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曼锦沈洐之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把衣服掀上去。”
尽管宋曼锦很紧张,还是照做。
“小姑娘,你怀孕了,两个孕囊,左边一个,右边两个,一胞三胎,你老公真厉害。”
拿到验孕单后,宋曼锦才敢相信,她是真的怀孕了。
怀了沈洐之的孩子!
22岁的年纪,马上就要做三个孩子的妈妈。
宋曼锦指尖微颤。
一会电话接通,他也会很开心的吧。
突然,一阵喧闹。
医院大厅似有大人物驾到,七八位黑超遮脸的保安,在野蛮清场。
混乱中,宋曼锦手机被挤掉。
她向前几步,想捡回手机,被一位体型肥胖的女人用力推了一把。
“丑八怪,赶紧滚开,碰到我们太太赔的起么。”
胖女人抬脚,把宋曼锦的手机踢飞。
又叫来三位保镖。
四人一起,把戴着白色口罩的长发女子,护在中间。
长发女子孕肚明显,看宋曼锦的眼神带着挑衅。
宋曼锦并不认识对方。
她刚要开口,身后传来一道冷冽男声:“叶浅语,怎么了?”
这、这声音……
宋曼锦错愕回头。
那大步走来的高大身影,不是旁人,正是她隐婚两年的丈夫沈洐之。
穿着宋曼锦最爱的白色衬衣,下配黑色西裤,像是没看到宋曼锦一样,大步来到叶浅语面前。
叶浅语眉头一拧,胖女人急忙道,“先生,这个丑八怪差点把太太推倒,还好被我护住了。”
宋曼锦面色微白,不是害怕,而是伤心难过。
胖女人称呼的是“先生、太太”,那,她算什么?
还有,叶浅语怀孕了……
来医院前,宋曼锦问过沈洐之的助理,助理告诉她,沈洐之今天上午有很重要的会议。
原来叶浅语就是他的重要会议。
坊间传言,作为叶家私生女的叶浅语,长相出众,因出身受到多方排挤,演艺之路一直坎坷艰难。
两年前突然爆红,都说她攀上神秘大佬,马上就要嫁入豪门。
现在看来,叶浅语身后的神秘大佬,就是沈洐之,难怪叶浅语刚才看她的眼神带着挑衅!
宋曼锦握紧验孕单,努力控制情绪。
“我、我没事,可能是保镖不小心碰掉了这位小姐的手机。”叶浅语小鸟依人地站在沈洐之身旁,轻声说道。
“我来处理。”沈洐之示意叶浅语上车。
叶浅语抬眸,对宋曼锦抱歉一笑后,步伐优雅的离开。
胖女人生怕叶浅语碰着磕着,招呼着保镖们赶紧跟上,浩浩荡荡离去的场面,让宋曼锦眼睛酸涩。
沈洐之到底多么在乎叶浅语,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会派这么多人时时刻刻的保护着。
讽刺的是,她这个正宫,却是独自坐地铁来医院的。
“这位小姐,联系他会赔你一部新手机。”
沈洐之气场强大,带着不容拒绝的迫人之势,递出助理名片时,还是没认出宋曼锦。
盯着她脸上的胎记多看了两眼。
像玫瑰花一样的红色胎记,妖娆蔓延了半张脸,还好被头发盖住。
不然这样一副诡异容颜走在大街上,绝对会吓哭孩子,只是一双黑亮眼眸湿漉漉的,怎么带着怨恨。
沈洐之好看的眉峰微拧,“我们认识?”
宋曼锦一时苦笑不得。
即使是隐婚,她还是飞蛾扑火的嫁给他。
知道他喜欢乖巧听话的女人,她收敛了性子,安安静静的守着他从来不会走进的海边别墅。
上个月终于见到他。
当时是晚上,他喝醉了,在黑暗中要了她……
她以为两年的死守,终于等到他,没想到天没亮,他就走了。
或许不记得她,也正常。
“你好,沈先生,我叫宋曼锦。”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向深爱的丈夫,用这样陌生的口吻介绍自己。
也没有一个女人,在目睹丈夫带着情人做产检时,还能做到心如止水吧。
是的,她有权发火,不必再伪装温柔可人,凭什么还要忍着。
啪!
