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迟曜知窈

第六章 好热……好难受……
衣衣衣衣衣服呢!!!
震惊她狐狸全族!
为什么她就是黯然神伤了一下下,再次抬头,裴迟曜身上的衣服就没了?没了!
好害羞啊QAQ。
可是……有点好看诶!
金色的眸子在裴迟曜的身上止不住的来回打着转,那流畅的线条,宽肩窄腰,还是让人嫉妒到发疯的冷白皮。
知窈觉得自己的哈喇子又有点绷不住了。
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哗啦”一声,知窈全身都被淋湿了。
她就像是忽然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猛地从水里跳了起来,疯狂甩着自己的脑袋。
“!@#¥%&*&%¥#!”这一次,知窈骂骂咧咧的更狠了。
“乖。”裴迟曜看着面前这只像个落汤鸡似的小崽子,彻底绷不住了。
那蓬松绵软的毛正湿漉漉的贴在知窈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滑稽至极。
知窈是真的怒了。
“唔唔唔!”笑什么笑!笑什么笑!
哪有人一言不合就给别人洗澡的!气死她啦!
“只是水罢了,没事的。”裴迟曜在知窈的耳边轻轻的哄慰着,“你刚才吃的一身油,确实得洗洗了。”
她越骂越欢,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浴室里太闷的缘故,知窈竟然觉得头一阵晕晕的。
她努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可是无论她怎么甩,似乎都没用。
裴迟曜的声音也变得像是从天边传来的那样遥远。
好难受……
她的身上,为什么这么烫?
好热……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在发热。
这个感觉……这个感觉……
金色的眸子倏然瞪大,知窈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完了!她要变成人了?!
在这里?不是吧!
小狐狸下意识的想要钻进浴室的储物柜里,可裴迟曜却只以为知窈是怕水想躲,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知窈的后腿,又将她整个人给捉了回来。
“马上就好了,娇气包。”
“唔唔唔!”裴迟曜,你放开我!
她一个劲拼命的挣扎着,可是怎么样都挣脱不了裴迟曜。
情急之下,知窈一口咬在了裴迟曜的手背上。
然而,还是晚了……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才不要洗澡呢!我天天都舔毛,干净的不得了,比你都干净我才不要洗澡……”
话音戛然而止。
一道陌生的女声突然在浴室内响起。
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知窈顿时呆若木鸡。
变回来了?真的变回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小狐狸呆呆的向镜中看去。
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在她的脑袋上一晃一晃的,身后那根蓬松绵软的大尾巴因为被水打湿了的缘故,正耷拉着垂在了地上。
少女湿润的红唇微微张开,金眸像是覆了一层雾,朦朦胧胧,又带着星星点点的错愕与茫然。
像是一只初入凡尘的小狐仙。
可她却偏偏生了一张极其魅惑的脸。微微上挑的桃花眸,水光潋滟,似碧波秋水,一颦一笑间,便能将人勾魂摄魄。
偏生她自己还毫无所觉,神色呆呆的,眸中更是一副涉世未深的天真单纯之态。
这是很矛盾的两样东西,可结合在知窈的身上,却并不显得做作。
又纯又欲。说的大概就是知窈此刻吧。
但是社死已经不足以形容知窈此时此刻的状态了。
她身上虽然被大片的泡沫覆盖,并不曾露出什么不可描述的部位,但是……她现在正被裴迟曜抱着啊!!抱着!!
她坐在了裴迟曜的臂弯上,双臂无措的攀附在了裴迟曜的肩膀上,四目相对,知窈差点晕过去。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狐狸幼崽子……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悄悄的抬眸看向了裴迟曜。
却见他的神色,已经从最初的震惊,变成了一抹玩味。
就像是一头狼,看见了自己心仪的猎物那般。野心勃勃,势在必得。
狐狸精?这是什么稀罕玩意?
知窈仿佛是被裴迟曜那副神色给灼伤了一般,慌忙垂眸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把我送进实验室,我现在就走。”
她动了动身子,可是刚一动弹,身上的泡沫就大有松散之势,她大惊,又连忙瑟缩着不敢动了,慌忙攀着裴迟曜的肩膀,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就被看光了。
两人肌肤相贴,不曾隔着一片布料。知窈的手掌下面,就是裴迟曜有些灼热的肌肤。
她几乎是要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原来,你是个狐狸精?”
