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诺诺厉凡沁

第1章 厉家养女三岁半
厉家主宅前。
五十岁多的厉程面带犹豫地看向对面余家的老管家。
“余老啊,你家三少爷少夫人是有恩,我们家孩子也是多,你说能和你家小小姐做个伴,恐怕不行啊。”
“我这些孩没一个争气的!昨天老四在班里逼男同学穿小裙子,被老师叫家长,我那个脸丢的啊。”
“我怕余家千金到我们家,被这群混小子给带坏了,毕竟……唉……”
后面的话厉程也没说。
余家老管家桑启问。
“那厉大小姐呢?”
厉程揉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
“大小姐?我那哪是生了个女儿,我是生了个祖宗!别说了,气死我了!”
余老管家听到这里,很是无奈。
小小姐前年失去了父母,今年才四岁。
若不是他今年身子骨实在不行,不能伺候大小姐。
少爷和少夫人早就从余家本家分出来了,自己单独立户,从住出租房开始,摸爬滚打了十几年才有了这些财富。
现在少爷少夫人飞机失事去世,本来根本不管他们的余家人纷纷想要领养小小姐。
小小姐回余家本家住了一年,每天面对的都不知道是什么虚情假意……
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也觉得对儿子有愧,或者是,不想照顾小小姐,想等到小小姐五六岁懂事了再接回去。
就让他把小小姐寄养出去。
现在小小姐就是个烫手山芋,谁也不想接手。
余家又图谋小小姐继承的百亿遗产,实在是不能再呆下去,他也不放心把大小姐放到别人家寄养。
余老管家想到这里,对厉程说。
“我们小小姐不会花费你们家一分钱,什么钱,我们小小姐都自己出,她也会自己照顾自己。”
“小小姐可乖了,不给人添麻烦。”
说完,桑启真切又恳求地说。
“真的。”
厉程深深叹口气。
“我们家也不是缺一个小姑娘的生活费饭钱,我就是比你余家老爷,钱只多不少。”
“就是,我现在不太方便。”
余管家明白,厉程就是不想添麻烦。
余家也不想要,其他家族更是避之不及。
厉程也很无奈。
以他和余三少爷的关系,余三少爷生几个他能养几个。
但他自家还是一团糟几个儿子女儿就让他每天秃头脱发夜夜噩梦,他真的不想家里再多个难伺候的小孩子……
“桑伯伯……”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从余管家身后的车内响起。
接着,车门自动打开,从车内伸出一只穿着圆头小皮鞋的小脚,接着,一双肉呼呼白嫩嫩的小爪子抓出了车门。
小脚脚费力地试探地探向地面。
先是在半空中探了探,随后穿着浅粉色公主裙的小身子慢慢从车内滑下来,小脚脚才踩到地面上。
从车上下来一个软糯糯可可爱爱的小姑娘。
下车后她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像个小淑女,安安静静又乖乖巧巧。
余管家吓了一跳。
“小小姐,你小心点。”
“没事……”
可爱到了极致的奶声奶气的声音落下,余诺诺抬起头,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
脸颊还有婴儿肥,肉嘟嘟的小脸看起来又白又嫩,看着就有一种想捏一把的冲动。
水汪汪的杏仁儿眼,睫毛又长又翘。
身高小小的,几乎不到他们的小腿高,像个漂亮的动漫人物。
肌肤白皙细嫩,小手背在身后,手指头悄悄地搅在一起。
余管家看到余诺诺,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他知道自己和厉程的对话让小小姐听到了。
小小姐虽然只有三岁半,但是特别聪明,会背很多诗。
平时也不爱说话,安安静静地在屋子里看书。
一点也不麻烦别人。
乖巧的不像是小娃娃。
余诺诺听到了桑伯伯的话,她复杂的听不清楚,但是,她比其他人都清楚,爸爸妈妈都不要她了,她是没人要的孩子。
不能麻烦别人。
诺诺会努力长大,自己照顾自己的。
余诺诺眨眨眼睛,迈着小步子走到余管家身边,抬起肉呼呼的小手悄悄地抓住余管家的衣角,奶声奶气地低声说。
“桑伯伯,回家家,诺诺可以叠被被,自己洗脏衣衣……”
余管家听到这种话,心都要碎了。
小小姐多可怜,明明在余家都是自己的亲戚,但是吃饭还要付钱,花几倍的钱,很小就会自己洗衣服了。
他忍不住看向厉程。
“拜托了,就帮忙照顾一下小小姐吧,小小姐很快就长大了。”
厉程看着这么乖余诺诺,内心也在躁动。
怎么这么乖,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乖的小孩子?!