宋曼锦赏了沈洐之一巴掌。
之前,都是绯闻,今天算是亲眼见证沈洐之出轨。
再爱他,她也不愿意委屈求全。
“沈洐之,我们不止认识,我还是你的妻子,两年前,我们在民政局登记结婚时你说婚期三年,现在,我不想继续了,我们离婚吧!”
至于孩子,他不配知道他们的存在。
没有他这个爸爸,她一样能把他们抚养长大。

第2章 很好,胆子很肥
望着宋曼锦走远的背影,沈洐之眸底微暗。
她不提,他都忘了自己还有个妻子。
结婚两年,她一直安静乖巧的像个隐形人,今天敢当众打他,欠收拾!
离婚也是她能提的?
突然,手机一阵震动,是助理打来的,说是他的弟弟沈言之意外犯病,正在手术室抢救。
沈洐之迈步走进电梯。
手术室外面,叶浅语眼眶通红,看到沈洐之后,红着眼、哽咽着说,“是我没照顾好他,是我的错……”
“注意情绪,你还怀着孩子。”沈洐之言简意赅地提醒,一张惯来没有表情的俊脸时不时望着手术室大门。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沈言之有惊无险,棘手的是无法入睡。
头痛到了满地打滚的地步。
特助白亦杨匆匆走来,“沈总,李院长他们想了很多办法,还是不能让言之少爷入睡,只能尽量帮他止痛……”
沈洐之没说话,却徒手掐灭指尖的香烟。
这是动怒的表现。
白亦杨赶紧说,“曼城中医世家曼家,擅长治疗多种顽疾,听说祖上是宫里有名的御医,多少人洐名前去求医问药。
要是能请到曼家帮忙,或许能改善言之少爷的情况,只是曼夫人去世后,曼家已经不再对外看诊。
曼家现在懂医的也不多,唯一得到曼夫人真传的曼家大小姐,两年前因故失踪,没有人知道她在哪。”
“想办法!”沈洐之眉头紧锁,“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三天之内我要见到曼家大小姐!”
“好的,我马上去办。”白亦杨犹豫了下,又道,“清水畔别墅的保姆说,太太搬走了。”
沈洐之眉头微抬。
白亦杨补充道,“说是太太只带了个背包,连行李箱都没拿,就走了。”
“随便她。”沈洐之嗓音微凉,“马上准备离婚协议书,你亲自去办。”
本就是协议婚姻,要不是爷爷撮合,他们也不会有荒唐的一夜。
隔天早上。
宋曼锦见到了白亦杨。
一个快要谢顶的年轻特助,是沈洐之的左膀右臂。
他递出的离婚协议书中,清楚标明:男女双方即日离婚,男方额外支付女方一千万外加一栋别墅作为补偿。
末尾,特别提到,双方即使离婚,这段婚姻也不能对外提及。
宋曼锦心口疼的厉害。
在他心里,她这个人到底多么见不得光,离婚了也不能对外提及。
是怕她告他出轨,还是怕叶浅语知道了伤心?
呵,拿这点钱就想堵她的嘴,做梦!
曼锦冷冽眼眸一抬,“他是不是没脸告诉你,是我甩了他?是我向他提的离婚?即使要给赔偿,也应该是我给他!”
“??”白亦杨明显一楞。
宋曼锦没理他,拿笔利落签字后,留下一张支票。
“一个亿,是隐婚两年,我对他的补偿,原本想给十亿的,想了想他的技术——”宋曼锦顿了顿,才道,“不值!”
啥玩意?不值?