裴迟曜的目光放肆的在镜中打转,那面镜子里恰好照映出了知窈此刻的样子。
她肌肤赛雪,白的晃眼。
尤其是……那两团,尽管被泡沫遮盖着,但还是能够看出来,尺寸惊人。
正当知窈一阵不知所措之际,突然,她的眼前一黑,紧接着,一样东西便将她盖得严严实实。
下一刻,她就感觉自己被人放了下来。
知窈心里猛地一沉。
完蛋了完蛋了!他肯定是去找人来抓她了!
她知道的。
她有很多同族都不慎被人类发现然后抓走了。
听说,每抓走一只卖到那个恐怖的研究中心里去,就能得到很多很多的钱。
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些同族。
直到有一日……那些可恶的坏人又来抓她们,阿娘为了保护她,也被抓走了。
在那里会遭到怎样的罪,知窈想都不敢想。
她逃不掉了……逃不掉了……
“自己洗,洗干净了出来见我。”
正当知窈不知所措之际,忽然门外响起了裴迟曜的声音。
猛然间,知窈想到,裴迟曜应该很有钱对不对?那她求求他,或许……他可以放她一马?
知窈匆匆的将自己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胡乱的将那件浴袍披在了自己身上。
她看着那根带子,折腾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弄得。
她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复杂的衣服。
知窈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将它胡乱一系,然后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可预想中的画面却并没有出现。
外面只有裴迟曜一个人。
“过来。”
裴迟曜朝着知窈招了招手,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长长的,长得像个筒。
知窈瑟瑟发抖了起来,“你……你是不是想把我关进去!”
她想起来了!同族被抓走的时候,听说也是关在一个长长的,用铁做的东西里,莫非……就是这个?
“裴迟曜,你这个坏蛋!没想到你和他们都是一路人!你居然也想把我卖了!”
知窈越想越伤心。
她之前还觉得,裴迟曜除了比较爱rua她以外,或许是个好人。
他给她吃了那么好吃的食物,就算她咬了他,抓了他,他都一点也不责怪她。
她还以为,他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第七章 大骗子!大坏蛋
小狐狸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
裴迟曜是她第一个信任的人类,原来……阿娘说的都是真的。人类都是骗子!是大坏蛋!
她眼泪还没来得及落下,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知窈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体便抢先一步反应了过来。
她吓得原地起飞,直接蹿到了裴迟曜的身上,整个人手脚并用死死的抱住了裴迟曜。
“你们狐狸,都是这样对坏蛋投怀送抱的?”他的嗓音中夹杂着些许的笑意,知窈听得出来他就是在取笑她!
她又气又恼!她也不想的!虽然脑子很不情愿的接受了裴迟曜可能要把她卖了这个事实,但是她的身体还没接受啊!
她气的刚要从裴迟曜的身上下来,只是刚刚扭动了两下,臀部便被人轻轻一拍,“别动。”
紧接着,那轰鸣声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却是温热的风,还有那只宽大温暖的手,正轻轻的摩挲着知窈的头皮,为她烘干湿漉漉的长发。
知窈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不是用来抓狐狸的?
她整个人僵硬了好几秒,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不得不说,裴迟曜不管是撸狐狸的手法,还是按摩头皮的手法,都是一等一的好。
知窈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甚至将脸埋在了裴迟曜的肩上,使劲吸了吸鼻子。
好香……
一直到那轰鸣声结束,耳边响起了裴迟曜略带清冷的嗓音时,知窈才终于回过了神来,“这会儿倒是不担心我把你卖了?”
卖了……
这两个字就像是打通了知窈的任督二脉一般,她猛地抬头看向了裴迟曜,说道:“你你你……你真的要把我卖了啊?”
小狐狸是很单纯的,心思都写在脸上。
挠头皮的时候,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现在……一双金眸湿漉漉的,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嘴儿微翘,好似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般。
这个样子,跟先前那只灵动的小白狐,还真是有几分相像。
“我……我还小!卖不了几个钱的!你看我又瘦又小,听说那里都是按斤卖的,我这样的,卖不了几个钱。”知窈都快哭出来了。
小?