和他家那群混世魔王完全不一样!
才四岁啊!
他家混世魔王们四岁都会打架掏鸟窝玩泥巴到处惹事,饭不好好吃,还像哈士奇一样祸害家里的东西,把他藏在家里的小电影翻出来在宴会上公放……
这个女孩子竟然会自己叠被子,还会叠衣服?
而且这说话的方式多可爱,“被被”,“衣衣”,“家家”。
厉家主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刚生出来的时候,他也拿着玩具逗小孩子,说叠词。
吃饭饭,喝水水呀。
然后,他家的混世魔王们不是踹他手就是抓他头发,叠词只会说一个“别比比!”
这这这……
同样是人生的,怎么他生的和余三少生的差那么多?
这要是他女儿,他是不是能少秃头多活几年?!
心情愉悦!
余管家见厉程没有说话,也知道人家是不愿意的。
就是可怜这么乖的小小姐……
余诺诺也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她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余管家的衣角,好小声地说。
“桑伯伯,诺诺不争气……伯伯别难过……不哭哭……”
“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不争气!!”
出乎余管家预料的,这句话是厉程说出来的。
余管家愣住了,“厉家主你的意思是……”
厉程搓了搓手,而后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可能有点怪蜀黍,他摆出一副温柔的笑容。
“诺诺很可爱,我觉得,我家可以养!不是,我愿意诺诺住在我们家,如果能够教化教化我那几个不孝子女更好了!”
真香定律打脸就在瞬间!
( ̄ε(# ̄)☆╰╮( ̄▽ ̄///)
余管家没想到厉程变化的这么快,“真的么?是不是不太方便。”
厉程高高兴兴摸摸自己可能减缓秃头势头的头发。
“很方便,这孩子这么乖!交给我吧!”
余管家松了口气,“真是麻烦你了。”
余诺诺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大概听懂了这个叔叔愿意收留她。
她咬咬自己的小嘴唇,提起小裙摆,对厉程做了个淑女的礼节,特别真诚又乖巧地说。
“叔叔,谢谢。”
厉程的内心开出小花花。
“不用谢!真乖!”
✿✿ヽ(°▽°)ノ✿
孩子,教化我家混世魔王们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第2章 姐姐是大英雄
余诺诺大概知道这个叔叔愿意收留自己,她觉得很感谢,道谢之后,有些拘谨地抿着小嘴唇。
她还特别小的一只,抬起头才能看清楚大人的模样。
她奶声奶气地说。
“我会,更乖乖。叔叔,放心…”
不会惹麻烦的,会乖乖听话的。
谢谢叔叔收留我。
厉程听到这里觉得挺心酸的,这孩子都这么乖了,还要更乖,想想自己家那几个……
不敢想了,怕现在气吐血。
余管家见余诺诺这幅乖巧的样子,心里更难过。
明明应该是天之娇女的小小姐呀,又那么恩爱又疼爱她的父母,还那么有钱……偏偏这么小,还失去了双亲。
“那就麻烦厉家主了。”
“不麻烦不麻烦。”
厉程还是很满意的。
他孩子多,都是发妻所生,他老老实实辛辛苦苦工作,一门心思都扑在家庭孩子上了。
结果钱有了,孩子全歪了。
他本来觉得自己比余三少活的久比余三少成功地多,结果孩子这上面输得一塌糊涂啊!
他问桑启。
“余老啊,这孩子叫诺诺是吧?”
余诺诺听到这句话,乖巧懂事地点点头。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怯生生又充满感激地看着厉程。
厉程轻轻咳嗽一声。
“放心,我夫人特别喜欢孩子,光生就生了五个,最近还和我说要再给我生一个懂事机灵的。我说她年龄不小了,可不要再生了伤身体。”
“诺诺这么乖,我夫人肯定很喜欢,弥补了我们的遗憾啊。”
余总管觉得厉程能够接受余诺诺就行,至于照顾照顾的不好,他也做不了主。
厉程接收了余诺诺,他和余总管去办手续,给诺诺安排住处。
厉程让自家的管家带诺诺去二楼住,让她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房间。
余诺诺乖乖地听着厉家管家的话,往主宅走。
陌生的环境实际上让她害怕。
但是,她悄悄握紧了自己肉嘟嘟的小爪子,给自己打气。
——诺诺,你要坚强,不怕怕。
妈妈说过哒,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呀!
