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迟曜知窈

第11章 这么舒服呢……
知窈连忙从玻璃台上蹦跶着跳了下来,一口叼住了裴迟曜的裤子,死命的往柜台那里拽。
裴迟曜俯身,一把就将她捞了起来,“怎么?你们狐狸也喜欢这种东西?”
他一只手顺着知窈的毛,安抚着再度因为激动而炸了毛的小狐狸,几步之间便走到了柜台旁。
知窈慌忙从裴迟曜的身上一跃而下,抬起自己的爪子,用肉垫拍着那个玻璃柜,“唔唔唔……”
给她买!她要!
见裴迟曜不动声色,知窈还以为他是没听懂。
小家伙再度抬起爪子,十分用力的拍了拍玻璃柜,甚至直接在玻璃柜上趴了下来,两只爪子死死的拽进玻璃柜边缘。
大有裴迟曜不买,她就不走了的趋势。
见小东西如此,裴迟曜瞬间玩心大起。
“那你待在这里吧,我走了。”
他转身正欲离开,果不其然,下一秒,小狐狸便一个猛冲,死死的扒拉着裴迟曜的小腿,阻止了他的动作。
“唔唔唔!”
聪明的知窈立刻就懂了裴迟曜的意思。
她想都没想,直接倒在了地上,露出了自己松软的肚皮。
摸吧摸吧,不就是喜欢摸她吗?随便摸就是了。
反正她现在是狐狸,又不是人!
毛厚的很!她才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当裴迟曜把她抱起来,肆意蹂躏着知窈尾巴的那一刻,知窈却还是感觉到身上有一股电流窜过似的。
要知道,尾巴是她全身上下最最最敏感的地方了。
小家伙瞬间就软了身子,“唔……”
她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嘤咛,又娇又软,刚一出口,知窈就呆住了。
刚刚……刚刚那声音是她发出来的?啊?!
‘“啧……”
小家伙茫然的抬眸,便对上了裴迟曜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么舒服呢?”
才、才不是!!
她气鼓鼓的瞪了裴迟曜一眼,羞恼的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坏蛋!再也不要看见他了!
“生气了?”
裴迟曜抬手,弹了弹小家伙的耳朵,“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什么?!
知窈“蹭”的一下抬起了小脑袋瓜,爪子直勾勾的勾住了裴迟曜的衣襟,一双金眸里蓄满了水雾,仿佛裴迟曜不买,她马上就会哭出来似的。
那个东西,对她真的特别特别重要……
那古董店卖家在旁边都看呆了。
这只狐狸竟然听得懂人话?也太神奇了!
而且,这两人的互动,怎么看起来就像是缠着老公要买这买那的小娇娘?
他连忙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真不愧是狐狸,把一向难搞的裴家大少都迷得找不着北了。
反正送上门的生意,他不要白不要。
卖家连忙开口说道:“大少,你看你的小宠物这么喜欢,你不如就给她买了吧,我跟你说,我这可是上好的翡翠玉石,前阵子刚淘来的,忒有灵气!这动物要是长久佩戴,保不准也能沾染上了上面的灵气,变得越发通人性呢!”
“唔唔唔!”小家伙连忙附和着点头。
她可全靠着那块玉石才这么快就修炼成人呢!
通人性……
裴迟曜眯了眯眼,指尖在知窈毛茸茸的肚皮上打着转。
知窈被他弄得一阵难耐,抬起爪子想推开裴迟曜的手,然而软乎乎的肉垫还没来得及碰到裴迟曜,裴迟曜的目光便淡淡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知窈瞬间不敢动弹了。
她张了张嘴,还想撒娇卖乖,央求裴迟曜买下那块玉佩,还没来得及开口,裴迟曜便道:“抱起来吧。”
“哎哟,好,好!”那卖家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了。
谁不知道裴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这块玉佩,他最起码能赚七位数啊!
他正要将那块玉佩包起来,岂料,裴迟曜又开口了,“店里所有的玉器玉石,都包起来。”
他顿了顿,看向了那块玉佩,道:“那块给我。”
卖家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到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被惊喜砸晕了。
“好嘞!好嘞!”