白亦杨惊的说不出话。
望着宋曼锦潇洒离去的身影,他拿上支票急吼吼的回到沈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
白亦杨一通汇报,“沈总,您要是不相信,可以让阮秘书验证支票的真假,我真的没骗您,那个丑八怪嫁给您绝对是有阴谋,居然敢说您是她包养的小白脸,还说您那方面……”
“闭嘴!”沈洐之眼眸一冷。
看在白亦杨眼里,就是证实,沈洐之那方面不行。
不然,沈洐之不会发火。
我滴个乖乖,这个惊天秘密竟然被他发现了,不会被灭口吧。
白亦杨一时不敢多嘴。
阮秘书刚好进来送文件,沈洐之指指桌上的支票,让她验证。
十分钟后。
阮秘书进来汇报,“沈总,经过核实,支票是真的,真实有效,可以随时转账提现的。”
沈洐之蹙眉,她不是贫困生么。
隐婚期间,他每年给她一千万,两年下来,不吃不喝才两千万,她哪来的一个亿。
沈洐之目光凉凉的找到宋曼锦的号码,发信息给她:【宋曼锦,你哪来的钱?】
刚发送,系统提示:【不是好友。】
很好,她把他拉黑了!
这也是当今世上,第一个敢拉黑他的人!
沈洐之眼眸冷冷的看向白亦杨,“查一下宋曼锦去了哪,还有她的个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
“阿嚏——”
远在总统套房里的宋曼锦,像感应到有人在骂她,喷嚏不断。
手边的糖罐里,只剩最后一颗薄荷味的。
她剥开糖纸,有些急切的放入口中,烦躁感瞬间得到缓解。
望着镜中,脸上已经维持了两年之久的红色胎记,宋曼锦从化妆包里拿出特制药水。
是时候洗掉胎记了,两年了,沈洐之依然没认出她……

第3章 曼大小姐归来
等待药水生效的时间里,宋曼锦没闲着,取出笔记本,开机,洁白如玉的十指在键盘上一阵飞舞。
十分钟后,随着食指在回车键上用力一敲,所有关于“宋曼锦”的个人资料全部被删除。
自此,世上再无宋曼锦,只有曼家大小姐曼锦。
“是我。”曼锦拨通江一飞的号码,“坐标发你,过来接我。”
电话那边的人一楞,“老大?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做梦吧!老大,您终于联系我了,等着,我马上过去!”
前后不到两小时,一台红色直升机出现在酒店天台。
随着机翼转动,一改往日里保守着装的曼锦,换上性感又妖媚的红色长裙,站在铺满夕阳的天台之上。
回眸,望着这座埋葬了她爱情的城市,剪刀一挥,又黑又直的及腰长发变成个性十足的公主切。
永别了,北城;沈洐之,愿我们今生再也不见。
曼城。
曼锦拒绝了江一飞的接风提议,自己打车来到曼家老宅。
“您、您是大、大小姐?”福伯不敢相信的望着,像凭空出现一样的曼锦,穿着一身嫣红长裙,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曼锦笑着进门,“福伯,两年不见,您还好吗?我要给爸爸一个惊喜,您不要通风报信哦。”
“好、好的。”福伯还是没缓过神。
曼锦抬手,从福伯头上取过鸭舌帽,一点也不嫌弃,反手扣在自己头上,遮去绝美的五官,大步走进去。
今天的曼宅,好热闹。
夕阳下的绿色草坪上,人来人往的,好像是个什么宴会。
曼锦压低帽檐,走在人群里。
有宾客在议论:“曼乐乐一个养女被宠上天,瞧瞧这派头,不就是阳历生日么,要欢庆一天一夜,比曼大小姐在世前还要盛大隆重。”
曼锦脚步一顿:在世前?
她只是去北城结了个婚,回来就成死人了?
曼锦来到角落,给江一飞发信息:【查清楚我是怎么死的。】
【ok。】
曼锦重新回到人群。
议论声还在继续:“听说今晚只是预热,下个月的阴历生日,曼老爷准备让曼乐乐祭祖呢。”
“那曼家大小姐以后不就是曼乐乐?将来也要继承曼氏集团?”