厉家管家对厉程恭恭敬敬,等厉程一走,对余诺诺的态度就变得不耐烦了起来。
“你是老爷说的余家小小姐?”
余诺诺敏锐地察觉这个管家不喜欢自己。
她乖乖地点点头,低声,“嗯”了一声。
厉家管家冷笑。
“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来厉家吃饭了?你母亲心机挺深啊,不愧是……”
看着乖巧的余诺诺突然抬起头,抿紧了小嘴唇,杏仁儿般水汪汪的眼睛里有小动物一般的警惕。
“不许说妈妈!”
妈妈已经死了……
妈妈是最好的妈妈!
厉家管家懒得搭理余诺诺,这么三四岁的小孩子懂得什么,但是就知道来厉家蹭吃蹭喝。
果然,夫人说的没错啊。
这小狐狸精都来了,那老狐狸精还会远么?
厉家管家冷笑着,走到二楼后,手里拎着一串钥匙,直接往最角落最阴暗的房间里走。
余诺诺不喜欢这个管家。
毕竟曾经也是顶级富家大小姐,余诺诺善良可爱,但是从小父母怕她被坏人拐走或者绑架,一直教她分辨坏人。
余诺诺对待坏人一向很警觉。
她没动。
管家走了两步,见这小女孩没动,不耐烦起来。
“你过来,听不懂话是不是?过来!楼上只有这间房间没有人住了,我找人收拾收拾再给你住。你不高兴可以去和老爷告状……”
说完管家觉得小孩子能听懂什么,冷笑着栽赃嫁祸。
“刚来第一天,就要东要西,还想住好的,你凭什么?”
余诺诺握着小拳头,奶声奶气地反驳。
“诺诺没有要东要西……”
“你说没有就是没有?当我耳鸣啊?”
管家不耐烦地说。
余诺诺仍旧没有动,厉家的管家看看时间,怕厉程上来他解释不清楚,他烦躁地向余诺诺走过来。
“你怎么还不过来,听不懂话是吗?我们主子说要让你找个房间,我这不是给你找房间了么?”
说着,他走到余诺诺身边,伸出手要抓余诺诺胳膊。
“过来!”
余诺诺后退一步,摇着可爱的小脑袋。
“不!”
余诺诺一步步后退。
“你给我过来!”
“不!”
余诺诺说着,奶声奶气地后退。
厉家管家抬头看了看监控摄像头,发了狠去抓余诺诺。
“喂,干什么呢?”
一只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突然从余诺诺身后伸出来,一把抓住了厉家管家伸出的手。
同时,余诺诺后退着,冷不丁撞到了身后的人。
她的小身体就和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瞬间僵硬下来。
管家把她吓坏了,她对厉家现在毫无好感……
后面的,是什么?
是这个房间里的都是坏人,也是坏蛋么,还是吃小动物的怪兽……
余诺诺像一只被吓坏的小仓鼠,肉嘟嘟的小爪子下意识举在身前,一动不敢动。
身后的厉凡沁见到撞到自己怀里的小豆丁,扬了扬眉。
这是什么小东西?
她身高一米七以上,剪着一头齐耳短发,头上架着黑色护目镜,穿着黑色修身机车服,长腿细腰。
右耳戴着逆十字架耳环,脖子上挂着骷髅吊坠。
手上戴着露指手套,右手在身侧捞着一个摩托车头盔。
整个人叛逆又酷又帅。
厉家管家看到厉凡沁之后愣了一下,恭敬地说。
“大小姐,我是想和她说说话而已。”
厉凡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那也别碍眼,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厉家管家看看余诺诺,为难地说。
“可是,家主让我给她一个房间……”
“你管他那么多干啥,他让你吃屎你也去吃屎?”
厉凡沁最烦听到厉程的消息,更不耐烦地说。
“你别挡道,让我心烦。”
厉家管家知道家里这几个少爷小姐都不是他惹的起的,但是……
他又说。
“不光是这样,夫人那边,我也没法交代。”
说到“夫人”,厉凡沁想起来自己被叫回来的原因了。
她妈说她那个便宜爹,把自己的私生女给接到家里来了。
私生女……就是面前这个小东西?
