护士就对安少讲。“先生,请您把手术费用交下,谢谢。”
似乎有问题要问,可是,护士就已经进到了手术室,将手术室地门都已经关上了。无奈地安少就只能乖乖地去交钱。
一直等到琳琳被推出手术室,送到了病房之后,安少才想起来要联系琳琳地家人。“你的家人我怎么联系呀!你竟然一个线索都没有,算了,我还是叫我的助理去查吧!”
于是,安少就出了病房,给助理打了电话交代好了之后又回到了病房,坐在了琳琳的病床边,耐心地等待着琳琳苏醒。
可能是因为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好,琳琳竟然过了半天才清醒过来,麻药的作用快要过了,琳琳竟然感到腿部的疼痛。“怎么这么疼……”
已经坐着睡着地安少听到了琳琳的轻声,立即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微微紧张道:“你醒了,你觉得你现在怎么样了?”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呀?我的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琳琳的情绪似乎更加地激动。
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安少面对琳琳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慌乱地说道:“你不要着急,你也不要激动,我告诉你,是你骑车撞到了我的车上,你的腿受伤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做完了手术。”
只是有一点明白,琳琳看着安少,眼睛里竟然露出了一丝安全感。心里似乎有着许多的话要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这样,安少安静地守在琳琳地身边,直到琳琳地妈妈赶过来。
“琳琳,琳琳,怎么了这是呀?哎呦!我的宝贝呀!”妈妈进来就扑向了琳琳这边。
对于安少地存在,妈妈似乎都没有感觉到,可是,在安少看来,琳琳似乎对妈妈地热情没有回应,略微将视线转移到了安少这里。
“我没事的,就是我的电动车……”琳琳说着说着就停止了。
令安少意想不到的是,妈妈的声音变得如此可怕。“你的电动车怎么了?是不是坏掉了,我就说不让你骑,不让你骑,可是,你倒好,偏偏不听……”
琳琳早就已经习惯了妈妈说话地口气,也想到了妈妈肯定会是刚刚地语气,在琳琳的脸上早就看到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本来想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可是,今日地安少竟然主动开口了。不禁咳嗽了一声,这也让妈妈将目光转移到了安少这里。“这位先生是……”
“阿姨,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直接告诉您吧!她骑车撞到了我的车上……”
没有等安少说完,妈妈就显露出了本性,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就开口道:“你说,你撞到了她?你是怎么开车的,你知道不知道,她是要去上班的,这回好了,班也不用上了,钱也不用挣了,弄不好工作都会丢掉的。”
听明白了妈妈地意思,安少也看出了一个市井小民的真面目,直接就简单说:“医药费我全部都会付的,而且,她不上班地这段时间工资我会给她开的。”
于是,在妈妈地脑海里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听着安少地口气,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穿着,应该不是一个简单地人,想了想便回应着。“既然你那么有钱,而且又是那么敞快,那么,我们琳琳的精神损失该怎么算呢!这可是车祸呀!这对心里是会造成损伤的。”
“妈妈,你在说什么呀!什么精神损失……”琳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想要阻止妈妈,可是,她的话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安少连想都不用想,直接就开口。“那您说吧!你要多少钱。”
“十万。”妈妈丝毫不犹豫地说着。
十万对于安少来讲,都不够自己两天的生活费,可是,对于琳琳地一家来说,是代表着一个人的年收入。安少也明白了妈妈地目的,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好,不就是十万么,我给你。”
说着,安少就直接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你,这是五十万,所有的一切的费用,这些应够了吧!”
