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弛林嫣

大一军训太热,买雪糕时偶遇校草。
显然他被雪糕刺客绑架了。
站在柜台前,不好意思放回去,又不想花冤枉钱。
我灵机一动,撞了下他的窄腰:
「你不是来那个了吗?快放下,快放下!」
雪糕是放下了,只是江弛这脸色,怎么比我手上的绿舌头还绿?
01
回寝室我跟室友赵晓静吐槽:
「这校草怎么还不识好人心呢?」
她憋笑一会儿,忍不住笑出驴叫。
我一拍脑门:
「糟了!都怪江弛长得太俊美,雌雄莫辨,我都忘了他是男孩子了!」
本想跟学校里的顶级美人成为好朋友的。
每天在身边看着也赏心悦目啊。
眼下闹出这么个乌龙,看样子我以后只有远远观望的份儿了。
寝室长徐凡大大咧咧开门进屋:
「你们在说江弛吗?高考成绩第一的市状元?因为长得太帅,报到第一天让学姐们堵门口的那个?」
我跟赵晓静点头如捣蒜。
唉,你们只知道江弛是全校第一,怎么就没发现爸爸我是全校第二啊……
果然大家只能记住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不知道第二高峰是乔戈里峰。
我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
「加油,林嫣!这学期一定要把江弛干掉,成为第一!」
「哔哔——」
哨声一响,午休时间结束。
我们仨匆匆忙忙起身,用手捋一遍没动过的豆腐块被子,再把床单扯平。
一路小跑到操场站队列,我才发现自己忘戴帽子了!
教官上午刚说过,着装不整齐的要严惩。
下午正是大太阳最毒的时候,我的脑袋瞬间嗡嗡的。
「喂?喂?」
教官拿起大喇叭中气十足地喊:
「我上午说什么了?
「你们拿我说的话当放屁是不是?
「没戴帽子的都给我出列!站主席台前面来!」
我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走出队列。
突然一顶帽子从天而降,落在我的脑袋上。
02
我抬起遮住眼睛的帽檐,看见江弛从我身边跑过。
没戴帽子,只留下一个潇洒中带着点少年气的背影。
我托着大一号的帽子,返回队列。
眼神却不自觉地往江弛那儿瞟。
教官毫无人性地让没戴帽子的同学,面对着大太阳站军姿。
「还有没有没戴帽子的了?
「赶紧主动出来,别让我下去揪你!」
大喇叭质量不大行,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鸣。
惊得我一哆嗦,帽子差点掉地上。
短短几秒,内心经过反复煎熬,我摘下帽子护在怀里。
跑到江弛身边,把他的帽子还给他。
「江同学,你的帽子掉了被我捡到了。」
本以为他接过帽子回队列就好了。
耳边却响起「噫」声一片。
「不愧是江弛啊,美女宁愿被晒也要把帽子借你!」
「嗯???不不不……」我连忙摆手,「你们误会了,帽子真是他的,我只是单纯来送!」
其他同学却一脸姨母笑,嘴角咧到后脑勺,宠溺地看着我跟江弛……
「不用解释,哥都懂~」
懂个屁啊,我天!
我好歹一直以来也是被叫过高冷女神的喂!
怎么可能为帅折腰,主动献殷勤?
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怎么看我?简直有失身份!
我拽拽江弛的衣角,暗示他:
「你倒是说话啊?」
别站在那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听见了!
江弛却坏笑着弯腰看我,无辜道:
「说什么?」
我真是太监娶老婆,我气得是干着急啊!
「那边干什么呢?赶紧给我站好!」
03
闻言,大家立马安静下来。
江弛把帽子塞进宽松的军训服里,走到我前面,面对着太阳站好。
我个子比他矮一小截,刚好站在了他留下的阴影里。
这个江弛……
人好像还蛮不错的嘛。
实在太热了,我看着眼前江弛挺拔的身姿,都为他觉得晒。
他头上的汗珠顺着耳朵、下颚线,一直流进脖子里。
看得我莫名口干舌燥起来。
我转移目光,看向远处的青山,一定是太热了。
偶尔有风吹过,我就能闻到江弛身上的味道。
没有汗臭,反而夹杂着一丝凛冽的清香。
下午罚站全靠江弛续大命了。
罚站结束,江弛的脸都晒红了,我只是站得腿有些麻了而已。
虽然肤色狂野的江弛别有一番痞帅风味,但我还是不能接受白白嫩嫩的江弛,变成第二个古天乐。
我跑回宿舍,拿防晒喷雾,面膜还有晒后修复给他。
「谢谢你,你本来不用跟我一起罚站的。」
江弛接过东西,笑着说:
「那你就这么报答我?」
嗯?难道这还不行?这些东西加起来好几十呢,我自己都舍不得用!