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小仓鼠?
厉凡沁看看余诺诺穿着粉红色的小裙子,一眼认出来这个布料价格不菲,内心咋舌。
看来我那个便宜爹还挺舍得花钱。
“行了,我带她去见我妈,你走吧。”
厉家管家这才放心,他也怕这祸害给家主告状,但是夫人的话又不得不听。
大小姐亲自把这祸害带给夫人,再好不过了。
管家跑了。
厉凡沁最见不得出轨,她准备把这私生女带到自己母亲那里让母亲处置,要她说那么麻烦干啥,直接撵出去得了。
结果,她感觉到这小东西转过身,抓住了她的裤子。
“嗯?”
厉凡沁不解。
结果,她看到这小东西用肉呼呼的小爪子,短短的小胳膊搂住她的腿,抬起可可爱爱的小脸。
水汪汪的杏仁儿眼里都是对她的崇拜。
“姐姐……好厉害!”
几句话就把坏人弄走了,救了她!
厉凡沁:(⊙o⊙)…
啥子?!

第3章 姐姐被萌化了
“呃……”
厉凡沁没搞明白这小东西在说啥。
余诺诺的眼睛仿佛在放光,漆黑的没有一点杂质的眼睛里满是对她的崇拜,仿佛她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小爪爪抓着她的腿,小身体依偎上来。
厉凡沁没有说话,眼神疑惑。
余诺诺觉得自己可能说的太小声了,没有让姐姐听清楚。
她奶声奶气,费力地仰着头,超大声地说。
“姐姐好厉害!姐姐赶走了坏人,是大英雄!超棒棒!”
厉凡沁愣了一下,随后,脸有点红。
她抓了抓自己的脖子,“那个……哈哈,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啦。”
被小孩子夸奖,让她良心不安啊喂。
你这小东西知不知道我和那个“坏人”是一伙的啊喂!
内心这么想,但是余诺诺毫无心眼的崇拜还是让自诩为“初中大姐大”的厉凡沁有些满足。
她低头盯着余诺诺看。
余诺诺穿着粉嫩嫩的小裙子,抱不到大腿就抱小腿,对厉凡沁笑的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姐姐~”
奶声奶气。
厉凡沁感觉内心受到了萌物暴击!
“咳咳,你不要以为你对我卖萌,我就会放过你。知道么?卖萌是没用的!”
余诺诺不解地歪过头,眨眨眼睛。
长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般轻扇。
“卖萌……是什么?”
厉凡沁捂住脸。
她是傻了么?
和小豆丁说什么话?!
这是豆丁啊,行走的豆丁,还没她腿高!
厉凡沁低头看着一点点大的余诺诺,这和她小时候见过的四五岁在家拆家还差点拆了她机车的臭弟弟完全不同。
这脸怎么这么软?
和糯米糖一样,怎么长的?
厉凡沁想着的时候,已经不自觉弯下了腰,罪恶的手不受控制地戳了一下余诺诺的脸。
余诺诺就和只柔软的小仓鼠一样。
被戳脸,身体瞬间僵硬一动不敢动!
她连眼睛的眨动都不敢,就乖乖地看着厉凡沁,用可怜乖巧的小眼神……
让厉凡沁觉得自己做了坏事。
但是欺负小可爱的罪恶感中,莫名夹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比超市捏方便面袋子还爽?!
厉凡沁把自己的手收回来。
余诺诺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是只有四岁身价百亿,没人在意她会在暗地里欺负她,但是明面上还是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细皮嫩肉。
厉凡沁才戳完她的脸,她嫩嫩的脸上就浮现了一个指头红印。
厉凡沁惊呆了——
!!!∑(゚Д゚ノ)ノ
这……这么嫩?
不至于吧?