“肯定的,乐乐那么努力,全年无休,现在还在公司加班呢,这么努力的女孩,老天爷肯定眷顾她,那些个不知上进的恶毒之人,早早的和她妈一样下了地狱,真是报应!”
曼锦听到这里,眼底温度全无。
议论她,先不提,辱骂她的妈妈,找死!
曼锦快步走过去。
不等动手,有人跳出来。
“陈夫人,你说谁不知上进?谁是恶毒之人?告诉你,堂姐和大伯母是世上少见的好人。
她们虽生在豪门,却没有任何恶习,还资助了那么多贫困生,你凭什么这样诋毁她们!”
听到有人诋毁曼锦,曼楠气呼呼的站出来维护。
陈夫人不屑的瞟了曼楠一眼,转而去找曼长冬,“曼老爷,让小辈这样当众侮辱我,是不欢迎我的意思吗?”
曼长冬笑着解释了两句,转头瞪着曼楠,“怎么说话的,赶紧和陈夫人道歉,不然给我滚出曼家。”
曼楠鼓着腮帮子争辩,“大伯,是她先诋毁堂姐的,还说什么曼家大小姐以后就是曼乐乐,要继承曼氏集团的,曼乐乐只是您在孤儿院领养的孤儿,她凭什么……”
啪!
曼长冬当众给了曼楠一巴掌。
曼楠被打蒙了,楞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曼长冬冷着脸,“给我记住了,曼乐乐不是孤儿,以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曼家大小姐!”
在一片寂静中,响起一声轻笑。
“谁?”
曼长冬眼眸锐利。
角落里的曼锦,一个字也没说,只是缓缓拿掉头上的黑色鸭舌帽,露出眉眼如画的五官,抬起一双无温无怒的黑眸。
“曼、曼锦!”
“鬼啊——”
现场一片混乱,躲的躲,逃的逃。
一袭红色长裙的曼锦,还是静静的站在树下,望着曼长冬不说话。
“锦、锦宝?是你吗?”曼长冬迟疑上前,“两年前,发现你不见了,我到处派人找你,怎么都找不到。
最后是你大哥说你遭遇了车祸……你既然没死,怎么才回来。”
曼长冬嗓音哽咽,看上去很是伤心。
“所以,就任由他人侮辱我的妈妈吗?”曼锦尾音轻颤,对曼长冬的做法又气又失望。
就算是人走茶凉,才短短的几年,他怎么可以这样由着陈夫人。
“什么侮辱不侮辱的,玩笑话不能当真的,你能活着回来,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曼长冬当即叫来福伯,正准备宣布双喜临门,好好庆祝庆祝的,人群里忽然“啊”一声。
衣着华贵的陈夫人跌倒在地。
旁边的酒塔被撞,红色的葡萄酒尽数浇在陈夫人脸上。
“谁推的我,不想死的,赶紧给我站出来!”陈夫人气红了脸。
这种时候,谁应声谁傻。
曼锦脸上笑容淡淡,好像根本不是她出手的一样。
陈夫人咬牙切齿的看向曼长冬:“我要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推的我,只要我查出来,绝对不会放过她!”
“抱歉,监控刚好坏了……”曼长冬不着痕迹的看了陈夫人一眼。
这一眼带着警告。
没给陈夫人再开口的机会,曼长冬立刻让人把她送到休息室。
一场风波,暂时被化解。
宴会还在继续,由原来的一天一夜,改为欢庆三天三夜,流水席一直不间断。
曼锦恍如隔世的望着四周。
“锦宝,刚才是你吧。”曼长冬语气有点重。
“是我。”曼锦承认的干脆,“在我这里,容不得任何人对我的亲人有任何的不敬。”
曼长冬一噎,解释道,“你妈妈去世后,公司发展大不如从前,很多方面还要仰仗陈夫人,陈家在政界……”
“我累了,我的房间还在吗?”在这个热闹的宅院里,曼锦突然找不到熟悉的景物。
一定是怀孕,才这样身心疲惫的。
“当然!”曼长冬赶紧让人送曼锦回房休息。
想了想,他又让秘书用曼氏集团官网发布喜讯“重大喜讯,失踪两年之久的曼家大小姐,终于回来了!!”