他慌忙双手奉上了那块玉佩,裴迟曜亲自给知窈挂在了脖子上。
那玉佩并不大,仿佛是为知窈量身定制的一般。小狐狸原本就玉雪粉嫩,可爱的像个小奶团似的,戴上这块隐隐约约间泛着幽幽淡绿色光芒的玉佩,就越发的可爱起来了。
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小狐仙。
小狐狸忍不住抖了抖脑袋,眯起了眼睛,两只软乎乎的爪子抱着那块玉佩爱不释手。
她这幅宛如偷了腥一般的小猫儿的样子,看的裴迟曜只觉得心中好笑极了。
“这么喜欢?”
知窈连忙点头。
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呢!
她蹭了蹭裴迟曜的手心,心中越发的觉得裴迟曜是个好人!大好人!
那卖家也忍不住夸赞道:“您瞧瞧,您这只狐狸小宠物戴上以后多好看呐!这样的小狐狸才配得上您。”
裴迟曜轻嗤了一声,说道:“这可不是宠物。”
是他的小祖宗还差不多。
“东西一会儿会有人来取。”
话音落下,他便抱着知窈离开了这里。
……
知窈得了玉佩,心情大好。
有了这块玉佩,她现在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是泡在灵池里一样。
裴迟曜下午并没有回到剧组,而是带着知窈来到了一处她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裴迟曜的住处——锦宫。
知窈好奇的打量着这比酒店总统套房还要大一百倍的地方!
就像是在巡查自己的领地一般,小家伙这里闻闻,那里看看。
然而很快,她就失去了兴致。
她吸了吸鼻子,瞬间眼冒金光。
好香!!
饭饭……饿饿……
QAQ!
她直接蓄足了力,一跃而起,蹦跶上了那张大到没有尽头的餐桌,“嗷呜嗷呜”便狂吃了起来。
好吃到知窈再度炸毛!
做狐狸也太幸福了!
不对,是做裴迟曜的狐狸,也太幸福了!
她正吃得忘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尖叫声。
“啊——”
“哪里来的狐狸,还不给我扔出去?!”
紧接着,知窈便猛然觉得后颈一紧……

第12章 小娇气包
“唔唔唔!”
知窈拼命挥动着自己的爪子和腿,想要挣脱那个人的桎梏,却是徒劳。
“天!这可是大少的午餐啊!怎么会被搞成这样?!”另一个女佣的声音都在颤抖。
裴迟曜的心情最是阴晴不定了……尤其是他身上的气场,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胆寒!
“还不快把这些菜撤下去!把这只死狐狸给我扔出去!不知道大少最讨厌这些毛茸茸的东西了吗?”
身后的嗓音里充满了怨恨。
知窈拼命挣扎着,“唔唔唔!”别倒呀!她还没吃饱呢!
“我这就把狐狸扔出去!”
知窈小小一团,被人提溜着,小家伙四处张望,祈求能够找到出去打电话的裴迟曜。
可是这里实在是太大了,任凭她叫破了喉咙,也没看到半个裴迟曜的人影。
“呜~”
难道说,她和裴迟曜的缘分就到这里了吗?
说起来,她还怪舍不得呢……她能出去哪里呢?阿爹阿娘已经不在了,她的狐狐同伴们也都被人类抓走了。
好像……裴迟曜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人了呢。
知窈正迷茫的想着,耳旁却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女声。
“站住,你手里拿的什么?”
那女佣立刻止住了脚步,毕恭毕敬的说道:“小姐,不知道打哪来了只狐狸,我正要把他扔出去呢。”
狐狸?
裴宁一眼就看到了女佣手里那只玉雪粉嫩的白团子,尤其是她脖子里佩戴着的那块玉佩,只需一瞥,就知道定然价值不菲。
能戴着这么贵的玉佩,绝不可能是野生狐狸啊!
住在锦宫的非富即贵,或许是哪家走丢的小宠物。
“给我。”
裴宁伸出了手。
那佣人有些迟疑道:“小姐,这狐狸脏,没准身上都是虫子……”
“我说给我!”裴宁猛地加重了语气,“我看她干净得很,比你都干净。”
那毛色又白又软,裴宁刚刚接过知窈,就闻到了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
好熟悉的味道……
然而裴宁也来不及深思了。
她已经被知窈给萌爆了!
太太太太可爱了!
知窈还在哼哼唧唧的,“!@#¥#@!”
你才脏!你全家都脏!你身上才有虫子!你全家身上都有虫子!