她认识的家伙那都是非常耐打的,包括她,也耐打。
这一碰就出红印……不敢碰……
厉凡沁把手收了回来,但是她弯腰时,手指头被一只软糯糯还带着点微凉的小手抓住。
“姐姐,摸摸。”
小手的力气很小很小。
带着她的手指头,往软嫩嫩的脸上戳。
厉凡沁眼睛瞪大了些,就听到奶声奶气的小声音认真地说。
“姐姐喜欢摸摸,不痛痛,诺诺给摸摸。”
说着,余诺诺亲亲咬住了唇,明显很紧张,怕疼。
厉凡沁的心都要融化成一滩水。
这小可爱……
她的手指轻轻按在柔软的脸上,轻轻又轻轻地戳戳。
余诺诺乖巧可爱地任戳。
厉凡沁一种保护欲油然而生。
这傻可爱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她认真地对余诺诺说。
“你长着这么可爱的脸,到处乱逛,很危险的知道么?还好你遇见了我!不然你完蛋了!这个世界上,欺负人的坏人可多了!”
余诺诺听不懂厉凡沁里开玩笑的话。
她认真地点头奶声奶气地重复。
“坏人可多了!”
然后,她握紧小拳头,出乎厉凡沁意料地说。
“姐姐保护诺诺,诺诺也会保护姐姐!姐姐别怕怕!诺诺很快就长大,保护姐姐!”
厉凡沁:……
犯规,这也太萌了!
厉凡沁不知道说啥,也没有见过这种一本正经的萌物。
她单手捞着头盔,没手捂脸,也不知道该说啥,也忘记了把小可爱交给她妈妈的事儿。
厉凡沁傲娇且别扭地问。
“我不需要你保护,你这小豆丁能保护谁?”
“对了,刚才管家说要给你找住处,你喜欢住哪里?”
余诺诺对住处没什么感觉。
她只是不喜欢一个人。
她有很大很大的房子,原来有爸爸妈妈,现在只有一个人了……她也不想回去住,好害怕。
余诺诺想到这里,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喜欢,有人的地方。”
厉凡沁:……?
没人难道有鬼么?
她努力去思考一下小孩子的思维,她四弟那个白痴小时候喜欢干啥?
哦喜欢一个人睡,拆家,还尿床,出去疯。
那这个小可爱……
“啥意思?”
厉凡沁还是不理解。
余诺诺舔了舔小嘴唇,好小声好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厉凡沁听不清楚。
余诺诺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厉凡沁,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害羞,还有鼓足勇气的样子,特别可爱。
她的声音大了一点点点点。
厉凡沁听清了。
“屋子空空,怕怕。”
厉凡沁明白了!
“哦,你怕黑啊!那你想和谁睡?”
这是她便宜爹的私生女,不会想和她便宜爹睡吧?
那她妈不把这小可爱给撕了?!
厉凡沁盯着余诺诺看了一会,下定决心。
“你先睡在其他房间,晚上我来接你来我房间睡,说好了啊,不能撕东西,也不能尿床!”
余诺诺的眼睛亮了。
和姐姐一起睡?
真的……可以么?
厉凡沁知道这么点的小孩子很多事情听不懂,她干脆 直接把余诺诺抱起来,走到她房间门口。
“我房间在这里,门口贴着骷髅的记住啊。晚上我接你过来睡,懂么?”
余诺诺乖巧点头,大眼睛弯弯,觉得好开心啊。
她趴在厉凡沁怀里,乖巧可爱地点着头时候,突然对着厉凡沁的脸,亲亲地“啵”了一下。
厉凡沁惊呆了!
她被亲了?!
她脸的第一次,给了个女孩子?!
厉凡沁瞪大眼睛看向怀里的奶娃娃,而后,觉得,好像,也不错……
余诺诺红着一张嫩脸像只小鹌鹑缩在厉凡沁怀里,好小声地说。
“谢谢,要亲亲的。我,谢谢姐姐。”
厉凡沁心里一阵奇异的满足。
她把余诺诺放在门口,手机响了。
她动作一僵。
她妈打电话过来要人了。
这么想,余诺诺看了看左右,随便推开一个能推开的门,把余诺诺推进去。
“乖先进去藏好,等姐姐来接你。知道了么?!”
厉凡沁神情严肃。
余诺诺就和接到了任务的小特务一样,也一脸严肃地点着小脑袋!
“知道啦!”
厉凡沁特别想捏她一本正经的小脸,太可爱了!

第4章 洁癖学霸二哥
厉凡沁的手机响个不停,她看了一眼关上的门,发现这是她二哥的房间。
二哥在读高三,平时住校不回家,而且二哥有严重洁癖屋子里很干净,小可爱在里面也没事。
她想着,离房门远点,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粗犷沙哑的女声传来。
“妈妈的好女儿,你见到那个小贱货了么?!”
