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深白许呦呦

第006章:“我可以搬去您家住吗?”
墨深白没有立即回答,漆黑的眸子扫了一眼许呦呦。
许呦呦瞬间紧张起来,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他。
干净勾人,让人很难拒绝。
喉结滚动,神色淡定从容的点头
男人喉结滚动了下,低沉的嗓音,“嗯”了一声,舌尖轻抵上颚,又补充了句,“很喜欢。”
薄唇微翘,望向许呦呦的墨眸里涌起淡淡的笑意和宠溺。
许呦呦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对上他的眼神时,心尖一颤,下意识的避开了。
他的眼神太撩人了,仿佛真的有爱意缱绻。
可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许老太太思忖片刻,轻叹了一口气,“罢了,既然呦呦不喜欢林殷,那与林家的婚约就废了吧,回头我会亲自和林家老太太说清楚。”
许老太太不知道是林殷悔婚在先,许父许母却是知道的,连忙出声道,“妈,这事我会去和林家的人说清楚,您就好好养身体,不用费神。”
许老太太睨了一眼儿子,犹豫了下点头,又看向墨深白,“小墨啊,以后我们家丫头就交给你了。”
许嘉鹿笑的嘴角都抽筋了,放眼整个墨城也只有自家老太太敢叫墨深白叫小墨了。
墨深白眉眼沉静,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不卑不亢的态度回答:“奶奶放心,我一定会的。”
这一声奶奶,不止是许呦呦眼底拂过诧异,就连许嘉鹿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靠靠靠!真他妈的能装!!!
许老太太神色有些倦怠,许父许母送她回医院,她现在的身体离不开医生和护士的精心照料。
许嘉鹿也被叫走,充当司机,临走前不忘瞪墨深白一眼,警告他不要乱来。
一时间偌大的别墅只剩下许呦呦和墨深白两个人,气氛静谧又尴尬。
许呦呦低垂的眼睫轻颤了几秒,抬起看向他,清澈的眼神有些忐忑不安,“墨先生,今天谢谢您。”
“不必。”大概是长辈都走了,男人的气场又变得冷漠,难以接近,甚至不看她一眼。
许呦呦知道,他今天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和自己的交易,但心里还是很感激他愿意在奶奶面前配合自己演戏。
“墨先生,我会救您的妹妹,但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墨深白低垂的眼睫掠起,眸光泛着冷意像是居高临下的审视她。
许呦呦抿了下唇瓣,轻声道:“我可以搬去您家住吗?”
墨深白黑眸一紧,还没有回答,她像是怕他拒绝连忙补充道:“就当是我租您的一个客房,我可以付房租!”
说完意识到什么,懊恼的咬了一下唇瓣,自己说了蠢话。
他堂堂一个墨氏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稀罕自己那点房租。
“算了,我自己再想办法,还是谢谢您……”
墨深白身板挺直坐在沙发上,如玉竹的手指落在黑色的西装裤上,黑白分明的对比衬得手指又细又长,指尖有意无意的点着膝盖。
漆黑深邃的眸子不动声色的将她的那些小表情收尽眼底……

第007章:等太阳升起来你就要放下他
揽月居。
裴川将许呦呦的红色皮箱递给了管家,出于好心提醒,“许小姐,墨总不喜欢陌生人进他的房间,所以除了卧室和书房,其他地方你都可以随意。”
许呦呦知道墨深白能够答应自己搬过来住很大原因可能是因为哥哥,所以对于裴川的提醒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面带笑意的点点头,“谢谢。”
裴川给了管家一个眼神,管家意会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许小姐,请跟我来。”
许呦呦跟着管家朝着二楼走,想到什么,又回头看向要走的裴川,欲言又止:“那个,墨小姐……”
裴川闻声停下脚步,回头先是看了一眼管家,言简意赅的回答,“明天会有人来接你。”
许呦呦明白了,不再多话,说了声“再见。”
管家带着许呦呦来到二楼南边光线最好的一个房间,“许小姐,这个房间你看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再给你换。”
许呦呦站在门口扫了一眼房间,干净敞亮,光线极佳,暗暗地想:墨先生可真是个大好人!
