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深白许呦呦

第011章:特意赶回来庆祝你脱离苦海
许呦呦一惊,抬头看到满脸热情的苏兰絮,惊吓瞬间变惊喜,“兰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兰絮一个星期前陪母亲大人出国看秀,许呦呦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
“听说你没和林殷结婚,我这不是特意赶回来庆祝你脱离苦海。”苏兰絮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这是婚礼后许呦呦第一次听到林殷的名字,心头瞬间被一股隐瞒失落笼罩住,脸上的笑也淡了几分。
苏兰絮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别难过,天下男人千千万,不行咱就换!咱们的呦呦人美心善,还怕没有人追吗?”
她从开始就瞧不上林殷,所以宁愿去陪母亲出国看秀也不想看自己的好闺蜜嫁给一个伪君子。
就是不懂呦呦为什么会觉得林殷很好!
许呦呦弯唇,“我没有难过,可能我和他注定有缘无分。”
苏兰絮明显不相信她的话,她那么喜欢林殷怎么可能不难过,漆黑的眼珠子一转,忽然计上心头,“呦呦,我们去酒吧玩吧。”
“啊?”许呦呦一怔,神色有些迟疑,“这不太好吧。”
她从来没去过酒吧,因为许嘉鹿勒令她不准去酒吧,否则就在她的画上展现他的艺术天分。
“有什么不好!”苏兰絮不以为然,痛惜的语气道:“你看看你一个好好的女大学生,不好好享受谈恋爱就去结婚,不泡酒吧也不玩游戏,整天就知道泡在画室里画画,迟早要把自己画成一个小傻子。”
“我不是小傻……”
许呦呦反驳的话还没说完,苏兰絮就拽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车旁走,“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做个spa,逛街买衣服,再去酒吧……我听说最近有一家新开的酒吧不错,帅哥超多的……”
……
夜色浓稠的像块巨大的幕布将整个城市都笼罩住了,繁闹的城市逐渐变得安静平和。
许呦呦跟着苏兰絮走进酒吧里,因为新开业大酬宾,客人非常多。
苏兰絮显然是酒吧常客,拽着许呦呦挤过人群走到吧台,跟酒保要了两杯Cosmopolitan。
“我要一杯柠檬水。”许呦呦连忙跟酒保说道。
苏兰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拜托,哪有人来酒吧喝柠檬水?”
“要是我哥知道你带我来酒吧还让我喝酒……”
不等许呦呦把话说完,苏兰絮连忙举手投降,“ok,你喝柠檬水。”
许呦呦抿唇笑了下,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柠檬水轻啜。
苏兰絮气的腮帮子鼓起来,小声嘟囔,“许嘉鹿那家伙要知道我让你喝酒还不得活剐我!妹控惹不起啊……”
“你说什么?”酒吧里太吵,许呦呦没听到她说的话。
“没什么。”苏兰絮抓起她的手道,“走,我们去跳舞。”
“啊!”许呦呦愣了下,娇俏的脸蛋上满是迷惘和无助,“可是,我不会啊……”
苏兰絮拉着她走向舞池,水蛇般的小腰扭动起来,大声喊道:“没什么难的,你怎么高兴怎么来……”
许呦呦站在人群中,看着四周的人都在忘情的跳舞,每个人的姿势都不一样,但都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也许是现场的音乐太燃了,又或许被苏兰絮给感染了,她慢慢开始放开自己,晃动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灿若瑰丽。
舞台上DJ在烘托气氛,酒吧的气氛就要被推到最高潮,忽然酒吧的大门被人推开,紧接着现场的大灯被人打开……
“警察临检,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未成年人……”

第012章:“她是,我妻子。”
半个小时后。
许呦呦手里攥着没有电的手机,急的小脸涨红,巴巴的望着穿着警服的小哥哥,“警察哥哥,我真的成年了,我是墨大美术班的学生,我真的只是忘记带身份证了。”
警察哥哥眼神在她身上打量一遍,“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好奇心重,我们理解,不过啊这种地方还是等你成年了再来。行了跟我们回去吧,一会让你家长来接。”
“警察哥哥,我……”
警察哥哥忙着去检查其他人的身份,压根就不听她的解释。
苏兰絮在旁边疯狂憋笑,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许呦呦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还好意思笑,现在该怎么办?”