厉凡沁觉得用这个称呼来说那个啥也不懂傻乎乎的小可爱有点过分,她没做声。
她妈妈何虹继续说。
“你今天是没看见有多气人!我现在被气的都起不来床!厉程果然是看腻了我,他昨天就联系人,把那个小贱人接过来了!”
“那个小贱人过来了,大贱货还会远么?!我给厉程生了这么多孩子,他还这么对我,他真不是人啊!”
厉凡沁一向是向着她妈的,因为何虹生她的时候身体已经不好了,几乎是小死一回。
厉凡沁觉得那是她欠母亲的,基本对何虹百依百顺。
而且她也是厉家唯一的女儿,和母亲更亲近些也正常。
“沁沁,你有没有听妈妈讲话?!”
厉凡沁立刻回答。
“妈妈我在听,你身体不舒服,找医生了么?”
“不是医生的问题!是那个小贱人的问题!把她撵出去!不然我的病不要想好了!我本来身体就不好,他还这么气我!”
厉凡沁从小听母亲说自己父亲在外面做生意不回家,就是在搞外遇。
晚上突然接到电话出去吃饭,也是搞外遇。
搞得她特别不喜欢厉程,也很讨厌的男人。
也因为从小听这种“外遇”语言,对于余诺诺是厉程私生女的事情她也没怀疑。
平时她绝对向着自己母亲把小贱人赶走,但是这个小可爱……
可怜兮兮的,还傻,撵走万一露宿街头饿死了咋整?
厉凡沁转移了一下话题。
“妈你在屋内么,我来看看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别气坏身体,不然不就让坏人得逞了么?”
何虹恶狠狠地说。
“我是这么想的啊!可是厉程和那外面的狐狸精都是要我死啊!”
厉凡沁走到了何虹屋内,何虹从床上虚弱地撑起身子。
“沁沁,坐!妈妈有话和你说。呵呵!沁沁,那个小贱人留不得,她来就是为了和你争财产的!”
“外面的小贱人都很有心计!你本来是厉家唯一的大小姐,唯一的女孩子,她来了,会分走你哥哥弟弟们对你的宠爱!”
“她会夺走你的疼爱,而后夺走你爸爸的钱!”
厉凡沁想到自己家那几个哥哥弟弟还有便宜爹,恨不得把他们打包扔出去。
有人把他们垃圾回收走,她简直要感谢人家祖宗八代啊!
何虹见到女儿这般,叹口气。
“女儿啊,你还不懂。你看到隔壁言家没?就是言家接回了私生女,结果私生女和千金争财产,弄得家里乌烟瘴气。”
“这个小贱人住在我们家,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不会感恩我们的!只会把我们当成抢走她父亲和母亲爱的坏人!最后还会报复我们!”
“你身为正统千金小姐,不能没有这种防范意义啊。”
厉凡沁觉得这剧情怎么和她那个整天看狗血言情剧的死党写的剧情一样,什么私生女复仇,真假千金撕逼——
何虹语重心长。
“女儿,我们一定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让她夺走你的一切!”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
厉程叫大厨做了一大桌子饭,兴奋地搓着手手。
“管家,给小小姐安排好住处了么?把小小姐接过来,叫我几个崽子们也来,我去请夫人,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
管家为难地看向喜气洋洋的厉程。
“老爷……小小姐在夫人那里。”
厉程喜上眉梢。
“把她接过去了啊,真好,我就知道她会喜欢这种乖巧的孩子。”
管家觉得厉老爷不是人。
自己的私生女还想让自己的夫人接受和喜欢?
太过分了吧!
厉程喜气洋洋的时候,何虹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我喜欢?我可真喜欢!厉程你可是真有本事!自己生的小贱人带回来,还想让我养着?!我告诉你,做梦!”
厉程的脸垮了。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叫自己生的,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这是余家三少爷的孩子,余诺诺。姓余不姓厉。”
何虹根本不信。
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她生了五个孩子为了挽回厉程的心,结果厉程还不是天天搞外遇不怎么回家?!
何虹冷笑着。
“饭要是做给那个小贱人的!我不吃!我不想看到她,看到她我会把胆汁都吐出来!你敢做,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厉程表情变得严厉起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余三少爷对我们有恩,如果不是当年他给的十亿资金,我们厉家没有今天,而且余诺诺不是我的孩子……”
“谁信?!你当我是傻子是吧?!”