妈妈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缓地接过安少手中的支票,妈妈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收到这么大面额的支票。
“阿姨,您觉得这些钱够吗?”安少见妈妈没有回应就跟着说了一句。
“够?多少才算是够呢!”妈妈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不经过思考就随口脱出。
安少竟然毫不犹豫直接又甩来了一张同样面额的支票,扔到了病床上,直接就离开了。
看着安少阔步离开,琳琳想要叫住他,可是,欲言又止。
随即,看着妈妈拿着两张支票的样子,那种贪婪无奈的市井小民,琳琳竟然觉得恶心至极。

第二章 如何找到他
从医院出来,安少竟然觉得此时外面的空气真的是不要那么好了,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世界又是美好至极的。
因为车子被刮坏,安少竟然没有车子开了,无奈,就只有给助理打电话了。”喂,给我的小白开过来,我在市医院门口。”
因为想到了安少肯定会要车,所以,助理也大概猜到了安少或许会开小白,于是,就早早开着小白在医院的附近等着了。
“安总,我这么快,您是不是得……”助理停下车就开始邀功。
而安少却是给了助理一记白眼。随即就开车离开了。竟然将助理留在了原地。“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哼。”
“我的老大,你怎么把我扔这了呀!”助理竟然满脸无奈。
而琳琳这边,看着妈妈拿着两张支票,忘乎所以的样子,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不屑,与其看着这样的嘴脸,还不如闭上眼睛
睡上一觉。
当妈妈稀罕够了两张支票,生怕这支票会不翼而飞,于是,小心翼翼地将两张支票放在了裤兜里,还轻轻拍打了几下。这样
才会放心。
看着琳琳已经熟睡了,妈妈就将拿来的饭菜放到了一边。还留了一张纸条。“我走了,饭菜放在桌上了。”
其实,妈妈的每一个动作,琳琳都已经知晓。当妈妈离开了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眼的放在身旁餐盒,心里有种莫
名地心酸。
在琳琳看来,妈妈今天会来看自己,或许,明天,或许等到自己出院了都没有人会来看望自己。一想到这里,琳琳地心就像
是在滴血一般。
若不是到了护士来查房,琳琳应该还是会继续想着那些让自己伤心地想法。
“小美女,怎么样了?咦?跟你一起来地帅哥呢?”护士立即就问了起来。
琳琳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简单地说:“他走了。”
“走了呀!那么帅地男人,在这个地方还真的是少见呢!我本以为这才来查房能多看几眼呢!想不到竟然走了。”护士却是脸
上露出了失望地神色。
而琳琳好像也是好奇,竟然回应了护士。“是呀!是挺帅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帅哥。”
护士更是惊讶地看着琳琳道:“你说什么?你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呀?我们能够什么关系?是我骑车撞到了他地车上,是他跟着救护车一起送我来医院的。”琳琳如实说着。
护士瞬间是更加地惊讶。“你说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好地事情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宁愿也被他撞……”
在琳琳看来,护士小姐姐简直就是花痴一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哎!真的是搞不清楚你们地心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有什么搞不清楚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哈哈!不过,这位帅哥还真的是很够意思,竟然将医药费都超额预付了,包括
你食宿问题,对了,一会儿,还会有个护理来专门护理你。看来,这位帅哥还是位讲义气地有钱人。”护士似乎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
来了。
“你说什么?他竟然……”
“是呀!你激动什么?我怎么就遇不到这样地好事呢?好了,针打上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再来找我。”
看着小护士离开,琳琳地脑海里竟然开始回想着刚刚护士地话,竟然将一切能够想到地都想到了,虽然说自己受伤了,可是,
他地车子也是被自己撞到了,去保养肯定会是很多钱,毕竟那么贵的车。“怎么办呢?他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安少觉得自己今天特别地不顺,于是,开着小白就回家了,刚刚进门,就看到了妻子苏涵向自己这边走来,关切的问。“你去
了哪里?”
“我去哪里还要向你汇报吗?真的很烦,我上楼休息了,没事不要打扰我。”安少不屑地看了眼苏涵,随即就上了楼。
看着自己的丈夫上楼,妻子却是满心地失落。低着头,走到了客厅慢慢地坐了下来。
其实,刚刚地这一幕,已经被安妈妈看在了眼里。端着一杯水走到了苏涵地身边。将水递给了她。“妈妈知道你心里的苦,可是,不知道奕扬怎么会这个样子,真的是……”
“没事的,妈妈,可能是奕扬最近工作忙吧!心里不痛快,我能够理解他的。”
听到儿媳这么说,安妈妈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安少地爸爸却是听到了安少回来的声音,也是来到了客厅,直接就开口问:“奕扬回来了?人呢?”