真是大型社死现场,自己第一次来酒吧,居然被当成未成年要带回警局。
还要被叫家长!!
苏兰絮无辜的耸肩,“你就先跟警察哥哥回去,让你家人去接咯。”
“你就不怕我叫我哥来?”许呦呦威胁她。
“所以,我就先走了!拜拜!!”苏兰絮挥了挥手,立刻脚底抹油的告辞。
“诶?兰兰……兰兰……”许呦呦想要追上去,她怎么能丢下自己呢!
走了没两步就被警察哥哥揪住小辫子,“别想着溜,跟我回警局……”
许呦呦扭头,一脸的欲哭无泪,“警察哥哥,我真的成年了!”
为什么就不相信她呐o(╥﹏╥)o
“行了,跟我们回去吧……”现场检查完毕就逮住这一个未成年,他们也要撤了。
许呦呦站在原地双腿如灌了铅抬不动,警察哥哥直接推了推她的肩膀,“走吧!”
她放弃解释了,丧气的垂头,刚要抬腿迈出一步。
“等一下。”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许呦呦猛地抬头就看到男人从二楼走下来,笔直细长的大长腿被西装裤包裹着,白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露出性感的喉结,沉静无波的眼眸居高临下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许呦呦愣住在原地,尴尬的当场用脚扣出一座迪士尼城堡。
感觉被林殷在婚礼现场抛弃也没有此刻尴尬了。
这不是社死,是宇宙死!
墨深白像是没有看到许呦呦的尴尬,走到警官面前,薄唇轻启,“警官,她成年了。”
警察哥哥抬头打量他,“你们认识?你们是什么关系?”
墨深白睨了一眼脑袋快要低到地上的小姑娘,不冷不淡的挤出一句话,“她是……我妻子。”
许呦呦猛地抬头,星眸里翻涌着不可思议。
他为什么要说我是他妻子,不应该说是朋友的妹妹之类的?
警察哥哥一脸狐疑的打量着墨深白,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炼铜癖的变态!
墨深白没有解释,侧头给了身侧的裴川一个眼神,裴川立即请警察哥哥去旁边细说。
不知道裴川和警察哥哥说了什么,最后警察哥哥相信了墨深白的话,回来看许呦呦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你还真成年了,长的也太嫩了!下次出来玩记得带身份证,不然容易被误会。”
许呦呦抿着樱唇,小声嘀咕,“长的显小是我的错哦……”
抬手搓了搓自己的刘海,倏地感觉到一道厉锐的光芒落在自己身上。

第013章:“你也想要冒犯我?”
瞬间噤声,抿了下唇,小声道:“知道了。”
墨深白没有说话,被西装裤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迈向门口。
走了两步发现许呦呦没跟上来,扭头看向她,“还不走?”
声音沉静,没什么情绪。
许呦呦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连忙跟上他,目光落在他无暇的侧颜上,“墨先生,今晚谢谢你。”
墨深白余光扫了她一眼,月色中春意盎然,下一秒就收回视线,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
“墨先生,也喜欢来酒吧玩?”
“给朋友捧场。”墨深白停下脚步,夜色中冷峻的五官没什么情绪,薄唇轻启:“托你的福,他现在要去警局。”
“额……”许呦呦垂下小脑袋,很乖的道歉:“对不起。”
墨深白敛眸没在说话。
酒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宾利,司机见他们出来,迅速下车为他们拉开车门。
许呦呦弯腰要钻进车内时,墨深白突然开口:“等一下。”
许呦呦身子定住,回头看向走向自己的男人,只见他解开西装扣子,脱下黑色西装直接披在了她的身上。
厚实的西装瞬间包裹着她,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木质香气。
许呦呦不解的眨了眨大眼睛:“我不冷。”
墨深白眸色又黑又沉,声音冰冷像是带着几分命令的语气,“以后不要穿成这样去酒吧。”
许呦呦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下午逛街兰兰特意为她选的一件黑色吊带裙,露出一双笔直又细白的腿,挺好看的呀。
“为什么?”