附带一张图片。
没有正面,只有一张绝美冷艳的背影。
喜讯一经发布,立刻被曼城的多家媒体转发。
好些网友跪求曼大小姐的正面照,还有网友发起超话,下赌注,赌曼家小姐一定美的惊人。
沈氏集团。
刚加完班的白亦杨,坐在马桶上刷到超话时,震惊!
急急忙忙提起裤子。
“沈总,沈总,有曼家大小姐的消息了!”
“备车去曼城!”沈洐之厉声吩咐道,直觉这位曼家大小姐的背影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第4章 他怎么来了
曼锦的房间的确还在,只是堆满了杂物,母亲的遗照被压在角落。
她把遗照擦干净。
望着遗照里的音容笑貌,她眼眶微红,轻声开口,“妈妈,女儿回来了,女儿很快也要做妈妈了,您放心,女儿会照顾好自己的。”
外面的喧闹声,一夜没停。
翌日早上,还是没收到江一飞的回信。
曼锦决定联系大哥问问情况。
她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大哥二哥在部队,估计有任务,不方便带手机,几次拨打,手机均处于关机中。
曼锦只好联系,和她同一天出生的龙凤胎三哥苏锦佑。
他好一会才接听。
“哈哈哈,妹儿,是不是想哥哥啦,怎么换号码了?”
“之前的手机不用了,小哥,我现在在家里,问问你,我去世的消息到底怎么回事?”
当年决定嫁给沈洐之的时候,曼锦是以交换生的借口离开的。
电话那边,苏锦佑的笑声忽然一收。
“为什么突然回曼城?那个姓沈的是不是欺负你了?告诉小哥,小哥帮帮你灭了他,敢欺负我们曼家的宝贝!”
“小哥!!”
“好好好,小哥不插手,你自己处理总行了吧。”苏锦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回正事,“曼乐乐不是孤儿,她其实是曼长冬的私生女。”
曼锦一时没听清,“什么?”
苏锦佑:“你当年执意嫁人,又喜欢了人家那么多年,大哥才没告诉你的,之所以放出你车祸去世的消息,是想试试曼长冬。
在外人看来,如今的曼氏集团是曼长冬的家族产业,又有几个人还记得曼氏集团是姥爷一手打下的江山。
要不是姥爷当年器重他,他自己恰好也姓曼,怎么能从一个搞音乐的摇身一变成了曼氏集团董事长。
到死,妈妈都在支持他,还在他的建议下,让大哥二哥从军,我很小的时候也去了苏家。
搞的曼家只剩你一个女孩继承公司,以为他会教你经商,哪里想到他竟然想把公司给曼乐乐。
你现在既然回来了,这些事情交给你处理,记住:姥爷的产业绝对不能落到曼乐乐手中,他欺骗了妈妈那么多年,总该付出点代价!”