何虹根本不理,她对厉凡沁说。
“你看看,男人最会说谎。余三少爷的孩子为什么接到我们家?传言他和自己的妻子没了,但余家是没人了没人照顾孩子?!绝对有鬼!”
厉程不知道怎么和何虹解释余诺诺家的事情,他这个妻子啥也听不进去,让他心很累。
他试图解释一下。
“我可以和她做亲子鉴定……但是这样怀疑一个孩子,太过分了。”
何虹冷笑。
“过分?你把你和狐狸精生的孩子让我照顾,我不是人?我还觉得你不是人,你最过分!”
厉程压抑着被激起的愤怒。
“你一直和我说喜欢小孩子,还说喜欢小女孩,我不是想让你高兴一下。这女孩子可乖了,不用你照顾,会自己收拾,还会叠被子……”
何虹笑出声。
“好啊,这么会叠被子,就把咱们家全家的被子都叠了呗。否则,我就让她滚出去!”
“不然,你就让我这个和你辛苦一辈子为你生了五个孩子的可怜女人滚出去!你选一个!”
何虹怒气冲冲地走了!
厉凡沁拧起眉头,看向厉程,懒得搭理,自顾自地吃起饭来。
吃着吃着突然想起来什么。
“管家,把这个这个给我打包,我一会带上去吃。”
另一边。
厉封谨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打开衣柜准备拿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柜子里面藏了一个小孩子。
一个缩成一团的小奶团。
他贵气的凤眸不悦地眯起来。
余诺诺看着他,眨眨大眼睛,抬起手在自己面前挥舞了半天像是在鬼画符,而后说出了厉封谨理解不了也懒得理解的话。
“你看不见诺诺……看不见诺诺……。”

第5章 钻进哥哥屋子里的奶团子
厉封谨没有被萌到。
他不耐烦地说低头看向余诺诺。
“出来。”
余诺诺眨眨眼睛,发现自己被发现了。
她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蓝哥哥教她的魔法失灵了?
她看看厉封谨,再看看自己的手,而后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爬出来。
厉封谨的洁癖很严重,他蹙眉看向这个衣柜,觉得弄脏了。
“不能要了,麻烦。”
得找人换个柜子。
他去找另一个柜子里的衣服。
厉封谨的厌恶完全展现在脸上,余诺诺不敢说话,可是,她又记得姐姐和她说过的话。
她要听姐姐的话。
姐姐让她进去藏好,等姐姐来接她。
那她就要乖乖藏好。
余诺诺安静地像只蹑手蹑脚地小仓鼠,她把鞋子脱掉,踩在地毯上——
“把鞋给我穿上!”
厉封谨简直被吓死!
不穿鞋就在他家里走?!多脏!
余诺诺被他超大的声音吓了一跳,身体抖了一下。
厉封谨没有丝毫爱护之心,他对谁都是一副毒舌的样子,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一岁婴儿,做了他看不顺眼的事情,他都骂。
前几天他坐飞机,碰到一个孕妇带着婴儿非要抢座位,还理直气壮骂人的。
他把人家孕妇带婴儿骂哭,哭了一路。
他戴上耳机看书,谁也没理。
还有一次碰到一个碰瓷老人,骂的人家差点真的犯了心脏病倒地当场。
厉封谨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他围着浴巾拧着眉头走到余诺诺身边。
如果不说他过于刻薄的话,他长的实在是相当的好看。
甚至可以说,是个花美男。
不说宽肩窄腰的小说美男标配身材和一米八二的身高,他的肌肤白皙,长腿细腰八块腹肌。
他的凤眸眼角上翘并且狭长,看人时总是有种居高临下和不屑的感觉,却由于容貌带着一股贵气。
脸颊的弧度堪称完美。
薄唇从来不带笑意,显得十分薄凉。
他今年读高三,做生物实验在实验室穿着白大褂的时候,偷看她的女生挤满了一个走廊。
都说他特别像耽美小说里的“冷漠毒舌医生受”。
余诺诺对于长得好看不好看没有什么概𝓜𝒜𝓛𝓘念,她是按照对她好不好来认脸的。
小孩子的世界非常黑白分明。
不是好看是好人,难看是坏人。
而是好人就好看,坏人就难看。
她被厉封谨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是也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
在这里是不能脱鞋的么?