“爸爸,奕扬上楼了,看着他很累地样子。”苏涵立即起身礼貌的回答安爸爸。
听到了儿媳这么说,安爸爸地态度也变得柔和了。“是吗?他还能累?说不定去哪消遣了,喝地酩酊大醉。”
安妈妈听不下去了,反驳着安爸爸。“你这个老东西,你说什么呢?儿子根本就没有喝酒。”
“喝酒没喝酒你怎么知道?”安爸爸一脸不悦。
听着二位老人拌嘴,儿媳也就悄声地起身,接着就上楼了。看着安少躺了下来,自己就轻声地坐在了一边。委屈的泪水就不
自觉地流了下来。
安少根本就没有睡着,听到了苏涵抽噎的声音,立即就来了脾气。“你在干什么呢?哭什么哭?回来就听到你的哭声,你在为谁哭丧吗?”
听到安少这么说,妻子的声音就变得很轻,生怕再次惹恼安少。就算是心里有再多的委屈都不敢吭声了。
既然听不到妻子的声音了,安少似乎这才满意,接着又是躺了下来,可是,刚刚闭上眼睛,脑海里又是回想起早上的车祸,心
里不由得想到,自己开了这么久的车,竟然也能遭遇车祸,单单就这场事故而言,自己是没有任何责任的,要不是琳琳的车撞到了
自己的车上,恐怕就不会发生事故……

第三章 妈妈看上了
辗转反侧,安少过了好一阵都没有睡着,于是,坐了起来,连看都没有看苏涵一眼,直接就走了出去,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
妈妈,本来就是什么都不想说就直接离开,可是,却是被妈妈叫住了,看了眼妈妈,似乎脸色沉重的样子,为了不让妈妈操心,安
少乖乖地走了过去,坐在了妈妈的身边。“妈妈,什么事情?看你的脸色好可怕。”
“你看我的脸色可怕,这可真的是奇了怪了,你竟然……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你说吧!你刚刚那么对待苏涵,刚刚你们在
房间里,她哭了我都听到了,你说吧!她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你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地对待她呢?同样都是女人,我真的能够理解她
的感受。”安妈妈苦口婆心地说着。
而安少就算是不听都能够猜到妈妈要说什么,自己听着听着,频频地晃着脑袋,似乎这样地话一点都听不进去地样子。“好,
我知道了,我想我们离开一段时间是最好的。”
“你说什么,你地爸爸已经说了,三个月地时间很快就到了,到时候真的免了你地总经理地职务,我看你怎么办?”妈妈似
乎跟着着急了起来。
而安少看着妈妈地样子就觉得特别地可爱。不禁安慰着妈妈。“我地好妈妈呀!你儿子知道,再说了,我了解老爷子的脾气,你放心吧!就算是免了我总经理的职务也是一段时间的,这是我们安家地产业,他怎么可能会拱手让人呢!”
似乎听着儿子地话还是有那么点道理,可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担心着什么,看着安少竟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有看着安
少从自己地眼前离开。
过了几天,早上早早就出来的安少,开着那天出事地跑车,准备去公司看看,可是,刚刚开出去不远,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
电话。于是,毫不犹豫就接听了。“喂,哪位?”
“你好,安先生,我们是市医院琳琳的主治医生,,我是想告诉你一声,琳琳地住院费用还剩余,琳琳说让您取走,您看,你
方便吗?过来把钱取走?”琳琳的主治医生郑重地说着。
但是,安少无奈的说着。“我的天,还没完没了了,能剩几个钱,我不要了,你让她拿走吧!”