裴迟曜挑了挑眉,他倒是不觉得她哪里小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敲门声便在此刻很配合的响了起来。
知窈顿时吓得面无人色。
肯定……肯定是那些人来了!
她死死的抱住了裴迟曜。
不行!不行!
只要她抱得够紧,谁也别想把她从这里带走!
裴迟曜“啧”了一声,“你是准备把我勒死……”
他话都没有说完,眼前又是白光一闪。
知窈瞬间就变回了原先的那只小白狐狸。
手掌心下那细腻的触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裴迟曜愣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那抹白色“咻”的一下钻进了床底,门也被打开了。
孙哥快步走了进来,“阿曜,我敲门喊了你好几声,你怎么不回答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晕过去了。”
裴迟曜的目光顿时像两把利剑看向了孙哥。
孙哥吓了一跳,连忙闭嘴,还以为是自己哪里惹了他不痛快,“得,我就是来送个剧本。祖宗,您忙,您忙。我这就爬。”
经纪人做到这份上,孙哥觉得自己实在是憋屈。
可是没办法,谁让他是裴迟曜啊?
国际影帝裴迟曜,万人空巷裴迟曜,财大气粗裴迟曜。
给他当一辈子孙子他都乐意。
孙哥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出来。”裴迟曜看向了床底下。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出来,我现在就打电话让那些人来抓你。”
他张了张口,甚至连那个“一”的音都没发出来,眼前又是一阵白影窜过,小狐狸委委屈屈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站在裴迟曜两米远的地方,疯狂做着拜拜的动作。
求求你啦……
“唔……”她委屈的发出了叫声,不住地打着转。
下一秒,就被裴迟曜提着脖子给拎着抱进了怀里。
“再变个人让我看看。”他眯了眯眼,眸中是一丝警告的意味。
狐狸当场愣在原地,片刻后,她摇了摇头。
不行!
自从上次喝了那个药,她发现……自己想要变人还是变狐,就不是一件那么让人觉得随心所欲的事情了。
“变不了了?”
小狐狸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又怕裴迟曜一言不合再让人来抓她,她伸出两个软乎乎的爪子,攀上了裴迟曜的肩膀,用她毛茸茸圆乎乎的脑袋蹭了蹭裴迟曜的下巴。
这讨好的举动,彻底取悦了裴迟曜。
变不了就变不了吧。
原先他也不过打算养只狐狸解解闷,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惊喜。
反正,来日方长。
这只狐狸,他要定了。
“待在我身边,哪都不许去。”他开口,阴恻恻的威胁着,“外面有很多专门抓狐狸的,只有我身边才是安全的,知道吗?”
一听到“抓狐狸”三个字,知窈就吓得在裴迟曜怀里瑟瑟发抖了起来。
她慌乱的点了点头,抬起爪子,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自己。
裴迟曜很快就想明白了她的意思。
“有我在,谁敢抓你?”
知窈扬起脑袋,金眸里是一片茫然。
他的意思是说……他不会再找人来抓她了?
小家伙洗过澡,浑身的毛又白又软又蓬松。
这让原本就对她爱不释手的裴迟曜越发的喜爱了起来。
那双手就没离开过知窈的身上。
知窈是敢怒不敢言啊!
裴迟曜翻开了剧本,似乎是在熟悉明天的拍摄内容。
知窈整个狐狐都被他禁锢在怀里,没别的事可做,也只能跟着一起看起了剧本。
没多久,裴迟曜就发现了……
怎么怀里的这只狐狸崽子一直在哼哼唧唧的?
“唔唔唔……”
“叽里咕噜咕噜咕噜!@#¥%&*……”
顺着知窈的视线看去,裴迟曜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你不会是在读剧本吧?”
知窈骄傲的扬了扬脑袋,“唔唔唔!”那当然!她可是一只有文化的狐狐!

第八章 要给我吃?