她气鼓鼓的瞪了那个女佣一眼。
下一秒,知窈就被裴宁吸懵了。
她整个狐狐都被裴宁抱着一阵狂蹭,又是亲又是抱,知窈都懵了。
“宝贝儿,你也太可爱了!你是谁家养的,我花钱把你买过来好不好?”
可爱死了可爱死了,这是什么人间极品美狐狐。
知窈:生无可恋.jpg!
还好,还好是个女孩子!不然,她岂不是又不干净了!
正当裴宁抱着知窈爱不释手甚至想给小家伙设计几件漂亮的小衣裳的时候,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裴宁。”
“干什么,忙着吸狐呢!看不见啊!”
裴宁不耐烦的说道,紧接着,她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等……等一下。
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
她僵硬着转过身子,果然看见了自家大哥那熟悉的身影。
“哥……哥……”
她猛地将那只小狐狸往身后一藏,连连后退。
裴宁吓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谁不知道,裴迟曜最讨厌这些毛茸茸的东西了……最要命的是,他对这些动物过敏啊!
别说是动物了,只要有裴迟曜在的地方,方圆十里都看不见一根毛!
要是被裴迟曜发现小狐狸,小狐狸肯定命都没了。
不行!她要保护她的小宝贝。
被裴宁藏在身后的知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挣扎了起来。
刚才她被裴宁狂吸的时候都没有挣扎,这会儿却越发的亢奋了起来。
“唔唔唔!”
她张嘴大叫,终于趁着裴宁一个手滑,从她的手掌心里跑了出去,撒腿就奔向了裴迟曜。
“呜!”
裴宁猛地睁大了眼睛,“小狐狸,快回来!”
那里,可去不得啊!
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就要没命了吗……
裴宁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然而,想象中小狐狸的惨叫声却迟迟没有响起。
裴宁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什么!!!
啊?!
裴迟曜正温柔的抱着那只狐狸,而那只小狐狸前爪正攀在他的肩头,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时不时的还用那双漂亮的金眸瞥向站在她身后的佣人。
就像是在……告状一般。
而裴迟曜,只是垂眸安静的听着,唇角甚至微微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裴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甚至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毁灭吧,这个世界!
她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这只漂亮的小狐狸,竟然是裴迟曜养的!!
这不科学!
这不合理!
最后,知窈用自己的头顶,蹭了蹭裴迟曜的耳朵,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她再也不想离开裴迟曜了。
“娇气包。”裴迟曜宠溺的点了点知窈的小鼻子,“知道了。”
他的视线在从小狐狸身上移开的那一瞬间,就变得无比冰冷了起来。
他看向了刚才那个女佣说道:“你明天不用来了。”
刹那间,女佣便大惊失色,“不不不,大少,我不知道这是您的狐狸啊!”
毕竟裴家的佣人上岗第一天就被告知了——不允许裴家的角落里出现任何一根毛。
谁能想到,裴迟曜突然转了性,养了只狐狸?!还是只毛这么多的狐狸!抖一抖身子能掉十几根的那种。
“唔唔唔!知窈也瞬间慌了,她只是想要她给她道个歉,可没想要别人直接丢掉工作呀!
她连忙看向了裴迟曜,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了起来。
裴迟曜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难伺候。”
知窈闻言,瞬间气的鼓起了脸颊。
她才没有难伺候呢!分明是裴迟曜不懂她的意思!
她那双金眸里分明就写着三个大字——都怪你。
裴迟曜轻笑一声,“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行了,跟她道个歉吧。”
否则,这祖宗不定得怎么闹腾呢。
那女佣瞬间大脑当机。
跟……跟一只狐狸道歉?

第13章 她想吃肉
“还愣着干什么?”裴宁立刻出声提醒道。
那女佣这才回过了神来,连连说道:“对不起大少,我不知道这是你养的狐狸。对不起小狐狸,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是从外面跑进来偷吃的。”
知窈立刻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要知道,她可是一只超级大方的狐狐!才不会计较这么一点点小事。
“叽里咕噜!”
知窈一个纵身又跃回了裴迟曜的怀里,她抬起一只爪子,揉了揉自己肚子。
狐狐饿饿,饭饭QAQ。
“知道了。”
裴迟曜没再看那个女佣一眼,抱着知窈便转身走向了餐厅。
裴宁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哥……表哥……”
她颤颤巍巍的出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养了狐狸啊?”