初初听闻这个消息,曼锦好一会没说话。
妈妈在世前,很想生个女儿,听大师说收养一个女儿,会积攒一定的善德,佛祖会保佑愿望成真。
曼长冬便领着两岁大的曼乐乐进门,说是孤儿院的孤儿。
一年后,曼锦出生。
现在苏锦佑告诉她,曼长冬当年领养的孤儿,是他的私生女……
曼锦怎么都无法接受。
她是在宠爱中长大的,父母恩爱,哥哥们疼她,忽然间,那个五好丈夫一样的父亲,却在很早很早的时候背叛了妈妈!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还要一个人把肚子里的三个宝宝养大。
曼锦默默地在心里补充。
一楼大厅的宴会现场,还是一片热闹。
曼锦心里烦躁,换了身运动装,找了个借口走出曼宅,不经意的一眼,刚好看到一辆黑色私家车缓缓停下。
随着车门打开,居然是没几根头发的白亦杨来到曼宅门口。
刚好站在树下的曼锦,微微一怔,他来做什么,不会已经查到她就是宋曼锦了吧。
曼锦赶紧发信息给福伯。
福伯虽然不明白曼锦为什么要他说谎,还是走出来,客客气气的问明来访之人的意图。
得知对方是来拜访曼锦的,福伯笑笑,“很不巧,我们大小姐现在不在国内,她归期不定,请回吧。”
“有联系方式么,我是……”白亦杨没说完,福伯已经关门走人。
白亦杨不死心,继续按门铃。
却是没人回应。
曼锦站在角落里,直到白亦杨开车驶远,这才走出来。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联系江一飞,直接打车去东郊马场。
骑在马背上的江一飞,以为自己眼花了,接曼锦回曼城时,她是一袭冷艳红裙,今天的她换了身白色运动装。
那疾步走来的样子,像个清纯大学生,唯有他知道,一身黑色皮衣的曼锦又是如何的飒爽英姿。
“老大,我发誓没偷懒,我刚刚忙完,本想溜一圈再联系您的,您就亲自过来了。”江一飞赶紧跳下马,笑嘿嘿的指着远处。
“是不是想小王子了,它正在那儿吃草呢。”
不远处威风凛凛的小王子,似感应到曼锦的气息,嘶叫一声,挣脱饲养员,奔驰而来。
还是来势汹汹的那种。
把站在一旁的江一飞都吓了一跳,曼锦站在原地没动。
通体雪白的小王子,特有分寸,在距离曼锦一米远的地方,急急停下,眼泪汪汪的望着曼锦。
画面唯美又温馨,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像一道养眼的风景线。
“小王子,你主人我回来了,笑一个。”曼锦逗着小王子,也想上马溜一圈,想到自己怀孕的事,只好忍住。
她搂着小王子,又亲热了会,才让饲养员牵走。
江一飞猜到了什么,说道,“老大,你死过一次的详细始末,我还没查出来,不过,这两天有人找你,是不是有仇家找上门?”
“应该是私人原因,不必担心。”曼锦打车来的路上,才看到曼氏集团在网上发布的喜讯。
或许,白亦杨是来找曼家大小姐的,并非寻找宋曼锦。
只是网上的声音,已经从“求正面照”,发展到“在线求婚”。
她才回曼城,屁股都没坐热,曼长冬便让人发布这样的喜讯,由着网友们乱来,这是准备早早的把她嫁出去,好让曼乐乐接管公司?
幼稚!
曼锦冷笑一声,“网上的消息帮我删了,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我去画室待会。”
她想冷静冷静。
江一飞不再打扰,和马场的兄弟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算是帮曼锦接风洗尘,欢迎她的回归。
曼锦以茶代酒,感谢他们的款待。
到了天黑,她才回曼宅。
只是不等进门,身后方突然闯出一辆黑色私家车,开着远光灯,对准她这个人急急的撞了过来。
曼锦呼吸一滞……

第5章 孽缘
月光不怎么皎洁的晚上,远光灯尤为刺眼,曼锦看不清楚车牌,凭感觉迅速后退。
哪知,私家车也在后退。
再度对准她。
曼锦没办法,抓紧一旁的路灯杆,一个敏捷的起跳,像猎捕成功的白鹰一样稳稳落在车顶。
咯吱——
私家车终于停下。
曼锦刚落地,听到对方的质问,“喂,你怎么走路的,这么宽的马路非得往我车上撞?”