作为一只有文化的狐狐,她抬起爪子,点着剧本里的一个角色,又抬起爪子,拍了拍自己毛茸茸的胸脯,“!@#@!¥%……”
不得不说,这狐语确实有点难懂。
知窈比划了半天,裴迟曜一句都没听懂。
小家伙骄傲的比划了半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委委屈屈的垂下了脑袋。
“QAQ。”
她心疼的看着那本剧本,知道自己这辈子跟那个角色是无缘了。
随即,一只大手猛地将她的小脑袋给拽了回去,说道:“干什么皱着一张脸,难看死了。”
虽然裴迟曜的嘴上是这么说着,可他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是十分温柔的看着知窈。
“仔细再说一遍。”
知窈委委屈屈的又一通吱哇乱叫。
她就没指望裴迟曜听得懂。
“你是说,你本来要出演这个角色?”
知窈:“???!!!”
小狐狸一下子扬起了脑袋,嘴巴微张,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裴迟曜。
他他他……他竟然听懂了?!
裴迟曜没听懂,可是知窈的心思都写在脸上。
他之前出演过一个心理医生的角色,就很顺手的考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证书。
人类那样复杂的生物,他都能猜到他们的心思,更何况是一只狐狸幼崽呢?
知窈猛点头,小鸡啄米似的。
她一屁股坐在了剧本上,神色无尽沮丧。
刚刚变成人是个意外。
会不会……她永远都变不成人了呢?
裴迟曜看着面前的小狐狸,若有所思。
……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就开机了。
知窈睡眼惺忪,被裴迟曜一把捞了起来,带到了片场。
她整个人困得找不着北,在裴迟曜的怀里找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就继续睡了过去。
因此,她也并没有听到裴迟曜和导演的对话。
“……那个角色……留着……对……更合适的人选……”
“延误?延误了就我担着。延期一个月,我给你一千万,两个月就两千万。我等得起。”
导演连忙点头哈腰的。
没办法,谁让这是裴迟曜呢?
那可是金主爸爸啊!
知窈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准确的来说,她是被吵醒的。
“好可爱的小狐狸啊!”
“可以摸摸吗?”
她抖了抖身子,猛地睁开了眼睛。
刚一睁眼,就对上了剧组两个常务的目光。
那两个小姑娘瞬间就被知窈给萌到了。
“啊啊啊太可爱了!”
其中一个小姑娘将她手中的巧克力朝着知窈面前推了推说道:“我请你吃巧克力哦。”
知窈歪了歪脑袋,抬起爪子试探着触碰那块巧克力。
这一记歪头杀,又让那两个小姑娘空了血槽。
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
就在他们的手即将挨到知窈身上的那一刻,知窈猛地叼住了那块巧克力,“咻”的一下逃走了。
按照那两个姑娘那副狂热的样子来看,是不把她撸秃不会罢休了!
不!不行!这几天天天都被裴迟曜rua,已经rua掉了她好多毛了!
要是变成小秃狐狸,那可就不好看了!
她在剧组间飞快的穿梭着,试图寻找裴迟曜。
但是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裴迟曜的人影。
奇怪……她刚才在外面明明就听到裴迟曜的声音了,裴迟曜能去哪里呢?
还没来得及转身,下一秒,她整只狐狸就被人抱了起来。
知窈瞬间慌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挣扎,那股熟悉的檀香味便沁入了她的鼻息间。
她立刻安静了下来。
“醒了?”
这一抬头,知窈彻底呆了。
面前的裴迟曜,穿着一件雪白的锦缎长衫,长发被玉冠高高束起,剑目星眉,眼角因着化妆的缘故,微微扬起,颇有几分飒爽英姿、桀骜不驯之感。
知窈都看呆了,嘴巴不自觉的张大。
幸好裴迟曜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小狐狸嘴里掉下来的那块巧克力。
“哪来的?”裴迟曜挑了挑眉,沉声问道。
知窈这才反应了过来,“唔唔唔!”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送她巧克力的那两个小姐姐,最后只得伸出自己洁白的爪子,将那块巧克力往裴迟曜手心里推了推。
“你是要给我吃?”
知窈点了点头,吸了吸口水。
她好想吃!