“安先生,你等下,你钱不要了可以,那么,琳琳出院了,我们不放心,您能够把她接走?”医生赶快接着说。
听完,安少立即就停下车,无奈地回应。“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怎么?还得我来接?凭什么呀!钱我都给完了,你还
想怎么样呀?你们这些医生还真的是爱多管闲事。”
“先生,您不要着急,我们也是不想给您打这个电话地,您就好事做到底,就算是帮助她一下。”医生地态度更加地可亲。
或许是不想继续废话了,直接就答应了。“好,我这就过去。”
于是,安少直接掉头,直接就奔医院的方向。
进到了病房,看着琳琳独自一个人站到窗边地位置,一时间紧张地说:“你怎么能站起来呢?你的腿……”
说着,安少就迅速地走到琳琳的身边,扶住了琳琳,而琳琳看着安少距离自己这么近,下意识地将身子往后仰了点,险些跌
到了,幸亏安少及时搂住了自己。
“你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吗?过来坐下。”安少温柔地看着琳琳说。
琳琳坐下后,安少看到了床边已经收拾好的包包,就直接说:“你都已经收拾好了,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可以,其实,你本可以不过来的,只是我地主治医生看我自己一个人走不放心,她们就想到了你,所以才给你打的
电话。其实,你真的……”琳琳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可是,安少根本就没有想去听。“好了,别说了,我都已经来了,那么走吧!”
“对了,还有钱……”
“我都说了,这个钱我不要,给你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家还是需要静养,所以说,这钱也不多,你就拿着吧!”安少说着
就拿起琳琳的包拉着她就向门口走。
安全地将琳琳送到了家门口,下了车,抬起头看了眼琳琳所住的那栋楼,不禁感叹着。“这地方能住吗?”
“怎么不能住?我都在这里住了二十年了。”琳琳小心地自己下了车。
回过头立即就扶住了琳琳,安少又是说:“你还真的是厉害,竟然能够在这里住,看来,你抗击能力还是很大的。”
“那是,我可是打不死地小强。”琳琳此时此刻才露出一丝丝微笑。
两个人并肩站着,倒是吸引了这里地住户。“琳琳身边地男生长得可真的是,一定是有钱人……”
种种类似地声音接踵而来,而琳琳想都不想就知道他们口中会说什么。
“好了,谢谢你送我回来。”琳琳主动接过安少手里的包。
而安少也没有说别的,将包递给了琳琳,转身就上了车。车子快速的消失在马路边。
琳琳看着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才肯起身回家。
刚刚进门,琳琳的妈妈就站到门口,看到了琳琳就开口说:“琳琳,刚刚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
“是什么呀?”
“就是给你交医药费的那个男人呀!我说琳琳呀!这么好的条件,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你
要知道,不是谁都能遇到这么好条件的人的,你可要抓紧呀!”琳琳妈不停地说着。
明白了妈妈意思,也不愿意去理会。“我的条件,人家怎么可能看上我?您就不要想着了。”
“哎!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呢?凡事都是要靠争取的。”琳琳妈当然是心不死的。
懒得搭理妈妈,琳琳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立即就将门关上了。“哎呀!都在想什么呢?他怎么可能跟我……”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对于琳琳现在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工作的问题,立即就联系自己的雇主。“姐姐,我刚刚出院,你家的工作,我什么时候可以……”
“对不起了,不用了,我们已经重新找到了一个人,真的是抱歉了。”雇主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简直就是对自己最为猛烈的刺激,而同样也是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毕竟家人能等,孩子的学习不能
等。琳琳也就很快就释怀了。
“琳琳,琳琳,出来呀!妈妈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快出来吃呀!”妈妈似乎今天的态度格外地温柔。
听着这样的声音,不禁让琳琳打了一个寒颤,这又要来暴雨的节奏吗?于是,迈着缓慢地脚步出来,看着餐桌上有着自己爱
吃的韭菜陷饺子,一时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坐了下来,看着盘子里地饺子,竟然迟迟不肯拿起筷子。
“琳琳,想什么呢?这可是最爱吃的饺子,还不夹着吃?”妈妈说完就坐在了琳琳地对面。
妈妈说完,琳琳才肯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夹了一个放到了嘴里。刚要说话,琳琳地妈妈又是开口道:“琳琳呀!妈妈跟你说呀!你马上就要正式毕业了,你地工作找地怎么样了?你也不能一直就找家教做呀!对不?为了自己,你也要找个正是稳定地工作。你说对不呢?”