墨深白剑眉紧拧,疑虑的眸光从她身上扫过,她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
许呦呦一双清澈又莹润的大眼睛满载着无辜望向他,眉心微微拧下锁着不解。
墨深白缓慢俯身,故意低头在她的耳边,极其低缓的声线道:“因为男人看了会想冒犯你。”
低哑的嗓音伴随着热风一起送进耳畔里,许呦呦的心像是被什么烫了下,宛如含羞草卷起来,扭头看向他隽秀无瑕的侧颜,脱口而出,“你也想要冒犯我?”
墨深白:“……”
…………
深夜,许呦呦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不时就发出一声叹气。
房间亮着一盏落地灯,她转身就看到挂在衣架上的西装,脑海里浮现上车后的画面。
墨深白闭目养神,一路上都没跟自己说一句话,甚至连下车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径自上楼了。
墨深白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怎么会对自己起心思。
他好意提醒不过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而已。
自己怎么一到他面前就犯蠢,还说出那样的蠢话QAQ
在床上又煎饼半个小时,许呦呦放弃挣扎,起身轻手轻脚下楼,走向厨房。
她有个习惯,失眠的时候就做饭,做饭能让她抛弃一切烦杂的思迅,整个人放空,只沉浸在做饭的快乐里。
窗外夜色像是被稀释的墨水逐渐泛白,在厨房里的许呦呦一无所知,继续做着美食。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如其来的冷声吓了许呦呦一跳,回头就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墨深白,穿的是一套白色运动装,白色网面运动鞋,刚洗完脸,鬓角的头发上还沾着水珠。
比起平日的正装威严,此刻多了几分随意和洒脱。
许呦呦定下心神,礼貌道:“墨先生早啊。”
墨深白微微颔首,视线落在洗理台上,“你一夜没睡?”
她面前的小碗里堆满蟹黄,旁边的碟子里是蟹肉,而旁边的垃圾桶里螃蟹的尸体堆积成山。

第014章:“我很老吗?”
“我不困。”许呦呦回答,她以前也经常会失眠,早习惯了。
“对了,我做的蟹黄包,您要不要尝一尝?”怕他追问自己为什么不睡觉,机灵的转移话题。
她话题转移的挺生硬的,但墨深白没拆穿,淡淡的语调道:“我要去晨跑。”
“哦。”许呦呦扁了下粉唇,说不上是失望,不过自己辛辛苦苦做的美食没人分享,有些可惜了。
“等我回来,你要是还没睡的话,我尝尝。”
许呦呦低垂的眼帘倏地掠起,望向他的时候,像是有星光在闪动,笑盈盈道:“好呀!”
墨深白转身离开厨房,出去晨跑了。
许呦呦原本一夜没睡,剥蟹剥的手臂酸痛,肩膀僵硬,突然就感觉没有那么疲倦,反而更加精神了。
一个小时后,墨深白晨跑回来上楼洗了个澡,换下运动装,穿着白衬衫坐在餐桌前。
许呦呦打开蒸笼,一个拳头大的蟹黄包冒着热气腾腾,又盛了一碗小米粥放在他面前,“墨先生,这个小米粥我熬了三个小时,您尝尝。”
墨深白尝了一口,侧头扫了一眼她,“你很会做饭?”
之前煮的面,今天做的蟹黄包都是有模有样,丝毫不输他请的专业厨师。
“我以前在乡下生活的时候,隔壁有个老爷爷是厨师,听说他家祖上是御厨,我没事就喜欢趴在他家灶头看他做饭。”
墨深白眉梢微挑了下,没有说话,安静的用早餐。
许呦呦看他夹蟹黄包,细心的提醒道:“墨先生,蟹黄包汤汁有些多,可能还有些烫,您小心别溅到衣服上。”
墨深白放下筷子,扭头看向她,“我很老吗?”