小狐狸的嗅觉比起常人要灵敏很多,虽然那块巧克力被包装纸包着,但是,她还是能够闻到那股香甜的味道。
“吸溜……”
她没忍住吸了吸口水。
但是她没有忘记!她必须要让裴迟曜对她心软才行!只有让裴迟曜对她日久生情,到时候舍不得她被抓走,她才是安全的!
知窈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彻底把裴迟曜逗笑了。
他微微弯唇,看着怀里那只“很有良心”的狐狸,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却忽然有一道略带突兀的女声插了进来。
“原来这是阿曜你的狐狸吗?”

第九章 狐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知窈好奇的向后张望了一下,却看到一个穿着吊带短裙的火辣女孩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火红色的小吊带,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小狐狸眼睛都看直了。
美女美女美女!
没想到,现在人类也进化的这么厉害了,到处都是帅哥美女呀!
多来点,她爱看!
她看的目不转睛的,正看的在兴头上,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敲了敲,小狐狸不满的“嗷呜”了一声,嗷完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讨好乖巧的蹭了蹭裴迟曜的掌心。
“有那么好看?”
裴迟曜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威胁。
知窈顿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着,谁都没搭理那个女人。
直到那个女人快步走了过来,“刚才我就看到这只小狐狸在这里上蹿下跳的,还在想是哪来的狐狸呢。”
她轻轻柔柔的笑着,只是随着她走近,小狐狸“阿嚏阿嚏”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极其的浓烈,刺激的她瞬间头昏脑涨。
那女人的神色瞬间变得有点尴尬了起来,但是为了和裴迟曜多说几句话,她强笑着说道:“阿曜,你什么时候养了狐狸?我都不知道呢。”
她的语气听起来和裴迟曜很是熟稔,甚至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知窈甩了甩尾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了起来,
原来……还会有别人也和裴迟曜撒娇的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裴迟曜冷眼看着何凯婷,根本不想搭理她。
但何凯婷早就习惯了裴迟曜这种冷冰冰的态度。
有什么关系?反正裴迟曜对谁都是这样。她利用了裴家和何家的关系,很快……就要成为裴迟曜的未婚妻了。
想到这里,何凯婷越发的洋洋得意了起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裴迟曜手里的那块巧克力,想都没想,就拿了过来,“这是什么地摊货啊?阿曜你可别吃,万一吃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
她直接将那块巧克力扔到了垃圾桶里,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糖盒,递到了裴迟曜的面前,“喏,知道你爱吃甜食,这是我特意让人从意大利带回来的。”
知窈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她居然……居然把她舍不得吃的巧克力给扔了?!
“嗷呜!!”知窈冲着何凯婷大叫了一声,挣脱了裴迟曜的怀抱,冲向了那个垃圾桶翻找了起来。
那可是两个小姐姐送给她的心意呀!怎么可以直接扔进垃圾桶里!
知窈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何凯婷吓了一大跳,“天,真脏,这狐狸在做什么?”
裴迟曜冷着脸,一把将狐狸捞了回来,“别急,会找回来的。”
他看着狐狸脏脏的爪子和脚,竟然一点都没嫌弃,直接把狐狐抱得紧紧的。
何凯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她是……出现幻觉了吗?
裴迟曜有洁癖这是全国都知道的事情啊!!
“阿曜,你这狐狸有点不懂事啊,你要是喜欢,我有个朋友家的狐狸血统高贵,到时候我弄一只……”
“闭嘴。”
裴迟曜的耐心彻底告罄了。
他看着何凯婷的目光已经不仅仅是用“冷”就能够形容的了。
在对上裴迟曜目光的这一刻,何凯婷彻底闭上了嘴。
“找回来。”
什么?
何凯婷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我不重复第二遍。”
“唔唔唔!!!”找回来!
知窈却重复了第二遍,必须要找回来!
她自己都舍不得吃呢,特意留给裴迟曜的,裴迟曜都没来得及尝呢……
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一双金眸变得湿漉漉的。
似是感受到了怀中小狐狸那不太对劲的情绪,裴迟曜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以示安抚。
“你可以不找,但裴氏和何家的关系,从此终结。”
什么?