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琳琳也没有说些其他,轻轻地点着头,小声回了一句。“正在找呢!”
“对了,送你回来地那个小伙子我看就挺好,你可以找他呀!让他帮你找份工作,看的出来,他一定是公司地老总,你就说
他那天给我开的支票一定不是简单地人物,我想你跟他说,他一定不会拒绝的,况且,你学中文的,去当个文职,一定可以的。”妈妈恨不得将自己心里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第四章 还是要工作
不管妈妈说什么,琳琳就只是听着,只是吃了几个饺子,琳琳就起身回房间了。“妈妈,我吃好了,您慢吃。”
看着琳琳地背影,妈妈却是不喜欢地目光投来,而琳琳就算是看不到也能感受到。
根本就没有吃饱,刚刚妈妈地几句话就已经将自己喂饱了。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不断地翻看着各大招聘地网站,令
自己比较满意的几家都投上了简历,此时,琳琳多么希望马上就会有人给自己打电话,恨不得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
送完琳琳地安少,本来是准备去公司的,可是,都已经下午的时间了,于是,就取消了下午的临时会议。“助理,下午临时
会议取消,我没有心情。”
公司不想去,家里更是不想回,那么,自己还能够去哪里呢?自己又不能一直开着车在路上乱串,于是,停了车,头靠在了车座上,脑子里竟然还是自己看到琳琳第一眼。“我是怎么了?我怎么总是想到她?我到底犯了什么毛病吗?还是说……”
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方少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死党打电话。“喂,我没事了,我们去喝酒如何?”
“好呀!我正好没事不知道要做什么呢?你就给我打电话,真的是不错的选择,好,还是老地方,如何?”死党天宇爽快就
答应了。
“没问题,老地方见。”安少挂上了电话迅速地向目的地开去。
到了地方,安少看天宇没有来,就先点了酒,静等天宇的到来。
天宇到了门口,扫视了一下,在一个相对孤僻地位置找到了安少,给天宇的第一感觉就是此时的安少一定是有故事的,这也
引起了天宇的兴趣。
“怎么了?安少,来的够快的了,酒都点好了,等着急了吧?”天宇走了过来拍了一下安少随即就在坐在了对面,
然而,刚刚天宇的这一下,将安少拍醒了,立即就坐直了身子,回答着。“是呀!我看你没有来,所以就……”
“不对,安少,今天看你怎么怪怪的,难道又是因为孩子的问题?”天宇对安少家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可是安少竟然是摇了摇头,发直的目光看着天宇,若是看着陌生人,恐怕都会被吓到。
“那你究竟是怎么了?我觉得我可好久没有听到你能够主动找人出来喝酒了,我好像记得上一次还是因为你家老爷子逼着你
要孩子的事儿,你主动找的我,那么这次不是因为孩子的事儿,那还能有什么事儿?据我所知,安氏现在也是没有问题的呀!”天宇就开始胡乱地猜测着。
安少听着天宇说话不禁笑了出来。“你嘟囔着什么呢!我是来找你喝酒的,不谈那些烦心地事情。”于是,安少就端起了酒杯
什么都不说,一饮而尽了。
看着安少潇洒样子,天宇感觉对面地安少让自己感觉有点不认识了。“喂,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天宇,你说我一直都是对女人不感兴趣的,可是,我见到了她,就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受控制地想起来她,她地模样在我的
脑海里就挥之不去了,你说,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现什么病了?”安少竟然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
听完,天宇瞬间就笑着说:“安少,什么都不要说了,或许,你的病有救了。”
“什么?我的病?我什么病呀?”