要知道,裴家这些小辈们最怕裴迟曜了,平时看见他躲都来不及。
可是没办法,小狐狸太可爱了。
裴宁很想从裴迟曜手里把这只狐狸要过来。
裴迟曜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说道:“最近。”
“哦……”裴宁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却没想到,裴迟曜已经看出了裴宁心里的想法。
“裴宁,这只狐狸是我的,你明白吗?”
分明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可是裴宁却立刻懂了裴迟曜的意思。
裴迟曜是在警告她!
这是他的东西,谁都别想打主意。
裴宁立刻垂头丧气了起来,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狐狸……
“那表哥,我之后还能来看看她吗?我想给她做几件衣服可以吗?”
做衣服?
知窈的耳朵立刻动了动,“唔唔唔?”
真的吗?
她也想穿漂亮的衣服!
看那些小姐姐穿那么好看的裙子,她都馋死了!
特别是那天那个坏女人,虽然她人很坏,扔掉了她的巧克力,但是,她那件吊带真好看!
要是她也能穿一穿……
知窈美滋滋的想着,立刻从裴迟曜的怀里蹦跶了出去,绕着裴宁的脚边打转,一边叽里咕噜的说着,一边比划着。
裴宁半天都没听懂。
恰好此时客厅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时装走秀,知窈立刻冲了过去,指着里面那个穿着一件吊带连衣裙的模特,“啾啾啾!”
就是这个!
她又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拍了拍自己毛茸茸的胸脯。
整个大厅都沉寂了下来。
裴宁不可思议的看着知窈说道:“你……你也想穿吊带?”
“唔!”
对!
她可是这世界上第一漂亮的小狐狸。
“噗……”
裴宁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她脑补了一下小狐狸穿吊带的场面,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裴迟曜也忍不住笑了,语气里是止不住的笑意,“小东西,谁教你这些的?”
知窈不明白笑点在哪里!
她的祖宗可是风情万种的苏妲己!穿个吊带又怎么了?!
她气呼呼的冲过去,踩了裴迟曜一脚,“唔!”
小家伙凶巴巴的瞪了他们两一人一眼,
不许笑不许笑!
一点儿都不好笑!
五分钟后,裴宁终于笑够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回去就给你做一件吊带。噗……哈哈哈哈……”
知窈:“……”
好无语哦。
笑点到底在哪里!!
狐狐不明白!狐狐很无语!
裴迟曜一把将小狐狸从地上抱了起来,“行了,中午想吃什么?”
小狐狸扬起脑袋“唔唔”了两声。
她想吃肉,想吃肉!
刚刚吃了一半就被人抓起来了,她可难受坏了呢!
没多久,整个别墅的佣人们便都知道,裴迟曜养了一只小狐狸,当成心尖尖宠的那种。
谁也不敢招惹那只狐狸。
别墅距离片场也挺近的,裴迟曜住不惯酒店,这几天一直都是住在家里。
小狐狸被佣人们伺候着,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皮毛也越发的油光水滑了起来。
裴宁有事没事就往这里跑,为的就是能够趁着裴迟曜不在家里多摸几把狐狸毛。
她不是不知道裴迟曜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可是没办法,小狐狸实在是太可爱了!
她有什么办法?只能偷偷来摸了!
这天,裴宁将知窈抱在怀里,却忽然觉得……
“小狐狸,你是不是长胖了啊?”
总感觉摸着更软了,肉乎乎的,掂在手里也沉了。
胖了?
胖了!
这两个字宛若一道惊雷,劈进了小狐狸的心里。
她才没有呢!
“嗷呜!”
知窈立刻挣脱了裴宁的桎梏,飞奔着跑进了洗手间照镜子。
果不其然,就像是裴宁说的那般,她整只狐都变大了一圈。
狐狐变大不要紧,可是……要是她幻化成人的时候,也胖了一圈呢?
想到自己变胖的样子,知窈就觉得头皮发麻。
不……不可以!
她们狐狐一族盛产美女,怎么可以在她这里改变呢!
可是……可是……肉肉真的好香好香好好吃哦。
怎么办呜呜呜……
知窈垂头丧气的从楼上跳了下来,裴宁一把抱住了她,见她满脸都写着不开心,也忍不住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小狐狸?”