不但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还把这个好的房间让给自己。
许呦呦不想打扰到墨深白,所以晚餐是让管家送进房间,用过晚餐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睡衣去浴室洗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折腾了一整天,其实已经很累了,可是闭上眼睛脑子里嗡嗡作响,睡不着。
一想到林殷离开的画面,心里就克制不住的难过。
可是他真的不喜欢自己啊,要是喜欢的话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丢下自己,丝毫不顾自己的感受和颜面。
许呦呦睁开眼睛坐起来,深呼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打气。
“许呦呦,你只能为他难过这一晚上,过了今晚,等太阳升起来你就要放下他……既然活下来了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
许呦呦几乎一夜未眠,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没睡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管家在门外提醒她,司机已经过来了。
她看了一眼手机8点30分,连忙应声,掀开被子下床洗漱换衣服。
下楼的时候,管家在楼梯口恭候着她,“许小姐,想吃什么?我立刻让厨房准备。”
许呦呦摇头,“不用了。”眼神看向门口的司机,“我们走吧。”
司机驱车载着许呦呦抵达了墨城某家私立医院,司机一路将她送到了病房门口才离开。
站在病房门口的裴川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许呦呦走进病房,映入眼帘的便是坐在床边的男人,没有穿外套,而是一件白色衬衫,没有打领带,衣袖卷起露出好看的手腕。
他刚刚给病床上的女孩擦完脸,将毛巾递给护工后,锐利的眸光扫向了许呦呦。
宽敞的落地窗外金色的光洒落进来延伸到病床上,照在躺着的女孩手面上,白皙的肌肤像是被透视了,连血管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眼间有几分与墨深白的相似。
这就是墨深白的妹妹,墨织云。半年前,墨织云意外溺水,虽然及时救上来,脱离生命危险,但一直昏迷不醒。
墨深白几乎请遍了所有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
所以他很好奇,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能有什么办法救织云。

第008章:“可能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他虽然不发一语,可许呦呦就懂他的意思。
他已经兑现了承诺,现在也该轮到自己兑现承诺——救他妹妹。
许呦呦抿了下唇,商量的语气道:“你们能不能都出去一下?”
墨深白深幽的眸子明暗交杂,沉默片刻,转身离开病房。
后面跟着的人虽然眼神里充满对许呦呦的不相信,但没有人敢忤逆墨深白,只得跟着出去。
许呦呦看向病房里的另外一个女孩,长发乌黑五官清秀,皮肤苍白,宛如一个睡美人。
“墨小姐,对不起……”她走上前,拉起了墨织云的手,明知道她不会有很明显的感觉,还是略带歉意道:“可能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
病房外。
墨深白背对病房门而站,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冷峻的脸庞下颌线紧绷,负在身后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
助理裴川担心的语气问:“墨总,她真的可以吗?”
毕竟连医生都束手无策,她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能有什么办法救小姐。
墨深白掠起的眼眸逼向他,“我记得病房里有监控。”
“对,当时是担心护工照顾小姐不仔细,装了监控。”
裴川连忙拿出手机点开监控软件,将手机递给墨深白。
墨深白低眸就看到屏幕里女孩拿起一根针刺进了墨织云的中指里……
裴川也看到了,顿时神色大变,“墨总,她要害小姐。”
转身想要推开病房门,男人声音沉冷的阻止,“站住!”
裴川回头,神色焦急,欲言又止:“墨总……”
十五分钟后,病房的门被人拉开了,许呦呦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
俊美的五官上没有什么情绪,但眼神锐利从她脸上飞快掠过,落在病床上。
裴川远远瞧着墨织云依然昏睡,与往日无异,皱着眉头问,“许小姐,墨小姐为什么还没有醒?”