她小声地说。
“对不起……”
乖乖把鞋穿好。
厉封谨怼过的小朋友从婴儿到三十岁巨婴还有游戏里的菜鸡小学生不知道多少,倒是没想到余诺诺竟然没有反驳,而是乖乖穿鞋。
光看着小小的背影,乖巧中带着可怜。
他还想说什么,薄唇张了张,没说出来。
他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了余诺诺的鞋子上。
……穿鞋子踩他地毯?
一想到这里,厉封谨觉得毛骨悚然。
仿佛家里全是细菌一样!
他不能忍受这种糟糕的环境!
厉封谨有洁癖,在外面公众场合还好一些,主要是白痴太多怼多了也累,但是在家里,自己的卧室,他绝对要求一尘不染!
也是这样,他嫌厉家太多傻子,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余诺诺见这个小哥哥盯着自己的鞋看,她漂亮白皙的脚指头不安地动了动。
“我……”
她低下头,肉嘟嘟的小嘴抿成一条线,感觉自己做错事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弥补。
她突然脑内灵光一闪,小心翼翼地问。
“我给哥哥,捶背背?”
厉封谨不需要捶背背,他差点被气到背气。
“不用,你过来。算了,我过去。”
厉封谨说完,一把走到余诺诺身边,伸出手把余诺诺抱了起来,把她抱到了浴室门口。
“洗澡。”
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小孩子。
可能不会自己洗澡。
他盯着余诺诺看了一会,深深吸一口气,又把她放下。
“你别动。”
余诺诺扶着门,一动不动。
厉封谨拿着一个大脸盆回来的时候,发现这小女孩扶着门,果然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目光还看向原来的方向。
倒是挺听话。
厉封谨想着,没说什么。
他拿起花洒将水放在水盆里,对余诺诺说。
“会自己洗澡?不会我就把你丢出去。”
余诺诺没动。
厉封谨蹙起好看的眉头,又问了一遍。
余诺诺这才好小声地说。
“哥哥你叫我不动……我可以说话了?”
厉封谨觉得这孩子有点傻,他冷淡地,“嗯”了一声。
余诺诺这才开口说话。
她知道这个哥哥不喜欢自己,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哥哥舒服一点。
她可能是拖鞋不对了,让哥哥讨厌了。
是诺诺的错,诺诺得认错。
余诺诺分清好人坏人也很简单,她没有做错,有人骂她,那就是坏人。
如果她做错了,别人说她,那是她该去道歉弥补一下。
余诺诺得到了厉封谨的同意,自己去浴室里坐在小板凳上洗澡。
她三岁半,但是已经会自己洗澡了。
没有大人,她也可以简单的照顾自己,不给人添麻烦。
厉封谨趁机开始大扫除!
他熟练地穿上衣服,戴上口罩,熟练地拿起吸尘器,把地毯和余诺诺存在过的地方都吸干净之后,厉封谨将目光落在了余诺诺放在浴室门口的小皮鞋上。
十五分钟后。
厉封谨敲了敲浴室的门。
他突然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他弟弟们三岁的时候好像还能在浴缸里游泳,就和狗似的。
但是这女孩子一看就傻乎乎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万一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儿……
“真是麻烦。”
厉封谨不耐烦地继续拧着眉头。
他再次敲了敲浴室的门。
“活着么?活着说话?”
余诺诺奶声奶气地声音响起来。
“哥哥,我洗好了,我再给你擦脏脏。”
厉封谨是真的愣住了。
“擦脏脏?”
把浴室弄脏了?!
余诺诺裹着小毛巾在浴室里认真地拿起抹布,一点一点地擦着墙砖。
墙砖擦的比厉封谨擦的都干净。
而在厉封谨想象中,余诺诺就和混世魔王一样,在浴室里翻江倒海,弄得到处都是水——
不能忍了!
他果断拿起手机,想了想给谁打电话,最后给厉凡沁打过去。
“过来帮我接个孩子!”
厉凡沁也担心小可爱怎么样了,这么小的孩子别出事。
结果她没想到——
“厉封谨你竟然在家?!什么,让我拿一个小孩子的衣服?!你对那么小的孩子做什么了?你是禽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