知窈不想说话。
她蔫蔫的趴在裴宁的大腿上,然而,一抬眸,却刚好看到面前硕大的液晶电视屏里正播放着一个减肥广告。
“你,还在为肥胖烦恼吗?”
“你,还想继续拥有大象腿,水桶腰吗?”
不!!
不——
知窈愤怒的嚎叫了一声,决定,从今天开始,绝食!!
绝食!!!
到了晚饭的时候,裴家上下的佣人就发现了一件事。
小狐狸开始不吃东西了。
这可把他们急坏了。
“怎么办啊,小狐狸要是饿坏了,大少肯定要怪我们的。”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叫个兽医来看看?”
楼下的窃窃私语知窈一概不理会。
她躺在裴迟曜的床上,整只狐狸都蔫吧的不像话了。
饿啊……好饿啊……
裴迟曜的房间里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玉器、玉石。
正是那一日买回来的。
这对于知窈来说无异于天堂,整只狐狐都被灵气给浸泡着。
可是,灵气也不能当饭吃呀!
她闭上了眼睛,试图用睡觉来催眠自己,可是知窈并没有看到,落地镜的倒影中,有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正躺在床上……

第14章 把他的小东西一点点亲手养大……
她双目微阖,两只手正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眉头紧蹙,嘴巴里时不时念叨着,“肉……饿……裴迟曜……我想吃饭……”
上半身披着半条薄薄的毛毯,也因为她不安分的睡姿,有一部分掉到了地上,只堪堪盖住了她半个身子。
而裸露在外的肌肤,则像是剥了壳的鸡蛋那般,吹弹可破,瓷白诱人。
尤其是胸前那高耸的两团,更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半遮半掩,越发的勾人。
裴迟曜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走错了。
直到看到少女露在外面的那条大尾巴,他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兀自压抑住了内心的喜悦,裴迟曜快步上前。
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知窈的那一刻,知窈也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眸。
一双金眸氤氲着一层雾气,她睡得半梦半醒,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裴迟曜……”
少女娇软的嗓音在寂静的室内响起,又甜又灵,顷刻间便能让人软了半边身子。
她一把握住了裴迟曜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颊旁,轻轻蹭了蹭。
她怕是还以为自己是只小狐狸,却不知,此刻她做出这样的举动是意味着什么。
“裴迟曜,我好饿啊。”她小脸皱成一团,语气好不难过,委屈巴巴到了极点。
“没吃午饭吗?”
裴迟曜挑了挑眉,抬起另一只没有被知窈压住的手,为她掩好了毯子。
知窈摇了摇头,“裴宁……裴宁说我胖了,我才不要变成大胖子。”
她越说越委屈,整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脑袋,直接钻进了裴迟曜的怀里,“裴迟曜,我一点都不胖对不对?”
她的言行举止还是小狐狸时候的状态,显然,这个迷糊的小家伙还并不知道自己又变成了人,迫不及待的对着裴迟曜投怀送抱了起来,
他想做君子,可知窈如此主动,那他也没办法了。
入手的肌肤触感是那样的细腻润滑,像是上好的羊脂玉。
半条毯子虚虚的掩盖着知窈后腰,她两只手搂住了裴迟曜的脖颈,像是撒娇的小狐狸那般使劲的蹭着他的脖子,还时不时拿脑袋去蹭他的下巴。
刹那间,裴迟曜只觉得浑身一僵,呼吸也忍不住一窒。
他抬手轻轻的拍了拍知窈的臀。
就像是cheng罚一般。
小狐狸嘤咛一声,虽然不重,但也还是有一点点疼痛的。
她抬眸迷离的看向了裴迟曜,更委屈了,“你打我……”
这一出口,她才彻底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等一下!?
她……她怎么会说话了?!
她吃惊的瞪着裴迟曜,余光里瞥见的不再是毛茸茸的爪子,而是一条白皙纤长的手臂。
她……她又变成人了?
“真是个娇气包。”裴迟曜哑声道:“我可是一点力气都没用,你倒是委屈上了,嗯?”
一个吻轻飘飘的落在了知窈的额角,他低垂着眼眸,将眸底那些宠溺与温柔遮了个一干二净。
他抬手将知窈越发滑落的毯子拿了上来,将她整个人都盖得严严实实。
再这么下去,他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裴迟曜眯了眯眼。
知窈什么都不懂,可他不一样。
他是占有欲滔天,可那不代表着他会趁人之危。
把他的小东西一点点的亲手调教养大,这样才更有成就感,不是吗?