语气里夹杂着质问,仿佛她是一个神棍。
许呦呦没有回答,而是对上墨深白的黑眸,眸底也同样流露出质疑,只是比裴川更沉得住气。
“墨小姐很快就会醒。”她轻声回答。
“多久?”男人紧抿成直线的薄唇翕动,声音冰冷。
许呦呦思忖了下,保守的回答,“最多一周。”
要是没记错三四天就能醒,只是怕出什么意外,才说一周。
墨深白没有怀疑她的话,吩咐裴川,“送许小姐回去。”
“不用了。”许呦呦婉拒他的好意,“我今天有课,这附近有地铁,我可以坐地铁就好了。”
司机开的是一辆黑色宾利,要是停在学校门口她怕不出一个小时自己就会成为全校焦点。
墨深白没有坚持,在许呦呦转身要走时忽然开口,“等一下。”
许呦呦回头看他,清澈的眼眸里泛起疑惑,“墨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吗?”
墨深白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给了裴川一个眼神,裴川立即意会先出去了。
“你怎么知道织云的事?”没有其他人在场,墨深白开门见山地问。
许呦呦浓密的睫毛轻颤,眸光游离,大脑飞快转头,脱口而出,“当然是我哥说的。”
“是吗?”男人声音平静地听不出一丝情绪,薄唇轻启,逐字逐句道:“可是我从未告诉过许嘉鹿。”
墨织云的事,除了墨家的人,外人根本就毫不知情。
许呦呦:“!!!!”
SOS!!!

第009章:“你才0,你全家都是0!”
许呦呦走后,裴川走了进来,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墨深白。
“墨总,许呦呦的全部资料都在这里了。”
墨深白翻开资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三寸照片,小圆脸,丸子头,满满的稚气。
“许呦呦是许嘉鹿的亲妹妹,出生没多久就送到乡下老太太身边养病,15岁才接回墨城,不过我去许呦呦出生的医院调查过,根据接生许呦呦的医生回忆,许呦呦出生的时候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重大疾病就医记录。”
没病却宣称有病送去了乡下,这其中透着一股古怪。
墨深白对于许家的古怪没什么兴趣,他在意的是许呦呦是不是真的能让织云醒过来。
裴川也担心这一点,看了眼病床上的少女,忧心忡忡,“墨总,要是许呦呦故弄玄虚骗你……”
“无妨。”墨深白将资料递给他,起身一边放下袖子,一边漫不经心道:“妹债兄偿。”
他是不会拿一个小姑娘怎么样,许嘉鹿就未必了……
裴川:“……”
被父母盘问一晚上,好不容易脱身回房补觉的许嘉鹿,一闭眼就做了个噩梦。
梦里墨深白无情的奴役他,“你妹妹骗我,你就要付出代价!从今以后我说东你不能往西,我让你打鸡你不能撵狗,让你当0绝不能做1!”
许嘉鹿一身冷汗的惊醒,嘴里振振有词:“你才0,你全家都是0!”
……
自从被墨深白拆穿谎言,许呦呦连着好几天都提心吊胆,每天都泡在学校的图书馆,等到很晚才回去,天不亮就跑出来,就为了避开墨深白。
惶惶度日,连林殷的事都没什么时间去想。
好在墨深白就跟消失了一样,许呦呦从管家口中得知他出差了,而且他每次出差都要好几个月,悬空的心终于落地了。
晚上,管家他们都歇息了,别墅的水晶灯都熄灭了,只剩下一组壁灯落下来,勾勒出室内的摆设。
许呦呦将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好,感觉有些饿,轻手轻脚的下楼,走向厨房。
她最喜欢夜晚了,整个别墅的人都睡下,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安静又空旷,这个时候她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比如给自己煮点夜宵。
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她动作都放的很轻,简单的煮了一个面,端着热腾腾的面条转身走向客厅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黑影吓了她一跳。
手指一松,碗就要往下摔的时候,男人伸出手拖住了碗底,另外一只手扣住了她细软的小手。
许呦呦抬头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楚男人的脸,干巴巴的挤出一句话,“墨,墨先生……”
墨深白深谙的眸子从碗里的面转移向她的小脸,嗓音低沉,“为什么不开灯?”