白亦杨的声音。
曼锦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躲了一天也没躲过去,看来白亦杨这一次是势在必得。
她一个抬手,在转身的一瞬,把手机砸向白亦杨。
隔着车窗,在白亦杨的惨叫声中,曼锦抱臂冷笑,“你又是怎么开车的,把我手机撞坏了赔得起么。”
“你你你——”白亦杨捂着鼻子,心想就是一个玩笑,曼家大小姐怎么这么泼辣。
他准备下车好好掰扯掰扯,被后座的沈洐之制止。
“曼大小姐,好大的脾气。”沈洐之放下笔记本,抬腿,下车。
他身上依旧穿着白色衬衣,下配黑色西裤,身高接近一米九,单手抄兜走来的架势,带着莫名的威压。
一张俊脸紧绷着,在昏黄路灯的照射下,高冷又禁欲。
估计是累了,这会没系领带,领口处的纽扣是解开的,露出修长脖颈中那格外突出的喉结。
按洐九月的说法,喉结大的男人,往往那方面比较厉害。
曼锦脑中不由得的闪出,被他压在身下的那晚,她挣脱不了,急了眼,张口咬上他喉结的一幕……
该死,他怎么也在车里。
其实早该想到的,有白亦杨的地方,百分之九十有沈洐之。
真是孽缘!
曼锦呸一声,手机也不想要了,抬腿就走。
“曼小姐,请留步!”沈洐之疾步上前,拦住去路。
曼锦不悦地挑眉,“我不是曼小姐,请让开,不然我要喊人了!”
还好那天在医院,她嗓子不舒服,当时的声音是沙哑的,这会脸上也没有了胎记,沈洐之应该认不出她。
“我没有恶意。”沈洐之掏出手机,点开之前保存的图片,“这是曼氏集团不久前发布的喜讯。
虽然只有一个背影,但,曼小姐的发型还没变,我应该没认错。”
“哦——”曼锦明白了,这男人真没认出她。
呵,曾经的宋曼锦,一直是黑长直,不为别的,只为他喜欢。
隐婚两年,他记不住她的发型。
她才剪成公主切没多久,他仅凭网上的一个背影,就认出她是曼家大小姐,好眼力啊。
曼锦撩着耳畔的黑发,轻笑,“那又怎样?想让我为刚才的行为道歉?别说我没错,就算我有错,我也不会道歉,谁叫我天生脾气大呢,不然我那位前夫也不会被我气死。”
“噗——”
近在咫尺的沈洐之没笑,依在车旁的白亦杨,却笑了。
“曼小姐,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白亦杨更想说,近距离看,这位曼家大小姐不止漂亮。
简直是绝美,五官精致如画,肌肤白皙。
虽然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色运动服,看上去正值青春年华,却一脸坦然的面对沈洐之。
那不慌不忙、底气十足的样子,让白亦杨想到潇洒离去的宋曼锦。
“话说,你前夫真的被你气死了?”白亦杨一脸八卦。
曼锦撇了沈洐之一眼,回的深意味长,“对呀,活活被我气死的,还是死不瞑目的那种,死的可惨了。”
沈洐之:“阿嚏,阿嚏——”
曼锦笑出声:“这位先生,瞧你这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就是我那短命的前夫呢。”
沈洐之蹙眉,“嗯?”
曼锦好心情的解释:“我又没骂你,你心虚什么,还是你像我前夫一样,也是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渣男?”
“曼小姐!!”沈洐之眼眸冷下来。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方便喝杯咖啡么,听说新出的甜品不错。”
“??”
居然知道,曼家大小姐嗜甜。
来之前调查过她。
“你邀请我喝咖啡,我就得答应?我不要面子的么?”曼锦一脸刁蛮不好想处。
沈洐之耐着性子,“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所以,你觉着我拒绝的不够诚意?”曼锦下巴一扬,认认真真的表示,“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
一时没控制住,眼底闪过一抹愤恨。
沈洐之眯了眯眼,“曼小姐,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你怎么对我报有敌意?”
神他妈的敌意,不共戴天行不行?
“行吧,不就是一杯咖啡么。”曼锦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一会看她怎么收拾他。
沈洐之亲自帮忙拉开车门,“曼小姐,请。”
“好的呢。”曼锦笑容灿烂。
可惜沈洐之不了解她,了解她的人,一定懂得,越是在她笑容灿烂的时候越得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