“你什么病?对女人没感觉的病呀!不然的话,哪个正常的男人结婚一年了竟然不让妻子怀孕的,看来,你这次是真的有救了。”天宇此时此刻却是为了安少高兴,端起了酒杯,碰撞了安少的酒杯,随即就干了。
两个人接下来也是因为安少的情况开始畅谈起来。
好久都没有喝这么多的酒了,当安少回到家的时候,苏涵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安少喝的醉汹汹的样子,立即就过来扶
着安少,谁曾想,却是被安少狠狠推开了。“你别碰我,我又不是不能走路了。”
险些被推到,苏涵露出了委屈的泪水,看着安少踉踉跄跄地上楼去。自己却是站到原地,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扰到二老。
回到了房间,安少直接就躺到了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并且还打出了大的呼噜声。
梳理好了自己的情绪,苏涵才肯上楼,进门就看到了安少的样子,无奈,就只有将安少的外套褪去,自己也是换好了衣服在一
边躺下。看着已经熟睡的安少,苏涵小声在一边说:“你怎么就不能好好跟我过日子呢?为什么要……”
说着说着,就开始一度哽咽,眼泪又是不自觉地掉落,落在了安少地脸上,苏涵立即就紧张擦拭掉。好像好久都没有跟安少
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了,仔细看着安少地五官,是那么地标致,不管是自己,就算是别的女人见了都会觉得产生好地感觉的。
就是这种不受控制,苏涵轻轻地在安少地脸上印了一吻,可是,没有想到,安少竟然产生了回应,随即就将苏涵按在了身下,
在苏涵的心里明白,也许这就是人们口中地酒后乱性,不管是什么,只要安少想要自己,苏涵毫不犹豫地就进行了回应,两个人缱绻在一起,或许,
对苏涵来讲,是自己想要得到好久的。
当到了第二天,柔和的日光穿透了窗帘刺到了苏涵的眼睛,缓缓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揭开了被子,看着自己光柔的身体,回
想起昨晚的画面,脸上不禁泛起了红晕。
随即就穿好了衣服,整个人就像是充满了能量一样,主动来到了厨房,这也让安家的李保姆大为吃惊。“少夫人,您怎么起
的这么早?”
“李妈妈,我也是闲的没事做,所以就来看看,到底能不能帮到你。”苏涵说着就拿起了没有摘好的菜。
这样的情况,李妈妈也是过来人,也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吃饭的时候,安妈妈没有见到安少,就直接问着。“奕扬呢?昨晚回来了吗?”
“妈,奕扬回来了,昨天回来的晚,现在还没有起来呢!我想让他多睡会,所以就没有叫他。”苏涵说道。
而安妈妈也看出来了苏涵今天的不一样,也就没有说什么。低着头就开始吃饭。
没等吃完饭,安少就穿好衣服下楼了,看着几个人在吃饭,也就没有说什么,就准备离开。
“奕扬,你还没吃饭呢!你要去哪里?”苏涵起身着急道。
安少回过头白了眼苏涵,不屑道:“我去哪里还需跟你汇报吗?真的是墨迹。”
被这么一说,苏涵就不敢出声了,安爸爸看不下去了,训斥着安少。“你怎么说话呢?苏涵那是关心你,你怎么好赖不懂呢?”
什么都不想说,安少直接就摔门而去了,本来心情很好的苏涵,被安少这么一说,一点胃口都没有了。“爸爸,妈妈,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看着苏涵离开了,李妈妈就悄悄地来到了安妈妈地身边。“夫人,早上的时候,少夫人竟然来厨房帮我摘菜,那个时候看少
夫人的心情很好的,可是,现在又是怎么了呢?”
“还有这事?看来,奕扬跟苏涵两个人之间肯定是有事的。”安妈妈也是觉得自己应该采取一些行动了。要不然自己抱孙子
地梦都不用做了。
就在安少出来了之后,坐在车上给苏涵打了电话。“昨晚你都做了什么?是不是你……”
“你说我们做了什么,是你,是你先……”苏涵委屈地哭诉着。
听完,安少也就明白了,也许昨天真的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结果,
自己就只能接受了。
到了公司,安少又是保持着严肃地工作作风,助理见到安少来了,立即就跟了过来。“安总,您可算是来了,家里没事了吧?”
“家里有什么事?我就昨天没来么?难不成就两天你们还能造次了?”安少边走边说着。
一下就没声了,助理就只是乖乖地跟在安少地后面,似乎大气都不敢出。公司地人都知道,在工作中地安少向来都是论事
不论人。只要是哪里不对了,对谁都是不留情面的。

第五章 开展招聘会
当安少回到了办公室坐下,助力站到了对面,看着安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得不斗胆问了一声。“安总,您看起来不在状态呀!怎么啦?您呀!”