知窈刚要开口解释什么,下一秒,她就全身一轻,紧接着,毛毯滑落,原本的绝美娇人儿又变回了那只小狐狸。
对上那双茫然的金眸,裴迟曜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又变回来了?”
知窈也很委屈啊!
她也不想的!
不过她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是变回来比较好……不然刚刚,她都没穿衣服呢,太尴尬啦!
她摇了摇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
小家伙说的又快又急,这一次裴迟曜可猜不出来知窈在说什么了。
他有点失望,但看着手心里的那个毛绒团子,刚才心头弥漫上来的那点失望又像是被填满了。
罢了,狐狸就狐狸吧,也很可爱。
来日方长,日后……他一定会加倍的从这只狐狸身上讨要回来。
“行了,知道你肚子饿。”
刚才睡觉的时候就一直在吵吵嚷嚷的,现在叽叽喳喳的,肯定是在说这些。
他捉住了那只在他怀里蹿个不停的奶团子,说道:“王姨准备了你最爱吃的土豆炖鸡。”
岂料,知窈闻言却立刻安静了下来。
她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还是摇了摇头,“唔唔唔!”
她不吃!
再吃下去,她非胖成一个大白球不可!
不能再这么放纵着自己下去了!
她抬起肉乎乎毛茸茸的爪子比划着自己的身体,超级委屈。
这一次,裴迟曜看懂了。
怀里的重量与之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尤其是这点重量对于裴迟曜来说几乎是轻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再加上……
先前手掌下触碰到的那具身躯,其实隐隐约约还有些咯手。
他是一点都不觉得知窈胖。
“乖,一点都不胖,你是世界上最苗条的小狐狸了。”
知窈闻言,不可置信的抬眸看向了裴迟曜,“唔唔唔?”
真的吗?
裴迟曜微微颔首,“我从来不说谎,也没必要跟一只狐狸撒谎。”
“@!#¥%&*”看不起狐狸是不是?!
虽然知窈嘴上骂骂咧咧的,可却是打心眼里高兴,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了。
芜湖~土豆炖鸡她来了!
她一把勾住了裴迟曜的衣领,指着门口,“唔唔唔!”
冲冲冲!她都快饿死了!
见知窈被哄好,裴迟曜的心情也很不错。
为了自己的以后着想,自然是要把小狐狸给喂胖一点了。
楼下的佣人原本还在着急,不敢将小狐狸不肯吃饭的事情告诉裴迟曜,紧接着,就看到裴迟曜抱着知窈下楼坐在了餐桌上。
她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待反应过来后,立刻拿出了知窈专用的餐具。
小狐狸在一旁的高凳子上正襟危坐,胸前系着一块纯白方巾,又高贵又可爱。

第15章 好好的管教一下这位不听话的小朋友
佣人们都喜欢极了知窈,谁会不喜欢一只在你面前撒娇打滚的小奶团子?
不过,这仅限于吃饭的时候。
他们就没见过这么爱吃的动物,一敲零食柜,小家伙就跑了过来,缠着人要吃的。
平时的时候却见不到一个狐影。
但这毕竟是裴迟曜养的狐狸,他们可不敢上手去摸。
佣人细心的将鸡块和土豆分好,放在了知窈的碗里。
可知窈却并不想像动物一般埋头舔着吃,那也太不优雅了。她可是要成为苏妲己的女人!
她想都没想,一把夺过了裴迟曜的叉子,可是她的爪子实在是太小了,完全拿不起来叉子。这么一动,反而把裴迟曜的叉子给拍到了地上去。
裴迟曜叹了口气,“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知窈抬手,还没来得及开始比划,下一秒,整个狐就被裴迟曜拎了过去。
“我喂你。”
裴迟曜喂的很细致,知窈惬意的连眼睛都眯起来了。
这也太太太幸福了!
做狐狸连吃饭都不用动手,她突然不想变成人了!