“我、不想打扰大家休息。”许呦呦咬唇。
虽然管家一定会为她做吃的,可她毕竟是借住在这里,很多时候她害怕麻烦别人。
墨深白眉心微动,没说话,突然亮起的水晶灯驱走黑暗,也照亮两个人。
裴川拎着箱子走进来,看到他们时一怔,尤其是——
看到墨深白握着许呦呦的手,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

第010章:“呦呦小宝贝,Surprise!”
墨总竟然碰女孩子的手了!!!
要知道平日墨总别说跟异性有肢体接触,就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今天居然握住许小姐的手了,裴川内心犹如老母亲,快留下激动的泪水了。
墨深白不着痕迹的松开她的手,端着面走向餐厅,余光瞥到碗里的白细的面条上面撒着翠绿的葱花,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下次想吃夜宵可以吩咐管家做。”他放下碗,低沉的嗓音道。
“不用麻烦,我自己会做。”许呦呦跟在他的身后,抿了下唇,又道:“谢谢您。”
墨深白站在餐桌前没动,眸光平静无波的盯着她看。
许呦呦:“……”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和诡异,许呦呦忍不住打破静谧,“墨先生,您大半夜赶回来是不是没吃饭,要不要吃碗面?”
裴川刚想替墨深白拒绝,墨总过了晚上八点从不进食。
墨深白薄唇翕动,“好。”
裴川:“???”
许呦呦:“……”
我就客气一下而已QAQ
还好煮面的时候多煮了一些,现成的热鸡汤,再弄一碗也不费事。
许呦呦端着碗出来的时候,裴川已经离开了,墨深白独自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吃面。
本来帮她端过来的时候闻到面香,觉得应该不错,真的尝一口发现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她挑了一个距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低头默默吃面。
墨深白放下筷子,拿纸巾擦拭嘴角后,薄唇轻启,“织云醒了。”
许呦呦埋在碗里的脸抬起来,星眸看向他的时候有着明显的高兴,“那就好。”
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突然回来应该是为了墨小姐的事,还好墨小姐没事了,否则他会把我当骗子送进警局吧。
墨深白幽深的眸子落在她的脚上,“你的脚,没事了?”
婚礼那天她崴脚了,当时他看到了,不过他向来不跟异性接触,自然也不会关心。
今天问一句,纯粹是因为织云醒了,他心情不错。
许呦呦摇头,“早没事了。”
墨深白低沉的“嗯”了一声,峻拔的身子站起来,转身走向二楼。
男人一走,压在许呦呦头顶的那股压迫感随之而去,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没几秒,安静的空间里响起男人沉冷的声音,“许呦呦。”
“啊?”许呦呦惊的一下子站起来,差点打翻了碗,回头看向站在楼梯口的男人,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救命!他该不会是又要问我,怎么知道墨小姐的事吧?
墨深白将她眼神里的慌乱收尽眼底,喉结滚动,到嘴边的话咽回去,“面很好吃,谢谢。”
既然她不想说,他也不想追问,小姑娘看起来似乎很害怕自己。
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又是如何治好织云,最重要的是织云醒了,其他的没那么重要。
许呦呦悬空的心稳稳地落地,绯唇沁笑,甜悦的声音道:“不客气,墨先生。”
反正用的是你家的厨房,食材也是你家的_(:з」∠)_
……
翌日傍晚,许呦呦刚从教室里走出来就被人热情拥入怀中。
“呦呦小宝贝,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