这话瞬间就戳到了何凯婷的痛处。
她咬了咬牙,这怎么可以?
要知道和裴家攀上关系,她费了多大的劲?整个何家又费了多大的劲?绝对不行。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恶心,走近了那个垃圾桶。
刚要去翻找,鼻息间便涌入了阵阵恶臭味,她差点当场呕出来……
找到了那块巧克力,是十分钟后。何凯婷几乎把所有的垃圾都翻了一遍,终于翻到了那块藏在最下面的巧克力。
但是……那块巧克力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我再买一盒给你好不好?等一下你去送给她们?”裴迟曜温声说着,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何凯婷都看呆了。
原来……裴迟曜也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知窈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裴迟曜看都没看何凯婷一眼,直接抱着小狐狸离开了这里。
等到回到剧组休息区的第一件事情,知窈就是从裴迟曜怀里蹦了出来。
裴迟曜想伸手去碰她,她都不肯让裴迟曜摸一摸。
“唔!”她凶巴巴的看了裴迟曜一眼。
哼,虽然是那个坏女人扔掉了她心爱的巧克力,可是……可是裴迟曜也不是完全没错。
错就错在……他会呼吸!
对!就是这样!
她怎么看裴迟曜怎么不顺眼,已经完全忘记了给裴迟曜巧克力的初衷。
“生气了?”裴迟曜挑了挑眉,甚至越发的来了兴趣。
面前的那只小狐狸将自己缩成一团,躺在太阳椅下面,任由裴迟曜怎么戳她,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狐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直到……
鼻间忽然弥漫起了一股浓浓的巧克力醇香味,知窈立刻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顺着那香味来源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裴迟曜的手上多了一盒巧克力!
好像……好像还是榛子的!
“吃不吃?”裴迟曜拆了一颗,递到了知窈的面前。
知窈犹豫再三,还是高傲的扬起了自己的头颅。
不吃!
“!@#¥#@!”狐狐也是有骨气的!
“真不吃?那我给别人了。”
说着,裴迟曜就要把那盒巧克力递给孙哥。
孙哥嘴角咧开了一个极大的笑容,“哎哟喂,谢谢曜爷打赏!”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接过,面前就闪过一团白影,死死的坐在了裴迟曜的手臂上。
“唔唔唔!”
不许给不许给!
知窈气急败坏的看向了裴迟曜。
裴迟曜收回了手,戳了戳小狐狸气鼓鼓的腮帮子说道:“终于肯理我了?”
狐狸张嘴,刚要骂骂咧咧,下一秒,嘴巴里就被塞了一颗香香甜甜的榛子巧克力。
好吃好吃好吃!
好吃的她毛都炸了!
孙哥哀怨的看着小狐狸,“我也想吃!”
要知道,这盒巧克力可是国外巧克力大师纯手工定制的,每天只限量卖十盒。
小狐狸整个狐趴在盒子上,死都不肯动弹一下,两个爪子将那个盒子护的紧紧的。
不知道为什么,孙哥总感觉,裴迟曜养的不是狐狸,而是小女友啊!
淦!他怎么会有这种既视感!

第十章 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小东西
“这么护食?”
裴迟曜的大手直接穿过了知窈的软乎乎圆滚滚的小肚子,将她整只狐狸给抱了回来。
“看看你的爪子,脏成什么样了。”他修长的手指,拿过一张湿巾,轻柔的给小狐狸擦拭着。
一旁的孙哥看的目瞪口呆,没人比他更清楚,裴迟曜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
可是……可是他刚才竟然亲自给知窈擦了爪子?那么脏的爪子!
知窈“哼哼唧唧”的,任由裴迟曜擦拭着她的毛发。
这么一折腾,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
裴迟曜今天的戏份也拍完了,他下午还有事,便准备先离开。
在目睹导演点头哈腰的送裴迟曜离开之后,知窈才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
裴迟曜的来头,是真的大啊!
她可能……真的抱到了一根特别特别粗的金大腿。
想起今天上午自己的所作所为,知窈又后知后觉的有些害怕了起来。
她一双金眸,一瞬不瞬的打量着裴迟曜。
裴迟曜放了下手里的电脑,食指成扣,轻轻敲了敲知窈的脑袋,“要是把口水流到我身上,我马上就把你扔出去。”
知窈:“!@#¥#@!”