“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说正事吧!策划案做的怎么样啦?距离谈判也快了,到时候我亲自过去。”安少立即就回归了往日工作时的样子。
听到安少这么说,助力也算是放心了,毕竟,上司的心里想着什么,自己又怎么能知道呢?“快了,快了,应该这两天就会出方案,到时候你就可以……”
“那就好,两天后我亲自去……”安少说完就靠在了椅子上,看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
助理见安少这个样子,也就抿着嘴,露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随即,就出了办公室。
就在助理马上要开门的时候,安少又是叫住了他。“你等下,过来坐。”
助理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说有什么不好的事儿。“你怎么回事?过来坐呀?”
安少再一次说道,助理这才回应。“嗯,好。”
坐了下来,安少就直接开口道:“你有没有女朋友?”
“有……”助理吞吞吐吐地说出这一个字。
“那你们之间都是怎么相处的?有没有什么相处之道?”安少心里想到了什么就问什么。
听到这里,助理的心就放了下来,原来是自己的老板跟自己讨教情感的话题,那么,作为资深的情感专家,助理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将自己现在的感情状态通通跟安少说了出来。
不知道安少是感情白痴或者是什么,听助理讲了那么多,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听的是云里雾里。“哦哦,这样呀!看来,应该是我自己的问题。好了,你去忙吧!”
可是,看着助理的脸上却是意犹未尽的感觉。“那好吧!有事儿您叫我。”
就剩下安少一人在办公室里,脑海里就浮现了琳琳的脸庞。“我是怎么了?怎么又想起她了,对了,他应该是没有毕业,那么,她会是哪个学校的呢?”
想着想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就浮现在了安少的脑海里。“我们各个部门有没有缺人?用不用再招来一批人?”
想到这里,安少毫不犹豫就打电话给人事经理。“李经理,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你……”
安总找自己,李经理虽然说手上有没有忙完的工作,可是呢!很少找自己的安总突然间找自己,李经理竟然感到特别奇怪,于是,丢下了手上的工作就急匆匆地来到了安少的办公室。“安总,您找我?”
“李经理,来了,坐下,我有事要问你……”安少的态度特别的温柔。
看到安少的样子,李经理就觉得似乎不妙。“安总,您找我什么事?”
“别着急,我就是问问,最近哪个部门缺人?用不用公开招聘一些新人?”安少这次说话却是一点都没有转弯。
老总问的这么直接,李经理倒是觉得哪里不对。“其实,缺人也是缺几个,那么,安总的意思是公开招聘?”
“是的,不管是什么部门,不能有缺人的现象,也快到毕业季了,我们这次就专门针对毕业生进行招聘。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安总的话说的是没有那么直白了。
“明白了,安总,那么,我现在回去立即就安排。”李经理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去立即部署。
看着李经理的态度,安少对比感到十分满意。“好,那你去忙吧!”
看着李经理离开了,安少的嘴里不自觉地说一句。“安氏集团,应该是你想要来的地方吧!”
其实,就算是安少这么安排,在安少的心中也是不确定琳琳到底是不是马上毕业的学生,只是猜测而已。
在安少看来,今天就是在猜测之中过来的,准确地说,安少今天来公司就是来交代任务的,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去安排着任务。
尽管没有做别的事,安少在下班的时候却是感到很累。“我先走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怎么感到这么累呢!”
助理听到安少这么说,随即就关切道:“安少,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还是陪您去看看医生吧?”
“不用,我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娇气,可能是心累吧!没事的,我先回家,有事给我打电话。”安少说完就离开了。
开车回家,同样是看到自己不想要看到的面孔,苏涵看着安的样子,斗胆关切地说:“奕扬,你怎么了?看你一身疲惫的样子。”
“我没事,你起开,离我远点。”安少手臂一甩将苏涵推到了一边。
站到原地,苏涵的泪水不自觉地滑落,眼睁睁地看着安少从自己的面前走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