“嗯?”许呦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哥是朋友,按情理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哥哥。”男人薄唇轻阖,语调微凉,透着不悦。
虽说自己比她大了几乎十岁,因为许嘉鹿的关系,他们还算是同辈中人。她从初次见面到现在,一口一个“您”生生把他叫老的好像七八十岁。
许呦呦一噎,没想到一个尊称会令他不悦,樱唇轻抿,一脸认真的解释道:“我只是为了表示对您的一种敬重,毕竟您——”
话语一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毕竟您可是墨家掌权人,掌管着墨氏集团,甚至是整个墨城的经济命脉。
自己又是寄人篱下有求于人,可不得小心仔细点。
墨深白似乎知道她想说什么,薄唇轻启,“你住在这里不必拘谨,免得你哥以为我欺负了你。”
他就是有些疑惑,许嘉鹿那个恨不得上天的狗东西怎么会有这么乖巧的妹妹。
许是提及到哥哥,许呦呦脸上浮起几分笑容,声音甜糯,“不会的,我会跟我哥说,您对我很好,您……”
墨深白一个余光扫过去,许呦呦倏地噤声,反应过来立刻改口,“我会告诉他,你很照顾我。”
墨深白扯了下唇瓣没接话,反正她说了,许嘉鹿也不会信的。
用过早餐,墨深白要去公司,而许呦呦也要去学校上课。
墨深白视线落在她背上的粉色画板包,像是想起什么,问:“你平日里怎么去学校?”
据他所知,揽月居附近没有地铁,最近的公交车还要走三公里。

第015章:“还真的生气了?”
“坐公交车,然后搭地铁。”许呦呦回答的很自然,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车库还有几辆车,你可以挑一辆。”墨深白平淡的语调就好像在说,家里有几个玩具你随便玩。
许呦呦水汪汪的眼底涌上几分诧异,随即讪讪的摸了下鼻尖,“谢谢你的好意,我不会开车。”
就算会开车,她也不会开他的车。
从小奶奶就教育她,做人要有骨气,不能想着占别人便宜。
墨深白一默,几秒后,低沉的嗓音道:“上车。”
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是不会让她走那么远搭公交,许嘉鹿那狗东西要知道了又不做人了。
“啊?”许呦呦一怔,反应过来连忙道:“不用,我坐公交很方……”
话没说完,男人已经弯腰坐进车子里了。
许呦呦的声音逐渐没了,看着旁边的司机还在等着,不好意思耽搁他们的时间,只要弯腰坐进车厢里。
墨深白上车后就低头看着手里的ipad,应该是在看什么资料,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个余光都没给许呦呦。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墨城大学门口,许呦呦说了声谢谢,准备下车的时候,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的响起,“你什么时候下课?”
许呦呦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但老实的回答,“下午4点。”
墨深白喉结动了下,薄唇溢出一个“嗯”不再开口了。
许呦呦一头雾水的下车,关车门的时候,还礼貌的说了声“墨先生,再见。”
墨深白低头看着ipad,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没有听见。
许呦呦被他无视了没有觉得很失落,也没有觉得他没礼貌目中无人。
毕竟他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想跟自己这样普通女大学生多交流也很正常。
……
下午四点,阳光已经没有那么炽烈,下课铃声一响,所有教室都开始躁动起来。
老师们也没有拖堂,布置完作业,准时下课。
许呦呦的画还差一点,四周的同学都走了,她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将画画完,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始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
走到学校门口,手机突然响起,是苏兰絮发来的消息,问她下课没有,自己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晚上一起去吃火锅。
大约是昨晚没义气抛弃自己,今天特意请客赔罪了。
许呦呦回了个字“好”,加快脚步准备去找苏兰絮。
“呦呦。”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许呦呦回头就看到林殷从白色的奔驰下来,朝着自己走过来。
林殷今天穿的比较休闲,白色的polo衫,灰色长裤,逆光走来,清秀的五官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力。
“你又一个人留在教室画画了?”林殷薄唇轻抿,温润的语调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许呦呦“嗯”了一声,不等林殷开口,又补充一句,“有事?”
她冷淡的态度让林殷一怔,随之菲唇噙笑,“还真的生气了?”
话音未落,抬手就想要摸一摸许呦呦的头。
只是指尖还没有触及到许呦呦的发丝,她已经往后退了半步,避开了他的手。
林殷的手臂僵硬在半空,嘴角的弧度也逐渐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