她才不会呢!!!
“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口水流了一地。”
知窈:“……”淦!没有办法好好玩耍了!
她气鼓鼓的别过了脑袋,看都不想看裴迟曜一眼。
“行了,到了。”
只是,她的脾气还没闹多久,下一秒,就又被裴迟曜抱进了怀里。
知窈发现,自从她变成了狐狸,遇到了裴迟曜,她的这四条腿,就再也没落过地。
走哪抱哪。
这种感觉还真不错。
小家伙缩在裴迟曜的怀里,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切。
这个地方……好奇怪哦。
周围的门,像是拍古装剧里才会见到的那些木质雕花门。
一条街也空空荡荡的,分明是大白天,艳阳高照,却没有一个人影路过这里。
阴森森的。
裴迟曜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她两只爪子搭在了裴迟曜的手臂上,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忽然,裴迟曜停在了一间店铺面前。
说是店铺,其实也并不是,因为他的上面,并没有牌匾。
“大少,就是这里了。”
冷不丁的,在他们身后响起了一道知窈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知窈微微一愣,这才发现,刚刚开车送他们来的人并不是孙哥!而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衣人!
裴迟曜想做什么?
裴迟曜微微颔首,“你在外面等着吧。”
“是。”
他抱着怀里的小狐狸,走进了这间看起来十分古朴陈旧的店。
这里面也十分的暗,但直到走进来,知窈才终于知道了这家店是做什么的。
原来……是卖古董玉器的?
只是弄得这么阴森森的,看起来未免也太吓人了吧……总感觉,这里的东西,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呢。
“裴家大少光临,鄙店荣幸,蓬荜生辉啊!”
忽然,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可把知窈吓了一跳。
裴迟曜却并未搭理那个人,而是垂眸安抚似的拍了拍知窈的后背,怀里的小家伙这才终于安分了下来。
古董店卖家倒也并不在意裴迟曜的态度,他缓缓靠近裴迟曜,这才注意到了他怀里的那只小狐狸。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脸颊并不似其他狐狸那般看着尖尖的,反而有些圆滚滚,一双金眸无比灵动,正滴溜溜的打量着他。
看得出来,这是一只品相极佳的狐狸。
“真是一只漂亮的小狐狸啊!”
古董店卖家打心眼里感叹道:“不知道这只小狐狸,又是裴家大少花了多少钱买的?”
裴迟曜冷淡道:“捡的。”
古董店卖家:“?”
“行了,废话别那么多,东西呢?”
他抬手,将口袋里的一张支票拍在了桌案上,那卖家拿起支票,待看清了上面的数额之后,大喜过望,连忙说道:“这就给你拿!”
“唔唔唔?”知窈好奇的看着古董店卖家离开的身影,又看向了裴迟曜,金眸中的疑惑显而易见。
“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小东西,这可不是你该管的。”裴迟曜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
她的毛格外丝滑柔软,总是让他想到那一日指腹下触碰到的光滑肌肤。
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既然裴迟曜不想说,那么知窈也懒得自讨没趣,而是一个蹦跶便从裴迟曜的怀里跳脱了出来,跃上了玻璃台面。
那台面之下,摆放着许多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玉器与首饰。
她正看的入迷,忽然,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便映入了知窈的眼帘。
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小家伙低着脑袋,越发的靠近了那块玉佩,可鼻尖却只触碰到了凉凉的玻璃柜。
猛然间!她金眸一缩,瞳孔凝成了一条细细的竖线。
天!
这块玉佩是……
“唔唔唔!!!”
她慌忙看向了裴迟曜。
知窈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竟然不能口吐人言。
这块玉佩是她的!是她的!!!
是很多年以前,一位故人送给她的!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
她肉垫用力的拍向了玻璃柜,刚刚走出来的古董店卖家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可不能这么拍!”这都是他费尽心思从各地搜罗来的!要是坏了一样,他都得心疼死。
原本在四周打量的裴迟曜,也终于注意到了知窈的异常。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