早知道当时就该按住他,不让他帮我!
我搓搓手,尴尬地笑笑:
「呵呵,不然我请你吃雪糕刺客?」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赶紧捂住嘴巴。
就想请普通雪糕的,都怪最近总是雪糕刺客、雪糕刺客的,一下说秃噜嘴了。
江弛歪歪头,剑眉微挑,好看的眼睛朝我眨了眨:
「真的?」
04
我含泪点点头。
好在江弛还算有良心,去冰柜只拿了两根雪人雪糕。
还好心地分我一根。
我们俩坐在树下吃雪糕,突然对吃雪糕的方式发起了激烈的讨论。
江弛方认为:雪糕就应该咬着吃,冰碴在嘴里碾碎化开才是吃雪糕的究极体验。
我方认为:雪糕就应该舔着吃,奶油跟冰融合的芬芳应该由舌头先行品味。
僵持不下,我们决定互相用对方的方式试一下。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江弛只是随意地舔了下,我就愣住了。
「行了,哥,你还是咬着吃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又红又热。
脑子里不断闪过刚刚他喉结滚动的画面。
回到宿舍,两个室友不怀好意地搂住我命运的咽喉。
「可以啊你小子,刚军训就勾搭上校草了?」
我一脸茫然:
「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来是我勾搭他的?
「明明!明明是他勾搭我的好不好?」
室友拿出手机,点了点在我面前晃晃。
好家伙!哪个二十一天不出鸡的坏蛋,把我跟江弛的合照发网上的?
我赶紧掏出手机一查。
照片都是真的,还挺好看。
我给江弛送帽子,我给江弛送防晒用品,我给江弛买雪糕……
一时间我倒追江弛的帖子冲上热榜,点赞关注评论的人数还在迅速飙升。
大抵分为两派。
一派是吃瓜群众,只要有的磕,就兴高采烈地磕。
并不断在眼神小细节里抠糖,衍生出女孩子就应该主动追爱的支持者。
另一派是江弛独美,请林嫣保持距离,不要倒贴。
然后开始对我进行身材容貌以及一切羞辱,比如:
「没看见我们家江弛都不愿意了么,还上赶着,真不要脸……」
室友看到消息,立马拿出键盘,帮我激情对线。
我从床上拿下自己的帽子,无奈道:
「你们看,我是真的没戴帽子,我给江弛送的真的是他自己的帽子。」
「那现在怎么办?得赶紧澄清一下,我们家林嫣好歹也是校花级别,怎么能被他们这么骂?」
我刚拍了下我的帽子,准备澄清。
室友尖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江弛澄清了!」
「嗯?他说啥?」
05
室友一脸坏笑,夹着嗓子做作道:
「他说——
「帽子是我的,奈何某人不领情,只能站前面帮忙挡挡太阳了。」
室友学完,一脸姨母笑:
「啧啧啧,不愧是我们家嫣嫣,把校草迷得五迷三道的!」
「江弛就差直接说是他在倒贴了,正主下场就是猛,键来!我要去理直气壮地对线!」
我努努嘴,一个字一个字删掉自己的澄清。
第一次被人这么维护,心底里泛上来一丝不敢声张的甜。
等等,什么叫某人不领情,只能站前面帮忙挡太阳?
江弛你是校草,不是绿茶,麻烦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啊。
不过比起茶,你还差远了,弟弟!
我手指翻飞,打字回复:
「是我没能理解了,还以为别的妹妹都有,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去送的。」
刚发完就有人点赞,我一看是江弛。
心虚地关掉手机,屏幕却突然亮了。
是江弛发来的微信好友申请:
「江弛,没有别的妹妹。」
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热了。
「林嫣,你脸怎么这么红?干什么呢?」
赵晓静伸脑袋过来,想看我手机屏幕,被我塞在身后。
「没、没什么。」
「啧啧啧,不对劲啊不对劲~」
一旦错过了通过好友的最佳时机,就好像什么时候通过都有点怪怪的。
不如半夜通过吧,在江弛睡着的时候。
这样就可以避免当下的聊天。
熬到凌晨一点,我实在熬不动了,嗯,这个点应该是睡了。
轻轻点击通过好友。
下一秒就收到了江弛的消息:
「呦,妹妹舍得通过好友了?」
惊!他怎么还没睡?吓得我手机差点砸脸上。
妹你个大头鬼啊妹!
「谢谢你
今天帮我澄清。(笑脸)」
公事公办,希望能赶紧结束聊天。
「就这么谢?」
「还想怎么谢?总不能以身相许吧?」
糟了,我在说什么,想撤回结果按成了删除。
对面隔了好一会,才发来消息:
「倒也不是不行。」