似是感应到了知窈的想法,她胸前挂着的那块玉石突然极快的闪了一下,却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佣人见知窈终于愿意吃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大少,您都不知道,您不在家的时候小狐狸是想您想的水也不喝饭也不吃,我们下午都愁坏了,就怕饿着她。原来,是要您喂她才肯吃啊。您看,小狐狸多依赖您啊。”
裴迟曜闻言,冷笑了一声。
她哪里是想他想的茶饭不思。
不过……
看着如此依赖自己的知窈,裴迟曜的心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好了起来。
最好,她这辈子都离不开他。
他食指轻轻点了点知窈的小鼻子说道:“既然你这么想我,那以后还是跟我一起去剧组吧。”
“咕?”知窈歪了歪脑袋。
可是她起不来啊QAQ!而且剧组风吹日晒的。
但是……
她也不想一直见不到裴迟曜。
思及此,小狐狸再三权衡,最终还是乖乖地点了点狐狸脑袋。
那副乖巧的模样,看的裴迟曜心都化了。
晚饭过后,裴迟曜便吩咐下面佣人准备了十几套女装,放在他的衣帽间里。
知窈看着那些无比漂亮的裙子,实在是爱不释爪到了极点。
“唔唔唔!”好漂亮!是给她的吗!
她在裴迟曜的脚边不住地打着转。
“想穿吗?”
知窈疯狂点头,“唔!”
想!当然想了!
“那就快点想办法变成人,听到了没有?”他轻声诱哄着。
看着面前漂亮的裙子,小狐狸握爪,顿时在心中燃起了雄心壮志。
“唔!”
她肯定会想办法,早点变成人的!
知窈欢快的衣帽间里打转,裴迟曜见她玩的开心,也没阻止,恰逢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裴迟曜便出去接了个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来。
“我要出去一趟,你是在家里,还是和我一起?”
知窈自然选择了后者。
她在家里都快无聊的发霉了。
……
一个小时后,裴迟曜便带着知窈来到了一家娱乐会所。
裴迟曜到的比较晚,刚一进门,门内的几道视线便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也懒得废话,直接在主位上落了座,“让你们的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他指节成扣,敲击着桌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知窈躲在裴迟曜的口袋里,露出了两只尖尖的耳朵和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的每一个人,她都没有见过诶。
似是感到这里的气氛异常凝固,知窈只看了一会儿,就又将自己缩了回去。
谁也没有看到,在裴迟曜的口袋里,有一小团东西一直在动来动去的。
直到——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大少,这是你要我查的,我已经查清楚了,当年在裴家老宅里留下的……”
后面的话,知窈再也听不进去了。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就是这个人,抓走了她很多同族!
她猛地从裴迟曜的口袋里钻了出来,再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知窈彻底确定了!
没错,就是他!
是他抓走了阿娘!就是他!
她咬牙切齿,再也忍不了了。
趁着那个人来给裴迟曜递资料的空档,知窈从裴迟曜的口袋里一跃而出。
“chua”的一下,她伸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在那个人的手背上狠狠留下来三四道伤痕,顿时血流如注。
知窈拱起后背,一副戒备的状态,嘴巴里也发出了“碦碦碦”的声音!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谁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只狐狸。
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顾先生,您没事吧?”
那人猛地拔出了刀,“我这就杀了这只孽畜!”
只是,他的刀尖还没有来得及对准知窈,下一秒,他虎口处便骤然一麻,紧接着,那把刀就直直的飞了出去。
裴迟曜轻笑一声,“不必紧张,只是我家的小朋友比较顽劣罢了。”
他抬手将知窈抱了回来,看着她雪白的茸毛上沾染了殷红的血,裴迟曜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心说道:“不是和你说过,不可以用爪子抓人,弄脏了毛,回去我可不给你洗。”
他漫不经心的抬眸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顾行之,“顾先生,真是不好意思。等我回去一定会好好的管教一下这位不听话的小朋友。”
顾行之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直勾勾的看着裴迟曜怀里的那只狐狸,神色癫狂。
狐狸……狐狸……

这只狐狸品相绝佳!是千金难买的雪狐。
他当下也顾不得自己血流不止的手了,目光就没从知窈身上移开过,“裴少,这只狐狸,你出个价,我要了!”
他抓了那么多只狐狸,却没有一只狐狸能够与面前的这只相比!
知窈原本就怒气冲冲,在听到他这句话后,便越发的生气了!
这个坏人!祸害了她那么多的同族,现在竟然连她都不放过?!
她恨自己,为什么无法说话,否则,她一定会大声的质问这个人把她的阿娘弄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